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公祖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9 6:40:4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公祖

第3章 我的女神

  黄诗云顺着我指的方向,抬头看了一眼,伸手打了个OK的手势,点了点头,说道:“行,记住你了!”

  我回到房里,站在窗上看着楼下的现场,一辆拖车把出车祸的车子拉走了,黄诗云从一堆采访的记者中挤了出来,和另几个男警上了警车很快就离开了。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公路上的人群很快散去,公路上又恢复了夜里该有的宁静,偶尔有一两辆车从刚才出车的地方飞驰而过。

  我问公祖,为什么要去管这闲事,那死去的一男一女也是自找的,那女的要么是没考证,要么就是搞到驾驶证了,但是技术根本不过关,要练车也不找个练车的场地练,在这车来车往的公路上练手,害人害已,死不足惜。

  公祖安静了好一会儿,才告诉我,他对死去的一男一女没兴趣,公祖只是看见黄诗云让他想起了一位故人,也就是黄诗云的太祖公黄秋书。

  本来我对这事是没一点兴趣的,要不是公祖跑去管这闲事,我也不会无奈地告诉女警我的真名和住处,我到现在还担心明天那黄诗云又来找我问话呢。

  不过现在我倒是挺好奇这黄诗云的太祖公的,公祖可是从来不跟我提他以前的往事的,这次他居然破天荒地告诉我,黄诗云的太祖公居然是公祖的故交。

  我问公祖:“你真认识那女警的太祖公啊?”

  公祖回道:“何止认识!”公祖叹惜一声,接着说道:“算了,别再提这事了!”

  一听公祖这语气,我就知道我不能再继续问下去了,公祖不愿意说的事情,我再问的话他肯定会生气的。

  只是我一直都很想知道和公祖有关的事,不过公祖对这些从来都是敏感得很,他越是这样,我反倒是越感兴趣,就像是刚才他说的跟黄诗云的太祖公是故交。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第二天在学校里,一直担心警察又找到我问话,我怕警察会找到学校来,到时同学们肯定会以为我干了什么坏事,又会离得我远远的。

  因为上课老走神,班主任的课上,我又被点名了,班主任让我站在讲台上,面对着同学一直站到下课,说像我这样的就该每天都跟老师站在讲台上,更提神!

  我更喜欢物理课,因为教我们物理的老头我们都叫他物理酸,每次我上课走神的时候,他总是让我去外面站着,他说在外面吹吹风就清醒了,在教室外面吹风比站在讲台上看着同学们偷笑真的要好多了。

  不是我不想认真上课,公祖在我身上,很多事我也是身不由已,公祖一直都不喜欢听那些呆板又枯燥的课,说这些东西他已经听得耳朵都起茧了,所以他一烦起来,我就得打瞌睡,我也没办法。

  不过公祖也有好的时候,考试的时候,他总能让我保持在及格线上,如果哪一科被老师批评多了,公祖就会考试的时候让我考个全班最高分。

  每次分数一下来,总是一片的质疑声,说陈亮那小子天天上课都睡觉,怎么可能考得这么好,一定是抄的!老师也会在课上专门针对地老点我名,让我回答问题,每次我的对答如流都让全班同学包括老师哑口无言。

  所以大家一直都觉得我是个怪人,一阵清脆又熟悉的铃声响起,终于下课了,煎熬的四十五分钟结束了,班主任一走,我就灰头土脸地回到自己座位。

  “陈亮,刚才上课又想翠花了吧,班主任走的时候都没让你下来。好好孕”说话的是班上嘴巴最多的话包子-包天一。

  麻蛋,又是包天一这个混蛋,不管班上是谁,只要有那么一点丢脸的事,他总是要拿出来在班上嘲讽一番,我最讨厌他了。

  本来班主任一走,我想着默默地回到座位,这事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这个包天一竟然又把事挑了起来,翠花两个字一出,引得班上一下子就哄堂大笑,这个说:陈亮,翠花美吗?那个说:陈亮,翠花送酸菜来了!

  我很生气,想叫公祖帮我教训下这小子的,可是公祖从上课一直睡到现在都没醒,我暗骂公祖真不厚道,要不是他,我能上课打瞌睡吗?

  我也想亲自动手干那包天一,可是包天一那块头是班里最大的,那小子是个富二代,经常拿他爸的健身卡去健身房,班里面没人敢动他,所以他才会一直这么肆无忌惮,想笑话谁就笑话谁。

  说实话,我是真想过去干他丫的,但是一看到他那厚实的身板,我不得不向现实低头,要是干不过他的话,我肯定又得吃大亏,而且班上的同学就更看不起我了。

  要是我真把他给干趴了,肯定会有人向班主任打报告,我受点委屈都没什么,最怕的是班主任叫家长来,给我爸妈难堪了。

  而且那包天一他爸在这市里也是黑白通吃,市里几个最大的小区楼盘都是他爸投资的,在市里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黑白两道都不少人靠着他发家致富,这种人我们也得罪不起,这么明摆着干他的话,我肯定得惹出大事来。

  就在我左右为难的时候,突然一个清脆又响亮的女声响起:“包天一,你别吵了!都下课了,人家怎么就不能回座位了?”

  这声音一起,教室里立刻就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大家都齐刷刷地向前排中间的位置看去,说话的是我们班上的学习委员孙艳丽。好好孕

  孙艳丽不但学习好,人长得也漂亮,眼大肤白,一头乌黑的直发更为她的颜值加分不少,是大家公认的班花。

  此时孙艳丽已经站在那里,一双水灵的大眼睛正瞪着包天一,一脸正气地面对这么多同学的目光面不改色。

  我没想到孙艳丽会站出来帮我说话,她平时学习好,人也挺文静的,很少会跟别人闹事,没想到今天因为我的事居然这么大声地对包天一说话。

  包天一得意地笑了笑,说道:“呦,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我家女神啊,我说艳丽,你今天咋帮这怪人说话了呢?”

  孙艳丽粉面生威,嘟着那樱桃小嘴说道:“闭上你那臭嘴!艳丽也是你叫的吗?陈亮怎么怪了,人家再怪也比你考试长期稳定垫底的好!”

  孙艳丽说完的时候向我这边看了过来,正好和我的目光四目相对,她发现我也正在看她,微微愣了一下,急忙地把目光转向别处,两人都显得有些尴尬。

  这是我第一次发现,原来女生生气的时候也是那么的好看,眼前杨柳细腰的孙艳丽是那么的迷人,此时的孙艳丽是我的女神才对!

  那包天一算是什么东西,仗着他爸有钱,平时不管是学姐学妹的,只要是长得好看的,他都死皮赖脸地纠缠人家不放,多少女生见了他都恨之入骨,当然也有不少拜金女投怀送抱的。

  包天一早就对孙艳丽垂涎三尺了,只不过是孙艳丽平时最讨厌包天一这种既是学渣又是无赖的男生了,所以每次孙艳丽都没给过包天一好脸色看。

  包天一被气得一手指着孙艳丽发怒:“草,老子怎么就没他好了,信不信老子今晚让你看看谁才是真男人!”

  “哈哈,包天一,有本事你来真的!”不知道哪个男生起哄道。公祖小说txt全文阅读

  这一起哄,引得教室里不少男生也跟着起哄:“别怂,上啊!”

  “你......”

  孙艳丽被气得两眼一红,转过身就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看到我的女神孙艳丽哭的那一刻,我心里一股怒火冲了上来,也没管他三七二十一,随手抓起一把凳子就向包天一砸了过去。

  可能是我太过激动了,这一把凳子给我砸偏了点,只是砸到了包天一的桌子上,“砰”的一声,虽然没有砸中包天一,不过倒是把他吓了一大跳。

  包天一一下从座位上窜了起来,指着我骂道:“陈亮,你特么敢跟老子来真的,你特么找死!”

  说完二话没说,包天一抓起我砸过去的那把凳子就怒气冲冲地向我这边冲了过来。

  一看这包天一就是想下狠手了,这家伙跟别人打架从来都是往死里打的,在他眼里打伤打死他爸都赔得起。

  眼看着包天一就要冲过来了,我下意识地伸手想抓把凳子挡一下,但是手里抓了个空,凳子刚才已经被我扔过去了!

  我心里一慌,想往后躲开,但是我这座位又被夹在中间,一下子根本挤不出去,我心想,麻蛋,这下完了,我得空手接他这一板凳了!

  要真用手去挡他这一板凳,以包天一那力气砸下来,我非得被他砸出个手骨骨折不可。

  可是时间太紧,包天一像头疯狗一样地向我冲来,我根本没有别的选择,就在他冲到我面前,把手里的板凳向我头顶砸了下来的那一刻,我立刻双手抱头往下蹲了下去。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这个时候我也只能是护住身体最重要的头部不被他砸到,蹲下去的话两张桌子也许还能帮我挡住那板凳,会不会被包天一脑袋开花也就只能看天了。

第4章 吊打包天一

  我刚刚抱着头蹲下身子,身后就突然响起一声“嘭”的巨响,紧接着是包天一哭天喊地地惨叫声。

  怎么回事?连我自己都懵了,这特么难道包天一还能这么笨,没砸到我反而砸到他自己了?

  听着包天一鬼哭狼嚎了一会儿后,我疑惑地站起来,发现全班同学一个个都张大了嘴巴用那种吃惊的眼神看着我,搞得我一下子就懵了。

  好奇心让我转身再寻声向那包天一看去,发现包天一已经没站在我身后了,看到包天一的那一刻,我被吓得目瞪口呆,包天一竟然连着板凳一起高高地挂在了天花板上!

  包天一双手死死地抓着板凳,那板凳又像是钉在天花板上一样,紧紧地贴着天花板,包天一就那么挂在天花板上拼命扎挣,想下地又下不了,看他那鬼哭狼嚎的样子估计早已经被吓破了胆了。

  就在我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包天一拿板凳砸我的那一刻,究竟发生了什么的时候,突然公祖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你这小子,连命都不要了?照他那一板凳子砸下来,你不死也成植物人!”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刚才肯定是公祖醒来了,把包天一挂在天花板上下不来的,天花最高不过三米,包天一抓着板凳挂着,双脚离地不过一米高的样子,但是任他怎么挣扎就是下不来,这除了公祖外没人能做得到了。

  公祖是什么时候醒来的,我竟然一点都没有感觉到,我好奇地问公祖:“你不是在睡觉吗?什么时候醒了啊?”

  “废话,我再不醒来,不得一辈子跟着你做植物人了啊!”公祖很不高兴地回道。

  我倒是忘记了,公祖的行动跟我身体息息相关,我要是出事了,公祖也得跟着我倒霉,怪不得公祖刚才在最紧要的关头出手救了我,把那包天一挂到天花板上了。

  “你个小屁孩,小小年纪不学好,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是该好好治一治了!”

  我发誓,这话绝对不是我想说的,但是话确是实实在在地在我的嘴里说出来的,而且是个苍老的老人的声音,我知道公祖又控制住我了,公祖平时最喜欢自己开口教训那些他看不惯的人了。

  每次公祖要开口,我都是最怕的,知道我的人都当我是怪人,说我人格分裂什么的,不知道我的人,当场就要上来干我,所以因为公祖我都跟不少人打过架。

  不过这次还好,包天一虽然身板比我高大,肌肉也比我结实,可惜他被公祖死死地挂在了开花板上,吊在那里晃来晃去就是下不来,我倒也不担心他会打到我。

  包天一发狂似的吼道:“陈亮,你特么装什么装?别以为你装作老头的声音我就不知道这是你干的,信不信我爸一个电话就让你滚出这个学校!”

  我冷冷冲他一笑,伸出手,就这么站着,手掌就这么隔着两米多远对着他作了个扇耳光的动作,高高挂着的包天一脑袋一歪,“啪”的一声,这一耳光抽得真是清脆响亮!

  紧接着包天一“啊!”的一声惨叫,痛得直喊娘,周围的同学看到这一幕,早已经吓得不敢出声,默默地退回自己的座位去了。

  包天一刚把头又转了回来,我伸出的手上又是狠狠地抽了一下,包天一又是痛得哇哇大叫,有的同学看到这个平时嚣张跋扈的包天一被抽耳光,忍不住地转过头去偷笑。

  我厉声喝道:“还不知错,还嘴硬!你那老爸的阳寿都已经差不多到头了,你这小子还这么不争气!”

  包天一一下子就气炸了,大声骂道:“陈亮,你骂谁呢?你特么老爸才阳寿将尽呢!”

  公祖也太不厚道了,再气也不能把人家老爸拉出来骂啊,我不解地问公祖:“不带你这么教训人的,包天一错了你帮我教训下他就好了,你干嘛咒人家老爸要死啊?”

  公祖叹了口气,说道:“不是我诅咒他爸,是他爸干的那些不干净勾当太多了,提前把一生的福报享受完了,阎王爷要收他爸的命!”

  “啪!啪,啪!”公祖控制着我的手又是连抽了包天一三下耳光,接着说道:“你这小子,没点教养,今天我要抽到你服为止!”

  包天一被连抽了几个耳光,气得像条疯狗,一边拼命想挣脱下来,一边嘴里骂道:“陈亮,你敢打老子,让我爸知道了,你一家人都别想好过!”

  啪!这一巴比之前抽得都大力,抽得包天一禁不住地一声惨叫。

  “服不服!”

  “我要告诉我爸!”

  啪,啪!

  “服不服?”

  包天一已经被抽得鼻子青脸肿的了,终于熬不住地带着哭腔说道:“亮哥,我不敢了,你别打了,我,我再也不敢了,你放过我吧!”

  我用低沉的声音说道:“服了是吧,没看到诚意!”

  “亮哥,对不起,是我错了,对不起!”包天一带着口腔,声音有些颤抖,从他的声音里可以听得出来,他真的已经被吓坏了!

  “还有一个人呢!”我目光转向孙艳丽。

  孙艳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没趴在桌子上哭了,愣愣地看着我和包天一。

  包天一愣了一下,马上会意地向孙艳丽道歉:“孙艳丽,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

  孙艳丽没好气地骂道:“活该!”

  见包天一这次是真的怂包了,公祖就把他放下来了,下一节课,包天一整节课都趴在桌子上没吭声。

  倒是孙艳丽上课的时候还时不时地回头向我这边看,偶尔跟我的目光相遇时她就脸上一红,急忙回过头去看黑板。

  放学后,我准备去饭堂里打饭,突然后面一个女声在叫住了我:“陈亮,等等!”

  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孙艳丽,我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怎么了?”

  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被女生这样叫住了,平时根本没有女生叫我,连男生都离得我远远的,女生就更是见了我就老早跑开了,孙艳丽是第一个不怕我的女生了。

  孙艳丽低着头,两只雪白的小手很不自然地紧紧攥在一起,站在那里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我,微微笑着开口说道:“那个,刚才,谢谢你!”

  我有些尴尬地摸着后脑勺,笑道:“没,没什么,那包天一太过份了。”

  “你不怕他报复吗?他爸好像真的认识很多人的。”孙艳丽瞪着双水灵的大眼睛看着我,轻咬着下唇说道。

  公祖说过,那包天一的爸爸阳寿将尽,公祖的话从来都不会错的,而且公祖刚才说的时候也不像是开玩笑或是恐吓包天一的。

  所以我想包天一他爸一定活不过三天,我得意地回道:“不怕,他爸再有钱,也不能随便欺负人啊,再说了,他爸也活不了几天了。”

  孙艳丽有些吃惊地看着我,疑惑地问:“你怎么老说包天一他爸要死啊?刚才在课室里你也是这么说他的。”

  这话可把我问得不知道怎么回了,是公祖说包天一的爸爸活不了多久的,我总不能跟孙艳丽说我被公祖上身的事吧,再说了我好不容易才跟女生说上话,而且还是班花孙艳丽,我要是说我被公祖上身了的话,那不得把她也吓跑了吗?

  我微微叹了口气,淡淡地笑道:“没什么,就是直觉,我的直觉一直都是这么准,不然大家也不会说我是怪人了。”

  “我不觉得你是怪人,我觉得你比谁都厉害。”孙艳丽认真地说道。

  孙艳丽话一说出口那一刻,我感觉我的心都要化了,这么多年来,她是第一个说我不是怪人的,而且还是站在我面前这么认真地跟我说,这让我不由地偷偷多看了孙艳丽一眼。

  当我的目光移动到她那美丽的大眼睛时,发现她也正好在看我,两人的目光再次相遇,孙艳丽像只受惊的小兔子快速地把目光转向别处,但是下一秒却又看着我,脸上一红,噗嗤一笑,说道:“干嘛这么看着我?”

  “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说我不是怪人的,所以......”可能是刚才偷看孙艳丽让她发现了,我心里有些心虚,后面的话就没说出来。

  孙艳丽盈盈一笑,说道:“我总感觉你是个世外高人!老师问的很多问题我都不懂,但是你却能对答如流,我看过你的试卷,简单的你全没写,只把难的答了,你是故意不想考高分的吧?”

  世外高人?这个我可承担不起啊,其实我每次考试都特别想考个满分,可是公祖他总是只让我答得分高的题,一张试卷答一半,空一半,最后也就保了个及格线上,我也没办法啊。

  不过看到孙艳丽那一脸崇拜的样子,我心里还是乐开了花似的,没有什么话能比得上女神的一句赞赏了,而且让我没想到的是,女神居然还偷看我的试卷,难道她......

  正我的脑海里闪现着孙艳丽的种种时,包天一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冲我喊道:“陈亮,原来你在这里,我正找你呢!”

第5章 命不能改

  听到是包天一的声音,我一下子就从美丽的幻想中回过神来,寻声看去,包天一已经来到跟前了。

  我心里暗骂不好,包天一这小子向来都是有仇必报的,刚才在课室里,公祖抽得他那么惨,还当着全班的面羞辱了他,他这下找上门来,肯定不会放过我的。

  不过好在没人知道我身上的公祖的事,包天一肯定以为刚才是我整的他,按理说,他应该是被吓得不轻了,应该不至于这么快就好了伤疤忘了痛吧。

  我深吸了口气,在孙艳丽面前我可不能输了气势,我装作镇定自若的样子,淡淡地回道:“干嘛?刚才没抽痛快是吧?”

  包天一忙合起又手,哈腰冲我笑道:“不,不是,亮哥,你别误会,我哪敢再对你不敬啊,我来是想求你帮帮忙的。”

  雾草!这特么的倒是稀奇事了,包天一在这学校里从来都是横行霸道的,他什么时候向别人低过头啊,现在倒好,这货竟然在我面前变得恭恭敬敬的,看来公祖那耳光抽得还真是管用!

  看着包天一那哈腰点头带着乞求的眼光看着我的样子,我心想,你特么也有求我的时候,平时总拿老子的事在同学们面前作笑料,想引起大家的注意,不就是想借着踩我一脚,让自己多引起班里女生的注意嘛!

  我冷冷地回道:“既然不想找抽了,还找我干嘛,我又跟你不熟!”

  说完我就要走,包天一急忙追了上来,心急地说:“亮哥,我真的知错了,我知道你是不是一般人,这事也就只能求你了。”

  孙艳丽走近我身边,一阵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瞬间感觉整个人都精神气爽,孙艳丽凑在我耳边轻声说道:“陈亮,我看包天一这次应该是真的知错了,你不妨先听听他想求你干嘛也没什么吧。”

  碍于孙艳丽在这里,我也不好让包天一太难堪,不然就显得我太过小气了,这包天一能给我低头认错也是已经让我出乎意料了,大家同学一场,想想还是算了,不跟他计较那么多。

  我停下脚步,看了看那急得跟猴子似的包天一,问道:“说吧,什么事?”

  包天一见我停下,心急地说道:“亮哥,你今天在课室里为什么会说我爸阳寿将尽啊?”

  “就这事?”我淡淡地问道。

  “是啊,你说的话,我信!”包天一认真地说道。

  我得意地笑了笑,说:“那都是随口说的,你爸能活多久那不是我说了算,那得阎王爷说了才算,这人能活多久早就定了的,你问我也没用啊。”

  公祖上身这么多年,我多少还是知道些这些似真似假的所谓封建迷信之类的东西的,虽然我知道公祖说的话肯定不会错,但是公祖说过,一个人一旦阳寿尽了,那就是神仙下凡也是无力回天了。

  公祖说包天一的爸爸阳寿到头了,那就是只有等死的份了,至于是怎么个死法,我也不清楚,而且公祖也不可能救得了这种阳寿到头的将死之人。

  包天一这么着急紧张地找我,还不就是想找我问有没有办法让他爸不会死,神仙都办不了的事,我肯定也没办法了,所以还没等他开口,我就把他的话给堵死了,与其让他先开口了,不如让他断了这个念头。

  孙艳丽对包天一说道:“刚才我也问过陈亮了,他就说是直觉,我觉得他确实是随口说的,你就别往心里去了。”

  包天一看了看我和孙艳丽,还是不死心地说:“不可能只是直觉,我是觉得亮哥是真有本事的人,我今天被挂在天花板上,既没有被钩子勾住,也没有被绳子绑住,就这么被挂在天花板上这么久,全班同学都亲眼所见的,所以亮哥今天说的话,我是绝对信的,我就是想问亮哥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化解我爸的这场劫难。”

  这包天一快要把我都搞懵了,我都说得这么直白了,他还是不死心,而且听他的意思好像是他完全相信他爸真的就要死了一样。

  我疑惑地问:“你就这么在意我那一句话?你是不是在这之前就已经听说过你爸的什么事了?”

  包天一愣愣地看着我,吃惊道:“亮哥,你真是神了,这你也知道!”

  我心里暗骂:我特么知道什么啊,我要是知道老子还用得着问你,真是没想到,教训下这小子,反倒让他给缠上了,没完没了!

  “难道你爸知道自己的事?”我有些好奇地问道。

  包天一轻轻地摇摇头,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也是前段时间偶然听到的,前段时间我爸总是疑神疑鬼的,一下子说要信佛吃斋,一下子又说要给我爷爷迁坟改风水,后来经常请些和尚和道士在家里帮他作法什么的。”

  “你爸肯定是知道些什么,想找那些和尚道士帮他改命!”我忍不住地说道。

  包天一叹道:“是的,有一天我听到我爸在书房里跟一个老道士的谈话了,前面的我没有听到,只听到后面的,我爸很大声地说无论花多少钱,都要那老道士想办法保住我爸的命。”

  “那后来呢?”孙艳丽好奇地问。

  包天一回道:“后来那老道士抱着个大大的包就走了,我知道是我爸说话太凶了,那老道士不答应也得答应,而且还有这么多钱拿,他抱走的那个包里肯定装的都是我爸给的现金。”

  看来包天一他爸早就感觉到自己会出事了,也许是真有什么高人透露过给他的,像他那种超级富豪,什么高级的人脉都接触过,真遇上个什么高人也难说。

  我问道:“那后来老道士没给你爸把命给改了吗?”

  包天一气愤地摇摇头说:“改个鬼,那个臭道士后来就没再出现过,后来那几天我爸天天都发脾气,我妈都不敢说话。不用想我都猜到那老道士肯定是拿钱跑了,他本来就不想答应的,被我爸逼着答应下来,又办不成事,他肯定逃命去了!”

  俗话说无商不奸,这包天一的爸爸能创下这么大的家产,按理说应该是个非常精算的人才对,没想到为了保命,这智商变得还不如他儿子高,这不白送钱给那老道士吗?

  我淡淡地笑道:“反正你爸有的是钱!”

  包天一突然一手拉着我的袖子,说道:“亮哥,我知道你不是一般人,你是有真本事的人,只要你帮我爸度过这个劫,我爸肯定会重谢你的,多少钱都不是问题!”

  我一手甩开包天一,冷冷地回道:“得了,这事你还是另请高明吧,我又不是神仙,我哪能帮人改命啊?我要是有这本事,我还用得着天天被人笑我是怪人?反正这事我帮不了你,你别跟你爸一样,有的东西也不是用钱就能买到的。”

  “是啊,你别信那些假道士的话了,人的命怎么可能改得了,你也太迷信了!”孙艳丽附和道。

  包天一突然变了个人似的,气凶凶地瞪着我说道:“好,陈亮,今天我诚心求你,你一点也不领情,你最好祈祷我爸没事,要是我爸出什么事了,我跟你没完!”

  雾草!这尼玛什么逻辑啊,他爸死不死的关老子什么事,我气得抡起拳头就要揍他,但是被孙孙艳丽上前一把死死地抱住了。

  孙艳丽两只纤手紧紧地抓着我的手,她的手很细,滑滑的,暧暧的,她的双手环腰把我的手抱在身上,说道:“陈亮,算了,这里这么多人,别惹事!”

  包天一见我要打他,也想伸手来打我,但是一听孙艳丽说这里人多的时候,向四周看了下,见很多同学都朝我们这边看来了,就把手收了回去,狠狠地说道:“好,你行!连孙艳丽都泡上了,别让我知道你今天耍的本事不是真的,要不然,我治死你!”

  说完包天一气冲冲地扬长而去,这时我才发现,刚才那些看着我们的同学还在盯着我看,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抱着我的孙艳丽,暗骂不好,在这么多同学面前,孙艳丽就这么紧紧地抱着我,我甚至能感觉到她身体的起伏和淡淡的体温!

  这时孙艳丽似乎也觉察到有点什么不对劲了,抬起头看了我一眼,脸上一红,急忙把手松开,往后退了两步,我俩都有些尴尬地相觑一笑。

  “那我先去打饭了。”孙艳丽有些羞涩地说了句,就跑开了。

  下午的课我一节也没有听进去,这次倒不是因为公祖睡觉,而是因为我的眼睛总是忍不住地往孙艳丽那边去了。

  第二天一上午没有看见包天一,开始我还以为他像平常一样,旷课对他来说那是家常便饭,他不来还更好,没有他带着头取笑我,其他同学也不敢随便当着我的面拿我当笑料。

  直到下午上着班主任的课的时候,课室外面来了两个身穿警察制服的人,我认出了其中一个就是那天在路上办理车祸案的那个女警黄诗云。

  班主任出去跟黄诗云交头接耳了几句之后,一回到教室就脸色难看的冲我大声吼道:“陈亮,你出去,警察找你!”

公祖》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公祖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妻子的红酒杯》《妻子的红酒杯》

    原标题:《妻子的红酒杯》《妻子的红酒杯》小说:妻子的红酒杯第一章不在服务区看了看手机,将近晌午一点,司马逸难免有些焦急起来。他妻子今天中午有事,原本说十二点就回到家,可惜现在都还没有见那抹司马逸熟悉的身影。最让司马逸不安的是,前不久打电话给老婆时,电话里传来了,不在服务区这样冰冷的声音。从未有过的心慌,令司马逸在家里坐立不安。他一直纠结着一个问题,为什么老婆的手机会不在服务区?难道是手机卡松了,没有装好?或者出现了什么意外?司马逸担忧的胡思乱想时,突然门口传来了响声。走出大厅,司马逸看到了一身白

  • 《秘爱之夜》《秘爱之夜》

    原标题:《秘爱之夜》《秘爱之夜》小说:秘爱之夜第一章宋永波坐在饭桌旁,呆呆地望着手机,像是一座泥塑木雕。天开始是亮的,后来有了一点点绯红,再后来是深红,燃烧般的红,最后,火光全消失了,只剩下黑漆漆的夜。挂钟敲响了八次,现在已是晚上八点。宋永波再一次给老婆拨去了电话,想问她之前怎么不接电话,而且为什么迟迟未归?结果依然是无人接听。今天是宋永波的老婆李冉26岁的生日。他特地和老板请了半天假,买了生日蛋糕和玫瑰,又亲手烹制了一桌好菜。本想给李冉一个惊喜,没想到却成了他一个人的晚餐。他趴在桌上,痛苦的拽

  • 《唯爱一人》《唯爱一人》

    原标题:《唯爱一人》《唯爱一人》小说名:唯爱一人第一章求你苏氏企业危在旦夕,苏唯一没有想到曾经的爱人聂非池竟然如此不顾往日的情面,竟然对苏氏下手。“聂非池,请你撤掉“SJ”的诉控,这是支票,数目你定。”苏唯一稳稳心绪,从包里拿出了一张空白支票,双手有些颤抖,到底是底气不足。苏唯一看着自己原来精心保养的双手,如今短短几天已是伤痕累累,委屈和心酸一下子蔓延到心间。只听耳边传来一声“嗤”笑。“苏小姐果然是大手笔,啧啧!苏氏的支票多少人求不来呢……”聂非池用食指和拇指夹起支票,就像对待一件随时可以丢弃的

  • 《妃华绝代》《妃华绝代》

    原标题:《妃华绝代》《妃华绝代》书名:妃华绝代第001章初来异界看着面前面容扭曲的妹妹白若水怔住了,原来妹妹一直都是讨厌我的,讨厌到想要我的命么?若情,你可知我是爱你的,疼你的?“白若水!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下去见你那龌蹉的父母去吧!”女子说完狠狠的扣住了白若水的脖子,双手渐渐收紧。白若水心中无限悲凉,自己当初救了她错了吧,因为自己的善良赔掉了整个白氏集团。赔掉了父母一生的心血!白若水,下辈子,你一定要为自己活!“二小姐,这小贱人好像没气了,真么办”“哼!不过是一条贱命,死就死了,你咋呼个什么劲儿

  • 《转身之后不要哭》《转身之后不要哭》

    原标题:《转身之后不要哭》《转身之后不要哭》小说名:转身之后不要哭第1章谁的孩子?这个孩子是谁的?这是展颜自怀孕以来,听到最多的问题。怀孕一个月,孩子生父不明,她丢尽了自家父母的颜面,就连盛家人,也没有一个人看得起她。因为盛家的两兄弟,都不知道他们哪一个才是孩子真正的父亲。展颜爱的人是盛南天,纠缠了他十二年,可偏偏那天,是她、盛南天还有盛南轩三个人一起从酒店凌乱的大床上醒过来。没有人记得前一晚发生了什么,但是一个月后,她却怀孕了。她从未与别人发生过关系,孩子的父亲,只能是盛南天,或者盛南轩。可笑

  • 《让爱化作珍珠雨》《让爱化作珍珠雨》

    原标题:《让爱化作珍珠雨》《让爱化作珍珠雨》小说名:让爱化作珍珠雨第1章下三滥的招数单凉死死地攥着手里的纸包,紧张地额头都在冒汗。昏暗的灯光下她穿着薄如蝉翼的睡裙,身影晃荡在水声沙沙作响的浴室门外,目光痴痴地盯着磨砂的玻璃门,仿佛这样就能看见里面的人。安逸尘。单凉在心中默念这个名字,眼底的苦涩逐渐蔓延开来。浴室里的人是她结婚三年的丈夫,这是安逸尘的房间,却不是她的。三年来,他们一直都是分房睡,不论她怎么请求,安逸尘都不愿意碰她。低声下气的诉求她做过了,放浪形骸的勾引她也做过了,却换不来安逸尘丝毫

  • 《你的情深不寿》《你的情深不寿》

    原标题:《你的情深不寿》《你的情深不寿》小说名:你的情深不寿第1章地下情人安颜从来没有想到会亲眼看着自己的父亲跳楼自杀,而且死在了她的面前。帝都某栋大楼上,一个黑色不明物体直线下降,“嘭”的一声,摔在了安颜的面前。看着眼前鲜血直流的人,她的瞳孔瞬间放大,她的大脑顿时失去了思考。她红着眼眶,跪在地上,声音嘶哑还带着颤抖:“爸……”她想伸出手,去抱起她的父亲,可看着遍地的鲜血,她无从下手。她的手颤抖着,嘴皮瞬间失去血色。很快,周围围成了一个圈,见她围得水泄不通。她红着眼眶,看着周围的眼,瞬间变得模糊

  • 《你在星光璀璨处》《你在星光璀璨处》

    原标题:《你在星光璀璨处》《你在星光璀璨处》小说名:你在星光璀璨处第1章爬床叶小曼窝在宽大的沙发上双眼毫无焦距的盯着电视。不知过了多久,在她快要陷入沉睡时,却听到耳畔传来急促的呼吸声。一个人影带着浓浓的醉意慢慢朝她靠近。叶小曼下意识想要逃离,刚侧过身却毫无预兆的撞上了一双柔软的唇瓣。借着昏暗的灯光,映入眼底的是一张十分熟悉的面孔。她瞬间清醒了过来,伸手想挣开那滚烫的体温。却被男人率先抓住了手腕,双唇微动加深了这个吻,情到浓时已不满足于双唇之上,开始细细密密的往下移动。叶小曼瞬间大脑一片空白,虽说

  • 《伤心不知痛》《伤心不知痛》

    原标题:《伤心不知痛》《伤心不知痛》小说:伤心不知痛第1章给我滚出去夜色,渐渐布满天空,点点星光点缀着黑暗。夜的潮气在空气中漫漫地浸润,扩散出一种感伤的氛围。一处豪华别墅内。林小染颤抖的伸出手,抖着手里的白色药粉。这是他每天必喝的红酒。她不由得露出一丝自嘲的微笑,她竟然要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才能够得到自己的老公。可是,她不后悔,他们结婚两年了,可是,他却从未碰过她,她相信,只要有了孩子,他就有回家的理由了。然而就在她以为要成功的时候,身后却忽然传来了一阵冰冷刺骨的声音。“你在干什么。”林小染吓了

  • 《一寸柔情一寸心》《一寸柔情一寸心》

    原标题:《一寸柔情一寸心》《一寸柔情一寸心》书名:一寸柔情一寸心第1章第三者上位九月十九,宜嫁娶。萧月看着台下杂乱的人群,将捏在掌心里的那张黄历撕成了碎片。陆家独子和萧家千金的婚礼,轰动全城,而轰动的原因却不是婚礼有多么的盛大,而是她的丈夫逃婚了。十分钟前,她满心欢喜的等待交换戒指的那一刻,陆温泽手机响起,他脸色大变的接了个电话,就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她和一屋子的宾客还有咄咄逼人的媒体。能让陆温泽这样不分场合的人只有一个,江楠。他走得决绝,一句话也没有交代,举着闪光灯的记者疯狂的涌了上来,将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