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公祖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9 6:40:4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公祖

第3章 我的女神

  黄诗云顺着我指的方向,抬头看了一眼,伸手打了个OK的手势,点了点头,说道:“行,记住你了!”

  我回到房里,站在窗上看着楼下的现场,一辆拖车把出车祸的车子拉走了,黄诗云从一堆采访的记者中挤了出来,和另几个男警上了警车很快就离开了。阅读haohaoyun.com

  公路上的人群很快散去,公路上又恢复了夜里该有的宁静,偶尔有一两辆车从刚才出车的地方飞驰而过。

  我问公祖,为什么要去管这闲事,那死去的一男一女也是自找的,那女的要么是没考证,要么就是搞到驾驶证了,但是技术根本不过关,要练车也不找个练车的场地练,在这车来车往的公路上练手,害人害已,死不足惜。

  公祖安静了好一会儿,才告诉我,他对死去的一男一女没兴趣,公祖只是看见黄诗云让他想起了一位故人,也就是黄诗云的太祖公黄秋书。

  本来我对这事是没一点兴趣的,要不是公祖跑去管这闲事,我也不会无奈地告诉女警我的真名和住处,我到现在还担心明天那黄诗云又来找我问话呢。

  不过现在我倒是挺好奇这黄诗云的太祖公的,公祖可是从来不跟我提他以前的往事的,这次他居然破天荒地告诉我,黄诗云的太祖公居然是公祖的故交。

  我问公祖:“你真认识那女警的太祖公啊?”

  公祖回道:“何止认识!”公祖叹惜一声,接着说道:“算了,别再提这事了!”

  一听公祖这语气,我就知道我不能再继续问下去了,公祖不愿意说的事情,我再问的话他肯定会生气的。

  只是我一直都很想知道和公祖有关的事,不过公祖对这些从来都是敏感得很,他越是这样,我反倒是越感兴趣,就像是刚才他说的跟黄诗云的太祖公是故交。公祖小说txt全文阅读

  第二天在学校里,一直担心警察又找到我问话,我怕警察会找到学校来,到时同学们肯定会以为我干了什么坏事,又会离得我远远的。

  因为上课老走神,班主任的课上,我又被点名了,班主任让我站在讲台上,面对着同学一直站到下课,说像我这样的就该每天都跟老师站在讲台上,更提神!

  我更喜欢物理课,因为教我们物理的老头我们都叫他物理酸,每次我上课走神的时候,他总是让我去外面站着,他说在外面吹吹风就清醒了,在教室外面吹风比站在讲台上看着同学们偷笑真的要好多了。

  不是我不想认真上课,公祖在我身上,很多事我也是身不由已,公祖一直都不喜欢听那些呆板又枯燥的课,说这些东西他已经听得耳朵都起茧了,所以他一烦起来,我就得打瞌睡,我也没办法。

  不过公祖也有好的时候,考试的时候,他总能让我保持在及格线上,如果哪一科被老师批评多了,公祖就会考试的时候让我考个全班最高分。

  每次分数一下来,总是一片的质疑声,说陈亮那小子天天上课都睡觉,怎么可能考得这么好,一定是抄的!老师也会在课上专门针对地老点我名,让我回答问题,每次我的对答如流都让全班同学包括老师哑口无言。

  所以大家一直都觉得我是个怪人,一阵清脆又熟悉的铃声响起,终于下课了,煎熬的四十五分钟结束了,班主任一走,我就灰头土脸地回到自己座位。

  “陈亮,刚才上课又想翠花了吧,班主任走的时候都没让你下来。网站haohaoyun.com”说话的是班上嘴巴最多的话包子-包天一。

  麻蛋,又是包天一这个混蛋,不管班上是谁,只要有那么一点丢脸的事,他总是要拿出来在班上嘲讽一番,我最讨厌他了。

  本来班主任一走,我想着默默地回到座位,这事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这个包天一竟然又把事挑了起来,翠花两个字一出,引得班上一下子就哄堂大笑,这个说:陈亮,翠花美吗?那个说:陈亮,翠花送酸菜来了!

  我很生气,想叫公祖帮我教训下这小子的,可是公祖从上课一直睡到现在都没醒,我暗骂公祖真不厚道,要不是他,我能上课打瞌睡吗?

  我也想亲自动手干那包天一,可是包天一那块头是班里最大的,那小子是个富二代,经常拿他爸的健身卡去健身房,班里面没人敢动他,所以他才会一直这么肆无忌惮,想笑话谁就笑话谁。

  说实话,我是真想过去干他丫的,但是一看到他那厚实的身板,我不得不向现实低头,要是干不过他的话,我肯定又得吃大亏,而且班上的同学就更看不起我了。

  要是我真把他给干趴了,肯定会有人向班主任打报告,我受点委屈都没什么,最怕的是班主任叫家长来,给我爸妈难堪了。

  而且那包天一他爸在这市里也是黑白通吃,市里几个最大的小区楼盘都是他爸投资的,在市里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黑白两道都不少人靠着他发家致富,这种人我们也得罪不起,这么明摆着干他的话,我肯定得惹出大事来。

  就在我左右为难的时候,突然一个清脆又响亮的女声响起:“包天一,你别吵了!都下课了,人家怎么就不能回座位了?”

  这声音一起,教室里立刻就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大家都齐刷刷地向前排中间的位置看去,说话的是我们班上的学习委员孙艳丽。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孙艳丽不但学习好,人长得也漂亮,眼大肤白,一头乌黑的直发更为她的颜值加分不少,是大家公认的班花。

  此时孙艳丽已经站在那里,一双水灵的大眼睛正瞪着包天一,一脸正气地面对这么多同学的目光面不改色。

  我没想到孙艳丽会站出来帮我说话,她平时学习好,人也挺文静的,很少会跟别人闹事,没想到今天因为我的事居然这么大声地对包天一说话。

  包天一得意地笑了笑,说道:“呦,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我家女神啊,我说艳丽,你今天咋帮这怪人说话了呢?”

  孙艳丽粉面生威,嘟着那樱桃小嘴说道:“闭上你那臭嘴!艳丽也是你叫的吗?陈亮怎么怪了,人家再怪也比你考试长期稳定垫底的好!”

  孙艳丽说完的时候向我这边看了过来,正好和我的目光四目相对,她发现我也正在看她,微微愣了一下,急忙地把目光转向别处,两人都显得有些尴尬。

  这是我第一次发现,原来女生生气的时候也是那么的好看,眼前杨柳细腰的孙艳丽是那么的迷人,此时的孙艳丽是我的女神才对!

  那包天一算是什么东西,仗着他爸有钱,平时不管是学姐学妹的,只要是长得好看的,他都死皮赖脸地纠缠人家不放,多少女生见了他都恨之入骨,当然也有不少拜金女投怀送抱的。

  包天一早就对孙艳丽垂涎三尺了,只不过是孙艳丽平时最讨厌包天一这种既是学渣又是无赖的男生了,所以每次孙艳丽都没给过包天一好脸色看。

  包天一被气得一手指着孙艳丽发怒:“草,老子怎么就没他好了,信不信老子今晚让你看看谁才是真男人!”

  “哈哈,包天一,有本事你来真的!”不知道哪个男生起哄道。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这一起哄,引得教室里不少男生也跟着起哄:“别怂,上啊!”

  “你......”

  孙艳丽被气得两眼一红,转过身就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看到我的女神孙艳丽哭的那一刻,我心里一股怒火冲了上来,也没管他三七二十一,随手抓起一把凳子就向包天一砸了过去。

  可能是我太过激动了,这一把凳子给我砸偏了点,只是砸到了包天一的桌子上,“砰”的一声,虽然没有砸中包天一,不过倒是把他吓了一大跳。

  包天一一下从座位上窜了起来,指着我骂道:“陈亮,你特么敢跟老子来真的,你特么找死!”

  说完二话没说,包天一抓起我砸过去的那把凳子就怒气冲冲地向我这边冲了过来。

  一看这包天一就是想下狠手了,这家伙跟别人打架从来都是往死里打的,在他眼里打伤打死他爸都赔得起。

  眼看着包天一就要冲过来了,我下意识地伸手想抓把凳子挡一下,但是手里抓了个空,凳子刚才已经被我扔过去了!

  我心里一慌,想往后躲开,但是我这座位又被夹在中间,一下子根本挤不出去,我心想,麻蛋,这下完了,我得空手接他这一板凳了!

  要真用手去挡他这一板凳,以包天一那力气砸下来,我非得被他砸出个手骨骨折不可。

  可是时间太紧,包天一像头疯狗一样地向我冲来,我根本没有别的选择,就在他冲到我面前,把手里的板凳向我头顶砸了下来的那一刻,我立刻双手抱头往下蹲了下去。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这个时候我也只能是护住身体最重要的头部不被他砸到,蹲下去的话两张桌子也许还能帮我挡住那板凳,会不会被包天一脑袋开花也就只能看天了。

第4章 吊打包天一

  我刚刚抱着头蹲下身子,身后就突然响起一声“嘭”的巨响,紧接着是包天一哭天喊地地惨叫声。

  怎么回事?连我自己都懵了,这特么难道包天一还能这么笨,没砸到我反而砸到他自己了?

  听着包天一鬼哭狼嚎了一会儿后,我疑惑地站起来,发现全班同学一个个都张大了嘴巴用那种吃惊的眼神看着我,搞得我一下子就懵了。

  好奇心让我转身再寻声向那包天一看去,发现包天一已经没站在我身后了,看到包天一的那一刻,我被吓得目瞪口呆,包天一竟然连着板凳一起高高地挂在了天花板上!

  包天一双手死死地抓着板凳,那板凳又像是钉在天花板上一样,紧紧地贴着天花板,包天一就那么挂在天花板上拼命扎挣,想下地又下不了,看他那鬼哭狼嚎的样子估计早已经被吓破了胆了。

  就在我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包天一拿板凳砸我的那一刻,究竟发生了什么的时候,突然公祖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你这小子,连命都不要了?照他那一板凳子砸下来,你不死也成植物人!”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刚才肯定是公祖醒来了,把包天一挂在天花板上下不来的,天花最高不过三米,包天一抓着板凳挂着,双脚离地不过一米高的样子,但是任他怎么挣扎就是下不来,这除了公祖外没人能做得到了。

  公祖是什么时候醒来的,我竟然一点都没有感觉到,我好奇地问公祖:“你不是在睡觉吗?什么时候醒了啊?”

  “废话,我再不醒来,不得一辈子跟着你做植物人了啊!”公祖很不高兴地回道。

  我倒是忘记了,公祖的行动跟我身体息息相关,我要是出事了,公祖也得跟着我倒霉,怪不得公祖刚才在最紧要的关头出手救了我,把那包天一挂到天花板上了。

  “你个小屁孩,小小年纪不学好,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是该好好治一治了!”

  我发誓,这话绝对不是我想说的,但是话确是实实在在地在我的嘴里说出来的,而且是个苍老的老人的声音,我知道公祖又控制住我了,公祖平时最喜欢自己开口教训那些他看不惯的人了。

  每次公祖要开口,我都是最怕的,知道我的人都当我是怪人,说我人格分裂什么的,不知道我的人,当场就要上来干我,所以因为公祖我都跟不少人打过架。

  不过这次还好,包天一虽然身板比我高大,肌肉也比我结实,可惜他被公祖死死地挂在了开花板上,吊在那里晃来晃去就是下不来,我倒也不担心他会打到我。

  包天一发狂似的吼道:“陈亮,你特么装什么装?别以为你装作老头的声音我就不知道这是你干的,信不信我爸一个电话就让你滚出这个学校!”

  我冷冷冲他一笑,伸出手,就这么站着,手掌就这么隔着两米多远对着他作了个扇耳光的动作,高高挂着的包天一脑袋一歪,“啪”的一声,这一耳光抽得真是清脆响亮!

  紧接着包天一“啊!”的一声惨叫,痛得直喊娘,周围的同学看到这一幕,早已经吓得不敢出声,默默地退回自己的座位去了。

  包天一刚把头又转了回来,我伸出的手上又是狠狠地抽了一下,包天一又是痛得哇哇大叫,有的同学看到这个平时嚣张跋扈的包天一被抽耳光,忍不住地转过头去偷笑。

  我厉声喝道:“还不知错,还嘴硬!你那老爸的阳寿都已经差不多到头了,你这小子还这么不争气!”

  包天一一下子就气炸了,大声骂道:“陈亮,你骂谁呢?你特么老爸才阳寿将尽呢!”

  公祖也太不厚道了,再气也不能把人家老爸拉出来骂啊,我不解地问公祖:“不带你这么教训人的,包天一错了你帮我教训下他就好了,你干嘛咒人家老爸要死啊?”

  公祖叹了口气,说道:“不是我诅咒他爸,是他爸干的那些不干净勾当太多了,提前把一生的福报享受完了,阎王爷要收他爸的命!”

  “啪!啪,啪!”公祖控制着我的手又是连抽了包天一三下耳光,接着说道:“你这小子,没点教养,今天我要抽到你服为止!”

  包天一被连抽了几个耳光,气得像条疯狗,一边拼命想挣脱下来,一边嘴里骂道:“陈亮,你敢打老子,让我爸知道了,你一家人都别想好过!”

  啪!这一巴比之前抽得都大力,抽得包天一禁不住地一声惨叫。

  “服不服!”

  “我要告诉我爸!”

  啪,啪!

  “服不服?”

  包天一已经被抽得鼻子青脸肿的了,终于熬不住地带着哭腔说道:“亮哥,我不敢了,你别打了,我,我再也不敢了,你放过我吧!”

  我用低沉的声音说道:“服了是吧,没看到诚意!”

  “亮哥,对不起,是我错了,对不起!”包天一带着口腔,声音有些颤抖,从他的声音里可以听得出来,他真的已经被吓坏了!

  “还有一个人呢!”我目光转向孙艳丽。

  孙艳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没趴在桌子上哭了,愣愣地看着我和包天一。

  包天一愣了一下,马上会意地向孙艳丽道歉:“孙艳丽,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

  孙艳丽没好气地骂道:“活该!”

  见包天一这次是真的怂包了,公祖就把他放下来了,下一节课,包天一整节课都趴在桌子上没吭声。

  倒是孙艳丽上课的时候还时不时地回头向我这边看,偶尔跟我的目光相遇时她就脸上一红,急忙回过头去看黑板。

  放学后,我准备去饭堂里打饭,突然后面一个女声在叫住了我:“陈亮,等等!”

  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孙艳丽,我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怎么了?”

  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被女生这样叫住了,平时根本没有女生叫我,连男生都离得我远远的,女生就更是见了我就老早跑开了,孙艳丽是第一个不怕我的女生了。

  孙艳丽低着头,两只雪白的小手很不自然地紧紧攥在一起,站在那里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我,微微笑着开口说道:“那个,刚才,谢谢你!”

  我有些尴尬地摸着后脑勺,笑道:“没,没什么,那包天一太过份了。”

  “你不怕他报复吗?他爸好像真的认识很多人的。”孙艳丽瞪着双水灵的大眼睛看着我,轻咬着下唇说道。

  公祖说过,那包天一的爸爸阳寿将尽,公祖的话从来都不会错的,而且公祖刚才说的时候也不像是开玩笑或是恐吓包天一的。

  所以我想包天一他爸一定活不过三天,我得意地回道:“不怕,他爸再有钱,也不能随便欺负人啊,再说了,他爸也活不了几天了。”

  孙艳丽有些吃惊地看着我,疑惑地问:“你怎么老说包天一他爸要死啊?刚才在课室里你也是这么说他的。”

  这话可把我问得不知道怎么回了,是公祖说包天一的爸爸活不了多久的,我总不能跟孙艳丽说我被公祖上身的事吧,再说了我好不容易才跟女生说上话,而且还是班花孙艳丽,我要是说我被公祖上身了的话,那不得把她也吓跑了吗?

  我微微叹了口气,淡淡地笑道:“没什么,就是直觉,我的直觉一直都是这么准,不然大家也不会说我是怪人了。”

  “我不觉得你是怪人,我觉得你比谁都厉害。”孙艳丽认真地说道。

  孙艳丽话一说出口那一刻,我感觉我的心都要化了,这么多年来,她是第一个说我不是怪人的,而且还是站在我面前这么认真地跟我说,这让我不由地偷偷多看了孙艳丽一眼。

  当我的目光移动到她那美丽的大眼睛时,发现她也正好在看我,两人的目光再次相遇,孙艳丽像只受惊的小兔子快速地把目光转向别处,但是下一秒却又看着我,脸上一红,噗嗤一笑,说道:“干嘛这么看着我?”

  “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说我不是怪人的,所以......”可能是刚才偷看孙艳丽让她发现了,我心里有些心虚,后面的话就没说出来。

  孙艳丽盈盈一笑,说道:“我总感觉你是个世外高人!老师问的很多问题我都不懂,但是你却能对答如流,我看过你的试卷,简单的你全没写,只把难的答了,你是故意不想考高分的吧?”

  世外高人?这个我可承担不起啊,其实我每次考试都特别想考个满分,可是公祖他总是只让我答得分高的题,一张试卷答一半,空一半,最后也就保了个及格线上,我也没办法啊。

  不过看到孙艳丽那一脸崇拜的样子,我心里还是乐开了花似的,没有什么话能比得上女神的一句赞赏了,而且让我没想到的是,女神居然还偷看我的试卷,难道她......

  正我的脑海里闪现着孙艳丽的种种时,包天一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冲我喊道:“陈亮,原来你在这里,我正找你呢!”

第5章 命不能改

  听到是包天一的声音,我一下子就从美丽的幻想中回过神来,寻声看去,包天一已经来到跟前了。

  我心里暗骂不好,包天一这小子向来都是有仇必报的,刚才在课室里,公祖抽得他那么惨,还当着全班的面羞辱了他,他这下找上门来,肯定不会放过我的。

  不过好在没人知道我身上的公祖的事,包天一肯定以为刚才是我整的他,按理说,他应该是被吓得不轻了,应该不至于这么快就好了伤疤忘了痛吧。

  我深吸了口气,在孙艳丽面前我可不能输了气势,我装作镇定自若的样子,淡淡地回道:“干嘛?刚才没抽痛快是吧?”

  包天一忙合起又手,哈腰冲我笑道:“不,不是,亮哥,你别误会,我哪敢再对你不敬啊,我来是想求你帮帮忙的。”

  雾草!这特么的倒是稀奇事了,包天一在这学校里从来都是横行霸道的,他什么时候向别人低过头啊,现在倒好,这货竟然在我面前变得恭恭敬敬的,看来公祖那耳光抽得还真是管用!

  看着包天一那哈腰点头带着乞求的眼光看着我的样子,我心想,你特么也有求我的时候,平时总拿老子的事在同学们面前作笑料,想引起大家的注意,不就是想借着踩我一脚,让自己多引起班里女生的注意嘛!

  我冷冷地回道:“既然不想找抽了,还找我干嘛,我又跟你不熟!”

  说完我就要走,包天一急忙追了上来,心急地说:“亮哥,我真的知错了,我知道你是不是一般人,这事也就只能求你了。”

  孙艳丽走近我身边,一阵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瞬间感觉整个人都精神气爽,孙艳丽凑在我耳边轻声说道:“陈亮,我看包天一这次应该是真的知错了,你不妨先听听他想求你干嘛也没什么吧。”

  碍于孙艳丽在这里,我也不好让包天一太难堪,不然就显得我太过小气了,这包天一能给我低头认错也是已经让我出乎意料了,大家同学一场,想想还是算了,不跟他计较那么多。

  我停下脚步,看了看那急得跟猴子似的包天一,问道:“说吧,什么事?”

  包天一见我停下,心急地说道:“亮哥,你今天在课室里为什么会说我爸阳寿将尽啊?”

  “就这事?”我淡淡地问道。

  “是啊,你说的话,我信!”包天一认真地说道。

  我得意地笑了笑,说:“那都是随口说的,你爸能活多久那不是我说了算,那得阎王爷说了才算,这人能活多久早就定了的,你问我也没用啊。”

  公祖上身这么多年,我多少还是知道些这些似真似假的所谓封建迷信之类的东西的,虽然我知道公祖说的话肯定不会错,但是公祖说过,一个人一旦阳寿尽了,那就是神仙下凡也是无力回天了。

  公祖说包天一的爸爸阳寿到头了,那就是只有等死的份了,至于是怎么个死法,我也不清楚,而且公祖也不可能救得了这种阳寿到头的将死之人。

  包天一这么着急紧张地找我,还不就是想找我问有没有办法让他爸不会死,神仙都办不了的事,我肯定也没办法了,所以还没等他开口,我就把他的话给堵死了,与其让他先开口了,不如让他断了这个念头。

  孙艳丽对包天一说道:“刚才我也问过陈亮了,他就说是直觉,我觉得他确实是随口说的,你就别往心里去了。”

  包天一看了看我和孙艳丽,还是不死心地说:“不可能只是直觉,我是觉得亮哥是真有本事的人,我今天被挂在天花板上,既没有被钩子勾住,也没有被绳子绑住,就这么被挂在天花板上这么久,全班同学都亲眼所见的,所以亮哥今天说的话,我是绝对信的,我就是想问亮哥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化解我爸的这场劫难。”

  这包天一快要把我都搞懵了,我都说得这么直白了,他还是不死心,而且听他的意思好像是他完全相信他爸真的就要死了一样。

  我疑惑地问:“你就这么在意我那一句话?你是不是在这之前就已经听说过你爸的什么事了?”

  包天一愣愣地看着我,吃惊道:“亮哥,你真是神了,这你也知道!”

  我心里暗骂:我特么知道什么啊,我要是知道老子还用得着问你,真是没想到,教训下这小子,反倒让他给缠上了,没完没了!

  “难道你爸知道自己的事?”我有些好奇地问道。

  包天一轻轻地摇摇头,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也是前段时间偶然听到的,前段时间我爸总是疑神疑鬼的,一下子说要信佛吃斋,一下子又说要给我爷爷迁坟改风水,后来经常请些和尚和道士在家里帮他作法什么的。”

  “你爸肯定是知道些什么,想找那些和尚道士帮他改命!”我忍不住地说道。

  包天一叹道:“是的,有一天我听到我爸在书房里跟一个老道士的谈话了,前面的我没有听到,只听到后面的,我爸很大声地说无论花多少钱,都要那老道士想办法保住我爸的命。”

  “那后来呢?”孙艳丽好奇地问。

  包天一回道:“后来那老道士抱着个大大的包就走了,我知道是我爸说话太凶了,那老道士不答应也得答应,而且还有这么多钱拿,他抱走的那个包里肯定装的都是我爸给的现金。”

  看来包天一他爸早就感觉到自己会出事了,也许是真有什么高人透露过给他的,像他那种超级富豪,什么高级的人脉都接触过,真遇上个什么高人也难说。

  我问道:“那后来老道士没给你爸把命给改了吗?”

  包天一气愤地摇摇头说:“改个鬼,那个臭道士后来就没再出现过,后来那几天我爸天天都发脾气,我妈都不敢说话。不用想我都猜到那老道士肯定是拿钱跑了,他本来就不想答应的,被我爸逼着答应下来,又办不成事,他肯定逃命去了!”

  俗话说无商不奸,这包天一的爸爸能创下这么大的家产,按理说应该是个非常精算的人才对,没想到为了保命,这智商变得还不如他儿子高,这不白送钱给那老道士吗?

  我淡淡地笑道:“反正你爸有的是钱!”

  包天一突然一手拉着我的袖子,说道:“亮哥,我知道你不是一般人,你是有真本事的人,只要你帮我爸度过这个劫,我爸肯定会重谢你的,多少钱都不是问题!”

  我一手甩开包天一,冷冷地回道:“得了,这事你还是另请高明吧,我又不是神仙,我哪能帮人改命啊?我要是有这本事,我还用得着天天被人笑我是怪人?反正这事我帮不了你,你别跟你爸一样,有的东西也不是用钱就能买到的。”

  “是啊,你别信那些假道士的话了,人的命怎么可能改得了,你也太迷信了!”孙艳丽附和道。

  包天一突然变了个人似的,气凶凶地瞪着我说道:“好,陈亮,今天我诚心求你,你一点也不领情,你最好祈祷我爸没事,要是我爸出什么事了,我跟你没完!”

  雾草!这尼玛什么逻辑啊,他爸死不死的关老子什么事,我气得抡起拳头就要揍他,但是被孙孙艳丽上前一把死死地抱住了。

  孙艳丽两只纤手紧紧地抓着我的手,她的手很细,滑滑的,暧暧的,她的双手环腰把我的手抱在身上,说道:“陈亮,算了,这里这么多人,别惹事!”

  包天一见我要打他,也想伸手来打我,但是一听孙艳丽说这里人多的时候,向四周看了下,见很多同学都朝我们这边看来了,就把手收了回去,狠狠地说道:“好,你行!连孙艳丽都泡上了,别让我知道你今天耍的本事不是真的,要不然,我治死你!”

  说完包天一气冲冲地扬长而去,这时我才发现,刚才那些看着我们的同学还在盯着我看,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抱着我的孙艳丽,暗骂不好,在这么多同学面前,孙艳丽就这么紧紧地抱着我,我甚至能感觉到她身体的起伏和淡淡的体温!

  这时孙艳丽似乎也觉察到有点什么不对劲了,抬起头看了我一眼,脸上一红,急忙把手松开,往后退了两步,我俩都有些尴尬地相觑一笑。

  “那我先去打饭了。”孙艳丽有些羞涩地说了句,就跑开了。

  下午的课我一节也没有听进去,这次倒不是因为公祖睡觉,而是因为我的眼睛总是忍不住地往孙艳丽那边去了。

  第二天一上午没有看见包天一,开始我还以为他像平常一样,旷课对他来说那是家常便饭,他不来还更好,没有他带着头取笑我,其他同学也不敢随便当着我的面拿我当笑料。

  直到下午上着班主任的课的时候,课室外面来了两个身穿警察制服的人,我认出了其中一个就是那天在路上办理车祸案的那个女警黄诗云。

  班主任出去跟黄诗云交头接耳了几句之后,一回到教室就脸色难看的冲我大声吼道:“陈亮,你出去,警察找你!”

公祖》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公祖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多伦多长周末:天气情况+各场所开放时间汇总

    下周一即2月19日为安省家庭日(FamilyDay),从今天开始放假三天,更令人振奋的好消息是,从今天开始一直到周日都无雨雪,稍稍有点遗憾的是,家庭日当天有可能下雨,但那一天的温度高达5℃,周二更升到11℃,正如天气网络的气象学家所言,这个长周末异乎寻常的暖和,为民众出游及购物等提供良机。家庭日长周末天气情况根据天气网络的预报,总体而言,这个家庭日长周末是以“冷”开始,以“暖”结束:今晨-1℃左右,体感温度-5℃左右,周五温度会降至-11℃左右,家庭日长周末的周六,晨间仍然感觉很冷,但下午温度明

  • 从前 | 肖克凡:话说过年

    话说过年文肖克凡据说,“年”是一种古代的吃人猛兽,磨牙吮血,先民闻之丧胆。终于有神农氏手持神器将其降服,时值农历十二月三十日。黎民百姓遂称这一天为“过年”,“过”字含有去除之意,过年就是去除猛兽。燃放爆竹的习俗得以流传,也始于“过年”的原始意义。当然,这属于神话传说。四季为一周期。这周期,尧舜时称“载”,夏时称“岁”,商时称“祀”,周时称“年”。公元前104年即汉武帝太初元年创立“太初历”从而有了确切的农历新年。由此可见,“年”之字义表示春夏秋冬四季,而且代表着原始农业社会生活。很遥远了。百节年

  • 【图片视频】意大利RAI电视台五分钟报道:春节文化进校园

    一年一度的“春节文化进校园”活动今年再现新亮点:RAI电视台拍摄的专题新闻在新闻频道播出,引发了意大利民众对中国春节文化的极大兴趣,更使意大利手拉手协会-龙甲中文学校的舞龙舞狮对名声大噪。今年已经是这只具有光荣历史的龙狮队第七次走进米兰华人区附近小学,为孩子们送上中华文化盛宴。2016年春节意大利师生千人合唱中文歌曲《新年好》的歌声至今仍在当地居民的心中回荡,鼓舞人心。

  •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诗词】张文业 | 清平乐 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

    张文业,黑龙江省鸡西市密山人,网名返本归真。用心灵读书,开阔思想的疆域,追寻着真理之光。做为天地间平凡而从容的旅行者,用文字记述对自然、社会与人生的感悟,永远不变的是对真善美的讴歌,对人生真谛的追求。经历许多风雨,见过几道彩虹;一步一个脚印,书写无悔人生。诗观:文以载道,诗贵自然。清平乐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外二首)黑龙江密山张文业兴凯湖畔,美景真无限。缘聚今朝相依恋,才子佳人争艳。万里泼墨流芳,群英荟萃久长。喜看大江南北,神州再赋华章。五绝今生有缘(二首)(一)悠游网海中,意境有相通。陶醉诗

  • 【小说连载】徐景文 | 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

    作家档案徐景文,男,小学高级教师,黑龙江省鸡东县人。鸡东县拔尖人才。省、市、县作家协会会员,鸡东县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品报告文学、散文、诗歌、歌词散见于《黑龙江教育》、《冲浪人》、《放歌盛世》等全国报刊。报告文学《情洒荒原》、《太阳连接着有一个太阳》、《创业》等荣获省作协、文化厅一等奖。出版专著报告文学集《奉献者之歌》、《中学语文新编配曲古诗词》(与人合作)。创作业绩收入《中国当代文艺家辞典》、《中国当代教育家辞典》、《名师大典》。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黑龙江鸡东徐景文在偏僻的一个山坳里,十里外的

  • 【诗歌】水洼月光 | 往事(外三首)

    往事(外三首)黑龙江鸡西水洼月光常常往事不是分享细细的珍藏也只是为了一个人的回想湛蓝天空里的暖阳泥泞潮湿的雨巷午后寂寞的昏黄暗夜中烛火摇曳的光亮鼻涕孩儿的清澈目光沧桑老人笑容的慈祥谁手里诱人的棉花糖还有一起玩过家家的小新娘就这样不经意的随想往事便走出记忆悄悄溜回身旁好像很近触手便可及又好像很远一片朦胧与渺茫于是浅浅地回味于是静静地念想原来它们还在那里好好的没有被岁月遗忘心中欢喜再见了曾有的那一场场过往又很无奈于它们重逢的总是太匆忙其实每次旧时的念起都似老歌的清唱让人流连令人向往而那生活永久改变了

  • 【春节专辑:诗歌】北斗| 北斗诗词选

    【诗人档案】徐靖中(原名:徐寅辉)笔名:北斗。1966年1月出生于黑龙江省宾县。1984年于宾县一中高中毕业,1988年毕业于黑龙江大学历史系,获得历史学学士学位。1988年7月7日到黑河市黑河日报社工作至今,主任记者。现从事影视剧文学剧本创作,现为专职编剧。他与崔富强合作的电影剧本《少年棋王》拍摄后,获得第二十四届金鸡百花奖提名,并获得2016年华表奖提名。在黑龙江大学期间,任历史系雪魂文学社社长。毕业后偶而创作诗词。他的诗词以爱国的政治抒情诗为主,他的诗大气而豪放。北斗诗词选黑龙江黑河北斗回

  • 【小说连载】姜芬 | 魂之三步曲:第二阕 魂--归兮,语兮

    作家档案姜芬笔名:瞳若秋水。居住在黑龙江省密山市,流连在兴凯湖畔蜂蜜山下。本职工作是会计,爱好广泛,喜爱音乐、舞蹈、朗诵、摄影和旅游,最爱的就是文学,有散文、诗歌、小说等文学作品散见于各报刊与杂志,密山作家协会理事,曾四年连任江山文学网系统短篇小说主编,现为网络播客,有声小说编剧。魂之三步曲:第二阕:魂--归兮,语兮文/姜芬(黑龙江密山)天寒地冻,风冷日斜。浑身汗湿一片,伸手推了推头上脏破的棉军帽,我开着拖拉机又一次驶出了煤窑。回头再看看那黑洞洞的井口,像一只面目可憎的凶兽,张着大嘴,正准备择人

  • 【诗歌】牛淑丽 | 我怎托付一世柔情

    我怎托付一世柔情黑龙江宾县牛淑丽清风拂面,绿了一池春水热浪滚滚,搅动波光粼粼一夜鱼光,洒满相思瘦寒意来袭,雪掩一湖冰湖还是那个湖水还是那个水只是换了秋冬别说水太善变是你给的不同你不给我最初的温暖我怎托付一世柔情牛淑丽,1978年出生于黑龙江宾县。热爱文学,希望通过质朴的文字,记录时代的强音,使心灵得到净化,灵魂得以升华。在线编辑:林兆丰主编:瑞雪制作:腊梅微信号:13115477919欢迎关注欢迎原创欢迎来稿2、来稿请用文本格式或word格式排版,并附上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片。最好自己配插

  • 【诗词】罗艳冬 |《纳兰容若的相思》组诗 ——读《纳兰词》有感

    【诗人档案】罗艳冬,79年出生,本科学历,一级教师,1998年参加工作,现任教于吉林省东丰县南屯基小学。吉林省诗词协会会员。2015年年末在同事的带动下参与写作,作品见于吉林省教育论坛、牛亨网,《画乡诗词》《诗词文艺》《地脉文学》。水,可至于万物之中,随于形;水,可包容世间万物,宽而广;人,亦如水,无争于世,故无尤。让我们用文字编织一份向往,守住一份宁静。《纳兰容若的相思》组诗——读《纳兰词》有感罗艳冬(吉林东丰)家里存放了一本书,名为《纳兰词》,内容涉及爱情友谊、边塞江南、咏物咏史及杂感等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