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此爱无言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9 6:53:10 来源:网络 []

小说:此爱无言

第3章 扫把星

  顾少锋本想留下儿子,可是顾浩宇生性叛逆,看着顾少锋将母亲和姐姐扫地出门,年少气盛的他挥拳就给了顾少锋一下。推荐haohaoyun.com

  心胸狭隘的顾少锋,便也将顾浩宇和他们一起赶了出来。

  顾连心一出生便是爹不疼妈不爱,就是因为算命的说过,她命硬,谁对她好,就会死于非命。

  幸好外公不幸迷信,对她是宠爱有加。

  现在外公也因为给她买礼物,被车撞去世了,她不禁在想,自己是不是正如母亲所说,真的就是一个扫把星。

  A大。

  顾连心刚到教室,大家就用怪异的眼神盯着她,时不时还有人对她指指点点的。

  “你们知道么?顾连心居然为了享受生活,居然拿身体去换。好好孕昨天晚上,有人看见她,在秦家游轮上,被一个老男人搂着。“

  “真不要脸…“

  讽刺嘲弄声此起彼伏,落到顾连心的耳中,似乎也成了家常便饭。

  外公去世之后,比这更难听的她都听过。

  她坐在座位上,手中拿着书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看了起来,正当她看的出神,顾颖儿盛气凌人的走了过来:“顾连心,我要和子墨订婚了,你要不要来参加?”

  深爱的男人此时要和别的女人订婚,顾连心的内心翻江倒海的难受起来。

  但是表面却佯装着坚强:“不好意思,我很忙,没有空见证你们这对狗男女的幸福时刻。”

  顾颖儿冷嗤一声:“忙着陪老男人睡么?”

  顾连心的脸上变得难看,瞪了一眼她,也懒的和这种人解释,继续埋头看书。

  “顾连心,请帖我给你放这了,来不来,你自己决定,子墨还特意让我和你说一声,就算做不成情侣,见面也不要当成仇人,而且,伯母也已经答应会过去哦。好好孕”讥讽的话从顾颖儿口中蹦出。

  看着她那张洋洋得意的脸,顾连心目光凌厉,冷冷的笑了:“既然你这么有诚意的邀请了,我到时候一定会去的。”

  沾沾自喜的顾颖儿,在听闻她这些话后,心里油然而生一抹不好的预感。

  ……

  今天是池子墨订婚的日子,顾连心打扮得体的站在路边等车,她一个不小心将钱包丢到了地上,她蹲下身子去捡。

  远处,迈巴赫车里,正在接电话的冷沛然见状不妙,急踩刹车。

  顾连心一受惊,吓往后一退,摔倒在地上。

  冷沛然从车上走了下来,想要看看车前的情况怎么样,眸光里显出的熟悉影子,让他一惊。此爱无言小说txt全文阅读

  赶忙上前去扶她,语气温和:“我们还真有缘分。”

  熟悉的声音,让顾连心愣神,抬眸对上男人戏谑的眸子,不悦的蹙眉:“让开,不用你假惺惺。”

  一个不是在她自愿情况下,夺去她清白的人,定然不用给他什么好脸。

  冷沛然碰了壁,却也没生气,柔声说道:“看你这打扮是要去参加宴会?”

  “不用你管。”

  “你的礼服脏了。”男人好心提醒。

  顾连心咬牙切齿的看着他,从牙缝挤出:“还不是拜你所赐。此爱无言小说txt全文阅读

  “我给你买一套吧,就当是赔罪。”

  也不管顾连心是否同意,冷沛然利落的将车门打开,将她塞进车里,霸道的说道:“不准拒绝。”

  鬼使神差的顾连心跟着他进了一家高档的私人定制的礼服店里。

  冷沛然冷冷的对着店员说道:“按照她的尺寸,准备一件礼服。”

  镂空精致的长裙,搭配略带复古的宫廷发型,使顾连心在诠释性感锁骨杀的同时,又不乏优雅大方。

  这一身装扮出现在冷沛然面前,也不禁让见惯了风情万种的女人的他,眼前一亮。

  白皙的皮肤,潋滟的红唇。此爱无言小说txt全文阅读

  冷沛然不由得想起了那晚的缠绵,身下竟然不听使唤的有了反应。

  “去哪,我送你。”轻咳一声,掩饰掉不自然。

  有个免费的车夫,不用白不用,报了地址:“凯撒酒店。”

  听见这个名字,冷沛然皱眉:“你也是去参加池家的订婚宴?”

  “怎么?你有意见?”

  冷沛然轻笑,忽然有了八卦的心:“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你话真多。”

  她嫌弃的语调,冷沛然不由的勾了勾唇角:“我叫冷沛然。”

  没好气的回了一声:”顾连心。“

  冷沛然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浑身带刺的顾连心,薄唇弯了弯,这个女人还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订婚宴,如约而至,池家财大气粗包下了凯撒酒店的整个宴会厅。

  顾连心从车上下来,虽然对冷沛然没什么好印象,出于礼貌还是不情不愿的说了一句:”谢谢。“

  她刚从旋转门出来,便看见木婉清挽着顾少锋的手臂出现在面前,脚步不由的顿住,脸色瞬间惨白。

  顾少锋看见顾连心出现在这里,目光冷漠,严声呵斥:“你来这里做什么?”

  顾连心扫了一眼木婉清挽着的手臂,嘲讽的笑了。

  顾颖儿母女还真是工于心计,抢了她的男朋友不算,还一样不落的将她的父亲也收了。

  真是好手段,看见两人默契的相视,怎么看都不像认识很短的时间。

  忽然,觉得以前的自己真是傻的不可爱了。

  “这位先生,请问我们认识么?”

  顾连心孤傲清冷的话甩下,留下气的七窍生烟的顾少锋,踩着高跟鞋进了会场。

  那天的她也不知道是哪根神经搭错了,竟然答应顾颖儿来参加这个订婚宴,她刚一进入主会场,很多人都是认识她的。

  大家窃窃私语,有同情的,有等着看好戏的,但是更多的却是幸灾乐祸。

  “喂,你看那不是顾连心,她穿的这么漂亮过来,是来砸场子的?“

  “唉,男人真是多变的生物,听说他们青梅竹马,谈了那么久的恋爱,最后却被人采了果实。”

  “这个世界上只有看对眼的绿豆和王八,青梅竹马,也抵不过似水年华哦!”

  “你看这女人今天穿的这一身好像还是前不久巴黎时装秀参展的,啧啧,看来前不久的传言不假,这个女人为了让自己过的更好,去陪老男人睡了。”

  ……

第4章 高冷男神

  不堪入耳的话此起彼伏传了过来,顾连心不禁苦涩的勾了勾唇角,她拿过一旁的香槟自顾自的抿了一口。

  其实她之所以来参加订婚宴,更多的是想让自己彻底的死心吧。

  毕竟那么久的感情,真的不是一句结束,就能彻底忘怀。

  接完电话回来的冷沛然,将不久前的窃窃私语听了进去,很快便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他淡漠的眸子落在显得有些狼狈却佯装坚强的小脸上,眉峰扬起,眼底不经意的闪过心疼。

  他迈着步子走了过去,此时,顾连心正低头摇晃手中液体,突然被高大的人影挡住了视线,她抬眸,看见冷沛然,挑眉疑惑:“怎么又是你?”

  “我弟弟的订婚宴,我出现在这里,不是很正常?”慵懒的眸子,气场十足。

  他这么一说,顾连心的大脑急速转动,忽然想起来,池子墨的妈妈不是池云帆的原配妻子。

  而池云帆原配生的孩子,也在原配妻子去世之后,去了国外生活。

  顾颖儿陪着池子墨招待完宾客,一眼便扫到了顾连心,本以为生活拮据的她,最多只是穿着一身旧礼服来参加宴会。

  没想到穿着的居然是著名设计师前不久在巴黎参展的作品。

  池子墨也在看见如此穿戴的顾连心时候,愣住了,以往的顾连心都是穿着方面都是小家碧玉类型的,如此惊艳的一身,女人味十足,不禁让他有了征服的欲望。

  顾颖儿察觉出他的分神,优雅大方的碰了碰他的手臂:“子墨,不陪连心喝一杯?“

  她的话刚说完,这才注意到突然转过身,站在顾连心身旁的男人。

  五官精雕细琢一般,一身修剪得体的纯手工定制的阿玛尼酒红色西装搭配白色的衬衫,显得气度不凡,清雅高贵,笔直的大长腿比池子墨的都要高上一截。

  男人的手突然环住顾连心的腰际,俯下身子,动作极其暧昧的贴在她的耳边呢喃:“前男友都耀武扬威来了,还打算坐视不理?”

  顾连心又不傻,这男人突然来这招,无非就是替她解围来了。

  她斜睨到顾颖儿眸子里的不可思议,心情大好,纤柔的手臂,挽过男人的手臂,唇角扬起女王般的弧度,甜蜜的依偎在男人的胸口:“不好意思,忘记介绍了,这是我新男友,冷沛然。”

  池子墨在听见她那声新男友,身子一僵,脸上的愕然一点也不亚于顾颖儿:“连心,他真的是你男友?”

  他不明白心里那莫名其妙的钝疼是因为什么。

  顾连心见他眸子里复杂的情愫,有种报复的快感:“当然是真的。”

  为了将戏份演足了,她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勾住冷沛然的脖子,粉唇对准男人的薄唇就贴了上去,唇上传来女人丝滑的触感,冷沛然满意的勾了唇角,化被动为主动,扣住她的后颈,在周围一大片惊诧中,加深了这个吻。

  炙热的气息打在她的脸上,全身好似触电一般,酥酥麻麻。

  她的唇温软甜美,冷沛然依依不舍的从上面撤离,含情脉脉的说道:“宝贝,你味道真是越来越好了。”

  男人好整以暇的欣赏着她酡红的脸色,露出蛊惑人心的笑,在她额头轻点一下。

  池子墨的俊脸变成猪肝色,望着眼前的一幕,咬牙切齿的从牙缝蹦出:“顾连心,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他的审问,不禁让顾连心觉得好笑,就好似事先背叛爱情的罪魁祸首是她一般。

  “池子墨,那你倒是说说我该是什么样人?兔子还不吃窝边草,你却和我的闺蜜搞到了一起,现在你难道还觉得我应该对你念念不忘,每天以泪洗面,等着你回心转意?”讥讽的勾了勾唇角:“谢谢你的不娶之恩,才让我遇见比你颜值高,人品好的他。”

  见池子墨脸上的色彩越来越有趣,顾连心还不忘在撒点狗粮,挽着冷沛然的手臂:“亲爱的,谢谢你的宠爱,让我在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你。”

  冷沛然狭长的眸子,薄唇勾着宠溺的笑:“晚上回去,我一定比昨晚还要爱你。”

  她窝在他的怀里,娇羞一笑,故意提高了分贝:“恩,你的战斗力比某人强多了,不像某人三秒软。”

  周围的人,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顾连心意义所指的一句,将池子墨推向了风头浪尖。

  “啊?原来池家的少爷是外强中干。”

  “那方面不行,再有钱再帅有什么用?”

  “喂,那你说顾颖儿为什么会看上他?才三秒,那岂不是裤子刚脱了就软了。”

  对于男人而言,被人嘲讽那方面不行,奇耻大辱不说,绝对是致命的打击。

  池子墨没想到这才一个月没见,顾连心居然变得如此的尖酸刻薄,哼,幸好他早就发现她心思不纯,没有上当受骗。

  顾颖儿被周围的人用同情的眸光盯的火冒三丈:“顾连心,你这个贱人胡说八道什么,你都没和子墨睡过,你在这乱说什么?”

  “就是因为我知道他那方面不行,才和他谈了这么多年恋爱,没有滚过床单。”顾连心当着众人,说的天真无辜。

  池子墨的眸子沉着,脸色铁青,恨不得将顾连心的脖子拧下来。

  顾颖儿一下没控制住,冲上前就想手撕她,却被冷沛然长臂一挥,推到到地上,冷着眸子震慑力十足:“你算个什么东西,我的女人也是你碰的?”

  他那句霸道十足的我的女人,让旁边的顾连心内心泛起了涟漪,抬眸的一刻,刚好撞上冷沛然投过来的眸子,勾了勾唇角相视一笑。

  冷沛然浑然天成的贵族气息,外加霸道宠溺的话语,一下就抢足了这场订婚宴的风头。

  顾颖儿从地毯上爬起来,心有余悸的看着眼前的人,刚想要开口,一个优雅的女声传来:“沛然,你什么时候到的?”

  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池子墨的姑姑,迟紫薇。

  池子墨惊愕,刚刚听见顾连心介绍,这个男人叫冷沛然,他也没往心里去,听着姑姑这么亲密的称呼,原来这个二十几年没有见过的面的人,居然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

  今天是池家的宴会,迟紫薇被公司的事耽误了,姗姗来迟了,没想到刚进宴会厅,就看见了眼前的一幕。

第5章 以牙还牙

  池家其他的人,除了老爷子和这个姑姑,冷沛然都不屑一顾。

  这个姑姑在他很小的时候,救过他的命,虽然这些年在国外,但是也经常见面,关系不错。

  “姑姑,刚到没多久。”

  池紫薇看了眼顾连心,知道冷沛然回国没几天,性子又冷,怎么可能这么快交到女朋友,想必冒充连心的男朋友,无非就是想将宴会搅得天翻地覆,好气气她那个哥哥。

  “沛然,好久没见面,不如我们去那边聊聊。”迟紫薇顾全大局,故意挑开话题。

  池紫薇的心思,冷沛然岂能没看出来,也没有拒绝:“好。”

  又侧过脸,对着顾连心说道:“要不要一起?”

  “不要了。”

  冷沛然一立场,顾连心又孤立无助了,八卦来的快去的也快。

  很快,顾颖儿又重新夺回了主角的光环,顾连心见到不远处恩爱甜蜜的璧人,眸子一闪而过的失落。

  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拿起桌上的手包,来也来过了,也没有必要在继续留下来,欣赏着给自己撒狗粮。

  只是,她刚起身,突然有人扯过她的手臂,顾连心一看是池颖欣,挑眉:“放开。”

  池颖欣和池子墨是龙凤胎,所以和她年龄相仿,就是因为之前池颖欣喜欢的一个男神,喜欢过她,从此池颖欣就心存芥蒂,见面便是冷嘲热讽。

  这个时候,拉过她的手,顾连心自然知道不会有什么好事。

  池颖欣得意的笑笑:“前嫂子,这宴会还没结束,这么急着走做什么?今天我可是给你准备了惊喜哦。”

  不好的预感漫上心头,顾连心不悦的蹙眉,想要挣脱她的禁锢,倏地,只听周围一片哗然。

  顾连心顺着大家的视线,目光触及大屏幕上的画面,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屏幕上,不停切换的画面,正是那晚,秦家游轮上,她陪着那个王总应酬的画面。

  到了最后,画风一下转变,画面变成了短暂的小短片。

  是她进入冷沛然车后,车子在路边不停的起伏,在场的人都是成年人,自然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大家自然而然的将车里的男主角当成了那个王总。

  大家纷纷对她指手画脚:“前不久的传言,没想到还真是真的?顾连心还真是堕落到给老男人包养了。”

  “真是水性杨花,有对她那么好的男朋友,还和老男人纠缠不清,不要脸...”

  “看着长得挺端庄的,没想到还这么风骚的和别人玩起了车震...”

  众人面对如此劲爆的画面,讥讽,谩骂声在她的耳边划过。

  顾连心心抽疼着,机械式抬眸缓缓的笑着看向池子墨,好歹与他也是几十年的感情,有必要往她身上泼脏水,弄得她身败名裂,他才满意?

  如果不是他应许了,池颖欣敢这么放肆?

  都说人的眼睛有上亿像素,可是最终还是看不穿人心,在一起这么多年,她却没看清池子墨居然是这种人。

  顾少锋不知何时出现了,顾家现在的势力虽然不能与池家相提并论,好歹在T市也是有头有脸。

  顾连心是他的女儿,在场的很多人也是知道的。

  女儿堕落成这样,大家嗤笑的目光都投向了他,只见他横眉冷竖,扬起手就扇了她一巴掌:“顾连心,你这个贱骨头。”

  猝不及防的一巴掌,打的纤瘦的顾连心,身子一个晃动,便撞到了一旁的香槟塔上。

  顾连心狼狈的摔倒在地上,酒水撒了她一身,五指印还在脸上,只见她倨傲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瞳孔微缩,红着眸子:“顾少锋,我再贱,也没有你这个白眼狼恶劣,外公去世之后,你用卑鄙无耻的手段,将他留下的财产据为己有,不妨让大家看看,到底是你不要脸多一点还是我呢?”

  咄咄逼人的语气,顾少锋有些心虚,气急败坏道:“顾连心,你在这胡说什么,你自己没本事被人抢了男朋友,现在在这像只疯狗似得逮谁咬谁?你外公的财产,是他生前就自愿划归到我名下,你别血口喷人。”

  顾连心冷冷的笑了:“顾少锋,我要是疯狗,那你是什么?老狗么?哦,不对,应该是一直喂不饱的白眼狼,你觉得外公会狠到,不给自己的女儿一分财产,将一身的心血都给你一个倒插门的女婿?”

  顾连心话糙理不糙,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强,顾少锋的所作所为,在场的人也略有耳闻。

  纷纷都对他投来谴责的眸光,顾少锋从来没受过如此的羞辱,恼羞成怒的他,反手又想给顾连心一巴掌。

  可是他刚扬起的手,却被一股大力桎梏,冷沛然的薄唇抿着,黑曜石的眸子里噙着阴狠的色调,那慑人的气息让人望而生畏。

  顾少锋驰骋沙场这么多年,那毁灭一切的眸子,吓的他后背冷汗涔涔。

  冷沛然一把甩开他的手臂,目光凌厉:“滚。”

  顾颖儿一直等着冷沛然的出现,等着看他知道他的女朋友是个水性杨水的女人之后,怎么给顾连心难堪。

  可是一切都出乎她的意料,只见冷沛然脱掉身上的外套,披在顾连心的身上,温柔的说道:“走吧。”

  池颖欣见他们要走,一下来窜了出来,讥笑的看着冷沛然:“你女朋友水性杨花,给你带了那么大顶绿帽子,你居然无动于衷?”

  她不甘心,如此完美的男人,顾连心怎么能配得上。

  冷沛然忽然笑了,温柔的眸子看着顾连心:“只要她愿意跟我,做了什么我都无所谓。”

  池颖欣一口老血哽在喉咙里,气的两眼发红。

  车里,冷沛然目光落到她微微肿起的面颊上,剑眉拧成了小山,手轻轻的抚了上去,温柔的询问:“疼么?”

  这轻缓的两个字,顾连心身子一僵,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杂陈,自从外公去世之后,是有多久没人这么关心过她了。

  她眸光闪烁,笑了笑:“谢谢,不疼了。”

  见她一脸的无所谓,男人霸道心疼的说道:“下次谁要是欺负你,就给我以牙还牙的打回去。”

  顾连心泛着凉意的心里有了温度,莞尔一笑:“好。”

此爱无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此爱无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情到深处,粉身碎骨13章(第13章 再也不欠你了)

    原标题:情到深处,粉身碎骨13章(第13章再也不欠你了)小说名:情到深处,粉身碎骨第13章再也不欠你了慕战北冲过去的时候,“噗呲”一声,七月手里的手术刀已经抽了出来。“不许过来!”七月惨白的脸上两行绝望的眼泪滚落,歇斯底里大叫了一声,横在脖子上的手术刀已经将白皙的脖子划了一刀。一瞬间,殷红的血迹从伤口渗出来,和她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形成鲜明的对比,格外骇人。慕战北正要去夺她手术刀的手停在了空中,下意识后退一步,“好,我不过去,七月,乖,把刀放下,不要再做傻事了……”素来喜怒不行于色的慕战北,此刻慌乱

  • 盛世独宠:薄少请自重13章(第013章 一个人的夜,很寂寞!)

    原标题:盛世独宠:薄少请自重13章(第013章一个人的夜,很寂寞!)小说名称:盛世独宠:薄少请自重第013章一个人的夜,很寂寞!时代公寓。夜里的凉风随着她把家门打开,涌出了一抹清雅的柠檬香,这是叶孝礼给她安排的公寓,简约的装潢不显得奢华,精简的家具使用起来方便简单,这一切对她这样的小资白领居住最合适不过。她在玄关脱掉细高跟,光着脚走进浴室,冲刷了一遍身体,套了件纯色浴袍,拿着香烟走出了阳台。这个方位的视野极好,整个淮城被七彩的霓虹装点得奢贵,就连夜阑的繁星,也变得黯然失色。温凉的夜风迎面拂过,从

  • 婚婚欲泪13章(第13章 小白脸,你认错人了!)

    原标题:婚婚欲泪13章(第13章小白脸,你认错人了!)小说名称:婚婚欲泪第13章小白脸,你认错人了!周缘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庆幸。能见面,就是还有机会。她又给小院儿的主人打了一通电话,对方那边显示拒接,而且挂断的十分匆忙。周缘想对方可能在开会现在不方便接电话,于是她编辑了一条短信,将见面的时间地点以及自己的电话号码发给了对方,这才连忙下楼打车,直接去了李总公司附近。周缘到了他们约好的咖啡馆后,过了好一会儿李总才姗姗来迟。她招呼着对方坐下,态度热络:“李先生,谢谢您能出来见我。”李总

  • 豪门总裁强宠娇妻13章(第十三章:我被金屋藏娇)

    原标题:豪门总裁强宠娇妻13章(第十三章:我被金屋藏娇)小说:豪门总裁强宠娇妻第十三章:我被金屋藏娇他带我去的地方,自然不是我的家,我冷静地看着,也不吭声不透露我的本性。高级幽静的一个小公寓,我被金屋藏娇了,咯咯,想想就觉得挺想笑的。去看了看房间,不大,二房一厅很简单,但是十分精致,所有的物品都是顶级的,可见纪小北是一个着重于享受的人。那天可真不知他犯了什么糊涂,他居然也会和我一个不入流的人上了床,如今还在犯着糊涂,居然还对我纠缠不清。“哪间我睡的?”我不耐烦地问他。他笑笑:“真上道,吃过午饭再

  • 神医养成记13章(第十三章神奇的能量手印)

    原标题:神医养成记13章(第十三章神奇的能量手印)小说名称:神医养成记第十三章神奇的能量手印无论是骨癌,还是蛇盘疮,都属于毒素的一种,要想把黄明进救回来,首先就必须把黄明进体内的毒素排出来!杜仲深深的吸了口气,而后双眼一眯,眸中闪过一丝精芒,双手快速的活动了起来!中指瞬间弯下,接着无名指弯下,再是大拇指捏与两根手指捏在一起,双手迅速成排毒能量手印!这个手印能唤起人体内肝脏及胆囊能量中的木属性能,对人体的净化有着极强的作用,它能给人体带来纯净、平静、内在平衡及和谐的正面能量。这个手印最强功能是排毒

  • 我欲封神13章(第十三章 强势击败)

    原标题:我欲封神13章(第十三章强势击败)小说名称:我欲封神第十三章强势击败唐禹也抬起自己的右手,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一缕微弱的蓝紫色电弧出现在手指上,虽然十分的微弱,不过却给人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风雷指可是灵阶顶级武技,威力绝对不容小觑,雷属性的灵气更是一般的修者比不了的,那种破坏力可以说是天地间最狂暴的力量了。看到唐禹也使用指法,顾凌峰大笑了起来,他这一套指法可是灵阶功法,名为焚天指,跟他的火属性十分的契合。灵阶功法在清水城已经是最顶尖的功法,焚天指在顾家那也是最顶尖的几种功法之一了,如果不

  • 你和我的大好时光13章(第13章 打脸来得太快)

    原标题:你和我的大好时光13章(第13章打脸来得太快)小说名字:你和我的大好时光第13章打脸来得太快景蓉见她有些不对劲,假装关心的询问:“景兮妹妹,你没事吧?”“别叫我妹妹,我妈死之前,就生了我一个孩子,可没有你这么个姐姐。”景兮头疼欲裂,想甩开她的手,却使不上劲。景正宏脸色难看的呵斥道:“景兮!你这是什么话?”“难道我说错了吗?”景兮看着他,嘴角忽然扬起一个弧度。她唇边含笑,娇颜如花,可是,她的眼中,却被愤恨,不甘,怨怒,还有道不尽的哀凄给填满。周围不少宾客的目光,被争吵声吸引了过来,正巧也将

  • 遇见小医仙13章(老领导)

    原标题:遇见小医仙13章(老领导)小说名:遇见小医仙老领导周玉海可是傅山区刑警大队长,父亲是龙海市公安局的副局长,一般人根本不会进入周玉海的法眼,而现在周玉海对这位年轻人,如此的友好,这位英俊年轻的男人身后的背景一定很不一般。“周大哥,你好,各位大哥好。”欧阳志远一看,屋内的三位男子,年龄都在30岁左右,连忙微笑着打着招呼。能和周玉海一起喝酒的人,身份也一定不会简单,因此,欧阳志远抢先打招呼。三个男人一看这位年轻人如此的礼貌,心中顿时充满着好感,这位年轻人为人不错。“哈哈,志远,来,我给你介绍一

  • 一见倾心:腹黑总裁追妻计13章(第13章 生孩子)

    原标题:一见倾心:腹黑总裁追妻计13章(第13章生孩子)小说名字:一见倾心:腹黑总裁追妻计第13章生孩子“我不要。”傅双双毅然拒绝,天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是个什么东东,她又不傻,自然是不会随便跟着一个陌生人离开。奉颜歌眉脚轻轻扬后,一点也没有因为傅双双的拒绝而产生不快,“你以为你的拒绝会有用吗?今天就是绑就得把你带走。”“你……”傅双双咬唇,这才想起门外还等着他得手下,那么多人,将她绑起来抬走实在是轻而易举。她看了看房间内的窗户,眼珠子跟着一转,向他说道,“那个……我跟你走就是了,那你先让你手

  • 七杀神皇13章(第13章:怎么可能!)

    原标题:七杀神皇13章(第13章:怎么可能!)小说名字:七杀神皇第13章:怎么可能!沙沙沙……似乎在证实周岩所说,他话音刚落,便是一阵沙沙声传来,一个雄伟的身影从树林深处钻了出来。这身影足足有五六米长,雄壮的身子像是个小山包一样,头上一根独角,背上密集的的鳞片,近两米长的尾巴上长着一颗脑袋大小的肉瘤,随着尾巴摆动,呼呼作响。“吼!”这赤鳞犀看到几人,一双眸子瞬间充血,仰天一声怒吼,震得人双耳生疼。“王师弟,你我一起出手拖着这赤鳞犀!”周岩神色严肃。“不过是一只后天大圆满的赤鳞犀,周师兄何必如此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