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修仙狂徒3章(第二章 恶奴)

2017/10/29 21:29:13 来源:网络 []
小说:修仙狂徒
第二章 恶奴

第二章恶奴

陈九娘有了这个想法,却又不敢相信,赶紧又去重新审视自己的儿子。修仙狂徒3章(第二章 恶奴)她惊讶地发现,儿子的笑容不像以前那么傻兮兮了。接着她又看见了他的眼睛。

清澈而明亮,竟然还有一丝狡猾。

陈九娘一惊,儿子好象真的不傻了!可看着怎么有一种陌生的感觉呢?

其实叶空也心虚呢,发现陈九娘盯着自己看,心里也是毛毛的。

老婆子,看什么看?走了个傻儿子,换了个冰雪聪明英俊帅气的,你偷着乐吧!

当然,叶空嘴上可没这么说,赶紧笑道,“娘,你是不是觉得今天的空儿跟以前不一样了呢?呵呵,这你不用担心,儿子还是你儿子,如假包换。至于为什么会不同了呢,是因为我今天夜里做了梦,有个白胡子老头说了,从今天开始,你就不傻了……于是,我脑子就好使了,喂,娘,你别哭啊!”

听着儿子的流利言语,陈九娘已经泪流满面了,她实在太高兴了,这是开心的眼泪,幸福的眼泪,激动的眼泪……

这陈九娘也是个苦命的女人,从小就因为自己模样丑,家里又穷,兄弟姐妹还特别多,所以打小就没过过啥好日子。

可她脸虽丑,手却巧,做得一手好针线,特别是绣活做得特别棒,绣出的玩意,栩栩如生。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一个女人再手巧,再善良,长个这模样也是没人要的。沧南大陆也没整容医院,这模样,倒贴乞丐二百文,乞丐也不会答应。

于是陈九娘到了十八岁依然未婚,这就算大龄青年了。找不到夫家,总不能在娘家白吃白住吧,陈九娘闲着就帮人做做针线活。

陈九娘虽然感情生活一片空白,可是工作倒是很顺利。手巧,又不怕吃苦,一来二去,就得了镇南将军府的赏识,叶家老太太就让陈九娘每天来将军府做绣活,这就从打临工变成正式工了。

日子谈不上好,也充实。好好孕

不过这女人也够倒霉的,绣活做得好好的,某天中午,镇南将军叶浩然喝醉了,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就转到了绣房。

刚好陈九娘在绣房,巧的是,叶大人又是从右边看见了这小娘子。

那时的叶大人正是年轻得志,战功赫赫,所谓牙口好胃口就好,心情好姓欲也强。

醉眼朦胧的叶将军一看这绣娘模样不错,挺好,酒后冲动,自然也不用管姑娘愿不愿意,拉着陈九娘就往床榻上拖,有理无理先XX了再说。

等叶大人醒来,看到怀中女人那张如同车祸现场的脸,他心里的厌恶可想而知。

本来叶将军玩个妞从来是不算什么,可谁知就这一回,陈九娘竟然怀上了。

十月怀胎,白白胖胖的叶空就诞生了,叶浩然的老娘还特别喜欢。修仙狂徒3章(第二章 恶奴)

于是陈九娘时来运转,正式住到进叶家。当然了,地位是肯定没有的,三妻四妾怎么样都算不上她;宠幸也是没有的,那叶浩然看见她就后脊梁发麻,有需要也变成没需要了。

不过这样对陈九娘来说就不错了,有套独立的院落,有两使唤丫头,还有些散碎银子,作为普通人家的女子,这也就足够了。

可好日子没多久,老太太驾鹤西游了,大太太早些年就挂了,当家的就成了心胸狭隘的二太太。

于是陈九娘的丫头被调走了,银子越来越少了,送来的绣活也越来越多了,她慢慢沦落成一个下人。

开始叶浩然还看在儿子面上帮衬两句,可等到叶空长大,叶大人惊奇地发现,这小子不但舌头不利索,脑袋都不利索时,他失望了,从此再也不管这苦命母子的事了。

很快,陈九娘从下人,变成了不如下人。阅读haohaoyun.com以前做下人,也只做主子的绣活,现在连那些家丁丫头也都把缝补的活送过来,就算陈九娘任劳任怨,那也是得每天绣到深夜,还都绣不完。

总之,这个女人是很惨的,一辈子基本没过上好日子,自己模样丑,还生了个白痴儿子,在大院里没少受人白眼欺凌,背后的嘲笑,当面的责骂,这都是寻常的事。

有段歌词最贴切。“我仿佛看见,一出悲剧正上演,剧中没有喜悦……”

可谁知老天开眼,儿子一觉睡醒竟然不傻了。

幸福来的太突然,她只有用泪水来表达了。

“娘,你别哭呀。”叶空有些慌乱,一般男人都怕女人哭,他也不例外。修仙狂徒3章(第二章 恶奴)

“空儿真的好了,娘这是开心呀。”陈九娘含泪说道。

“开心就好,开心就好。”叶空突然觉得自己鼻子也是酸酸的,伸出小手,帮陈九娘擦去脸上的泪水,并没有躲避那黑红的疤痕。

“娘,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治好脸上的黑疤。”叶空下决心地说道。

陈九娘觉得儿子是在安慰自己,抹了抹眼泪笑道,“那娘就等你长大了给娘治。”

“不长大也可以。”叶空相信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陈九娘可不想儿子为了给自己治脸而耽误前程,以前傻就算了,现在不傻了,总是要习文练武的。

她笑道,“这事不急,反正娘也被人看惯了。”

“这怎么行?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妈,以后谁再敢乱看,我叶空,一定会揍他妈都认不出他来。”叶空一字一句地说道。

“你个傻孩子,又说痴话,怎么能因为别人看就揍人家呢。”陈九娘听他说的好笑,笑着教训道。

“那是他们欠揍!”叶空说着也笑了起来,接着他扶着陈九娘道,“娘,我们回屋说说话吧,以前孩儿不知学习,很多事情都不懂,向您请教一二。”

陈九娘听儿子越说越利索,还文绉绉的,心里开心那就别提了。

正当叶空和陈九娘母子相见,月下谈心之时,隔壁屋里,也有一男一女拉开帐帘子,点起了油灯。

这个男人是个四十来岁的黄脸汉子,他提着裤子,骂骂咧咧的嘀咕道,“这大半夜的,是谁又哭又嚎?妈的,老子刚打了三更回来,想和婆娘搞上一回都不得安生!”

帐里斜躺着一个中年妇女,一拉薄被,也骂道,“还不是隔壁那个女鬼跟她的傻小子。”

“我来吼两声,让他们消停点。”中年汉子就想推窗。

“哎,老四!”突然那个中年女人也从床榻上窜下来,拉住男人的胳膊,笑道,“你笨啊,你这样一喊,他们是消停了,可我们又落啥好处呢?”

叫老四的中年汉子摸摸脑袋,不明白道,“我们还有好处?”

中年妇女使劲一推男人,骂道,“你怎么这么笨呢?管家叶财每个月都贪她银子,膳房马姐也隔三岔五敲她一笔,就你白痴!”

老四一听明白了,笑道,“还是家里老婆精明,看我去狠狠敲她一笔,这么丑的女人,还有个傻儿子,要银子有鸟用,还不如敲过来给我们家小三找武师!”

老四老婆看见男人开窍了,笑了起来,“你这死鬼终于开窍了,快去快回,老娘还没吃饱呢。”

“老婆子,你就等着吧!”叫老四的男子走出门。

三步并作两步,老四冲到隔壁,冲着刚要进屋的叶空娘儿俩吼了起来:“喂!我说你们这边搞什么,半夜嚎什么丧?还让不让别人睡觉了?”

叶空抬头看去,只见从院外走进的是一个家丁模样的人,年纪四十来岁,衣衫不整,看上去象刚从被窝里爬出来的。

叶空从传承记忆里很快就找到这人。李老四,更房管事,就住在隔壁,仗着是二太太远房亲戚,平时也没少欺负这娘俩。

“哦,是李管事呀,对不起对不起,空儿刚刚神志正常了,忍不住就开心就喊了一声,真是对不住了。”陈九娘慌忙上前赔礼。

“活见鬼,白天看你这鬼脸,晚上还要鬼叫,那个白痴除了会吃猪食还会正常嘛?”李老四一点没善罢甘休的意思。

“李管事,放心,以后不会了,不会了。”陈九娘不断地作揖道歉。

可李老四没看见银子,自然不会消停,又吼道,“你以为我容易嘛?半夜起来打更,刚睡下就被你吵醒!我不就拿了几两饷钱嘛!”

他这一说,陈九娘明白了,这是来敲诈了,按说这钱榨得也太没有道理了,可自己孤儿寡母,只有花钱消灾吧。

陈九娘每月银子本来就被克扣无几,自己舍不得用,最后都被别人给敲了个干净。

月底了,她手头也紧张,在袖子里摸了老半天才捻出一个小银稞子递到李老四手上。

“李管事,我们这孤儿寡母的,没少麻烦你,这点小意思。”

不是孤儿寡母,我还不欺你们呢!李老四冷哼一声,手头掂掂银子,有些不满,这也太少了吧。

“这点银子就想打发我嘛!”李老四手一张,把那点小银子扔到陈九娘面前,骂道,“明天一早我就禀报二奶奶,说你们半夜喧哗,吵得人无法入睡,把你们赶出将军府!”

陈九娘急了,他们母子无所倚仗,世道艰难,如果出了将军府只会更加凄惨,这是她最担心的,可关键是她手中真的一点钱都没有了。

“李管事,您多担待,这点银子先拿着,就当我欠你的,等上边发了月钱就还你。”陈九娘赶紧拣起银子,塞给李老四,又在不断作揖。

“这还差不多。”李老四把银稞子收了起来,又恶狠狠哼说道,“二两啊!”

“是是,二两,李管事您慢走。”陈九娘松了一口气,心里却又在烦恼,离发月钱还有好几日,这一分钱都没有,日子怎么熬呢?

李老四目的达到,得意洋洋地转身就走,可是一扭头,却看见一向痴痴呆呆的叶空拿着块板砖,正堵在院门口呢。

叶空气炸了胸膛,愤怒的火焰在胸中激荡,好象要随时喷薄而出。

太过份了!就算是流氓混混,地痞无赖,也没有这么过份的!就因为夜里喊了一声,哭了两下就要被敲诈,还有天理嘛?

更过份的是,明知道自己家已经没钱了,居然还要预约下个月的月钱,你们这些畜生有没有想过我们母子没钱如何生活?非要把人逼死嘛!

他初来贵地知道要低调,也知道冲动是魔鬼,还知道退一步海阔天空……

可忍气吞声不是他的性格!低头装孙子也不是他干的事!再忍就成忍者神龟了!

“放下银子,对我娘道歉!否则这门你好进不好出!”

叶空仿佛回到了汉正街,歪着身子站立,一下一下掂着手里的板砖,双目微眯,眉头挑着些鄙视,脸上还有一丝吃定对方的冷酷笑容。

“哟霍!”那李老四被今天的叶空搞得一惊,心道这小子说话利索了啊,脾气也见长了,莫非真是不傻了?

不过就算他不傻了,不过是一个小孩,就算不傻又如何?这李老四吃惊但也没害怕,冷笑道,“还真是不傻了,会自个儿把自个儿当爷了,你这样跟我说话,小心我再把你抽傻喽!”

李老四本以为这小孩也不过就是拿块砖头虚张声势,不敢真的出手。这傻子以前看人杀鸡都要喊着小鸡好可怜,拍人砖,他下得去手么?

可谁知,叶空用板砖拍人那是他的强项,挨过他板砖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根本没有下不去手的说法,想都没想就出手了。

“砰!”一记板砖毫无悬念地拍在李老四脸上,打得他嗷了一声,鼻血长流,李老四吓得赶紧蹲下,捏住鼻子。

“空儿,不要!”陈九娘何时见过这种鲜血淋漓的斗殴场面,吓得赶紧扑过来拉着叶空。

“娘,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你越是软弱可欺,这种恶奴就越蹬鼻子上脸,嘿嘿,我要让他们明白,从此这个院里又多了一个,不能欺的恶人!”

叶空说完呲牙瞪眼,推开陈九娘,照着蹲在地上的李老四,搂圆了板砖对着他脑门又是一板砖。

“嗷!”李老四一声惨叫,腿一软就跪下了,嘴里喊着,“别打了,要出人命了。”

“道歉!”叶空大声吼道。

“我道歉,道歉。”那李老四被两板砖早就打傻了,只觉得头上脸上到处冒血,看见叶空板砖又要下来,赶紧抱着叶空的腿大声哀求道,“八少爷,是老奴我不开眼,求八少爷留老奴一条狗命。”

“早她妈这样说不是不用挨打了?奴才就是不长眼。”叶空残忍地笑着用板砖拍李老四的嘴巴,这模样让李老四真正感觉到对方的可怕。

“是不长眼,老奴以后再也不敢了。”李老四边说边从衣袖里取出那银锞子,不过他心里却恨毒了叶空母子,恨恨地想,回头一定告诉二太太,让她来收拾你们!

“你是不是想着向你的主子汇报?”这点小想法又怎么瞒得住叶空,他一翻眼道,“告诉你,老子不怕,知道老子以前干什么的嘛?老子是流氓!谁惹了我,我就跟他玩命!记住!老子再不济还是姓叶的!你想教训老子,除非叶家死绝了!”

“空儿,算了吧,算了,娘怕。”陈九娘又抱住了叶空的胳膊,生怕他没轻没重,打出人命就不好了。

“滚吧!”叶空一句出口,李老四捂着头脸,再不敢回头,夺路而逃。

陈九娘叹了口气,“唉,空儿,惹火了将军可怎么得了,你可给娘惹事了。”

叶空揍完了李老四,心里痛快了很多,不过他却又想到,这李老四铁定是要回去找人来报复的,而自己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年,又如何对抗狂风暴雨呢?

只有使自己变得更强!把所有欺负自己的人踏在脚下!

叶空坚定了信心。既然来到这里,那就好好干一番,宁可站着死,也不跪着活!咱不能给地球的流氓丢了脸!

修仙狂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修仙狂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小说《先婚厚爱:闪婚老公太腹黑》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先婚厚爱:闪婚老公太腹黑》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先婚厚爱:闪婚老公太腹黑目录预览:第1章未婚夫出轨第2章走错厕所第3章认错人了第4章夜不归宿第5章她怀孕了第6章胎你去打第7章婚房被抢第1章未婚夫出轨酒吧里,一片灯红酒绿。方久久往口中一瓶一瓶地灌着酒,意识愈发不清晰,眼睛渐渐蒙上一层朦胧的雾气。看着酒吧男男女女纠缠在一起的身影,心里堵得慌,愈发觉得自己可笑。方久久原本寻思着她和陆军过几天就要结婚了,正巧今天她公司比较早放,便顺路去婚房整理东西,顺便拿婚纱回去试穿一下。但她在婚房看见

  • 小说《我在终点等你》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我在终点等你》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书名:我在终点等你目录预览:(1)车祸(2)奇怪的护士(3)陌生男人(4)我的恩人(5)不被接受的善意(6)绑架?(7)原来我这么失败(1)车祸昏昏沉沉的躺在病床上,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在迷迷糊糊中我听到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声音,好像是……女人的呻吟声。女人叫得很压抑,似乎是在隐忍着,而男人则喘着粗气,发出了一声低吼,我想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最大的动作不过就是动了动手指头。“亲爱的……她,她好像醒了?”“怎么可能,医生说了至少还有个把星期了,别乱动,老子正

  • 小说《婚然心动:老婆,我们不离婚》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婚然心动:老婆,我们不离婚》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书名:婚然心动:老婆,我们不离婚目录预览:第一章他是谁?!第二章震惊!他居然要离婚?第三章一个有家暴嫌疑的男人第四章她恨死了这个恬不知耻的贱人!第五章坏人迟早会付出代价的第六章离不离婚关她什么事儿第七章莫名对她畏惧第一章他是谁?!好难受!许梦沉感觉有个很重的东西在压着自己!她快要被这个重量压得喘不过气了!她拼命地呼吸,张嘴想要呼救,可发出来的声音,却是声若蚊蝇,听着让她竟觉得异常的陌生。一双杏眸艰难地睁开,在灯光明亮的房间里,居然看

  • 小说《总裁大人太凶猛》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总裁大人太凶猛》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总裁大人太凶猛目录预览:第1章夏沫的执念第2章我就是要用强的第3章他是一个废物第4章康复?第5章中国好闺蜜第6章诋毁第7章她是我的女人第1章夏沫的执念A市,市医院的骨科病房。一身白色连衣裙,自带少许仙气的夏沫靠在白色的墙壁上,脸色显得有些苍白。手中握着一份病例,想着之前医生的嘱咐:夏沫,作为医生,我要很负责任的告诉你,莫总的小腿肌肉已经出现萎缩,他若是在不配合锻炼的话,恐怕这辈子都只能够依靠轮椅了。担忧、不安在她的心中掀起了千层浪!两年前的

  • 小说《契约夫妻:老公在上我在下》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契约夫妻:老公在上我在下》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书名:契约夫妻:老公在上我在下目录预览:001往事随风002协议结婚003替她出气004车祸005洛落的脾气006把他睡了007为他出手001往事随风“嗯……莫川……讨厌……不要………”听着室内女子欲拒还迎的娇喘,洛落此时握着门把的手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着。“不要?我看你的身体可比你的嘴巴诚实多了,宝贝,你真棒。”男人粗重的喘息犹如一把尖刀深深刺在了她的胸口处,让她痛不欲生。“嗯……你慢点啦……”“你一会要慢点,一会要快点,你到底要怎么样?

  • 小说《三顾定情之娘子你有毒》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三顾定情之娘子你有毒》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书名:三顾定情之娘子你有毒目录预览:楔子第一章柔软的身体第二章一个鼓手&一个女王第三章审丑的癖好第四章不可思议第五章矛盾缓冲带第六章陷入困境的精灵楔子热闹繁华的商业街,五彩的灯光交相辉映着,周五的晚上是一个通道口,释放着现代人的压力与欲望。摆放着各种各样美食的自助餐厅里,只有一个信条——扶墙进来扶墙出去。只有一个男人除外!他一进来,所有人的动作都像是被定格了一样,没有人能够不被他吸引,西装革履,相貌堂堂,高大魁梧的身躯,配上他棱角分明的脸

  • 小说《烈马偏吃回头草》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烈马偏吃回头草》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书名:烈马偏吃回头草目录预览:第一章我们离婚吧第二章皆为利来第三章悉听尊便第四章出院……回家?第五章虚情假意第六章拙劣的表演第七章各怀鬼胎第一章我们离婚吧是夜,刚下过一场阵雨。雨后天晴,空气带着些清冽的味道。苏柘舞做好晚饭后,在半山别墅等到半夜,才等到施信宇回家。今天是苏柘舞和施信宇结婚两周年的纪念日。可是苏柘舞的心里却很慌。因为按照“合同”的约定,今天是他们该分手的日子了——这是一场协议婚姻,两年时间,各回各家,互不相欠……但苏柘舞其实是真心喜欢

  • 小说《千金归来:冷情总裁离远点》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千金归来:冷情总裁离远点》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千金归来:冷情总裁离远点目录预览:第一章被老公绑架第二章求你救救我第三章萧莫凡第四章撕心裂肺的背叛第五章悲剧才刚刚开始第六章爷爷出事第七章最后的诀别第一章被老公绑架宋璃从来没有想到过,她有朝一日也走上了捉奸在床的道路。但捉奸在床也就算了,她更没有想到是,就在她跑出那栋令人恶心的家准备回家找爷爷求安慰的时候,竟然被人一闷棍给敲晕了!宋璃醒来以后,发现她竟然是在一个酒店里面,她揉了揉还有些疼痛感的脑袋。怎么回事?她怎么会在这里?仔细回想

  • 小说《小叔子,我不约》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小叔子,我不约》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书名:小叔子,我不约目录预览:第一章盛大的婚礼第二章初进夜家第三章不会丢掉你第四章谢谢你第五章娘家人来访第六章奶奶的回忆第七章涂药和评价第一章盛大的婚礼帝都最大的教堂里,一场恢宏而又盛大的婚礼正在进行中。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帝都的媒体界炸开了锅,夜家大少爷要结婚了,这种爆炸性的新闻,使得各家媒体把教堂围的水泄不通。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男男女女扛着摄像拿着话筒,镜片后面一双双有神的眼睛似乎在窥探着什么。然而,里面的人却连一只餐饮都不会放过,教堂里面一

  • 小说《浮生未歇别经年》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浮生未歇别经年》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浮生未歇别经年目录预览:楔子第一章云想衣裳花想容第二章君子成人之美第三章带兵打仗第四章风水轮流转第五章切肤之痛1第六章切肤之痛2楔子一尺深红胜曲尘,天生旧物不如新。合欢桃核终堪恨,里许元来别有人。井底点灯深烛伊,共郎长行莫围棋。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唐·温庭筠《南歌子词二首》)寒冬,西风凛冽,鹅毛般的大雪从天空中飘落,随意的散落在这繁华的街市上。今年的冬天似乎又比往年更冷了一些。摄政王府里的仆人一如既往的天不亮就开始忙碌。在摄政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