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夜夜笙歌,冥夫欺上身总稿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0 16:23:56 来源:网络 []

小说:夜夜笙歌,冥夫欺上身总稿

第2章 尸山

他的脸依旧白的像纸,嘴唇跟印堂却变成了黑色,而且双眼紧闭!

果然是他!变态臭流氓!

欺负我还敢明目张胆的躺在我身边,老娘我踢死你!

我愤怒的站起来狠狠踢了他一脚,他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推荐haohaoyun.com

一时间,我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我能踢到他,也就是说他不是鬼,是个人,死人,

糟糕,我惹上人命了!

顾不上身体的疼痛不适,我赶紧穿上衣服走出浴室收拾东西准备跑路,可才一出去我就发觉不对劲儿,我明明已经走到大门口,但眨眼的功夫,竟然又回到了厢房里。

这怎么可能,实在是太诡异了!

难道,是传说中的鬼打墙?

我不甘心,又试了好几次,可还是又回到了原地。

“别白费心思了,这里布了局,你走不出去的!”一个冷冽的声音突然响起。

我立刻就听出那声音正是昨晚强我那鬼的,我瞥了一眼浴室,里面那男雇主的尸体还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看来那声音并不是从他嘴里发出来的,那难道,还有另一个鬼?

我浑身的汗毛的都竖了起来,还有冷气呼呼的往毛孔里灌,脑子飞速的转动,昨晚强我的到底是那男雇主还是这不现身的鬼,他强了我不说难道还想把我永远困在这里?

我顿时就绝望了,怎么办,我才刚过二十一岁,人生才过去短暂的小部分,我不甘心死在这儿?

那个声音又响起:“想出去,照我说的做。”

照他说的做,我傻啊,他根本就是想耍我,明明就是他把我困在这儿……

郁愤时,宅子里突然阴风大作,厢房门口的一片草坪上,一条条灰白腐烂的手臂像雨后春笋似的破土而出,同时,我耳边响起好多女人凄惨尖利的叫声,简直要把我的耳膜都给穿破。

“该死的……”

那男鬼骂了一声,扯了下我胳膊说:“快去将大厅里那个黄色癞蛤蟆的肚子撕开,把里面的珠子拿给我。”

黄色的癞蛤蟆,我一下就想到了厅堂正面的桌子上摆着的那只黄色青蛙,可是,我吓的懵逼了,虽然经常跟瞎爹去火葬场或是墓地送纸人,也见过好多次死尸,但我还是第一次见会说话会动作的鬼魂,而且我凭什么听他的,说不定这又是他耍弄我的花招?

“还不快去,你再犹豫那些东西会把你吃的渣儿都不剩。小说夜夜笙歌,冥夫欺上身总稿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那鬼很焦急的吼了一声,我听他那语气并不像是耍我反倒透着抹关心,再一看,草坪上破土而出的已经不止是人手,还有一颗颗残破的脑袋和血肉模糊的身体冒了出来,密密麻麻的,那场面简直惊悚到了极点,而且那些尸体都睁着灰白的眼珠子贪婪的盯着我,好像我是他们的美食一样。

真是冲我来的……我当即不敢再犹豫,跑出厢房贴着墙飞快的往大厅去。

“啊……”

脚踝被一只刚从土里爬出来的白骨人爪给抓住了,那爪子戳进我肉里痛的我跳了起来,突然一阵风迅疾的刮了过来,一下把那人爪从手腕处打折断了,但更多的鬼手朝我伸过来,还有几具尸体已经完全从土里爬了出来,长牙五爪的朝我扑过来。

简直像是人间地狱……我的神经绷到了极点,却迸发出了非常的速度和反应能力,抓过旁边的一把扫帚把那些鬼手打开,然后飞快的往大厅跑。

终于,我跑进了大厅,伸手去抓桌上那黄色的青蛙。

“呱呱”那青蛙睁开眼,诡异的血红色眼睛看我一眼,两腿一蹬跳开了。

我去,竟然是活的,我还以为是个玩具,但活的我也要抓。推荐haohaoyun.com

我飞扑上去,摔了个狗啃泥,全身痛的要死但总算是抓住了那青蛙,就在我抓住它的一瞬间,那青蛙却突然睁开了眼睛,瞪着血红的眼睛恶狠狠的瞪着我,那眼神根本就不像是个动物的却像是个人。

我吓得差点就把它给扔了,幸亏那男鬼及时喊了一声:“快把它肚子撕开,把珠子拿给我。”

他的声音焦急无比,我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院子里竟然密密麻麻的站满了尸体,那些尸体全是些女的,有的头皮烂了,有的眼珠子掉了,有的少了半张脸,有的身上腐烂爬满了白胖的蛆虫……

呕,我真想吐了,可是现在不是吐的时候。

那些尸体张牙舞爪的全朝我扑过来,但上来一个,马上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打回去,应该是那个鬼在阻拦他们。

看来,他真的不是害我的那个。

情急之下,我直接用两只手掰着那青蛙的大嘴,从嘴那儿把那青蛙给活活撕开了。

血腥,恶臭,青蛙的血肉脏器袒露在我眼前,只见一堆细小的肠子缠着一颗拇指盖儿大小的幽蓝的珠子,我赶紧把那珠子从肠子里剥离出来,捧着往外走。小说夜夜笙歌,冥夫欺上身总稿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我刚出大厅,那鬼好像撑不住了,一具女尸朝我猛扑过来,尖利的爪子直戳向我的脖子,我的皮肤一阵刺痛……

来不及了,玩完了,瞎爹你好好保重,我下辈子再做你的女儿!

我绝望的闭眼,可是预期的痛苦并没有降临,我手上的珠子被两根冰冷的手指夺了,然后,我听见女鬼们的阵阵惨叫,声音不是尖利而是嘶哑,因为惨的喊破了喉咙。

欣喜的睁眼,我看见一个高大的黑衣男人正在收拾那些女鬼,一掌一个简直跟砍大白菜似的,大掌落在女鬼的的头顶上,女鬼的身体立刻爆出黑气然后倒地,不过几分钟,那些女尸被他收拾了个遍,在院子里堆起了一座尸山。

男人停住,走到院子南边那颗梅花树下,一掌打过去,咔擦,梅花树折了,诡异的,断口处竟然淌出了粘稠的红色液体,与此同时,院子里弥漫起了浓浓的血腥味。

我撑到现在已经是到了极限了,再看见什么恐怖的东西,我怕我会被活活吓死,于是大声喊他:“喂,你快带我出去啊……”

我刚喊完,脚下突然颤抖了起来,甚至连房子都跟着晃荡,赶紧抱住身旁的一根梁柱,却突然瞥见,厢房里跑出了两个人,居然就是雇我来这儿要害我的那对狗男女。

那男人居然还没死!

我赶紧大叫:“他们要跑了!”

黑衣男人回头看了我一眼,身形一晃朝那两个狗男女扑了过去,速度快的我就只能看见一个黑影,但那对狗男女也挺快,居然逃掉了,黑衣男人没继续追,而是转身施施然的朝我走了过来。

第3章 夜君白

我这才看清楚他的样子,那是一张英俊如神祗的男人面孔,剑眉英挺,细长蕴藏着锐利锋芒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我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他身上还有一股君临天下的威严气势,简直就是霸道总裁攻,电视上那些偶像男神跟他一比简直弱爆了,但想到可能就是他把我给强了,我顿时对他没有任何好感。

“昨天晚上,是不是你?”我瞪着他问。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他走到我面前,锐利的黑眸盯着我,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伸手摸了摸我的小腹,然后神色一闪,伸手把我推到在旁边的桌上,覆身下来……

“混蛋!”

昨晚那情况黑灯瞎火我看不见他,更多的是恐惧和不知所措,而现在,青天白日之下他把我按住用强,我屈辱难过的简直想死,更是疼的眼泪都出来了。

他看见我这样子,眼里闪过一丝不忍,顿了一下,然后放慢了动作,还低头用凉薄的唇吻走了我眼角的泪水,但也只是一会儿,很快,暴风雨又再次向我袭来。

许久之后,他衣冠楚楚的站在一边对我道:“他们已经知道了你是鬼饲者,必须把他们杀了斩草除根,否则后患无穷,你乖乖在这儿等我别乱跑。”

什么狗屁的鬼饲者,简直鬼话连篇?

我愤愤的瞪着他,他那张英俊的脸餍足之后更是帅的不可直视,但我没有没有半点爱慕,心里恨意滔天,真恨不得变成一条狗扑上去咬死他……可我根本动惮不得,必定是被他施了什么妖法。

他又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小腹,这次,露出了一抹笑容,扔下一句话:“记住了,我叫夜君白。”说完就走了。

他一走,我的身体立刻就能动了。网站haohaoyun.com

勉力整好衣服,用手撑着从桌上坐起来,捂着脸痛哭失声。

齐悦你个衰人,谁叫你贪便宜想混这工作,现在好了,被个鬼强了不说还被困在这鬼地方出不去。

虽然知道那叫夜君白的鬼不会害我性命,但他三番两次的强我,我真的想逃离他的魔爪……

刚这么想,就听见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有人吗?”

“有!”我赶紧答应一声,跳下桌子,抬腿往外跑,可才跑了一步,我就腿软的差点摔倒,只好一小步一小步的往外挪,那感觉,就好像腿上绊了几十公斤沙袋一样,简直举步维艰!

之前因为鬼打墙,我根本就走不到门口,可这次居然顺利到了门口,没再回到房子里,我想起夜君白砍梅花树的行为,想来那对狗男女布的局已经被夜君白给破了。

我急切的打开门,只见门口站着个面容清隽笑容温暖的男人。

被鬼困住刚刚死里逃生,我不敢确定眼前男人是人是鬼,伸出手,在他脸上摸了一把,感觉到温热的人的体温,顿时激动的哭了,在那男人错愕的眼神里伸出手抱住了他,边哭边说:“终于见着个大活人了!”

犹豫了会儿,男人的手放在我的背上轻拍安慰我,拍着拍着,却皱眉道:“这房子里怎么臭味熏天?”

闻言,我一下就清醒了,我得赶紧跑,不然夜君白回来我就跑不掉了。

“这里闹鬼了,你别停留快走吧。”

我对那男人说完,连东西都忘了拿就赶紧逃走。

我直觉的往家跑,觉得到了家我就没事儿了。

可才跑出四方街那条长长的街道,我两腿酸的跟灌了铅似的提都提不起来,真是被夜君深白那死鬼给折腾惨了。

我扶着路边的一棵树想歇会儿,突然吱嘎一声,一辆红色的夏利车停在了我前面。

车窗摇下,露出我前男友周凡帅气的脸,“齐悦,你要去哪儿,我载你一程?”

我一眼看见车里还坐着他的新女友,我高中同学徐倩,还看见,徐倩的脖子上吊着个血肉模糊长着尖利獠牙的婴儿,徐倩神情嘚瑟的看着我,她脖子上吊着那鬼婴也转过头用没有瞳仁的白眼盯着我,还凶狠的对我龇牙咧嘴。

我的汗毛一下就竖起来了,赶紧道:“不用、不用,我在这儿等人呢,你们赶紧走吧。”

可我话音刚落,那鬼婴的两条细胳膊突然放开了徐倩的脖子,转向我青蛙一样蹬了下腿朝我扑了过来。

“啊……”我吓得大叫,但眨眼的功夫,那鬼婴血淋淋的头颅已经到了我眼前,龇牙,偏头狠狠的朝我脖子大动脉咬下去。

我命休矣……

我已经感觉到脖子上的皮肉被戳破,但那鬼婴突然松了口,并且好像受了惊吓似的飞快的跳开了,又回到了徐倩脖子上吊着。

车里的徐倩皱了皱眉,好像不舒服的捏了捏脖子。

“齐悦。”

突然有个陌生的男声喊着我的名字。

我转头,居然是鬼宅门口那男人。

他手上提着个书包,看着有些眼熟……

“他是谁?”周凡不知什么时候下了车,站在我身边眼神阴鹜的瞪着那男人。

我没好气的回他:“不关你事。”

不过有过一面之缘,我怎么知道他是谁,而且我们早就分了,他是谁管你屁事。

大概是我的态度惹恼了周凡,他竟然伸手来揪住了我的衣领。

“你干什么?”我怒斥,却见周凡瞪着眼睛死死的盯着我衣领处。

我低头看了一下,只见自己胸口处布满了青紫的印记,顿时赫然,挣开了周凡拉起衣服。

“贱人,跟老子好的时候装圣女摸都不让老子摸一下,跟别人在一块儿的时候就这么浪……”

周凡的脸涨成了猪肝色,竟然抬着巴掌要打我。

徐倩也在一边火上浇油的说:“齐悦,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这才跟周凡分了几天,就跟的男人睡上了,啧啧,真是人不可貌相!”

我气的简直想杀人,她跟周凡做了那些烂事,把孩子都弄出来了,竟然还有脸大义凛然的说我。

周凡的巴掌带着掌风而来却并没有打到我脸上,而是被疾步走过来的男人扼住了手腕。

男人脸上温暖无害的笑意消失,冷冷的看着周凡,说:“打女人,算什么男人?”

“关你屁事!”周凡愤怒的想挣开他,可挣红了脸都没能挣开,最后只能惺惺的说:“你放开我,我不说了。”

“呵!”我鄙夷的冷笑,谈恋爱的时候周凡特别大男子主义什么都要我听他的,那时我还觉得他好man好男人,现在却被那男人轻易拿捏不敢反抗,嗬,真是怂的丢人!

那男人放手,周凡转身,又狠狠瞪我一眼,上了他的夏利。

夏利车启动要走时,我突然想补一刀,对着徐倩大喊:“徐倩你孩子正在你脖子上吊着呢,你管别人闲事之前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

我一说完,徐倩的脸色马上就变了,惊恐又慌张,抬手摸了摸她的脖子,张嘴想问我什么,但周凡已经踩下油门,开走了。

第4章 鬼饲者

“谢谢你。”我感激的对那男人道了谢,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他扬扬手上我的背包,还有一张学生卡,说:“你的东西。”

我惊异的睁大了眼,他居然进了那宅子,还把我东西给拿出来了,那他肯定也看见了院子里的死尸山,可他居然面色不改,真不合常理。

他刚刚帮了我,我本里对他挺有好感的,但现在只剩下戒备,我从他手里接过背包和学生卡,伸手拦了辆出租车要走。

刚打开车门,却见里面坐了个刘海遮脸的白衣女人。

这司机真是的,车里有人怎么还停下让我坐……算了,拼车就拼车吧,赶紧把那男人甩了。

我坐上车,砰的把门关上,叫司机:“快开车。”

司机开动车子,问我:“妹子要去哪儿?”

我看看旁边垂着头的白衣女人,问她是去哪儿,寻思如果我们是一条路就可以分摊车费省几块钱。

可我问了半天,她依旧垂着头不说话,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我只好跟司机报了我家的地址。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我家巷子口,我下车,走上前问司机多少钱。

司机指指计价表,说:“二十八。”

我怒了:“大哥你不能这么黑吧,你可是拉着两个人呢,算上她你至少得给我减掉三分之一才合理吧?”

“妹子你长得挺漂亮的怎么眼神不好啊,我只拉着你哪儿还有其他人,你砍价也找个合理的借口吧?”司机没好气的说。

真是睁眼说瞎话!

“她不是人吗?”我指着后座上的白衣女人,却见,那一直垂着头的女人慢慢抬起了头,额前的长刘海无风自动,看清她的脸,我顿时浑身毛骨悚然。

那女人,真的不是人!

她的眼睛被挖掉了,只剩下血糊糊的眼洞,脸上也好像被什么东西啃过,皮肉残破甚至可以看见骨头,被咬掉了一半的鼻子上有黄褐色的蛆在鼻洞里钻来钻去……

“啊!鬼,鬼啊!”我害怕的要死,拔腿想跑,可我的两条腿却像是钉在了地上一样提都提不起来。

白衣女鬼璨璨的笑着,像一条虫子一样从车窗里扭了出来,头发缠上了我的脖子,脑袋靠到了我面前,咧着黑色的嘴唇露着白森森的牙齿说:“运气真好,居然遇上了鬼饲者,喝了你的血,我就可以复生了。”

鬼饲者,我突然想起夜君白也说过这个词,疑惑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怎么这些鬼盯我都跟妖怪盯唐僧肉似的,以前也没出现这情况啊。

脚不能动,我只能张牙舞爪的挣扎并大叫救命。

司机看不见鬼,见我这样以为我是个神经病,骂了一句晦气就开车走了。

我家在偏僻的城边,而且这片儿的房子都老旧面临拆迁改造已经很少有人住,那司机一走,我只能对着空气喊救命了。

缠在我脖子上的头发收回,女鬼偏头,张着漆黑恶臭的嘴往我脖子上咬下去。

剧痛,然后,是被吸食的感觉,好像身体里的精气神一点点被抽走,渐渐的,我头有些晕乎,应该是失血过多了,我不甘的看着回家的巷子,只要往里走一百多米,就是我的家,就能看到我瞎爹了,可是现在,我大概是没机会了……

突然,女鬼惨叫一声,嘴巴放开了我的脖子,然后像是被人拎着脑袋一样直直的竖了起来。

我抬头看,却见夜君白像是天神一样威武的站在半空中,一只大掌扣着女鬼的天灵盖,厉喝:“我的人你也敢动,真是活腻了!”

说完,不顾那女鬼连声哀求,手掌扣进女鬼脑子里,女鬼惊天动地的惨叫了一声,身体裂成碎片,碎片又变成了飞灰,很快消失不见了。

夜君白落地,看了眼我的伤口,拧眉责备道:“叫你待在那儿等我你怎么跑出来了,外面有多少恶鬼盯着你想吸你的血知道吗?百个你都不够他们吃的!”

我心情很复杂的看着夜军白,除了强我那点,他似乎对我挺不错的,把我从鬼宅里救出来,又从女鬼口下救了我的命。

“那儿的局还没解开,你是怎么跑出来的?”夜君白又问我。

没解?我惊异,怎么会没解呢,我明明一下就开了门啊!

我糊涂了,想难道是我突然人品爆发?

转念想问夜君白为什么我会突然成了那些恶鬼眼里的唐僧肉,却见我瞎爹端着个盆子从巷子里快步走了出来。

“爸!”

我喊了一声,他却置若罔闻,端着盆飞快的走过来,灰白浑浊的眼睛好像能看见夜君白,抬起盆子,把里面的东西准确无误的朝夜君白泼了过来。

那盆里装的,竟然是猩红的血!

夜君白闪躲,瞎爹一把拉住我的手进了巷子。

血一半泼在了地上,一半洒在了夜君白身上,他身上散出些黑气,脸色一时有些难看,气急败坏的冲上来掐住了我瞎爹的脖子,怒斥:“找死,竟敢用黑狗血泼我!”

黑狗血?

我想起了我爹养在后院的十几条黑狗,脑子里突然闪过什么东西?但一闪即逝,没能抓住。

瞎爹被他掐的喘不了气,脸都憋成了猪肝色,满脸惊惧却嘶声叫我:“月儿快走。”

我心酸的眼泪都出来了,厉喝:“夜君白你快放开我爸。”

他狠狠瞪着我,不松手,我上去拉也拉不开,急的直接张嘴狠狠咬住他的手。

奇异的,我一咬上去,他原本丰润如生人的皮肤竟然像是被吸走了生气一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枯萎干瘪。

夜君白脸色微变,抽回了手,有些诧异又生气的对我斥道:“真是不知所谓!”

我把瞎爹拉到我身后护着,厉声道:“你要再敢动我爸,我咬死你。”

刚刚那一咬我算是明白了,原来我张张嘴就能对付夜君白,本来还以为他是多厉害的一个鬼,原来也不过是个纸老虎……嗳,如果夜君白我都能对付,那其它鬼更是不在话下,以后再有鬼想害我,我就张嘴咬它,分分钟搞定!

没想,很快我就知道,我这想法真是太天真了!

夜夜笙歌,冥夫欺上身总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夜夜笙歌 或 冥夫欺上身总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婚内新爱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婚内新爱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婚内新爱目录预览:第1章醉酒被卖第2章人肉抱枕第1章醉酒被卖入夜,A市的酒吧内正热闹着。舞台上妖娆的女子扭动着水蛇腰,引得一群男人狂吹口哨喝彩。“上一次你耍我,我都开好房间等你了。这一次让我遇上你,怎么着也不能放过!正好我在GK酒店里开了间套房,还是一样的价格,二十万一晚……”满脸猥琐笑容的朱总拉着夏兮诺就想离开。才被朱总拉着走了两步,夏兮诺便笑着说:“朱总,我是和姐姐一起来的,不如我把姐姐介绍给你认识?我姐姐长得比我漂亮多了。”“真的?”朱总眼前一亮,如果是比

  • 新婚闪爱:总裁的盛世萌妻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新婚闪爱:总裁的盛世萌妻全文免费阅读小说:新婚闪爱:总裁的盛世萌妻目录预览:第1章再次遇到他第2章把她留下第1章再次遇到他“初微,你没事吧?”林静静走进洗手间,担心地问站在洗手台前的宋初微。宋初微一身服务员制服,一张精致淡雅的脸蛋上印着一个红红的五指山,就在刚才,她被一醉酒又野蛮的客人狠扇耳光,只因她在被灌几杯酒后拒绝再喝,不小心把酒泼到那客人身上,客人一怒之下就打了她,还说要投诉她。宋初微擦了擦脸,看了眼林静静,“我没事。”像这样的事在服务行业屡见不鲜,她们也只能秉着客人是上帝继续忍受

  • 宠妻要逆天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宠妻要逆天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宠妻要逆天目录预览:第1章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第2章你的名字第1章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酒吧。池小乔已经有了一点点醉意,她感觉到啤酒混合着红酒在她的肚子里激荡。“我去一下卫生间。”池小乔跟坐在她对面的闺蜜上官璐打了个招呼,往洗手间的方向走。这个酒吧她是第一次来,在服务生的指引下,池小乔找到了卫生间的门口。她正要抬起头看看门上的标示,一个留着长发,浑身香味的女人从一扇门里出来,跟池小乔擦肩而过。池小乔想也不想,踩着高跟鞋,抬脚就往女人出来的门里进去。卫生间的构

  • 诱惑之吻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诱惑之吻全文免费阅读小说:诱惑之吻目录预览:第1章结婚协议第2章gay第1章结婚协议梦辰咖啡厅。胡曼在门口徘徊了好久,她擦了擦手心的汗,对着玻璃墙面整理了一下仪容,深吸了一口气,推门而入。约定的包间里已经坐着一名男子,双眼深邃,纤长的睫毛,阳光下,层层阴影,如蝴蝶振翅。一身西装笔挺,修长的双腿交叠。他靠坐在沙发上,仪态优雅矜贵。听到开门声,男子沉声说了句:“来了。”胡曼点点头,“嗯”了一声。听到胡曼的声音,男子睁眼,愣了一下,像是有些惊讶。胡曼此刻也是惊讶的,这个人她见过,在前男友程景宇

  • 夜夜欢声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夜夜欢声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夜夜欢声目录预览:第1章这是什么地方第2章以身相许第1章这是什么地方“砰”的一声。别墅的大门被人一脚踹了开来,惊的正在打扫的佣人身体紧绷,紧张的看着进来的人。男人早已浑身湿透,他怀里抱着个昏迷不醒的女人,对其他人的目光视若无睹,一步步走向浴室。随着优雅的步伐迈动,颗颗饱满的水珠从他额前的湿发上滴落到女人的脸上,又顺着女人眼角缓缓砸落在昂贵的地板上。“秦……秦少爷……”佣人身体僵硬。认识秦季言的人都知道他的忌讳,女人……不,只要是异性生物,都不可能靠近他一米之

  • 郎君夜敲门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郎君夜敲门全文免费阅读小说:郎君夜敲门目录预览:第一卷谁的年少不轻狂第1章席总是我老板第一卷谁的年少不轻狂第2章新的认识第一卷谁的年少不轻狂第1章席总是我老板秋日的阳光照进客房,淡淡的。乔漫抬手看了下表,暗自嘟囔了句,“早上八点半,这个点下楼应该不会碰到他。”开门出去,谁料刚走到楼梯口迎面撞见两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昨晚响彻席家的娇喘,看来就是这个女人的杰作。整整三年,她与席天擎照面的次数算上今天也只有六次。这六次席天擎身边的女伴没有一个重复,她似乎早就习惯他和不同的女人逢场作戏。现

  • 甜蜜暖爱:总裁真霸道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甜蜜暖爱:总裁真霸道全文免费阅读小说:甜蜜暖爱:总裁真霸道目录预览:第1章你不能走第2章来得不是时候第1章你不能走凌晨,林若溪和同事的饭局结束,独自打车回家。不料半路出租车坏了,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没公交没出租,连网上叫车也没人肯来,只得悲催地步行回家。她刚走出没多远,就看见前面路口出了车祸,一辆法拉利跑车撞上护栏,车头严重变形,还冒着滚滚浓烟。她忙跑上去,借着昏黄的路灯,看见车里一个年轻男子靠在座椅上,脸色苍白,额头还冒着鲜血,但神色淡定,即便此刻狼狈不堪,却流露出一种无法形容

  • 狂虐妖妻:死神你好猛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狂虐妖妻:死神你好猛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狂虐妖妻:死神你好猛目录预览:第1章让你生不如死第2章看你傻到何种程度第1章让你生不如死“滚……”一声咆哮,从满目大红的婚房内传来。满院子的宫人婢女,呼啦啦跪了一地。君冥烨一把扯掉胸前的大红绸花,扬手打翻金盘上的合卺酒。金杯坠地,发出清叮叮的声音。“王爷息怒!”秦嬷嬷吓得匍匐于地。“这……这可是太后娘娘赐您的合卺美酒,寓意王爷与新王妃合合满满,您不能不喝啊。”“合合满满?呵!合合满满!与一个傻子合合满满……”君冥烨一把掀翻桌子,上面堆叠的瓜果,哗

  • 酷少第一夫人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酷少第一夫人全文免费阅读书名:酷少第一夫人目录预览:第1章这男人竟然是姐夫第2章神秘的女孩第1章这男人竟然是姐夫南青市帝豪酒店。偌大的总统套房内,处处尽显绮丽。一个男人努力支撑着刺骨难耐的身子,跳进了泳池。几分钟后,他爬了上来,轻轻的喘了口气。可是,他依旧感到身体发烫。灯光下,男人古铜色的肌肤精壮光洁,匀称有力的肌肉青筋暴起,似乎在做最后的抵抗。“嘤嘤……”床上忽然传来一声呓语。蓦地一愣,他高傲的挑了挑眉,目光聚焦在床上那正在蠕动的东西。三步并作两步,容辰烈走到床边。眸光一黯,他看到的是

  • 他的爱情毒药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他的爱情毒药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他的爱情毒药目录预览:第1章万劫不复第2章冤家路窄第1章万劫不复滂沱大雨的夜晚,电闪雷鸣。半山腰的一处别墅里,没有灯光,四周一片黑漆漆,显得格外的诡异、骇人。一道焦急声中透露出恐惧的女声随着拍门板的声音急促的传来,“开门啊,外面有人吗,你们赶快放我出去?”回答她的是死一般的寂静,但她并没有放弃,仍旧敲打着门板,“放我出去,放我出去……”空中回荡着的只有女子的声音。思绪倒回,她记得自己走出机场,准备乘计程车离开,突然被人一把捂住了口鼻,然后就渐渐的失去了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