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缠爱入骨:暴虐总裁盛宠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0 19:19:19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缠爱入骨:暴虐总裁盛宠妻
第2章 女仆诱惑?

  “砰!”然而,最终,走到走廊尽头的霍翌宸还是折返将辛以微从泳池里揪了起来。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噗……熙霖……”浑身滴水的辛以微吐了一口水,迷蒙的眼睛还没有来得及看清对方的脸,只是下意识念了他的名字,她就晕了过去,手死死地抓着霍翌宸身上的浴袍。

  霍翌宸抱着辛以微缓步往前走,从额角到浴袍尾端都在滴水的男人冷硬着一张比宙斯俊美的脸,行走间,目光越发森寒,意味难测,薄唇抿成一丝线。

  他究竟是生气自己竟然救得了辛以微,却救不了真正爱的人!

  转脚入奢华的卧室,站在床边,拧紧眉峰的霍翌宸一伸手,正想把辛以微扔到床上,未曾想他也被顺势带了过去:“砰!”一声闷响,他倒在辛以微的身上,瞬间拧了一下眉峰,脸色骤冷。

  “总裁……”

  “出去!”闻声赶来的三个保镖被霍翌宸这三个字戛然止住了脚步,又急促退出,掩上了门。

  的确,这样狼狈的模样,换了谁都不愿意让第三个人看到,更何况是霍翌宸?

  霍翌宸抿了抿唇,凝眸看着身下近在咫尺的脸,拧成一团的眉峰处氤氲了明显的怒气。

  “竟然还知道用这样的方式缠着我?”如果不是看辛以微闭着眼睛,脸色苍白得跟床单没什么两样,他还真像掐死她!

  垂眸,霍翌宸的视线落在辛以微紧紧拽着他浴袍的那双手上,修长的手此刻看上去明明柔弱得像个孩子的小手,可是霍翌宸根本就不愿多想,抬手抓住辛以微的手腕,一扯——

  见辛以微的手没有离开,反倒是自己顺势扯开了自己的浴袍,他顿住了,怒火窜上心头,他不禁咬紧牙点了点头:“很好!”唇齿间怒气凛然,他忽然抬手一把掐住辛以微冰冷苍白的脸:“想赖着我?我如你所愿!”

  霍翌宸一把咬上辛以微的唇,牙齿的力道越来越重,似乎想咬醒毫无意识的辛以微,看着辛以微苍白的脸,霍翌宸的眸子瞬间暗沉,透冷。

  仿佛是辛以微的毫无反应惹怒了他!

  然而,直到他尝到了血腥味,辛以微依旧闭着眼睛,苍白着脸,毫无意识,霍翌宸一把扣紧辛以微的后脑,长驱直入,攻城略地,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小说缠爱入骨:暴虐总裁盛宠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不知过了多久,在辛以微两声哭泣的嘤咛后,霍翌宸终于停止了他的索取。

  他一下子抽身站起,未出十秒,霍翌宸就已经利落地穿好银色西装,戴上墨镜,俨然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冷傲君王。

  转身冷冷扫了一眼半裹着被子眉心拧成结的辛以微,视线被她背上的吻痕卡了一下,他拧紧眉峰,转身走出卧室。

  “咔擦!”打开门,想到什么,霍翌宸的脚步戛然而止,刚才就浅浅皱着的眉峰,此时骤然揪紧。

  他竟然让这个女人在他的床上躺了一夜,而且他还吻了她的唇?!

  “该死!”脑子里闪过一幕幕疯狂的画面,霍翌宸不由得抿紧唇低咒一声,是生辛以微的气。

  “总裁,现在是凌晨两点,您要去哪里?”守在门口的保镖朝他低头,机械的动作和话语里透着万分的恭敬。

  “把房间里的女人弄醒,带她到书房见我!”冷着脸交代完毕,霍翌宸转身走去。好好孕

  “是!”保镖朝着霍翌宸的背影点了点头,答应得冷漠而有力。

  五个小时,他竟然持续五个小时对她欲罢不能,而且还是在他的卧室,床上,要知道,这八年来,他连女人的发丝儿都嫌弃,更别说宠幸一个女人。

  而他,竟然自然而然就将辛以微抱进了他的卧室里,自然而然地想将她扔到自己的床上,想到这里,行走间,霍翌宸的脸色越发黑冷,心里的怒气莫名地越来越重,脸色发黑。

  他才消失在转角处,一个穿着女仆装的女孩便匆匆走进了卧室。

  “啊……”迎面一阵冷水泼来,辛以微尖叫一声,猛然惊醒,看清楚自己所处的位置,她下意识往后退:“水……浴缸……”喃喃着,她脸上的酡红瞬间被苍白取而代之。

  她连连摇头,双手撑在浴缸边缘,慢慢站起身,目光里跳跃着明显的恐惧。

  “你……你怎么啦?”见辛以微不对劲,旁边的拿着衣服穿着女仆装的年轻女子皱了眉心,语气很担心:“是我刚刚太大力了吗?”

  “不……我不要待在浴缸里……”辛以微颤抖地说着已经慢慢出了浴缸。小说缠爱入骨:暴虐总裁盛宠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站定,头太晕,她本能地伸手扶住对方的手臂,轻轻喘着气。

  “我扶你出去吧!”女人往辛以微的身上披了一件白色的浴巾,扶着她慢慢走出了浴室。

  “谢谢!”坐到床沿上,辛以微朝对方轻轻点了点头,有气无力。

  “……那是?”转眸间,目光不经意触到对方茶几上叠得整齐的衣服,辛以微的心顿了一下,脑子里闪过什么,她刚刚舒展开的眉心又一下子皱紧:“女仆装?”

  她的心底才喃喃道,年轻的女仆就已经将茶几上的衣服拿到了她的面前:“霍先生让你在十分钟之内穿着这身衣服,到书房找他。”软软糯糯的声音,倒也衬了她身上的这套女仆装。

  辛以微这才细看一眼面前的年轻女人,脑子不由得闪过阵阵发麻,这样的穿着分明是一种诱惑:“他究竟想做什么?”从前拿个阳光沉稳的男孩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黑暗了?

  “如果你迟到,霍先生就不再见你了,你还有四分钟……”

  女人话音刚落,辛以微已经伸手一把拿过她手里的服装:“请你出去,我这就换衣服!”略显匆忙的话语里透着她的焦急。

  她还记得,她还要说服霍熙霖出手帮辛氏一把,三千万的资金空缺,现在就只有他才能帮她了。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看着镜子里此时此刻的自己,辛以微的脸忽然就红了,发烫得厉害,身上这套服装跟刚才女人身上的那套相对比较正常的女仆装还不一样,她身上穿的这件……赤果果的就是制服诱惑。

  性感得过分!

  她不由得咬了下唇,内心几经挣扎,拿起刚才的浴巾裹在上身,她以最快的速度走到了霍翌宸的书房前。抬手连连拍门:“笃笃……是我!”轻轻柔柔的声音里透着焦急,门里没有动静,她转头看了看周围,她真怕忽然有其他人路过。

  她这个样子被人看到就不好了。

  坐在办公椅里的霍翌宸从文件里抬眸看了一眼门板,眼神下一子就幽暗,合上手上的文件夹,他起身往门口走去。

  “啊……”还没有转过脸来,辛以微就已经被霍翌宸重重一扯,扯进了书房。

第3章 霍熙霖死了!

  “砰!”背后传来关门声,连连趔趄了几下的辛以微才站稳。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才站稳,身上的浴巾就被霍翌宸扯走,辛以微转脸正视他,那双泛着惊恐的清澈的双眸美得惊心。

  而霍翌宸眸光一暗,只绷着脸冷哼一声,垂眸,眼里泛泛而犀利的目光轻扫一眼此时的辛以微:“这种衣服,真适合你!”嘲讽的意味显而易见。

  不想再看他鄙视她的表情,辛以微轻轻别过脸,咬了咬下唇,心里挣扎着要怎么开口。

  “霍先生……”她才转过脸,霍翌宸蓦然逼近,她下意识后退,霍翌宸一转脚,“砰!”辛以微被轻而易举地逼到了门边的墙上。

  “三千万,我买你!”

  “……”六个字,像六个炸弹一样连续落入她的脑海里,将她连番轰炸得脑袋瞬间空白,她定定地看着眼前的脸色阴冷薄唇紧抿的男人,清澈的眸子里迅速蒙上了一层泪光。

  在他心里,她就这么不堪吗?辛以微从他的眼里看不到丝毫的熟悉感。

  他们究竟怎么了?怎么会变到今天这个地步?

  “嗬……”大腿上传来的炙热触感让她条件反射般回了神:“你放开我,熙霖,我们……”

  “用你换辛氏平安是你唯一的选择!”低沉的语气里渗着嘲讽与不屑,他显然是将此时的辛以微归类为最低贱的庸脂俗粉!

  缓缓说着,霍翌宸的手也慢慢摩挲而上,眉峰渐渐拧紧。

  他竟无法抑制心头突如其来的渴望,脸绷得冷硬成冰块。

  他手越往上,辛以微就挣扎得越厉害,没有办法,她只得抓住他放肆的手:“熙霖……”

  “我的名字是霍翌宸!”霍翌宸拧了眉峰,轻易就抽离了辛以微的手,浓烈而带着愤怒的男性气息瞬间将辛以微席卷。

  而辛以微却只是抬眸定定看着这张自己曾经心心念念的脸,喃喃重复着刚才听到的话:“霍翌宸……”

  这三个字是世界金融圈的传奇符号,代表着无尽的财富与无上的权势。

  “那……你是霍熙霖吗?”这个如神的男人真的是那个她用整整六年的光阴追在他的偏偏白衣后面笑着奔跑的少年吗?她不信,也不想信。

  辛以微眼里的忧伤让霍翌宸拧了眉峰,眸底掠过一抹不悦,他挑起辛以微的下巴:“从现在开始履行你的义务——刺啦!”

  “不要!”女仆装上的黑色裙摆被扯碎的同时,辛以微抬手连连打在霍翌宸的胸膛上:“熙霖……唔!”

  霍翌宸突然封唇,唇瓣上传来的剧痛让辛以微一下子睁大了眼睛,尝到了血腥味霍翌宸才放开她,沉声警告:“不许喊那两个字,你没资格!”

  他话毕,在辛以微眸里打转的眼泪簌簌落下。

  他竟这么恨她,连喊他的名字都是种错:“呵。”辛以微不由得嘲笑了自己一番,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住地往下掉。

  “多一滴眼泪,少一百万!”

  “……”辛以微本能地抬手连连抹去脸上的泪痕,正视霍翌宸,微微抬起下巴:“那,请问霍先生什么时候可以注资?”

  “看你表现!”深深看了一眼辛以微泪痕未干的脸,他又冷笑一声:“我记得从前的你有千千万万种方式取悦我!”从眼神到嘴角的笑意,都染着对辛以微的讽刺,赤果果的讽刺。

  “在你眼里,从前的我就是个笑话吗?”

  “知道就好!”霍翌宸的语气凉薄得让辛以微的身子不由得软了一下:“那你刚刚为什么……”

  “因为你就是个婊子……”

  “啪!”霍翌宸话未说完,辛以微忍不住抬手狠狠给了他一个耳光:“额……”下一秒,霍翌宸一把掐住了辛以微的脖子,脸色铁青得暴戾:“从前变着法取悦我,不是婊子是什么?辛以微,我有一万种方法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额……”脖子上一紧,辛以微下意识抬手抓住霍翌宸的手腕。

  霍翌宸转身掐着辛以微的脖子将她往旁边书房的配套浴室走去。

  “额……放手……好疼……”她的脖子是要断了吗?辛以微双手紧抓着霍翌宸放在她脖子上的手,想要扯下,却发现手臂已经开始发麻,慢慢僵硬。

  她喘不上气了,他是要她死吗?

  “熙霖……”辛以微挣扎着,脸渐渐又苍白如纸。

  脚跨进浴室,霍翌宸一下将辛以微摁到靠墙的特制椅子上。

  “咳咳……”脖子得到自由的辛以微抬手探着自己疼得似乎要断掉的脖子,大口大口喘气。

  “咔擦!”耳边传来一声金属插槽声,她转脸低眸,见自己的手腕被扣住,她下意识挣扎:“你放开我……放开……”她越挣扎手腕上的手铐就越紧,她抬头看抿紧唇的霍翌宸。

  “哼!”只见他冷哼了一声:“咔擦!”另外一只手也被扣住了。

  “霍翌宸,你要做什么?”辛以微对着脸色冷得像冰块,眼神恐怖得像魔鬼的男人大声吼过去:“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闻言,正伸手要拧开水龙头的霍翌宸顿住了动作,收回手臂,他在辛以微的面前蹲下。

  “以前那个开朗阳光的霍熙霖去哪儿了?”看着眼前这个暴戾如魔鬼的男人,辛以微心胆俱寒,一点都不想相信,他就是霍熙霖。

  “死了!八年前的那场意外里……”

  “我明明救了你啊……”

  霍翌宸一把逼近辛以微,手掐住她的脸颊:“霍熙霖跟靳雪颜一起,死在瀑布里!”

  “不是……”辛以微不住地摇头:“我不是故意的……”

  “从你把雪颜推倒的那一刻起,你就失去了拥有幸福的权利了!”

  “我只是想救你……我不是故意的……”脸颊开始疼得她太阳穴开始发麻,她的摇头变得无力。

  “我让你尝一下,她当时有多害怕,有多苦……”咬着牙说完,霍熙霖一把甩开辛以微,

  “……”辛以微的脸重重地偏到一边,额头渗着痛苦的细汗。

  霍翌宸冷着脸,站起,一下子将水龙头拧到最大。

  “唰!”

  “啊!不要……”经过特殊处理的水,冰冷入骨,通过改装的淋浴器一下子汹涌而来,厚重的水幕瞬间淹没辛以微的脸,接着是她身体。

  她整个人就仿佛置身于瀑布的深处,任水流冲刷,撞击。

第4章 被扣在铁椅里的木偶

  “不要……噗……”惊恐万分的的辛以微挣扎着想从椅子上站起来,却只发现手腕上的手铐越发紧,最后紧得几乎要嵌入她的皮肤里一般,疼得她眼眶瞬间涨红。

  她却依旧呼喊着,更加用力扯:“让我走,让我走……”

  拼命挣扎间,手铐紧得她的手腕终于丝毫动弹不得,厚重的水帘顺着她的脸而下,厚得她看见的除了水还是水,冰冷的水随着她的呼喊涌入她的喉。

  “噗……噗……”不住地往外吐水的辛以微不断地挪动身体,试图将椅子带起而后逃走,却发现,椅子仿佛嵌进了地板一般,任她用尽平生力气却依旧没有丝毫动静。

  水幕厚重如瀑,辛以微的一呼一吸全都是水,却依旧哭着喊:“……熙霖……噗……救我……熙霖……”

  霍翌宸看着越来越厚重的水幕终于彻底淹没辛以微的声音,暴怒的眼眶渐渐涨红,眸里涌动的狂怒似乎要将眼前的东西毁灭成灰。

  他抿紧唇,他任脑子里重复滚动八年前那生离死别的一幕。

  彼时,掉进飞瀑中的靳雪颜以同样绝望的声音呼喊着她的名字——

  “熙霖……”一脚踩空,身体受力往下坠的靳雪颜在下坠的同时下意识喊他的名字

  “雪颜……”然而,等他大喊着从地上爬起的时候慌忙爬起走到桥边一看,眼前只有依旧翻涌着湍急而下的素练般的瀑布之外,靳雪颜完全没有了一丝痕迹。

  之后,没来得及反应,他转身一路狂奔到山脚下,来到瀑布的末端,顺着平铺而去的水路一路行一路找,发了疯般找了两天两夜,在河流汇入海的转角处,他才终于放弃,瘫坐在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他被远道而来的家人架了回家,隔天,就被强制性押上了飞往美国的专机。

  然而,这些年虽然一直身在国外,他却从来没有放下心底的执念——他要找到靳雪颜的尸体,哪怕只有一副骸骨,他也要将她好好安葬,当然,他记得的,还有眼前这个罪魁祸首!

  他渐渐握成拳头的右手咯咯作响。

  毁了别人性命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在这个世上拥有幸福?

  想到这里,怒气凛然的霍翌宸抬手一下子摁下旁边的瓷砖墙上的红色按钮,冲刷而下的水幕戛然消失。

  而此时的辛以微俨然一个湿漉漉的木偶,不,确切地说,此时的辛以微更像一个湿漉漉的制服诱惑式充气娃娃,苍白着脸,双眸紧闭,斜靠在特制的铁椅里,没有一丝生气。仿佛是被主人冲了一次澡。

  霍翌宸的视线才触到辛以微的脸,发黑的眉心骤然深敛,暴戾的目光里快速掺杂过一丝不满,脸冷硬成冰。

  以为这样就没事了?!

  他抬脚,落足,水声响起,一股冰冷骤然侵袭他的双脚,他低眸一看,墨眸骤然一凝——向来干洁的浴室地板此时竟然全是水,放眼看过去,他的眼前俨然一个小池塘。

  水深竟过了他的脚踝。

  “霍先生……”

  低沉而凝重的声音突然传来,霍翌宸即时不着痕迹地隐去自己的脸上的惊讶,转脸,视线移到景叔的脸上,目光冷漠。

  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微微低了头:“水已经漫到书房外了……”淡淡说着,景叔沉稳儒雅的脸越发凝重。

  “水已经漫到了书房外了,他竟然没有丝毫的察觉吗?他是有多生气?”心头越来越重,景叔睿智的眸飞快看了一眼软靠在铁椅的女人,心头骤然一缩。

  他终究还是不愿意放过她,像个木偶一样毫无生气的辛以微让这个中年的长辈顿生恻隐之心。

  “让人收拾好!”冷着脸淡声交代完,霍翌宸转身抬脚踩在水里往外走,走两步又停下脚步,侧脸:“把她扔到杂物房!”过分冷漠的语气骤然凝结了周围的空气,冷得不带一丝人类的温度。

  景叔愣住了,看着霍翌宸拖着水走到浴室门口,他才反应过来,低头恭敬地回应一声:“是。”

  抬眸,看着霍翌宸的背影转出书房,景叔缓缓地摇了摇头。

  霍翌宸不自知他就快要成为仇恨的俘虏,而到现在,他已经压抑到崩溃的边缘了。

  转脸看了一眼像个破娃娃的辛以微,这个饱经沧桑却依旧意气风发的长辈轻轻叹了一口气,踩着水走过去,解开扣在她手腕上的特制手铐。

  视线近距离触到辛以微白得发紫的唇,他一下子皱了眉,心莫名一惊,手铐才跳开,来不及思考,他下意识将辛以微打横抱起,出了浴室,马上放到浴室外相对干的地面随即帮她做心脏起搏。

  他怕迟一秒辛以微就会救不活。

  如果真是如此,将自己困在仇恨里霍翌宸极有可能会崩溃,而且,很有可能,他就永远活在仇恨里,不得解脱。

  边按压辛以微的胸部,景叔喃喃着鼓励:“你要撑住,总有一天,他会知道你的心思。”

  景叔从来就不相信善良而隐忍,八年前就已经选择离开霍翌宸只留下愿他和靳雪颜白首不离的的辛以微会蓄意将靳雪颜推跌入瀑布里。

  他更相信,辛以微应该是为了救霍翌宸,这其中一定有误会未说清。

  “要活下来,解释清楚,否则,你们两个人都不会心安。”景叔匀速按压着辛以微的胸部,边观察她的脸色。

  辛以微的脸比纸苍白,景叔的眉峰拧得越来越紧,脸色凝重而担忧。甚至后悔没有及时呼叫家庭医生。

  他的额头渐渐渗出一层细汗,手上的动作已经无法保持匀速,逐渐加快:“一定要活过来——”

  “噗……”辛以微终于吐了一口水。

  “呼……”景叔一下子也瘫坐在了地面,终于松了一口气,下一秒,他又单膝跪起,用手轻轻拍打辛以微的脸:“辛小姐,醒醒!快醒醒。”谢天谢地,她活过来了!

  闭着眼的辛以微终于慢慢睁开了眼睛:“你是谁?”

  “先别说话!”想了想,景叔将辛以微抱起,快步走出了书房,以极快的速度走进了最近的一间客房。

缠爱入骨:暴虐总裁盛宠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缠爱入骨 或 暴虐总裁盛宠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西安年 · 最中国 | 写好人生第一笔,感悟人生第一课

    开笔礼开笔礼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对少儿开始识字习礼的一种启蒙教育形式。古时,儿童在入学前,首先要行开笔礼,作为少儿将要进入学习阶段的重要纪念仪式,通过这种庄重的仪式让孩子感受到入学是人生中的一件大事,也寄托了人们对孩子“勤奋读书,聪明伶俐”的企盼。与经典同行,与善念为友古为今用,润物无声带着孩子来“汉城湖开笔礼”博古才能“通今”,让孩子们了解经典的智慧,享受生活的美好,让古老文明薪火相传。开笔礼,让孩子写好人生第一笔!今日下午,在汉城湖封禅天下广场坝前平台50位小朋友身着华丽的汉服参加了一场名为“开

  • 年俗 | 弘扬传统,趣味年俗故事小讲堂(正月初十)

    如今生活节奏越来越快,我们也渐渐忘记了那些纷繁复杂的传统习俗还记得小时候唱过的那首童谣么?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炸豆腐;二十六,烧年肉二十七,杀公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熬一宿从小年到正月十五的年俗,你知道多少?快来和小编一起看看吧!感受大中国的传统年味!2018年2月25日星期日正月初十宜出行忌入宅祭石READ农历正月初十,相传是继初九拜天公之后感恩大地的日子,因为十与石谐音,又被视为祭拜石头的日子花灯在两广地区,这一天有挂花灯的传统,这个习俗已有数百年的历史

  • 民国服饰印象展受欢迎

    在安阳民俗博物馆展览的“民国服饰印象展”吸引了很多市民前去参观游览,在过年期间展出市民对此展览兴趣非常高,那么现在展出的情况是什么样?来看记者的报道。下午两点半,记者就来到了安阳民俗博物馆。这里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里每天有上百人前来参观。在现场,记者从参观的市民那里了解到,他们都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展览。市民:“这是第一次,感觉很好。独特之处就在于民国的这些旗袍,肯定增加了对民国时期的穿戴的这些了解。”市民:“比如这些刺绣、盘扣,现在都已经快失传了。早期这些衣服的剪裁、还有这些盘扣,现在人都比不

  • 嗨 张家界 知蜂谷 土家蜂蜜

    过了年,知蜂谷小伙伴大年初一就开始上班!有人会问这么早?是的,为了保证节后知蜂谷土家蜂蜜的正常的发货。忙到今天,才有时间更新知蜂谷!这些天张家界知蜂谷忙着照顾小蜜蜂,春暖花开才会旺旺的。现在张家界有么的花源诶?大家要知道张家界知蜂谷的小蜜蜂都是踩的百花,只要冬天现在的气温回升,或者是天气晴朗的中午都会出去采花酿蜜,然后储存起来开花时备用。这些知蜂谷后面慢慢给大家说!喝知蜂谷蜂蜜会变胖吗?狗年,大家是不是想问知蜂谷蜂蜜减肥?哈哈哈!就说一点:早上喝蜂蜜水,中午喝蜂蜜茶,晚上喝蜂蜜水。这个就是简单粗

  • 玄文斋 烟雾成药

    艾草这种植物很奇特,它易燃,释放大量烟雾,但却没有明火。引来“天火”之后,当时的巫师们,就在一团烟雾之中开始与“神”对话,制造出一种很神秘的氛围。但是,如果使用过艾条,就会发现用艾草做成的艾绒,在被点燃之后,产生的烟雾对人体有一种奇特的效果。艾草燃烧时的烟雾很大,却不像别的燃烧物那样特别呛人,令人有窒息的感觉。心细的人会发现,闻了艾草的烟雾之后,会感觉很舒服,昏昏欲睡,就连一向有失眠习惯的人,闻到这个味道,也有强烈的睡意。20世纪60年代发行的一本杂志上,曾经发表过一篇用艾灸灸印堂和太阳穴帮助手

  • 卫生间里养盆它,不仅去异味,还能消毒杀菌!

    过年过节家里来客人,卫生间有味道就尴尬了。今天花花给大家推荐一些可以养在卫生间的花,不仅能吸走异味,而且还有消毒杀菌的作用!吊兰养花大全推荐理由:绿萝是比较耐阴的花,养在卫生间能吸收二氧化碳,让狭小的厕所空气更清新!养护方法:吊兰喜欢比较湿的生长环境,但是也很耐旱,平时浇水可以等表面的土发干了再浇,不喜欢阳光直射,但冬天也要按时晒晒太阳。铁线蕨养花大全推荐理由:铁线蕨养在卫生间能吸收异味,而且还能让空气更清新。养护方法:和大多数蕨类植物一样,铁线蕨喜欢湿润的环境,如果卫生间里有暖气,别忘了经常给

  • 这几种人会长寿,快看看有没有你!

    从古至今,健康和长寿一直是人们所追求的。其实长寿的秘诀不在地区、环境这样的外部因素,而在于你自己。那么究竟什么样的人才会长寿呢?快往下看!1节制的人这种人懂得“度”,既能控制自己的生活习惯,还能控制自己的欲望,生活中能做到劳逸结合。2乐观的人这种人无论何时何地都能保持着良好的心态,能很好地调节自己的情绪,不会长时间地陷入低迷、愤怒、悲伤等不良情绪中。3平和的人这种人一直保持着从容平和的态度,遇事不急不躁,想得开放得下,时刻保持着一颗平静的心。4知足的人这样的人不会执着于追求本就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 华严宗祖庭佛经大全楞严经系列:如何才能看懂《楞严经》

    修学楞严的回向文里有一句叫“上来现前清净众”。那我们问问自己是不是清净的人,如果每个人都清净,就称为清净大众。如果你不清净,来诵咒语,学习《楞严经》,你就听不明白。就好像小华现在讲解《楞严经》的这些义理,大家可能觉得很茫然,好像听的很模糊,根本没办法去领悟。在现实生活当中运用的时候,好像也不融合,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我们长时间错误颠倒的生活,用错误的理念所导致的。小华讲课为什么不用拿书本呢?因为本身这就是正常的生活。可是我们现在是不正常的生活,如果讲自己的生活还用照着书本去讲吗?每天的生活就是这样

  • 对你说“早安”的人,一定很爱你

    很多人,突然就不再联系了,和重不重要无关,却和需不需要有染。我们必须得承认人走茶凉的道理,哪怕离开很短暂,走了就是走了,不是所有的回头,都有人在原地等你。在乎的时候,连自己都不顾。不在乎了,连自己都顾不上。在不在乎又有什么区别呢?不都是奋不顾身么?爱情,是有条件的,条件就是你也爱我,不然你有什么资格享受到我的奋不顾身呢?说了来生,那么今生你们的缘分也就散了。有些事,和责任无关,何曾几时那或许已经只是你一厢情愿。花开花落,只为“结、果”。好与坏,我们都得坦然面对,因为那是你一度追求的东西,只是最后

  • 广寒宫有一个出家的新郎

    请输入图片描述巨大的落地窗外,泳池里豹哥悠闲地在仰泳。电话响起,女佣人把电话拿给豹哥,豹哥甩了甩头,双手抹了一把脸接过电话:喂,豹哥,那事已经查清楚了,不是耗子办的,看来另有其人啊!豹哥:嗯,知道了,最近晓娜那里怎样了,她那车修好了么?有空你去看看,注意安全。空中出现了一道彩虹,美丽的有些让人神往。在快活城里,此时正在举办一个中秋赏月的活动,这座城市,让笑笑小仙管理的太平盛世。今年的中秋节这场活动,是笑笑小仙特别为他心爱的女人准备的,公告,微博,微信,短信,一通的发布,让整个快活城里都知道了今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