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缠爱入骨:暴虐总裁盛宠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0 19:19:19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缠爱入骨:暴虐总裁盛宠妻
第2章 女仆诱惑?

  “砰!”然而,最终,走到走廊尽头的霍翌宸还是折返将辛以微从泳池里揪了起来。好好孕

  “噗……熙霖……”浑身滴水的辛以微吐了一口水,迷蒙的眼睛还没有来得及看清对方的脸,只是下意识念了他的名字,她就晕了过去,手死死地抓着霍翌宸身上的浴袍。

  霍翌宸抱着辛以微缓步往前走,从额角到浴袍尾端都在滴水的男人冷硬着一张比宙斯俊美的脸,行走间,目光越发森寒,意味难测,薄唇抿成一丝线。

  他究竟是生气自己竟然救得了辛以微,却救不了真正爱的人!

  转脚入奢华的卧室,站在床边,拧紧眉峰的霍翌宸一伸手,正想把辛以微扔到床上,未曾想他也被顺势带了过去:“砰!”一声闷响,他倒在辛以微的身上,瞬间拧了一下眉峰,脸色骤冷。

  “总裁……”

  “出去!”闻声赶来的三个保镖被霍翌宸这三个字戛然止住了脚步,又急促退出,掩上了门。

  的确,这样狼狈的模样,换了谁都不愿意让第三个人看到,更何况是霍翌宸?

  霍翌宸抿了抿唇,凝眸看着身下近在咫尺的脸,拧成一团的眉峰处氤氲了明显的怒气。

  “竟然还知道用这样的方式缠着我?”如果不是看辛以微闭着眼睛,脸色苍白得跟床单没什么两样,他还真像掐死她!

  垂眸,霍翌宸的视线落在辛以微紧紧拽着他浴袍的那双手上,修长的手此刻看上去明明柔弱得像个孩子的小手,可是霍翌宸根本就不愿多想,抬手抓住辛以微的手腕,一扯——

  见辛以微的手没有离开,反倒是自己顺势扯开了自己的浴袍,他顿住了,怒火窜上心头,他不禁咬紧牙点了点头:“很好!”唇齿间怒气凛然,他忽然抬手一把掐住辛以微冰冷苍白的脸:“想赖着我?我如你所愿!”

  霍翌宸一把咬上辛以微的唇,牙齿的力道越来越重,似乎想咬醒毫无意识的辛以微,看着辛以微苍白的脸,霍翌宸的眸子瞬间暗沉,透冷。

  仿佛是辛以微的毫无反应惹怒了他!

  然而,直到他尝到了血腥味,辛以微依旧闭着眼睛,苍白着脸,毫无意识,霍翌宸一把扣紧辛以微的后脑,长驱直入,攻城略地,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好好孕

  不知过了多久,在辛以微两声哭泣的嘤咛后,霍翌宸终于停止了他的索取。

  他一下子抽身站起,未出十秒,霍翌宸就已经利落地穿好银色西装,戴上墨镜,俨然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冷傲君王。

  转身冷冷扫了一眼半裹着被子眉心拧成结的辛以微,视线被她背上的吻痕卡了一下,他拧紧眉峰,转身走出卧室。

  “咔擦!”打开门,想到什么,霍翌宸的脚步戛然而止,刚才就浅浅皱着的眉峰,此时骤然揪紧。

  他竟然让这个女人在他的床上躺了一夜,而且他还吻了她的唇?!

  “该死!”脑子里闪过一幕幕疯狂的画面,霍翌宸不由得抿紧唇低咒一声,是生辛以微的气。

  “总裁,现在是凌晨两点,您要去哪里?”守在门口的保镖朝他低头,机械的动作和话语里透着万分的恭敬。

  “把房间里的女人弄醒,带她到书房见我!”冷着脸交代完毕,霍翌宸转身走去。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是!”保镖朝着霍翌宸的背影点了点头,答应得冷漠而有力。

  五个小时,他竟然持续五个小时对她欲罢不能,而且还是在他的卧室,床上,要知道,这八年来,他连女人的发丝儿都嫌弃,更别说宠幸一个女人。

  而他,竟然自然而然就将辛以微抱进了他的卧室里,自然而然地想将她扔到自己的床上,想到这里,行走间,霍翌宸的脸色越发黑冷,心里的怒气莫名地越来越重,脸色发黑。

  他才消失在转角处,一个穿着女仆装的女孩便匆匆走进了卧室。

  “啊……”迎面一阵冷水泼来,辛以微尖叫一声,猛然惊醒,看清楚自己所处的位置,她下意识往后退:“水……浴缸……”喃喃着,她脸上的酡红瞬间被苍白取而代之。

  她连连摇头,双手撑在浴缸边缘,慢慢站起身,目光里跳跃着明显的恐惧。

  “你……你怎么啦?”见辛以微不对劲,旁边的拿着衣服穿着女仆装的年轻女子皱了眉心,语气很担心:“是我刚刚太大力了吗?”

  “不……我不要待在浴缸里……”辛以微颤抖地说着已经慢慢出了浴缸。小说缠爱入骨:暴虐总裁盛宠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站定,头太晕,她本能地伸手扶住对方的手臂,轻轻喘着气。

  “我扶你出去吧!”女人往辛以微的身上披了一件白色的浴巾,扶着她慢慢走出了浴室。

  “谢谢!”坐到床沿上,辛以微朝对方轻轻点了点头,有气无力。

  “……那是?”转眸间,目光不经意触到对方茶几上叠得整齐的衣服,辛以微的心顿了一下,脑子里闪过什么,她刚刚舒展开的眉心又一下子皱紧:“女仆装?”

  她的心底才喃喃道,年轻的女仆就已经将茶几上的衣服拿到了她的面前:“霍先生让你在十分钟之内穿着这身衣服,到书房找他。”软软糯糯的声音,倒也衬了她身上的这套女仆装。

  辛以微这才细看一眼面前的年轻女人,脑子不由得闪过阵阵发麻,这样的穿着分明是一种诱惑:“他究竟想做什么?”从前拿个阳光沉稳的男孩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黑暗了?

  “如果你迟到,霍先生就不再见你了,你还有四分钟……”

  女人话音刚落,辛以微已经伸手一把拿过她手里的服装:“请你出去,我这就换衣服!”略显匆忙的话语里透着她的焦急。

  她还记得,她还要说服霍熙霖出手帮辛氏一把,三千万的资金空缺,现在就只有他才能帮她了。小说缠爱入骨:暴虐总裁盛宠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看着镜子里此时此刻的自己,辛以微的脸忽然就红了,发烫得厉害,身上这套服装跟刚才女人身上的那套相对比较正常的女仆装还不一样,她身上穿的这件……赤果果的就是制服诱惑。

  性感得过分!

  她不由得咬了下唇,内心几经挣扎,拿起刚才的浴巾裹在上身,她以最快的速度走到了霍翌宸的书房前。抬手连连拍门:“笃笃……是我!”轻轻柔柔的声音里透着焦急,门里没有动静,她转头看了看周围,她真怕忽然有其他人路过。

  她这个样子被人看到就不好了。

  坐在办公椅里的霍翌宸从文件里抬眸看了一眼门板,眼神下一子就幽暗,合上手上的文件夹,他起身往门口走去。

  “啊……”还没有转过脸来,辛以微就已经被霍翌宸重重一扯,扯进了书房。

第3章 霍熙霖死了!

  “砰!”背后传来关门声,连连趔趄了几下的辛以微才站稳。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才站稳,身上的浴巾就被霍翌宸扯走,辛以微转脸正视他,那双泛着惊恐的清澈的双眸美得惊心。

  而霍翌宸眸光一暗,只绷着脸冷哼一声,垂眸,眼里泛泛而犀利的目光轻扫一眼此时的辛以微:“这种衣服,真适合你!”嘲讽的意味显而易见。

  不想再看他鄙视她的表情,辛以微轻轻别过脸,咬了咬下唇,心里挣扎着要怎么开口。

  “霍先生……”她才转过脸,霍翌宸蓦然逼近,她下意识后退,霍翌宸一转脚,“砰!”辛以微被轻而易举地逼到了门边的墙上。

  “三千万,我买你!”

  “……”六个字,像六个炸弹一样连续落入她的脑海里,将她连番轰炸得脑袋瞬间空白,她定定地看着眼前的脸色阴冷薄唇紧抿的男人,清澈的眸子里迅速蒙上了一层泪光。

  在他心里,她就这么不堪吗?辛以微从他的眼里看不到丝毫的熟悉感。

  他们究竟怎么了?怎么会变到今天这个地步?

  “嗬……”大腿上传来的炙热触感让她条件反射般回了神:“你放开我,熙霖,我们……”

  “用你换辛氏平安是你唯一的选择!”低沉的语气里渗着嘲讽与不屑,他显然是将此时的辛以微归类为最低贱的庸脂俗粉!

  缓缓说着,霍翌宸的手也慢慢摩挲而上,眉峰渐渐拧紧。

  他竟无法抑制心头突如其来的渴望,脸绷得冷硬成冰块。

  他手越往上,辛以微就挣扎得越厉害,没有办法,她只得抓住他放肆的手:“熙霖……”

  “我的名字是霍翌宸!”霍翌宸拧了眉峰,轻易就抽离了辛以微的手,浓烈而带着愤怒的男性气息瞬间将辛以微席卷。

  而辛以微却只是抬眸定定看着这张自己曾经心心念念的脸,喃喃重复着刚才听到的话:“霍翌宸……”

  这三个字是世界金融圈的传奇符号,代表着无尽的财富与无上的权势。

  “那……你是霍熙霖吗?”这个如神的男人真的是那个她用整整六年的光阴追在他的偏偏白衣后面笑着奔跑的少年吗?她不信,也不想信。

  辛以微眼里的忧伤让霍翌宸拧了眉峰,眸底掠过一抹不悦,他挑起辛以微的下巴:“从现在开始履行你的义务——刺啦!”

  “不要!”女仆装上的黑色裙摆被扯碎的同时,辛以微抬手连连打在霍翌宸的胸膛上:“熙霖……唔!”

  霍翌宸突然封唇,唇瓣上传来的剧痛让辛以微一下子睁大了眼睛,尝到了血腥味霍翌宸才放开她,沉声警告:“不许喊那两个字,你没资格!”

  他话毕,在辛以微眸里打转的眼泪簌簌落下。

  他竟这么恨她,连喊他的名字都是种错:“呵。”辛以微不由得嘲笑了自己一番,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住地往下掉。

  “多一滴眼泪,少一百万!”

  “……”辛以微本能地抬手连连抹去脸上的泪痕,正视霍翌宸,微微抬起下巴:“那,请问霍先生什么时候可以注资?”

  “看你表现!”深深看了一眼辛以微泪痕未干的脸,他又冷笑一声:“我记得从前的你有千千万万种方式取悦我!”从眼神到嘴角的笑意,都染着对辛以微的讽刺,赤果果的讽刺。

  “在你眼里,从前的我就是个笑话吗?”

  “知道就好!”霍翌宸的语气凉薄得让辛以微的身子不由得软了一下:“那你刚刚为什么……”

  “因为你就是个婊子……”

  “啪!”霍翌宸话未说完,辛以微忍不住抬手狠狠给了他一个耳光:“额……”下一秒,霍翌宸一把掐住了辛以微的脖子,脸色铁青得暴戾:“从前变着法取悦我,不是婊子是什么?辛以微,我有一万种方法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额……”脖子上一紧,辛以微下意识抬手抓住霍翌宸的手腕。

  霍翌宸转身掐着辛以微的脖子将她往旁边书房的配套浴室走去。

  “额……放手……好疼……”她的脖子是要断了吗?辛以微双手紧抓着霍翌宸放在她脖子上的手,想要扯下,却发现手臂已经开始发麻,慢慢僵硬。

  她喘不上气了,他是要她死吗?

  “熙霖……”辛以微挣扎着,脸渐渐又苍白如纸。

  脚跨进浴室,霍翌宸一下将辛以微摁到靠墙的特制椅子上。

  “咳咳……”脖子得到自由的辛以微抬手探着自己疼得似乎要断掉的脖子,大口大口喘气。

  “咔擦!”耳边传来一声金属插槽声,她转脸低眸,见自己的手腕被扣住,她下意识挣扎:“你放开我……放开……”她越挣扎手腕上的手铐就越紧,她抬头看抿紧唇的霍翌宸。

  “哼!”只见他冷哼了一声:“咔擦!”另外一只手也被扣住了。

  “霍翌宸,你要做什么?”辛以微对着脸色冷得像冰块,眼神恐怖得像魔鬼的男人大声吼过去:“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闻言,正伸手要拧开水龙头的霍翌宸顿住了动作,收回手臂,他在辛以微的面前蹲下。

  “以前那个开朗阳光的霍熙霖去哪儿了?”看着眼前这个暴戾如魔鬼的男人,辛以微心胆俱寒,一点都不想相信,他就是霍熙霖。

  “死了!八年前的那场意外里……”

  “我明明救了你啊……”

  霍翌宸一把逼近辛以微,手掐住她的脸颊:“霍熙霖跟靳雪颜一起,死在瀑布里!”

  “不是……”辛以微不住地摇头:“我不是故意的……”

  “从你把雪颜推倒的那一刻起,你就失去了拥有幸福的权利了!”

  “我只是想救你……我不是故意的……”脸颊开始疼得她太阳穴开始发麻,她的摇头变得无力。

  “我让你尝一下,她当时有多害怕,有多苦……”咬着牙说完,霍熙霖一把甩开辛以微,

  “……”辛以微的脸重重地偏到一边,额头渗着痛苦的细汗。

  霍翌宸冷着脸,站起,一下子将水龙头拧到最大。

  “唰!”

  “啊!不要……”经过特殊处理的水,冰冷入骨,通过改装的淋浴器一下子汹涌而来,厚重的水幕瞬间淹没辛以微的脸,接着是她身体。

  她整个人就仿佛置身于瀑布的深处,任水流冲刷,撞击。

第4章 被扣在铁椅里的木偶

  “不要……噗……”惊恐万分的的辛以微挣扎着想从椅子上站起来,却只发现手腕上的手铐越发紧,最后紧得几乎要嵌入她的皮肤里一般,疼得她眼眶瞬间涨红。

  她却依旧呼喊着,更加用力扯:“让我走,让我走……”

  拼命挣扎间,手铐紧得她的手腕终于丝毫动弹不得,厚重的水帘顺着她的脸而下,厚得她看见的除了水还是水,冰冷的水随着她的呼喊涌入她的喉。

  “噗……噗……”不住地往外吐水的辛以微不断地挪动身体,试图将椅子带起而后逃走,却发现,椅子仿佛嵌进了地板一般,任她用尽平生力气却依旧没有丝毫动静。

  水幕厚重如瀑,辛以微的一呼一吸全都是水,却依旧哭着喊:“……熙霖……噗……救我……熙霖……”

  霍翌宸看着越来越厚重的水幕终于彻底淹没辛以微的声音,暴怒的眼眶渐渐涨红,眸里涌动的狂怒似乎要将眼前的东西毁灭成灰。

  他抿紧唇,他任脑子里重复滚动八年前那生离死别的一幕。

  彼时,掉进飞瀑中的靳雪颜以同样绝望的声音呼喊着她的名字——

  “熙霖……”一脚踩空,身体受力往下坠的靳雪颜在下坠的同时下意识喊他的名字

  “雪颜……”然而,等他大喊着从地上爬起的时候慌忙爬起走到桥边一看,眼前只有依旧翻涌着湍急而下的素练般的瀑布之外,靳雪颜完全没有了一丝痕迹。

  之后,没来得及反应,他转身一路狂奔到山脚下,来到瀑布的末端,顺着平铺而去的水路一路行一路找,发了疯般找了两天两夜,在河流汇入海的转角处,他才终于放弃,瘫坐在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他被远道而来的家人架了回家,隔天,就被强制性押上了飞往美国的专机。

  然而,这些年虽然一直身在国外,他却从来没有放下心底的执念——他要找到靳雪颜的尸体,哪怕只有一副骸骨,他也要将她好好安葬,当然,他记得的,还有眼前这个罪魁祸首!

  他渐渐握成拳头的右手咯咯作响。

  毁了别人性命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在这个世上拥有幸福?

  想到这里,怒气凛然的霍翌宸抬手一下子摁下旁边的瓷砖墙上的红色按钮,冲刷而下的水幕戛然消失。

  而此时的辛以微俨然一个湿漉漉的木偶,不,确切地说,此时的辛以微更像一个湿漉漉的制服诱惑式充气娃娃,苍白着脸,双眸紧闭,斜靠在特制的铁椅里,没有一丝生气。仿佛是被主人冲了一次澡。

  霍翌宸的视线才触到辛以微的脸,发黑的眉心骤然深敛,暴戾的目光里快速掺杂过一丝不满,脸冷硬成冰。

  以为这样就没事了?!

  他抬脚,落足,水声响起,一股冰冷骤然侵袭他的双脚,他低眸一看,墨眸骤然一凝——向来干洁的浴室地板此时竟然全是水,放眼看过去,他的眼前俨然一个小池塘。

  水深竟过了他的脚踝。

  “霍先生……”

  低沉而凝重的声音突然传来,霍翌宸即时不着痕迹地隐去自己的脸上的惊讶,转脸,视线移到景叔的脸上,目光冷漠。

  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微微低了头:“水已经漫到书房外了……”淡淡说着,景叔沉稳儒雅的脸越发凝重。

  “水已经漫到了书房外了,他竟然没有丝毫的察觉吗?他是有多生气?”心头越来越重,景叔睿智的眸飞快看了一眼软靠在铁椅的女人,心头骤然一缩。

  他终究还是不愿意放过她,像个木偶一样毫无生气的辛以微让这个中年的长辈顿生恻隐之心。

  “让人收拾好!”冷着脸淡声交代完,霍翌宸转身抬脚踩在水里往外走,走两步又停下脚步,侧脸:“把她扔到杂物房!”过分冷漠的语气骤然凝结了周围的空气,冷得不带一丝人类的温度。

  景叔愣住了,看着霍翌宸拖着水走到浴室门口,他才反应过来,低头恭敬地回应一声:“是。”

  抬眸,看着霍翌宸的背影转出书房,景叔缓缓地摇了摇头。

  霍翌宸不自知他就快要成为仇恨的俘虏,而到现在,他已经压抑到崩溃的边缘了。

  转脸看了一眼像个破娃娃的辛以微,这个饱经沧桑却依旧意气风发的长辈轻轻叹了一口气,踩着水走过去,解开扣在她手腕上的特制手铐。

  视线近距离触到辛以微白得发紫的唇,他一下子皱了眉,心莫名一惊,手铐才跳开,来不及思考,他下意识将辛以微打横抱起,出了浴室,马上放到浴室外相对干的地面随即帮她做心脏起搏。

  他怕迟一秒辛以微就会救不活。

  如果真是如此,将自己困在仇恨里霍翌宸极有可能会崩溃,而且,很有可能,他就永远活在仇恨里,不得解脱。

  边按压辛以微的胸部,景叔喃喃着鼓励:“你要撑住,总有一天,他会知道你的心思。”

  景叔从来就不相信善良而隐忍,八年前就已经选择离开霍翌宸只留下愿他和靳雪颜白首不离的的辛以微会蓄意将靳雪颜推跌入瀑布里。

  他更相信,辛以微应该是为了救霍翌宸,这其中一定有误会未说清。

  “要活下来,解释清楚,否则,你们两个人都不会心安。”景叔匀速按压着辛以微的胸部,边观察她的脸色。

  辛以微的脸比纸苍白,景叔的眉峰拧得越来越紧,脸色凝重而担忧。甚至后悔没有及时呼叫家庭医生。

  他的额头渐渐渗出一层细汗,手上的动作已经无法保持匀速,逐渐加快:“一定要活过来——”

  “噗……”辛以微终于吐了一口水。

  “呼……”景叔一下子也瘫坐在了地面,终于松了一口气,下一秒,他又单膝跪起,用手轻轻拍打辛以微的脸:“辛小姐,醒醒!快醒醒。”谢天谢地,她活过来了!

  闭着眼的辛以微终于慢慢睁开了眼睛:“你是谁?”

  “先别说话!”想了想,景叔将辛以微抱起,快步走出了书房,以极快的速度走进了最近的一间客房。

缠爱入骨:暴虐总裁盛宠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缠爱入骨 或 暴虐总裁盛宠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娇妻萌萌哒:总裁老公轻点宠6章

    原标题:娇妻萌萌哒:总裁老公轻点宠6章小说:娇妻萌萌哒:总裁老公轻点宠第6章给点力好吗安晓晓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异想天开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真的很强烈。她从来没有试过的干脆,迅速转过身,突然想起包包,从他的手中狠狠地扯回LV包包,结果失了先机,他握住她的手臂——“给我——”他再次说,粗重的喘息,低哑地嗓音,仿佛一只兽隐忍着爆发。安晓晓隐忍着内心突如其来的恐惧,颤着声音说:“先……生,请放开我。”“给我——”他继续重复。“还不赶快跑!”神兽从包包里探出脑袋,不耐烦地说。“他力气很大,我挣不开

  • 百鬼茶楼6章

    原标题:百鬼茶楼6章书名:百鬼茶楼第6章大山出事了我和大壮被奶奶的话吓了一跳:“什么?要我们去处理杏花他妈的事情?她可是撞鬼了,更何况咱……咱想处理也没那个水平呀!”奶奶笑得慈祥,鼓励道:“不,其实你已经有那个水平了,只是你一直没想起来而已,而且你们的胆子比昨晚壮了不少,是不?”她把饺子夹到我碗中,笑着说道:“奶奶打小就给你讲了不少鬼故事,你要是能把其中的方法灵活运用,处理杏花他妈的事情可谓是游刃有余,昨晚你不就是用了我教你的某些本领,所以才能有命逃脱,然后见到百贵茶楼的瘦老头,也在那里见到了跟

  • 无尽天下6章

    原标题:无尽天下6章书名:无尽天下历经辛苦到蜀川,巴州何人是唐三吴靖一路向西,翻山越岭,跌了多少跟头,受了多少饥寒,其中的辛酸苦辣只有吴靖幼小的心里清楚!却是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历经辛苦,到达蜀川,来到巴州城中,吴靖却是茫然了:偌大的巴州城,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却怎知哪个是舅舅唐三!接下来几天里,吴靖到处打问:“这位大婶,你知道谁是唐三吗?”,“这位大哥,请问唐三家住在哪里?”.......回答他的却是一句句不知道,一次次的摇头。吴靖虽然年幼,却也不是不知道可以向神龙教巴州司寻求帮助,但是在吴家巨

  • 豪门隐婚:帝少好凶猛6章

    原标题:豪门隐婚:帝少好凶猛6章小说名称:豪门隐婚:帝少好凶猛第006章:做错事“我……”林晓晓身体颤了颤,下意识的开口答话,可是一开口,她就想起来,外公说了,暂时不能告诉别人《五行针法》的事。她不擅长说谎,‘我’字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出一整句话。炎惊墨黑色的眸子半眯,细细的打量着她的表情,修长的手指在书面上轻轻的敲了敲。“你外公和你说了什么,花了这么长时间?”“没什么?”林晓晓飞快的抬头看他一眼,然后慌乱的移开视线,急急的回答。这就是有什么了!炎惊墨暗自思量,突然想起饭桌上的事,问:“你会医术

  • 盗宝历险记6章

    原标题:盗宝历险记6章小说名字:盗宝历险记第6章:鱼头山传说啊,我说呢,难怪都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原来免费的背后还有这些事儿在等着我们。小伙子的机灵,会算账,让我这个外地人不得不对他生出一点佩服。虽然咱是外地人,对这里的情况一点也不了解,可我也不想让比我们小几岁的当地人几句话就给忽悠了,怎么也得跟他提点条件讨价还价,显示显示我们也不白吃饭的,我们的条件他要是答应,后边的事就成交,不答应,对不起,一切免谈。想到这,于是我就想着法从小伙子嘴里打探情况,试图想通过他的嘴探出蛛丝马迹。然而,出乎意外的

  • 乱情6章

    原标题:乱情6章小说:乱情第六章报警林婉柔想起昨晚的那一幕,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她早该想到,萧阳是“圣子”,怎么可能跟他们不一样呢?林婉柔起身,准备去告诉那些孩子,让她们赶紧跑,能跑一个是一个。她完全忘记了,自己也不过是15岁,在别人眼中也不过是个半大孩子,她的一举一动都在萧阳的眼皮子底下。“你哪也不能去!”萧阳堵住她的去路,“等婚礼结束了,你想去哪里,我都陪着你去。”“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们….萧阳,我做不到….”“那就不要看,你什么都不知道!一切罪孽都由我来承担!”萧阳将林婉柔拦腰抱起,温柔

  • 异能养成者6章

    原标题:异能养成者6章小说名称:异能养成者第六章瓷器第六章瓷器赵之谦再回去拿剩下的两件,不敢用右手拿了,由于东西在地板夹层的更里面一点,于是用右手撑在地面上,然后身体再向里伸,可右手才触碰着地面,刚感觉凉丝丝的,不自主地注意了手,突然手心又跳了两下,和刚才一样,一些模糊的片段进入脑中,然后又消失不见,而手心产生更大的拉拽力。这下把赵之谦吓得够呛,怎么?这地板也是和瓷碗一样的宝贝?另外三人看到赵之谦跪在地上,摆了一个伸手的造型,又不动了,都暗想,这小伙真吓得脑子短路了,可别吓傻了。而吴老师则想,看

  • 封天行6章

    原标题:封天行6章小说名字:封天行第六章金乌草在山林中修炼完毕,谭歌便回到了马车队伍里。此时镖局里的一部分人守在各自看护的马车边,一部分人已经在空地支起锅灶做饭。车上的干粮剩余的不多,所以需要去山中狩猎些野味回来。“看来这次收获颇丰。”谭歌卷起袖子朝着锅灶走去。“锋爷爷,我来帮你。”谭歌对着一个独臂老人说着,接过老人手中的水桶开始往大锅里倒水。老人的右臂袖管空空,随着动作不断摇晃。佝偻着背直不起腰的样子,颤颤悠悠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而观其正脸更是瘆人,只见他脸上一竖刀疤,由左眼斜至右嘴角,狰狞至

  • 风水相师6章

    原标题:风水相师6章小说:风水相师第六章江南宁家“啊?袁朗,那也不至于被称为禁地吧?”马向明被袁朗说的禁地吓得不轻,因为那地方他也去过,以前和女朋友甚至去过几次。“之所以称之为禁地,是这三处地方,风水相师触之必死!”袁朗的声音有些严肃。华老也被袁朗的话吓了一跳,当下不禁有些后悔,自己干嘛非要多此一嘴,万一袁朗真出了事,他师傅来找自己,自己岂不是也要。“华老,你和宁家的人联系一下,就说这趟活我接下来了,不过让他们准备200万!”袁朗说完直接转身向医院走去,他要和父亲说一下,可能这几天都不能过来了。

  • 这位爷您的外卖到了6章

    原标题:这位爷您的外卖到了6章小说名字:这位爷您的外卖到了第六章处罚不公“什么玉米蛋羹?什么鬼,我可没看见什么玉米蛋羹!”李杰小声嘀咕着,这时楼下终于传来了春月的声音:“碧月,我没有偷你的玉米蛋羹,我拿的是昨天剩下的咸粥。”春月一边说着一边从一个房间里走了出来,手里还抱着一个小瓦罐。她把瓦罐的盖子打开,又接着说:“我从厨房拿出来之后,发现太凉了,就用瓦罐热一热,你的玉米蛋羹还在灶台上炖着。”一个厨子模样的人,后脚跟这春月跑了出来,手里抱着一个一模一样的瓦罐,对刚才叫骂的女人说:“碧月姑娘,别骂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