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兰心蕙质,下堂哑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0 21:25:3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兰心蕙质,下堂哑妻

第二章 成了小妾

莫彩离不管她的讽刺,无力的看着四周。网站haohaoyun.com不管怎么看,还是只能看见古典的床帏。她这是来到那里了?看现在的这个样子,应该是小说里写的穿越,还是那种莫名其妙的魂穿,莫彩离分析着,看来自己的这个原身体的主人是因为在生孩子的时候,被床边的这个女子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给害死了,而自己正好莫名其妙的穿了过来,替她生了孩子。

“夫人,这里可是产房,血气重,您还是不要进去的好吧?”一个满是献媚的声音过后,一个温和而又严肃的声音响起……

“刘妹妹在里边为了孙家九死一生的生儿育女,我这个做姐姐怎么能不来看她呢?开门吧,让我看看妹妹给相公生的孩子。”

明明是关心的话语,莫彩离却在里面听出了无限的讽刺和悲凉。这个应该就是家里的正室夫人,而自己穿越而来的这具身体应该就是她口中的刘妹妹,那个要杀她的女人说的姨奶奶,说白了,就是古代的妾侍吧。

“兹拉”一声后门响后,从外边走进来了一群人,莫彩离身体虚弱的起不来头,不过从充斥鼻间各种的香味分辨,进来的应该是一群女人。

“见过夫人。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是要杀她女人的声音。

“免礼吧。”刚才门外温和而又严肃的声音又响起,只是这回多了几分犀利。

“谢……谢夫人。”还有为什么这个女人的声音满是惊恐。

莫彩离的脑袋开始昏昏沉沉的,可是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还有那些莫名其妙的敌意和若有如无的歹意,让她支撑的自己的意识,不要昏迷过去。

一阵刺鼻的胭脂香气飘了过来,一只白里通红却又冷冰冰的玉手探到了她的额头。小说兰心蕙质,下堂哑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妹妹,辛苦你了。”

闻声看人,因为昏沉而迷蒙的双眼里出现了一个梳着古代女子发髻,巧目盈盈的贵夫人。

“你……”是谁?话还没有问出口,就被自己压了回去,这个问题不是很傻么?这个妇人一定是刚才说话的那个正室夫人,不过这个夫人还真是美丽,大约三十出头的样子,却依然风韵犹存,岁月的痕迹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白嫩的肌肤如同刚出生的婴儿一般。樱红的嘴似笑非笑,有着万种的风情,只是一双凤眼中却带着让人不敢正视的严肃和高贵。这样的女子,要是在现代,不管哪个男子娶回家都会视若珍宝吧?可是在古代她却要忍受着夫君名正言顺的背叛,还要为那些迫害她家庭的小三们,安排着生活,这何尝不是一种悲哀呢?

莫彩离眼睛同情的看向面前的女子,女子接触到她目光中的了解和同情,身子微微的一愣,俏媚的凤眼里闪过一丝疑惑,随后恼怒的看向莫彩离。樱红的嘴轻轻的扬起,温和的声音响起:“那个孩子,我刚才看过了,真是一个漂亮的……千金。”

千金?原来痛了一场生下来的是个女孩子,莫彩离笑了起来,女儿!以前她求都求不来呢,连着和老公生了三个儿子,就是没有一个贴心小棉袄。网站haohaoyun.com没想到今天莫名其妙的就有了女儿。

“给我看看她好么?”莫彩离微笑的询问道。

女子的眼里疑惑更重:“妹妹刚生完孩子,身体弱,真的要看女儿么?”

为什么她说话时总是把女儿二字咬的那么的重。

“是。”想不通的事情就不要想了,莫彩离确定的点点头。

“好。”为这应声里满是失望和不解,莫彩离更加的迷糊。小说兰心蕙质,下堂哑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哦,莫彩离恍然大悟,这里是重男轻女的古代,想起刚刚那个要杀她的女人语气,以前这个身体是个嚣张跋扈的宠妾,古代的男子将女人看的在重,也没有子嗣重要,她怀孕之时可以呼风唤雨,可是生下孩子,她也只能母凭子贵,要不然就是一文不值,现在她生了女儿,在这重男轻女的古代豪门里,不正是变得一分不值了么?

再加上她前身的嚣张跋扈,以后怎么会有她的好果子吃?一瞬间她明白了,要杀她的那个女人说的报应是什么了!

“哇哇哇……”所有的思绪被一声婴儿的哭声拉了回来,一个温暖小小的布包塞到了她的怀里。

“乖,不哭。”骨肉相连的亲情唤醒了她的母爱,只要一眼,她就爱上了怀里这个大哭不止,小脸上还是褶皱不堪的女婴。

“乖,妈妈的宝宝,不要哭了,乖……”刚刚生她时的痛疼都化成了对她的疼爱,莫彩离轻笑的哄着怀里的婴儿,从内而发的母爱,让她如同被一道圣神的光束给包裹了一般,那样的美丽,任何一个男人看见了,都会为之心动。可是现在,在她身边的是一群女人,还是同她一个相公的女人,这样的美丽,无不刺痛了她们的眼,刺伤了她们的心。

“姨娘累了,还不快点把七小姐抱过来。”正室夫人严肃的说道。好好孕

“是。”一个如同夫人声音一样严肃的老女人走到了莫彩离的身边,伸手没有经过莫彩离同意就将孩子狠狠的拉了过去。

“哇哇哇……”婴儿感到不舒服,大声的哭起来。

“孩子,还我孩子。”莫彩离听见哭声,心如刀绞,起身要去抢回自己的孩子,却因为刚刚生完孩子身体气血两伤,一头又倒在了床上。

“孩子?什么是你的孩子,姨奶奶,夫人大度,可是你也不能忘了规矩,你只一个妾侍,生的孩子都是夫人的孩子,你是没有权利说那是你的孩子的。”抱走孩子的那个老女人严肃的声音有着深深的不屑。

其她女人们一道一道不好的目光如针一样的刺向莫彩离,却没有人符合那个老女人说话,不是她们心地好,而是她们都是妾侍。

“孩子,求求你们,把孩子还给我。”莫彩离心里不安的很,她感到女儿离开自己,就不会再回来,所有硬撑着已经昏沉沉的脑袋哀求着。

“哼,李妈妈,你也看见了,刘妹妹也不知道规矩了,不过看在她刚为相公生了一个女儿,我就不怪罪她了,不过七小姐是不能在养在刘妹妹的身边了,以免长大了,不知道规矩,那丢的可是我们孙府的脸面。这样吧,七小姐就先养在我的紫苑院里,等到老爷回来,在做决定,李妈妈觉得呢?”正室夫人不紧不慢的说道。

“夫人说的对,这样做正是合适,小的一定会如实的回告老夫人。”这是个苍老沙哑的声音,莫彩离没有力气在起来看她的样子,现在她只知道,自己的孩子要被抱走了。

“孩子……”她努力的要抬起头,要在看看自己的孩子,想要将她留在身边。

“妹妹刚刚生产完,就好好的休息吧,我们走。”正室夫人留下了最后一句幸灾乐祸的话,转身带着一群人离开了。

莫彩离在她们走之后,一头晕倒在床上。

第三章 失宠

“妈妈,你还在写文啊,快点和我们玩去吧。”小儿子拉着莫彩离的衣服不停地撒着娇。

“乖了,妈妈写完这一块,就陪你们玩好不好啊?”

“不要么!妈妈,快来么?”

莫彩离被儿子摇的没有办法,摇摇头,放下了鼠标,起身抓住了离她最近的小儿子。

“臭小子,我让你捣乱……”

“妈妈我错了,错了……”小儿子被妈妈狂魔乱舞的亲法弄的求饶不止。

“离离,都那么大了,还欺负儿子。”不远处,刚刚下班的老公,宠溺的看着她们,声音里满是无奈。

“老公……”莫彩离放下自己的儿子扑向老公,老公一直站在门口对着她笑,声音身体却越来越淡……

“老公……”莫彩离一身冷汗的睁开眼睛,入目的还是古典的床帏。

“老公,小大,小二,小三……”莫彩离大声的叫着,人呢?都那去了,艰难的起身,看向了四周,古典的桌椅,古典的铜镜。

“这是哪里……”莫彩离浑身发冷,抱着自己无助的看着四周。脑海里闪过一片片的画面,穿越,生子,正室夫人,小妾……天啊,那不是梦,是真的?

莫彩离瞪大了眼睛,里面盛满了恐惧,不停的摇着头,不会的,不会的,她穿越了,她的老公儿子怎么办!这一定是一个疯子的恶作剧。

她求证的心,抵住了身体的虚弱,站了起来跑到铜镜前面,看了过去。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莫彩离捂着嘴向后退着,这不是她,镜子里是一个只有十五六岁的女孩,脸色苍白却依然遮盖不住她的绝美,镜里的女孩,有一头黑顺的长发,这一切不是莫彩离所拥有的,莫彩离是个典型的宅女,她为了方便剪了一头利索的短发,她没有绝美的面容,却有着迷糊的可爱,她的老公总是说爱死了她如猫儿一样的迷糊。可是现在,这一切都不是她的。

她不再是莫彩离了,而是这个大宅子里的小妾,她不再有爱她的老公,乖巧的儿子,她有的只是后院无休无止的争斗。

“我不要做这个少女,不要做小妾,我要回去,我要做莫彩离,我要做莫彩离……”莫彩离无助的坐在地上呜呜的哭着。

哭了好久好久,迷迷糊糊的她又昏睡了过去。

不知道多久,一阵透心凉,刺激莫彩离颤抖的再次醒了过来。

“姨奶奶,你还睡呢?老爷说了,你不能在住在这里了,让你搬到采莲院去。”一个花枝招展的古代丫鬟,提着一桶水站在莫彩离的身边,从上而下的俯视着莫彩离。

“你……是谁?”莫彩离被冷水激到了,每个骨头缝都冒着丝丝的寒气。她这才记得,这具身体才刚刚生完孩子,就这样被泼冷水,以后一定会做病的。

“姨奶奶,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呵呵,不过您还是废话少说,快点起来,以后这里要有新的姨奶奶来住,听说这位姨奶奶可是老爷的嫡亲表妹,那可是真正的贵妾,你么?哈哈,快些起来,马上离开,要不然一会惹怒了老爷和新姨娘有你好受的。”这个丫鬟神情嚣张,语气里却有着若有而无的酸气。

莫彩离以前写过很多小说,想了想就明白了现在的情况,她生了女儿,已经是失宠了,而那个老爷也就是这具身体的老公,马上又喜新厌旧,娶了什么表妹进门,而那个表妹偏偏喜欢上了自己住的这个院子,为了讨好新人,那个老爷就无情的赶走了她这个旧人。

这个丫鬟,莫彩离大量着她,大约十五六的样子,长的杏眼柳眉,高挑的身子,是个风姿卓越的小美人,想来是要攀上那个什么老爷,做个姨奶奶,从此一步登天,所以才会对那个新进门的姨娘冒酸气。

哎!这些女人啊!真是可悲,如果是她,老公要是有了别人她直接就会离婚,她的意识里,男人和牙刷是不能同人分享的。

“在想什么呢?还快点起来,装死么?还是想等着老爷一会来了,看到你的这个样子可怜你啊。”那个丫鬟讽刺道。

莫彩离回过神来,艰难的爬了起来,身上无处不痛,坐起来的时候,目光看到了自己竟然光着下身。

“啊……”莫彩离羞愧的大叫着,天啊,这个样子,她竟然用这个样子在别人面前躺了怎么半天,莫彩离恼怒的抓着自己的头发。

“鬼叫什么,找死自己找个地方安静的死,不要连累别人。”那个丫鬟被她的叫声吓了一跳,随后尖酸的指责着。

莫彩离静下心神,脸红的看向自己的下身,在两腿之间还能还看到已经干掉的血迹和污物,可以想象到,从生完孩子到现在,就没有人管她,任她在这里自生自灭,而刚才她接受不了自己已经成了别人的事情,没有去注意这些,所以她竟然就这样光着下身晕倒在冰冷的地上,说不准躺了多少时间。

想到这里,莫彩离一阵恼火,不过这具身体以前犯了什么样的错误,可是她到底还是个孩子,又为那个男人刚生完孩子,不管怎么说,也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待遇。

“欺人太甚!”莫彩离心里有火,嘴里不由自主的溜出了这一句。

“哈哈,好笑,欺人太甚?姨奶奶,这句话你也知道啊?”那个丫鬟脸凑在了莫彩离的面前,瞪着眼睛里面有着恨意,咬牙切齿的问道。

莫彩离对她的恨意有些迷茫,抬头疑惑的看着她,心里想着难道自己的这个前身也欺负过她么?

“收起你那无辜的眼睛,快点起来,马上走,这里不是你呆的地方了。”那个丫鬟收起了恨意,变得不屑。

莫彩离叹了口气,她何必和这些人置气呢?这里不再是她熟悉的二十一世纪了,在这皇权至上的古代,讲人权不是很可笑么?于是默默的忍着身上的痛疼,来到一边穿戴好衣裙。

“夫人说了,采莲院哪里什么都有,这里的东西就不麻烦姨奶奶搬来搬去了,这就走吧。”丫鬟说完一摆手里的帕子转身扭着小腰走在前面。

好一会,莫彩离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原来是不让她拿这里的东西,这里的东西本不就是她莫彩离,不拿就不拿了。莫彩离不在意的想了想,慢慢的跟着那个丫鬟的后面。

一路上,遇上的丫鬟婆子们都对莫彩离指指点点,讽刺之意显而易见,而那个领路的丫鬟像是故意要羞辱她一般,走的慢慢吞吞的,还时不时的和路过的丫鬟婆子们打招呼聊天。

莫彩离静静的跟在后面,她懒得理会那丫鬟的心思,因为现在的她只想快些到那个什么采莲院,好找个地方好好的休息一下,刚刚生完孩子的这具身体,浑身上下都痛。每走一步下体都如火烧一般,每站一会,胯骨都像是要散架一般。

在这样的酷刑和众人的讽刺,鄙视下,莫彩离终于到了采莲院。

“姨奶奶,采莲院已经到了,奴婢……就不送你进去了,告辞!哼!”丫鬟高傲的说完,冷哼一声转身走了。

莫彩离看了看,无奈的摇摇头,推开院门缓缓的走了进来,入目的情境让她目瞪口呆,心中往外冒着凉意。

这……分明就是一座无人居住的废弃院子,院里杂草丛生,残墙断壁,好不凄凉。

“哎……古代的小妾生活竟然如此,怪不得有那么多的家斗,宅斗,宫斗,一朝失宠,失去的不光是男人的宠爱,还有自己的性命。”莫彩离自言自语的说道,颇有些无奈的意味。吃力的走到房里,房间了一张缺了一条腿的桌子,破旧的衣柜,还有一张破旧的床。

莫彩离又自嘲的摇摇头:“这分明就是想要把人往死路上逼啊,说什么采莲院里什么都有,真是可笑。”

可是就是不平抱怨又能怎么样?这里不是她熟知的世界,也没有什么值得她去争的。这里,收拾收拾应该也不错。

莫彩离很阿Q的想着,她前世就是一个很爱干净的人,现在自然是看不惯屋里到处都是脏兮兮的,移身想要找个容器装些水好好的收拾一番。可惜她忘了自己现在的身子,一阵头晕又让她昏了过去。

第四章 陷害

“妈妈,你快点醒一醒,小三以后再也不调皮了,妈妈……”

“妈妈,我是小二啊,我再也不和你说这个名字不好了,你不要这样的就离开我们……”

“妈妈,快点起来,不要抛下我们,我以后会照顾好弟弟们,求求你不要离开我们……”

一声一声哀求撞击着莫彩离的心里。

“儿子,我在这里,我在这里,你们在哪。”莫彩离随着声音飘过的方向快步的跑着。

“啊……”一阵刺眼的光亮,让她捂着眼睛,等到能适应的时候在睁开……这里是哪,白茫茫的一片,还有好多的人。

莫彩离仔细的看着,才发现这些人里多数她都认识,她的父母,公公婆婆,还有亲朋好友,而最前面在一个大型的照片下跪着三个小男孩,正是她的三个儿子。

“小大,小二,小三,妈妈在这里,在这里啊。”她跑到儿子的身边,大声的喊道,可是没

有人理她,三个小男孩哭的撕心裂肺。

“乖孩子,妈妈在这里,不要哭,不要哭啊。”莫彩离看着儿子哭的样子,心疼的哄着。可是为什么他们都不理她。

“离离,你在这里是么,你回来了是么,离离。”一个满怀惊喜的声音掩盖住了其他的声音。

“老公,我在里,我回来了……”莫彩离看到了自己的老公,为什么他的面容憔悴,眼里满是红丝。为什么他口口声声的喊着自己的名字,却对自己视而不见。

“老公,老公……”为什么你看不见我。我要和你回家。

“大哥,你不要这样了,大嫂已经死了,她怎么会回来呢。”这是她的小姑,跑过来,拉着她的老公安慰道。

为什么她要说她死了?莫彩离眼睛无神的看着,最后停在了那张照片上,这是遗像……而上面的人正是自己。

“啊……”浑身发冷,让莫彩离再次的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个面目狰狞的女人,她的手上也是如同那个高傲的丫鬟一般拎着一个水桶,从上而下的看着她。

莫彩离莫名其妙的看着她,接着感到了身上凉凉的湿湿的好难受,低头看去,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湿的滴水,为什么这块的人都爱往人身上泼水?

“妹妹,这是醒了吧?”一个庄严的声音响起,莫彩离随声看去,见在她不远处正坐着一个高雅的贵妇人,而这个人……就是那个似梦非梦的正是夫人。

“大胆,夫人问你话竟然敢不回答!”一个有力的大手狠狠的拧在她的身上。

“啊……”莫彩离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伤痛,大声的叫了起来。

“好大的胆子,还在大声喊叫,惊扰了夫人,真是可恶。”那手还是不停地拧着她,而那手的主人不停地骂着。

莫彩离吃痛的躲着,然后泪眼朦朦的看向四周,谁能告诉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是梦,那个是真实,为什么她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这里,为什么她会看见自己的灵堂。

穿越!重生!这些只会出现在她小说里的词汇,难道真的发生到了自己的身上了?

“好了,妹妹刚生完孩子,身体弱,一时脑子也不好使,就不要和她计较了。”这还是那个正室的声音。

“是,夫人。”

拧她的手退去了,可是身上的疼痛还是没有减少,莫彩离却没有心情管这些,她眼前发生的一切让她不知何去何从。

“妹妹,本来你刚刚生完孩子,不应该请你前来,可是啊,偏偏这时候出了一个事情,非妹妹来不可。”那正室夫人和蔼可亲的说道。

莫彩离却从话里听到了一丝不对劲,她抬起头,疑惑的看向正室夫人,却不知她现在的样子,让正室夫人脸更加的黑了几分。

位子上的夫人,看着下面的女人,柔弱的身子,乌黑的秀发,苍白的面容没有损坏她的美丽,反而让她多了几分楚楚可怜,让人想要抱住怀里怜爱,尤其是刚刚抬头时的那一丝迷茫, 竟然让她带有一丝的纯真,这样的女人怎么能留下,要是让老爷看见了,被她翻盘也不是不可能的。

莫彩离不知道坐在上位那个正室夫人的心思,她的心里已经被那个梦给堆得满满的了,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奇怪的梦,这一切到底是怎么样一回事情,谁能告诉她?

“啊……我可怜的孩子,娘要为你报仇,我的孩子啊……”一阵惊天动地的哭声过后,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跑了进来。

莫彩离收回思绪看向那个女人,还没有看清来人的长相,就感觉那人影迎风而至,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她的面前:“贱人,就是你这个贱人害我的孩子,我掐死你,你去死,你去死啊……”

那个疯子一样的女人拼命的捶打着莫彩离,像是和她有着深仇大恨一般。莫彩离被一个接一个状态给弄的蒙头转向,只能本能的护着自己的脸和要害部位不被打到,好一会,就在莫彩离以为要被这个莫名其秒的女人打死的时候,那个正室夫人说话了。

“好了,都停下,有什么事情有本夫人在呢,谁是谁非自有定论。”

那个疯子一样的女人停住了手,却依然狠狠的看向莫彩离,然后上前一步跪倒在夫人的面前:“夫人,你要为我的孩子报仇啊,那是我星星盼盼的孩子,就被这个贱人给害没了,夫人你要为我的孩子做主啊。”女人说完,头不停地磕到地上。

“行了行了,哎,孙妈妈,快点把青妹妹扶起来,看这一脸的憔悴啊,那个孩子不是娘心头的宝啊,哎,妹妹放心,姐姐一定为你做主。”正室夫人面上温和的劝着那个女人,莫彩离却感到了话里深层的讽刺,那个孩子不是娘心疼的宝!这不是往人的心口撒盐么?

“谢谢姐姐!”那个女人眼睛红红的,喷向莫彩离的眼神像是要喷火一般。

莫彩离心里纳闷,这个女人又和她有什么关系,难道自己的前身也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在她疑惑的时候,上面的正室夫人给她解了疑惑。

“刘妹妹,都相公的女人,我们的责任就是要为相公开枝散叶,哎,你们平时争宠吃醋的耍些小手段,姐姐我也就不说什么,可是千不该万不该,你竟然对相公子嗣伸手,那可真是最该万死了!”正室夫人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眼中含煞的看向地上的女人。

莫彩离这回明白过来了,那疯女人的孩子没有了,而害了那孩子的就是自己的前身,不过是不是真的就不清楚了。

“我……没有。”这话莫彩离说的没有底气,她不知道自己这个身体的前身有没有害人家的孩子,不过这个时候一定不能承认。

“你胡说,我的孩子,就是被你害的,你还不承认,以往你嚣张跋扈处处欺负人,看着都是相公的女人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没有想到你怎么样的狠心恶毒,竟然将毒手伸到了我那可怜的孩子身上,呜呜,老天啊,我那可怜的孩子啊,连看看这个世界的机会都没有啊。”那女人说着说着又大哭了起来。

不理正室夫人怎么劝那个女人,莫彩离这回事完全想明白了,她们说的那个孩子还是个胎儿,还没有出生时就被人害的流掉了。

哎,古代的女人真是可悲,连无辜的孩子都被牵连进来,无辜丧命。

“妹妹,你还有话说么?”那个正室夫人安慰完那个女人,又看向莫彩离问道。

“我……”她说什么?她不知道那个孩子是不是前身用计给弄掉的。

“看来你还真的不见棺材不掉泪,死不悔改,将那个贱人带上来。”正室夫人的眼睛睁了起来,狠狠的说道。

话音落下不久,门外就走进了两个人,一个是到了岁数的老嬷嬷,她压着一个花季一样的女孩,儿那个女孩穿着一身丫鬟衣裙,说明了她的低位。

那个丫鬟进门看到莫彩离时,眼睛一闪,随后低下了头。然后颤颤巍巍的跪在了地上,有些颤抖的声音响起:“见过夫人。”

“你可是刘姨娘身边的丫鬟,小莲。”正室夫人点点头,问道。

“正是。”

“你刚刚说的,青姨娘所服下的打胎药是刘姨娘指示你下到药里面的,可是实话。”

莫彩离这回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是说她指示了她的丫鬟给那个女人下了打胎药,让她流产的。这不管是不是真的,只要那个丫鬟一点头,她就必死无疑,可是她现在还能怎么办呢?只能回头期待的看着那个丫鬟希望她能否认。

可惜那个丫鬟犹豫了一会,还是点点头说道:“是的,刘姨娘嫉妒青姨娘比她先有了身孕,就命令奴婢出去买了打胎药,收买了青姨娘院里的一个打杂的丫鬟,将打胎药下到了青姨娘的茶水中,导致了青姨娘流产,夫人事到如今,奴婢已经不敢求你和青姨娘的原谅,可是,奴婢做的这一切不是奴婢心甘情愿的,都是因为刘姨娘拿着奴婢的家人要挟奴婢,奴婢不得已才走到了这一步,求夫人和青姨娘看着奴婢将功赎罪的份上,饶过奴婢的家人。”

那丫鬟说完又回头看了莫彩离,然后就狠狠的撞到了桌角之上。

“不要……”莫彩离来不及分辨那眼睛复杂的神情,看见了这个丫头要寻死,忙伸手阻拦,却忘了自己现在的身体也是虚弱不堪,如何能栏着住,只能看着那丫头撞的脑浆迸裂死于非命。

莫彩离睁着大大的眼睛,手不由自主的捂上了自己的嘴,天啊,死人!两世为人了,第一次看见了死人,而且还是上一秒还是那样鲜活的人命,下一秒就那么满脸是血的躺在那里,天啊!这是什么地方,她不要在这里了,她要回家。

“死的活该!”那青姨娘不屑的看着丫鬟的尸体,冷冷的说道,眼里憎恨的目光从哪个尸体又移到了莫彩离的身上。

莫彩离察觉了她的目光,泪眼朦朦中带着恐惧的看着她。她这个样子说不出的楚楚可怜,要是男人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她抱在怀里,无限的怜爱着,可惜她面前的是女人,这幅模样只会让她们更加的嫉妒憎恨。

兰心蕙质,下堂哑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兰心蕙质 或 下堂哑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刚刚好”先生

    我把生活放在第一位,才有可能获得高质量的生活;把爱情放在第一位,才有可能获得高质量的爱情。我把事业的高度放松了,把灵魂的深度也放后了,告诉自己刚刚好就可以。也许我就是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无甚大爱,无甚理想。所做的都是为了一个好的生活,一个刚刚好的灵魂,行有余力,则可以照顾几个人更好的生活,让更多的灵魂活得刚刚好。多数时候,我想得比较透。但有时候,贪婪会作祟,想要我在钱财上多搜刮一些,为了更辽阔更长久的事业,那事业看上去是一种情怀。但是,得警惕啊,贪婪在不同的人身上有不同的性格,有人贪婪得很鲁莽,

  • 2018年,重新出发,重新起航

    今天起恢复更新,大家久等了

  • 环保提标 助力蓝天增多

    3月1日起,“2+26”城市执行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环保提标助力蓝天增多“到2020年,全国未达标城市PM2.5平均浓度比2015年降低18%以上,地级及以上城市优良天数比例达到80%以上。”近日召开的年度全国环境保护工作会议,明确了新的大气污染防治目标,让收获了更多蓝天幸福感的百姓们又有了新的期待。打赢蓝天保卫战,需要综合施策。按照环境保护部《关于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城市执行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的公告》,3月1日,此区域内,国家排放标准中已规定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的行业以及锅炉的新建项

  • 「记梦器」喂,妖妖灵吗?-----拯救阿尔茨海默老人

    昨晚做了特别清晰的梦。梦到,我和小伙伴在楼上收拾准备上班,听到楼下有动静,误以为是婆婆也起床了。但是下楼一看,居然是一个陌生的老太太。依稀的记得,老太太穿着盘扣的暗粉色上衣,比较利落,后来一问,才知道,原来是一名患有阿尔茨海默病的老人,找不到家,然后误入我家了。后来我婆婆还给她做了一碗清汤挂面,卧了一个鸡蛋。就让她在餐厅吃饭。我就拿起手机拨110报警。结果接线的小哥,还是一个逗比,跟我逗了半天闷子,才让我说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我当时都醉了。然后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这个接线员事情的经过。后来,出警没出警

  • 悦读 | 刘震云:有远见的人走的一定是笨路

    什么叫先驱者?当几万万同胞还生活在当下,他们就在思考这个民族的未来,为了自己的理想、不切实际的理想,甚至贡献了自己的生命——黑暗中没有火炬,我只有燃烧了我自己;每一个知识分子的眼睛像探照灯一样,更多的知识分子像更多的探照灯一样,要照亮这个民族的未来。如果这些探照灯全部都熄灭了,这个民族的前方是黑暗的;这个民族需要目光长远的人,他们一定走的是笨路。这个民族最不缺的就是聪明人,最缺的就是笨人。——刘震云有远见的人走的是笨路笨人和聪明人是世界上两种不同的动物。笨和聪明,首先不是在做具体的事的时候,而是

  • 我心中开着一扇门,一直等待永远青春的归人

    !我为你留着一盏灯让你心境永远不会近黄昏我心中不会有黄昏有你在永远像初春的清晨大年三十晚上,有上亿人听了王菲、那英这曲《岁月》,不知道有多少人真的听懂了……那英唱到这句歌词,“我心中亮着一盏灯,你是让我看透天地那个人”,很多人以为写的是爱情。当王菲唱“我心中开着一扇门,一直等待永远青春的归人”,恍然明白:“你”指的不是爱人,是岁月。20年前《相约98》,20年后《岁月》,岁月还是在她们心里留下了痕迹。不然即使写出“生活是个复杂的剧本”,也写不出“不改变我们生命的单纯”。20岁时,我们都曾轻视过岁

  • 半生已过,才明白这些道理都是真的!(精辟)

    当年多少荒唐事,如今都成下酒菜。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正如大曾所说,往事已成过往云烟。人生就是一个饱经沧桑历经磨砺的过程。春夏秋冬,风水轮流。揪不住的时光,衔不住的岁月。而有些事情,总是在经历过后才懂得,有些道理,年纪大了,才发现——都是真的。年纪大了,才发现:朋友,不在远近,只在真心。朋友,就像是夜空里的星星和月亮彼此光照,彼此星辉,彼此鼓励、彼此相望。朋友,也就是镶嵌在默默的关爱中,不一定要日日相见,永存的是心心相通,不必虚意逢迎,点点头也许就会意了,有时候遥相晖映,不亦乐乎。作家

  • 周日要上班!除夕不是法定节假日?!还有这些消息你要知道!

    距离春节只剩不到两周的时间有的小伙伴已经陆续放假回家了大部分仍坚持在工作岗位掰着手指头倒数着回家的日期然而就在你默默等待的时候季里看了下日历表突然发现一个大大的“噩耗”不仅这周日(2月11日)要上班!放假回来的那个周六(2月24日)也要上班!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2018年部分节假日安排的通知》,今年春节,2月15日至21日放假调休,共7天。2月11日(星期日)上班,2月24日(星期六)上班。这还不算什么季里又发现了一个更大的“噩耗”▼除夕不是法定节假日什么?阖家团圆的除夕竟然不是法定节假日20

  • 你抓住假期这个阅读高峰期了吗?

    进入小学中高年级段后,你会发现阅读的时间越来越少。尽管现在的老师和父母都一再强调要重视阅读,但阅读是需要大量的时间来积累的。随着年级段的升高,作业量的增加,再加上各种培训班,孩子的空闲时间确实少得可怜。我自己在爽爽升入五年级后,也明显感受到了这一点。小学阶段每天只保证半小时到一小时的阅读,在我看来是远远不够的。所以,假期就成了特别好的阅读高峰期。寒假和暑假都是如此。每次寒假暑假前,我都会购入大量的书籍,因为家里有个酷爱看书的小书虫。有了大把可以挥霍的时间,我知道他最大的兴趣点除了玩就是阅读了。所

  • 我与父亲的关系

    2018030你与父亲如何相处?有些父子增进感情,是通过打篮球或者聊汽车。有些,则体现在不经意的生活细节中。《负空间》(NegativeSpace)是入围本届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中的一部,片中父子的交流方式,是收拾行李。动画短片《负空间》何为负空间?简单的说,构成视觉中心的空间是正空间,负空间则与之相反。短片用“收拾行李”这件事贯穿始终,它是父亲教会自己的十分有效的整理方式——将一件件物品缩到最小,然后按固定顺序放进行李箱,“负空间”被这些衣物填满,极其充实。父子之间的感情如果也是一个行李箱,那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