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古言小说《梨花美人现代来》在线免费阅读

2017/10/31 23:29:15 来源:网络 []
书名:梨花美人现代来
第一章 渊源之始

【展开全部简介】

那一年,她豆蔻年华。版权haohaoyun.com

那一年,他雄心天下。

他曾许她一场最盛大的婚礼,可是一次落水,一次穿越,让她完全迷惘。

现代女穿越遇到古代青梅竹马,成了同名同姓的权贵之女,奈何相貌倾城,红颜终究多命舛。她后来沦落成了城中最出色的舞姬,他成了鸠诚最大的敌人。梨花美姬遇上离臻将军,旧情人相见多是无情?

厮杀后,谁能笑到最后?最终他究竟为了她放弃皇权霸业,她为了他放弃荣华富贵。

“我可以不要皇位,但求一山一水一叶扁舟,我与她,琴瑟在御,岁月静好。”

夕阳下,梨花美人靠在王的肩上,一起看日出日落,花开花谢。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

你觉得这样就完了吗?太天真了....

要知道大大我可是无敌的女汉重口,怎么可能如此古典小清新?!虽然的确美腻,但是其中的重口....所以嘛,其实事实是这样的...

“你摸我屁股干什么!”她撅着小嘴不满的看着他。

他邪邪一笑。

“美人,本王忍这么久了,今晚也该...”

一层大被盖了上去....

ooooo预知后事如何,请点击推荐与收藏《梨花美人现代来》,每日两更,绝不失望!ooooo

颜栎大大出品【攻到没朋友啊!

##微风和煦

公元2012年2月14日,在A市发生了一场神秘的车祸,车内的物品已被焚毁的破烂不堪,可是却找不到车主:戚若。戚若是A市一家上市公司的小职员,相貌可堪比当今火热的所有女演员,但是却毕业于名牌大学中文系,平日里喜好品茗听乐,也写得一手毛笔字,这样一个富有才气但是极其普通的女人,究竟去了哪里?

戚若缓缓睁开眼睛,当时自己所在的屋子一片漆黑,根本看不到屋里的情况,她隐隐约约记得自己在公路上开快车的时候方向盘打滑,撞向了旁边的树,自己现在怎么不是在医院或者事故现场呢?

戚若缓缓直起身子,却发现自己被一只胳膊禁锢着,不禁大叫了起来“啊!”

她那么一喊,那只胳膊挪开了一点点,但是那只胳膊的主人却又不以为然又搂了回去,并且轻轻的说道:

“美人,本王搂着你这么久,你才发现。不过醒了就好,醒了才可以干自己想干的事。”

说着,戚若感受到了一丝温热的气息,面前的光亮完全被遮盖到了,戚若顿时感到十分惊慌,大叫一声:

“什么本王!你别乱来,我会报警的!”

那男子不屑一顾的哼了哼:

“什么警?莫名其妙。过几日我们还会再见的,别想我哦。好好孕”那男子只说了这一句,随后掀开被子,没见他有穿衣服的动作,直接离开了。

那男子走后戚若立马摸上自己的身子,衣服还在,自己也没有不适,那男子似乎并没有对自己做什么,而他为什么抛下那句话就走了,连名字都没说。

这时,有一个梳着坠马髻的姑娘拿着一根蜡烛走了进来,燃了一根蜡烛,点亮了整个屋子,戚若才得以看清楚周围的环境,古色古香的家具,古人的字画,还有那举灯的姑娘。她觉得,自己现在的处境很奇怪。

戚若感到一头雾水,而且周围的环境更让自己不明所以,戚若心里萌生一种不好的预感。

“自己不会是......穿越了?”

10天后--适应能力超强戚若搞清楚了自己的身份,自己的确是穿越了,而且穿越到了一个没有文献记载的朝代--鸠诚王朝。现在住在国都:燕都。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自己还是叫戚若,但是身份却比21世纪的自己要显赫得多。自己现在是鸠诚王朝戚冽华将军的嫡生女儿。戚冽华是鸠诚王朝手握最多兵权的功臣,家中还与几家皇商有所联系,地位显赫。但是在二十一世纪自己却只是一个每月都要还房贷车贷的小职工,虽说能力不错,但是毕竟是新人,也没有怎么崭露头角。

这两个月里戚若把周围身边所有的人的脾性都大致了解了一下,那个举灯的姑娘叫做吟清,是戚若的贴身侍女,性格温和少语,可是在戚若眼里,这个人总是很冷漠而又神秘。

二娘本名黄涓,这个人本来并不与戚若父亲有任何瓜葛,只是戚若父亲一日酒后在青-楼与一位女子发生了关系,那个女子便是黄涓。戚冽华年轻时也是风流成性,因为戚若的娘改了性子,这次与黄涓的婚事若不是黄涓怀孕而且生下了比戚若大两岁的儿子,根本不会有可能嫁入戚家。好好孕那黄涓在进府之后仗着自己生下了戚家长子,处处指使刁难戚若的娘,戚若的娘一再忍让,甚至有下人谣传,戚若的娘在生下戚若后就离开人世的原因是黄涓的陷害。

而戚家唯一的儿子,黄涓之子:戚弘,性情刚毅沉稳,虽然与戚若同父不同母,但戚弘却是十分疼爱自己的这个妹妹,丝毫看不出上一代有多么大的恩怨。并且处事果断,十分有戚冽华当年的风范。

自己了解了身边所有的人,但是戚若心里一直有一个人时不时让她感到疑惑和不安--那日出现在她床上的男子。她问遍府里所有人,没有一个人说见过他,可是戚若不信,她觉得是大家有意隐瞒,因为戚家这样的势力怎么可能让一个陌生人轻易进来并离开?

戚若一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哪怕在这个时空17岁的她什么都不知道也没人怀疑。原来,在戚若穿越来到这个不为人知的时代时,原本生活在这个时代的戚若与好友游园出行时溺水昏迷了4天,醒来被人当作失忆,没有人在意。

戚若有些伤神,自己毕竟是21世纪长大的人,现在穿越到了古代,自己应该怎么过下去,自己又是大臣之女,但不成会像电视剧一样狗血的当了妃子然后母仪天下?当戚若想到老死宫中时就不进打了一个寒战。版权haohaoyun.com

戚若不再想这剪不断理还乱的事情,坐在梳妆镜前思考着5日后的元宵灯会。自己好不容易穿越到了古代,怎么会不好好享受一下古代人的日子呢?戚若刚想打开首饰盒子挑选一下元宵灯会的首饰,便听到了一丝微弱的笛声,仔细再听,竟是从自家庭院后边的梨花园中传来的。

戚若一时有些惊喜,她没想到在自己府里竟然也有这样富有才气与才华的人,而且这笛声鬼使神差让戚若好奇,好奇这人究竟是谁?这人吹奏的是凤求凰,本来是琴乐,弹出来倾慕之情极重,但是用笛子吹出来相思之情却溢于其间,令人心醉。戚若本就是个喜欢音律的人,这下更是激动不已,于是更衣带上吟清,夜访梨花林,闻声寻才子。

第二章 梨花丛中

戚若循着声音走到后院的梨花园,戚若抬头看了看矗立在梨花园前的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印花园”。

戚若看着这名字,摇摇头,心里暗想:自己虽说是中文系的高材生,奈何自己上学时古文学的最差劲而且十分厌烦这种麻烦的表达方式,所以看到这么文雅的名字时还是甚感不习惯。

戚若微微侧身看看身边的吟清,吟清不言不语,安静的拿着灯盏在旁边,十分恭顺,但是尽管这样戚若也总觉得这个话少的女孩有什么秘密,她在身边有些不自在。

“吟清啊,那个,你先回去吧,我自己一个人去,别担心。”戚若对吟清淡淡说道。

吟清也行了礼没有说话就转身离开了。戚若一直看着她走远,才自己打着灯走进印花园。

刚一走进印花园,戚若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现在刚刚正月,按理说梨花只有花苞,没有绽放的花,可是走近之后却发现那里边竟然都是像雪团一样的花簇,十分美丽。

戚若仔细再听,那笛声还没断,她有些惊喜,但还是稳了稳自己的情绪,接着走进去。

戚若心想,这样美的笛声,想必那吹笛人也一定是个美人。

她边想边往里走的时候发现地上像是用梨花花瓣铺成了一条小路,而且她的直觉告诉她,这条路会领着她找到吹笛人。

戚若的心情更加激动了,她脸上泛起了一丝喜悦。

戚若沿着这条“路”走到了尽头,却发现前面是条清冽的河。

“什么东西!古代人也玩恶作剧,讨厌。”戚若撅着小嘴不满的说着,脚下还不忘踢一下石子。

笛声突然断了,戚若猛地觉得很不习惯,这时,她的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美人脾气不好,而且,像是撒娇呢。”这时一位身高七尺穿着黑缎锦袍的男子从一棵格外茂盛的梨花树后走了出来。

戚若听得出来这是谁,身子一僵。

“为什么每次见到美人都是在晚上,而且都是美人先说话?是不是...”这男子突然走上前去,一把搂住戚若的腰,扳住戚若的肩膀让她面对着自己,随后以及其暧昧的口气接着说:

“你想勾引本王。”那男子说着用手指轻轻的勾起戚若的下巴。戚若清清楚楚的听到他说的话,勾-引?!戚若一下子从他的怀中挣脱开来,大喊道:

“什么每次都是晚上,那次明明是你....”

“是我什么?”

“明明....明明是你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戚若的声音越来越小,小的和蚊子一样。

“而且!”她突然大声了起来。

“我才没有勾引你!每次都是你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话,和本姑娘有什么关系?!”戚若说完还专门理直气壮地挺了挺胸。可是那个男子竟然将目光定格在了那两个双峰上,男子微微一笑后,说道:

“这不是勾-引是什么?而且,我们目前也就只见过两次,哪里谈得上每次,说的和真的一样。”

戚若发现那男子一直盯着自己的胸部看,特别不自在,立马像泄了气的公鸡,弓起了背。

戚若回过神后拿起灯就走,可是刚刚转身,那男子便立马把戚若拉进自己的怀中,戚若被这一搂吓得不知所措,可是她的本能反应让她尽力想挣脱出来,可是她反复试了好几次,根本挣脱不出来,便放弃了,抬头问他什么意思,可话还没说出口,她就被眼前的这一张脸惊住了。

戚若借着月光看清了那男子的长相:清楚的鬓角,鹰一般锐利的眼神,眼睛有神,鼻梁高挺,朱唇,剑眉,睫毛长但不显得女气。那男子发觉戚若一直盯着自己,而且...眼睛放狼光!!他轻咳了一声,戚若这才回过神来,刚想张口张口问他,可是却感觉到了冰凉柔软的东西贴着自己的嘴唇。

戚若差点疯了,挣扎着要离开并且想大叫,但是她刚刚张开嘴,那男子的舌头就伸进去了,和戚若的粉嫩小舌缠绵着。

她试着挣扎了几下,可是挣扎不成,而且为什么特别累,她就不动了,任凭那男子吻着。那男子吻了好久后停了下来。他从衣服里拿出一枚玉坠,别在戚若腰上。戚若一脸疑惑地抬头看着他,那男子满脸魅惑的笑,在黑夜中显得更加迷人。他张开了薄唇轻轻地说道:

“这枚玉坠权当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我叫云祺,5日后的元宵灯会,你,我定下了,此地再见。”随后松了手,戚若楞了一下随后立马就跑,边跑边想,云祺?五日后....

那男子,也就是云祺,一直站在原地,看着那一条小河,过了一会儿,一个瘦小的男子从树后跑过来,微微鞠一躬说:

“王爷,您回府吧。看来戚若姑娘是真的不记得您了。”云祺笑了笑转身回府了,他一直不知道,戚若忘了这一切,究竟是好还是坏?

第三章 梨花坠暗示身份尊崇

戚府---戚若回到府里,吟清马上上来给戚若披上衣服,戚若看着吟清,这个脸庞虽不算美丽但清秀耐看,她虽然沉默少语而且莫名的神秘感让人有些怀疑,但是当自己在惊吓后看到这张已经熟悉的脸时,却觉得有一丝温暖和安心。

戚若轻轻握住吟清的手,走进屋里。两个人手握手,吟清眼底闪出一丝失落,可是没人看见。

戚若取下玉佩,握着玉佩进入巨大的澡盆,盆中泡着玫瑰花瓣,层层的雾气包围着戚若。

戚若坐在盆中,三千青丝散在水中,像是染开了的乌黑墨汁。戚若的鼻尖微微出汗,一双杏眼盯着那枚玉佩,但双眼无神,似乎在想着什么。

戚若在心中暗想:这玉佩玉质温厚,雕刻梨花,但令人惊奇的是这玉像是染过色的一样,花心花瓣花叶颜色分明,雕刻精细。下坠青黄流苏,上接褐色挂绳。

但是最让戚若奇怪的却是那梨花背后雕刻的四个字:鸠诚御制。戚若知道后面两个字代表着什么,而且“云”是皇族的姓氏。

戚若的脑海中闪过一丝奇怪的想法:云祺不会是皇上吧!

但是很快她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如果云祺是皇上那么怎么可能会随意出宫而且不跟侍卫,说是王爷还靠点谱。

难道自己会像电视剧一样狗血的和某某王爷牵扯出来一段动人心魄的绝世爱恋?可是自己刚刚认识他啊,但是他为什么好像早就认识自己一样?

戚若抬头看着屋顶,云祺的声音她竟然只听一次就能分辨出来,而且,他的笑,他的气质,他的样貌,还有...他的怀抱他的吻,她都觉得那么霸道,但是温暖,可是,戚若觉得自己只是太久没有谈恋爱有些向往这种感觉,要说是爱上了那个人自己是打死都不信的!

戚若不再像这么毁灭脑细胞的事情,她将梨花坠轻放在衣服上,深吸一口气,缓缓滑入水中。

---臻王府---“王爷,小章子伺候您歇下吧,您今日是宿在哪位王妃房里还是依然独居?”云祺身边的章溟问道。

可是人家云祺心里想的是晚上与美人的相遇,根本没有把章溟的话听进去。

云祺斜靠在软榻上,右手支着脑袋,粗黑的头发散在榻上,让英气的云祺多了几分邪魅,一身黑色寝衣更是让人感到捉摸不透。

云祺的眼神盯着地面,章溟看着云祺的神情,心里明白了几分,王爷是想着戚若姑娘呢。

“王爷,5日后就见到了,多想那么一会戚若姑娘又不能来,王爷还是赶紧睡吧。”章溟对着王爷打趣道。

云祺这下听清楚了是什么,嘴边泛起了一抹轻微的笑容,随后点点头站起来。跪在地上的章溟站起来为云祺宽衣解带,换上寝衣。

章溟关了门,对门外的太监说:“告诉几位妃,王爷累了,今日就不去了,明早也不必来请安了。”那太监微鞠一躬离开。章溟看着屋内的灯光,摇头微笑,转身回房。

云祺确如确如所想,是个王爷。封号臻王。

云祺是先皇第七子,其母瑥贵妃难产而殁。云祺是先皇十三个皇子中唯一一个没当上皇帝却封了王的。

云祺的二哥--云晟,是当今皇帝,云祺的亲王之位虽然是云晟封的,但是宫里的老人的官场上的权臣都知道,这兄弟二人一直以来就是面和心不合,先帝在时,二人就因皇位争得不可开交,但因皇后干预,立嫡为帝,云祺才败下阵来。

皇上封云祺为臻王是为了放松云祺对皇上的警惕,但是以云祺的性子,封王后必然会暗中集结各方势力,预备再次争夺皇位,双方杀个你死我活,而云晟知道云祺有造反之心,所以在暗地里也一直养精蓄锐准备这次大决斗。

云祺的想法和云晟推测的一模一样,但是云晟没猜到,云祺手里有一个十分重要的人--戚冽华,也就是戚若的父亲,手握全国四分之三兵力的鸠诚第一将军,这令云祺着实放心不少。

想到戚冽华,云祺就又不由得想起了戚若“,一如既往的甜美,本王喜欢。”云祺嘴角挂起一抹微笑,转身入睡。

深夜明月已经发圆,一声凄惨的狼叫,似乎要牵起了什么风暴。

第四章 选秀圣旨

三日后戚府---戚若一大清早就被吟清着急的叫起来:“小姐!小姐!小姐快醒醒!小姐!”

戚若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用略略沙哑的声音问道:

“什么事啊,这才四更天,这么着急要死啊!”说着又挪动慵懒的身子打算再次入睡,可是吟清的一句话让戚若立马清醒了而且用半盏茶的速度洗漱完毕来到正堂--圣旨到了。

大堂内---戚若规规矩矩的跪在宣读圣旨的公公的面前,可是在公公读完圣旨后,戚若沉默了,既没谢恩也没起身。

圣旨内容如下: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武一品将军戚冽华之女戚若,家室良德,人品大方,特仰承皇太后慈谕,定于三日后在皇宫正华宫内进行选秀。钦此。

戚冽华见戚若呆在原地丝毫不动,用手拉了拉戚若的衣袖,戚若这才明白过来,微微起身:

“臣女谢主隆恩!”

来宣旨的公公对着戚若微微俯身,满脸笑容地说:

“姑娘可要好好准备啊,皇上特地让奴才来,可见皇上意思。”说罢脸上挂着一丝不明意味的微笑离开。

傍晚--圣旨来到后,按说平常人家早就乐开了花,带着自己的女儿去置办衣物首饰了,可是戚家大院里却十分宁静,人人脸上都挂着凝重的表情。

戚若心里想的是,宫门一入深似海,选不进且不说,若是选进了......那要么平步青云,母仪天下,要么老死宫中,遭人暗害。

在戚若忧愁时,她突然觉出一丝不对:父亲是武官里的重臣,皇上极其信任,按理说自家女儿获得如此殊荣,为官的父亲应当高兴啊,怎么父亲也是愁云满面的?

戚若猛地想起来皇帝和云祺的关系,云祺既然姓云,那么一定是皇家的人,莫不是自己在以前与这个云祺有过青梅竹马的情谊,而现在的圣旨又打破了原本的事情,担心那云祺对我戚家不利?

戚若想到这里心中五味杂陈,静默良久后起身跑到戚冽华的房中。

戚冽华的房门打开着,戚若正好看到戚冽华在软榻上轻轻地叹着气。

戚若定了定神,缓缓地向戚冽华走去。

戚冽华抬头,正好对上了戚若疑惑的目光。戚冽华看到这眼神有些不安,但还是保持着镇定。

“若儿啊,坐吧。”戚冽华指了指他旁边的位子。

戚若走过去,并没有坐下,而是笔直的站在那里,一身白衣,外边围绕的白纱上绣的是......梨花。

“父亲,你实话告诉女儿,云祺,是不是皇家贵胄?”戚若开门见山,问出自己心里最想问的。

戚冽华被戚若这一句话吓得打了一个冷战,他看着眼前的女儿,眼神坚定,不同于“失忆”前的柔弱,让戚冽华感到有些陌生。

“你问这干嘛?”戚冽华有些不自在地说着。

戚若看到了父亲飘忽不定的眼神,隐隐约约感觉到了自己的猜测可能就是对的。也想到了,穿越那日、印花园相见兴许父亲都是知道的。

戚若的心中冒出了无名怒火,语气严肃而且略带责备地对戚冽华说:

“父亲,女儿和云祺的事想必父亲都知道吧?父亲,那云祺正是因为是皇家权贵您才如此迁就?女儿这次选秀,父亲如此忧愁,怕是担心云祺对您不利吧!”戚若厉声说道,袖子里的手紧攥着拳头。

戚冽华没想到戚若会如此公开质问自己,只是戚若只说对了一半,这等错怪,令戚冽华十分无奈。

“若儿,有些事情并不是单单儿女私情这么简单那,这还关乎朝堂上的公事啊。”戚冽华无奈的说道。

“因为公事您就不管不顾我的感受了吗!我现在根本不知道云祺是什么,皇帝又是谁,这样把我掺和进去你们不觉得我很无辜吗!”戚若厉声叫道。

戚冽华听到戚若这段话后轻轻叹了一口气:是啊,在他们眼中,戚若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连自己与青梅竹马的云祺的忘事都忘得一干二净,这样果真是无辜了她。

“若儿啊,你先出去吧,这些事情你慢慢会理解的。”戚冽华无力的说,他希望云祺会把这些事情慢慢告诉戚若。

戚若原地愣了一会,为什么我要出去?你还没给我任何答复呢!

但是戚若站在那里良久不见戚冽华有回答的意图,于是气冲冲的走出房门。

在她心里,她的推测已经被戚冽华默认了。戚若瞬间像被抽了魂一样无力眼神也黯淡了下来。

她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究竟是好是坏,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可以问谁关于这些自己根本不知道的事情。

良久,戚若突然抬头眼睛也有了光彩,自己喃喃道:“不,还有他...”

梨花美人现代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梨花美人现代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第八期:我的二十年——毕业季,不只是迷茫

    孤独这两个字单独拆开看,有小孩,有瓜果,有动物,有蚊虫,这些都足以支撑起一个盛夏傍晚的巷子口,难怪毕业季总是在这样炎热的暑夏,表面人味十足,实则寂寂无声。毕业生都会面临着多多少少的压力,或者是就业方面,或者是爱情方面,毕竟一毕业就分手,一毕业就失业的例子,看的听的太多了。蔡先生的毕业季,几乎没有什么压力。这并非是他来自重点大学,而是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做什么。这在即便毕业的大学生中是很常见的,就算是每年拿奖学金的优等生,在面临毕业,都不知道去干嘛,更何况是像蔡先生这种,年年挂科的“学渣”呢!所以在

  • 【百诚艺术】艺术家卜绍基珍藏力作《金石花鸟十二条屏》瞩目曝光

    继上周由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广州市美术家协会、广东省青年美术家协会、广州青年美术家协会联合主办,广州市政协书画院协办,中旗集团、百诚艺术馆承办的《心迹自然·卜绍基大写意花鸟画展》暨“中国画的写意精神”学术研讨会开幕式后,南粤画坛迅速掀起一股复兴南粤大写意的风潮。昨日,百诚艺术馆举办《感动您的卜绍基金石大写意花鸟画》活动,为广大艺术爱好者呈现更多艺术家卜绍基的金石大写意作品。现场报道卜绍基老师沉浸于岭南写意画30余年,一直致力于用自己的笔触为百花写精神,为万物表生命,绘画对于他来讲,已不仅仅是一门技

  • 老头为大爱迁祖坟,夜晚电闪雷鸣,第二天坟边多了一座龙山!

    在王官村有户姓王的人家,家中有地两千亩,牛羊成群。当家人是王老头,五十出头,为人和善。这王老头有三个儿子,都成家了,孙女好几个,就是没有孙子。这天,王老头在家门口晒太阳,晌午时分,南边来了个风水先生,年纪与王老头相仿,一些人围了上去,让他给自家看风水地,好福荫子孙。这风水先生说的头头是道,看的也非常准,于是王老头也凑了上去,不过他与别人不同,人家是为了自家后代,而王老头想找一块发亲戚、发村邻的风水宝地!风水先生很是纳闷,看了这么多年风水,都是为自家好,没有一个是为别人好的,这王老头是头一个,心想

  • 书法大宗师:楷书如何笔力独到?

    总第1100期;欢迎关注。书法艺术的力量表现在线条、字形、篇章三个方面。线条所表现的是笔力,字形所表现的是合力,而篇章所表现的是势力。线条中的笔力,是书法力量表现的主要方面。梁启超在《书法指导》一文中十分强调这一点。他说:“写字全仗笔力,笔力的有无,断定字的好坏,而笔力的有无,一写下去立刻就可以看出来。”今天我们着重探讨一下,书法当中的笔力究竟是怎样表现的。古来有许多楷书作家有自己的显示笔力的独到方法:一、唐代虞世南写的“戈”画力量显得与众不同。提起这个笔画,历史上有个著名的典故“虞戈高妙”讲的

  • 《落笔心安》首发,赠品2份

    我们修书写信时,常常用“见字如面”作为开头,这个“字”,既是你自己,也是对方眼里的你。所以,一旦落笔,你写的字就成了另一个你。写得好,他人看、自己看都如沐春风;写得不好,自己看着尚觉面目可憎,更不要说呈送到他人面前。键盘打字和智能输入并没有改变我们日常书写的习惯,反而越来越发觉写字的美妙,当笔尖和纸张摩挲共鸣,字里行间仿佛能够看见自己一笔一划、慢慢走来的人生,写得好,对自己就有了最好的交代。重拾写字的优雅与快乐---有礼有节®品牌新品《落笔心安》美学练字套装,重拾写字的优雅,为每个人创造一份落笔

  • 130岁的《国家地理》推出新版式和新字体了?

    《国家地理》是1888年10月国家地理协会出版的图书,现在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广为人知的一本杂志,杂志每年发行12次。在杂志130周年之际,由其创意总监EmmetSmith与咨询公司GodfreyDadichPartners(GDP)共同领导内部设计团队重新设计了出版物版面和两个新字体。这个著名的黄色边框是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品牌标志,它是一本书的边框,更像打开外部世界的一扇美丽的窗户,意味着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是打通人们通向外面世界的通道。黄色边框成了世界著名的品牌标识,以及《国家地理》杂志品牌

  • 第八期:我的二十年——福州最孤独的几个夜晚

    我在毕业的时期,换过不少工作,我大学是念金融的,然而在大学期间以及进入金融行业以后发现,自己其实并没有很喜欢这个行业。太多的人被金钱左右。原本心思恪纯者,在金钱面前,也会成为猛兽一般贪婪无底。当年的大学第一堂课,老师便教导,“我们这行,会经手很多钱,但是你要明白,什么钱是你的,什么钱不是你的。”我自知也是定力不足的人,所以我还是识相的尽早抽身方为最妥,加之自己实在是不喜欢这行,父亲对于我从事和专业完全不相干的工作表示十分恼火,感觉这不仅仅是让我浪费了大学几年时间,更是完全不遵从他的安排。可路终究

  • 福鼎白茶价格:福鼎老白茶的价格这么高,那我们就买新白茶!

    大概就两三年的时间,福鼎白茶的价格一路水涨船高。早年,福鼎白茶可是一文不值,无人问津,可现在,老白茶的价格已经涨到了千元一饼。既然福鼎老白茶的价格这么高,存新茶就显得更有意义了。除了价钱上的优势,购买当年的新白茶还有这些优势。首先,当年新白茶的价格比较透明,水不深,购买被坑的几率较小。其次便是新白茶做了假,好就是好,坏就是坏,一喝便知。需要重点强调的是只有底子过硬的新白茶,才能实现越陈越香的陈化过程。再者,存新白茶,看着它一年年的转化,比到处买不靠谱的老白茶来的更切实。你存在手里的茶,有多少年份

  • 同趣园盆景有趣

    同趣园盆景有趣图、文尔力坐落在安徽省安庆市中兴大道与兴业路交叉口(安庆下高速4公里处,丰田4S店旁)的同趣园,是安徽安庆盆景爱好者俱乐部,也是一个盆景创作团队,以杨积德、陈德伟、费建国、江四九、尔力等人为主。大家从2000年开始走到一起,每周星期六、星期天,园子里都有不少人,大家共同动手,修剪护理,切磋技艺,乐在其中,共同提高,推动安庆整体盆景技艺提高。同趣园每盆盆景个性凸显,千骄百媚,千姿百态,绝无雷同。一支一直不为经济利益,只为兴趣爱好的团队,为盆景的地方特色做出巨大影响,并带动了一批批盆景

  • 慈禧:人家可是艺术家

    在大家印象里,慈禧是个喜欢玩弄权术的皇太后勾心斗角,荒淫无度大清朝都毁在这个女人手里还签了很多丧权辱国的条约然而,你不知道的是,慈禧还有另外一面她是个艺术爱好者慈禧对文学、字画以及汗青很是有乐趣念书、学画、下棋、抚琴,且常常骑马射箭慈禧还亲自作画、写诗《清宫遗闻》记载有“光绪中叶以后,慈禧忽怡情翰墨,学绘花卉,又学作擘窠大字”。慈禧对于艺术是半道出家之前没什么艺术熏陶和积淀所以慈禧的画谈不上功底,也谈不上韵味不过平心而论,慈禧还是很聪明的入门级绝对是够格的话说,慈禧的书法也是可以的虽然比不上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