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古言小说《梨花美人现代来》在线免费阅读

2017/10/31 23:29:15 来源:网络 []
书名:梨花美人现代来
第一章 渊源之始

【展开全部简介】

那一年,她豆蔻年华。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那一年,他雄心天下。

他曾许她一场最盛大的婚礼,可是一次落水,一次穿越,让她完全迷惘。

现代女穿越遇到古代青梅竹马,成了同名同姓的权贵之女,奈何相貌倾城,红颜终究多命舛。她后来沦落成了城中最出色的舞姬,他成了鸠诚最大的敌人。梨花美姬遇上离臻将军,旧情人相见多是无情?

厮杀后,谁能笑到最后?最终他究竟为了她放弃皇权霸业,她为了他放弃荣华富贵。

“我可以不要皇位,但求一山一水一叶扁舟,我与她,琴瑟在御,岁月静好。”

夕阳下,梨花美人靠在王的肩上,一起看日出日落,花开花谢。原文haohaoyun.com

======

你觉得这样就完了吗?太天真了....

要知道大大我可是无敌的女汉重口,怎么可能如此古典小清新?!虽然的确美腻,但是其中的重口....所以嘛,其实事实是这样的...

“你摸我屁股干什么!”她撅着小嘴不满的看着他。

他邪邪一笑。

“美人,本王忍这么久了,今晚也该...”

一层大被盖了上去....

ooooo预知后事如何,请点击推荐与收藏《梨花美人现代来》,每日两更,绝不失望!ooooo

颜栎大大出品【攻到没朋友啊!

##微风和煦

公元2012年2月14日,在A市发生了一场神秘的车祸,车内的物品已被焚毁的破烂不堪,可是却找不到车主:戚若。戚若是A市一家上市公司的小职员,相貌可堪比当今火热的所有女演员,但是却毕业于名牌大学中文系,平日里喜好品茗听乐,也写得一手毛笔字,这样一个富有才气但是极其普通的女人,究竟去了哪里?

戚若缓缓睁开眼睛,当时自己所在的屋子一片漆黑,根本看不到屋里的情况,她隐隐约约记得自己在公路上开快车的时候方向盘打滑,撞向了旁边的树,自己现在怎么不是在医院或者事故现场呢?

戚若缓缓直起身子,却发现自己被一只胳膊禁锢着,不禁大叫了起来“啊!”

她那么一喊,那只胳膊挪开了一点点,但是那只胳膊的主人却又不以为然又搂了回去,并且轻轻的说道:

“美人,本王搂着你这么久,你才发现。不过醒了就好,醒了才可以干自己想干的事。”

说着,戚若感受到了一丝温热的气息,面前的光亮完全被遮盖到了,戚若顿时感到十分惊慌,大叫一声:

“什么本王!你别乱来,我会报警的!”

那男子不屑一顾的哼了哼:

“什么警?莫名其妙。过几日我们还会再见的,别想我哦。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那男子只说了这一句,随后掀开被子,没见他有穿衣服的动作,直接离开了。

那男子走后戚若立马摸上自己的身子,衣服还在,自己也没有不适,那男子似乎并没有对自己做什么,而他为什么抛下那句话就走了,连名字都没说。

这时,有一个梳着坠马髻的姑娘拿着一根蜡烛走了进来,燃了一根蜡烛,点亮了整个屋子,戚若才得以看清楚周围的环境,古色古香的家具,古人的字画,还有那举灯的姑娘。她觉得,自己现在的处境很奇怪。

戚若感到一头雾水,而且周围的环境更让自己不明所以,戚若心里萌生一种不好的预感。

“自己不会是......穿越了?”

10天后--适应能力超强戚若搞清楚了自己的身份,自己的确是穿越了,而且穿越到了一个没有文献记载的朝代--鸠诚王朝。现在住在国都:燕都。原文haohaoyun.com

自己还是叫戚若,但是身份却比21世纪的自己要显赫得多。自己现在是鸠诚王朝戚冽华将军的嫡生女儿。戚冽华是鸠诚王朝手握最多兵权的功臣,家中还与几家皇商有所联系,地位显赫。但是在二十一世纪自己却只是一个每月都要还房贷车贷的小职工,虽说能力不错,但是毕竟是新人,也没有怎么崭露头角。

这两个月里戚若把周围身边所有的人的脾性都大致了解了一下,那个举灯的姑娘叫做吟清,是戚若的贴身侍女,性格温和少语,可是在戚若眼里,这个人总是很冷漠而又神秘。

二娘本名黄涓,这个人本来并不与戚若父亲有任何瓜葛,只是戚若父亲一日酒后在青-楼与一位女子发生了关系,那个女子便是黄涓。戚冽华年轻时也是风流成性,因为戚若的娘改了性子,这次与黄涓的婚事若不是黄涓怀孕而且生下了比戚若大两岁的儿子,根本不会有可能嫁入戚家。古言小说《梨花美人现代来》在线免费阅读那黄涓在进府之后仗着自己生下了戚家长子,处处指使刁难戚若的娘,戚若的娘一再忍让,甚至有下人谣传,戚若的娘在生下戚若后就离开人世的原因是黄涓的陷害。

而戚家唯一的儿子,黄涓之子:戚弘,性情刚毅沉稳,虽然与戚若同父不同母,但戚弘却是十分疼爱自己的这个妹妹,丝毫看不出上一代有多么大的恩怨。并且处事果断,十分有戚冽华当年的风范。

自己了解了身边所有的人,但是戚若心里一直有一个人时不时让她感到疑惑和不安--那日出现在她床上的男子。她问遍府里所有人,没有一个人说见过他,可是戚若不信,她觉得是大家有意隐瞒,因为戚家这样的势力怎么可能让一个陌生人轻易进来并离开?

戚若一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哪怕在这个时空17岁的她什么都不知道也没人怀疑。原来,在戚若穿越来到这个不为人知的时代时,原本生活在这个时代的戚若与好友游园出行时溺水昏迷了4天,醒来被人当作失忆,没有人在意。

戚若有些伤神,自己毕竟是21世纪长大的人,现在穿越到了古代,自己应该怎么过下去,自己又是大臣之女,但不成会像电视剧一样狗血的当了妃子然后母仪天下?当戚若想到老死宫中时就不进打了一个寒战。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戚若不再想这剪不断理还乱的事情,坐在梳妆镜前思考着5日后的元宵灯会。自己好不容易穿越到了古代,怎么会不好好享受一下古代人的日子呢?戚若刚想打开首饰盒子挑选一下元宵灯会的首饰,便听到了一丝微弱的笛声,仔细再听,竟是从自家庭院后边的梨花园中传来的。

戚若一时有些惊喜,她没想到在自己府里竟然也有这样富有才气与才华的人,而且这笛声鬼使神差让戚若好奇,好奇这人究竟是谁?这人吹奏的是凤求凰,本来是琴乐,弹出来倾慕之情极重,但是用笛子吹出来相思之情却溢于其间,令人心醉。戚若本就是个喜欢音律的人,这下更是激动不已,于是更衣带上吟清,夜访梨花林,闻声寻才子。

第二章 梨花丛中

戚若循着声音走到后院的梨花园,戚若抬头看了看矗立在梨花园前的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印花园”。

戚若看着这名字,摇摇头,心里暗想:自己虽说是中文系的高材生,奈何自己上学时古文学的最差劲而且十分厌烦这种麻烦的表达方式,所以看到这么文雅的名字时还是甚感不习惯。

戚若微微侧身看看身边的吟清,吟清不言不语,安静的拿着灯盏在旁边,十分恭顺,但是尽管这样戚若也总觉得这个话少的女孩有什么秘密,她在身边有些不自在。

“吟清啊,那个,你先回去吧,我自己一个人去,别担心。”戚若对吟清淡淡说道。

吟清也行了礼没有说话就转身离开了。戚若一直看着她走远,才自己打着灯走进印花园。

刚一走进印花园,戚若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现在刚刚正月,按理说梨花只有花苞,没有绽放的花,可是走近之后却发现那里边竟然都是像雪团一样的花簇,十分美丽。

戚若仔细再听,那笛声还没断,她有些惊喜,但还是稳了稳自己的情绪,接着走进去。

戚若心想,这样美的笛声,想必那吹笛人也一定是个美人。

她边想边往里走的时候发现地上像是用梨花花瓣铺成了一条小路,而且她的直觉告诉她,这条路会领着她找到吹笛人。

戚若的心情更加激动了,她脸上泛起了一丝喜悦。

戚若沿着这条“路”走到了尽头,却发现前面是条清冽的河。

“什么东西!古代人也玩恶作剧,讨厌。”戚若撅着小嘴不满的说着,脚下还不忘踢一下石子。

笛声突然断了,戚若猛地觉得很不习惯,这时,她的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美人脾气不好,而且,像是撒娇呢。”这时一位身高七尺穿着黑缎锦袍的男子从一棵格外茂盛的梨花树后走了出来。

戚若听得出来这是谁,身子一僵。

“为什么每次见到美人都是在晚上,而且都是美人先说话?是不是...”这男子突然走上前去,一把搂住戚若的腰,扳住戚若的肩膀让她面对着自己,随后以及其暧昧的口气接着说:

“你想勾引本王。”那男子说着用手指轻轻的勾起戚若的下巴。戚若清清楚楚的听到他说的话,勾-引?!戚若一下子从他的怀中挣脱开来,大喊道:

“什么每次都是晚上,那次明明是你....”

“是我什么?”

“明明....明明是你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戚若的声音越来越小,小的和蚊子一样。

“而且!”她突然大声了起来。

“我才没有勾引你!每次都是你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话,和本姑娘有什么关系?!”戚若说完还专门理直气壮地挺了挺胸。可是那个男子竟然将目光定格在了那两个双峰上,男子微微一笑后,说道:

“这不是勾-引是什么?而且,我们目前也就只见过两次,哪里谈得上每次,说的和真的一样。”

戚若发现那男子一直盯着自己的胸部看,特别不自在,立马像泄了气的公鸡,弓起了背。

戚若回过神后拿起灯就走,可是刚刚转身,那男子便立马把戚若拉进自己的怀中,戚若被这一搂吓得不知所措,可是她的本能反应让她尽力想挣脱出来,可是她反复试了好几次,根本挣脱不出来,便放弃了,抬头问他什么意思,可话还没说出口,她就被眼前的这一张脸惊住了。

戚若借着月光看清了那男子的长相:清楚的鬓角,鹰一般锐利的眼神,眼睛有神,鼻梁高挺,朱唇,剑眉,睫毛长但不显得女气。那男子发觉戚若一直盯着自己,而且...眼睛放狼光!!他轻咳了一声,戚若这才回过神来,刚想张口张口问他,可是却感觉到了冰凉柔软的东西贴着自己的嘴唇。

戚若差点疯了,挣扎着要离开并且想大叫,但是她刚刚张开嘴,那男子的舌头就伸进去了,和戚若的粉嫩小舌缠绵着。

她试着挣扎了几下,可是挣扎不成,而且为什么特别累,她就不动了,任凭那男子吻着。那男子吻了好久后停了下来。他从衣服里拿出一枚玉坠,别在戚若腰上。戚若一脸疑惑地抬头看着他,那男子满脸魅惑的笑,在黑夜中显得更加迷人。他张开了薄唇轻轻地说道:

“这枚玉坠权当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我叫云祺,5日后的元宵灯会,你,我定下了,此地再见。”随后松了手,戚若楞了一下随后立马就跑,边跑边想,云祺?五日后....

那男子,也就是云祺,一直站在原地,看着那一条小河,过了一会儿,一个瘦小的男子从树后跑过来,微微鞠一躬说:

“王爷,您回府吧。看来戚若姑娘是真的不记得您了。”云祺笑了笑转身回府了,他一直不知道,戚若忘了这一切,究竟是好还是坏?

第三章 梨花坠暗示身份尊崇

戚府---戚若回到府里,吟清马上上来给戚若披上衣服,戚若看着吟清,这个脸庞虽不算美丽但清秀耐看,她虽然沉默少语而且莫名的神秘感让人有些怀疑,但是当自己在惊吓后看到这张已经熟悉的脸时,却觉得有一丝温暖和安心。

戚若轻轻握住吟清的手,走进屋里。两个人手握手,吟清眼底闪出一丝失落,可是没人看见。

戚若取下玉佩,握着玉佩进入巨大的澡盆,盆中泡着玫瑰花瓣,层层的雾气包围着戚若。

戚若坐在盆中,三千青丝散在水中,像是染开了的乌黑墨汁。戚若的鼻尖微微出汗,一双杏眼盯着那枚玉佩,但双眼无神,似乎在想着什么。

戚若在心中暗想:这玉佩玉质温厚,雕刻梨花,但令人惊奇的是这玉像是染过色的一样,花心花瓣花叶颜色分明,雕刻精细。下坠青黄流苏,上接褐色挂绳。

但是最让戚若奇怪的却是那梨花背后雕刻的四个字:鸠诚御制。戚若知道后面两个字代表着什么,而且“云”是皇族的姓氏。

戚若的脑海中闪过一丝奇怪的想法:云祺不会是皇上吧!

但是很快她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如果云祺是皇上那么怎么可能会随意出宫而且不跟侍卫,说是王爷还靠点谱。

难道自己会像电视剧一样狗血的和某某王爷牵扯出来一段动人心魄的绝世爱恋?可是自己刚刚认识他啊,但是他为什么好像早就认识自己一样?

戚若抬头看着屋顶,云祺的声音她竟然只听一次就能分辨出来,而且,他的笑,他的气质,他的样貌,还有...他的怀抱他的吻,她都觉得那么霸道,但是温暖,可是,戚若觉得自己只是太久没有谈恋爱有些向往这种感觉,要说是爱上了那个人自己是打死都不信的!

戚若不再像这么毁灭脑细胞的事情,她将梨花坠轻放在衣服上,深吸一口气,缓缓滑入水中。

---臻王府---“王爷,小章子伺候您歇下吧,您今日是宿在哪位王妃房里还是依然独居?”云祺身边的章溟问道。

可是人家云祺心里想的是晚上与美人的相遇,根本没有把章溟的话听进去。

云祺斜靠在软榻上,右手支着脑袋,粗黑的头发散在榻上,让英气的云祺多了几分邪魅,一身黑色寝衣更是让人感到捉摸不透。

云祺的眼神盯着地面,章溟看着云祺的神情,心里明白了几分,王爷是想着戚若姑娘呢。

“王爷,5日后就见到了,多想那么一会戚若姑娘又不能来,王爷还是赶紧睡吧。”章溟对着王爷打趣道。

云祺这下听清楚了是什么,嘴边泛起了一抹轻微的笑容,随后点点头站起来。跪在地上的章溟站起来为云祺宽衣解带,换上寝衣。

章溟关了门,对门外的太监说:“告诉几位妃,王爷累了,今日就不去了,明早也不必来请安了。”那太监微鞠一躬离开。章溟看着屋内的灯光,摇头微笑,转身回房。

云祺确如确如所想,是个王爷。封号臻王。

云祺是先皇第七子,其母瑥贵妃难产而殁。云祺是先皇十三个皇子中唯一一个没当上皇帝却封了王的。

云祺的二哥--云晟,是当今皇帝,云祺的亲王之位虽然是云晟封的,但是宫里的老人的官场上的权臣都知道,这兄弟二人一直以来就是面和心不合,先帝在时,二人就因皇位争得不可开交,但因皇后干预,立嫡为帝,云祺才败下阵来。

皇上封云祺为臻王是为了放松云祺对皇上的警惕,但是以云祺的性子,封王后必然会暗中集结各方势力,预备再次争夺皇位,双方杀个你死我活,而云晟知道云祺有造反之心,所以在暗地里也一直养精蓄锐准备这次大决斗。

云祺的想法和云晟推测的一模一样,但是云晟没猜到,云祺手里有一个十分重要的人--戚冽华,也就是戚若的父亲,手握全国四分之三兵力的鸠诚第一将军,这令云祺着实放心不少。

想到戚冽华,云祺就又不由得想起了戚若“,一如既往的甜美,本王喜欢。”云祺嘴角挂起一抹微笑,转身入睡。

深夜明月已经发圆,一声凄惨的狼叫,似乎要牵起了什么风暴。

第四章 选秀圣旨

三日后戚府---戚若一大清早就被吟清着急的叫起来:“小姐!小姐!小姐快醒醒!小姐!”

戚若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用略略沙哑的声音问道:

“什么事啊,这才四更天,这么着急要死啊!”说着又挪动慵懒的身子打算再次入睡,可是吟清的一句话让戚若立马清醒了而且用半盏茶的速度洗漱完毕来到正堂--圣旨到了。

大堂内---戚若规规矩矩的跪在宣读圣旨的公公的面前,可是在公公读完圣旨后,戚若沉默了,既没谢恩也没起身。

圣旨内容如下: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武一品将军戚冽华之女戚若,家室良德,人品大方,特仰承皇太后慈谕,定于三日后在皇宫正华宫内进行选秀。钦此。

戚冽华见戚若呆在原地丝毫不动,用手拉了拉戚若的衣袖,戚若这才明白过来,微微起身:

“臣女谢主隆恩!”

来宣旨的公公对着戚若微微俯身,满脸笑容地说:

“姑娘可要好好准备啊,皇上特地让奴才来,可见皇上意思。”说罢脸上挂着一丝不明意味的微笑离开。

傍晚--圣旨来到后,按说平常人家早就乐开了花,带着自己的女儿去置办衣物首饰了,可是戚家大院里却十分宁静,人人脸上都挂着凝重的表情。

戚若心里想的是,宫门一入深似海,选不进且不说,若是选进了......那要么平步青云,母仪天下,要么老死宫中,遭人暗害。

在戚若忧愁时,她突然觉出一丝不对:父亲是武官里的重臣,皇上极其信任,按理说自家女儿获得如此殊荣,为官的父亲应当高兴啊,怎么父亲也是愁云满面的?

戚若猛地想起来皇帝和云祺的关系,云祺既然姓云,那么一定是皇家的人,莫不是自己在以前与这个云祺有过青梅竹马的情谊,而现在的圣旨又打破了原本的事情,担心那云祺对我戚家不利?

戚若想到这里心中五味杂陈,静默良久后起身跑到戚冽华的房中。

戚冽华的房门打开着,戚若正好看到戚冽华在软榻上轻轻地叹着气。

戚若定了定神,缓缓地向戚冽华走去。

戚冽华抬头,正好对上了戚若疑惑的目光。戚冽华看到这眼神有些不安,但还是保持着镇定。

“若儿啊,坐吧。”戚冽华指了指他旁边的位子。

戚若走过去,并没有坐下,而是笔直的站在那里,一身白衣,外边围绕的白纱上绣的是......梨花。

“父亲,你实话告诉女儿,云祺,是不是皇家贵胄?”戚若开门见山,问出自己心里最想问的。

戚冽华被戚若这一句话吓得打了一个冷战,他看着眼前的女儿,眼神坚定,不同于“失忆”前的柔弱,让戚冽华感到有些陌生。

“你问这干嘛?”戚冽华有些不自在地说着。

戚若看到了父亲飘忽不定的眼神,隐隐约约感觉到了自己的猜测可能就是对的。也想到了,穿越那日、印花园相见兴许父亲都是知道的。

戚若的心中冒出了无名怒火,语气严肃而且略带责备地对戚冽华说:

“父亲,女儿和云祺的事想必父亲都知道吧?父亲,那云祺正是因为是皇家权贵您才如此迁就?女儿这次选秀,父亲如此忧愁,怕是担心云祺对您不利吧!”戚若厉声说道,袖子里的手紧攥着拳头。

戚冽华没想到戚若会如此公开质问自己,只是戚若只说对了一半,这等错怪,令戚冽华十分无奈。

“若儿,有些事情并不是单单儿女私情这么简单那,这还关乎朝堂上的公事啊。”戚冽华无奈的说道。

“因为公事您就不管不顾我的感受了吗!我现在根本不知道云祺是什么,皇帝又是谁,这样把我掺和进去你们不觉得我很无辜吗!”戚若厉声叫道。

戚冽华听到戚若这段话后轻轻叹了一口气:是啊,在他们眼中,戚若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连自己与青梅竹马的云祺的忘事都忘得一干二净,这样果真是无辜了她。

“若儿啊,你先出去吧,这些事情你慢慢会理解的。”戚冽华无力的说,他希望云祺会把这些事情慢慢告诉戚若。

戚若原地愣了一会,为什么我要出去?你还没给我任何答复呢!

但是戚若站在那里良久不见戚冽华有回答的意图,于是气冲冲的走出房门。

在她心里,她的推测已经被戚冽华默认了。戚若瞬间像被抽了魂一样无力眼神也黯淡了下来。

她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究竟是好是坏,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可以问谁关于这些自己根本不知道的事情。

良久,戚若突然抬头眼睛也有了光彩,自己喃喃道:“不,还有他...”

梨花美人现代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梨花美人现代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一个人的时候

    作者:李冉,女,网名Lily,半夏微凉。喜欢古诗词,山东济南人,用至真至纯的笔,写温暖的文字,不张扬,我心素静。一个人的时候,总感觉日子是漫长的,等待是安静的。也会翻书读一篇篇文字的美丽,累了时抬起头,静坐不语,享一城清欢。习惯了,这样清浅的时光。而空禅与默想,就成了城市的街角那永不寂灭的灯光,照耀成一场落花被岁月风干时的悲壮,一汪清泉,便成了灵魂深处最渴望的芬芳。这一刻难舍的张望,谁人的豪情划破长空,依依梦里,把温柔掩入深乡。古人说:“闻弦歌而知雅意。”可此时此刻,弦以断,歌未尽,泪先零,锦瑟

  • 梁实秋:男人懒起来到底有多可怕?

    文梁实秋不管是感慨黑豹乐队成员赵明义“当年铁汉一般的男人,如今端着保温杯向我走来”,还是冯唐的“如何避免成为油腻的中年男子”,大家好像特别乐于调侃这群有着秃顶、啤酒肚等中年危机的男人,而且是以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优越感。但细想,你身边不就有着这样的男人么,他是担心你一个人在外面过得不好的爸爸啊,他是你早出晚归养家糊口的丈夫啊,他可是用没有美国队长那般坚实的肩膀撑起了你的家。他们也曾年轻,也曾意气风发,也曾要改变这个世界。但英雄不敌迟暮,美人不敌白头,所以,不要再嘲讽他们了。真实生活中的他们,是有着各

  • 人 不 可 以 无 趣

    时下大多中国人评价一个人成功与否的标准,大体不外乎是通过一些很刚性的指标,比如身份、地位,职业、收入,房子、车子,孩子的教育、本人的游历等等,似乎一旦拥有这些也就可以称之为成功了。在国外评价一个人是用“有趣”来界定,如果被人说“没趣”,那将是很失败的。为此有人说,人生最大的敌人是——无趣。无趣是有历史源渊的。我们这几代人恰巧碰到我们这个时代简直让你无法有趣:上一辈人经历了一个灰色年代的洗礼,看世界的眼光是阶级斗争是非观,有趣的含义基本等同于“小资情调”,是无产阶级专政对象。我们的下一辈过着色彩炫

  • 【写作方法】别把传记写成流水账,五个方法教你写好人物传记

    传记,是记载人物事迹的文章,是用形象化的方法记述人物的生活经历、精神风貌以及其历史背景的一种叙事性的文体。传记不同于一般的枯燥的历史记录,除了真实记录外,还必须有感人的力量。传记是写人的,有人的生命、经历、情感在内;而一旦通过作者的选择、剪辑、组接,就倾注了爱憎的情感,需要用艺术的丹彩加以表现,以达到传神的目的。一、传记的分类目前常常用的有自传、小传、评传、别传、外传等。一部分以追述人物生平事迹为主的回忆录,也是传记的一和形式。1、自传自传是自述生平的文章。人物所以能栩栩如生,各具神态,需要选取

  • 人生很短暂,活在当下!(写的太好!)

    让我们一起

  • 煮雪,待春来

    01▲下雪了传说在北极的人因为天寒地冻一开口说话就结成了冰雪对方听不见只好回家慢慢煮来听在这下雪的日子里唯有捧一壶雪用来煮茶才不算辜负温热的普洱注入杯中恭恭敬敬的端至佛前袅袅的水气升起供养着我的心香一瓣02▲今天是腊八据说是您成道的纪念日2500年前的暗夜您端坐在菩提树下尼连禅河上空月朗星稀那一抹明亮卓然升起续而周遍法界尊贵柔软庄严寂静直至今日您的法教遗香依然弥漫世间03▲轻轻夹起一块木碳投入炉中让铁壶中的茶水持续的翻滚水中的茶叶不断沉浮、缠绕生生把一壶的白雪融化得好似葡萄酒般的透红这片片的茶叶

  • 【美文共享】 腊月风和意已春,祝腊八节快乐!

    腊八节,俗称“腊八”,即农历十二月初八,古人有祭祀祖先和神灵、祈求丰收吉祥的传统,也有喝腊八粥的习俗。相传这一天还是佛祖释迦牟尼成道之日,称为“法宝节”,是佛教盛大的节日之一。腊八节,最早周代有“八腊”,周代称“蜡”,蜡月初八祭八方八神,祈求来年风调雨顺。寺院腊八日赐腊八粥,除了纪念佛祖成道,还有携众生度“八苦”意。佛教的“八苦”是:生、老、病、苦、恩爱、别离、怨憎会、忧悲。腊八,牵涉八与七两个神秘数字,腊八祭祀始于周代,四面八方,四与八是等分数,腊八祭祀原始还是为“八腊不通,则四方不成”,是祈

  • 【美文共享】当雕花与木梳相遇 ——纵你一世芳华

    木梳是长发的情人,青丝细齿,日日相伴,流淌着无数的雨夕花朝。遥想间,那样的情景总是动人心神,轩窗独倚,红花红颜,长发如瀑,翠梳游走,便醉了光阴。“朝梳和叠云,到暮不成雨。一日变千丝,只作愁机杼。”这是宋代曹颜约《朝梳怨》中的前四句。一个孤独的女子,晨昏间的情思流露,寂寞中透着哀怨。木梳也成了机杼,却是青丝难纺,却成了轻愁往复的寄托。木梳是每个女孩子都要拥有的一件物品,不管你是长发还是短发,直发还是卷发,总是要有一把称心又顺手的木梳,陪你从青涩到美好。你的心事我们了解每一个女孩都应有一把属于自己的

  • 【美文共享】58岁阿姨玩“自拍”放飞自我,办影展,一夜成名!还赶跑了抑郁和病痛!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益美传媒(ID:YeeMedia)本文转载已获授权,其它账号转载请联系原账号。有的人50岁,已经开始凋零有的人50岁,却才开始绽放在南京有一位年过半百的阿姨退休后在网上一夜爆红数百万人为她倾倒她的故事还被写成了书把网友们感动得一塌糊涂她,究竟有何魅力?阿姨名叫刘瑶曾是一位普通的流水线女工她的生活自从退休后就开了挂她没有像其他大爷大妈那样整日打麻将、跳广场舞相反她总是不安分地到处跑!干什么去?去像年轻人一样“自拍”去!行走在胡同里的鲜艳“美少女”▼在田野上,等风来▼都市里的摩

  • 【美文共享】古人的腊八盛宴!

    小孩小孩你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的到来,意味着农历年即将收尾,熬一锅补气的腊八粥,吃一碗团圆的饺子。中国的节日总是与食物紧密相连,把情绪,都缠绵成街巷里那各地的秘方,一口吃下。那腊八节,古人们是怎么度过的呢?▼赏花派:武则天明朝游上苑,火速报春知。花须连夜发,莫待晓风吹。——武则天《腊日宣诏幸上苑》腊八寒日,冰天雪地,仅剩梅花独秀。而她偏要百花齐放,看一场冬日锦簇。朝圣派:孟浩然石壁开金像,香山倚铁围。下生弥勒见,回向一心归。竹柏禅庭古,楼台世界稀。夕岚增气色,馀照发光辉。讲席邀谈柄,泉堂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