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玄幻小说《苍生有语》在线免费阅读

2017/10/31 23:50:46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苍生有语

第1章 天地有法

古来天地有法,万物相生,虽包罗万象却各有其性。好好孕

内中日月星辰、山川河流、乃至花草树木,均乃天生灵长,各具形貌。

如此虽是静物,却伴着阴阳的变换发生着不同的变化。而这世间所存的人烟灵怪,飞禽走兽就成了这大千世界动态之姿的一片点缀,从而使得静中有动、动中有静。

这一动一静间,或纷争、或平和,动静交融,万象更生。

物尽天择,适者生存!

动静之态间潮升潮落,而身居修真一脉的人们凭着得天独厚的优势牢牢占据着这天下的主导地位,他们的一举一动无时不刻地在影响着这种动静变化。

人之一生,或言长,或言短,却也不过弹指一挥间。

相较万物万类,人族在寿命之上虽显逊色,但上苍却给这个物种赐予了智慧和灵性,同样也赐予了野心和欲望。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在茫茫人潮中,总有一些慧根灵性之人,一念感悟,灵智大开,凭着坚韧的毅力和不屈的决心,从而另觅他法,以期获得无上力量,希冀与天地齐寿,同日月争辉。

就这样,一代代人前赴后继,前人为梦而逝,后人续追前梦,在天地万象的动静之态中角逐生存着。

相传,古神洲大地,修行之风盛行。无论正邪,处处可见修行之人,以夺天地造化,而求万古长生。

终因千百代人苦苦追寻无果,遂修行之人反而慢慢地从长生梦中解脱出来,开始追求和享受修行所带来的力量的强大。

然无论何时,修行之众中总是不乏人心险恶之辈,逐而演变,一些偷抢骗杀之事时有耳闻,门派间相互算计、相互争斗之事更是屡起不辍。

隐患日久,终于导致天下大乱。网站haohaoyun.com修行者间相互倾轧,门派各自尊大,相争不断,杀人夺宝之事不绝。更加上有心人在暗中煽风点火,搞的神洲大地乌烟瘴气,硝烟不断。

在大漠之地某处,生存着魔教之人,他们在几位邪尊的统治之下日渐兴盛,魔教之人天生好战,加上生存环境的恶劣,他们将目光转向了破败的神洲修真界。

终于在五千年前,魔教趁着神州正道修真界处处显露颓废之象时,乘势而起,以迅雷之势向正道修真之人举起屠刀。

那时候,是修真世界的噩梦!

那时候,更是那些生存在神洲大地之上无辜平民百姓的噩梦!

因为,在这些凡俗百姓的心目之中,他们的灾祸来源于平日里被他们当做神一样供奉和膜拜的修真者。是这些修真的人,带给了他们无尽的伤与痛。

当时整个大地,惨遭荼毒生灵之祸,不论是修真之人,亦是平民百姓,终日提心吊胆,惶恐不安。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而修真者各门派间却因怨隙较深,门中内杠甚多,摆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未曾对魔教侵噬之势进行有效的抗击,使得魔教进攻如履平地,得以步步紧逼,弄的神州各处风雨动摇,可谓是朝不保夕。

最后,当自诩正道的人们意识到巨大的危机开始进行对抗时,却早已被魔教占去先机,正道面临四面楚歌,岌岌可危之局面。

就在魔教欲要最后一举覆灭正道之时,正道中一些久未问世的隐士修真横空出世,这些本是静心参悟长生之法的修士,终因无法忍受魔教如此荼毒之势,遂一一破关,含愤而出。

眼见天下颓势,几位前辈心头愤然!

愤的是正道之人如此势弱,让的魔教竟是欺到家门口而来。

愤的是正道众人,犹如散沙一盘,即便如此境地,还不忘相互角斗,倾心算计之事。

更愤的是魔教狼子野心,即便尔等覆灭修真界亦有何谓,但千不该万不该的是不该对这天下芸芸众生中的凡人大大出手,使得整个神洲大地宛如炼狱坟场,导致民不聊生,家破人亡之事处处皆是。

最终,众前辈发下宏愿,“此生失道,誓杀魔子。来自haohaoyun.com

当时最为有名的,便是早已在修真界隐迹埋名的天下二老,他二人登高一呼,应者群起,紧忙中聚合正道所剩力量,率领他们对魔教攻势展开了疯狂的反扑。

而这最后一战,就在西北之地,魔教尽出高手,甚至连传说中的魔教护法青龙、大日明王、血手书生、妩媚娇娘这四大尊使都是参与了进来。

在与正道众人进行生死一搏后,或许是天意注定,或许是技差一筹,魔教最终惨败而退,四大尊使更是被正道合围之势打得魂飞魄散!

然而正道景象亦不乐观,残胜如此,凄凉悲切。

魔道退却,正道残喘,于是,双双不约而同的进入了又一个修养阶段。

第2章 天下大势

而西北之地,更因此次大战,本来略显荒芜的地貌更是雪上加霜,变得更加荒芜,处显颓废。

其中还言,当时名动正魔的”天下二老”东岳上人和华阳真人为天下苍生力抗魔劫,最终灯枯油尽,身死道消。

在临终前,二位老人穷一身修为,在西北茫茫群山某处,凝九天神塔。好好孕

塔旁石刻:“人心乱,天下难,魔劫起,屠生灵,心悲切,抗魔劫,身心灭,留宝塔,千年后,有缘人,通宝塔,天下敬!”

而如今,几千年已过,早年正魔相争之事,今日所知之人已所剩无几。

人们只是或从典籍,或口耳相传,或从街头巷尾风雅说书之人处听来,对几千年前的事情略做了解,然说来之时却也是众说纷纭,各持所言。

或许人们已经忘记了几千年的惨然大战,忘记了当年大战时苍生的苦难,忘记了当年那些风云天下的大人物,但人们永远不会忘记一个地方——西北之地群山某处的九天神塔。一切只是因为那最后一句话“通宝塔,天下敬。”

所以这数千年来,无数自命不凡之人纷纷寻找宝塔所在,更有为数不少之人曾进入宝塔,但却始终无人能通塔而出!

由此,关于宝塔的各种传闻更是神乎其神,而这却更加激发了修真之人的向往。

在这其中,还隐约有些魔教中人的身影,虽当年大战使得正魔两方势不两立,见面无不杀之而后快,但在机缘面前,谁又不想成无上修为,留万世英名!

今时今日的神洲大地,早已不是往年大战时的情形,处处呈现出繁荣盛景,享负盛名的城镇更是不胜枚举,但在这其中,有几座巍巍巨城好似皓月当空,辉耀世间。

东海天水城、西北古凉城、中土开元城、南海福江城、北域寒露城,这几城各据一方,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可谓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它们随着几年前的修养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兴盛之态。

在这几个城镇里,少说也有数千万的人在生存着,可见如今神洲界真的是人口充足,资源丰盛。

除过这几个有名的城镇之外,还有无数点缀在神洲版图上的大小不一的城镇。

这些城镇虽然没有上述几城那样繁荣,但也不曾逊色几分,几乎在每一个地方,都兴起了一些坊市、卖场,其中所含,杂目繁多,灵兽、法器、丹药、功法等等应有尽有。

如今神洲大地林立的门派中,其中更是以东海蓬莱仙宗、南海慈航寺、西北圣灵门、中土论剑山庄、北疆万灵谷这五家为大,在修真界亦是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除过西北圣灵门之外,其余四大家均是当年正魔大战时的小门小派。

正魔之战后,天下百废待兴,这些门派应势而起,迅速扩展自己的力量,经过几千年的发展,终于成就了如今这般态势。

许是当年大战给这些正道之人敲响警钟,几派之间倒是往来不辍,虽暗中仍有竞争之心,但明面上却表现的和气一团,处处彰显着大派的威势。

而另外一些小门小派,更是遍地皆是,昨胜今衰之事也时有发生,倒是不足为奇。

几千年前的魔劫所造成的影响已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在人们心中逐渐的淡化,修真界正在一步步的走向新的辉煌。

不过,终归是有人的地方就免不了纷争,即便太平盛世也不乏鸡鸣狗盗之辈。

常常有门派相争、杀人夺宝、甚则采花掠色之事不绝于耳。悲欢离合、生离死别之事,日日上演。

然在不影响大局发展的情况下,只要是事不临头,人们倒也乐得安宁,所以人们各行其事,从容处之。

而西北之地,做为当年正魔大战最后的主战场,导致遍地荒芜,颓废凄凉。

但在这随后的几千年来,因宝塔之故,无数修者往来不断,更多人将此地做为进山前的最后歇脚处。

大约于三千年前,西北之地,一个门派的悄然崛起并迅速壮大,也为西北之地的兴盛抹上了一笔浓浓的色彩。

而它正是如今闻名天下的正道五大门派之一——西北圣灵门!

传闻此门,虽传承不过三千多年,但丝毫不逊色于如今天下的其余四大家。

经过几千年的发展,圣灵门内高手不绝,精英弟子比比皆是,最值得赞叹的是其门内修行风气甚好,上下一心,相互扶持,同心同德。

也正是这一点,使得前来拜师学艺之人络绎不绝。

而其掌门天玄真人,更是博采多学,一身修为业已登峰造极,即便放眼如今整个神洲大地,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人物。

第3章 天桥古村

西北之地的人们,在这几千年以来,因得益于圣灵门的庇护,便宜的去圣灵门内万灵殿前顶礼膜拜,不方便的则时常面对圣灵门之所在焚香祷告。敬仰之意由心而发,所言及圣灵门,无不神采飞扬,面露敬色,实不做作。

这个故事,也就是从“西北之地”开始的。

西北之地,群山茫茫,一眼望去,却并不多见郁郁森林,苍翠之色。

而山脚之下,多为荒滩戈壁,风起之时,飞沙走石,迷人眼睛,行走艰难。

但即便如此,却也有不少草木丰盛土壤肥沃之处。

就是这样的环境,几千年来,一代代人顽强的生存着,日出而做,日落而息。

于是乎,随处可见一簇簇或大或小的村落点缀在这西北大地的角角落落处。

大山某地,离山脚不远处,有一个小村庄,村名不显,更是说不出来历,只是世代相传,小村名唤“天桥村。”

春日的阳光总是那么的和煦暖人,初升之时的太阳倾洒着它的光辉,仿佛一位慈祥的父亲般,敞开他那宽厚的胸膛,包容万物、德被苍生。恩泽着江河湖海、恩泽着高山峻岭、也恩泽着西北之地这大山脚下的小小村落。

清晨,伴着鸡鸣之声,人们开始了新的一天的生活。

但听村中或笑声、或骂声,其中间或夹杂着家禽的鸣叫声,只见炊烟袅袅,不时有人进出房屋,各种声音交织成一首尖锐却显得亲和的乐曲,无数场景勾勒出一副具有浓郁氛围的农家万象图,每一幕都体现着农家人那种质朴与亲和。

此时,离村口不远处的一座小茅屋,外形甚为破旧,看来也是穷苦人家。

茅屋中央为堂屋,也是平日睡觉休息的地方,右面一件小房子屋顶上留着一个粗糙的出烟口,看样子是平常烧火做饭之处,左面也有一个小房子,破损的木门半敞着,里面杂七杂八的东西,却摆放的较为整齐。

房前院里是开垦出来的一片小菜地,已经是被翻理过,好似要预备种点什么的样子,小院四周用一些枯枝粗木围成栅栏,在中间正对堂屋处立着两扇门。

院里院外一切事物打理的井井有条,整洁干净,看起来这样清苦的一家人,对待生活倒也细致用心。

农家姓古,只有一家三口,父母均为农作之人,膝下有一小男孩。三口之家,就这样伴随着春夏秋冬,过着平凡而单调的生活。

此时忽闻一道妇女声音响起,道:“元儿,洗完了你先去帮你爹挑水,娘给你们做饭去。”

堂屋之内,有一中年妇女,已是知天命之年,个头不高,身形单薄、两鬓间发已斑白,然发丝却不曾乱摆,看来虽是乡下之人,却也有股精干之气。

她清瘦的脸颊上有着几道岁月的刻痕,并带着些许土黄色,不是脸未洗干净,而是似乎身体有恙,身着一套蓝色的却已洗的发白的衣服,裤脚上甚至还有几处破损。

此时中年妇女正对着土炕边正在洗脸的一个小男孩慈和地说道:“等吃过饭后,你就去李爷爷那里认字,我跟你爹下地干活去。”

“嗯,娘,我知道了。”被唤作元儿的小男孩此时也刚洗完了脸,甜甜地回了母亲一声。

小男孩约十岁左右,长得倒也虎头虎脑,圆圆的小脸上带着些许湿漉,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纯真无邪,上身穿一土黄色的长袖衫,下身着一麻色裤子,虽已破旧,但是却洗的干净。

最后再次抹了一把脸,元儿笑着走了过来,伸手挽住中年妇女的臂腕,甜甜说道:“可是娘您身体不舒服,您歇会吧,我先去帮爹打水,回来后我再烧饭,我现在做的饭可好了呢!”说完又是“嘿嘿”一笑。

中年妇女面露慈祥,眼含微笑,温柔的摸了摸元儿的小脑袋:“元儿,娘好着呢,你快去帮你爹打水吧,娘很快就会做好饭了。”

小男孩歪着脑袋思索片刻:“嗯,好吧,我去打水回来,再帮您做饭。”

说完之后,小男孩不等母亲回话,一环手用力抱了中年妇女,用他那圆圆的小脑袋深深的拱了拱母亲的怀抱,然后笑着,也不知嘴里哼哼着什么,反正很高兴的样子,一蹦一跳的跑了出去。

“元儿慢点。”中年妇女又是赶忙喊了一声。

“嗯,知道啦!”小男孩的身影却已跑到了远处。

元儿母亲这辈子生活困难,为强撑家庭,省吃俭用,如今日子依旧艰苦,但她的身子却因此而累垮,时时咳嗽,夜难入眠,到现在落得一身疾患,不知那天就要撒手人寰,生死相别。

想着想着,她的眼中两行浊泪缓缓渗出。

第4章 乖巧孩儿

一声哀叹,她挥手拭去泪水,道:“人老了,竟想这些没用的,活一天算一天吧!”

单薄的身体拉出惆怅的身影,她向那另外一间房屋中的灶台处走了过去。

一路蹦蹦跳跳,古元快跑到离村庄不远处的小河旁时,见前方小河旁立着一道身影,那人正弯腰勾背,使劲地往上拉着一桶水。

古元撒开双腿,几下子便来到那人身旁,然后伸出一双胖乎乎的小手抓在那绳索之上,使出吃奶的劲往上拉。

中年人见小男孩来拉水,赶忙使出比刚才更大的力气,一下子将水拉了上来。

倒是古元差点一个趔趄,中年人却是眼疾手快,一手抓着水桶,一手伸过来把小男孩扶了一下,中年人待小男孩站稳后问道:“元儿,你怎么跑来了,你娘呢?”

小男孩闻言,抬头轻轻一笑,言道:“娘说让我来帮您打水,她给我们做饭。”

“爹,我帮您挑。”

“没事,我能挑动,走吧。”

中年人个头不高,但在岁月的磨练下,倒也有一副厚实的肩膀,两桶水,一根扁担,被他重重一举,便平稳地落在了他的肩头之上,未曾溅起丝毫水花。

“他大伯,来打水呢,哟,这不是小元儿吗,这么小就天天来帮你打水啊,真是个懂事的好娃娃。”原来是同村的王二婶也来打水,看见这父子两打起了招呼,说道:“你们古家有这么个懂事的孩子,真是好福气啊!”

一旁的古元微微一笑抬头乖巧地说道:“二婶好。”

“呵呵,小元好,你们打好水了就先回吧,我不用帮忙,很快就好。”说着看着古元点头一笑,然后向着小河边走了去。古家父子也是边说边笑的快步向家走去。

早餐很普通,一盘咸菜,一碟黑面饼,外加三碗稀饭,说是稀饭,也就跟清汤差不多。

尤其是古元,吃的呼噜作响,直惹得古父古母欢笑不停。就这样一家三口很畅快的吃完了早餐。

古母去洗锅刷碗了,古父对着古元说:“元儿,去跟李爷爷认字去,到他家里要听话,知道吗?”

“嗯,知道了,我一直都那样的。”古元说完,转身拿起炕边的小书包,向着门外走去。“爹,我走了。”

“嗯。”古父轻声一应,眼中满是慈爱之色。

“娘,我去李爷爷那了。”只见古元对着厨房的方向大声说了一句,然后正欲出走。

古母闻声,忙出来一声叮嘱:“元儿稍待,我这里给李爷爷做了几个面饼,你一道带去,等学完了就早些回家来。”

边说边走,古母来到古元身前,给他手中塞了一个干净的小方布包,些许温热之意传入古元手心,看样子这些面饼也是刚刚出炉。

“嗯,知道啦!”古元接过布包,然后小心翼翼的放在自己的小背包里,然后给母亲一个腼腆的笑容,转过头,蹦蹦哒哒的跑了远去。

古母笑着看着儿子走远,转身回头走进屋内,却见古父坐在凳子上正在出神。轻轻走过去,摇了摇他的胳膊,“他爹,你怎么了,有心事?”

古父闻言,看了看门外已经走远的儿子的背影,然后轻柔地说道:“他娘,你倒是有心了。”

“唉,李老爷子这么些年孤苦一人,如今年岁已大,而他对我们家元儿也是倍加呵护,细心教导,我这举手之劳,与之相比,实在不算什么。”古母闻言后,亦是轻声作答。

古父看了看妻子早已显得土黄的脸色,难免一阵心痛,待古母说完,却是未曾说话,只是长长的轻叹了一声。

“他爹,到底是怎么了?我们这么多年的夫妻,难道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言语间虽有轻怪之意,但是关切之心却更浓一些。

“翠花,你的病……”半晌后,古父又是长叹一口气说道,但后面的却是没有接下去。

古母闻言,轻轻拉着古父的手:“不要紧的,我还能撑得住。”

“只怪我没本事,害的你这辈子跟着我受苦。”古父起身将古母搂在怀中轻轻的说道,语气中却甚多沮丧和无奈。

古母将头深深的埋在古父的怀抱中,“夫君别这么说了,跟了你,我又何曾后悔过,我们虽一生清苦,但元儿却是煞懂人心,只要儿子以后好好的,我也就很满足了。”

“对的,元儿确实乖顺,只要他努力,我们即便再苦再累,却也值得,古家也一定会有盼头的。”古父说着话,目光中却透露出一股坚定的眼神。

一生受苦,但他们却不想让自己的儿子也一辈子与黄土打交道,只要古元能够出息,他们就是饱受折磨,心中也是无怨无悔的。

苍生有语》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苍生有语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不死武神9章(第9章 你说我想干什么)

    原标题:不死武神9章(第9章你说我想干什么)小说:不死武神第9章你说我想干什么只见在识海中,一块黝黑无华的石头静静的躺在那里。这个神秘石头透着一股沧桑,古老,好似存在了万古岁月一般。这石头竟然是上古神石,没想到上古神石也陪自己重生了?传闻,这神石蕴含着突破武道巅峰的秘密。他前世,还未来得及解开这神石之秘,就招来了无辜祸端,最后不甘死去。“或许我的重生,都是拜这块神石所赐。”此刻,他隐隐觉得自己的重生,跟这块石头脱不了干系。不过此刻的神石,跟前世感觉有了一些变化,具体怎么变了,他说不清楚。神识靠近

  • 御龙狂凤:逆天异术师9章(第9章 凤府的规矩你都忘了吗)

    原标题:御龙狂凤:逆天异术师9章(第9章凤府的规矩你都忘了吗)小说书名:御龙狂凤:逆天异术师第9章凤府的规矩你都忘了吗骂人不揭短。凤九邪父母双亡,母亲本是凤家嫡女,家主是她舅舅。爷爷见她孤苦无依,就将她过继给舅舅,而且下了死命令,不许谈她的父母。而作为凤凰的她,更不想别人提及父母二字……九邪眸中闪过锐利,闪电般摄住小翠的手腕,还没等她回神,用力往下一折。“啪嗒!”骨裂声传来。小翠脸色铁青,痛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蓦地大叫:“啊……!痛啊……!”而掰断她手腕的女子却是欺身而上,冷如蛇蝎的声音在小翠耳

  • 终极战兵9章(第9章 挑衅)

    原标题:终极战兵9章(第9章挑衅)书名:终极战兵第9章挑衅“哦,我看到了什么?一个新人?一个毒蝎的新人居然敢对着我大呼小叫?难到现在的新人都这么狂了吗?”刺血夸张的长大了嘴,做出一副很惊讶的表情。李言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不过脸上却挂着一丝笑容。“你们的确人很多,不过我一向认为,只有那种没种的男人,才会用人数来维持自己的勇气,你说是不是呢?”“哦,这么说,你很有勇气了?”刺血眼睛一眯,嗜血的舔舐了下嘴唇。“有没有勇气,试试就知道了!”李言耸了耸肩,很无所谓的说到。听到光头和李言的对话,苏玲珑皱了皱眉

  • 禁欲总裁要二胎9章(第9章 不怀好意)

    原标题:禁欲总裁要二胎9章(第9章不怀好意)小说:禁欲总裁要二胎第9章不怀好意宋景全皱皱眉,拉着江雪颜大步地朝里面走去。“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我不好意思向霍学长借手机……”江雪颜轻声地说道。叶苗娇笑一声,“哈哈,雪颜你真害羞,霍学长虽然冷了一些,不过他送你回来,证明他不是那种无情的男人。”叶苗的话,让宋景全的脸色又沉了几分。江雪颜从霍冷霆的车上下来的那一幕,他是看到的。毕竟红色的法拉利太显眼了,就算在雨夜里,依旧红得刺眼。对方是身价百亿的股神,样貌又俊美无比,宋景全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安。江雪颜

  • 太古龙帝诀9章(第9章 沫易)

    原标题:太古龙帝诀9章(第9章沫易)小说书名:太古龙帝诀第9章沫易在当今世道,崇尚的是至高无上的武力,皇宫之中,能担任重要官职的,也都是一方强者。而老者口中的楚天行,却是一个另类人物,他不碰武学,一心向文,入皇宫后,常年为国家出谋划策,为皇帝分忧国事,深得大明皇帝的爱戴,即便不会武,却同样当上了帝国的宰相。“爷爷,玲儿受教了!”沫玲拱手道。老者会心一想。而此刻,战台之上,那剩下的两名跟班再见到叶默时,就像见到魔鬼一般,也不敢再上来挑衅了,连忙带着猴脸男快速逃离而去。见状,叶默也没有再去理会,直接

  • 极品透视狂仙9章(第9章 狂虐)

    原标题:极品透视狂仙9章(第9章狂虐)小说名字:极品透视狂仙第9章狂虐听着叶落的话,众人的目光纷纷向他看来。那孙鹏辉更是拍着保时捷的喇叭大笑道:“哈哈,哈哈,叶落,这是我听到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你知道吗,长这么大,我就没听过这样好笑的笑话,你……竟然真跟我比车。”唐漫瑶望着叶落,得意之色也更浓。就算是那被称为乔姐的乔羽墨,此刻望向叶落之时也展现出更多的轻蔑之色。对于孙鹏辉的车技,乔羽墨自然了解,而听之前叶幼薇的话,叶落根本就不会开车,竟然还大言不惭的说稳赢。叶幼薇这一刻也皱起了眉。之前叶落那份淡然还

  • 强婚蜜爱:霸道总裁娇宠妻9章(第9章 坏心眼)

    原标题:强婚蜜爱:霸道总裁娇宠妻9章(第9章坏心眼)小说:强婚蜜爱:霸道总裁娇宠妻第9章坏心眼虽然知道她现在的身份,是没有办法说服唐墨言,可好歹也要试试看。啪的一声,唐墨言将文件放在了郁双双的面前。“签了,我会帮你父亲请最好的律师,查明真相。”唐墨言居然答应了,郁双双的心激动不已。郁双双心中叹息,现在的她有什么资格和唐墨言讲条件。只能用自己那被手铐铐住的一双手迅速的握住了笔,想也不想的就在那签名的地方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不管那上面到底是什么,都不重要了,哪怕是让她现在就去死的条约,她也没有办法拒绝

  • 冷王嗜宠:我家王妃初养成9章(第9章 温暖)

    原标题:冷王嗜宠:我家王妃初养成9章(第9章温暖)书名:冷王嗜宠:我家王妃初养成第9章温暖凝猫被塞进了马车,马车宽敞通透,暖庐和熏香、茶水已经准备妥当,厚厚的地毯踩上去发不出半点声响,座位上垫着两张青缎靠背坐褥,柔软又暖和。凝猫再度咋舌,这样的通体气派,真的是24K纯金的土豪哥!凝猫的注意力都在这通体气派的马车上了,所以丝毫没注意到对面的少年那微微泛红的耳根和不大自然的神色。车轮滚滚前行,这三马并驾的豪华坐骑当真不一样,凝猫全程没有半丝颠簸之感,马车里是一室暖春,把外面皑皑白雪,寒风刺骨尽数阻隔

  • 抗战之最强兵王9章(第9章 碉楼大爆炸)

    原标题:抗战之最强兵王9章(第9章碉楼大爆炸)小说:抗战之最强兵王第9章碉楼大爆炸跨斗摩托车在苏阳驾驶下很快便离开了村庄,在路上行驶了一阵,苏阳遇到了孙翠花,她右手上还拿着镰刀。“苏阳,你这是干啥去,这小东西你都会驾驶,你可真了不起。”看到苏阳开着摩托车在道路上行驶,孙翠花俏脸上带着崇拜表情说。今天孙翠湖依然是穿着粗布棉衣,脚上穿着布鞋,可是这一身简单打扮,丝毫都不能够掩盖她的美丽。“翠花,我要带小宝去碉楼去,你要是没事和我一起去吧?”苏阳将摩托车停下,他发出邀请说。孙翠花朝着坐在苏阳身后的张小

  • 妙手回春9章(第9章 中医配药)

    原标题:妙手回春9章(第9章中医配药)小说书名:妙手回春第9章中医配药但就在此时,卫玲腹部涌起一阵剧烈的绞痛,让她额头瞬间布满了汗珠,实在是疼痛难忍。卫玲面色痛苦,咬牙艰难的点了点头,道:“我,我身子动不了,你给我弄吧。”说完这话,卫玲一张俏脸羞得几乎要滴出水来了。陈飞此刻却是没什么旖旎心思,闻言点了点头,俯身下来,伸出双手,探向卫玲的小腹处。解开外面的外套扣子,里面是一件白色的衬衫,将衬衫下摆冲短裙中拉出来,然后从下往上解扣子。双手动作之间,陈飞的手难免触碰到卫玲光滑的肌肤,让陈飞本来平静的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