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穿越架空小说《七夜强宠:艳妃无罪》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 2:39:25 来源:网络 []

小说:七夜强宠:艳妃无罪

第1章 楔子

苏墨面无表情,心痛到顶端竟是已经忘记了痛,此刻……心,以及全身的血液已经麻木!

“唰!”的一声,苏墨拔出匕首,锃亮的匕首迎着从窗户里射进的阳光亮的让人刺目,却冷的让人心寒。穿越架空小说《七夜强宠:艳妃无罪》在线免费阅读

苏墨哀戚的自嘲一笑,鼻子微酸,眼眶微红了起来,眼眸中氤氲了浓浓的水气,手轻抚着小腹,嘴里自喃的说着“对不起……”

苏墨眼帘微垂,一滴泪溢出眼眶顺着脸颊滑落,滴落在抚着小腹的手上,晕染开来,她紧咬着下唇,眼眸紧紧的阖起,长长的睫羽沾染了泪水,匕首上的光芒反射到上面,晶莹剔透!

猛然,苏墨睁开眼睑,眸光变的冰冷,冷冷的自喃道:“尉迟寒风,从此后我和你形同陌路!”

说完,手起刀落,匕首深深的插//进了自己的小腹,苏墨死咬着下唇不让自己痛呼出声,由于用了力,嘴唇被牙齿咬破,腥甜的气息顿时在嘴里蔓延开……

可是,此时嘴上的痛,腹部的痛又怎及心中的痛的万分之一?

“主子,奴婢给你备了冰梅汤……啊……”

“哐啷!”

随着紫菱丫头的尖叫声,她手里的瓷碗摔碎在地上,“快来人啊,快来人啊……快找大夫……”

紫菱的大叫,顿时让墨园一片喧闹。

紧随而至的是闻讯匆匆赶来的尉迟寒风,看见躺在地上,倒在血泊中的苏墨,一个箭步上前,将她从地上抱起,放到了榻上,一脸的担忧,“请了大夫没有?”

紫菱哭着点点头,道:“已经去请了!”

尉迟寒风冷寒着脸,看着苏墨腹部的匕首,大怒,转身对着管家萧隶吼道:“这王府内进了刺客你们竟是不知,本王还要你们这些个奴才干什么?”

萧隶等人听闻,顿时跪倒在地,说道:“王爷息怒,属下这就去查!”

“不用查了……”

床榻上,传来苏墨虚弱且冷漠的声音,她嘴角噙着一抹冷厉嘲讽的笑看着怒气满满的尉迟寒风,他是在担心她,还是在担心……

她不敢想下去,腿间有股热流缓缓溢出,灼痛了她的腿上的肌肤,更加灼痛了她的心!

“墨儿?”尉迟寒风轻咦,不解的看着苏墨,她嘴角的笑刺痛了他的眸,为什么感觉此刻的她竟是说不出的陌生?!

苏墨杏眸冷的没有一丝的生气,眸子里唯一的感情只有恨,她冷冷说道:“没有什么刺客……匕首……匕首是我自己刺进去的……”

她的话音方落,屋内所有的人都为之惊呆,惊恐的看着床榻上流着血,面色苍白的人,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紫菱更是瞪大了眼睛,一时间脑袋里都是“嗡嗡”的声响,不明白为什么主子要如此做,那……那可是……

紫菱忘记了惊慌,脑子一片空白。

“呵呵……”尉迟寒风冷笑几声,向后退了半步,好看的眸子里噙了冷意和失望,他淡漠的问道:“苏墨,你就这么不想要孩子吗?就算是本王的孩子……你也不想要?!”

最后,尉迟寒风几乎是嘶吼出声,他的手垂于两侧,捏的“嘎嘎”作响,可见,此刻他的怒火已经到达了顶点,随时等待爆发。

苏墨冷笑,心中凄凉,他竟然敢质问她?

他要孩子的目的是什么?

罢了……既然从此形同陌路,又何必痴缠在此事上?!

“是!”苏墨坚定而冰冷的回道。

尉迟寒风笑了,笑的犀利而狂妄,更加的凄凉,“好,好,好……苏墨,本王与你……自此恩断义绝!”

说完,尉迟寒风收回了笑容,脸上覆盖了一层寒霜,周身更是散发出骇然的气息,就算在这炎炎夏日,亦让屋子中的人感觉到一股寒气自脚底传入心房。

适时,大夫急匆匆的背着医药箱匆匆而来,一进屋子,就被凝结的空气而压的喘不过气,看着尉迟寒风行礼道:“参……参见王爷……王妃……”

没有人出声,大夫//人僵在哪里,也不知道是起身去给苏墨看病好,还是等着。网站haohaoyun.com

正当大夫踌躇之际,只听的尉迟寒风冷声道:“给王妃敷药止血!”

“是!”大夫暗暗拭去了额头间的细汗,急忙上前,看到苏墨腹部的利刃,顿时心惊,这匕首插在这里,想来孩子是无法保住了……

大夫想着,手下的动作却没有停,先给苏墨敷了药,方才拔出利刃,顿时,苏墨痛的整个脸都扭曲到了一起。

“你还会痛吗?”尉迟寒风冷嗤的一哼,居高临下的鄙倪着神情痛苦的苏墨,眸子越来越冰冷。

他冷,苏墨比他更冷,二人就这样对峙着。

原以为,这个孩子将他们紧紧的连接,却原来……一切只是虚幻的泡沫。尉迟寒风,爱,非要直至成伤吗?亦或者,一切都是假象,只为孩子……

大夫处理好了伤口,为苏墨开了引胎的药物,方才离去,直到此刻,屋内所有的人依旧没有想通,为什么王妃要如此做?

苏墨,你怎么敢,你怎么敢将本王对你的好如此的践踏?!

尉迟寒风冷眼看着床榻上的苏墨,凤眸微眯,眸中的冷厉更胜,此刻,他的脑子里都被苏墨那冰冷的眸光所占据,此时,心中的血液都好似被她的冷厉而冻结。

苏墨,犯了本王的底线,你付不起代价!

尉迟寒风背转过身,冷声道:“苏墨,从今日起除去王妃头衔,贬为王府低等丫鬟,不得踏出王府半步,今日之事,谁敢传了出去,灭九族!”

说完,身子一顿,大步流星的离去,竟是多在这里呆一刻都觉得污秽。

待众人离去,紫菱哭着跪在苏墨的榻前,抽噎道:“主子,你这是何苦啊……”

苏墨闭上了眼帘,长长的睫羽挡去了眼底那深深的沉痛,哀默大于心死,她的心已死……还有什么能勾起她的悸动……

少顷,厨下的老嬷嬷熬好了药,送了来,冷眼看着床榻上的苏墨一眼,嘲讽的冷哼道:“将药喝了!”

紫菱上前端药,却被老嬷嬷推开,“一个低等的奴婢,还想让人伺候?呸……”

“你……”

“紫菱!”苏墨制止了紫菱的话,一脸的淡漠,苍白的脸上看不出思绪,冷冷道:“嬷嬷说的对,我自己来就好!”

苏墨接过瓷碗,在嬷嬷的注视下一口气将那腥臭的药喝了进去,嬷嬷才满意的离去,行至门口,嬷嬷突然顿住了脚步,回头道:“紫菱,厨房还有活,你随我来!”

紫菱不舍的看了眼苏墨,三步一回头的随着嬷嬷离去,房间内只剩下了苏墨。好好孕

药起了作用,苏墨痛的死死咬着嘴唇,下//体一股热流外涌……她知道,她的孩子彻底的没了,离开了她的身体……

“孩子,不要怪娘心狠,娘不想你生下来后痛苦!”苏墨心中沉痛的说道,一抹清泪顺着眼缝滑落……

……

第2章 穿越

一年前。

++++++++

东黎国皇宫御书房内,两个俊逸非凡的男子正对峙着。

过了一会儿,身穿黑色长袍,金线镶边绣着五爪龙的尉迟木涵方才说道:“寒风,这个事情你是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

尉迟寒风冷寒着脸,淡淡道:“皇上,你应该知道,臣的正妃的位置是留给翩然的,那个南朝的郡主……臣没有兴趣!”

“这容不得你随性!南朝皇帝亲自写书,朕怎好拒绝?”尉迟木涵冷声说道,语气坚定,容不得反抗,看着尉迟寒风那冰冷而狂傲的脸,微微一叹,道:“有些事情,是生在皇家人必须要去做的,朕可以允你,只干涉你这一次……其他的事情,朕都可以不过问。”

尉迟寒风缓缓站了起来,平淡的说道:“这个可是皇上说的,希望皇上不要后悔……臣指的是不要后悔让臣娶了那南朝的郡主!”

说完,狂傲的离去。

尉迟木涵看着尉迟寒风离去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不免反思,他是不是太宠着这个皇叔的儿子了?

想着,暗自一叹,拿起朱砂笔批示起奏章来。

+++++++

南朝,苏王府。好好孕

苏墨睁开眼,看着眼前的一切。

雕花大床,罗纱幔帐,焦急的婢女……这个情节怎么感觉有些熟悉?

嗯,一定是在做梦。

苏墨又把眼睛闭上,不顾刚刚看到的那个婢女焦急的声音,紧紧的闭上眼睛……

睁开!

还是刚刚看到的。

再闭上……

再睁开……

……

苏墨放弃了,再次审视起周遭的一切,来回的环顾着,自己只不过去看天文奇观的【血色月全食】而已,就这样穿越了……

“郡主……郡主……你不要吓奴婢!”婢女的声音带着丝丝哽咽的担忧,见苏墨一直不停的重复着睁眼、闭眼的动作,心中甚是害怕。

苏墨只觉得身体酸痛的不得了,努力的支撑起身子,淡漠的问道:“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郡主,奴婢是紫菱啊……”紫菱惊恐的看着苏墨,不知道为什么,怎么感觉郡主没有了往日的活泼,浑身淡漠的让人不敢靠近,她看着苏墨,诺诺的问道:“郡主……你……”

“我没事!”苏墨平淡的说道:“我只是不记得了,发生了什么事?你给我讲讲……”

紫菱一个劲的哭,边说边抽噎着,说的苏墨一个头两个大,最后才搞明白一件事情,南朝的皇帝帝桀要将这个郡主嫁给东黎国的黎王爷尉迟寒风,郡主因为暗暗喜欢帝桀,所以,不想嫁,就以死相逼,自己却好死不死的穿越到她的身上……

“郡主……皇上,皇上封了你做公主,你……你就成了皇上的妹妹了……”紫菱依旧抽噎着,说道:“皇上昨儿个来……来看了你,说……说……说就算你死了……尸体……尸体也是要嫁过去的……”

苏墨心中冷哼,这个帝桀是想割断这个妹妹的情丝呢,还是只是想拉拢别国做政治联姻……就叫人深思了。

“郡主,怎么办啊?”紫菱哭泣的问道。

苏墨反问,“可以不嫁吗?”

紫菱摇摇头。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既然不可以,那就嫁好了!我累了,你出去吧!”苏墨重新躺下,阖起了眼眸,直到紫菱磨磨唧唧的出去方才睁开。

看着这古色古香的摆设,苏墨不得不任命自己穿越的事实,想来她孤独一人,到哪里也是一样的。

苏墨起身往一侧的梳妆台走去,模糊的铜镜中映照出一副娇好的身材,脸蛋儿极为美丽,乌云秀发,杏脸桃腮,眉如春山浅淡,眼若秋波宛转,看上去最多不过双九的年华。

只是,此刻里面的灵魂却是自己的,那双灵动的眼眸罩上了一层淡淡的冷漠,她也叫苏墨……是注定还是巧合?

三日后,送嫁的队伍整合完毕,苏墨一袭大红色喜服,头戴细珠流苏凤冠,安静的坐在屋内,外面忙碌的脚步声并没有勾起她内心一点儿的涟漪。

想不到,在这里她也是一个人,硕大的苏王府就她一个郡主,十年前王爷战死沙场,王妃殉情……

说来讽刺,难道这个王妃没有想到自己还有一个几岁大的女儿需要照顾吗?不负责任!就和生她的人一样,既然生了她,又为什么要抛弃她?如果没有承担的勇气,就不要生……

如果不是王妃不负责任,郡主自小依赖那个帝桀,又岂会心生情愫?!

苏墨暗自冷嗤一声。

“皇上驾到,皇后驾到——”

门外,传来通传声,紧接是一堆人跪地迎驾的声音。

苏墨好奇,至少……这个人是郡主就算死也要爱的人。穿越架空小说《七夜强宠:艳妃无罪》在线免费阅读

“公主,皇上和皇后来了!”紫菱开门说道,这个丫头,总是哜哜嘈嘈的,估计是随了那郡主的性子,不过,为人却是纯真的很,几天相处下来,她倒是喜欢。

苏墨正征神,一个身着明黄色龙袍,器宇轩昂的男子及一个凤袍加身,容貌极美的女子走了进来,她缓缓起身,福身淡淡说道:“皇上吉祥、皇后娘娘吉祥!”

帝桀面色不改,眸中只是噙了丝疑惑。

皇后李络歆上前两步,抓住苏墨的手,上下打量了一番,嘴角微微一笑,柔声道:“真是好看,墨儿,嫁过去就是人妇了,就不能像以前那样任性了,知道吗?”

苏墨凝望着这个李络歆,不知道为什么,自然而然的有种无形的亲切感,听她如此说,本能的点点头。

“好了,吉时也差不多了,皇嫂祝你幸福!”李络歆由衷的说道,皇上的心思她懂,可是,女人出嫁是一辈子的事情,谁人不想有个好归宿,嫁给自己心爱的人?

想着,内心不免一叹!

皇家自古多薄情,帝桀……我们又能走多远?

十六人抬的喜轿彰显了帝桀对苏墨的宠爱,可是,此刻的苏墨感受不到,只觉得可笑,没有比将爱着自己的人亲手推到别人怀里,更让人痛苦和悲伤的事情了,帝桀对这个郡主做的可算是彻底……

至于那个尉迟寒风……他又是怎样的人?对于这样的强送,他想来也没有抵制的余力吧,两国之间的联姻又牵扯了多少利益?

苏墨苦笑,她也许天生就是个被人丢弃的人……

~~~~~

第3章 入府

苏墨苦笑,她也许天生就是个被人丢弃的人……

++++++++++++

黎王府门前,到处红绸悬挂,鞭炮声更是响的让帝都黎玥城处处可闻,皇上最为宠信的黎王爷,也是众百姓爱戴的尉迟寒风大婚,这对于整个东黎国来说都不算小事,何况,还是娶的南朝皇帝非常喜爱的公主苏墨。

尉迟寒风一脸慵懒,嘴角挂着狂傲不羁的笑,好看的凤眸里噙着一丝玩味,大红的喜服将他那健硕的身体包裹着,更彰显了几分俊逸。

“王爷,公主的凤辇已经到了东城门了!”管家萧隶恭敬的说道。

尉迟寒风微微颔首,吩咐道:“等下不要出了乱子!”

萧隶微微抬眸,看着这个让人琢磨不透的主子,出声道:“王爷,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毕竟那是南帝的妹妹,而且,这样做奴才怕激怒了皇上……”

“皇上不是说了吗,以后本王的事情他不过问!”尉迟寒风慵懒的一笑,眸子里却有着薄薄的怒意,他讨厌被人摆布,尤其是打乱了他原本的计划。

萧隶内心一叹,应了声退下,只是,一脸的苦涩,主子是不怕,可是,皇上冷了脸,倒霉的就只有他们这些个奴才……跟了这样的主子也只能认命,偏偏……却没有一点儿后悔的意思!

想到此,萧隶暗暗的自嘲了一下,看着正在迎亲的队伍,肃面吩咐道:“等会儿公主的凤辇来了,记得先等等,让侧妃的轿子先进来!”

“是!”众人恭敬的领命,却心中暗暗奇怪,哪有侧妃先进门让正妃等在外面的道理?不过,主子吩咐了,他们照做就好,只是,大家心里都明白了一件事,这个正妃没有侧妃受宠!

苏墨的凤辇到了黎王府门前突然被人拦下,紫菱疑惑,问道:“怎么了?”

那人说道:“等等,侧妃的轿子还没有到!”

侧妃?

紫菱一听,顿时大怒,说道:“今天是公主到府的日子,王爷今日同时迎了侧妃……好,这也就算了,凭什么让我们公主等她?”

那人不理会紫菱的叫嚣,只是淡漠的说道:“我们只管按照王爷的指示行事,别的不知道!”

“叫你们王爷出来……”紫菱大叫。

“紫菱……”凤辇中传来苏墨的声音,她平淡的说道:“等就等吧,反正也不着急!”

“可是,公主……”紫菱气鼓鼓的隔着轿帘想说什么,却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她怎么说也是个下人,可是,心里气的紧,好似被堵了块大石般。

凤辇中,苏墨的头巾和凤冠早已经扔到了一侧,那繁琐沉重的东西压着她的颈椎都快要断了。

凤辇落下,苏墨没有心情去理会外面,从刚刚的事情来看,这个王爷必定不想娶郡主的,至于这个侧妃……要么是王爷喜爱之人,要么就是故意用来给自己下马威的,亦或者两者都有。

不管如何,她都不在乎,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本就没有一个认识的人,在哪里生活都是一样的,只要那个王爷不要来招惹自己就好。

“侧妃娘娘喜轿到——”

正想着,外面传来通传声,顿时,鞭炮声四起,感情……这个人才是正妃!

苏墨笑了,只是,是淡漠的笑,她只是个旁观者!

等到侧妃在大家的议论中风风光光的被抬进了王府后,苏墨的凤辇方才起轿,可是,刚刚想进门,却又生了事端。

轿子外,紫菱气的话语打结,怒声道:“干什么又拦着?”

“东黎国规矩,正门一日只能迎娶一个女子……既然侧妃刚刚进了门,这……只好请公主从侧门进了!”

“岂有此理!”紫菱气的直跺脚,这个规矩她怎么没有听说过,就算有,哪里有侧妃从正门进,正妃反而从侧门进的道理?

此时,围观的百姓议论纷纷,他们并不知道王府门口在说些什么,只是,不明白为何这公主的轿子就是不进门。

“我听说啊,这个南朝的公主很是刁蛮呢,仗着南帝对她的宠爱,一点儿女子的贤德都没有……”人群中的百姓,突然一人说道。

“啊,我也听说过!”另一人附和。

“你们说,这是不是刁蛮公主故意摆姿态啊?”

“有可能!”一人点头道:“哼,她是公主又怎么样,只有配不起我们黎王爷……”

“就是就是……”

……

人群间的议论声越来越大,凤辇又在门口僵持着,紫菱非得从正门入,而王府的人偏偏不让,强势的说要么从侧门,要么明日在入府。

这黄道吉日岂是说改就能改的?

紫菱气的快哭了,却又无法,她哪里受过这样的气,公主虽然淘气,可是心地善良,在南朝甚是受人喜爱的,这倒好,来到东黎国第一天就叫人欺负了去。

正当大家对持不下的时候,凤辇的轿帘被掀了起来,一只白如凝脂的柔荑搭在那红红的帘子上,夺了许多人的眼眸。

苏墨冷眼扫过外面喧闹的人群,百姓被王府的侍卫格挡在街道的一侧,王府的门口站了一些迎亲的人,高大的铜狮颈项间系了红绸,百钉门上贴着大大的囍字,此刻看上去,竟有些讽刺。

“公主,你怎么出来了?”紫菱急忙上前,说道:“公主,还没有进门,您出来就不吉利了!”

“人都被拦在府外了,王爷都不怕不吉利,我们怕什么?”苏墨淡漠的说道,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也不知道她此刻心里存了何想法。

她在众人的注视下,莲步轻移,平静的走到门口,冷眼看着那拦着自己轿子的侍卫,道:“我现在就要进去……”

说着,人就往里走去,其实,她脸上平静,心却有些提着,不知道这个侍卫会不会拦着!

~~~~~~~

~~~~~~~

月下新文,亲们要多多支持,多多收藏,点击文文简介下方【加入书架】。

这本文是销魂殿【夜宠妃】系列的第二部,亲们的支持是月下努力码字的动力。

第4章 对峙

苏墨在众人的注视下,莲步轻移,平静的走到门口,冷眼看着那拦着自己轿子的侍卫,道:“我现在就要进去……”

说着,人就往里走去,其实,她脸上平静,心却有些提着,不知道这个侍卫会不会拦着!

正当她想着,侍卫已经将立在她的面前,挡去了她的去路,冷声说道:“公主又何必为难卑职呢?”

苏墨笑了,笑的妩媚动人,杏眸微微上挑,嘴角噙了丝淡淡的寒意,缓声说道:“此话怎讲?不知道是我为难你……还是你家王爷为难我呢?”

“呵呵,这个就不是卑职所能知道的了,卑职只是知道,这规矩不能乱……”

苏墨微微挑眉看着拦着她的侍卫,为人冷静淡漠,说话冷静、不卑不亢,想来也是个能讲话的人,不过……她不怕,不管这个尉迟寒风愿不愿意娶她,她的身份摆在那里,如果真的能拒绝,想来他也不会应允了这门婚事。

“如果……我非要进呢?”苏墨娇媚的脸上浮上了一层冷意,淡漠的说道:“我不管你们王爷怎么想,今天,这个门我苏墨是进定了!”

说着,不再理会众人,径自往里走去,她一脸的淡漠,眸光平静,完全不理会前面侍卫那长长的矛。

苏墨的脚步不疾不徐,腰杆挺的直直的,双手置于腰间,身上系着的流苏随着她的脚步轻轻晃动着。

紫菱冷哼的瞪了众侍卫一眼,急忙跟着苏墨的脚步,主仆二人就这样走了进去,侍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竟是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

正当大家踌躇之际,萧隶满面笑容的迎了上前,众人暗暗舒了口气,纷纷收回眸光,有管家在,就不关他们的事情了。

“萧隶参见公主!”

萧隶满脸堆笑的给苏墨拱手行了礼,见苏墨疑惑的看着他,急忙说道:“属下是黎王府的管家,事出突然,未曾安排好公主入府的日子是属下的失误,还望公主见谅……”

苏墨暗暗冷笑,缓缓说道:“管家的话严重了,是我没有先派人前来和您沟通,应该是我的失误才是!”

苏墨的话让萧隶一愣,心中不免暗暗佩服起她来,不管她是由心说的还是佯装出来的,这样的气度并不是一般女子可以做到的,但是……为什么公主看上去并不和情报的一样呢?!

“公主真是爱说笑!”萧隶依旧满面笑容。

苏墨笑了,笑的云淡风轻,她看着萧隶,颇为不解的问道:“萧管家,你就打算让我在这里站着?”

经由她如此一问,萧隶顿时有些尴尬,急忙说道:“是属下怠慢了!”

说完,就转头义正言辞的向门口迎亲的人说道:“还不让公主的凤辇进来,今天公主嫁入王府,那些个规矩怎么好搬出来?再大的规矩在公主面前也都是废的……”

“是是是……”

迎亲的人急忙将送亲的队伍放入。

紫菱搀扶着苏墨坐入凤辇,苏墨在轿帘放下的那刻,杏眸冷漠的扫了眼萧隶,嘴角噙了丝嘲讽。

这好人坏人可都让这王府的人做了,一边唱黑脸一边唱红脸!

就是不知那个侧妃是什么样的人物……

想着,凤辇已经落下,只听的外面传来喜娘喊着让王爷踢轿门的声音,苏墨将一旁的凤冠和红巾佩戴好,遮去了眼前的视线,刚刚准备好,就从红巾的下面看到轿帘被人掀开,一个绑了绣球的红绸递了进来。

苏墨伸手接过,就被紫菱搀扶的下了凤辇。

刚刚落下了脚,喧天的锣鼓声震震入耳,鞭炮燃放的硝烟味浓郁的让苏墨不舒服,她在紫菱的搀扶下进了内堂拜了天地,从头至尾,她只能看见一双穿着暗红色绣金靴的脚。

在南朝时曾听紫菱讲过,帝桀说这个黎王爷乃是人中龙凤,是东帝极为器重的一个人,曾经在十五岁的时候就领兵破虏,用最少的死亡打了胜仗……

有地位,有功勋,有才气……就连东帝都要礼让他几分。

这样的一个人,不甘愿被左右倒也正常。

“送入洞房————”

喜娘笑的发抖的声音打破了苏墨的思绪,苏墨厌恶的蹙了秀眉,这古代的媒婆还真是有够假!

刚刚进了屋子,苏墨就迫不及待的将顶在头上的凤冠拿掉,这繁琐的礼节沉长,厚重的礼服和凤冠早已经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紫菱送走喜娘等人,一进来就见苏墨在脱着喜服,急忙说道:“公主……哦不,娘娘,你怎么能把凤冠霞帔脱掉?等会儿王爷来了生气怎么办?”

说着,就想着给苏墨穿上。

苏墨制止了紫菱的动作,淡淡一笑,说道:“放心吧,王爷是不会来的!”

看着苏墨如此淡漠的样子,紫菱突然眼眶一红,小脸哭丧的说道:“娘娘,不会的,今天是您的大婚的日子,王爷怎么会不来呢?前面大堂正在摆酒,王爷应付完了自然会来,要是来了看您自己揭去了盖头,会生气的!”

苏墨暗暗一叹,上前抹去紫菱脸上滑落的泪水,淡笑着说道:“傻丫头!饿了吧……走,陪我吃点儿东西!”

说着,拉着紫菱在红布铺就的八仙桌前坐下,上面摆放了各色糕点,还有准备给新婚人喝的合卺酒。

那红色的酒杯镶着金边,看上去喜庆又华贵,可惜,此刻却显得很苍凉。

紫菱根本没有心思吃东西,其实,小姐说的没错,王爷今日此举摆明了就是给公主难堪,竟然让一个侧妃先入了正门,这样看来……王爷必然晚上会去侧妃的院子。

苏墨到没有紫菱那么多的心思,她自小无亲无故,养就了铁打的性子,随遇而安是她生存的条件。

“吃吧,吃完了早点睡,路上也累了几天了……”苏墨淡淡的说道。

紫菱点点头,边吃边偷偷的看着苏墨。

公主自从醒了后好像一切都变的无所谓了,想来……皇上是彻底的伤了公主的心!

“哐!”

二人正吃着,突然门被重重的打开,一抹红影站在门扉处,紫菱吓的急忙起身,由于用力过猛,腿撞到了桌子,她只能忍着疼,跪在地上行礼道:“奴婢紫菱叩见王爷!”

~~~~

看过月下《破身爱妃》的都知道,月下的文有些慢热,但绝对值得你期待!

求收藏!

七夜强宠:艳妃无罪》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七夜强宠 或 艳妃无罪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新聊斋——之十《张朱》

    张朱,自幼聪慧,有过目不忘之能,院试之后,无心功名,且家资富有,自然逍遥自在。某年春月,张家另起新宅,请得工匠破土动工。一日,挖出一精美石匣,引得众人围观,匣体有字“张朱来石匣开”,众人惊诧,翻转石匣,亦有字“石匣开张朱来”,众哗然,告之张朱。张朱到得新宅,“我来也”,但见石匣霞光万道,自动弹开,匣内别无它物,一书静卧其中,“千载镇”题于其表。张朱不敢怠慢,深施一礼,方请书在手,内却空无一字,张朱将书置于匣内,请回老宅。晚,张朱复请奇书,烛下细观,霞光一闪,字迹清晰可见,乃降妖除魔之法疑难杂症之

  • 阿房宫、大明宫、故宫都亮了 紫禁文化为何成为中华民族文明标志

    皇宫,是帝王的居住所在。自古以来,中国的皇帝以国为家,富有四海,但他们的主要生活空间却似高墙筑起的皇宫。皇宫,在历代帝王的生活中占据着不可替代的地位,象征着帝王的神圣、威严和神魔莫测。也是皇宫,将那些被赋予了神格的帝王与普通人分割开来,它们雄壮、华丽、庄严肃穆,代表着统治者的意志、民族文化心态和中国哲学的神秘力量。作为帝王生活的主要场所,更是帝王活动的产物,历代帝王都会将营建皇宫作为其丰功伟绩中的其中一项,尤其是开国君主,在他卸下一身戎马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营建属于自己的宫室。随着不断地改朝换代,

  • 泡桐叶子上黏糊糊的东西从哪来?

    我国北方的大部分地区都种有一种叫泡桐的行道树,该种树木高大挺拔,生长速度很快,花期到时满树淡紫色的花朵,很有观赏价值。新生的小泡桐树尽管高度不足,但是叶片却极大,有的可以达到40多厘米长,像一把撑开的绿色大伞。用手轻摸一下叶片表面,有一种黏黏糊糊的感觉,是叶片在分泌液体么?如果是的话,又是哪个部位在分泌呢?幸好还有显微镜这个工具,可以帮助我们解决这个疑问。在显微镜下我们可以看到,泡桐的表面布满了针一样的毛状物,这些毛状物的顶端明显膨大,有液体分布,形成一个“亮晶晶”的圆球。类似这种可以分泌物质的

  • 为什么有的人没见他工作,游手好闲却能该打麻将打麻将,买车买房都无压力?

    能游手好闲的人:一般是父母留下的财产多,本身无需多上进。重男轻女的家庭,男孩子不用干活、做生意的人,看起来游手好闲的、偷鸡摸狗的人。01一般是父母留下的财产多,本身无需多上进。中国是以孩子为生活目标的国家。在父母的观念中,打拼下来的所有一切财产都是孩子的。而孩子在父母那句,我都是为了你才赚钱,将来我死了,所有财产都是你的这样观念教育下,孩子很早就知道,自己不用多努力就可以有房子、车子。中国不像国外,很多人有了孩子,所有的奋斗都是为了孩子,这是一种刻在骨子里的传统。我有个朋友,他父母就有一块地,刚

  • “文明鳌峰 一起悦读” ——世界读书日阅读推广活动

    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今天你读书了吗?为进一步贯彻创建全国文明城市要求,不断提升市民文化素质和城市文明程度,展示文明福州良好形象。鳌峰街道团工委、鳌峰街道文化站、鳌八分校、台三小于2018年4月23日世界读书日在台江区万达广场开展文明鳌峰一起悦读世界读书日宣传活动,通过活动进行阅读推广,引导居民群众多读书读好书,积极倡导和培育社会文明风尚。为读书日活动的顺利开展,街道组织委员王文辉、宣传委员何中元对活动开展做具体部署安排。志愿者为参与居民赠上书签、便签、笔记本、图书等纪念品。小小志愿者与老人一

  • 四通搬家说:中学给年级前20每人奖5斤猪肉,引导学生感恩父母

    中学给年级前二十名每人奖5斤猪肉,称为引导学生感恩父母贴着“分享成功”字样的猪肉,作为考试排名年级前20名学生的奖励。不少网友表示,这份奖励很实在。4月21日,重庆市万州南京中学(原龙宝中学)在一次高三“二诊”模考后,奖励年级前20名学生,每人五斤猪肉。4月24日,澎湃新闻从重庆市万州南京中学相关工作人员得知,学校奖励猪肉给学生,是让学生拿回家跟父母分享,一块做饭,感恩父母。本文图片均来自三峡都市报社微信公众号“三峡讯”澎湃新闻获取的图片显示,20份猪肉摆放在地上,每一份猪肉上都贴这着红色的纸条

  • 青段

    陶者谓之青灰泥,古云天青色,陶之色调呈蓝、绿与灰之复合色,以烧成色命名之,又称藏青灰泥,易与墨绿泥混淆,为明末清初广为流传之泥料,近年来开采量少,故成品甚稀;呈深紫灰色调,因满布颗粒,触感特殊,玩家喜呼鲨鱼皮,是甚为难觅之珍贵稀有泥料之一。原矿收集不易,色泽特殊,故与器物形体线条之搭配,易产生不同效果,设计制作较为费心。色调傲然不群,气质高雅,稳重不浮夸。【窑温】约1200°。【收缩比】约13%。【矿产地】江苏宜兴丁山黄龙山。【泥性】泥性疏松不结,含铁量高,张力足,不易变型、塌陷,惟黏性不足。【

  •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丨北宋第一驸马:王诜行草书自书诗卷

    《行草书自书诗卷》,北宋,王诜,纸本墨笔,手卷,纵31.3厘米,横271.9厘米,北京故宫博物院藏《行草书自书诗卷》共分三段,首段记述了作者王诜在去清颍途中受阻,与韩维、范镇泛舟于西湖啸咏之事;中段与末段分别为三公在颍昌湖上诗作及王诜和蝶恋花词一阙。据《宋史》记载,韩维在宋哲宗刚登基时上表推荐范镇,因为范在宋神宗时于建储有功,于是拜范为端明殿学士兼侍读,即文中所称“比闻朝廷就除端明殿学士以宠之”。由此可知,该帖应书于1086年。“余前年恩移清颍”中的“前年”是指1084年。其时韩、范二人亦居于许

  • 古人晚上的娱乐生活有哪些?

    夜读、宴饮、逛青楼,那是读书人的事,至少也是家里有点钱才行,还在温饱线上挣扎的普通的下层老百姓干什么呢?肯定不能只睡觉呀。1.孩子们的夜生活叶绍翁《夜书所见》:知有儿童挑促织,夜深篱落一灯明。夜晚看到一盏小灯,一定是小孩在找促织。这是儿童晚上的娱乐活动。其实除了找蟋蟀,还可以摸知了,摸鱼儿,摸虾,摸黄鳝。30年前,中国很多很多的地方都没有电,至少是经常停电。问问70/80后的人,童年夜晚无聊吗?可能比现在更丰富呢?2.妇女们的夜生活李白的《子夜吴歌·秋歌》: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趁夜晚月亮正明

  • 智慧城市,金融机构也可以大有作为

    4月23日,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办的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新型智慧城市论坛”在福州举办。中国平安集团总经理任汇川做《专业,让生活更简单,让城市更美好》主题演讲,介绍了中国平安在新型智慧城市领域的发展理念和探索实践。以下转发的是中国网(China.com.cn)4月24日刊登的题为《智慧城市,金融机构也可以大有作为》全文,作者唐娟。4月23日,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办的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新型智慧城市论坛”在福州海峡国际会展中心举办。中国平安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