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穿越架空小说《七夜强宠:艳妃无罪》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 2:39:25 来源:网络 []

小说:七夜强宠:艳妃无罪

第1章 楔子

苏墨面无表情,心痛到顶端竟是已经忘记了痛,此刻……心,以及全身的血液已经麻木!

“唰!”的一声,苏墨拔出匕首,锃亮的匕首迎着从窗户里射进的阳光亮的让人刺目,却冷的让人心寒。说明haohaoyun.com

苏墨哀戚的自嘲一笑,鼻子微酸,眼眶微红了起来,眼眸中氤氲了浓浓的水气,手轻抚着小腹,嘴里自喃的说着“对不起……”

苏墨眼帘微垂,一滴泪溢出眼眶顺着脸颊滑落,滴落在抚着小腹的手上,晕染开来,她紧咬着下唇,眼眸紧紧的阖起,长长的睫羽沾染了泪水,匕首上的光芒反射到上面,晶莹剔透!

猛然,苏墨睁开眼睑,眸光变的冰冷,冷冷的自喃道:“尉迟寒风,从此后我和你形同陌路!”

说完,手起刀落,匕首深深的插//进了自己的小腹,苏墨死咬着下唇不让自己痛呼出声,由于用了力,嘴唇被牙齿咬破,腥甜的气息顿时在嘴里蔓延开……

可是,此时嘴上的痛,腹部的痛又怎及心中的痛的万分之一?

“主子,奴婢给你备了冰梅汤……啊……”

“哐啷!”

随着紫菱丫头的尖叫声,她手里的瓷碗摔碎在地上,“快来人啊,快来人啊……快找大夫……”

紫菱的大叫,顿时让墨园一片喧闹。

紧随而至的是闻讯匆匆赶来的尉迟寒风,看见躺在地上,倒在血泊中的苏墨,一个箭步上前,将她从地上抱起,放到了榻上,一脸的担忧,“请了大夫没有?”

紫菱哭着点点头,道:“已经去请了!”

尉迟寒风冷寒着脸,看着苏墨腹部的匕首,大怒,转身对着管家萧隶吼道:“这王府内进了刺客你们竟是不知,本王还要你们这些个奴才干什么?”

萧隶等人听闻,顿时跪倒在地,说道:“王爷息怒,属下这就去查!”

“不用查了……”

床榻上,传来苏墨虚弱且冷漠的声音,她嘴角噙着一抹冷厉嘲讽的笑看着怒气满满的尉迟寒风,他是在担心她,还是在担心……

她不敢想下去,腿间有股热流缓缓溢出,灼痛了她的腿上的肌肤,更加灼痛了她的心!

“墨儿?”尉迟寒风轻咦,不解的看着苏墨,她嘴角的笑刺痛了他的眸,为什么感觉此刻的她竟是说不出的陌生?!

苏墨杏眸冷的没有一丝的生气,眸子里唯一的感情只有恨,她冷冷说道:“没有什么刺客……匕首……匕首是我自己刺进去的……”

她的话音方落,屋内所有的人都为之惊呆,惊恐的看着床榻上流着血,面色苍白的人,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紫菱更是瞪大了眼睛,一时间脑袋里都是“嗡嗡”的声响,不明白为什么主子要如此做,那……那可是……

紫菱忘记了惊慌,脑子一片空白。

“呵呵……”尉迟寒风冷笑几声,向后退了半步,好看的眸子里噙了冷意和失望,他淡漠的问道:“苏墨,你就这么不想要孩子吗?就算是本王的孩子……你也不想要?!”

最后,尉迟寒风几乎是嘶吼出声,他的手垂于两侧,捏的“嘎嘎”作响,可见,此刻他的怒火已经到达了顶点,随时等待爆发。

苏墨冷笑,心中凄凉,他竟然敢质问她?

他要孩子的目的是什么?

罢了……既然从此形同陌路,又何必痴缠在此事上?!

“是!”苏墨坚定而冰冷的回道。

尉迟寒风笑了,笑的犀利而狂妄,更加的凄凉,“好,好,好……苏墨,本王与你……自此恩断义绝!”

说完,尉迟寒风收回了笑容,脸上覆盖了一层寒霜,周身更是散发出骇然的气息,就算在这炎炎夏日,亦让屋子中的人感觉到一股寒气自脚底传入心房。

适时,大夫急匆匆的背着医药箱匆匆而来,一进屋子,就被凝结的空气而压的喘不过气,看着尉迟寒风行礼道:“参……参见王爷……王妃……”

没有人出声,大夫//人僵在哪里,也不知道是起身去给苏墨看病好,还是等着。好好孕

正当大夫踌躇之际,只听的尉迟寒风冷声道:“给王妃敷药止血!”

“是!”大夫暗暗拭去了额头间的细汗,急忙上前,看到苏墨腹部的利刃,顿时心惊,这匕首插在这里,想来孩子是无法保住了……

大夫想着,手下的动作却没有停,先给苏墨敷了药,方才拔出利刃,顿时,苏墨痛的整个脸都扭曲到了一起。

“你还会痛吗?”尉迟寒风冷嗤的一哼,居高临下的鄙倪着神情痛苦的苏墨,眸子越来越冰冷。

他冷,苏墨比他更冷,二人就这样对峙着。

原以为,这个孩子将他们紧紧的连接,却原来……一切只是虚幻的泡沫。尉迟寒风,爱,非要直至成伤吗?亦或者,一切都是假象,只为孩子……

大夫处理好了伤口,为苏墨开了引胎的药物,方才离去,直到此刻,屋内所有的人依旧没有想通,为什么王妃要如此做?

苏墨,你怎么敢,你怎么敢将本王对你的好如此的践踏?!

尉迟寒风冷眼看着床榻上的苏墨,凤眸微眯,眸中的冷厉更胜,此刻,他的脑子里都被苏墨那冰冷的眸光所占据,此时,心中的血液都好似被她的冷厉而冻结。

苏墨,犯了本王的底线,你付不起代价!

尉迟寒风背转过身,冷声道:“苏墨,从今日起除去王妃头衔,贬为王府低等丫鬟,不得踏出王府半步,今日之事,谁敢传了出去,灭九族!”

说完,身子一顿,大步流星的离去,竟是多在这里呆一刻都觉得污秽。

待众人离去,紫菱哭着跪在苏墨的榻前,抽噎道:“主子,你这是何苦啊……”

苏墨闭上了眼帘,长长的睫羽挡去了眼底那深深的沉痛,哀默大于心死,她的心已死……还有什么能勾起她的悸动……

少顷,厨下的老嬷嬷熬好了药,送了来,冷眼看着床榻上的苏墨一眼,嘲讽的冷哼道:“将药喝了!”

紫菱上前端药,却被老嬷嬷推开,“一个低等的奴婢,还想让人伺候?呸……”

“你……”

“紫菱!”苏墨制止了紫菱的话,一脸的淡漠,苍白的脸上看不出思绪,冷冷道:“嬷嬷说的对,我自己来就好!”

苏墨接过瓷碗,在嬷嬷的注视下一口气将那腥臭的药喝了进去,嬷嬷才满意的离去,行至门口,嬷嬷突然顿住了脚步,回头道:“紫菱,厨房还有活,你随我来!”

紫菱不舍的看了眼苏墨,三步一回头的随着嬷嬷离去,房间内只剩下了苏墨。穿越架空小说《七夜强宠:艳妃无罪》在线免费阅读

药起了作用,苏墨痛的死死咬着嘴唇,下//体一股热流外涌……她知道,她的孩子彻底的没了,离开了她的身体……

“孩子,不要怪娘心狠,娘不想你生下来后痛苦!”苏墨心中沉痛的说道,一抹清泪顺着眼缝滑落……

……

第2章 穿越

一年前。

++++++++

东黎国皇宫御书房内,两个俊逸非凡的男子正对峙着。

过了一会儿,身穿黑色长袍,金线镶边绣着五爪龙的尉迟木涵方才说道:“寒风,这个事情你是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

尉迟寒风冷寒着脸,淡淡道:“皇上,你应该知道,臣的正妃的位置是留给翩然的,那个南朝的郡主……臣没有兴趣!”

“这容不得你随性!南朝皇帝亲自写书,朕怎好拒绝?”尉迟木涵冷声说道,语气坚定,容不得反抗,看着尉迟寒风那冰冷而狂傲的脸,微微一叹,道:“有些事情,是生在皇家人必须要去做的,朕可以允你,只干涉你这一次……其他的事情,朕都可以不过问。”

尉迟寒风缓缓站了起来,平淡的说道:“这个可是皇上说的,希望皇上不要后悔……臣指的是不要后悔让臣娶了那南朝的郡主!”

说完,狂傲的离去。

尉迟木涵看着尉迟寒风离去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不免反思,他是不是太宠着这个皇叔的儿子了?

想着,暗自一叹,拿起朱砂笔批示起奏章来。

+++++++

南朝,苏王府。阅读haohaoyun.com

苏墨睁开眼,看着眼前的一切。

雕花大床,罗纱幔帐,焦急的婢女……这个情节怎么感觉有些熟悉?

嗯,一定是在做梦。

苏墨又把眼睛闭上,不顾刚刚看到的那个婢女焦急的声音,紧紧的闭上眼睛……

睁开!

还是刚刚看到的。

再闭上……

再睁开……

……

苏墨放弃了,再次审视起周遭的一切,来回的环顾着,自己只不过去看天文奇观的【血色月全食】而已,就这样穿越了……

“郡主……郡主……你不要吓奴婢!”婢女的声音带着丝丝哽咽的担忧,见苏墨一直不停的重复着睁眼、闭眼的动作,心中甚是害怕。

苏墨只觉得身体酸痛的不得了,努力的支撑起身子,淡漠的问道:“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郡主,奴婢是紫菱啊……”紫菱惊恐的看着苏墨,不知道为什么,怎么感觉郡主没有了往日的活泼,浑身淡漠的让人不敢靠近,她看着苏墨,诺诺的问道:“郡主……你……”

“我没事!”苏墨平淡的说道:“我只是不记得了,发生了什么事?你给我讲讲……”

紫菱一个劲的哭,边说边抽噎着,说的苏墨一个头两个大,最后才搞明白一件事情,南朝的皇帝帝桀要将这个郡主嫁给东黎国的黎王爷尉迟寒风,郡主因为暗暗喜欢帝桀,所以,不想嫁,就以死相逼,自己却好死不死的穿越到她的身上……

“郡主……皇上,皇上封了你做公主,你……你就成了皇上的妹妹了……”紫菱依旧抽噎着,说道:“皇上昨儿个来……来看了你,说……说……说就算你死了……尸体……尸体也是要嫁过去的……”

苏墨心中冷哼,这个帝桀是想割断这个妹妹的情丝呢,还是只是想拉拢别国做政治联姻……就叫人深思了。

“郡主,怎么办啊?”紫菱哭泣的问道。

苏墨反问,“可以不嫁吗?”

紫菱摇摇头。穿越架空小说《七夜强宠:艳妃无罪》在线免费阅读

“既然不可以,那就嫁好了!我累了,你出去吧!”苏墨重新躺下,阖起了眼眸,直到紫菱磨磨唧唧的出去方才睁开。

看着这古色古香的摆设,苏墨不得不任命自己穿越的事实,想来她孤独一人,到哪里也是一样的。

苏墨起身往一侧的梳妆台走去,模糊的铜镜中映照出一副娇好的身材,脸蛋儿极为美丽,乌云秀发,杏脸桃腮,眉如春山浅淡,眼若秋波宛转,看上去最多不过双九的年华。

只是,此刻里面的灵魂却是自己的,那双灵动的眼眸罩上了一层淡淡的冷漠,她也叫苏墨……是注定还是巧合?

三日后,送嫁的队伍整合完毕,苏墨一袭大红色喜服,头戴细珠流苏凤冠,安静的坐在屋内,外面忙碌的脚步声并没有勾起她内心一点儿的涟漪。

想不到,在这里她也是一个人,硕大的苏王府就她一个郡主,十年前王爷战死沙场,王妃殉情……

说来讽刺,难道这个王妃没有想到自己还有一个几岁大的女儿需要照顾吗?不负责任!就和生她的人一样,既然生了她,又为什么要抛弃她?如果没有承担的勇气,就不要生……

如果不是王妃不负责任,郡主自小依赖那个帝桀,又岂会心生情愫?!

苏墨暗自冷嗤一声。

“皇上驾到,皇后驾到——”

门外,传来通传声,紧接是一堆人跪地迎驾的声音。

苏墨好奇,至少……这个人是郡主就算死也要爱的人。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公主,皇上和皇后来了!”紫菱开门说道,这个丫头,总是哜哜嘈嘈的,估计是随了那郡主的性子,不过,为人却是纯真的很,几天相处下来,她倒是喜欢。

苏墨正征神,一个身着明黄色龙袍,器宇轩昂的男子及一个凤袍加身,容貌极美的女子走了进来,她缓缓起身,福身淡淡说道:“皇上吉祥、皇后娘娘吉祥!”

帝桀面色不改,眸中只是噙了丝疑惑。

皇后李络歆上前两步,抓住苏墨的手,上下打量了一番,嘴角微微一笑,柔声道:“真是好看,墨儿,嫁过去就是人妇了,就不能像以前那样任性了,知道吗?”

苏墨凝望着这个李络歆,不知道为什么,自然而然的有种无形的亲切感,听她如此说,本能的点点头。

“好了,吉时也差不多了,皇嫂祝你幸福!”李络歆由衷的说道,皇上的心思她懂,可是,女人出嫁是一辈子的事情,谁人不想有个好归宿,嫁给自己心爱的人?

想着,内心不免一叹!

皇家自古多薄情,帝桀……我们又能走多远?

十六人抬的喜轿彰显了帝桀对苏墨的宠爱,可是,此刻的苏墨感受不到,只觉得可笑,没有比将爱着自己的人亲手推到别人怀里,更让人痛苦和悲伤的事情了,帝桀对这个郡主做的可算是彻底……

至于那个尉迟寒风……他又是怎样的人?对于这样的强送,他想来也没有抵制的余力吧,两国之间的联姻又牵扯了多少利益?

苏墨苦笑,她也许天生就是个被人丢弃的人……

~~~~~

第3章 入府

苏墨苦笑,她也许天生就是个被人丢弃的人……

++++++++++++

黎王府门前,到处红绸悬挂,鞭炮声更是响的让帝都黎玥城处处可闻,皇上最为宠信的黎王爷,也是众百姓爱戴的尉迟寒风大婚,这对于整个东黎国来说都不算小事,何况,还是娶的南朝皇帝非常喜爱的公主苏墨。

尉迟寒风一脸慵懒,嘴角挂着狂傲不羁的笑,好看的凤眸里噙着一丝玩味,大红的喜服将他那健硕的身体包裹着,更彰显了几分俊逸。

“王爷,公主的凤辇已经到了东城门了!”管家萧隶恭敬的说道。

尉迟寒风微微颔首,吩咐道:“等下不要出了乱子!”

萧隶微微抬眸,看着这个让人琢磨不透的主子,出声道:“王爷,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毕竟那是南帝的妹妹,而且,这样做奴才怕激怒了皇上……”

“皇上不是说了吗,以后本王的事情他不过问!”尉迟寒风慵懒的一笑,眸子里却有着薄薄的怒意,他讨厌被人摆布,尤其是打乱了他原本的计划。

萧隶内心一叹,应了声退下,只是,一脸的苦涩,主子是不怕,可是,皇上冷了脸,倒霉的就只有他们这些个奴才……跟了这样的主子也只能认命,偏偏……却没有一点儿后悔的意思!

想到此,萧隶暗暗的自嘲了一下,看着正在迎亲的队伍,肃面吩咐道:“等会儿公主的凤辇来了,记得先等等,让侧妃的轿子先进来!”

“是!”众人恭敬的领命,却心中暗暗奇怪,哪有侧妃先进门让正妃等在外面的道理?不过,主子吩咐了,他们照做就好,只是,大家心里都明白了一件事,这个正妃没有侧妃受宠!

苏墨的凤辇到了黎王府门前突然被人拦下,紫菱疑惑,问道:“怎么了?”

那人说道:“等等,侧妃的轿子还没有到!”

侧妃?

紫菱一听,顿时大怒,说道:“今天是公主到府的日子,王爷今日同时迎了侧妃……好,这也就算了,凭什么让我们公主等她?”

那人不理会紫菱的叫嚣,只是淡漠的说道:“我们只管按照王爷的指示行事,别的不知道!”

“叫你们王爷出来……”紫菱大叫。

“紫菱……”凤辇中传来苏墨的声音,她平淡的说道:“等就等吧,反正也不着急!”

“可是,公主……”紫菱气鼓鼓的隔着轿帘想说什么,却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她怎么说也是个下人,可是,心里气的紧,好似被堵了块大石般。

凤辇中,苏墨的头巾和凤冠早已经扔到了一侧,那繁琐沉重的东西压着她的颈椎都快要断了。

凤辇落下,苏墨没有心情去理会外面,从刚刚的事情来看,这个王爷必定不想娶郡主的,至于这个侧妃……要么是王爷喜爱之人,要么就是故意用来给自己下马威的,亦或者两者都有。

不管如何,她都不在乎,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本就没有一个认识的人,在哪里生活都是一样的,只要那个王爷不要来招惹自己就好。

“侧妃娘娘喜轿到——”

正想着,外面传来通传声,顿时,鞭炮声四起,感情……这个人才是正妃!

苏墨笑了,只是,是淡漠的笑,她只是个旁观者!

等到侧妃在大家的议论中风风光光的被抬进了王府后,苏墨的凤辇方才起轿,可是,刚刚想进门,却又生了事端。

轿子外,紫菱气的话语打结,怒声道:“干什么又拦着?”

“东黎国规矩,正门一日只能迎娶一个女子……既然侧妃刚刚进了门,这……只好请公主从侧门进了!”

“岂有此理!”紫菱气的直跺脚,这个规矩她怎么没有听说过,就算有,哪里有侧妃从正门进,正妃反而从侧门进的道理?

此时,围观的百姓议论纷纷,他们并不知道王府门口在说些什么,只是,不明白为何这公主的轿子就是不进门。

“我听说啊,这个南朝的公主很是刁蛮呢,仗着南帝对她的宠爱,一点儿女子的贤德都没有……”人群中的百姓,突然一人说道。

“啊,我也听说过!”另一人附和。

“你们说,这是不是刁蛮公主故意摆姿态啊?”

“有可能!”一人点头道:“哼,她是公主又怎么样,只有配不起我们黎王爷……”

“就是就是……”

……

人群间的议论声越来越大,凤辇又在门口僵持着,紫菱非得从正门入,而王府的人偏偏不让,强势的说要么从侧门,要么明日在入府。

这黄道吉日岂是说改就能改的?

紫菱气的快哭了,却又无法,她哪里受过这样的气,公主虽然淘气,可是心地善良,在南朝甚是受人喜爱的,这倒好,来到东黎国第一天就叫人欺负了去。

正当大家对持不下的时候,凤辇的轿帘被掀了起来,一只白如凝脂的柔荑搭在那红红的帘子上,夺了许多人的眼眸。

苏墨冷眼扫过外面喧闹的人群,百姓被王府的侍卫格挡在街道的一侧,王府的门口站了一些迎亲的人,高大的铜狮颈项间系了红绸,百钉门上贴着大大的囍字,此刻看上去,竟有些讽刺。

“公主,你怎么出来了?”紫菱急忙上前,说道:“公主,还没有进门,您出来就不吉利了!”

“人都被拦在府外了,王爷都不怕不吉利,我们怕什么?”苏墨淡漠的说道,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也不知道她此刻心里存了何想法。

她在众人的注视下,莲步轻移,平静的走到门口,冷眼看着那拦着自己轿子的侍卫,道:“我现在就要进去……”

说着,人就往里走去,其实,她脸上平静,心却有些提着,不知道这个侍卫会不会拦着!

~~~~~~~

~~~~~~~

月下新文,亲们要多多支持,多多收藏,点击文文简介下方【加入书架】。

这本文是销魂殿【夜宠妃】系列的第二部,亲们的支持是月下努力码字的动力。

第4章 对峙

苏墨在众人的注视下,莲步轻移,平静的走到门口,冷眼看着那拦着自己轿子的侍卫,道:“我现在就要进去……”

说着,人就往里走去,其实,她脸上平静,心却有些提着,不知道这个侍卫会不会拦着!

正当她想着,侍卫已经将立在她的面前,挡去了她的去路,冷声说道:“公主又何必为难卑职呢?”

苏墨笑了,笑的妩媚动人,杏眸微微上挑,嘴角噙了丝淡淡的寒意,缓声说道:“此话怎讲?不知道是我为难你……还是你家王爷为难我呢?”

“呵呵,这个就不是卑职所能知道的了,卑职只是知道,这规矩不能乱……”

苏墨微微挑眉看着拦着她的侍卫,为人冷静淡漠,说话冷静、不卑不亢,想来也是个能讲话的人,不过……她不怕,不管这个尉迟寒风愿不愿意娶她,她的身份摆在那里,如果真的能拒绝,想来他也不会应允了这门婚事。

“如果……我非要进呢?”苏墨娇媚的脸上浮上了一层冷意,淡漠的说道:“我不管你们王爷怎么想,今天,这个门我苏墨是进定了!”

说着,不再理会众人,径自往里走去,她一脸的淡漠,眸光平静,完全不理会前面侍卫那长长的矛。

苏墨的脚步不疾不徐,腰杆挺的直直的,双手置于腰间,身上系着的流苏随着她的脚步轻轻晃动着。

紫菱冷哼的瞪了众侍卫一眼,急忙跟着苏墨的脚步,主仆二人就这样走了进去,侍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竟是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

正当大家踌躇之际,萧隶满面笑容的迎了上前,众人暗暗舒了口气,纷纷收回眸光,有管家在,就不关他们的事情了。

“萧隶参见公主!”

萧隶满脸堆笑的给苏墨拱手行了礼,见苏墨疑惑的看着他,急忙说道:“属下是黎王府的管家,事出突然,未曾安排好公主入府的日子是属下的失误,还望公主见谅……”

苏墨暗暗冷笑,缓缓说道:“管家的话严重了,是我没有先派人前来和您沟通,应该是我的失误才是!”

苏墨的话让萧隶一愣,心中不免暗暗佩服起她来,不管她是由心说的还是佯装出来的,这样的气度并不是一般女子可以做到的,但是……为什么公主看上去并不和情报的一样呢?!

“公主真是爱说笑!”萧隶依旧满面笑容。

苏墨笑了,笑的云淡风轻,她看着萧隶,颇为不解的问道:“萧管家,你就打算让我在这里站着?”

经由她如此一问,萧隶顿时有些尴尬,急忙说道:“是属下怠慢了!”

说完,就转头义正言辞的向门口迎亲的人说道:“还不让公主的凤辇进来,今天公主嫁入王府,那些个规矩怎么好搬出来?再大的规矩在公主面前也都是废的……”

“是是是……”

迎亲的人急忙将送亲的队伍放入。

紫菱搀扶着苏墨坐入凤辇,苏墨在轿帘放下的那刻,杏眸冷漠的扫了眼萧隶,嘴角噙了丝嘲讽。

这好人坏人可都让这王府的人做了,一边唱黑脸一边唱红脸!

就是不知那个侧妃是什么样的人物……

想着,凤辇已经落下,只听的外面传来喜娘喊着让王爷踢轿门的声音,苏墨将一旁的凤冠和红巾佩戴好,遮去了眼前的视线,刚刚准备好,就从红巾的下面看到轿帘被人掀开,一个绑了绣球的红绸递了进来。

苏墨伸手接过,就被紫菱搀扶的下了凤辇。

刚刚落下了脚,喧天的锣鼓声震震入耳,鞭炮燃放的硝烟味浓郁的让苏墨不舒服,她在紫菱的搀扶下进了内堂拜了天地,从头至尾,她只能看见一双穿着暗红色绣金靴的脚。

在南朝时曾听紫菱讲过,帝桀说这个黎王爷乃是人中龙凤,是东帝极为器重的一个人,曾经在十五岁的时候就领兵破虏,用最少的死亡打了胜仗……

有地位,有功勋,有才气……就连东帝都要礼让他几分。

这样的一个人,不甘愿被左右倒也正常。

“送入洞房————”

喜娘笑的发抖的声音打破了苏墨的思绪,苏墨厌恶的蹙了秀眉,这古代的媒婆还真是有够假!

刚刚进了屋子,苏墨就迫不及待的将顶在头上的凤冠拿掉,这繁琐的礼节沉长,厚重的礼服和凤冠早已经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紫菱送走喜娘等人,一进来就见苏墨在脱着喜服,急忙说道:“公主……哦不,娘娘,你怎么能把凤冠霞帔脱掉?等会儿王爷来了生气怎么办?”

说着,就想着给苏墨穿上。

苏墨制止了紫菱的动作,淡淡一笑,说道:“放心吧,王爷是不会来的!”

看着苏墨如此淡漠的样子,紫菱突然眼眶一红,小脸哭丧的说道:“娘娘,不会的,今天是您的大婚的日子,王爷怎么会不来呢?前面大堂正在摆酒,王爷应付完了自然会来,要是来了看您自己揭去了盖头,会生气的!”

苏墨暗暗一叹,上前抹去紫菱脸上滑落的泪水,淡笑着说道:“傻丫头!饿了吧……走,陪我吃点儿东西!”

说着,拉着紫菱在红布铺就的八仙桌前坐下,上面摆放了各色糕点,还有准备给新婚人喝的合卺酒。

那红色的酒杯镶着金边,看上去喜庆又华贵,可惜,此刻却显得很苍凉。

紫菱根本没有心思吃东西,其实,小姐说的没错,王爷今日此举摆明了就是给公主难堪,竟然让一个侧妃先入了正门,这样看来……王爷必然晚上会去侧妃的院子。

苏墨到没有紫菱那么多的心思,她自小无亲无故,养就了铁打的性子,随遇而安是她生存的条件。

“吃吧,吃完了早点睡,路上也累了几天了……”苏墨淡淡的说道。

紫菱点点头,边吃边偷偷的看着苏墨。

公主自从醒了后好像一切都变的无所谓了,想来……皇上是彻底的伤了公主的心!

“哐!”

二人正吃着,突然门被重重的打开,一抹红影站在门扉处,紫菱吓的急忙起身,由于用力过猛,腿撞到了桌子,她只能忍着疼,跪在地上行礼道:“奴婢紫菱叩见王爷!”

~~~~

看过月下《破身爱妃》的都知道,月下的文有些慢热,但绝对值得你期待!

求收藏!

七夜强宠:艳妃无罪》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七夜强宠 或 艳妃无罪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博士不堪导师奴役自杀,究竟警醒了什么?

    媒体报道,年仅28岁的西安交大在读博士杨宝德,于2017年12月26日被发现在灞河溺亡,其女友发文称“名校博士不堪导师奴役自杀身亡,导师冷漠无情不闻不问”,称杨宝德此前曾想自杀但被阻止。杨宝德的女友叫李欣,两人本是大学同学。她也是学霸,原本想两一块继续读书上,但由于现实并不如愿,杨宝德去了西安交大读博,她去了北京读博。本来都挺好的。但自从杨宝德读博换了导师周某后,扬的噩梦就开始了。李欣公开了杨宝德发给她的信息:“自从转了导师,每天都活在痛苦之中,本来性格并不开朗的我开始变得沉默抑郁。本来就不善于

  • 29公斤的翡翠原石,开窗现紫罗兰,没想到更大的惊喜却在后面?

    今天小编给大家分享一块翡翠原石,这块原石是来自会卡场口的。在翡翠界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话,会卡料有很大几率都有裂。是大裂还是小裂那就不得而知了,带切开后才能知晓。整块原石皮壳非常完整,没有什么比较明显的皮壳裂的表现。看皮壳色莽的表现就知道里面的种是什么了,开了个窗口也证实了小编的猜测。就是紫罗兰啦,色非常浓艳,种老水头也很好。压灯有茄子味,整块原石有29.25kg,切开的话都可以想象的到手镯、挂件一箩筐。这么大一块翡翠原石,还是会卡场口的原石,要说完全没裂那是不可能的。虽然开窗表现很好,但是还得怼一

  • 领先数字阅读出版 掌阅科技荣获“第四届中国出版政府奖”先进出版单位奖

    近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公布了《关于第四届中国出版政府奖表彰决定》,对一大批体现时代精神、突出主旋律、人们喜闻乐见的优秀出版物,一大批先进出版单位和优秀出版人物做出表彰。据了解,为进一步激发全国新闻出版广播影视行业广大干部职工学先进、创一流的工作热情,推动行业更好更快发展,根据《中国出版政府奖章程》的规定,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开展了第四届中国出版政府奖的评选表彰工作。经过认真评选,57种图书、20种期刊、19种音像电子网络出版物等获奖,此外50家单位获先进出版单位奖,67名个人获优秀出版人物奖

  • 麦当劳改名“金拱门”背后的原因终于爆出来了!

    2017年麦当劳改名金拱门,接地气的名字引起网友讨论,也有不少人猜测这是一种变相的营销,1月15日下午,中信资本董事长及首席执行官张懿宸在亚洲金融论坛上谈到此事表示“本意并不是为了营销,原本想用别的名字,但是麦当劳不允许,一气之下就叫了金拱门”。这一事件一爆发就在网上形成了激烈的讨论,截至最后竟有90亿的阅读量,这意义上就是说每个中国人都大约阅读了6篇关于“金拱门”的文章,这是一次本意不是营销却成为了最成功的一个营销案例。因为网友就调侃麦当劳中国化了,那麦当劳老爷爷是不是要改名字了呢?这一事件还

  • 南阳市三中资深名师支招:体育拿高分,这些诀窍得知道

    南阳市2018年中招体育考试将于4月至6月进行,项目共3项,分别为跑步(女生800米、男生1000米)、立定跳远、坐位体前屈;其分值分别为30分、20分、20分,总分70分。本报特邀市三中资深体育教师封彦娥、郭晓楠,和您一起聊聊应该如何备考。提高心肺耐力,适应跑步节奏封彦娥说,跑步过程中,合理地调整呼吸,可以提高20秒左右的成绩。跑步时,应该口鼻同时深呼吸。呼吸节奏应与步伐密切配合,尽量保持呼吸节奏每三步一呼、三步一吸,如果气短做不到,就改成两步一呼、两步一吸,这样跑起来才会感到轻快。郭晓楠提到

  • 邪王的金牌蛇妃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邪王的金牌蛇妃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书名:邪王的金牌蛇妃目录预览:第1章生死同命第2章那便来玩一场游戏吧第3章你和北穆子夜什么关系第4章初见,你的身材也不过尔尔第1章生死同命空旷的实验室冷冽的仿佛如置身冰窖一般,一张狭小的手术台上,绑着一名陷入沉睡的红衣女子。手术台前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仪器,一名白衣男子将一台仪器连上了女子的头部,随手抽出了一把手术刀,正准备为女子做一场开颅手术。“芯片……”白衣男子冷冷的吐出两个字,瞥了一眼墙壁上的钟,确定麻醉药已经开始起作用了,头也不回的向身后一脸兴

  • 一夜欢宠 :亿万老公你好坏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一夜欢宠:亿万老公你好坏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一夜欢宠:亿万老公你好坏目录预览:第1章一片狼藉第2章这个男人是谁第3章给他一巴掌第4章谁的主意第1章一片狼藉VIP套房里,空气中弥漫着欢愉后暧昧的气息,衣物被随意的丢在地上,一片狼藉。双人床上被褥横在沉睡的男女身上,勉强遮住春光。一阵匆促地敲门声传来,乔巧好看的眉头皱在一起,难受地翻了一个身。她头疼得厉害,身体也酸疼难忍,像被什么东西碾压过一样,她想抬手揉揉脑袋,这时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身后有个温热的物体正紧密地贴着自己。乔巧惊

  • 染爱成婚:陆少的蜜宠甜妻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染爱成婚:陆少的蜜宠甜妻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书名:染爱成婚:陆少的蜜宠甜妻目录预览:第1章祝你们百年好合,断子绝孙第2章饥渴到闯男洗手间第3章你要我当小白脸第4章没在洗手间见过情侣吗第1章祝你们百年好合,断子绝孙金碧辉煌的五星级酒店的宴会厅中,一场隆重声势浩大的订婚典礼正在进行。五光十色闪烁着的幻彩灯,请来的管弦乐队演奏出的悠扬音乐,遍布宴会厅的彩色气球,高级的司仪,还有在场的社会名流精英以及各路媒体,是呢,市长的女儿的订婚典礼,就是高档奢华迷人眼。市长的女儿,就是拽炫酷……厉害到

  • 你还未嫁我怎敢老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你还未嫁我怎敢老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你还未嫁我怎敢老目录预览:第1章脱胎换骨第2章想得美第3章陆景炎回来了第4章还有什么比赚钱重要第1章脱胎换骨十八岁以前,苏沫的形象一直都是暴发户的女儿,她从骨子里讨厌,一直梦想着让自己脱胎换骨。十八岁之后,她成了破落户的女儿,才彻底明白,暴发户的女儿,其实挺好,至少穷的只剩下钱。而现在,她富得只剩下自己,倒是真的脱胎换骨了!苏沫一步一步走的很小心,刚下过雨,地上水渍和烂菜叶子被踩烂了粘在地上,看起来恶心的很。她总是喜欢把不想回家的原因归结于

  • 蜜宠1314:腹黑总裁求放过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蜜宠1314:腹黑总裁求放过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蜜宠1314:腹黑总裁求放过目录预览:第1章那对狗男女第2章遇到大色狼第3章差点遭殃第4章伸手要钱第1章那对狗男女夜晚。灯火辉煌的A市,霓虹灯不断的闪烁,各种喧哗吵闹的声音在这个不夜城里面响起。“勾情”酒吧里面,音乐震动,仿佛连地板也跟着在颤动一样,人们随着音乐有节奏地在舞池跳着舞,尽情的狂欢。一个瘦小纤细的身影来到酒吧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蓝夕一向不喜欢这些场合,但是她的死党好友刘媛忽然打电话来,让她一定要过来。鼓起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