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总裁豪门小说《豪门霸爱:BOSS要不够》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 8:39:29 来源:网络 []

书名:豪门霸爱:BOSS要不够

第1章 新婚之夜不平静

  窗外响起沙沙雨声,脱下巴黎定制的顶级婚纱,秦雨诺泰然自若地走进浴室洗澡。总裁豪门小说《豪门霸爱:BOSS要不够》在线免费阅读

  反正不过是段你不情我不愿的联姻,她没想过今晚新郎会来。

  谁知道换上浴衣擦着头发走出门,就看到身形高大的男人站在卧室中央,脸上带着些许不耐扯开领带。

  卧室昏暗的灯光之下,男人冷峻的面部线条柔和了几分,却难掩其凌厉的气质,一双漆黑深邃的眸子闪烁着让人心惊的光芒。

  那是一双属于肉食动物的眼睛!

  秦雨诺心头一颤,下意识地要后退几步,但很快又冷静下来,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笑容:“你……你回来啦?”

  韩振越没什么兴趣搭理她,拿了睡衣要去浴室,和她擦身而过的时候却无意中瞥见她松了口气的模样,忍不住挑了挑眉。

  他一把撑住她身侧的墙壁,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瞬间变得慌乱的眼神:“怎么,你很怕我?”

  骤然间被强大的气场所笼罩,秦雨诺心脏都在砰砰直跳。

  怕,当然怕。深夜,同房,孤男寡女,没有哪一样是她曾经经历过的,就算是跟黎林,也没有过。好好孕可是现实就摆在她的面前,她从来没有自欺欺人的习惯。

  从小的习惯让她完美地微笑:“当然。这是我第一次婚姻。”

  韩振越挑了挑眉,松了手,径直走向浴室:“我也是第一次。”

  秦雨诺莫名其妙地目送他进了浴室,心想她当然知道他之前未婚。擦了一会儿头发,才忽然间明白过来——他这算是在安慰她?

  看起来,这个韩家下一任的家主也许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可怕。

  可当她躺在床上等待着韩振越出来的时候,心情还是越来越忐忑。好好孕毕竟和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结婚,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秦雨诺不由自主地想起婚前那位所谓的父亲对自己的种种嘱咐,只觉得心头沉重,好似颠了千斤重的秤砣。

  忽然间,柔软的席梦思往下陷几寸,秦雨诺的心砰砰乱跳,扭头看去,却是韩振越淡然且线条迷人的侧脸。

  她咽了口口水,紧张地想,今天究竟会不会发生……

  “笃笃笃!”就在这时,卧室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秦雨诺打开门,居然看到一个女人。她浑身湿透,站在门口,一双剪水双瞳透着点破釜沉舟的意味。

  这人是谁?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韩家?今天的婚宴上,她可没看见这个女人。推荐haohaoyun.com

  “谁让你进来的。”韩振越不知何时站了起来,冷冷地看着门口的女人。

  女人生得一副极美的相貌,此时狼狈至极也不失魅力,颇有一种楚楚可怜的风致。

  “韩振越,你真的要抛弃我吗?我刚回国,你就告诉我你结婚了?”她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死死地盯着他,“当初让我出国,就是这个意思吗?”

  韩振越冷淡地,“我以为当初你很明白我的意思了。你走吧,有些事情迟了就是迟了,谁都不会站在原地。”

  女人坚硬的表情瞬间软了下来,她哀求似的握住他的手腕:“振越,对不起,是我的错,是当初我没赶上。我求求你再重新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韩振越深深地凝望着她,就算是旁观者的秦雨诺都感觉得出来两人之间的气场非同一般。好好孕

  “你走吧,我已经结婚了。”

  女人愤怒地遥遥一指秦雨诺:“你要和这个完全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的女人在一起一辈子吗?振越,你就为了这样一个人,这样对我?”

  秦雨诺真是随便站着都躺枪,不过她心里顿时也是怒了,听这女人口气是把自己当成一个随便出卖感情的人,“你说谁呢,小贱人,我可是韩家明媒正娶回来的,你算哪根葱,在这里对人品头论足!”

  秦雨诺正准备和这突然冒出来的小三大干一场,却被韩振越打断。

  秦雨诺一时觉得尴尬而恼怒,哪有自己男人帮着小三的,她故意说道:“要不我出去,让你们俩慢慢聊。”

  “没有感情可以培养,”韩振越没有理会这种小女人姿态,他头也不回地拉住秦雨诺的手,也将那女人的手甩开:“你忘了当初我们是怎么过来的了?”

  “陈芸楠,别让我变得更瞧不起你。”

  那一瞬间,秦雨诺可以清晰地看到,那陈芸楠眸中渗出了涓涓水汽,仿佛有什么东西瞬间破裂了一般疼痛的感觉,让人不忍目睹。

  啧啧,真不愧是美人,哭起来都这么梨花带雨。秦雨诺事不关己地想着。总裁豪门小说《豪门霸爱:BOSS要不够》在线免费阅读

  韩振越砰地一声关上房门,将那美人关在门外,转身打电话给管家:“是谁让陈芸楠进来的?……让他以后不用来了,从此以后,不管是谁都不许放她进来,听到了没?”

  秦雨诺转眼便带上笑容,仿佛刚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躺下去盖上被子,却没了方才的浮想联翩和忐忑不安。

  瞎子都看得出来,这两个人之间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有多么荡气回肠,连新婚之夜都能追过来讨说法,看来真是关系不浅。不过秦雨诺倒是松了口气,万幸万幸,今天自己大约是能逃过一劫了。

  她漫无目的地想,刚刚那位小姐是真喜欢韩振越啊,也不知道这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一会儿又想外面还下着雨,这么一身湿淋淋的明天得生病了吧。

  不过秦雨诺从不是什么宅心仁厚的人,加上刚才陈芸楠又惹怒了她,如今两人之间算有着极大的利益冲突,她当然不会和韩振越说这些。

  忽然听见韩振越淡淡地出了声:“睡吧,明天还有很多事要做。”

  奇迹般的,就这么一句话,就让秦雨诺安定了下来,趴在床上一闭眼,于万千神思之中沉沉睡去。

  第二天便是回门的日子,秦雨诺心中压着许多事,面上却是滴水不漏,一副小媳妇的羞涩模样。

  她从小就有一副天生的好演技,如今自然是逼真无比,连她自己都差点信了。

  韩振越同传说中一样的冷漠,但是并不失礼,在秦父秦母面前表现得进退有度。

  秦云光看到她的时候眯了眯眼睛,眸中流露出油然的满意,吃过午饭就把她叫到书房里。

  秦雨诺同这位父亲并没有过多的交集,但是对于他即将说出来的话也大体有数,沉默地看着他。

  秦云光敲了两下桌子:“雨诺,对韩振越你有多少把握?”

第2章 类似甜蜜

  秦雨诺想了想,“他和我想象中有点不一样,有个感情似乎非常不错的前女友,多相处一段时间应该能够知道得多一些。”

  “雨诺啊,你也知道,这些年来秦家过得不容易,所以一切希望都交付给你了。”秦云光脸上带上两分慈爱,只可惜在秦雨诺眼中简直虚假到了极致。

  但她还是点了点头,带着微笑,“这是自然。没有秦家就没有我,做这些事是我应该做的。”

  秦云光满意地点头,半晌吐出一句恩赐:“过几天你就到秦氏任职吧,认真点儿,这对你以后有好处。”

  秦雨诺自然知道他所谓的以后是什么意思,恭敬地表示明白,秦云光这才放她离开。

  她并没有直接去找韩振越,就算知道这位绝对绅士的人一定会等她。

  她走进厕所,打开水龙头鞠了两捧水泼在脸上,深呼吸几次。秦雨诺看着镜子里苍白的自己,唇边勾起一抹笑容。

  不过是做最擅长的事情而已,有什么可难受的?秦雨诺想起她对那个深恶痛绝的家伙的毕恭毕敬,就觉得恶心无比。

  可是她不得不去忍,不得不按照他所说的话,成为他手中的提线木偶。反抗所吃的苦头,她已经吃够了,她没那么傻,一条道走到黑。

  但是她从来都不是那么好掌控的人,想让她成为他手中的刀,先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吧!

  总有一天,会让你付出代价的,秦云光!

  秦雨诺第一天上班,带着满面笑容和新同事打招呼,不停有人接头交耳地八卦着,显然是对这位韩家的新主母十分感兴趣。

  秦雨诺视若无睹,在秦云光安排的人的指导下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午间,秦雨诺喝杯咖啡的光景就听到有女人在叽叽喳喳,笑嘻嘻地,“嘿,那个秦雨诺可是私生女,秦夫人能给她好脸色吗?我可是听说了,那个韩总裁虽然年轻有为,但是啊,那个——不行!”

  “真的吗?不可能吧,以前我见过韩振越的,可帅了,怎么会……”

  “现在这些有钱人,压力大着呢,什么病不可能?就是不知道这个私生女能忍得了多久,嫁给这样的人还不得出轨?”

  “这个秦雨诺以前听都没听说过,我估计就是因为嫁给了韩振越,才换得了现在的地位。这么大的牺牲,居然才一个副总经理,真是……”

  “没读过书的人就是这个样子嘛,难不成还给CEO她做么?”

  秦雨诺对同事们的窃窃私语状若未闻,自己不紧不慢地喝了口咖啡,然后从咖啡机的后面绕出来,走向几个职员。

  开水房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秦雨诺微笑着走过去,看了看她们胸前的名牌,“李怡,陈安莲,赵倩。嗯,认识你们了。”

  三个人面面相觑,脸色都有点不好看,她这是啥个意思呀?

  秦雨诺笑道:“这么紧张干什么?我今天是第一天来,你们不了解我也是正常的,是不是?我呢,也不是这么严肃的人,你们说话注意一点,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生气的。”

  几个人这才放松下来,李怡还笑呵呵地和秦雨诺搭话:“是,秦总。我们……其实对秦总很期待的,虎父无犬女,秦总一定能让秦氏大放光彩的。”

  秦雨诺点点头,带着完美无缺的笑容离开,看也没看她们几个人。

  李怡松了口气,忽然间嗤笑一声:“什么嘛,原来是这么一个软蛋。”

  “行了行了,你少说几句。依我看啊,这么能忍的人肯定不是什么小角色。”

  “嘁,算了吧,你还真够给她脸的……”

  三人尚在争论,那头秦雨诺却是接到了韩振越的电话。

  “上班感觉怎么样?”

  秦雨诺没想到这装模作样的联姻之中,他居然还打电话过来关心她。

  她想了想,“还好,以前没有在这么大的公司做过,有点紧张。”

  韩振越的声音在电波之中显得格外富有磁性,有一丝性感的沙哑:“如果有不懂的可以问我,你还年轻。”

  这话一说出来,秦雨诺就忍不住笑了。韩振越才不过二十八岁,比她大了五岁而已,怎么就敢自称长辈了呢?

  不过秦雨诺从不会当面辩驳他人,只是笑了笑,“嗯,一定。”

  “这个周末陪我去见见父母,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做的,需要让我助理把注意事项发给你吗?”

  秦雨诺,“不用了,谢谢你。这些事我自己能搞定。啊,对了,爸妈的喜好之类,还是发来吧,我想我会需要的。”

  韩振越沉默了一下,“秦雨诺,我们已经结婚了,你不用这么客气。”

  秦雨诺心中冷笑。想本来就是两个陌生人,怎么亲密得起来?况且昨天晚上还发生了那么尴尬的事……不过既然韩振越愿意做戏,她也乐得配合,反正本来就是她最擅长的东西,不是吗?

  她笑了笑,语气温婉:“那你还叫我秦雨诺?”

  “……”不知为何,秦雨诺感到电话那头的人无声地笑了一下,随即就听到一声低吟传来,“诺诺。”

  “……”这回换到秦雨诺没话说了。她极少被人叫得这么亲昵肉麻,没想到韩振越看起来这么严肃的人居然……

  韩振越低低地笑了起来,为自己成功地让这滑不溜丢的家伙吃瘪而高兴,道:“诺诺,今天早点回来,新婚就不要加班了。”

  新婚自然是要度蜜月的,但是两个人结婚前并不熟悉,也一致认为没有度蜜月的必要,所以就省了这一步,一共才休息了五天而已。

  秦雨诺应了下来,和他告别,才挂了电话。

  结婚五天,秦雨诺发现自己这段婚姻,似乎比想象中更加复杂。

第3章 调戏与反调戏

  婚姻生活,理当是两人相亲,各自默契。当然了,这种情况在秦雨诺和韩振越之间是不存在的。事实上,两个人都是演戏的一把好手,你有情来我有意,心里想什么只有各自知道。

  秦雨诺是秦家需要韩家的势力,被逼嫁给韩振越,维系这段婚姻的表面和平是她必须做的。可是韩振越为什么也要这么虚伪,她就不太明白了。

  照理说,他应该也是知道她的来历的呀……他想做什么呢?或者说,他想从这段婚姻之中得到些什么?韩家的支持?不,他不像是会为了这么点利益就牺牲这么大的人……

  没等想清楚,身后一个热源靠近,她回头,就见韩振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朦胧不清的灯光下她看不透他的神色。

  “你……”秦雨诺刚刚开口,下巴就被韩振越钳住。他伸手将她禁锢在一个书柜和自己的胸膛之间,低着头向她靠近。

  秦雨诺只觉得一种令人心惊的气势压迫着她,一时间她竟然连挣扎都忘了。

  越靠越近,越靠越近……秦雨诺听见自己的心跳强劲地跳动着,好像下一刻就能够从喉咙口跳出来一样。她能够感受到自己脸颊上的温度越来越高,韩振越捏住她下巴的手简直犹如炭烤过一样滚烫。

  怎么,怎么突然…….

  韩振越的鼻尖碰上了她的鼻尖,温热的气息吹拂着她的皮肤,以一个近到亲密的距离低声道:“我们已经结婚了,你迟早要习惯的。”

  秦雨诺微微一震,只觉得从他嗓子里滚过的声音让她浑身都像是过了电,酥麻酥麻的。

  “……”等韩振越放手的时候,秦雨诺才反应过自己貌似被调戏了。她忽然间想起在公司听到的那些风言风语,顿时忍不住涌上一股恼怒。

  空穴不来风啊,要真的提枪上阵您可行不行?逗过头了看你打算怎么收场!

  她唇边勾起一抹狡猾的笑意,伸出手去揪住他的衣襟,仰头凑了上去,吻上他的唇,无声地辗转缠绵。而韩振越也就这么由着她,她大胆地挑开他的唇瓣和牙齿,吻得火热而放纵。

  韩振越反客为主,搂住她的腰,纠缠住她的舌头,逗弄着她,让她筋疲力尽,又无力逃脱。等两人分开的时候,秦雨诺已经满脸通红,连连喘息了。

  她抹了一把嘴唇,满眼笑意,手不甚安分地伸到他的衬衫里,摸到手感极佳的腹肌:“不如,就从现在开始习惯吧?”

  韩振越愣了一下,随即颇有深意地看着她,扯开她的手:“现在还不是时候。”

  秦雨诺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无声地笑了起来。

  玩儿火可不是好习惯啊,惹火上身了,看你怎么办,总裁大人?

  转眼就到周六,秦雨诺初上任,自然兢兢业业,上了半天班。

  秘书总结报告工作,秦雨诺忽然间抬起头:“你刚刚说什么?拿下那块地皮的人选?”

  “是,原定李怡,需要更改人选吗?”

  秦雨诺露出一个微笑:“换成赵倩吧。这几天我对她的工作能力印象深刻,交给她更放心一些。”

  自然不是,两个人能力不分上下,只是得罪了她就想全身而退,呵,她秦雨诺可不是这么甜的人。

  拍个地皮而已,准备工作已经非常充分了,此时换人,摆明了是要将李怡全部的付出都白给了赵倩。秘书骤然间开始淌汗了,这个空降的副总经理绝不是什么善茬,以后绝不能随便招惹她。

  秦雨诺在签字的笔顿了顿,询问地抬头:“怎么,有疑问?”

  “没有。接下来是城南的工程进度……”

  下午楼小小打电话过来的时候,秦雨诺正在按照韩振越秘书给她发的单子研究买点什么给韩家父母。

  楼小小笑嘻嘻地,“新娘子,怎么着,还一个人逛街啊。”

  “嗯,怎么,不陪你们家那位,居然能在秀恩爱的间隙抽空来跟我聊天?”秦雨诺漫不经心地拿过一盒补品,研究着各种成分。

  “当然是有喜事告诉你喽!黎林他啊,失业了!”

第4章 别有内情

  楼小小是为数不多的几个知道她结婚的内情的人,亦是当年她最凄惨的时候能够伸出手来帮忙的几个人之一,因此对黎林格外厌恶。

  秦雨诺的手一抖,失神地想起两人之间曾经发生过的种种,只不过短短几秒钟,便冷静了下来:“黎林跟我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他过他的日子,与我何干?”

  楼小小道:“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当初要不是他,你何至于要这样?再说了……”

  “小小,别说了,”秦雨诺打断她的话,淡淡地道,“黎林如何我不想知道。现在我过得很好,你不用再提以前的事了。”

  挂了电话,秦雨诺稳稳地开着车,心头没有一丝涟漪。有些事,过去了就是过去了,留在心里,难受的是自己。

  韩家身处别墅区,是S市著名的富人区。而从前,也曾经是秦雨诺憧憬过的地方。

  “雨诺,你看,这个策划我打算拿去参加比赛,你觉得怎么样?”

  “……黎林,你知不知道,这样一个策划,别说是小小一个创业比赛,就算是真的实行也没问题了。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哈哈,那是因为要娶你啊!等我事业有成,就在S城别墅区买下一栋别墅,让你做我黎家的少奶奶好不好?”

  ……

  好,好,自然是好的。可是如今,她做了少奶奶,却不是他黎家的少奶奶。而当初那个说要娶她的人,也早已不在原地了。

  不过短短一年,她就已经嫁给了别人。其中种种酸楚,都是自己品尝,没有人能够分享。

  秦雨诺的手狠狠一颤,紧紧地闭了一下眼,随即努力收敛了情绪,对着韩振越微微一笑:“爸妈该等急了吧?我刚刚进公司,事情有点多,一下子没能脱身。”

  韩振越自然地伸出手接过她手中的东西,,“没关系,他们不会怪你的。”

  她挽上韩振越的胳膊,在外人看来真是一对恩爱的夫妻。

  韩家父母的态度温和,但是有着一股子难以忽视的优越感,或许在他们看来,她一个私生女还上不了台面吧。

  秦雨诺却不在意,既然是互相利用,就说明她还有价值。就算是看轻她,也无损他们二人的婚姻。

  这个婚,她不想结,但是结了就不能轻易离婚。

  她秦雨诺现在被绊住了手脚,可不代表她一辈子都是这样的笼中鸟。秦雨诺带上从容的笑容。

  只要一个机会,她就能展翅高飞,而这样的机会,也不需要他们施舍!

  韩母在和秦雨诺聊些家长里短的时候,她无意中看到韩振越也去了韩父的书房,聊些什么她自然是不知道的,但是猜也想得出来多半是关于她的。

  忽然间就冒出来一个秦家的二女儿,谁都不能信的。饶是秦云光煞费苦心地养了她大半年,但这满城的权贵又不是吃干饭的,哪儿有这么好骗?

  韩母微微笑道:“看你们小夫妻的感情这么好,我也就放心了。”

  秦雨诺露出完美的笑容:“振越他很好,能够嫁给他是我一辈子的幸运。”

  “振越他啊,就是这样,外冷内热,”说着韩母叹了口气,“振越这孩子虽然省心,但是到底是长大了,很多事情都藏在心里不肯说。要是有什么事,振越不说,你一定得告诉我!”

  秦雨诺抬眸看了她一眼,眸中闪过一丝光芒,随即笑了笑,“这是自然。不过,妈你也不必担心,振越这么大的人了,能照顾好自己的。况且还有我在呢。”

  话说的可真好听,可言下之意就没那么美妙了,既然是韩振越的母亲,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想把她当做监视用的耳目?秦雨诺心中冷笑,看来谁家都有那么点秘闻难事呢。

  韩母掩唇一笑,看来是很满意秦雨诺的顺从,没搭话茬,反倒是找了个其他的话题。

  秦雨诺心想,这样的关怀如此肤浅,实在明显了一点。也不知这韩家又有过多少渊源。

  吃完晚饭,韩振越开着车,无意中一扭头,只见飘忽不定的重重灯影之中,秦雨诺的脸忽明忽暗。她微微垂着眼睫,精致的五官在灯光之中显得尤为动人心魄。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她略掀了掀睫毛,漆黑的眸子里闪过流光。

  韩振越心头一跳。他当然知道秦雨诺是漂亮的,但他从不知道,不过是无意中的一瞥就能够让他如此惊艳。

  他收回目光,继续开车,秦雨诺却发觉两人之间确实沉闷了一些,便笑道:“今天看你吃得不多,难道家里的饭不合胃口吗?”

  韩振越,“不习惯而已。”

  不习惯?一家人吃饭怎么会不习惯?恐怕是一家人不像一家人吧。

  秦雨诺笑了笑,“最近在公司里事情真是多,很多事我都是第一次遇见,有些手忙脚乱的。好在同事们都还愿意帮我,不然可就麻烦了。”

  韩振越看了她一眼,道:“我倒是听说你在秦氏做的很不错。”

  秦雨诺哭笑不得:“我才上任多久,怎么就能看出业绩来了?这样的马屁真是不拍也罢。”

  韩振越唇角微弯,,“我也觉得他说的没错,多加时日,恐怕秦氏就离不开你了。”

  秦雨诺听了这话,心中却是微微一笑。她原本的打算是走一步看一步,见机行事。但是这种受人牵制的感觉实在糟糕,听听韩振越的话说得倒是有理。

  没错,受制于人,不如反戈一击。

  谁都不会甘心做一辈子的提线木偶,更何况秦云光的木偶,她更是不屑于做。她要摆脱他,更要让他后悔,曾经那么逼她!

  秦雨诺心里有了决断,笑容也就越发真切,两个人还就真是一对相敬如宾的夫妻,到处透着股和和美美的甜蜜气氛。

  但是秦雨诺也知道,真正的夫妻是不会这么客气的,她也就不由想起来新婚那夜可怜兮兮的陈小姐。

  也不知道如果是陈小姐和韩振越结了婚,会是什么样的光景。

  秦雨诺很快忘了自己的联想,谁知道她不去想陈芸楠了,这位美貌惊人的陈小姐倒是亲自找上了门。

豪门霸爱:BOSS要不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豪门霸爱 或 BOSS要不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青年作曲家李鹏岚

    李鹏岚,河南南阳人。1996年毕业于河南师范大学艺术系音乐专业,现任南阳市第一中学校高级音乐教师,综合实践管理中心主任。系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世界华人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河南省音乐教学标兵、河南省十大教改之星、河南教育专家、登峰杯全国中学生学术科技创新大赛优秀指导教师;北京第29届世界音乐教育大会河南南阳特邀代表。创作的300多首作品荣获各级各类奖或在南阳、河南省重大活动中展演。其中创作的歌曲《多彩的校园》荣获南阳市第二届中小学艺术节创作表演一等奖;创作的《记住这一刻》荣获南

  • 黄荃唯一传世作品,把鸟都给画活了!

    今天我们来聊一幅1000多年前的工笔画,请看下图↓有没有觉得很眼熟?是不是很像百科全书里的插图?哈哈哈,其实这是五代著名宫廷画家黄荃现今唯一存世的作品——《写生珍禽图》。《写生珍禽图》,五代,黄荃,现藏于故宫博物院画家在尺幅不大的绢素上画了昆虫、鸟雀及龟类共24只动物,每一只都非常精细,栩栩如生,丝毫不亚于现在的百科全书里的插图!这真的不是照相吗?为了让大家能够更直观地感受到黄荃扎实的写实功力,萃花特意找了几张画中鸟雀与实际照片的对比图。鹡鸰(jīlíng):大山雀:白头黑鹎(bēi):北红尾鸲

  • 不是活了就是死了,古人画画究竟有多传神?

    今天我们开一个小型的吹牛X大会,因为我们要回到一千多年前,看一看古人是如何通过编故事的方法赞美画家的。面对一幅画,要说人民群众最轻车熟路的赞美方式,当然是:画得真好,像真的一样。但是啊,仅仅这样还是未免不太走心,到底怎么像呢,你夸得具体一点啊?!于是,人民群众发挥无限的智(nǎo)慧(dòng),一堆关于画技的传说诞生了……有的把动物画活了比如著名的“画龙点睛”的故事,《历代名画记》记载,张僧繇在金陵安乐死墙壁上画了四条龙,但唯独没有画眼睛,他表示,要是画了眼睛,龙就要飞走啦~人们一听,这人怕不

  • 从《行尸走肉》中的Rick来看,如何建设一个更好的团队?8大要素需要知道

    若问最近两年最火热的美剧是什么?恐怕非《行尸走肉》莫属了,而他们的团队领导者Rick也许最不是头脑最冷静、最体贴、甚至最理智的领导人,但实际上,在“丧尸末日”中,给人们的退路没有多少,在这种情况下,通过Rick的一次又一次地成功领导,他将家庭主妇、农民、外卖小哥团结在一起,成为了一个高效的末日生存团队,正因如此,Rick也成为的将自己塑造成电视界的最富有魅力的领导者之一。那么,他都是怎么做的?我们又能从他身上中学习到什么呢?享团建今天给大家分享的文章,从《行尸走肉》中借鉴了8点,讲述了如何成为一

  • 海南黄花梨手串开裂,怪你不会保养!

    海南黄花梨手串开裂,怪你不会保养!下面真格海黄整理了一些关于海南黄花梨手串的保养常识,不管是新手还是行家,学习点这方面知识还是对自己有好处的,未雨绸缪嘛!存放环境首先要避免海黄物件受到阳光直射和暴晒,不能使之过度干燥,以防止干裂和变形。真格海黄指出,北方气候已经到了零下4-7度,尤其地热和空调的干燥对一些(新料子和潮湿的料子)加工的海南黄花梨制品带来很大的伤害(如开裂、变形)等。保护方法把自己喜爱的珠子等放置一个玻璃罩内放杯水,避免干燥后产生裂纹,擦拭珠子时应使用柔软洁净的干棉布反复轻擦,这样既

  • 决定金刚菩提好坏的五要素,你的金刚值得下功夫吗?

    金刚菩提越来越被大家所熟知,同时呈现蔓延趋势,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喜爱,但是想入手一款好的金刚你必须学会辨别金刚,不要只看卖相,那些只是障眼法,以下小编就为大家总结了五点,可以帮你辨别一款金刚值不值得入手。1、看颜色如果颗粒饱满颜色红润光泽,则是经过长时间的把玩,油脂渗入到金刚外皮中才促成了其变色,盘的时间越久包浆越好,颜色也就越有种油润感的透亮。2、看色差在入手时一定要观察每个菩提子的色差,如果色差明显果断放弃,如果色差不太明显不影响整体美观,综合价格考虑可以入手,在盘玩包浆的过程中,色差会越来越

  • 金毛犼为何抢金圣宫娘娘?观音菩萨对孙悟空隐瞒了什么?

    (六石映像第332期)我们知道,孙悟空不但是个打架的好手,还是手到病除的神医。在西游记里唯一展现过神医绝技的,就是给朱紫国国王看病了。最终得出的结果是国王得了相思病,从而得知国王三年前被观音的坐骑金毛犼抢了老婆。那么作为菩萨的老司机,平日里假期没有几天,为啥金毛犼就敢旷工跑到人间去抢朱紫国国王的老婆呢?而且抢了别人的老婆,竟然还留着朱紫国国王的命在那里病着。这莫不是观音菩萨的默许?难道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不来对金圣宫娘娘救苦救难?咱们且看原著:原著第71回,观音带走金毛犼的时候对孙悟空说:“朱紫

  • 和田玉原石拍卖现场,5000直接成交!大叔哭惨了!

  • 象征爱情的文玩都有啥?快来看

    紫水晶是水晶家族里面比较高贵美丽的一员,不同的地方对紫水晶的含义有着不同的诠释。在西方国家,紫水晶被尊为是爱的守护石,能赋予情侣、夫妻之间深厚浪漫的爱意,也能带来贞节、诚实及勇气。碧玺相传谁能够找到彩虹的落脚点,就能得到永恒的幸福。彩虹虽然常有,却无人能找到它的起始点。直到1500年,一支葡萄牙勘探队在巴西发现一种宝石,居然闪耀着七彩霓光,像是彩虹从天上射向地心,沐浴在彩虹下的平凡石子在沿途中获取了世间所囊括的各种色彩,被洗练的晶莹剔透。这就是碧玺,被誉为“落入人间的彩虹”,佩戴碧玺能遇到美好的

  • 5万元买的和田玉原石,切开后价值立马翻了十几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