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魔眼战神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1 16:34:0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魔眼战神

遭遇校花

心中闪过几个念头,张均突然觉得这美女有几分眼熟,就说:“美女,我感觉你很面熟。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美女微微一笑,道:“你们男生似乎都这样搭讪。”

张均却一脸认真地摇摇头,说:“我确定曾经见过你。”他低下头想了想,突然一拍脑袋,道,“我记起来了,你是不是毕业于东海大学?”

美女一怔,道:“我是东海大学毕业的,你怎么知道?”

张均笑道:“我还知道你名叫林娴,零七级毕业,人称东海大学建校以来的第一美女校花!”

美女确实名叫林娴,她一听张均居然是校友,而且还以第一校花来称呼她,心中便有几分高兴,笑道:“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校友。”

林娴是东海大学零七级的学生,当年东海大学的焦点人物,被男生们称作建校以来的第一美女。张均是零八级的,比林娴晚了一级。

虽只见过校花几面,但那美丽的容颜让他印象深刻,至今难忘。

“学弟,你这是要去哪里?”二人闲谈了几句,林娴问。说明haohaoyun.com

张均就把参加同学聚会的事情讲了出来。

林娴听说张均曾向叶倩表白过,便明白他此去必然非常尴尬,就说:“学弟,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一定要去呢?”

张均干笑一声,并不想他人知道自己内心的想法,就转移了话题,道:“学姐这次去东海,又是为了什么?”

林娴道:“我在一家珠宝公司做事,这几天东海正举办赌石节,所以想过去看看能不能收购些翡翠货源。”

赌石节?张均心中一动,他刚刚发现自己拥有透视的能力,要是前去赌石,岂不是一赌一个准?

这个想法一出来,他的心便猛跳了一下,强压下心中的兴奋,道:“学姐,我能不能也去赌石节长长见识?”

林娴顿时犹豫起来,若把张均这个大男人带在身边,会有许多不方便。而且,此行有重任在身,她也不好分散精力。

看到林娴的表情,张均知趣地道:“如果学姐不方便的话,那就算了,我自己也能过去。”

他这样一说,林娴反而有些不好意思,道:“没什么方不方便的,张均你既然对赌石感兴趣,我们就一起去,也好彼此照应。”

说完,她从身后拿出一个扁平的皮盒。阅读haohaoyun.com

打开皮盒,里面整齐地码放着上百粒黄豆大小的翡翠样品,各式各样的都有。

林娴笑道:“这些都是翡翠样品,你既然要去赌石节玩,那学姐帮你上上课好了。”

张均看了林娴一眼,心中好感顿生,他可是知道翡翠的价值,这些样品怎么也值个百八十万的,对方就这样拿给他看,毫无防备,这是一种可贵的信任。

眼前的美女本就吸引他,如今又多了好感,张均的心头不由得泛起一丝异样。

他接过皮盒,一样样看过去。当他集中精神的时候,视线便深入到了翡翠样品的内部。这是一种神奇的感觉,翡翠内部晶体微粒的排列结构,居然被他看得分明。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我为什么突然有了这种能力呢?”张均忍不住思索起来,感觉一切像做梦一样。

林娴见张均看得认真,便指点着向他解说翡翠的品质。

“翡翠属硬玉,它的品质,要看几个方面,第一是颜色。不同的人,喜欢不同的颜色,红、绿、紫、蓝、黑等,不管哪一种,只要具备浓、阳、正、艳、匀五个特点,那么它在同类颜色中就是级别最高最好。至于同一级别,哪种颜色的翡翠更珍贵,那要看个人的爱好,以及市场当时的反应。”

“第二是底水,也称‘水头’,指的是翡翠的透明度,水头越好,翡翠的价值越高。比如透明的玻璃底翡翠,价值高于半透明的白水底,后者又高于糯米水样的糯化底翡翠。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底水与下面要说的种头,基本上决定了翡翠的价值。”

“第三个是种头,种头是翡翠的整体反应,给人的第一直观感觉。种头分为老种、新种、新老种;又能划分为玻璃种、冰种、糯种、油青种等。当然一件翡翠的价值,还要看镶嵌、雕工、大小、打磨等方面。”

林娴一边讲解,一边拿出相应的样品让张均观看。每当此时,张均都会将视线深入样品内部,观察它的晶体结构,颗粒大小。

可以说,通过这种观察,他对翡翠的了解,远远超过了任何一位翡翠玩家,因为别人不可能像他这样入微入细地观察某类翡翠。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张均把上百种样品都看了一遍,心中对林娴的很是感激,道:“学姐,我这次真的长学问了。”

林娴微微一笑,说:“学弟,看你是个好学的人,说不定以后能成为此道高手呢。”

她说着,突然轻轻转了转脖子,脸上微微露出些痛楚之色。

张均随即扫了一眼,视线深入她颈部的肌肉,就发现林娴脖子这个地方的血肉,与其它地方的不太一样。

于是他眨眨眼,进一步观察,就发现这里的气血流动并不顺畅,有淤阻的迹象。

张均的透视与微视能力能够达到分子级,自然可以看清楚气血运行,所以他立即就判断出,林娴的脖子有点小毛病,这是她刚才感觉痛楚的原因。

“学姐,你的脖子不舒服吗?”张均问。

林娴苦笑:“是啊,昨晚睡觉的时候落枕了,到现在还在难受。”说着,她自己用力地揉捏着后颈,柳眉微皱。

张均心中一动,他的一位表叔专业做推拿按摩,手法非常独到。他当年还跟着学了几手,对于治疗落枕这类小毛病,效果非常明显。

“学姐,你要信得过,我可以用按摩帮你减轻些痛苦。”张均不知怎得,色胆顿生,提出这一建议,能够摸一摸美女的脖子,那也是好的。

林娴看了张均一眼,居然并不拒绝,笑吟吟地道:“那就麻烦你了,我正难受呢,快帮我揉一揉。”

她于是侧身坐好,让张均坐到后面。

张均心中一阵激动,刚才他看过了美女学姐的身体,那刺激还没过去。他连忙走过去,先想了想从表叔那学到的手法,然后用双手的虎口轻轻掐下去。

离得这样近,张均可以闻到林娴身上淡淡的女子体香,这让他一阵心猿意马。

林娴的脖子非常白皙细腻,入手一片滑腻温润,像磁铁一样吸引着他的目光。张均不由自主又将视线集中了,于是他就能透过衣衫,看到林娴整个光润如玉的脊背和香肩,这让他的手有些颤抖。

随着他的双手轻捏缓揉,一缕奇异的金色能量,从他的左眼射出,细若发丝,没入林娴后颈。

张均一呆,刚才那道光线是什么?

而这时,林娴却是舒服地呻吟了一声,道:“啊~好舒服,好舒服,学弟你的按摩手法真高明。”

张均心中微动,暗忖:“难道是刚才那道金色光线在起作用?”

想着,他又集中视线看向林娴颈部。果然,大约十秒钟后,他左眼中又射出一缕金光,打入她的肌肤。这一次,他有所准备,用透视的能力观察那道金光的去向。

他就看到,金光进入肌肤之后,立即渗入附近的肌肉和血管,使林娴的肌肉和血管发生了一种奇异的变化。

似乎,她的肌肉更加坚实,血管也更加的坚韧了。

“难道说,我左眼射出的金光,可以治疗伤病,甚至强化体质吗?”张均暗思。

就这样,他一边按摩,一边暗中实验他的透视能力和左眼中发出的金光。通过实验他可以确定,自己的透视范围只有一米多,远了便无法透视。

另外,只有在他双眼聚焦,集中精神的情况下才会产生透视。并且,聚焦的时间超过十秒,左眼就会自动射出金光。

这种金光明显可以改善人体组织的伤病,甚至有可能强化人的体质。关于后者,还有待他进一步验证,目前尚不明确。

张均揉捏着林娴的香肩,嗅着美女的体香,心跳得厉害,手都有些微微颤抖。

他暗骂自己没出息,怎么连这点诱惑也承受不住呢?

林娴只觉得周身懒洋洋的舒服极了,她不由自主地倚在了张均的身上,淡淡道:“学弟,你当回好人,帮我多按摩一会儿。”

感受着林娴身上的柔软,张均的心思活跃了起来。一个如此漂亮的女子,全身心放开的靠在自己身上,没有其它的心思是不可能的。

张均的双手都放在了林娴的香肩上揉捏了起来。

没多久,周身舒服的林娴便进入了梦乡,睡得十分香甜十分沉。

见林娴睡着了,张均只好抱着林娴放好枕头,轻手轻脚将她平放在铺上。

张均则趁机又实验自己的透视能力。他一会儿走到车窗门,一会儿又到门口,把一切能够透视的东西,全部看了一遍。

他发现,自己的透视能力拥有以下几个特点。

第一是微视,能够看到物质最微小的部分,且达到了分子一级。

第二是夜视,能够在黑暗中看清楚一切。比如他可以看清楚林娴的肌肉血管,其间就没有借助任何光源。

第三是动态视力极大提升。他通过车窗观察外面景物,那迅速倒退的景物在他眼中变得非常缓慢。

正在实验透视的妙用,张均突然感觉一阵发晕,浑身有种虚脱的感觉。他暗中吃了一惊,难道是过度透视的原因?

他回到卧铺,缓缓坐下来休息,眩晕感让他闭上了眼睛。这一闭上眼,他便看到眉心位置,有一团金色的光球在旋转着,不断释放出金色的光气。

俱乐部

这些光气通过眉心向下流动,然后经过胸口的檀中穴下降,落入丹田,再由丹田位置下行,经尾骨上行脊椎,一路达到了后脑,形成一个大循环。

光气循环了一周,张均的眩晕感觉就消失了。这时他再集中精神观察眉心的光团,就发现它的样子非常像人的眼珠。

眼珠?

等等!

张均心头一跳,他连忙朝自己的胸口摸去,要找出那枚花了五块钱买下的石珠。他摸了半天,也没有摸到石珠,不禁暗暗吃惊。

“难道眉心的东西,就是那颗石珠?我的透视能力,也是因为它才产生的?”

思来想去,他觉得这种可能性极大,不然石珠怎会不见?二者又为何这样相似?

他推测,那花五块钱买下的石珠,在他睡觉的时候跑进了他的脑袋里面,并让他拥有了现在的透视能力。

而且,这石珠还能释放出金色的能量,金色能量可以治疗病痛,甚至可以强化体质。

“没想到我会遇到这样神奇的事情!有了这种透视的能力,我的人生将从此改变!”张均突然一阵心潮澎湃,激动得握紧了拳头。

他一会儿想到,可以凭借这种能力去赌场狠狠赚上一把。一会儿又想到,借助这种能力从事赌石这一行业,定然可以成为亿万富翁。

他还想到,以后可以免费欣赏裸美女她面前晃来晃去,大饱眼福。

不过渐渐的,张均就冷静下来。他明白自己拥有透视能力这件事,万万不能告诉别人,也不能让别人看破,否则极有可能招来灾祸。

“看来以后行事要低调才行,闷头发财就可以了,不可乱出风头。”他心中这般想。

他心里清楚得很,有心人若知道他可以透视,定然也想借助他的力量发财,若是他不愿意,就会有生命之危。

甚至,要是国家知道他拥有了这种能力,说不定也会将他抓起来狠狠研究一回,那可就惨了。

“本来想去赌石节上狠赚一把,看来不能这样张扬。而且我现在对透视能力是不是有副作用还不是很清楚,眼下不能随便使用。”

想到这里,张均又给自己制订了一个计划,去进一步验证自己的透视能力,明白它的功能,产生的效应。

不知不觉,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林娴醒了过来,睁开眼看了张均一眼,笑道:“学弟,谢谢你了,这一觉睡得很舒服。”

张均“呵呵”一笑:“能为学姐服务,是小弟的荣幸。”

林娴林铺上坐了起来,理了理头发,然后歪歪脑袋,笑道:“一点也不痛了,学弟的按摩真有用。”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问张均道,“学弟,你的按摩从哪学来的?对枪伤有没有用呢?”

张均吓了一跳:“枪伤?学姐中过枪吗?”

林娴笑道:“我怎么会中枪,是我的一位世伯,当年在递进打过仗,受过枪伤,每逢阴天下雨,身上就痛得厉害。我看学弟你的按摩很管用,就想问一问。”

张均想到自己左眼中射出的金光,说道:“按摩的话,应该有治愈的可能。”

林娴眼睛一亮:“真的吗?那太好了,下次有时间,希望你能去京都一趟。”

张均如今是无业游民,时间多得是,便笑了笑:“我是个闲人,随时听众学姐召唤。”

一路上,张均与林娴交谈愉快,不知不觉已到了下午,火车抵达东海站。两人一并出站,站外早有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侯在那里。

这种车的价格少说也有二百来万,属于豪车一类。

车上走下来一名穿西装的青年人,三十多岁,体格高大,眼神锐利,整个人非常精神,他向林娴躬身,恭敬地道:“小姐路上辛苦了。”

林娴对发呆的张均微微一笑,道:“学弟,咱们上车。”

上了车,张均心里嘀咕道:“难道林娴是富二代吗?她不是说在一家珠宝公司上班?”

林娴看到张均的样子,笑说:“学弟,我们先去酒店,洗漱后我带你去珠宝店看一看。”

张均点点头,道:“学姐好像很有钱的样子,莫非是传说中的富二代吗?”

林娴白了他一眼,道:“之前没告诉你,我林家是做珠宝生意的,而我呢负责打理东海市的几家珠宝店。”

张均苦笑:“我还以为学姐是在珠宝店打工呢,原来是老板。”

林娴似乎发现张均表现出的拘束,道:“学弟,说不定我以后还要给你打工呢。”

这句似玩笑似激励的话,让张均心头一振,他心道:“张均啊张均,你居然因为别人的财富而自卑吗?不管面对什么人,你当有一颗平常心才对。”

这般一想,他的心态渐渐平和下来,又变得有说有笑。

车子行驶途中,司机道:“小姐这次不该一个人往山区跑,那里民风彪悍,交通非常不便,万一出事,我们不好向老板交待。”

林娴笑道:“我不是平安回来了吗?而且次收获很大,我已经与那边的几家玉矿,初步达成了合作意向,如果成功的话,将为林家节省大量的进货成本。”

司机名叫李虎,是一名退役的特种战士,身手极好,主要负责林娴的保卫工作。张均感觉得到,自从他一出现,这李虎便对他有种警惕的态度,这是一种本能的反应。

车子行驶到一家五星级酒店,林娴与张均直接入店,李虎则停车去了。

林娴订的是套房,且让张均意外的是,她居然并未另订房间,两人都住在套房内。不过张均很快就知道,那个叫李虎的保镖也住在套房内,这让幻想暧昧情节的他很是可惜了一番。

进入房间,张均沐浴之后换了一身西装。这套西装是他专门为同学聚会准备的,花了两千多块,他为此肉疼了好几天。

不过此时想来,这套西装买得值了,因为他遇上了林娴。林娴的着装优雅大方,性感迷人,伴随美女的他若是穿得太随便,那就太不协调了。

打好领带,张均对着镜子露齿一笑,道:“小伙子挺帅嘛!”

这时,林娴正在客厅里通着电话。当她看到一身正儿八经打扮的张均,不禁抿嘴一笑,对他竖了竖大拇指。

张均“嘿嘿”一笑,坐到了对面沙发上。

通完电话,林娴上下打量张均一眼,笑说:“学弟,你这一打扮挺帅的,既然这么有料,要不要学姐给你介绍位美女呢?”

张均“嘿嘿”一笑:“学姐不就是美女吗?”

林娴飞了他一个白眼:“臭小子,居然敢打学姐的主意,我看你是不想在东海混了。”

张均又是嘿嘿一阵笑,他感觉与林娴处得久了,身心都非常舒服。

二人开了几句玩笑,林娴道:“你既然换了衣服,就先不去店里,我带你去顶层逛一圈。”

张均一愣:“顶层有什么好逛的?”

林娴笑道:“这栋楼的顶层,有家俱乐部,我恰好是这里的会员。”

东海属于国内有数的发达城市之一,而且这家五星酒店背景深厚,所以早在十年前,此地就建立了一家私人俱乐部。张均并不属于这个圈子,自然无从了解。

李虎这一次没有跟着,只有林娴与张均二人前往。

台球

两人进了电梯,彼此站得很近,此时林娴换了一身淡蓝色的晚礼服,洁白的玉颈上佩戴了一串钻石项链,晶莹烂灿。

她的左腕上,套有一只白玉手镯,羊脂美玉与雪白的肌肤交相辉映,彰显出高贵优雅的气质。

张均忍不住赞道:“学姐,你真漂亮!”

林娴对他一笑,贝齿晶莹如玉,她在电梯柔和的灯光下,又透出极致的娇美。加之闻着她身上淡雅的香气,张均差一点就有二度想要透视眼前这位佳丽的冲动。

乘电梯到了顶层,电梯门一开,入眼就是一座巨大的金色屏风,屏风一侧设有前台。

电梯门口,左右站了两名西装青年男子,全部体格魁梧,眼神锐利,却非常有礼貌地向二人鞠躬,客气地说:“请二位贵宾出示身份。”

林娴微微一笑,从包里取出一张磁卡递了过去,就有一名男子接过卡片,在左侧的台面上一刷,一切数据便显示出来。

这时,前台后面走出另一名男侍者,躬身对两人道:“欢迎林小姐及这位先生,里面请。”说着,便在前方带路。

脚下踩着的是极名贵的手工织毯,张均稍稍用眼光一扫,透视之下,就发现这种地毯针法细密,做工考究,绝非一般人用得起。

侍者将二人引入一座客厅,客厅的面积很大,超过一千个平方米,被隔成若干个小区域,此刻有几十号人在这里散乱地坐着,三五个人一起闲聊。

林娴的出现,吸引了这些人的目光,立即就有不少人站起来,微笑着向她打招呼。

“林小姐,好久不见了,你怎么有空到这里来?”

“几日不见,你越来越漂亮了,连我这个大叔都要心动。”

林娴向这些人一一微笑致意,称呼这个周先生,称呼那个赵叔叔,显然都是熟人。

其中一位青年男子,年约二十五六岁,生得相貌英俊,体格魁梧,他笑着走来,道:“小娴,你可是好久没来了。”

林娴笑道:“文哥,我这不是来了吗?”然后向他介绍张均,“这是张均,我的朋友。这位是庄文,你叫‘文哥’好了。文哥可是东海的第一公子,这家俱乐部就是他打造的。”

庄文“呵呵”一笑,对张均伸出手:“兄弟你好。”

张均感觉这个人的手稳定干燥,态度也非常温和,心里对他的印象不错,便点点头,笑说:“文哥好。”

庄文第一眼看到张均,感觉他身上有一股与众不同的气质,还以为张均有非同一般的来历。

不过,在接下来的交谈中,他发现张均出身普通,这让他非常好奇一个普通人,怎会拥有这种让脱俗的气质?

这庄文的家族在东海极有权势,他年纪虽然不足三十,但自幼耳濡目染之下,行事稳健圆滑,交过不少天南海北的朋友,因此丝毫没有因为张均的普通家世而看低他。

几人略谈几句,林娴笑道:“我去做一会美容护理,你们聊吧。”说完,径直向着一个小厅走去,把张均留给了庄文。

庄文这时笑道:“张兄弟,你想玩什么?”

张均头回来这种地方,但他并不怯场,想了想,道:“文哥,我第一次来,没什么了解,还请你介绍一下。”

庄文道:“这家俱乐部设施比较齐全,有棋牌室、健身房、浴厅、美容保健,另外你还可以玩桌球、保龄球、网球。”然后暧昧一笑,“如果兄弟对女人有兴趣,这里还有够味的美人。”

张均暗暗吃惊,心说这些有钱人真是会享受,看来这俱乐部果然是个好玩的地方。他想了想,道:“文哥,那我随便玩玩吧。”

庄文点头,道:“好,我反正闲来无事,陪你一起。”

有庄文这个东道主引路,张均很快就来到台球室。

台球室内放置了十几张球桌,空间非常宽阔。

在球室一侧,有一个长长的吧台,侍者与桌球女郎都坐在那里。

这时,台球室内正有两名中年男子对阵,庄文向二人微微点头,便与张均站在一旁观看。

张均看了一会,就知道这二人玩的是国内流行的普通打法,八球。这种玩法,他从初中就开始接触,虽说算不上高手,但也有点水平。

看着看着,他不由得集中精神,突然就感觉那母球的运动轨迹无比清晰起来。

这种清晰,不仅仅因为他的动态视力超于常人,可以看清楚高速运动的物体,还因为他可以准确预测母球的运行轨迹,甚至于球被撞击之后的运行方向、力度。

“这一杆打得低了,八成要跳球。”张均心想。

果然,母球被一下子挑起,飞出了球桌,击球者发出一声叹息。

“这一击很准,六号球要入洞了。”他心中又道。

“乒!”

一声脆响,六号球竟然真被击入洞中。

张均就这样看了几分钟,感觉自己的眼力完全可以捕捉球运行轨迹。

这显然是透视中蕴藏的另外一种能力,可以捕捉和预测物体的运动轨迹。

进一步说,张均的眼睛可以预测力量的作用效果。比如有人挥拳打向他,那么他就能预测对方打哪里,怎么打,打得有多重。

对阵的两人,其中一个技高一筹,他很快便将八号球击入球洞,取得了胜利。

那败北的中年男子索然无味地连连摇头,道:“今天连输八局,到此为止。”说完,他将一叠筹码放在桌上,转身离去。

张均不知道这些筹码的确切价值,便问庄文:“文哥,这些筹码价是多少?”

庄文道:“每个筹码一万块,十六枚筹码就是十六万。”

张均点点头,道:“文哥,我也想玩一局。”

那刚刚取胜的中年人听到了张均的话,立即看过来,笑道:“这位小兄弟也想玩玩?”

庄文笑道:“我这兄弟初来乍到,郭兄你可要手下留情啊。”说着,他向旁边的侍者微一点头,那侍者便送来了二十枚筹码,价值二十万。

庄文将筹码递给张均,道:“兄弟,随便玩玩,筹码记我账上。”

魔眼战神》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魔眼战神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你是我的婚上证供19章(第19章逃跑计划)

    原标题:你是我的婚上证供19章(第19章逃跑计划)小说书名:你是我的婚上证供第19章逃跑计划“帮我。”穆琛埋在女人的耳畔,伸出舌头将她的耳珠含在了口中,轻声说。帮……穆琛上下齐手,慢慢的褪去了女人的裹身裙,骤然的冷空气扫过女人的身体,带来了一股凉意。一瞬间,安楚楚理智回笼,猛地推开男人,扭过头。“喂!”她在做什么?安楚楚推开男人,惊恐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不包括特殊服务!”这是两个人的交易,这个男人竟然趁着自己迷惑不清的时候,想要趁火打劫!“穆琛!你个混蛋!”穆琛眉心一拧,想不到这个小女人竟然这么

  • 过期不候,前夫请自重19章(第十九章 孩子丢了!)

    原标题:过期不候,前夫请自重19章(第十九章孩子丢了!)小说名称:过期不候,前夫请自重第十九章孩子丢了!“小姐,这被套你还要不要?”骆荨像丢了魂一样站在床上用品的柜台旁边,直到导购几次问她被套还要不要,才反应过来。漆黑的瞳孔盯着那条蓝色的四件套,沉默了几秒,点了点头,自嘲道:“要,当然要!”它的身边没有其他人,只属于她,她当然要。导购连忙给她开单买单。刚刚结束了一场战场,骆荨身心俱疲,交代了导购安排商场工作人员送货后,匆匆离开了百货商场。已是吃午饭的时间,她却没有一点食欲。可是却依旧要吃饭,就像

  • 完美宠婚:国民影帝是女生19章(第十九章 萧爷:别在我面前装白莲花)

    原标题:完美宠婚:国民影帝是女生19章(第十九章萧爷:别在我面前装白莲花)小说书名:完美宠婚:国民影帝是女生第十九章萧爷:别在我面前装白莲花“有事??”沈夕云目光专注的看着亲昵顽主她手臂的女人,嘴角的笑转而显得有些冷而诡异,她微微低下头去近距离的看着那个样貌柔美的沈贝妮,“我有什么事?或者你希望我出什么事情?”沈夕云个性懦弱,胆小。沈贝妮本来以为这一次她会害怕的逃离她,她就爱欣赏这个人狼狈、悲伤的模样。没有想到沈夕云不仅没有逃反而很淡定的反问她。这让沈贝妮一下愣住了,“我……”随后她迅速回过神,

  • 独宠豪门契约妻19章(第19章 我和米苏就要结婚了!)

    原标题:独宠豪门契约妻19章(第19章我和米苏就要结婚了!)书名:独宠豪门契约妻第19章我和米苏就要结婚了!姚书青激烈的言辞顿时将在座的所有的人都给惊住了!“为什么?!”方辰的声音低哑,语气中隐隐含着怒气!姚书青还没有说话,一旁的方宇就声音稳如泰山得开口道:“行了!都坐下!”姚书青这才神色不悦地坐了下来。方辰却一动没动。米苏在旁边伸手拉了拉方辰,毕竟现在这种气氛实在是太压抑,太让人不舒服了!而且这一切好像还是因为自己的原因……米苏此时真的很是担心和害怕!方辰感觉到一双柔润的小手抓住了从一旁握住了

  • 冷情老公,解约吧19章(第19章 最好的棋子)

    原标题:冷情老公,解约吧19章(第19章最好的棋子)小说名称:冷情老公,解约吧第19章最好的棋子“只是因为我没有想到,没想到他会说出这么残忍的话。”沈筱梵觉得自己的双腿都软掉了,最后只能瘫坐在沙发上,双目无神。“你觉得你的颓丧有任何用处吗?不得不说,宫祁睿太理智,如果你不做点什么来刺激他,他是不可能失控的。”宫铭还在给沈筱梵出主意。宫铭所希望的就是宫祁睿永远都不要放弃沈筱梵,这样宫祁睿的固执就会惹怒宫耀荣,而惹怒宫耀荣的下场可不太好,说不定就会失去继承权了。而他想要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结局。因为他不

  • 婚意绵绵,男神太高冷19章(第19章姐姐,好巧)

    原标题:婚意绵绵,男神太高冷19章(第19章姐姐,好巧)小说书名:婚意绵绵,男神太高冷第19章姐姐,好巧霍辰勋望着已经没有了姜南希身影的街道,半晌,冷淡开口,“回去吧。”巨大的机车轰鸣声呼啸在整个街道上,姜南希坐在朴勋的后座,这个男人开车的速度实在是可以用狂野来形容,她甚至都看不清周围飞速倒退的街景。最令她不适的是,因为过快的车速,使得她不得不下意识的紧紧地扯住朴勋的衣角,她并不想和这个只见过一面的男子距离过近,但是现实往往由不得她。忽然,一个急刹车,在惯性作用下姜南希直接撞上了男子坚实的后背,

  • 吻安,老公大人19章(第19章 小笙笙)

    原标题:吻安,老公大人19章(第19章小笙笙)小说书名:吻安,老公大人第19章小笙笙刑域嘻哈一笑,将游戏机放到一边,然后站了起来,一米八五的个子,一下子反高出了季笙大半个头,他象征意义的伸出手,想和季笙交握。不站起还好,一站起来,季笙又被雷了一把!这个长相不算妖孽却十分俊美的男人,居然穿着一件骚包的花衬衫!花、衬、衫!靳云霆虽妖孽,但平素着装要么休闲,要么风衣或者西装,哪里像他这么骚包?刑域被无视了,却也不尴尬,反而没脸没皮的凑上季笙的脸,痞子一般:“听说你叫季笙啊?叫名字显得咱们多生疏啊,我叫

  • 限时妻约:总裁撩妻99次19章(第19章 我不会打扰你们)

    原标题:限时妻约:总裁撩妻99次19章(第19章我不会打扰你们)小说名字:限时妻约:总裁撩妻99次第19章我不会打扰你们闻言,谢婉婷脸色骤然惨白,身体趔趄着后退几步,双眸瞪大,不敢置信的看着厉锦誉。一颗心更是痛楚难受得好像被轮子碾压着一样。厉锦誉说——那个女人的身份是他厉锦誉的妻子!到底得多在乎,才会让厉锦誉霸气侧漏,小心呵护那个女人到这个地步!不可否认,在这一刻,她谢婉婷不禁有些羡慕起那个即将要成为厉锦誉妻子的女人来。她用了整整三年的时间,都无法从厉锦誉那里换来的一点点柔情,如今那个女人却不费

  • 我做外围那些年19章(019 争抢男人)

    原标题:我做外围那些年19章(019争抢男人)小说:我做外围那些年019争抢男人艳艳并不知道五爷家里除了我还有女人,她面对柳小姐也愣住,走也不是停也不是,一时陷入两难。我挽着五爷绕过车头朝庭院里走,艳艳从另外一侧跟上来,保姆和我们依次打过招呼,看着艳艳不知道怎么称呼,她问我这位小姐是。我刚要开口,柳小姐叫了声林妈,保姆立刻看向她,她懒洋洋托了托盘在脑后的头发,“我饿了,粥熬熟了吗。”保姆说刚熬好,柳小姐让她去盛,放在餐厅。保姆看得出她故意阻拦自己,为了给艳艳施一个下马威,省得新欢上位娇纵不懂事,

  • 枕上逃妻:老婆,万万睡19章(第19章 可怕的是不面对、不治疗)

    原标题:枕上逃妻:老婆,万万睡19章(第19章可怕的是不面对、不治疗)小说名:枕上逃妻:老婆,万万睡第19章可怕的是不面对、不治疗他的神情有点难看,男人解男人的皮带,感觉真的很奇怪!可许无忧不是这样想的,她觉得斜对面的同框的两个大帅哥,养眼极了。许无忧脑海里蓦地出现一个总裁攻医生受的画面。“叮”皮带扣子打开的声音,许无忧思绪回笼,目光挣扎又好奇地看着医生缓慢地把皮带解开。韩之繁可是她老公,这样真的好吗?她老公那玩意,她都没正眼看过,现在居然被一个男人抢先了。可是,他们是在治病!许无忧摇头,去掉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