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极品女上司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1 16:39:5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极品女上司

老子摊上大事儿了

第二章老子摊上大事儿了

“日你先人的人渣,老子让你害死了。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麦小龙向来是输人不输阵的主儿,对着一脸期待的女人大手一挥:“我的车,不要了,就丢在这儿吧。我跟你一起坐!”

连枪都掏出来了,傻逼才信能开自己的车呢!

还是坐大美女的车好,那个叫什么来着?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是吧?

大美女神色如常,坐在副驾上的那个彪形大汉倒是一愣。

好家伙,果然不愧是海归医师,见过世面的,胆子真不小。

他赶紧为麦小龙拉开了后边的车门。

这一拉开,麦小龙倒吸一口凉气。

好家伙,这还是车么?这分明就是豪华小客厅嘛!两排对摆着的真皮沙发,中间还有固定的茶几,靠里还有小酒柜、冰箱什么的。

麦小龙有点晕晕乎乎地,他忽然想到,自己真的摊上大事了!

不过转瞬间,麦小龙就怒了!

有啥呢!

要死鸟朝上,不死万万年,我麦小龙活了二十一年没坐过这么好的车,没遇见过这么高贵漂亮的美女,冲!

麦小龙跳了上去,震得稳重的房车都一抖,那个大美女的身子都一晃,两座高峰一阵摇曳。小说极品女上司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麦小龙坐在了大美女的对面,门自动闭合,车开了。

车上,大美女朝麦小龙伸出了一只手:“麦医师,您好,我就是邵佩倩。”

握住了那只小手,麦小龙更是觉得浑身倏地产生一种酥麻感。那么软那么热的小手,简直就是天上飘来的仙女手。

这辈子,哪握过这么优美的小手!

忍住内心的骚动,麦小龙狠狠地吞了一口唾沫,依依不舍地将邵佩倩的手放了下来。他压抑着砰砰心跳,故作淡定地说:“你好,邵小姐,今日得见,三生有幸。”

麦小龙觉得自己天生就是演员的料,虽然这说话有点儿酸,但是还挺给劲的嘛!

邵佩倩也礼貌地说了起来:“麦医师多礼了。好好孕今日一观,麦医师不愧是医学大家,虽已而立之年,但还保养得若二十许人。”

推你个屁屁的,这嗑唠的,这特么唱西厢记涅?

接着,这个邵佩倩跟他要资料看。

资料?什么资料?麦小龙正不知如何应对。可顺着邵佩倩的眼睛盯着被自己抓着的皮包。电光火石之间,他想起了里边的资料。

对不对,也得试试了。

麦小龙硬着头皮,掏出那叠资料递给邵佩倩。小说极品女上司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邵佩倩仔细地翻阅时,麦小龙放眼看去,惊讶地发现上边都是英文,靠,看不懂。

惟一看得懂的就是资料上的相片和人名,相片上的人竟然是自己,相片下边还有一个中文名字:麦晓龙!

“不错不错!”

邵佩倩仔细看了一会儿,语气显得更为赞赏:“没想到麦医师在丹麦取得了霍尔姆斯医学皇冠奖。这足以证明你的优秀啊!”

看见邵佩倩那迷人眼眸满含欣赏地看着自己,眼神里还透出一丝丝欢喜,他不由得就脑袋一热,威武地说:“资料不算什么,我一向都是用实力说话!”

邵佩倩可就更欣赏了,点点头说:“我很喜欢麦医师的自信。那我就实话实说了,按照我们之前的约定,合同一次性签订两年,年薪是一百二十万,预付三十万订金。”

咕嘟!

麦小龙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妈个鸡的,二百四十万啊!这能睡多少姑娘啊!

不然,去试试看?

邵佩倩见麦小龙的反应,心知已经打动了他,开心的继续道:“在这两年内,如果我妹妹的病情有所好转,我会再提供三十万以上的奖金,以及高级公寓和私家车。当然我知道麦医生这样的青年才俊,不是只看薪水的。另外,我还会满足麦医师的心愿,投资至少一千万,帮你进行你任意指定的一个医学科研项目。说明haohaoyun.com

邵佩倩扭身从旁边一个精致的香奈儿皮包里掏出几张文件,还有一张银行卡,以及两叠崭新的百元钞票。

而麦小龙呢,已经在暗中狠狠地捏了三回自己的大腿了,肯定都捏成淤青了,疼得受不了,但他还是想捏。

真他妈疼,不是在做梦!

邵佩倩将掏出起来的那些东西递给麦小龙,说:“麦医师,你看看合同,如果可以的话,请签上你的名字。这卡里边有三十万,是给你的订金,密码是六个八。这两万块吧,是我的一份小心意,权当做见面礼,不成敬意,请你收下。”

麦小龙很想立刻就把那卡和钞票抢过来,但他还是定住了。爷爷说过,越是关键时刻,心越要定,手越要稳,这是学推拿的秘诀之一。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心不动,手不稳,才能推得好。

麦小龙只是将合同接了过来,故作淡定地看着,上边写的,就是邵佩倩刚才那番许诺的补充版。

他看着,大致也就明白了。

这个邵佩倩有个妹妹叫邵媚倩,芳龄二十,刚上大学。

不过,她从小就得了一种怪病,时不时地,某部分肢体就会忽然抽搐起来,完全失去力气并痛苦不堪。而在抽搐过程中,人还会常常会陷入昏迷状态。

找了很多医生,都看不好。最后会诊的建议就是,必须为邵媚倩找一个合格的私人医师,对她进行贴身看护,在犯病时进行及时治疗。

所以,邵佩倩经过多方咨询选择之后,选定了刚才撞了小女孩的麦晓龙。

她可不知道,现在已经被麦小龙无辜顶包。

而麦小龙的任务呢,就是陪着邵媚倩去上大学,上的还是本地医科大学的中医系。邵媚倩因为自身病痛的缘故,对中医情有独钟。

她这种病情,麦小龙记得在爷爷的一本烂书里看过。

麦小龙抓抓耳朵,淡淡地说:“其实这种病也不是不能治好,但这是先天邪气入侵,令妹的母亲大概在怀孕期间,受到了某种侵扰!先天不足,这需要长时间的调补、疏通和运动,才有望治好。”

记得那本烂书上大致是这么写来着。

邵佩倩眼睛大亮,激动万分:“对,那些医生也说是先天问题,但没有麦医师你说得这么深入。我妈妈当年怀我妹的时候,确实……”

说到这,露出一丝犹豫,好像有什么秘密不能说似的,于是立刻改口:“麦医师,你……你真能治好么?

女神犯病了

第三章女神犯病了

她本来没抱着能治好妹妹的希望,很多医生都说治不好只能维持来着。现在,这个麦医师居然说能够治好?

麦小龙抓抓耳朵,说:“没看到令妹的具体情况,我也不好说,但是,这个希望还是比较大的。虽然是疑难杂症,但万病归源,不过就是‘通则不痛,痛则不通’而已,根据这个原理,所以……就这样。”

好吧,这些也是从那些烂书上看到的,麦小龙记得皮毛,但都不懂其中的意思。但不管怎么样,他把救妹心切的邵佩倩哄成功了,看看人家,眼睛里充满希望。

最后,麦小龙接过了那两叠百元大钞还有那张内藏三十万的银行卡。

他的心真是波澜壮阔啊。

这就是三十二万!

三十二万在家可以盖全村最好的房子,可以讨全村最漂亮的媳妇,摆喜酒的时候可以让全村人都好好地吃上一顿鸡鸭鱼肉,多霸气啊!

想着,麦小龙就豪气丛生。

这不过就是开头的一点钱,接下来还有好多钱,还有免费的豪华公寓和高档车,这个爽呀!想着想着,麦小龙忽然又是胆气一壮。

特么,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怎么说我也是祖传推拿绝技神经九式,呃不,神拿九式的惟一传人,当年连慈禧太后都被按得云里雾里的,现在不就是给个小女孩治治先天不良的毛病嘛!没准会发生奇迹呢?

麦小龙想着,刷拉拉地在合同上签了自己的大名。

邵佩倩一看就愣了:“咦?麦医师,你的晓不是拂晓的晓么,怎么变成大小的小了?”

麦小龙面不改色:“啊哈,其实我的名字就是大小的小,身份证上搞错了,我签名都签这个名。”

邵佩倩点点头,没再追问什么,麦小龙松了一口气。

不久,宾利房车开进了一座别墅里。

这个别墅大得跟城堡似的,那绿油油的草地躺着打一百个滚都翻不出去,那高耸的树木能够养一群长颈鹿了,还有那宽敞的小湖,养鱼的话年年大丰收呢!

麦小龙瞪大了眼睛。

嚎,不是一般的有钱银啊!

车子刚停下,一个穿着翠绿色连衣裙的女孩子就跑了过来。她长得没有邵佩倩高贵,但显得很温柔甜美。而且,身材也很不错,胸前两座山峰虽然称不上大,但也相当出色。而且,皮肤很白。

麦小龙最喜欢皮肤白的女孩子了。

那个女孩带着慌张地喊:“邵总,您回来了?小姐她又犯病了!”

邵佩倩听得焦急,赶紧从车里头下来,立刻问道:“什么情况?”

女孩说:“这次是双腿痉挛,小姐刚才还跟着狗狗玩的,跑着跑着就摔倒了,现在还在抽搐,正在昏迷中。王医生用尽一切治疗手段都不能让她恢复。”

说着,眼睛里都泪光闪闪了。

邵佩倩点点头:“王医生作为保健医生,还差了一些。放心,我已经将媚倩的专职私人医师请来了,我们现在就去看看。”

说着,已经朝楼房里大步走去,看得出来,她很关心那个妹妹。

麦小龙此时就苦瓜着脸了,我勒个去!不会这么倒霉吧?这怎么一来就遇到姑娘犯病呢?我还想着有一个缓冲期,好好了解病情再说,看看有没有把握,没把握就开溜的呢。

麦小龙还看着大门,要不要就这么逃跑算了?万一有人来追,先把两叠百元大钞丢下,让他们去捡。真不行,唉,那张三十万的银行卡也不要算了。

旁边那个女孩着急地催道:“你就是麦医师是吧?你好,我是邵总的助理,我叫沈婉卉,以后我们会有很多打交道的机会。我们快点吧!快快!”

说着,走得那两团可爱的丰满都一抖一抖的了。

麦小龙满脸黑线,心里头咕哝,催催催!你干嘛不去赶公猪上树?

不过,这个沈婉卉样儿清纯温柔,是麦小龙喜欢的邻家小妹型。她说“以后我们会有很多打交道的机会”?好吧,为了这机会,麦小龙控制自己不再看向大门。

爱拼才会赢,拼拼吧!

进了豪华别墅,入眼是金碧辉煌的大厅,上了二楼,进入一个淡雅时尚,却是冷色调的卧室。一个年约二十的女孩躺在床上,眉目间与邵佩倩起码有六分相像,但那五官的秀美程度,比邵佩倩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穿着白色的短袖蕾丝边连衣裙,还是短的,这玉体横陈特迷人,两条白皙的长腿让麦小龙一看,就有了一种喷鼻血的冲动。

还有那白嫩的脚丫子,挺像两朵白莲花。

显然,这就是邵佩倩的妹妹邵媚倩了。

不过,她双目紧闭,双眉紧皱,脸蛋儿苍白中带着一丝扭曲,显得很痛苦。浑身还时不时地一阵颤抖,麦小龙很快就看出来了,这浑身的颤抖是来自于她双腿的痉挛。那两条迷人粉腿看起来很美,但却藏着可怕的病魔呢!

床边还站着三个人,其中两个女的,应该是保姆一类,还有一个是戴着金丝眼镜、年约三十的男人。这个男人看起来文质彬彬,但那眼神却总是下流地盯着邵媚倩的白腿看。

看见邵佩倩进来了,他就露出了讨好的神情,赶紧说:

“邵总,根据我的判断,小姐这回发病比较严重,连我都不能让她有所好转。我觉得必须送协和医院,那里的设备都是顶级的,一定能够帮小姐缓解病情!”

这言下之意,就是我已经很厉害了,但缺少设备没办法,只能送医院。

显然,这个人就是沈婉卉刚才说的王医生。

邵佩倩淡淡地一挥手:“暂时不用,先让我重金礼聘的麦医师看看吧。”

说着,就朝着麦小龙一顾,温和地说:“麦医师,劳驾你了。”

那语气,比对王医生要好多了。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看向麦小龙,使他成为焦点人物。

王医生眼神中顿时露出一丝敌意。麦小龙头皮发麻,赶脚自己的双腿都有些打颤。靠,这连热身运动都没做好,就要我下水啊?万一抽筋咋整?

贱在弦上,不得不发!

但是,贱在弦上,不得不发!

麦小龙一抬手,狠狠地打了一个响指。啪的一声,给自己打气。然后大步朝昏迷的邵媚倩走去。

麦小龙装模作样地翻翻邵媚倩的眼皮子,又拨开她粉嫩的嘴唇……其实,啥也没看出来。

接着就去捏她那双还在微微抽搐的大腿。这一捏倒是捏出一点状况来了,虽然雪白粉嫩,颇有入手即溶的美感,但麦小龙凭借爷爷教的本事,还是捏出来了,在这一片富有弹性的柔嫩之下,有一股戾气正在盘旋不已,堵住了穴位和血脉。现在应该是足太阳膀胱经和足少阴肾经不畅。

他的脸色不由凝重起来。

另一边,那个王医生看着麦小龙不断地捏邵媚倩的大腿,不由得就越发嫉妒。

他凑近了邵佩倩,轻轻地开了口:“邵总,这个小伙子是不是真有本事的,我看他有些儿蹊跷啊!”

邵佩倩问:“哪里蹊跷了?”

王医生心里咯噔一下,是啊哪里蹊跷了,他还真没看出来,反正就是看着麦小龙捏小姐的大腿,看得不爽。他赶紧弄了个似是而非的回答:“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啊!这小伙子,太年轻了,有什么本事?”

邵佩倩乜了他一眼,眼神里带着一丝不屑:“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长百岁。麦医师可是海归的生物医学博士,不是简单人物!”

王医生嘿嘿一笑:“邵总,现在的江湖骗子多,有的人啊,靠着不知道从哪淘换来的假学历,就到处招摇撞骗。你看看昨天新闻上播的那个……还有前天新闻上播的那个……哪个不是海归?”

说着,语重心长地一叹:“邵总啊,一定要当心啊!现在海归的名头最容易让人利用来骗钱了。你看看那小伙子,在小姐腿上捏了好久了,到底在干什么呢?”

邵佩倩正被妹妹的病搞得心浮气躁,听他一说,不禁也有些动摇。看向不断捏着她妹妹大腿,甚至把脚趾头都捏了捏的麦小龙,眼中露出一丝寒光。

她开口了:“麦医师,现在是什么情况?”

麦小龙叹了一口气:“这股邪气很强悍,长年累月地在令妹的身体里盘踞,就像呆在自己家一样,它随着血气四处流动,到处兴风作浪……”

王医生大声哼了一下,语带嘲讽地说:“麦医师,我看你这番说辞,不像什么海归的医学博士啊,怎么像是江湖郎中,说得那些邪乎?什么邪气,你干嘛不直接说妖气得了?说这些,你有什么科学根据?”

麦小龙一时语塞,要他说科学根据,还真没有。

邵佩倩的脸更加冷了,难道这个麦医师真是名不符实了?

麦小龙看到邵佩倩的神情,心里也一阵不爽,他干脆冷冷地说:“科学根据?跟你说科学根据,你能懂么?我这是深入浅出地给你解释,既然不相信,我走就是了!”

说着,背负双手就要离去。

其实,他虽然看出了邵媚倩的病症,但也真没什么把握。那股邪气太强大了,在经脉之间多年侵袭,凭他学来的皮毛功夫,还真难驱除。现在吧,倒是能够乘机溜号儿。

最好邵佩倩就忘了那两万现金和三十万的银行卡。

赶紧赶紧,离门口只有三米之遥了。

王医生更加得意了:“看看,我就说是招摇撞骗的,现在被我这么一说,要逃了是吧?”

还有两米了,麦小龙喝道:“哼,我也是有自尊的!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不过,那一丝慌张,还是被精练的邵佩倩看在了眼里,让她更加疑惑。

这个麦晓龙还是麦小龙的,要是敢骗她,岂能让他如此从容地脚底抹油?

就在他要跨出门口的时候,倒是沈婉卉先开口了,她急急地说:“麦医师,现在不管什么科学证据,小姐正犯病呢,要不你治治先试试?小姐真要缓解了病情,不就证明了你真的是有本事的么?”

麦小龙的一只脚都已经跨出去了,抬在半空中。

邵佩倩冷冷地说:“小卉说得对,麦医师,不管怎么样,你人来了,我妹妹又正好犯病了,你总要给她看看吧?”

一边的王医生也在煽风点火:“对啊,人既然来了,是骡子是马,就拉出来遛遛呗!”

特么,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就算冒牌货,也是有尊严滴!

麦小龙一收脚,潇洒地转身,一字一顿地说:

“行,那我就一展身手吧!不过,我有个条件。这个王医生诋毁我的名誉,所以,我要是让邵媚倩缓解了病情,这个别墅所有人,都得出来,排出一排。然后,王医生得对着每一个人说‘我错了,我对不起麦医师’,然后那个人就得扇他一巴掌,问‘你知道什么眼看人低吗’,再然后,王医生就得说‘狗眼’!”

“要不然,我不治,这些钱,我自然也不要了!”

说着,麦小龙使劲地从裤兜里掏出那两叠百元大钞,还有那张银行卡,再使劲儿地丢在地上。他傲然说:“老子的名头不容玷污!”

顿时,四周哑然一片。

不过,没哑然多久,邵佩倩冷冷地看向了王医生:“你听到没有?”

王医生蔑视的看了麦小龙一眼,这病是无数医生都没法解决的奇症,凭他这个三脚猫就能解决?

他自信满满的点头说:“行,我答应!”

麦小龙就要了一瓶高山茶油,然后把所有人包括邵佩倩都赶了出去,理由很简单:“治疗不安静,医师不安心。”

接着,麦小龙走回了邵媚倩身边,看着依然处在昏迷状态中的这个美少女,心里头忽然涌出了一丝丝的怜爱之意。

好无助的女孩子,被病魔这么折磨,就等着我来解救!

病魔,给我速速离开,不然,让你尝尝我烈焰长枪的厉害!

麦小龙这么想着,一扬手,拧开茶油瓶的盖子,将黄橙橙的液体倒在了邵媚倩的双腿上。做推拿,用茶油是不错的选择,活络通血,还能让皮肤更光滑!

然后,麦小龙双手搓热,沾着邵媚倩白嫩大腿上的茶油,开始拍打起来。

他的神情,也渐渐变得肃穆,进入完美的工作状态。

极品女上司》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极品女上司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打湿的人生(深度好文)

    有一段时间,弟子感到活得很痛苦,甚是烦恼。师父把弟子带到一片空旷地带,问:“你抬头看看,看到了什么?”“天空。”弟子答。“天空够大吧,”师父说,“但我可以用一只手掌遮住整个天空。”弟子无法相信。只见师父用一只手掌盖住了弟子的双眼,问:“你现在看见天空了吗?”继而,师父把话题一转,说:“生活中,一些小痛苦,小烦恼,小挫折,也像这只手掌,看上去虽然很小,但如果放不下,总是拉近来看,放在眼前,搁在心头,就会像这只手掌一样,遮住你人生的整个晴空,于是,你将错失人生的太阳,错失蓝天、白云和那美丽的彩霞。”

  • 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做最好的自己(深度好文)

    在我的成长经历中,母亲对我影响很大。她是一个十分要强的人,从来不屈服于生活。我很小的时候,她就一边教我们干农活,一边给我们讲故事。我永不屈服的性格就来自母亲。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也没有失去过信心,我从来没有放弃过追求。我最喜欢的一句话就是:“没有失败,只有放弃。”这是除了生命之外,她送给我最好的礼物。我很小的时候,就被丢到一个巨大的麦田里割麦子,毒太阳晒着我,过一阵我就会流鼻血,变身流汗,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去。我那时候就想,我不能这样活着。我的爷爷这样活着,我的父母这样活着,我的弟弟这样活着,

  • 一群人围着这口井,到底发生了什么?

    吃过晚饭,灵官猛子到了井上。井上灯火通明。村里人都挤到井上,黑压压的,悼念这个葬埋了全村人血汗钱和欢乐梦的黑窟窿。孙大头蹲在井台上,垂着头,一副任人宰割的沮丧相。孟八爷则轰着娃儿们:“滚!滚!这有啥好看的?掉下去,连钻头一起成个泥鬼。”因为井已塌了,就取消了禁忌。女人们都到了井上,围成一团叽咕,时不时指戳一下垂头丧气的孙大头,用眼色和低语发泄自己的不满和愤怒。一提起明年或后年又要出很多钱打井,便引出一阵长吁短叹。男人们大多沉默,形态各异,蹲的蹲,站的站。时不时,走到井架旁望一眼,唉一声。瘸五爷的

  • 念佛法门非常殊胜 不要再持怀疑!

    念佛法门是非常的殊胜,因为我们这些众生对参禅、学密、学教都不能行持,都不能去做,释迦牟尼佛在两千多年前就告诉我们这么一个殊胜的法门,阿弥陀佛在十劫以前已经成就,在无量劫以前发的愿已经实现,已经往生到那里去的众生无量无边。如果你对这个法门再持怀疑,那你就是没有救了。念佛一天要念多少呢?没有一个定数,阿弥陀佛那里不是贸易公司,不做交易的,往生的条件,阿弥陀佛说乃至十念都可以往生,《观无量寿佛经》里面说乃至一念都可以往生,只要至心信乐,发愿往生,具足信愿,只要一念都可以往生。这一念就是哪怕天塌下来也要

  • 你的现状,代表不了你的未来

    点上方绿标收听温馨朗读我们最容易犯的两个错误是,觉得自己没什么出息,料定别人不会有所作为。人一辈子有时会犯两个错误:第一个错误就是断定自己没什么出息。你会说我家庭出身不好,父母都是农民,或者上的大学不好,不如北京大学、哈佛大学,或者长得太难看了,根本就没人看得上我等等。由此来断定自己这辈子基本上没有什么出息。第二个错误是我们常常会判断别人失误。比如说某个人好像显得挺木讷,成绩不怎么样,也没人喜欢,我们就会断定这个家伙这辈子没什么出息。所以,我们最容易犯的两个错误,一是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不会有大的

  • 张学勇:教师要学会“弱其志”

    教师要学会“弱其志”2018年1月18日谈到“志”,许多成语或俗语会浮现在我们的眼前,什么“壮志凌云”啦,“志当存高远”啦,“鸿鹄之志”,不胜枚举。就是教我们要立大志,做大事。树无根不活,人无志不立。从小帮助学生立志,是教育工作者的一大任务。不过,我们在和孩子们交流时,往往给予那些志向“远大”的孩子更多的鼓励。至于,他的志向合不合适,能不能实现,就已经不在我们的“服务区”了。今天上午大课间,教导处有三个女孩来帮助老师撕试卷,无意中聊起了关于理想的话题。“你们说说,你们的理想是什么?”我停下手中的

  • 钱穆先生:学而篇第一(10)

    十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观其志:其,指子言。父在,子不主事,故推当观其志。观其行:父没,子可亲事,则当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道,犹事也,言道,尊父之辞。本章就父子言则其道其事,皆家事也。如冠、婚、丧、祭之经费,婚姻戚故之馈问,饮食衣服之丰俭。岁时伏腊之常式,子学不忍遽改其父生时之素风。或说:古制。父死,子不遽亲政,授政于冢宰,三年不言政事,此所谓三年之丧。新君在丧礼中,悲戚方殷,无心问政,又因骤承大位,未有经验,故默尔不言,自不轻改父道、此亦一说。

  • 南怀瑾老师:老鼠生儿的孝道

    老鼠生儿的孝道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讲到这里,我们要向前的某些儒者、理学家、读书人告个罪了,他们的解释,又是错误的。他们说看一个人,他父母孩子的时候看他的志向,父母死了的时候看他的行为,三年当中,没有改变他父母所走的路线,这个人就叫做孝子了。问题来了,假使父母行为不端,以窃盗为生,儿子不想当小偷,有反感,可是为了孝道,就不能不当三年小偷去。这样,问题不就来了?如果遇到坏人的话,明明知道错,可推说:“孔子说的呀!圣人说的呀!为了作孝子,也只好做错三年呀!”这叫圣

  • 最好的友情:各自忙乱,互相牵挂

    有一种朋友不在生活圈,却在生命里;有一种陪伴不在身边,却在心间。有一种情,不必朝暮相见,只想在灵魂深处相偎,能多久,就多久,相视无言。友情,能够随时说话找一个能随时随地和你聊天的人真的很难。当你某一刻想倾诉时,翻遍所有通讯录,也没那么简单,就能找到聊得来的那个人。或许你人缘不错,与你认识的人很多,和你关系不错的人也很多,但即使是你朝夕相处的家人,甚或是亲密无间的爱人,你也未必见得想什么时候说就能和他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什么时候都不必担心失礼,不必自责,不必畏惧被冷淡和被斥责。电视剧《康熙王朝》

  • 养好你的大气,今后必有福气!

    养成一个大气的人不要在意别人在背后怎么看你说你,因为这些言语改变不了事实,却可能搅乱你的心。心如果乱了,一切就都乱了。理解你的人,不需要解释;不理解你的人,不配你解释。因为日久不一定生情,但一定见人心。人贵在大气,要学会对自己说。并请相信,真正懂你的人,绝不会因为那些有的、没有的而否定你。养好你的大气,大气不是性格,是一种人格魅力,相信你,没问题。大气是一个人的气质或气度,是一个人内心世界的一种外观表现,是一个人综合素质对外散发的一种无形的力量。大气不是从小生来的,而是经历生活慢慢培养出来的浩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