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我的鬼物男友】淡烟流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1/1 17:05:43 来源:网络 []
书名:我的鬼物男友
第二章 男友的怪异

第一次没有快感,只有胀痛。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不知道折腾了多久才入睡,等到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是闹钟把我叫醒的。

我睁开眼睛,本能的用手去摸了摸身边,却发现空荡荡的没有人……

我愣了一下,一看时间,现在都八点半了,他肯定是先去医院上班了。

我刷了好几次牙,洗漱干净之后,才去了学校。

但是进教室的时候,我才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有些不对劲的样子。

就在这个时候,我才看见,讲台上面,还有另外一个人。

我打了个哆嗦,这是那个解剖老师。

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面。版权haohaoyun.com我下意识去看自己的手,却发现,我手上的戒指没了……

我慌了一下,这是男朋友送我的礼物,怎么就没了呢?

昨天晚上我肯定没有摘下来过……

就在这个时候,解剖老师突然说话了,他冷冰冰的说:“你们昨天晚上,谁去过解剖教室,站出来。”

教室里面鸦雀无声,我头皮却有些发麻,谁会那么无聊去解剖教室?要知道,里面有一具尸体……

解剖老师冷哼了一声,手上拿起来了一个用透明纸袋装着的东西,声音很冰冷的说:“这是谁的?”

我抬头一看,心里猛的跳动了一下,这不就是我的戒指么?

我马上就站了起来,解剖老师面色不善的看着我,问我之后去解剖教室做什么?

我马上解释道说我之后没去过,戒指肯定是我之前缝尸体的时候掉下来的。

解剖老师将信将疑的看着我,说了句,真的?你没有碰尸体?

我额头上都已经是细密的汗水了,声音有些委屈的说:“我怎么可能去碰尸体……”

他点了点头,把戒指拿到了我的座位上,同时,他扫视了一圈教室里面,说:“都不准去解剖教室,否则后果自负。”

解剖老师说完就走了,这个时候,才有其它老师进来上课。

同学们都叽叽喳喳的说,这个老师是不是有病,谁会去无聊了摸尸体玩儿?

我一直心不在焉的,看着袋子里面的戒指,解剖老师不会无缘无故的来说这么一趟,昨天晚上肯定有人进了那个教室了。

难道,里面丢了什么东西?

下课后我去洗手间,把戒指洗了一遍又一遍,才带在了手指上面。

谁会去偷尸体呢?除非那个人有神经病吧?

我在这样想到。网站haohaoyun.com

下午下课的时候,教室里面出了一桩子算是天大的事情。

有一个男同学,转校过来,竟然进了我们班。

而且这个男的长的挺帅气。个子不高不矮。一米七出头。

在这个僧多粥少的地方,一下子就把所有的目光吸走了……

我有男朋友,自然不会多看他几眼,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班主任,竟然就把他安排坐在我的旁边了……

这下子,我的座位不安静了,上课下课,都有人和这个男同学搭讪。好好孕

他叫做白子谦。很温文尔雅的名字,也是个很温文尔雅的人。

他友好的问了问我的名字,我只是没什么语气的说了句:“白玲。”

他笑着说我们同姓。

我就没说话了……

好不容易等到放学,我直接就朝着学校外面走去了。

没想到白子谦在学校门口拦住了我,说能不能请我去喝咖啡。

我有些不善的看着他,说:“我们又不认识,我现在还着急回去呢。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他愣了一下,说:“你不住学校么?”

我说了句:“周末不住。”接着我扭头就走了。

等到回到我和男友住的那个小房子的时候,我才发现,男友早就回来了。

桌子上摆满了一桌丰盛的菜,他正在厨房里面忙碌着,同时让我赶紧洗洗手,吃饭……

我觉得自己很幸福。

男友是那种长的比较文弱,但是实际上心里面很有主导能力的人。

吃完东西,都去洗澡,躺床床之后,让我有些不太自然的是,男友竟然没碰我……

我的身体的确还有些不适,但是说真的,我还有些怀念昨晚那个滋味。

可是一直到我已经疲惫的睁不开眼睛的时候,他也没有转身。来自haohaoyun.com侧眼一看,他竟然睡了。

莫名之间,我心头有一点点小失望。

第二天是周六,他休假,我也不用上课,破天荒的,他竟然带着我去平时我最喜欢的一家西餐厅吃牛排。

但是因为那家太贵,我都不会主动说要去。

而且吃过牛排之后,他又带着我我买了好多,我平时特别喜欢的东西。

我这下子心里面不安了,问他怎么了?突然这么有钱?

他只是柔和的笑着说,让我别问……

之后的两天时间,都是这样,等到周末晚上的时候,他告诉我,他要回去医院值班了。

我们吻别之后,我回到房子里面。

却收到了他的一条短信,说了句:“我们分手吧。”

我当时眼泪就滚出来了。

我就知道,他突然的反常,大手大脚的给我花钱,买东西,肯定就有问题……

可为什么,他要和我分手?

我们才刚刚发生了关系啊?我的第一次也都交给了他。

我哆嗦的打电话过去,可是铃声空响,他却不接电话。

我给他发短信,他也不回。

我说了很多话,直到最后的时候,他才回了一条说:“对不起白玲,我们不合适。”

我崩溃了,马上就想到了,他是医生,该不会得了什么不治之症。接着我又发短信,可是这一次,却没有回音了……

等到第二天的时候,我并没有去上学,周一我的电话都被老师打爆了,我也没接。

只是一个人,来到了男友上班的那个医院。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刚到医院,就看见男友和一个长得格外漂亮妖艳的女人走出来了。

这个时候,男友身上穿着的已经不是白大褂的工作服了。

而是一身休闲的西装。他和那个女人挽着手从我身边走过,就像是没有看见我一样……

我感觉天都塌了。脑子里面那些思绪,一瞬间全部崩塌。

眼睁睁的看着他和那个女人亲密的上了一辆宝马车,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

我哆嗦着抬起来手,看着无名指上面的戒指,很想要直接拔下来,扔掉它,但是我最终还是没有做到。

哭着回到住的房子里面,我只能蜷缩在床上哭泣。没有任何的办法。

哭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我睡了过去。

等到半夜被动静弄醒的时候,我发现浑身都是酸麻的,忍不住轻哼了一声,随即而来的就是撞击感和充实的愉悦。

身上一个黑影,正在用力的起伏。

我挣扎了起来,一边挣扎,一边骂他混蛋,别碰我……

他丝毫不管我,反而动作越来越粗鲁。我被折腾着再昏睡了过去。

等到我醒来的时候,身边又已经空空荡荡,没有任何人了……

面对男友的背叛,还有他半夜突然回来和我发生关系。我心里面很绝望和冰凉……

沉默的收拾了自己的所有东西,放进了一个行李箱里面,我拖着去了学校。

上课的时候,老师问我为什么昨天没有来,我也没有回答,只是愣愣的看着手指头出神。

身边的白子谦问我怎么了?突然这个模样,我只是摇了摇头,说没事……

晚上的时候,我是在宿舍里面住的,我也不打算再回去那个出租房了。

而且,我把男友送给我的戒指,也扔进去了垃圾桶里面。

从此之后,他只是我的前男友了……

小芳看出来了我的不正常,走到我的身边,她正要问我的时候,却突然惊叫了一声:“玲玲……你的脸……”

第三章 尸斑

我本来没什么的,但是被小芳突然的惊叫,吓了一跳。我摸着我的脸上,光光滑滑的,什么东西都没有啊。

但是小芳却颤抖着手,给了我一面镜子,说:“你脸上……这是什么东西……”

我拿过来镜子一看,脸颊的位置,有一点点青色,略微带着黑色的印子……

在灯光下面,看上去就有点儿恐怖了,就像是尸斑一样的感觉。

我心里面一抖,马上就冲进去了洗手间,开始洗脸。

可是无论我怎么洗,脸上的这个印子都洗不掉。

而且不单单是脸上,甚至是在我的脖子上面,也有一些印记了……

我心里面哆嗦害怕的厉害,都哭了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小芳进了洗手间,她很不自然的说:“要不……我们明天问问老师?”

我猛的摇了摇头,说不,明天我自己去医院……

小芳担忧的说:“玲玲,这个怎么有点儿像是尸斑。可是活人身上怎么会有尸斑呢?该不是你缝了那具尸体之后,染上的东西吧?”

我已经控制不住心中的恐惧了,让小芳别再说了。

小芳也是很惧怕的躺在了床上,同时她问我说:“玲玲,你别害怕,说不定就是什么疹子呢?对了,你白天心不在焉的,到底什么事情?我看你把行李都拿过来了,该不是和男朋友吵架了吧?”

我紧紧的闭上了眼睛,一边捂着脸上的那块斑,一边说了句:“他找了个有钱的女人,把我甩了。我们分手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面还是很痛,痛的难以呼吸。

但是却也平静了很多,结束了就是结束了,我就算是去伤害自己,也不会再有另外的结果……

小芳劝我说天涯何处无芳草,我噗嗤笑了出来,说这不是形容男人对女人么?

小芳也笑了笑,说:“我看白子谦好像对你有点儿意思。”

我一愣,说他就转来两天,我都没正眼看过他,再说我现在不想谈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我就闭上眼睛睡觉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睡梦之中,我总觉得,有一双手,正在我的身上来回移动。

他的手很粗糙,让我身体发软,给我的感觉,又是陌生的熟悉……

我知道我做梦了,而且做的,还是那种不能启齿的春梦……

等到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我让小芳给我请一个假,我去医院看病。

等到了市区里面的一个专门看皮肤的医院之后,我挂了一个专家号。

给我看病的,是一个头发都花白了的老头子。

他皱眉看着我,说:“小姑娘,你经常和尸体打交道?”

我愣了一下,眼神中出现了一丝闪躲,但是我还是摇了摇头说:“没有……我在卫校读书,有解剖课……”

老头子专家皱了皱眉,说:“你脸上,还有脖子上的东西,不是尸斑,但是的确是尸体上的,如果你没经常碰尸体的话,就要想想,你身边亲近的人,有没有经常碰尸体的了。他手上沾了尸斑的印子,然后弄到了你的身上。”

我听到这里,身上都是鸡皮疙瘩了,马上想到了我的男朋友。

可是……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牙科医生啊,又怎么会沾上尸体?

就在这个时候,老头子专家突然对我说:“看你意识紊乱,明显还有心事,这样吧,我给你名片,如果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给我打电话。想要你身上的这些斑消除掉的话,只要不碰尸体,不接触带着尸气的人和物就好了。”

我感激的对老头子专家说谢谢,总之,不是我身上长出来的东西,我就松了一大口气……

我的确解剖了那具尸体,但是他又没有碰到我的脖子和脸颊。

唯一和我亲密接触的,就是男朋友了……

不……现在已经是前男友。

可牙科医生,又怎么会经常接触尸体呢?

想到这里,我就感觉脖子里面似乎被人吹进去了一股子冷风一样,打了个寒噤。

我把脑子里面的思绪抛开了,无论如何,他的事情已经和我没有任何的关联。

等到我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上课。

白子谦问我去什么地方了?

我并没有回答他。

他看着我的脸,疑惑的问我,怎么贴了创可贴,有伤口?

我也没有多说话,为了遮住这个像是尸斑的东西,我是带了围巾遮住脖子,用创可贴挡住了脸上皮肤的。

白子谦知道自己讨了没趣,开始听老师讲课。

我心里面乱糟糟的一团,莫名的,脑子里面却出现的是昨天晚上的春梦,还有前两次,夜里面男友对我的粗暴。

最后和他与那个女人挽着手,钻进宝马车,消失在我面前为结束……

时间,也到了下课。

白子谦说要请我去喝咖啡。我又拒绝了他,然后告诉他,我对他没意思,请他也别来缠着我……

白子谦的脸,当时就燥红了,我感觉整个教室都安静了下来。

然后我没有再做任何举动,直接扭头就走了出去……

等到我回到宿舍的时候,小芳一脸兴奋的抓着我的手,说:“听说你当着全班的面让白子谦别缠着你?”

我皱眉点了点头,说对啊,怎么了?

小芳的脸上全部都是那种带着八卦的兴奋,说:“白子谦,是市里面一个武警医院院长的儿子,玲玲,你不要他,把他让给我啊……”

我鄙夷的看了一眼小芳,叹了口气说:“你随便吧。”

然后我就躺在了床上。

之后小芳似乎是在化妆,过了半个多小时之后,她才扭过头来,问我漂亮不。

我敷衍的回答了一句,然后有些疑惑的说:“你该不会现在就要去找白子谦?”

小芳说万花丛中一点绿,她不早点儿下手,说不定这点绿明天就变成别人的了。

小芳一边说着,一边出了宿舍。

屋子里面,空空荡荡,就剩下来了我一个人。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我拿起来一看,让我身体颤抖的是,竟然是前男友打过来的……

我并没有接通,直接就把电话挂断了。

他又打了几个过来,但是无一例外,都被我挂断。

有一种话是说,心死了,就真的一切都完了。

我就算是还残留着一些幻想,那不过也是对以前甜美的回忆而已。

电话并没有继续下去,反倒是换成了短信。

短信里面的内容说:“白玲,我在你校门外等你。”

我死死的抓着手机,手指头颤抖的点了一下删除键,然后我直接把他的号码,拉进去了黑名单之中。

昨天晚上的事情我记得清楚,他还想要来回头炮么?

我不是傻子,我也不可能会用身体去挽留一个男人。

闭上眼,我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半夜的时候,我被渴醒了。

但是身体里面,却传来的是另外一股愉悦和zao热,屋子里面光线很暗,我只能看见一个一个模糊的影子压在我的身上,不停的索取。

我心里面全部都是惊恐,可是我想要挣扎,却怎么都挣扎不开……

他最后深深的在我脖子上吻了一下,在我耳边说:“你跑不掉的……”

我哭了,眼泪泉水落下。

他不停在我身上折腾,让我昏睡过去,才罢了手。

等到第二天早上清醒过来的时候,宿舍里面也只有我一个人。

昨天晚上小芳没有回来,否则又怎么可能让他得逞?

我拿出来手机,把前男友的号码从黑名单里面拉了出来,发过去一条信息说:“你别再来缠着我了,否则,我一定会报警,你这样是QJ!”

但是很快,就另外一条消息回了过来,说:“果然是个贱女人,昨天晚上我们在学校外面等你那么久,就是因为刘伟觉得有些对不起你,要给你补偿。昨晚我们一直都在一起,你就是脱光了站在刘伟面前,他都不会碰你一下……”

第四章 陌生男人?

第四章 陌生男人?

我看到这个短信的一瞬间,就愣了,接着,心里面就是一阵恐慌。

接着,又有一条短信发了过来,依旧是前男友的,上面的口吻,依旧不是他,是他身边那个开宝马车的女人的。

说:“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你们在一起一年,你都不让刘伟碰你一下,现在你说他强J你?开什么玩笑呢?就算是你脱光了站在他面前。他都不会碰你一下了。”

这条短信之后,我整个人都是懵的状态,我马上发信息说:“不可能!”

但是那边的电话,却打了过来,我接通之后,是刘伟的声音。他很平静的说:“白玲,我们已经彻底结束了,你就算是还有其他什么男人,也和我没有什么关系,别再来缠着我了……”

电话挂断,我怔然的看着手机,浑身恶寒了起来。

我想起来了这几天的不对劲的地方,那个男人,只是对我粗鲁的索取之外,就没有说过任何一句话了。

最关键的是,我和刘伟以前的确会有吻的过火的时候,可只要每次我说了停,他就不会再多进一步,最后保留着那层底线。

可那天晚上,他不但没有回答,而且还是直接对我开始做那种事情的……

而且,我没有看见他的脸,第二天,他也消失了。正常的男人,拿走女孩子第一次的时候,怎么可能还离开?

而昨天晚上,他最后还说过一句话!他说:“你逃不掉的……”

我恐惧的去看门和窗户。

我们这里本来就是女生宿舍楼,男人就不可能进来。

之前我以为他是刘伟,宿管阿姨认识他,所以放了行。但是现在他不是刘伟了……

那他是怎么进来的?

我慌张的从床上爬起来,把窗户还有门都紧紧的关闭了。

然后我冲进去洗手间,把水放到了最大,最烫,不停的冲洗着身上的皮肤。

我一直在哭,我觉得自己脏,同时我又恐惧,那个人是谁?他为什么能进来出租屋,还能进了女生宿舍?

我想不到他是谁,而且我也根本就不认识这样的人。

洗着洗着的时候,我就看见镜子里面的自己,不止是脖子和脸上,尤其是胸口,还有大腿两侧,尸斑的印子是最多的……

我用力的搓洗,把那里的皮肤都搓的发了红,颜色也没有半点减退。

最后我听到了有开门的声音之后,我才慌张的关掉了水龙头,擦干身上的水迹之后套上衣服。

宿舍里面,小芳已经回来了……

她一脸的疲惫和懊恼。

然后气鼓鼓的对我说:“昨天晚上,大家都把白子谦围住了,然后我们一群人去KTV唱歌,你想想,一群狼看着一块肉啊,可没想到白子谦竟然把大家都灌醉走了……”

我强笑了一下,没有接话。

小芳却凑近了我,小声的说:“玲玲,我看白子谦对你没死心,中午我们一块儿吃饭?”

我知道小芳对白子谦有意思,可我想的,却是另外的事情,并没有拒绝小芳,就点了点头说好……

离开宿舍的时候,我走到宿管阿姨那里,问她昨天有没有陌生人进我们宿舍楼……

我谎称我丢了东西,却没敢说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只是一个女孩子,我也丢不起那个脸。

宿管阿姨明显眉头皱的厉害,说没进过外人。她问我丢了什么,贵重不,她去找教务处报道一下……”

我马上摇了摇头,说不用了……

小芳疑惑的问我丢了什么东西?

我让小芳别多问。

很快,就到了教室里面。

我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白子谦在我旁边,我明显能看出来,白子谦的眼睛里面都是血丝,明显是没有休息好的模样。

我也没有心思听课,一直想着,到底是谁,会晚上来对我做那些事情……

缓缓的……一个人的脸,浮现了出来……

经常接触尸体……难道……是那个解剖课的老师?

我浑身不寒而栗,想到那是一个四十岁的老男人,就是一阵恶心……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我的手机响了了起来。

我拿起来电话一看,这是一个很陌生的号码,上面的信息是:“你恨刘伟吗?”

我愣了一下,本能的回过去,恨。

就在这个时候,我觉得全班都安静了。

扭头四看,所有人都在看着我。

这节课是班主任的课,班主任脸色青红交加的说:“白玲,上课还在玩手机,不知道静音,这节课你不用听了,出去站着……”

我面色白了一下,就要起身。

而这个时候,白子谦突然一下子站了起来,同时一把将我手中的手机撸了过去,说了句:“老师,这是我的,刚才不是白玲。”

我马上惊醒了过来,回过神的时候,是老师疑惑的目光,还有全班女生另类的目光。

我脸色燥红了起来,说了句:“白子谦,你发生么疯,和你没关系。”

说话之间,我直接把手机夺了过来,然后朝着教室外面走去了……

之后的结果,当然是班主任的发飙,还有,白子谦也被赶了出来,站在教室门口听课。

我没有去多看白子谦,他只是一直时不时的看我,然后问我两句,是不是心里面有事情,不高兴的话,可以和他说说。

我并没有去理会白子谦。因为,我的手机,那个号码又回过来信息了。

他说:“你想他怎么样?”

我一下子就僵住了。

回过去一个信息说:“薄情寡义的男人当然不会有好下场,你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的事情?”

发完这条信息之后,我去看了白子谦一眼,发现他愣愣的站在那里没有动。

刚才有那么一瞬间,我是以为白子谦就是给我发信息的人,但是这一刻,就打消了。

还有人知道我的事情……

难道,是那个夜里面来纠缠我的男人?

我想到这里的时候,立刻把手机拿出来,发短信过去说:“是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别缠着我,否则……我直接就报警了……”

信息就像是石沉大海一样没有回应。

我心里面不安的把手机装进了包里面。

就在这个时候,刚好也响起来了下课铃声。

白子谦又拦住了我,说要请我去吃东西。

我正想要直接拒绝的时候,突然,教室里面,小芳就出来了,她一只手直接就挽住了我的胳膊。笑嘻嘻的说了句:“走玲玲,我们去校门口吃饭啊,对了,白子谦,你要不要一块儿?”

白子谦明显是愣了一下,然后对小芳投过去了一丝感激的目光,我则是心里面有些烦躁,但是答应了小芳的事情,我又不能拒绝。

吃东西的时候,小芳一直和白子谦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

我一直看着手机,那条短信,依旧没有回过来。

我脑子里面是控制不住思维,开始胡乱去想的,越想,越觉得那个晚上缠着我的男人,就是解剖课的那个老师……

我直接就想要报警,但是,我根本就没有任何证据……

空口说,是没有任何凭据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了。

我拿起来一看,上面又是一条短信,就是他回过来的!

他说:“你想不想看刘伟最后一面?”

我心里面突然有些恶寒,问他,你做了什么?

他却只是问我,你想不想见?

我回了一个不想。

第五章 女尸

而且回了这条短信之后,我直接就把电话关了机,就像是惧怕他再继续和我说话一样。

饭也吃到了尾声。

白子谦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告诉我,下午他有点事情,不能来学校上课,让我帮忙代替请一下假。

接着,他就离开了……

我并没有什么,是小芳一脸花痴的看着白子谦走了,然后过来拉我的袖子,问我她和白子谦有没有戏?

我心思全部在短信的事情上面,只是告诉小芳,别太缠着别人,要不然就引起反感了……

小芳愣了愣,说了句好,那我听你的。

下午回到教室上课,我一直心不在焉,等到下课的时候,被几个女学生挡住了门。他们说我现在已经有男朋友了,又何必在和白子谦牵扯不断?本来卫校里面的情况大家都是一清二楚的。

我没好气的看着她们,说与我无关,我本来就没有和白子谦有什么关系。

挡住我那个领头的女生傲慢的走到我的面前,点着我的胸前说:“你最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要不然老娘找人轮了你!”

我旁边的小芳被吓得说不出话了,我面前这个人叫做葛潇潇,是班里面出了名的女混子。

她和很多社会上的混子都有接触,说难听点儿,就是那种关系。

我没有说话,扭过头,直接就离开了。

去食堂吃饭的时候,小芳一脸担忧的走在我的身边说怎么办,葛潇潇也看上了白子谦,我怕是没机会了。

我没有理会小芳,意识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思路之中……

那条短信,依旧让我隐隐不安。

吃饭的时候,我也是被其它女生独立开的,大概她们都知道我有男朋友,但是白子谦依旧在接近我。小芳气愤的站起来摔筷子骂她们是不是傻逼,白玲都当着那么多人说了对白子谦没有意思了,你们还想要怎么样?

可这句话说完之后,我明显看见葛潇潇也在人群之中,她用不善的目光看着我和小芳。

小芳被吓得一下子就又坐了回去……

刚好就在这个时候,食堂的门口出现了一个人。

我愣了一下,这个人,是解剖课的老师!

大家一下子就静若寒蝉。

我心中全部都是惊疑,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去看他。

直到他从我们身边走过之后,小芳才哆嗦的说:“玲玲,你的手,怎么还发抖呢?你说,今天不会继续有尸体解剖吧?”

我面色变了变,低下头说:“你别胡说,哪儿有那么多尸体拿来学校。”

我实在不想要把解剖课的老师和晚上Q暴我的男人连在一起,那样太让我崩溃了。

解剖课的老师,在单独的一个桌子上吃饭,明显,其它学生离去的速度都快了很多。

这个时候,小芳突然低声在我耳边说:“玲玲,你有没有觉得,之前这个老师说话声音怪怪的?”

我愣了一下,说怎么怪?

小芳声音压得很低的说:“有点儿女里女气的,你说这是不是阴气接触的多了,不男不女了?”

就在这个时候,解剖课老师却突然抬头,朝着我们这边看过来了。

我用力掐了小芳一把,让她低头吃饭。

不经意间,我和解剖课老师对视了一下,他微笑着对我点了点头。

我浑身的鸡皮疙瘩。但是我还是强笑着回应了一下。

吃过饭后,就快要到七点钟了,是看新闻联播的时间。

路上小芳一直在说今天晚上千万别有解剖课,千万别有千万别有。

当我们坐在教室里面没有两分钟之后,让所有人崩溃的一幕出现了。

解剖课的老师,悄无声息的站在了教室门口。咳嗽了一声说:“今天来了一具怀孕的女尸,大家跟着我去上课吧。机会难得。”

小芳差点儿哭了出来,我死死的攥住自己的衣角,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大家自然都不敢停留,都像是鹌鹑一样跟着走。

这个时候,我感觉到自己被人撞了一下,抬头一看,竟然是葛潇潇。

葛潇潇冷笑了一声说:“今晚会不会又让你缝尸体呢?话说,可惜白子谦不在这里,否则的话,看他还能不能安稳的坐在你身边。”

我低下头,往前走,没有理会葛潇潇了。

而且葛潇潇话音落下之后,明显小芳也离我远了两步。她的脸上全部都是畏惧。

葛潇潇阴冷的笑着说活该。

我心里面很不舒服,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

等到我们进了像是停尸间一样的教室之后,解剖课的老师才停了下来。

他点了点头说:“上次你们的表现还不错,这次的女尸,是难产死亡的,可以让你们看看,生产过程中,很多致命的地方……”

没有一个人敢说话,所有人都鸦雀无声。

我的目光,有些不受控制的飘到了上次,解剖课老师打开的那个冷柜位置,已经过去了好几天,那具尸体,怕是拿去火化了?

很快,解剖课的老师就拉出来了一具女尸,尸体的肚子瘪瘪的,等到他掀开白布之后,我们所有人才倒吸一口凉气。

女尸浑身没有衣物。下体的位置,渗透着的是发黑的血。

一个浑身皱巴巴的血淋淋婴儿,正蜷缩在女尸的双腿之间。

解剖课老师点了点头,带上手套之后,就把婴儿抓了起来,说道:“顺产的时候,头先出,身体其次,一般重量不超标,就不会有意外。”

我瞳孔紧缩,想到不会吧?

果然,下一刻解剖课老师就说到:“难产,就是先出双腿……”

一边说话,他竟然就那么把婴儿尸体塞进去了女尸里面。

接着他说:“难产就要开刀了,侧切和直接剖腹。”

之后的一幕,自然就是他示范开刀的过程……

到最后的时候,他满意的点了点头,一边摘下来手套,一边扭头看向我们,说了句:“最后需要缝合尸体,我还是找一位同学吧。”

所有人都发抖了,纷纷后退,我低下来头,想要躲进去学生之中。

可让我心里面慌张的是,她们所有人,竟然都避开我!

马上,我就成了很明显站在外面的那一个!

我也看见了葛潇潇冷笑着的目光……

就在这个时候,解剖课老师突然说了句:“同学,你出来,看你在笑,这个应该对你来说,是小意思。”

我心中的石块,猛的一下就落了下来。

葛潇潇的脸色却瞬间苍白,然后哇的一声,竟然哭了……

哭是没用的,解剖课老师,是一个很有原则性的人,只是面色不好看的盯着葛潇潇。

葛潇潇哭完之后,突然就指着解剖课老师的鼻子骂道:“你个阉货,你敢让我缝尸体,你行不行我让我干爹,直接让你在那个警队里面干不下去!”

葛潇潇突然说的话,让所有人哗然。

葛潇潇家里有钱有背景,实在没想到,她竟然会这样顶撞解剖课老师。

解剖课老师的脸色变得阴毒了。

我同时心里面也打了个寒噤,阉货是什么意思,我心里面清楚明白。

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不明白。就是没有阳物的意思,在古代的时候,是太监……

没有人敢说话,葛潇潇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猴子一样,指着解剖课老师骂。嘴巴里面的话,越来越恶毒。

就在这个时候,解剖课老师冷不丁的说了句:“大家……下课了。”

他就那样把白布盖在了尸体上面,也没有去管,直接就推进去了冷库之中。

大家都像是逃一样的离开了解剖教室。

葛潇潇走到了我的面前,脸上的妆都被哭花了。

她恶狠狠的看着我说了句:“你等着,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葛潇潇说完就走了……

这个时候,小芳也走到我的身边了,她声音不自然的说了句:“这个葛潇潇怎么这样?你刚才又没惹他……”

我让小芳别多说了,同时我侧眼去看了一下解剖课老师,发现他背对着我们,似乎是看着冷柜的位置在发呆。

我打了个寒噤,低头说:“快走吧,我总觉得,有些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回到宿舍里面之后,发现过道里面早就炸开了锅,大家都在讨论着说解剖课老师没有那玩意儿的话题。

本来只有我们班四十个人,但是一传十,十传百,要不了明天,整个学校都要知道。

我低着头进了自己宿舍,小芳想出去,我拉了她一把说别去,不要乱惹事情。

小芳也点了点头,她说道:“葛潇潇也够狠的,这样的事情都敢说出来。不过……白子谦今天怎么没来呢?他要是看见葛潇潇这个样子,肯定怎么都不会喜欢上他了……”

提到白子谦,我心里面就有些发堵,匆匆洗了一个澡就躺在床上了。

睡觉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到刘伟跪在我面前求我,让我原谅他,他知道错了。

我用力去推他的时候,却把他的头直接从脖子上推了下来。

咕噜咕噜的,头颅直接滚到了另外一个人的脚边。

我想要抬头看清楚他的脸,但是偏偏就在同时,我听到有人焦急的喊我的声音,同时还有啪啪啪的打脸。

我一下子就从梦境中惊醒了。

第六章 礼物

我睁开眼睛,就看见了小芳焦急的脸,宿舍里的灯光是亮的。小芳看见我醒了之后,似乎是松了口气的模样,然后她说:“你赶紧套个衣服,白子谦就在门口等着你呢,他说给你拿了一个东西送过来。宿舍楼都要炸锅了……”

我被吓得打了个激灵,说:“什么?”

小芳叹了口气说:“这下子好了,大家都知道白子谦只追你一个人了。”

我套上了衣服之后,走到宿舍门口,果然看见了白子谦,他的手上端着一个箱子,挺精致的模样。我脸色有些发白,是因为做了刚才那个梦,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

门外除了白子谦之外,楼道都被女生堵满了……

等到明天早上,解剖课老师是个阉人,还有白子谦追我的事情,就会变成学校里面最大的新闻。

我让白子谦走,他却把箱子递给了我,说你收着。

我只想他快点离开,就把箱子接过来了。

里面沉甸甸的,我拿到手中的时候,还感觉轱辘滚动了一下的模样。

白子谦温柔的笑了笑,扭头就离开了。

我也逃似的缩进宿舍之中,猛的一把就关上了房门。

我喘了口气,回到了床上,把箱子就那么塞在了床底下。

就在这个时候,小芳却看向了我,脸色有些发白的说:“玲玲,白子谦送了什么东西给你,打开看看呗?”

我摇了摇头说:“不打开,明天就还给他,我说了,不喜欢他的,刚才收下来也是不想缠太久。”

小芳的眼中惊喜只是一瞬间,然后她叹了口气说:“我也不跟着去凑热闹了,反正他不会喜欢我。玲玲,其实白子谦人挺不错的,还痴情,你说你怎么就看不上他呢?”

我没理会小芳继续的话了,而是闭上眼,扭头睡去。

梦没有继续,很平静的度过了一夜,而且晚上,我也没有被那只手摸,也没有人对我做什么事情了……

解剖老师是个阉人,那么他就不可能是那个男人。

等到第二天早上起床,去上课的时候,我感觉好多女生对我的目光都是不善的。

同时,没有盯着我的那些,就在低头议论着解剖老师的话。

刚刚坐在教室里面没多久。甚至还没有上课。教室门口,突然就来了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同时跟着他们的,竟然还有教导处的主任。

进来之后,教导处的主任就指了指我,说:“白玲,你出来一下。”

我愣了,但是我还是走了出去。

留下炸了锅的教室。

而且刚刚出教室,其中一个警察,竟然直接就把手铐拷在了我的手腕上,我面色骤然苍白,挣扎说了句:“干嘛,你们凭什么抓我?”

警察没有说话,教导处主任一直带着我们往前走。

很快,就出了学校的大门。

那里停靠着一辆警车。

警车的门是打开的。

我被推搡上去之后,那个推我的警察,才冷冷的说了句:“白玲,涉险杀害你的男友刘伟,你现在可以不说话,但是你说的每句话,都要成为证据,提交给法院。”

我懵了,一瞬间被打的蒙圈,喃喃的说:“刘……刘伟死了?”

我猛的抬起头说:“我没杀人!”

同时,我想起来了那条匿名的短信……

他还问我,见不见刘伟最后一面!我说了不见!

是他!是他杀了刘伟!

那个警察只是冷冰冰的看了我一眼说:“你先不用急着辩解,人证物证都在。”

我心里面冰冷了下来,但是我知道,我的确没有杀人。

我还是相信法律的,他们不可能拿我做为替罪羊去顶罪。

等到了派出所,我就看见了另外一个人,那个妖艳的女人……

她哭得眼眶红肿,看见我之后,就要扑过来掐我。却被其它警察拦住了。

我冷冷的看着她,想到刘伟的死,心里面依旧酸涩。

我毕竟和他在一起了一年,感情,哪儿有那么容易就淡薄。

但是对这个女人,我心里面只有恨意。

我被带到了审讯室,关在一个有铁栏子和玻璃的小房间里面。

外面坐着的就是一个警察,和那个女人。

警察冷冰冰的看着我,说:“昨天夜里,在什么地方?”

我抿着嘴,说了句:“宿舍。”

警察皱了皱眉毛。

接着他继续说:“你和刘伟出租屋的钥匙,是不是只有你们两个人有?”

我点了点头,但是随即,我又摇了摇头,因为我想到了那个男人……他也进了我们的屋子……

警察眼皮微跳了一下,说:“还有谁有?”

我马上低声,把那天晚上,我被一个陌生男人进入房间的事情说了。同时,我还把短信的事情也说了出来。

这个时候,那个妖艳的女人突然指着我的鼻子说我撒谎,就是我害死了刘伟,还不承认!

她立刻指着警察桌面上的一个白布盖着的东西,猛的一把拉开了。

我瞳孔紧缩了一下,竟然是刘伟送给我的戒指!

我面色微变,说了句:“戒指我早就扔了。”

警察却皱眉说:“这是犯罪现场的物证,这枚戒指就是凶器,塞进了刘伟的心口。”

我这个时候也慌了,心里面惧怕的同时不停辩解,而且我说我有证据证明我昨天晚上就在宿舍里面,全宿舍楼的人都可以。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女人却突然指着我的脖子,叫嚣了起来,说:“你看,她身上有那个斑!是她杀的刘伟,就是她!”

我心里面颤抖了起来,警察让我把围巾摘下来。

我没得选,取下来了围巾,他眉头皱的更加紧了。

那个女人哭了起来,说我是个蛇蝎心肠的人,刘伟为了补偿我花了那么多钱,我却这样对他。

我心里面也慢慢冷了下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审讯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

我看见了一张有些阴沉的脸。有一点点熟悉。

警察马上站了起来,有些疑惑的说:“穆老,你怎么来了?”

这个人,就是我们解剖课的老师!

他就在这个派出所里面做法医?

他扭头看了我一眼,说了句:“新发现,凶手不会是她。”

警察面色明显犹豫了起来,说我身上很多证据指明是我。

穆老也咳嗽了一声说:“更多的证据是她不在场。小李,我知道你和这个女人私下的关系……”

穆老扫了一眼那个女人,再看了一眼警察。

我心头却震惊了起来。他们有关?

李警察的面色青红交加,那个妖艳的女人指着穆老就要开口,他却一把就抓住了女人,接着低声说:“那穆老,我看一下你的证据总可以吧?”

穆老却咳嗽了一下,说:“是只是法医,东西已经提交到你们队长办公室了,现在我过来,也是传个话的,无关紧要的人不要冤枉。我们是为人民办事的,别错怪了好人……”

三言两语之间,我就被松开了手铐。

那个妖艳的女人,用似乎要吃人的目光盯着我。

警察却对我说了句你可以出去了,然后他率先抓着女人的手,把他拉了出去。

我低着头,说了句:“谢谢老师。”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穆老,也就是解剖课的老师,正直勾勾的看着我的脖子。

我往后面退了两步,有些畏惧。

他却皱了皱眉,然后说:“你去过解剖教室。”

我猛的摇了摇头,说:“没……没有去过……”

他眼睛微眯了一下,说:“最近有没有碰见什么怪事?”

我心头一僵,白子谦算不算?

可最怪的事情,不就是我身上出现的斑么?还有那个,和我亲密接触,却经常触碰尸体的男人……

可是这样的事情,让我怎么启齿?

我对着穆老摇了摇头,哆嗦的说了句没有……

穆老的眉头皱的更紧了。盯着我的脖子,一字一句的说:“你脖子上的东西,怎么来的?”

我慌张的用围巾盖住,说皮肤病,我去医院检查了,大夫说没事儿,谢谢老师关心。

穆老却摇头说了句:“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你知道,刘伟是怎么死的么?”

我颤抖了一下,眼睛发红的看着穆老。

他定定的看着我说:“他先是被戒指刺进了心,这是致命伤,接着他被割了头,只剩下一具无头尸体。他的脖子上,就是这样的印子。”

穆老停顿了一下说:“这不是尸斑,是尸气凝聚太多出现的东西。”

我听到这里的时候,心里面越加害怕了。

我到底被什么样的一个人缠上了?

就在这个时候,穆老却突然走到了我的身边,在我的耳边轻声说了句:“他不是人……晚上八点钟,我在你们宿舍楼外面等你,一定要来。”

我吓得腿都软了,穆老却指了指审讯室的门,说:“走吧,我找一个人,去学校给你澄清一下,否则你会有麻烦的……”

我的鬼物男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的鬼物男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小说《独予你情深》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独予你情深》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独予你情深目录预览:第一章厌恶第二章同父异母的姐姐回来了第三章池家人的阴谋第四章不眠之夜第五章心痛第六章怀孕第七章误会深处第一章厌恶“欣儿,你为什么要离开我?”浑身赤裸的男人趴倒池叶的身上,那性感的薄唇发出无助而低沉的叫唤回荡在整个房间。那声音仿佛如千万把刀子,一刀一刀割在池叶的心口,让她生不如死,痛不欲生。五年了,她嫁给顾易风五年了。每次他碰她的时候嘴里喊的都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池欣。她以为她习惯了就不痛了,现在却发现自己还是如此痛苦不堪。“顾

  • 小说《爱你的心已绝迹》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爱你的心已绝迹》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字:爱你的心已绝迹目录预览:第一章又一场骗局第二章爱得很卑微第三章争夺抚养权第四章爱情也有尊严第五章隐形§第三者第六章位置早已被取代第七章不愿去激怒第一章又一场骗局手术室。纪归莱从来不知道,在注射过麻醉剂之后,身体逐渐陷入瘫痪的滋味竟是生不如死的。原本她以为自己咬咬牙很快就能过去了,但当程芷凌紧紧地扼制住她的喉咙,迫她抬起头与她对视时,她发现还是高估了自己。程芷凌穿着病号服,从病床上坐起来,进而走到她面前,精气神比她这个健康人还要好?“表姐,

  • 小说《总裁的私有小娇妻》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总裁的私有小娇妻》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书名:总裁的私有小娇妻目录预览:第1章最后一次第2章竟然是他第3章她不愿意第4章好尴尬啊第5章快点过来第6章他在干嘛第7章有了答案第1章最后一次奢华的酒店总统套房内,衣服落了一地。凌乱的大床上,是缱绻过后的平静。夜,静得可怕。浴室里有水声传来,淅淅沥沥。洛轻云安静的躺在床上,一双清澈黑眸紧盯着浴室的门,藏在被子下面的小手紧拽成全,将床单揉皱。“哗啦”一声,浴室门打开,身材健硕的男人带着沐浴露的清香从里面走出来。他没有看床上的人一眼,径直弯腰将地上

  • 小说《许君白首不相离》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许君白首不相离》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书名:许君白首不相离目录预览:第1章共度春宵第2章媚术第3章还是个处?第4章割肉疗伤第5章母亲的东西第6章碧玉回来了第7章众叛亲离第1章共度春宵“贱妇!竟敢给本王下药!”一身大红喜服满眸阴鸷的男人,手执长剑,狠狠刺向跪在地上的女子。“唰唰”几下,南宫嫣儿身上的喜服,中衣和亵衣悉数落地,她瞬间身无寸缕。“我没有!王爷明察!”南宫嫣儿大骇,浑身颤抖不已伏在地上,“今晚是王爷和妾身的大婚之夜,妾身给王爷下药岂不是多此一举?”比起她此刻的狼狈,心里更是惊痛

  • 小说《有时爱情徒有虚名》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有时爱情徒有虚名》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书名:有时爱情徒有虚名目录预览:第1章你老公出轨了第2章她杀了小三?第3章她该死!第4章我是无罪的!第5章命运的对立第6章你爸爸正在医院抢救第7章跪下来求她原谅第1章你老公出轨了【陆归远的情人在人民路23号501……】这条匿名短信,钟晚只瞟了一眼,没看完便点了删除。无聊,又是挑拨离间,想破坏他们夫妻感情,也不玩点新套路。短短数年,陆归远从一介寒门,成为坐拥百亿的陆氏集团总裁,是本市商界炙手可热的一颗明星,想要爬上他床的女人,多如过江之鲫。然而

  • 小说《时光错,勿忘我》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时光错,勿忘我》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书名:时光错,勿忘我目录预览:第1章她输不起第2章吊唁的纸钱,散落一地第3章不要再提那个女人!第4章为什么会这样?第5章要怎样,才能留住你第6章离婚协议上按血指印第7章柳暗花明了吗?第1章她输不起“我是谁……霍修年……求你,叫一声我的名字!”林婉秋不堪承受男人暴戾的冲撞,几近昏厥,但她双臂狠狠的勾住他的脖颈,不敢丝毫放松。五年来,她用尽各种办法,想留住这个最熟悉的陌生人,哪怕唤起他对她一丁点的记忆,她都心满意足。可他,记忆不仅没有恢复,反而越来越厌

  • 小说《醉笑诉离殇》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醉笑诉离殇》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书名:醉笑诉离殇目录预览:第一章:诬陷第二章:逼迫第三章:念想破灭第四章:怀孕第五章:孩子第六章:喜宴第七章:刺杀第一章:诬陷大殿之外,楚醉跪在地上微微颤抖,月白衣裙上尽是鲜血。最后一棍狠狠的砸在身上,楚醉身子一震,重重的扑倒在地,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她艰难的动了动手指,努力睁开沉重的双眸,一双明黄的鞋子入了楚醉的眼。低沉的声音在楚醉的耳边响起,带着冷漠与嘲讽:你果然和你族人一样,心思歹毒。楚醉张了张嘴,喉咙哽咽,说不出一句话。她的族人曾杀了他的全族,这

  • 小说《犹为离人照落花》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犹为离人照落花》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书名:犹为离人照落花目录预览:第1章让她痛第2章封我为后第3章一见钟情只因你第4章夏若心,疼么?第5章飞鸽传书、海誓山盟第6章恨意如魔第7章怀孕第1章让她痛“恳请皇上,赐奴婢一死。”萧瑟的冷宫内,夏若心浑身是血地从床上撑起身,而她的身下,赫然有着一颗圆圆的小肉球。那是她刚流掉的胎儿,未成形,却代表了一个小生命的夭折。而这样的胎儿,她已经被迫流掉了两个。心如死灰。夏若心跌到地上,一遍遍地磕头祈求,“求皇上赐奴婢一死、求皇上赐奴婢一死……”“呵,想死?

  • 小说《护美狂医闯都市》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护美狂医闯都市》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字:护美狂医闯都市目录预览:第1章特病科第2章女神降临第3章为女神治伤第4章黑锅降临第5章好大的一个阴谋第6章我要金针第7章都给我关掉第1章特病科京都市中心医院,特病科。在这家医院中,其他所有的科部都是本着救死扶伤在位患者看病,只有这个科室很特别,每当有病人被转交到这个科里,那都寓意着即将宣布死亡,是医院中大家都避讳的鬼科。特病科独有的一间大手术室的们打开,一个二十四五岁的青年,身材消瘦,面色憔悴,从门后面神色暗然的走了出来,他就是特病科的科

  • 小说《生而为人似尘埃》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生而为人似尘埃》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生而为人似尘埃目录预览:第一章救救我们的孩子第二章从她身上抽第三章突然出现的陈熙泽第四章是你撞的对不对第五章爱的卑微第六章不是我做的第七章杨怡雪的求情第一章救救我们的孩子叶小影躺在冰冷的手术室里,一群医生护士围在她的身边,冰冷的器械在她的体内搅动,而她却仿佛没有丝毫察觉一般,微闭着双眼,只有眼角缓缓流淌的两行泪,宣示着她此刻的心情。突然,手术室的大门被人用力的踢开,一声巨大的声响,将正在给叶小影做流产清宫手术的医生,吓得差点将手中的工具掉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