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灵怪笔录全文在线阅读

2017/11/1 18:11:1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灵怪笔录

4第一章 第四节

王大仙道:“你将那房门紧锁,窗子紧闭,一来屋内的阴气无法外散,二来外界阳气进不去,到了夜间,阴气滋长,屋内阴气更盛,便会加大我施法收魂的难度,你有所不知,收魂一事必须一次成功,万不可出现什么差错,若不然的话惊了她的魂,使她平添怨念,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原来如此,张老爷闻言后,心中暗暗捏了一把冷汗,随即叫人将那铁锁打开,房门大敞,并且将窗子也开了,让日光照了进去。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做完这些之后,张老爷又问:“那这课老杨树为何要锯掉呢?”

王大仙说道:“所谓树大聚阴,这棵老杨树少说也得有百八十年了,要知道老树周围多脏物,其原因就是树木可吸收月华,集聚阴气,致使脏东西都喜欢依附在老树周围,幸亏你家人丁兴旺,阳气十足,这些年来才没有赃物胆敢靠近,但是正所谓小心使得万年度,倘若等到真正事发之后,追悔恐怕也就来不及了!”

听了王大仙的话后,想起昨夜自己独自来到院中,感到一丝阴寒之意时,老太爷又不禁打了个寒颤,急忙又唤来几个壮年,叫他们赶紧把这老树砍了生火。

这时,王大仙信子在赵家院中转了几圈,左右细细打量一阵道:“你家宅子建的不错,坐北向南,门窗也大多向阳而开,宅外紧靠大道,身后傍有其他住户,宅基又高过其他人家,这恰好成了‘群星拱月’之势,日后你家定会出达官贵人!”

张老爷笑道:“我只求我赵家世代平安,吃饱穿暖便可,什么达官贵人倒是从不奢求。”

王大仙笑了笑没有作声。谁料,带人砍树的王武一声喊叫道:“老爷,大仙,你们快来看!”

两人急忙走了过去,此时老杨树已经被砍倒了,树顶上的枝丫早已被砍下堆在墙边,只剩光秃秃的一根树干倒在院中,小桌面子般粗细的树桩正中赫然有着一个巴掌大小的洞口,抬眼看去,洞口幽深,似乎直通地底!

王大仙见状,急忙蹲下身,凑到树干前,猛的一吸气,这一吸不要紧,只见他脸色瞬间泛红,猛地退后了三四步,咳嗽数声,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诧。

“大仙?怎么了?”老太爷凑过去问道。

“这是黄大仙的洞穴!”王一都紧盯着树桩上的洞口说道。

所谓“黄大仙”,其实就是黄鼠狼,这是一种极具灵性的动物,老人们都将它称作黄大仙。灵怪笔录全文在线阅读原本家中住有黄大仙,多半会保佑一家富贵平安,但若无意中打扰到了它,除非赶紧找人将它请走,否则的话便很有可能会惹怒这大仙,并遭到它的报复。

张老爷以及众家丁们一听,顿时紧张起来,王武道:“老爷,这该怎么办?打扰了黄大仙,它会动怒的……”

张老爷一时也没了主意,看了看身旁正紧盯着洞口的王一都问道:“王大仙?你说这可如何是好?”

王一都道:“别急,我等并非特意打扰到它,黄大仙极具灵性,我试试看能否请走大仙!”说罢,将背在身后的木箱去下放在地上,并从中取出了一张黄纸符,随后来到树桩前,先是躬身作揖,口中念念有词,随机一抖手中符咒,那黄纸符尽然烧了起来。

“二沟村,小道王一都,恭请大仙尊驾!”待那符咒燃尽之时,王一都对着洞口自报家门。众人皆目不转睛的盯着洞口,然而过了许久,却毫无动静,大伙不禁都有些着急,但王一都却依旧不急不忙,冲着洞口又喊了一遍。

洞中依旧是毫无动静,这会王一都也终于有些惊诧之色了,他嘀咕道:“一次请道,二次请仙,三次请圣,请了两次不出,难不成这洞中有神圣之物?”他想了一想,又去箱中拿出了一纸符咒,照作先前那般燃尽之后,作揖道:“洞中神圣,二沟村小道王一都恭请圣驾!”

王一都话音刚落,众人只听那东中传来“叽!”的一声,随后一只全身雪白,有成人手掌般大小的一状如黄大仙的生物钻了出来,它后腿站立,前爪放于胸前,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王大仙!

大伙哪里见过此等异物,只觉闹钟嗡的一声,心想这:“难道就是王大仙说的那神圣?”

王一都见到此物,心中顿时擂起了锣鼓,呼吸加重!他心知用于黄大仙身上的有句话叫:“千年黑,万年白!”普通的黄鼠狼虽也称作大仙,但也只是身具灵性、通人性,稍微有些法力,待修行千年之后,全身毛色尽数变黑,这时才有了神通,成了真仙!然而那修行了万年的黄大仙,则是全身雪白,那时候的黄大仙定然度了雷劫,成了真神圣!他王大仙做梦都没敢想到,在这小小的一沟村,竟然会出现此等神物!

5第一章 第五节

王一都定了定神,冲那通体雪白的大仙作了个揖道:“小道不知大仙在此修行,无心打扰,还望大仙不要怪罪!”

那白毛大仙竟听得懂王一都的话,只见它“吱吱”的叫了几声,同时前爪指了指王一都身后的那间仓库,随后便不理众人,转身又钻进了洞中。

王一都见状,先是皱眉点头,待见那白毛大仙钻回洞中之后,这才松了口气,但随即又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转眼且满含深意的看向了那间仓库。

周围众人一生哪里见过这等稀奇怪异的事情,一个个还都傻着眼盯着空空的洞口看着,直到张老太爷回过神来,才叫大伙散去。好好孕

张老太爷见王一都似有心事,便上前问道:“王大仙,刚才那从洞里出来的真是神物?它怎么会在我家中的树洞里?”

王大仙怔了怔神道:“此乃天机,不可泄漏,总之今晚我依旧会施法收魂,到时候你只管叫八个个青壮年的男子,身上别着桃树枝,随我同去即可,其他的事情便不要问了,总之这事与你家来说,可是天大的福气!”

张老太爷一听,虽有不解,但是终究放下了心,而对于王大仙所说的什么福气,却也没有多想,一心只道:“只要我家中能够安宁无事便足矣了!”

到了中午,张老太爷在家中摆下了一桌酒席,并邀王大仙上座,可谁料王大仙却说今日夜间要施法,不宜占辛辣之物,只是简单的喝了些清水,吃了点米饭,便向老太爷要了间清静的屋子歇下了。

整个下午,张家上下无一不心惶惶的,家中出了怪事谁还能沉下心来干活儿?就来老太爷也是坐卧不安,在堂屋中踱来踱去,想去找王大仙谈谈,却又生怕打扰到他。

就这样,一直等到了夜间,太阳沉沉西去,但闷热依旧,天上也并不晴朗,厚厚的云层显得格外沉闷,看着外面的天气,赵老太爷越发有些不安,直到王大仙自屋中走出,他才稍微定了下心,上前问道:“王大仙,可以开始了吗?”

王一都抬眼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口中念道:“月上梢头阳气走,阴魂方敢人间游!今日多云无月,阴气不盛,稍后定可事半功倍。我叫你准备的事情都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他们现在都在院中等着呢!”张老太爷急忙答道。

“那好,我们一同去吧!”说罢王大仙便当先走出了堂屋,院中此时正站着八个壮年男子,个个腰间都插着桃树枝子,但不难看出,他们脸上无不流露着害怕的神情。王大仙微微一笑,道:“你们现在恰好八人,分作八个方位将那间仓库围住,一会儿只要站着不动,其余的事情便交给我就行了!”

八人一听,一会儿并不用进那间屋子,个个心里无不稍稍送了一口气。

待那八个男子站好之后,王一都从怀中拿出了一个铜铃,一面铜镜,左右手各执一物,对张老太爷点了点头道:“我们一同进去吧!”

张老太爷虽见多识广,但是这捉鬼收魂的事情还是生平头一回见,心中难免有些发怵,但为了日后家中能够安宁,也只得硬着头皮,缩着脖子跟在王大仙身后,踏入了那间破旧仓库。来自haohaoyun.com

一进门,一股阴寒之意便扑面而来,外面天空没有星月,屋中显得越发昏暗,张老太爷紧跟着王大仙,低声说道:“昨夜兰花就坐在那房梁之上……”说着还指了指现如今空无一物的房梁。

王大仙略微点了点头,将右手铜镜交与左手,从怀中掏出一直符咒,口中暗念几句,随手一抖,那符咒顿时燃气了一团青色火焰,将屋子照的一片青光,随后右手持铜镜,反射着火焰在墙上映出了一个光点,左手摇铃道:“兰花,我来引你入轮回!”

王大仙这话刚出口,整个屋子的温度瞬间降低,虽然此时正值夏季闷热天气,张老太爷还是冻得浑身发抖,但尽管如此,兰花的残魂却并没有现身。王大仙转动手中铜镜,在屋中扫视一圈,口中继续念着刚才的话,来回三巡,却依旧没有任何异动。

“怎……怎么回事?”赵老太爷谨慎的环视着四周,颤声问道。

王大仙皱眉细想,感觉有些蹊跷,按理说着兰花残魂应该没有什么道业,此番招魂之下,定会现身,可为何现在迟迟不见踪影?心中不禁泛起了嘀咕。突然,他脑中灵光一闪,先前自己只照了自己前方各处,而张老太爷身后至房门那块空间却没照!想至此处,他猛一转身,手中铜镜直直照向张老太爷身后,果不其然,只见张老太爷身后不足半尺之处,一席红衣,面色青白,长发垂面,双脚离地的一率残魂正面无表情,眼神空洞的盯着自己!此残魂不是兰花又是何人!

6第一章 第六节

张老太爷见王大仙紧盯着自己身后,顿时感到身后似乎有一股实质般的寒气打在了背上,全身僵硬,定在那里动也不敢动!

王一都手中铜镜反射的光线照在兰花身上,那兰花的残魂似乎能感应到,空洞的眼眸中闪出一丝疑惑,并将目光转向了王一都,王一都见状,急忙从袖中拿出了一个土黄色的小布袋子,并走至张老太爷身边,口中低声念道:“兰花,你年纪轻轻便寻了死路,却不顾及你在世父母作何感想!现如今又出来作怪吓人,你这么做对吗!”

张老太爷闻言,更确定了此刻兰花就在自己身后,心中惊惧之意更盛,但是想到此事若不及早解决,日后自己家中定无安宁,便索性硬着头皮,转过身来……

这一转身不要紧,昨夜虽也见过兰花的残魂,但毕竟那时候兰花坐在房顶,加之屋内昏暗,因此当时他并没有看清兰花残魂的模样,如今这么近距离的看见,全身汗毛孔顿时大开,只觉舌根发硬,愣是说不出话来!

王一都没有理会已经吓傻了的老太爷,接着对兰花的残魂说道:“你父母虽将你卖于张老爷做妾,但也无人强逼你,况且张老爷乐善好施,乃是十里八乡的善人,你今日残魂不散,难道还想害人不成?”

兰花的残魂幽幽的看了看王大仙,又转眼看了看冷汗直流的张老太爷,最终终于张了张口!但她却不能口吐人言,只是发出了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哀鸣之声,令人闻之生畏。

张老太爷哪晓得兰花是什么意思,只以为她这哀鸣是在发怒,吓得他“噗通”一声跪了下来,不停的拜道:“兰花!当日ni若跟我说过半个不字,我也定然不会逼你!你我虽年岁相差悬殊,但你想想,自你父母将你卖于我后,我曾强迫过你什么?我张家上下又曾待你有过半分不薄?为何你非要害我张家不可?”

王大仙叹了口气道:“张老爷,你误会她的意思了!她刚才是说她并非想害你张家,只是在嫁给你之前,早已有了心上人,但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不敢不从,嫁到你张家的前一晚,那男子曾找过她,并骂她水性杨花,她心如刀绞,这才生了轻生的念想,但死前却有想起了自己年迈的父母,故此这路怨念才一直残存于此。网站haohaoyun.com

张老爷一听王一都的话,急忙道:“兰花,你放心,日后我定会好生帮你照顾你的父母……”

兰花的残魂闻言,再次开口,依旧是一阵悲鸣之声,张老爷不解的看向王一都,却见王一都却笑着对那兰花残魂道:“既然你能这么想,也实属难得,你现在先进我这袋中,我这就去你坟前替你医魂,好叫你早日轮回投胎,实话跟你说吧,你下一世会遇贵人,一辈子吃穿不愁!若你想通了,就自行进来吧。”说罢便张开手中布袋,兰花见状,瞥眼看了看张老爷,随后便一头扎了进去。

王大仙将布袋口封死后,这才长舒了一口气道:“张老爷,你唤来那些家丁,带上铁锨与我一同去兰花坟上!”

张老太爷这才从地上爬起身,问道:“这……这是为何?”

王大仙解释道:“这缕残魂只是兰花生前三魂七魄中的一魄,若想要她早日入轮回的话,三魂七魄缺一不可,现在另外三魂六魄定还在她肉身之上,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去坟地唤出她的其余残魂,与这一魄归合一处,方才能让她轮回投胎。”

张老太爷急忙点头,并将门外的那八个壮年叫到门前,吩咐他们扛着铁锨一同去坟地。

坟地就在村外不远处的林地,不过半个时辰大伙便来到了兰花坟前,只是这座才几个月的新坟,便折的厉害,半边塌了下去不说,还遭了水淹!张老太爷见此情景,心想道:“难怪兰花会托梦给她娘,说房子漏水……”

7第一章 第七节

王一都走至兰花坟前,拿出三炷引魂香,只见他拿香的手微微一抖,那引魂香便燃了起来,他将香插在地上,口中一边念着些奇怪的咒语,随后又掏出一道纸符烧了。

众人站在后方,大气不敢出的盯着那道燃烧的纸符泛出的青光,不多会儿,只见坟头上竟冒起了一阵青烟,随着这阵青烟,一个若有若无的身影显现了出来,正是兰花的模样!

王一都见状,急忙将那装有兰花残魂的布袋打开,并随手折了一株野草,将那野草插入袋中,口中似乎念叨了几句什么,待他将野草从布袋中抽出时,那野草草尖竟然泛着点点青光!在众人惊诧的眼神注视下,王一都拖着泛光的青草,像是拖着什么物件一般走到了站在坟头的兰花魂魄跟前。大伙虽心知这王大仙有真本事,但如此近距离的接近阴魂,还面不改色心不跳,众人心中无不对王大仙的胆量生出些敬佩之意。好好孕

那兰花的魂魄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王一都,眼中竟流露出一丝感激,王一都对她微微点了点头,随后将手中野草举到她的头顶,微微抖动了一下,那青光便由草尖撒到了兰花魂魄身上。

顿时,众人只见兰花的阴魂似乎有些实体化了,比先前看着真切的多,似乎就像是活人一般,苍白泛青的脸也有了红晕,不再那么渗人了。

这时,兰花先是双眼微闭,似乎在适应着自己的变化,不多会儿功夫,便睁开眼睛开口说话道:“王大仙,兰花命苦,死后又作出这般傻事,幸亏有您指点兰花才能及时悔悟,没至于酿成大错……请受兰花一拜!”说罢便跪了下去,对王一都拜了三拜。

王一都点了点头,欣然接受了兰花的跪拜,等她拜完了之后才道:“兰花,今日ni拜我,便也算与我结下了缘份,等你转世投胎,你我定然还会相见,虽那时你已记不得我,但若有需要,我定当尽力帮你。现在你三魂七魄已经俱全,趁此时赶紧轮回去吧。”

兰花点了点头,随后又转眼看向张老太爷,幽幽说道:“张老爷,兰花心知你并非强迫之意,现今还险些犯下大错,希望您不要记恨。”

张老爷急忙道:“怎会!你只管安心去吧。你的爹娘我会好生待他们的。”

“多谢张老爷还想着兰花的爹娘,兰花今生无以回报,只待来世做牛做马来报答于您!”说罢,兰花冲张老爷也拜了拜,最后说了句:“兰花去了……”声音中掺杂着凄苦、无奈……

兰花说罢,一阵青烟自其脚下生出,兰花的身影再次变得模糊,直至透明,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除了王大仙之外,其余人似乎经历了生死大难一般,全身瘫软,不过话说回来,这面对面的与鬼魂打交道,令谁也镇定不了。

看着惊魂未定的众人,王大仙咳了两声道:“这事本不该让你们见着,但我知当日兰花自尽之时,你们大多都在场,闹出这等事你们心中多半也都有些惊怕,若不亲眼见到这些,日后恐怕会留下祸根。”

张老爷闻言,说道:“原来王大仙是此用意,只是我家中女眷当时也有在场的,为何……”

王一都道:“女子体质本就阴气重,沾不得这个,而男子身上阳气就重的多,加上他们身上的桃树枝子,阴气难以侵入,若是女子就不好说了,这些你们不懂,便不要多问,我如何做事定有我的道理。”

张老爷心知这王大仙虽脾气有些怪异,但是做事却极为心细、有分寸,怎么做定会有他的道理,便点了点头没在多问其他。

“好了,现在大家快些动手,替兰花圆坟吧,记得要把坟基加高,以后万不可在被水淹了。”王一都说道。

听了王大仙先前的那番话后,大伙也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加之农村人本就胆大,现在又有大仙在,并且还有这么多人,更是壮起了胆子,王武一声吆喝:“兄弟们,干活儿!”八个壮年便抡起铁锨,挖土的挖土,堆泥的堆泥,干的不亦乐乎。

然而包括王一都在内,没有一人发现,不远处的另一座坟头上,一只通体雪白,有成年男子巴掌大小的一状似黄鼠狼的东西,正上身直立,前爪放于胸前,两只小眼直勾勾的盯着这群人。之前所发生的一切也尽数被它看了去!

8第二章 第一节

一晃眼,张家的事情过去几十年了,张老太爷自从亲眼见到鬼魂之后,更是四处行善,在十里八村落了个大善人的美名,直到临终前,还不忘村后修路的事情,并告诫自己的儿孙要多行善事,万不可作恶,若不然定会遭到报应。

年仅七岁的刘奶奶从李阿婆那里听了这件事后,也只把它当成一个故事,并没有当真,拨完玉米之后,又跟着小伙伴们疯玩去了。而这个李阿婆,她男人就是当年给张老太爷鞍前马后,并亲眼目睹整个事件的王武,如今王武已经六十有七了,这几十年来,王武始终忘不了那年发生的事情,每当喝醉之后,便会跟李阿婆讲起,更忘不了当时王大仙对兰花的魂魄说的一句话:“来生你我还会相见!”

刘奶奶名叫刘萍,当年的她生的俊俏可爱,大伙都很喜欢这个聪明伶俐的丫头,只是她的身世比较凄苦,年仅七岁便没了爹娘,但也正因如此,她要比同龄人来得都要老成的多,也懂事的多。只是每当王武看到她的时候,眼神里总会流露出一丝异样的神色。

李阿婆给小刘萍几个小丫头讲完张家往事的第二天,这天天降大雨,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整个天就好像是要塌下来一般,这种大雨天不用干活,也不能出去玩,小刘萍和另外两个丫头在房中打闹,谁料刘萍无意之间瞥见墙角处竟然蹲着一个浑身洁白的小家伙。

那小家伙前爪摆在胸前,后腿站立,此刻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她虽年幼,但生在农村,一些常见的畜类也都认得,就连黄大仙也也曾见过两次,但是眼前这个却头一次见。

“你们快看!那是什么?”刘萍指着墙角对同伴们喊道。

另外两个丫头一个姓郑,叫做郑洁,另外一个叫李彩霞,她们循着刘萍的指向转身向墙角看去,见并没一物,郑洁嚷道:“哪里有什么东西,你又哄咱们!”

“怎么没有!刚才我明明看见了,怎么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呢!”说着她爬起身跑到刚才那小东西所在的墙角,四下寻找,却什么也找不见了。刘萍嘟嚷道:“奇怪,刚才明明在这里的嘛!怎么一眨眼就没有了呢?”

“哎呀,刘萍你别哄咱们了,我们来继续打卯儿!”李彩霞嚷道。

“来了来了,谁哄你们了,刚才我明明就是看见了嘛……”刘萍一边四下找寻着,一边又走路回去跟她们玩耍起来,只是那小东西的模样却一直在脑中挥之不去。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似乎一时半会根本就没有停的意思,这时李阿婆披着蓑衣推门走了进来,叹声道:“这雨下的真大!害的我浑身都湿透了!”一边说着,她一边脱下蓑衣,挂到门口。并从怀里掏了三个热腾腾的煮鸡蛋走到三个小丫头跟前,一人发了一个。

那年代,像刘萍这种穷苦的娃儿能吃上煮鸡蛋便已经很不错了,三个小丫头接过鸡蛋像是得了什么宝贝,拿在手中把玩着,一时半会还舍不得吃它。

这时,刘萍儿却觉得头脑有些发昏,双眼总想往一起闭,手中的鸡蛋似乎越来越重,最终“啪”的一声落到地上,人也跟着昏了过去。

郑洁和李彩霞只道她又在糊弄人,嘻嘻哈哈的来挠她的胳肢窝,但刘萍却一丁点反映都没有,口中模模糊糊的支吾着什么。

李阿婆见状,急忙跑到刘萍身前,试了试她的额头,只觉她脸上滚烫滚烫的,心中不由一紧,道:“怎么好好的,突然就烧的这么厉害了?郑洁,刚才小萍说没说她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郑洁和李彩霞同时摇了摇头道:“没有,刚才她还好好的呢,跟我们打卯儿玩,还吓唬我们勒!”

李阿婆一听,心里更是急了,怎么好好的一个人,说病倒就病倒了,外面下这么大的雨,一时半会去哪儿找郎中啊!

话说现在这间屋子曾被张老太爷翻修过,并改成了一个厢房,虽然还堆放了一些农具,但是比先前多了一个通铺,房中挂了一道帘子,并且还添置了火炉、水壶、水缸等物件。李阿婆将小刘萍抱到通铺上,倒了盆热水,弄了块热毛替她擦了额头上细密的汗珠,随后又替她喂了些热水。

但小刘萍却似乎越烧越厉害,小脸通红通红的,还不停的胡言乱语,说什么猫啊、黄鼠狼之类的胡话。

9第二章 第二节

“好大的雨啊!老婆子,给我倒口热水来!”循声望去,只见王武不知何时披着蓑衣已经进了屋子,此时正抖着身上的水珠,准备脱下蓑衣。

李阿婆急忙起身道:“老头子,你来的正好,小萍不知怎么地,突然就发起了高烧,你赶紧去给找个郎中来看看!”

王武一听,连忙走到通铺前,见躺在床上的小刘萍满脸通红,双眼紧闭的喘着粗气,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些胡言乱语,心里不由咯噔一下,急忙道:“这是怎么了?受了风寒?”

李阿婆摇头道:“先前还好好的,一点受凉的样子都没有,突然间就成了这个样子,也不知道是得了什么病,你还是赶紧去找个郎中来看看的妥当。”

王武闻言,没作回话,只是直勾勾的盯着小刘萍的脸,越发觉得她像极了一个故人!心中越发觉得闷堵,“不行!我得去二沟一趟,这病郎中恐怕看不了!”说罢,便转身又钻进了雨幕之中。

李阿婆看着王武逐渐远去的背影,张了张口,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

外面大雨如注,雷电交加,王武却一心想着当年的事情,他只顾着急匆匆的赶路,不料只用得个把时辰的路他却怎么走也走不到头,身上虽然披着蓑衣,但是浑身上下早就湿透了,加之风大,此时他觉得浑身说不出的寒冷,头也逐渐有些发昏。

“难不成着了风寒?”王武心里这般想着,同时也加快了脚步,一心想赶快找到二沟村的王大仙,只道见着了王大仙,事情便可以解决了。但事与愿违,走不多会儿,眼前景物便逐渐模糊起来,全身上下愣是使不出一丁点的力气,抬眼看看前方,似乎离二沟村还有些路程,但前头景物尽是一片朦胧,什么东西都看不真切,像是眼前蒙一层薄纸。

就当王武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住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一声:“王武!做啥呢你!”这一声宛如一道晴天霹雳,愣是吓的王武打了一个哆嗦,眼前的事物也顿时清晰了起来,大雨依旧,但自己却站在一座路边孤坟坟前,孤坟四周尽是一些刚他出来的泥泞脚印。

王武见此情景,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到了稀泥地上,大口喘着粗气。过了许久之后,才稍稍平息。他想起刚才似乎有人叫自己,急忙转过脸来,见路上正停着一辆牛车,车上端坐着一精神气色都很不错的老人,此时老人正盯着自己。

“王大仙!怎么是您?”王武一见老人,顿时来了精神,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来到车前说道:“大仙,我这正要去找您,却不知为何怎么也走不到二沟……”

刚才叫王武名字的不是旁人,正是已年过八旬的王大仙,此时他依旧身着一身青灰色长袍,手边依旧是多年前的那个木箱,除了脸上多了些皱纹,却与几十年前那般模样相差无几。王大仙道:“方才若不是我将你唤醒,今日ni这条小命恐怕就要撩在这儿了!刚才你是否觉得怎么走路都还是那么远?”

王武急忙点头道:“是呀!还有,刚才我明明是在大道上走的,可为何会跑到了那座坟前?”

王大道:“你遇到鬼打墙了!若不是我及时唤了你的名字,你就会一直这么围着那孤坟转圈,直到疲惫而死!”

王武一听,顿时冷汗直流道:“大仙,您这是救了王武一命啊!”

王大仙摆了摆手道:“你先上车吧,这孤坟中的野鬼方才已被我儿降了去,日后做不了邪了,我知道你去二沟定是寻我,其他的什么都别说,我们这就去张家。”

王武知道王大仙有神通,他的儿子也定然不是凡人,便点了点头钻进了牛车,驾车的是一五十来岁的男子,此人叫做王长贵,是王大仙养的义子,也就是王大仙所说的儿子,那王长贵见王武上拉车,便一扬手中鞭子,驱着牛车向一沟张家赶去。

此时李阿婆见老头子走了两个多时辰了,按理说纵使是雨天路难行,但是这么久了打一来回也应该足够,怎么到现在都还没回来?莫不是出了什么意外,她越想越急,自己却又走不开,不得去寻他,小刘萍似乎烧的更厉害了,这会不仅是说些胡话,手脚还不停的乱舞着,像是在与人搏斗一般。

灵怪笔录》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灵怪笔录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爱上你的时光4章

    原标题:爱上你的时光4章小说名字:爱上你的时光第四章我就要她他说的极轻,明明是胁迫的话,听在耳里又是极端的暧昧,关悠若抬眸娇嗔的瞪了他一眼,笑容款款而明艳:“讨厌,又欺负人家!”宋元凯唇瓣笑意拉长,余光却瞥见男人瞬间阴沉的脸,逗弄她的心思越发明显。“悠若,别惹我生气,过来!”叶明然一字一句咬的极重,脸上的温润柔和失了温度,逐渐铁青。关悠若脸上明媚每加一分,他的脸就愈沉一分。怒火几乎席卷理智。曾经那么听话的小女生,总是跟在他的身后,甜甜腻腻的唤他明然哥哥,如今也懂得了如何使用女人的手段来让男人臣服

  • 豪门婚宠:重生甜妻撩人4章

    原标题:豪门婚宠:重生甜妻撩人4章小说书名:豪门婚宠:重生甜妻撩人第4章我不同意!言晟不慌不忙的走到了林远山的身边,满脸歉意的看着未来的岳父大人:“抱歉伯父,刚才在下边遇上个生意伙伴,聊得开心了些,竟然忘了今天的正事了。”自始至终,言晟的目光从未从荣雪的身上挪开过,对林家要将自己在外边的一个私生女推给自己让他很是不满。原本今天是想给林家一个教训,丢点脸顺便就把这婚给退了。可当荣雪走下台的时候,言晟的眼睛都直了,谁知道这姑娘长的这么正点,这身材,这曲线,够自己玩好几年了吧!荣雪不屑的看着眼前色眯眯

  • 盛世婚宠:神秘老公爱不停4章

    原标题:盛世婚宠:神秘老公爱不停4章小说:盛世婚宠:神秘老公爱不停第四章这个粗鲁的男人三楼。穿过常年不见光亮的走廊,叶薇薇小心翼翼的推开了最深处的那个房间的门。房间里红绿的灯光微末的闪烁着,心电图的滴滴声不断响起。床上躺着一个人,看不清面孔,一动不动的像是鬼屋里的人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忽然坐起来冲着她扑过来。叶薇薇咽了咽口水,有些害怕。正在她踌躇着要不要进去的时候,床上的人忽然睁开了眼睛,看见是叶薇薇,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柔和起来。“是薇薇吗?”叶薇薇应了一声,作势要进去。“二少爷,我给你送早餐过来

  • 权峰尽览4章

    原标题:权峰尽览4章小说名字:权峰尽览第4章坎坷(2)这时里面那个坐着也惦着个大肚子的主任抬起头来看着刘世光,不冷不淡地说了句进来吧,然后又继续忙着手上的一份文件,刘世光何时见过这阵势,摆明了不理会自己嘛,不过他还是进来就站在办公桌前等着。终于等到那个主任看完了文件,抬起来看自己的时候,刘世光赶紧从身上掏出今天特意下血本买的一包六十多块的软装黑芙蓉抽出一根双手递给这个主任,主任也不客气,伸手接住,去拿桌上的打火机,刘世光眼疾手快从身上掏出打火机给这个主任点上火,虽然这个主任还是对着刘世光没任何表

  • 明心尽欢寻4章

    原标题:明心尽欢寻4章小说名称:明心尽欢寻第四章我们还能做朋友吗唐舟舟低头看着刚收到的短信,“姐姐,你什么时候不上班呀?我可以找你出来玩吗?”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一抹温柔笑意,眼前浮现出洛樱小朋友拉着她的手欢快地叽叽喳喳的模样。她一边回着消息,一边推开家门走进去。唐爸爸和唐妈妈住在离市区稍远些的小区,唐舟舟上班时住在自己租的公寓,周末一般会回家吃饭。刚进了门,感觉有人走过来,唐舟舟抬头看去,一下子僵在了原地。“舟舟。”肖默站在那里,长身玉立,注视着她的浅棕色双眸里闪过一丝惊喜。他脸上是熟悉的温润笑容

  • 美女的天道神卫4章

    原标题:美女的天道神卫4章小说名称:美女的天道神卫第4章你们都帮一个外人之后江离再买了一个手机之后,便回到了别墅。“你叫什么名字?”李思琪跟苏糖糖一回到家就躺在沙发上面,而江离则是拿着行李慢吞吞的走在后面。“我叫江”江离还没说完,李思琪就站了起来急道:“你这人素质怎么这样的,进门都不换鞋?”江离一愣,老实的退了出去,换了一双拖鞋便进来了。看样子大山来的娃还是有些不适合城里人的生活啊!“我叫江离。”江离也找了个沙发坐了下来。“江离是吧,既然做了我的保镖,那么你的职责是保护我的安全,以及排除针对我的

  • 仙武绝巅4章

    原标题:仙武绝巅4章小说:仙武绝巅第四章仙风,道骨这个生物从湖泊中浮起来后,秦风就感觉像一个陆地一般。最少也有十米,秦风骇然,刚才在湖泊之中看到的巨大怪兽毕竟只是看到了一角而已,远远没有这样近距离观看来得震撼。那少女却是一点也不惧怕这巨大的生物,反而还骑着巨狼走到了这巨大生物的身上,这让一旁的秦风看得上目瞪口呆。“快点上来。”少女扭头看了一眼秦风,催促道。“上来。”看着这如同陆地一般的巨大生物,秦风挺起胸膛壮了壮胆子,向着那巨大生物走去。但是脚下的抖动却是出卖了他此时的心境。出乎预料的是在双脚发

  • 临心此刻是柔情4章

    原标题:临心此刻是柔情4章小说名称:临心此刻是柔情第4章做亏心事的人冰冷的地板一下刺激了蓝兮的神经,那种冰冷的感觉,和她四年前被按在那个阁楼的地板上是一样的。那样的感觉,是蓝兮这辈子都不想在体会的,蓝雅在后面看着,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却还是拼命忍住了笑声。蓝兮踉踉跄跄的跑到一楼,一楼客厅里亮着一盏小小的壁灯,顿时让蓝兮恐惧的心理放松了一些。蓝兮的尖叫声,惊醒了赵秋水,事实上,赵秋水一直在等着这一刻。此刻赵秋水穿着高级舒服的睡衣,一身高贵的走到了一楼的客厅里,就那样居高临下的站在蓝兮面前,嘴角扬起

  • 我心如故,爱你如初4章

    原标题:我心如故,爱你如初4章小说名字:我心如故,爱你如初第4章牺牲色相?碍眼的人走后,季烟觉得家里的空气都清新了不少。站在原地做了几次深呼吸后,她才想起,自己一整天都没吃东西了。眼下家里没人,季烟也不用有什么顾虑,轻飘飘的哼着歌,便去厨房给自己煮了碗面。为了压下刚刚被那两人恶心出的反胃,她还特意煎了个鸡蛋,心形的。眼瞎两年后重见光明,也的确值得庆祝。反正季语从来都喜欢抢她的东西,不管玩具还是衣服,只要季烟有的,她总要想方设法的抢到手才肯罢休。眼下再多抢一个男人,似乎也算情理之中。可做完婊=子还

  • 阴婚绵绵:夫君夜夜来4章

    原标题:阴婚绵绵:夫君夜夜来4章小说名:阴婚绵绵:夫君夜夜来第004章画像自燃墙上挂着一幅画,我穿着凤冠霞帔,程泽穿着新郎装挑起我的盖头,和我妈描述的情景一模一样。“程,程泽,你回来就是为了害我吗?”半晌我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越说越气愤,想当初可是他甩得我啊,特么死了还回来找我干嘛啊。“不是害你,是爱你,再续前缘。”画上程泽的眼珠转动了,眼神直勾勾看着我。我吓得哆嗦着,结结巴巴地说,还是算了吧,人鬼殊途啊,你还是去你该去的地方吧。话音刚落,画像竟然自燃了,程泽的脸渐渐扭曲起来,很快就面目全非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