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纨绔王妃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1 20:09:4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纨绔王妃

第3章生病

杨楚翔将吴绘兰与她昏睡的表哥送出杨家坊后松了一口气,他回到房间却见席雨馨依旧呆呆的站在原地,他以为她是介怀打了洛景皓,他之前以为她是不畏权贵,不想却高看她了。推荐haohaoyun.com

“衣服都湿了,快些换干净的吧。”

席雨馨回过神,“你什么时候和那个吴绘兰那么熟了,一口绘兰绘兰叫着那么亲密。”

“吃醋了?”

“神经!”席雨馨白了他一眼,然后将他推出了房门,“出去,我要换衣服了。”

五月的天,好似婴孩的脸说变就变,刚刚还月明星稀一会却又风雨大作。杨楚翔被雷声惊醒,他坐起身揉了揉眼睛,去解个手。经过外间却发现席雨馨将自己裹得跟粽子似的,她虽说凶悍毕竟是女人之身。

解过手再次经过外间却意外听见席雨馨喃喃自语,走近细细一听似在说“冷冷,好冷”。纨绔王妃小说txt全文阅读杨楚翔没法子只好去里间再抱了一床被子盖在她的身上,可是走近才知道席雨馨身体抖的厉害。

一摸额头,烫的吓人。原是病了,杨楚翔皱了皱眉头,这样病下去也不是办法,杨楚翔将席雨馨扶起来随意套了一件外衫便背在身上。睡梦中的席雨馨好像回到了那个漫天大雪的地下铁,天气真的很冷,没有人肯停下来看看她,她流下的眼泪结成了冰晶。

“有我抱着你就不怕冷了。”画面一转,少年抱着她,从他身体里传来的热量一点一点的渗透到了席雨馨的心里,渐渐地她便真的不冷了。

杨楚翔将席雨馨背到郎中那里抓了一副药。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杨楚翔从没有煎过药,打翻了好几碗后好不容易熬成了一碗,但是席雨馨咬着牙关药汤怎么也灌不进。没法子,杨楚翔含了一口药,将唇覆在席雨馨的唇瓣上,接着便用舌尖顶开了她的牙齿,如此反复几次,一碗药很快便见了底。

喝过药的席雨馨体温渐渐地降了下去,但是仍旧说着胡话,嘴里喊着“冷冷冷”,无论杨楚翔给她加了多少床被子,她仍旧说着冷。于是他翻身从背后隔着被子将席雨馨抱住,他轻声在她耳边说:“有我抱着你就不怕冷了。”

一会后席雨馨果真也不说胡话也不叫冷了。杨楚翔嘴角勾到一边,若是平日里的席雨馨也这般乖巧听话便好了。

第二天阳光透过窗子照进了屋子,席雨馨渐渐从睡梦中清醒过来,已经是什么时辰了,她发觉自己身上不知盖了多少床的被子,而且还有一只手横抱过她。说明haohaoyun.com“下流!”一声喊叫伴随着“啪”的巴掌声。

一会之后杨楚翔的脸上印着鲜红的五指印,他碎碎念:“早知道就不管你了,好心没好报,好心当作驴肝肺……”

席雨馨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就算是我病了,你也不可以爬上我的床。”

“是谁整个晚上都喊着冷的,我一个晚上都没睡了。”杨楚翔停止转磨盘,“这样都不可以休息一会吗?”

席雨馨停下洗豆子捡起放在一边的烧火棍,杨楚翔立马知道她的意思,于是只好嘴巴继续碎碎念。快到晌午的时候洛景皓带着他的儿子洛申羽便出现了,洛申羽一见杨楚翔便“咿呀咿呀”地叫唤着。

“你看,我这孩子见到杨兄弟好像比我更亲呢?”

杨楚翔微微一笑,从洛景皓的手里接过孩子,那孩子一到汉子的手里便一骨碌地爬到了他的肩膀骑在了他的脖子上,嘴里“咿呀咿呀”地好像换成“驾驾驾”。“我刚刚被人当完驴,就变成这小祖宗的马了。好好孕

席雨馨“噗嗤”一声笑了,她看了一眼洛景皓,他看上去并不像是来兴师问罪的。她用手在围裙上擦了擦,“那日冲撞了殿下,还望殿下恕民妇无罪。”

洛景皓赶紧扶起了席雨馨,“我当你们是朋友,既然是朋友那么就没有什么民妇和殿下的。”

席雨馨见洛景皓如此便笑了笑,“嗯,殿下果然气度过人。”

“表哥,你这样以后谁都敢欺负到你的头上。”吴绘兰一出现席雨馨便不高兴了,她也不知怎么了,一见到吴绘兰就好像见到了前世的冤家一般非得吵得天翻地覆。

“你怎么来了?”洛景皓并没有打算带着她,因怕她与席雨馨见面吵架。好好孕

“哼。”吴绘兰白了洛景皓一眼,她自然知道洛景皓的小心思,但是她不才能如了他的意,若是不来岂不是让人感觉她是怕了她,“我是来找楚翔的。”

“来找我做什么?”杨楚翔小心地护着骑在他脖子上的小祖宗。

“叫你带我去泛舟。”吴绘兰用余光去打量席雨馨的表情,她是故意这么说想要刺激席雨馨。

但是她什么表情也没有,不动声色地替杨楚翔拒绝道:“他不能去,还没干完活。”

吴绘兰早已想到这招便拍拍手召出了几个壮汉:“我用三个换你一个。”

席雨馨冷笑道:“你当真以为我将他当驴使唤,他便真的是驴了?我不换,你自己从三个中挑一个陪你去泛舟。”

吴绘兰刚要回嘴洛景皓便站了出来:“兰儿别闹了,别人的丈夫哪是你可以随意对换的,你要是想去泛舟我陪你去便是了。”

“我不,”吴绘兰将嘴一努,“他既然不是你驴,那么你敢问他想不想同我一起去泛舟?”

席雨馨来了脾气,她走到杨楚翔身边咬着牙问他:“你想去泛舟!”

杨楚翔知道若是他回答想去,那么他铁定要讨得一顿打。而吴绘兰知道席雨馨暗地里给杨楚翔施压,她走到杨楚翔的身边嗲声嗲气地说:“楚翔,你上次不是说喜欢吃满记的桂花糕和果脯吗?”

桂花糕?杨楚翔舔了舔口水,他记得那个滋味,那是他娘亲最拿手的点心。席雨馨见杨楚翔听到桂花糕都快流出口水便知这次争斗她已经输了一半。“这个,我……”杨楚翔一边想去吃桂花糕一边又不想被席雨馨打。

席雨馨转身回到厨房,杨楚翔知道席雨馨的意思,“好吧,我们去吃桂花糕。”

席雨馨透过厨房的窗子看见杨楚翔与吴绘兰一同出了院子,她啐道:“给点吃的就跟哈趴狗似的,没出息。”

“四姑娘。”席雨馨转身见到洛景皓,他总是一脸笑意,“我表妹虽然脾气暴躁,但是其实也不是个坏人。”

席雨馨没有说话,她从锅里捞出一碗豆腐花,“要不要尝尝杨家坊的豆腐花。”

“好。”洛景皓爽快地坐在了桌子旁。豆腐花香溢满碗,洛景皓从未吃过如此甜美的东西,很快一碗便吃见底,“四姑娘的豆腐花胜过山珍海味。”

席雨馨得意地点点头,洛景皓虽说是三皇子,但是却没有纨绔子弟的蛮横,难怪大姐夫与其交好,这样的脾性若是当选为太子必定是天下人之福,阳华国民之幸。

吴绘兰最喜欢玩了,可是偏偏她的表哥洛景皓是个文士,喜欢的是吟诗作对,对市井玩乐一窍不通。吴绘兰买了两串冰糖葫芦递给杨楚翔一串,他摆摆手表示不用,但吴绘兰还是硬塞给他一串。

杨楚翔看了看冰糖葫芦打了一个饱嗝,之前在满记已经吃得超负荷了,现在甚至没有多余的位置可以填得下一串糖葫芦。“楚翔,你快看这个面人像不像你。”吴绘兰在一个小摊前停了下来。

杨楚翔慢悠悠地走了过去,吴绘兰手中的面人带着一顶金色的帽子,半袒着胸,一只手在前摆着接招的姿势另一只手拿着棍子立在身后,果真同他有几分相似。“我送你如何?”吴绘兰说着也不等杨楚翔回答便问了价钱买下了。

吴绘兰顺手又拿起另一个面人,“你看这个,拿着剑的人像不像我。”

杨楚翔看着她手中的小面人又看了看她的脸然后摇了摇头:“我觉得更像席雨馨。”

吴绘兰听到“席雨馨”三个字气便不打一处来,顿时什么兴致都没了,她将面人放回原处头一甩便走了。杨楚翔指着那个面人儿问小贩说:“按照这个样子帮我捏一个拿棍子的人。”

“席雨馨,哼。”吴绘兰将嘴巴一努,那个刁妇处处与她作对,毫不把他的身份放在眼里,若是有机会定是要好好的气她一番。

“绘兰。”杨楚翔总算追上了吴绘兰,“你走那么快作什么?”

吴绘兰白了杨楚翔一眼,“呆子。”

杨楚翔只得“嘿嘿”傻笑。吴绘兰指着不远处的杂技摊说道:“呆子,你之前吃了我的糕点欠我一个人情。”

吃人嘴软,杨楚翔算是体验到了。“我可不会耍杂耍。”

“呆子果然是呆子,你同席雨馨从未上过街吗?”

杨楚翔想了想,自从他来到席家之后她不是把他当作牛使就是把他当作驴用。吴绘兰见呆子一脸郁闷便知道答案了,她“噗嗤”一声笑着说:“好吧,若是以后有好玩的我都算上你一份如何?”

呆子不敢应,若是被席雨馨知道必定又是一顿教训。吴绘兰见呆子迟疑便知他的心思,她从鼻子里冷冷地发出鄙夷声:“你怎地如此怕她。”

“不是怕。”

“那么我去找你,你都出来?”

杨楚翔又为难了起来。吴绘兰叹了一口气,“罢了罢了,我也不为难你了,你只记得你欠我人情便可。”

杨楚翔想,吴绘兰虽说是刁蛮,其实人还是挺天真烂漫的。而吴绘兰见那呆子又走神便问也不问拉着杨楚翔就往前走。

两人一直在街上晃到了晚上,杨楚翔见天色已晚便想送吴绘兰回去,但是她嘴一撅:“我听说月老庙晚上的时候特别热闹。”

第4章冲撞

“月老?”杨楚翔歪着头想了想,“这是什么人,竟然还有庙?”

吴绘兰又笑了,她发现她同杨楚翔在一起总是忍不住想要笑,这同她表哥在一起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她伸出食指向杨楚翔勾了勾,他便乖乖地将耳朵贴了过去,而吴绘兰用指头弹了他一下。

夜晚的月老庙果然是热闹非凡,庙里摆设着红色的灯笼和红色的条布煞是喜庆。吴绘兰指了指庙旁一处挂着牌子的地方说:“你若是有什么心愿写在牌子上,月老会帮你实现的。”

“当真什么愿望都可以?”

吴绘兰点点头,她心里打着算盘,下次独自来月老庙的时候必定要完成他的愿望。杨楚翔在庙祝处讨了笔和木牌,吴绘兰见那汉子诚心诚意的样子便忍不住问:“楚翔,你写了什么愿望?”

杨楚翔皱了皱眉头:“说不出来便不灵了。”

“不不不,月老庙的神仙是说出来才灵的。”

杨楚翔握着木牌诚心祷告,“绘兰,我只是不懂的规矩并不是真傻。”

吴绘兰听得这话嘟着嘴想,不告诉便不告诉,下次我自己来看。月老庙里人来人往而吴绘兰走路又不专心,一不小心便撞到了人。

“走路不长眼啊!”吴绘兰双手一插指着她撞着的人。

原本撞人也并不是一件大事,岂料这女子蛮横无理,明明先是撞了人却好像别人对不住她似得。“你这女子好不泼辣。”

吴绘兰冷冷地笑着:“大胆,你可知道你冲撞的何人!”

被撞的人也来了脾气,“我管你是何人,明明是你先撞人再先,不致歉却先兴师问罪起来。这等泼辣想必是红尘中人。”

吴绘兰听得“红尘中人”便觉得辱了她的身份,从腰间处抽出一把短匕首便向那人刺了过去。

杨楚翔许好愿回头便看见吴绘兰正和一名白衣男子缠斗,虽然那白衣男子只是闪躲着,但是明眼人一眼便知他是在让着那女子。

那白衣男子想要给那不知轻重的女娃一个教训,所以并不反击,待到那女娃自以为得胜露出破绽来时,给其狠命一掌。

“啪”一名男子突然立在了两人之间,白衣男子来不及收回掌力,那一掌便打在了男子的背部。杨楚翔之前看见白衣男子出掌想要阻止已然来不及便替吴绘兰接了这一掌。

“楚翔!”吴绘兰丢了匕首忙扶着眼前的汉子。

“快去道歉。”那一掌着实厉害,幸亏是他替吴绘兰接下了。

吴绘兰咬着牙关,她狠狠地瞪着白衣男子。但见白衣男子从衣袖间掏出一暗器向吴绘兰射去,她一接便接住了,是一个白色的药瓶。

“每日一次一粒,三日后便可康复。”白衣男子说着便转身离开。

吴绘兰想去追却被杨楚翔拉住。“楚翔,我要去教训他。”

“呵呵,”杨楚翔苦笑道,“若不是他手下留情,你哪里还有小命在这里说话。天色已这般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吴绘兰担忧地看着杨楚翔:“你身体。”

“不碍事,就是有些困了。”

吴绘兰心内愧疚,她自然明白刚刚那一掌的威力,幸而杨楚翔替她挡了,不然她不敢肯定那一掌她会吃得消。

“楚翔,下次我请你吃很多很多桂花糕。”回去的路上吴绘兰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杨楚翔只觉得困意越浓。

杨楚翔回到杨家坊时席雨馨已经躺在外间的床上。他不想惊动席雨馨便想轻手轻脚地回到自己的房间睡个天昏地暗。

但是——

“舍得回来了?”

杨楚翔停下了脚步,原来她并没有睡着。席雨馨隔着蚊帐道:“去玩的可开心?”

“嗯,”杨楚翔点点头,他突然想起来他之前多买了些桂花糕藏在怀里,赶紧从怀里拿出来,但是却发现不知何时桂花糕都碎成沫了。

“一会洗了脚再睡。”席雨馨说着便下了床。

杨楚翔赶紧将桂花糕藏在了身后,他对着席雨馨傻笑着。其实席雨馨早见到杨楚翔的小动作,但是却不说破他,她去了厨房端了洗脚水。

杨楚翔本身因为接了那一掌体力透支,洗过脚之后一沾床便睡了过去。席雨馨只好替他脱了衣服,在衣服里她发现了两个面人,一个戴金帽一个拿着棍子,她“噗嗤”地笑了。

而躺在床上的杨楚翔翻了一个身将被子压在了身下,他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娘,娘,桂花糕好吃……”

席雨馨叹了一口气小声地说着:“当是我上辈子欠了你的,这辈子都还你罢。”将面人放回原处又在床底拿了那包碎着了的桂花糕,他当真以为她什么都看不见么?

那桂花糕虽然样式什么都没了,但是席雨馨总觉得那桂花糕却是天底下最好吃的,桂花的香气在她唇齿间逗留,她的嘴是甜的,心里更是甜的。

第二日,杨楚翔被一阵的桂花香惊醒,虽然他全身酸痛但是忍不住顺着香味来到厨房,但见席雨馨正在灶间忙做,而桌上码着奇形怪状的糕点。

“什么时辰了?”杨楚翔开口问道。

席雨馨被吓了一跳,她回头看见杨楚翔穿着内衣正将桌上的糕点往嘴里放,她脸红了一片,将糕点盘藏了起来道:“还没做好呢。”

杨楚翔笑嘻嘻地看着席雨馨一本正经地点点头:“桂花的香气过重了,比满记还差一些。”

席雨馨脸上作色:“那你还吃!”

“你做了便是给我吃的,怎么,还不许别人说了?”

“谁做你吃了,我就是做着玩。”席雨馨白了一眼杨楚翔,继而将他刚刚吃的那盘糕点全倒在泔水桶里。

杨楚翔也不嘴硬了,他早已看见灶台上还有一盘码着整齐的桂花糕甜甜一笑,席雨馨沉下脸:“你怎么还不去换衣服干活!”

此时正逍遥的汉子见席雨馨这副样子心内一沉,下一步便是要亮相烧火棍了,果不其然席雨馨已经捡了一根在手中握着。汉子被吓了一跳立马闯回了自己的房间。

待汉子穿好了衣服正准备干活发现厨房里传来了阵阵笑声,他走过去一看,竟然是洛景皓,最近这家伙来杨家坊来得太过于勤奋了。

“楚翔!”吴绘兰见到杨楚翔便朝他飞奔了过去,席雨馨见了这副光景便不笑了。

洛景皓察觉席雨馨的表情变化,他看了看吴绘兰和杨楚翔,“四姑娘,兰儿由着性子惯了,她心里并没有……”

席雨馨知道洛景皓想解释些什么,她摆了一个脸色打断他的话:“这与我无光。”

屋外的杨楚翔根本无心听吴绘兰叽叽喳喳说不停,他的眼睛寸步不离地盯着厨房里两个人谈笑风生。席雨馨从未对他露出过那样的表情,杨楚翔径直走向厨房,他一拍桌子道:“馨,我饿了。”

席雨馨皱了皱眉头,什么?她有没有听错,他竟然叫她馨?他甚至都没叫过她的名字,今日是吃错了什么药。杨楚翔又拍了拍桌子喝道:“你丈夫饿了,快些准备吃的。”

听得这话席雨馨气便不打一处来,“杨楚翔!你发什么疯!”

“什么发疯,你丈夫我杨楚翔饿了,你席雨馨我妻子快去准备吃的。”

“饿!谁让你睡到日上三竿的!你个懒汉还指望吃的,饿死你算了,气死我了。”席雨馨四处望了望寻了一根最为粗黑的烧火棍,“我教你说饿……”

洛景皓见夫妻就要大打出手便一把拦在了席雨馨的前面,“四姑娘,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好好说?他现在倒是翅膀硬了,想我起早贪黑为的都是为了谁!”

杨楚翔见话都说开了便回嘴道:“我并没有让你为我付出什么,是你不让我走的。”

话刚一脱口杨楚翔便后悔了,但是说出去的话便如这泼出去的水一般,收不回来了。席雨馨举起的烧火棍停在了半空,确实啊,他从未要求她做什么,一直都是她在逼他。

“杨兄弟,你这话伤人了,想四姑娘……”

“不要你管!”杨楚翔吼了一声扭头便出了院子。

吴绘兰见了这副光景也不知如何应付,幸而洛景皓机敏嘱咐道:“兰儿,去看着杨兄弟,别教他做出什么傻事来,四姑娘这里我安抚。”

吴绘兰便顺着杨楚翔的背影追了出去,好不容易追上他,他却一副懊恼地样子,吴绘兰鄙夷地说:“现在知道后悔了?那当时还傻傻说出那样的混话来。”

杨楚翔叹了一口气,他问吴绘兰:“我当时是不是特混球。”

吴绘兰反问道:“你说呢?”

这下杨楚翔更加懊恼了,瞧席雨馨那副样子,怕是真的伤了她的心,其实他不是那样想的,只是见到洛景皓对她好便一时气迷了七窍。“你和你表哥怎麽老是往杨家坊跑?”

吴绘兰脸色微微一变,她小声地说:“要你管啊。”

杨楚翔一心只想着要怎么收拾这个残局完全没有在意吴绘兰的变化,他想着席雨馨对洛景皓似乎也有着说不出来的好感,她对谁都是凶神恶煞的,偏偏对待洛景皓却又是另一个模样。

“楚翔,你想什么呢?”吴绘兰见杨楚翔半晌都不说话便问道。

杨楚翔晃过神脱口而出道:“我觉得你表哥对我媳妇有好感。”

吴绘兰听得这话脸色徒然一变,她踹了杨楚翔两脚道:“大胆,你竟敢污蔑三皇子。”

杨楚翔总算注意到了吴绘兰的变化,他想不到她的反应竟会如此大:“不然他一个皇子成天跑小豆腐坊像话吗?”

吴绘兰鼓着腮帮吼道:“可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是你媳妇在勾引我表哥!”

杨楚翔听得这话便不再说话了,吴绘兰“哼”一声将头扭到一边:“你都没看见席雨馨看我表哥的眼神……”

第5章酒钱

杨楚翔冲着吴绘兰吼了一句“胡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后留下错愕不已的吴绘兰便跑的不知所踪。

杨楚翔一时冲动跑了出来却不知道能够去哪里,除了席雨馨哪里他几乎无处可去。他自嘲地笑了笑,他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依赖女人,当年他玩世不恭渴望能够如同雄鹰一般展翅飞翔现如今却又希望有个可以让他暖身的地方。

回去是一定的,但是却不是现在。杨楚翔在酒馆里要了几斤酒,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但心里总觉得缺少了什么,需要用酒来填满心里空缺的地方。

“你的身体不适合喝酒。”突然有人拍了拍杨楚翔的肩膀,杨楚翔回过头却见一白衣男子,脸蛋甚是眼熟。白衣男子笑着坐到杨楚翔的身边,“受了我一掌竟然还能此等逍遥。”

杨楚翔恍然大悟,原是之前在月老庙的男子。“你何尝见过我逍遥,这是浇愁。”

白衣男子笑着伸手又拿了一个杯子却被杨楚翔拉住,“兄弟,看你并不是小气之人。”

杨楚翔将茶杯放回原处喊道:“小二!再来一个大碗。”

白衣男子将扇子放在桌上抱拳道:“这下倒是显得小弟小气了,在下洛轩。”

“杨楚翔。”

洛轩与杨楚翔相视后便大笑起来。酒至半酣,洛离道:“洛某与杨兄一见如故,杨兄若是不嫌弃便认了洛某这个兄弟如何。”

“甚好。”杨楚翔此时已觉得酒劲上了头,他晃着身子起身拉着洛轩便往外走,“走,我带你回家见嫂子。”

小二在后面追道:“客官,客官,你的酒钱还未付。”

洛轩在袖子里摸出银两往小二的方向一丢。杨楚翔此时已经有了醉意,他歪歪斜斜地走着路,洛轩只好小心翼翼地在背后跟着扶着,但是醉汉却不领情,他一挥手挡掉洛轩的手,“别扶我,别扶我,我可以自己走。”

洛轩只好放手,但是眼见着杨楚翔东倒西歪却又不能不扶。“别扶我。”杨楚翔说着便向后倒去,洛轩忙去扶却脱口而出叫了句:“王子小心……”

杨楚翔摔在地上索性便仰躺在地上:“什么王子,我不是,北漠已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洛轩赶忙捂住杨楚翔的嘴,他将醉汉扶了起来小声地说道:“小心隔墙有耳……”

话还未说完便见吴绘兰带着几个家丁赶到了,吴绘兰赶忙从洛轩的手中接过醉汉,她看了一眼洛轩,“你是何人?”

洛轩心想此女似乎并未认出他便笑道:“过路人罢了,见此人醉倒此处便好心扶一把罢了。”

吴绘兰总觉得此人有些眼熟但是又记不得在哪见过,刚想细细看时醉汉头一歪“哇”一声便吐了个干净。

吴绘兰只得轻拍着杨楚翔的后背,再回头之时却再也寻不见那个所谓路人,但是她也顾不上这些,她嘱咐了家丁帮忙一起扶着醉汉,但是他极其不配合。“不要管我!我自己能够走。”

“楚翔……”吴绘兰没法子,杨楚翔本身的脾气已是倔脾气,喝醉之后更甚。

只见醉汉歪歪斜斜地扶着墙,后面跟着一票的人儿伺候着。“等你酒醒了,这账要连本带利讨回来!”吴绘兰望着醉汉的背影狠狠地说。话音刚落,那醉汉也不知见了什么突然发疯似的往前冲。

“楚翔,你要去哪!”

在拐角处有一家酒楼,杨楚翔虽已喝醉但是依旧大老远便认得人,力牧,他刻在心里的名字。

但是就在他要冲上去抓住力牧的那一刻,突然有人抓住了他,“啊呀,大哥,你怎么还在这喝酒,大嫂到处找你呢!”

杨楚翔抬头见眼前这男子他根本不认识,他想推开他却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那男子挥手在杨楚翔的脖颈处轻轻一敲,他便昏了过去。

力牧见吴绘兰在不远处便大步向前走到她的面前行了礼:“北漠使节力牧见过郡主,夜深郡主在外所谓何事?”

吴绘兰根本不将北漠人放在眼里,她摆摆手道:“我在寻人。”

待吴绘兰离了北漠人的视线,竟离在力牧耳边轻声说道:“大人,此女甚是狂妄……”

力牧举起手阻止竟离继续说下去,他冷冷地说:“留着她自然还有些别的用处。”

而吴绘兰到处寻不见杨楚翔,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这醉汉能够去哪,歪歪斜斜的以为跑不远,岂知竟跟丢了。

“郡主,人在那。”派出去找人的家丁急急忙忙地跑了回来。

随后吴绘兰便在墙根处找到了昏迷不醒的杨楚翔,她一探鼻息然后松了一口气,“将他扶回杨家坊。”

暗处有几个人悄声说道,“这样真的好?”

“我查过席家的底细,现在他在哪里算是最安全的。等到时机成熟,我们再接他回来。现在最要紧的便是防住力牧,他鬼精着,必定会想方设法地致他于死地。”

“臣等必定誓死保护……”

“别说出来,现在是非常时机,小心隔墙有耳。”

而吴绘兰扶着杨楚翔刚出了小胡同便撞见了力牧一行人,她小声地嘟喃道:“真是讨厌鬼,走哪跟哪。”

“郡主,人可寻到,我已派手下四处帮忙。”

“你这不是见着了吗,喏,人我扶着哩,不扰使节费心了。”吴绘兰不耐烦地说道,“若是没其他事,麻烦使节让个道。”

力牧低头看了一眼酒醉不醒的杨楚翔假笑道:“这人的样貌有点像是我们北漠人。”

吴绘兰早已听说了北漠人一直在寻杨家坊的麻烦,她鄙夷道:“这人是我与表哥的旧识,你别是想要回北漠交差而想诬陷好人吧。”

“岂敢,只是这人与我的旧识长得有些相像,一时感慨罢了。”

吴绘兰白了一眼力牧便带着人离开了。竟离走到力牧身边小声说道:“大人,那人必定是我们要寻的人。”

“我怎会不知。”力牧若有所思。

“可是他现在有三皇子这个靠山,而且还有一个悍妇做挡箭牌。”

“所以那个女人便是突破口,她可比三皇子好对付多了,至于那个悍妇,不足为惧。”力牧脸上露出一丝的笑容,一条计策已经在他脑海中行程,网已经撒好了,就等鱼儿上钩。

席雨馨见天色已经很晚了,但是杨楚翔依旧没有回来。席雨馨咬了咬牙,不会再外面惹事了吧,那个人冲动鲁莽,在衡曲又无亲无故的。哎,又不是小孩子,莫名其妙地生什么气。

席雨馨来回在房间里踱步,罢了,去找找他吧,若是惹了些什么麻烦她也好当场补救一番。可是她刚刚踏出房门便远远看见吴绘兰扶着心中的人儿出现了,心下一惊连忙闪躲进了房间。

“席雨馨,喂席雨馨!”不一会儿院子里便传来了吴绘兰的喊叫声。

席雨馨便佯装刚刚醒的样子到了院子,吴绘兰见到席雨馨这个样子气便不打一处来,她开口讽刺道:“席雨馨,你一点都不在意楚翔吗!”

席雨馨的心里就好像被一把尖刀刺中,她假装无所谓道:“在意和不在意与你何干,这是我们夫妻间的事,可是你每次都要来瞎搅和。”

“我来瞎搅和?”

“正是你,若不是你我们还是平平常常的过日子,若不是你他今日也不会这般田地,都是因为你!”

“你……你……”

“你什么你。我第一次见到你便十分地讨厌你……”

“席雨馨!”吴绘兰咬着牙狠狠地说道,“你以为我第一次见到你便喜欢你吗!”

席雨馨冷笑着也不回嘴,她扶起杨楚翔便往屋子里走,吴绘兰想要跟上去却被席雨馨喝道:“现在还想跟进屋了?”

吴绘兰脸色一变却也无话可说。席雨馨将杨楚翔扶到了房间,他一身酒味,衣服上还沾着一些呕吐物,席雨馨实在没法,只能忍着那味,除了杨楚翔的上衣袜子。席雨馨嘴角勾到一边,细细想来,为他擦身洗脚这是第二次。

给杨楚翔翻身擦背时她在他的背后发现了一个淡淡的巴掌印,她皱了皱眉头,惹了些什么麻烦?紧接着她更是在他的脖颈处发现了一道淤青。

她细细的给他擦了身洗过脚之后又给他换了干净的衣裳,她站在床头看了一会,真是教人不省心。他身上带着伤,应该不是北漠人弄的,若是他们应该不可能再见到人,若不是,难道是还有暗地里的敌人不成。

杨楚翔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骑着马带着席雨馨在草原上驰骋。突然间冲出了一堆的北漠兵,他们拿着长枪就要刺向席雨馨,“小心!”杨楚翔翻身想要替怀里的人挡住那一枪……

“哎呦!”杨楚翔从床上滚落下来便醒了,他挣扎地爬起来,原来是一场梦。全因这梦他睡得并不好,全身骨头好似散架的一般。说来也奇怪,平日席雨馨天还未亮就将他拖起床,今日却任由他睡够才醒。

杨楚翔穿好了衣服走出房间,席雨馨正在院子里点豆腐,她见汉子醒了便放下手中的活计擦了擦手道:“饭在锅里热着呢。”

汉子总觉得席雨馨今日有些奇怪,但是又说不出来。进了厨房打开锅发现里面都是他最爱的菜,红烧猪蹄,蛋炒蘑菇,糖醋排骨……

“鸡汤在另一个锅里热着呢,”席雨馨也跟着进了厨房,她替汉子摆好了碗筷装了米饭,“你昨夜醉得一塌糊涂,先吃些饭菜垫垫肚子。”

汉子挠了挠头,昨夜他只记得喝多了,似乎发生了很多事,但是没有一件是记得的,难不成他喝醉后同她说了些什么,试探性地问:“我昨夜……”

纨绔王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纨绔王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全新尝试,缔造未来 ——弈学园少儿围棋甲乙级联赛扬帆起航

    新闻摘要:2018年4月22日,“爱雅堂口腔杯”第一届弈学园少儿围棋甲乙级联赛揭开了他神秘的面纱,正式开赛!弈学园少儿围棋2005年在陕西西安碑林区教育局注册成立,专注素质教育12年。我校在2016年5月份入驻成都,在这将近两年的时间里得到了快速的发展,其发展的动力主要来源于弈学园大、小朋友们的信任与支持。为了回馈我们最真诚的伙伴,弈学园开始了全新尝试,打造甲乙级联赛。我们的理念是“以棋会友,团结合作;以赛代练,提升棋艺;扩展眼界,提高心性”,希望此次活动能让所有小朋友们都有更大的收获。我们本次

  • 画家孙国辉艺术作品欣赏

    艺术简介孙国辉,男,生于1966年,祖籍黑龙江。现代著名国画家,慈善家,国家珠宝一级鉴定师,一级美术师。1996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供职于广州画院。2001年离职后师从国家著名珠宝鉴定师孟宪松先生,2002年取得世界级国际珠宝鉴定师资格证。2003年加入黑龙江省美术家协会。2004年国画山水作品《我的母亲河》荣获全国美术展西北风情展优秀奖,并以十万高价被新加坡华侨美术馆收藏。2008年进修于中央美术学院,获优秀学员奖。现为黑龙江省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画院院士,深圳国画创作院顾问。部分作品

  • 掘金兜的由来

    乌镇西南有个村坊叫掘金兜,明代李乐《重修乌青镇志》中就有其名,那么这个地名是怎么来的呢?南宋末,在经历了长期的战争之后,元世祖忽必烈终于平定江南,战乱后的乌镇满目疮痍,市容萧条,周围的农村人口锐改,土地大片荒芜。某年秋天,从外地迁来一对沈姓夫妇,见此地人烟稀少,土地肥沃,便搭个草棚定居下来,他们开垦荒地,春种秋收。沈氏夫妇辛勤劳作,生活上十分节俭,闲时虔诚向佛,常去西面不远的车溪庙,与车溪庙的住持交好。这住持姓邱,从小出家,是乌镇南郊邱冈村(即今陈庄村邱港)人。这一天,沈氏与住持在庙中喝茶,住持

  • 曾国藩:读书,寻找生命的另一种可能,另一种生活方式

    曾国藩说:“人之气质,由于天生,很难改变,唯读书则可以变其气质。古之精于相法者,并言读书可以变换骨相。”锻炼与不锻炼的人,隔一天看,没有任何区别;隔一个月看,差异甚微;但是隔五年十年看,身体和精神状态上就有了巨大差别。读书也是一样的道理,读书与不读书的人,日积月累,终成天渊之别。一个人读过很多书,但是后来往往大部分都忘记了,这样的阅读究竟有没有意义?其实,当我们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吃过很多食物,现在已经记不起来吃过什么了。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们中的一部分已经长成我们的骨头和血肉。一个人认真读过的书其

  • 年少不在时,才敢怀念你

    我步入丛林,因为我希望活得有意义我希望活得深刻,汲取生命所有的精髓把非生命的一切全都击溃以免在我生命终结时,发现自己从未活过——《瓦尔登湖》梭罗忆往昔岁月/谷雨将至,这几日淅淅沥沥的小雨打破了泊心云舍的一池春水,泛起一片涟漪。站在檐下,看雨滴落在青石上,如破碎的玉珠四散飞溅。可能是阴雨天,总喜欢教人多愁善感。我想起了我的家乡,我的家乡是在滇东北的一个小乡村。在卫星地图上不过模模糊糊的一片绿,我的家就隐藏在这一片绿中。那时,每到谷雨时节,下雨天,就能看到雨水顺着青灰的檐滴落,唤醒了长在坑坑洼洼石头

  •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于千万年之中相逢

    禅山中已是花发,你可是山居雅客?看世间往事,谈谈然清风挥袖,立于青山绿水间,溪流伴木瓦,草堆,抚琴谈笑亭中语。佛童无忧无虑的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时不时会对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充满好奇,有时会睁大眼睛,寻找这世间的美好事物,使得自己不断的思考,不断的学习,孩子的世界是多姿多彩,作为身边的亲人要给他最好的祝福和成长空间,每一个到来的天使都是那么的可爱,那样充满灵性。菩萨看你这肚子,大得出奇,花纹也特别,像个男胎。这是你的福气,我的福气,上官家的福气。菩萨显灵,天主保佑,没有儿子,你一辈子都是奴;有了儿子

  • 未来社会究竟需要什么样的人才?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最近十年有哪些消失了或正在消失的职业?网友们从身边的例子说起,列举了很多已经消失或正在消失的职业:美甲的小姑娘在担心,有了美甲喷绘机,很多图案都可以自行喷涂,还可以自由搭配,她们刚刚花了很多学费学回来的美甲彩绘手艺要白学了;20年前,一栋楼除了设计人员之外,还需要有描图员把具体大样还有每个楼层的平立剖面图画出来,一栋普通的居民楼,可能需要一个团队或者十几个人才能画出完整的套图。而现在,一个对施工图熟练的绘图员,用CAD一个下午就可以把当时整栋楼的平面图画出来了,而且也更准确和便

  • 历代分析 解读青花纹饰绘画

    青花瓷器的纹饰和绘画风格是一部浓缩的中国绘画史,并且具有鲜明的时代风干肉,研究青花瓷器上的纹饰题材和绘画技法是一个专门学科,如果可以熟练掌握其中的发展演变规律对于辨识青花瓷的真伪,以及衡量价值的高低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因此今天笔者就为大家认识一下如何从纹饰和绘画来判断青花瓷。唐代青花:唐代青花瓷器的主要纹饰为三种类型:花草流云纹:有宝相花、团花、莲花、芍药、三角形花叶、如意形卷云纹,这类纹饰取材于唐代的金银器、铜器和丝织品。动物昆虫图案:蝴蝶、蜜蜂、鱼纹图案在唐代长沙窑釉下彩瓷器中比较常见。几何

  • 瓷砖上的胶要怎么去除?喔喔哒教你小妙招

    瓷砖上的胶怎么去除之方法大全1.把我们平常用的擦脸油涂上去抹匀,稍候用指甲把能抠掉的部分先抠掉,剩下的拿湿毛巾擦掉。2.用电吹风吹沾有胶的部位,把胶烤热就能很轻易地弄下来了。3.将风油精涂擦在胶痕位置,过一会儿胶痕一擦即掉,不妨试试看。4.用酒精+橡皮擦也可以,虽然这种方法比较累,但是效果不错。5.可以拿一块沾满醋的抹布,来覆盖住整个胶痕的地方,等到胶的黏渍完全湿透之后,就可以用尺轻松剔除了。6.如果可以的话,先用水泡一下,然后涂一点洗洁精,再用旧牙刷刷看看效果。7.用布沾点酒梢或二锅头擦拭也会

  • 中国古建筑:一颗耀眼的“东方明珠”

    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当然建筑就是一种很重要的载体,今天带大家看看。塞上长城,像是威武的将军▼如此的高楼估计是以前的东方明珠▼对称的门口,门上还有仙鹤画真美▼中国桥也很有特色▼如龙一般盘旋上升,这样子的建筑十分独特▼冰冻之后,更加有特色▼苏式园林奇秀,中国风真美!▼这房子怎么建在船上了▼古代在迎接天子的画面▼江南水乡美如画▼居然有房子长在了山上▼中国最大的佛像,让大家觉得虔诚▼传说中的龙门,真的有鲤鱼过这里吗?▼佛门若得见佛,当愿众生▼配上灯光的古建筑,别具特色▼真想去上面,体验一下风光▼依山傍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