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萌妃得人心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1 20:11:1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萌妃得人心
第3章答应你

洛雯珊把脉的结果落了个脸红,因为上官宏语的身子有问题,而且还不是小问题。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最为关键的是,这个问题,她根本就治不了。

上官宏语也发现了洛雯珊的不对劲,难不成他真的得病了吗?不对呀,最近吴华可是说他的身子非常的康健。

“洛医女,难不成朕的身体有恙,然而又正是让你难办的?”上官宏语对此还是十分在意的,在意她的为难。因为这种表情在洛雯珊的脸色几乎没有见过。

上官宏语的问题,让洛雯珊的脸更红了,她再冷漠,强大,可也是一个未婚女性,这件事还真的不好开口。但是她是一个医生,必须要望闻问切,现在要问了。“皇上多久没有找妃嫔侍寝呢?”

洛雯珊有这样的疑问和震惊是因为上官宏语的历史,他是一个习惯吃肉并且有很多鲜美的肉摆在皇宫,他难不成真的一口都没有吃过吗?

原来是要说这个,上官宏语突然笑出声了,这时候看见小丫头的脸红了,不免笑得更大声。好好孕他这一笑,让洛雯珊更无法下台,这男人一直以来就有很多面,根本无法看清。

“皇上,请您正式问题好吗?否则臣无法为您开出合适的方子,如果真的是有问题,得尽早医治,否则这可是关系到皇家子嗣的问题。”洛雯珊根本不认为上官宏语会如此地在皇宫里做一个清心寡欲的和尚,那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的身体有问题。虽然在男科方面她不是专家,但估计比这里的太医还要好一些。

上官宏语彻底郁闷了,原来搞了半天,这丫头是怀疑他那方面有问题,真是该死。难道她不知道,这一切都是由她引起的吗?绝对的身心干净,他是做不到了,但是能保证日后,但是某人现在却不领情,真是让人无比的气愤。

“其实洛医女可以亲身为朕检查一下,看朕到底是行还是不行,就不知道你可有这个胆子呢?”上官宏语很生气,那种不被理解的痛,本来希望她能够早一点进宫,虽然只能以贵妃之位对待她,但是他也说过,只宠她一个人。萌妃得人心小说txt全文阅读但依旧被拒绝,即便这种情况下,他依旧以朝务繁忙,而没进后宫。

洛雯珊看着他炙热而且充满着古欠望的眼神,惊吓到往后退了一步,却不小心倒在了地上,上官宏语连忙拉起她,却被她推开,这一推一拉之后,变成了上官宏语压在了洛雯珊的身上,洛雯珊倒在了地上。

吸入鼻腔的依旧是她身上那淡淡的药香,即便闻一下,也让人感觉到清新,非常的舒适。上官宏语的呼吸都快将洛雯珊的脸点燃,这种近距离的接触,似乎是第二次。

“你起来,好不好?”洛

上官宏语看着洛雯珊那皮肤都开始变成玫瑰红,额头,便见鼻尖全部冒出细细的汗珠,周围的空气都开始升温。即便没有任何有异常的香味,此刻的他也是心血澎湃。

“你不是说朕有病吗?朕起不来了。萌妃得人心小说txt全文阅读”不得不说此刻的上官宏语非常的无赖。

洛雯珊从一开始的羞涩转到愤怒中来,腰间的手术刀一直是她的法宝,可惜伸到腰间的手,被上官宏语先一步发现,两只手都被他固定起来。膝盖攻击,也被制服,可以说,洛雯珊骄傲的武功在上官宏语这里彻底失败,师父一定在骗她,否则她怎么会连这个无奈也制约不住。

某个岛上某个不知年纪的美丽红菲女人,如果知道洛雯珊心中所想,绝对会直接飞过来,掐死这个不争气的徒弟。

“洛医女,朕还有病吗?”上官宏语看着她那愤怒的眼神,心中突然畅快了,如果不是她如此的猜测,说不定此刻这豆腐可是一点也吃不到洛雯珊看着嚣张的某人,几乎不加思考地张嘴咬在了他的肩膀之上,谁让现在她唯一能够发出攻击的就只有嘴。她使劲使劲咬,将委屈全部都发泄出来。上官宏语感觉肩上剧痛传来,但是动都没有动,既然她想咬,那就咬好了,他不在乎。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空气中很快传来一股血腥味,洛雯珊的口腔也弥漫着,这才张开嘴,“让开!”血的味道让她的大脑感觉一丝兴奋,但是必须要吐出来。然而上官宏语看到她嘴角上的血迹,反而笑得很开怀,低着头就吻上了那躲闪的嘴唇。

江山美人他都必须得到,现在就是这个小女人,也要掌握在手中,她别想逃离皇宫,别想逃离他,更别想嫁给其他的男人。

可恶,可恶,洛雯珊却怎么也推不开身上的男人,他给她无形的压力,只能紧闭嘴唇,守住阵地。

感觉到洛雯珊的抵抗,上官宏语也不着急,毕竟时间还早,一下子给她吓跑了,说不定她会抛下一切。

慢悠悠地从洛雯珊身上爬起来,但很快一把手术刀飞过来,上官宏语赶紧躲闪。

“洛医女,赶快起来吧!地上比较凉,难不成还要朕扶你起来吗?朕可是非常愿意帮助别人的。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上官宏语伸出一只手,递到洛雯珊的面前,被大力的拍开,也不恼火,继续递出去,继续被拍飞。

如此动作进行了十遍,洛雯珊往后退了一点,然后迅速起来,冷眼看着上官宏语,“臣看皇上精神还有毛病。另外阴阳不合,皇上您还是要尽早治疗的。”

“哦,是吗?那如果不治会怎么样?”上官宏语被阴阳不合这四个字倒也惊到了,因为这话是从洛雯珊嘴中说出来的。不过很快就淡定了,他都憋三年了,阴阳不合自然是有的。

洛雯珊有些不自然地咳嗽两声,“不治疗也不算死人,只是会肝火旺盛,另外皇上应该心里纯净些,如果能和那些出家的和尚一样,就算憋个十年也是没有问题的。治疗方法,皇上如此聪明也应该知道,臣告退!”

洛雯珊有些急迫地想要离开这里,可是胳膊被上官宏语抓在手中,看着他那深不见底的眼神,她的心也跟着沉下去。

“难道你真的想让我宠幸别的女人吗?这是你洛雯珊的心里话吗?”上官宏语逼着她,如果她真的能够做到这一点,为何当初要离开?而且刚刚的她,还有以前的她,明明都已经对他动情,为何还要一味的抵挡,他真的不明白。

洛雯珊略微痛苦地闭上眼睛,她好想说,我不想,不想,但是说出口的话,却变成了,“皇上后宫所有的女人,都是您的责任,宠幸不仅仅是在治疗您一个,也是治疗其他人。所以臣作为医女自然是希望皇上宠幸别人的。”

话还没有说完,胳膊就被上官宏语扔出去,险些站不住,退了几步才勉强站稳了,再看上官宏语脸上已经是完全陌生的样子。浑身上下都是帝王的气息,让人不敢靠近,只能远远地看着。

“既然是洛医女的吩咐,朕自然不会让你失望!”上官宏语背过身去,整个养心殿的温度都下降了好多。洛雯珊感觉到身上有些冷,告退就出去了。

一路上步伐非常的凌乱,她都不知道究竟干了什么?从何时起,他们之间的谈话,总是充满着火药味,总是让彼此都很受伤。他的心痛她看在眼中,同样也疼在心里。

回到屋里,如月赶紧扶住洛雯珊,看这样子,就知道今日小姐和皇上之间又闹腾起来了。这两个人同样骄傲和倔强。

“如月,什么也别问,我睡一会!”洛雯珊看着如月的样子,就知道她很担忧,但是她什么也不想说。这段感情让她很累很累,师父对她这段感情的评价真的对,这就是情劫,是一场劫难。

洛雯珊躺到床上,还感觉好冷好冷,也许是因为心中太冷,盖最多的被子都没有用。回想着他最后的脸色,她好想告诉他,不是这样的,不是!可是她说不出来,她不可能成为他的妃子,这一点绝对不可以。她不要那种残缺的爱,残缺的身体,那是对爱情的一种亵渎。

而洛雯珊走后,上官宏语将案桌上所有的奏折全部扫到了地上,拳头只能砸着墙,什么也不能干。他究竟要拿那个女人怎么办?

这个时候皇后严诗楹端着一碗人参鸡汤,在养心殿外求见。却被上官宏语呵斥的连手中的鸡汤都撒在了地上,狼狈离开。但是眼中露出一种阴毒,皇上从未如此对待过她,这个情况她一定会查清楚。

而上官宏语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他只是不想让任何人进来,最少这里还有着刚刚她的气息。爱情也让一个男人变得如此卑微,他得到天下都很容易,却得不到一个女人的心,即便他付出了这么多,她还是一味的抗拒。

第4章许下承诺

让整个皇宫无数人兴奋的消息传了出来,皇上终于不忙了,昨夜居然宠幸了三个妃嫔,虽然有些不合祖制,但是没有人去阻拦。比较皇嗣很重要,这么长时间,皇上都没有入后宫宠幸皇后之外的人,让那些女人个个都有些个憔悴。

严诗楹看着那被皇上滋润的三个女人脸上的笑容,恨不得挠破她们的脸,都是贱人。但是她现在是皇后,还必须得奖赏,即便笑得有些扭曲,还得笑。赏赐了那几个女人,还得装模作样地吩咐其他人要学习,好好地伺候皇上。

她绝对不能够说出,皇上去了景仁宫两次都是和衣而睡,根本就没有碰她这个皇后。严诗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生下一个皇子,巩固地位,再让皇上册封为太子,这样严氏一门和她的地位就是无人能够撼动。可是现在皇上根本不碰她,让她怎么去实现这样的宏伟目标。

“皇后娘娘,您不要着急,要知道今天并非初一也非十五,这才一日而已。以前在王府,皇上可一直都在您房间过夜。现在情况不一样,所以娘娘您必须要为皇上管理起后宫,这样皇上才能更信任您,您可是皇上的发妻,后宫之主。”张嬷嬷看皇后从那些人走后,就开始砸东西,无人敢进来,不由叹气,现在情况可不同王府。

张嬷嬷是皇后严诗楹的奶妈,所以深得她的信任,说话的分量也是其他人不能比的。这严诗楹通过张嬷嬷一分析,立刻也就停下了疯狂的动作。

“奶妈,你为本宫查的事情有结果了吗?”严诗楹冷静下来,又是那个宽容大度雍容尔雅的皇后娘娘了。在这个后宫中,她必须要牢牢掌控皇上,掌控所有人。太上皇和太后早就不管这后宫之事,现在可是个掌权的最佳时机。如果等那些个贱人翅膀硬了,肯定要分权。

“查清楚了,皇上生气是因为洛医女请平安脉,估计这和皇上夜御三女也有关系。所以娘娘,您千万要慎重。再等五日便是十五了,皇上刚刚登基,前朝的官员都需要安抚,宠幸那些人是必须要做的。但我们要做的是绝对不能让她们在您之前生下皇子,昨夜的奴婢都处置过了,娘娘尽可以放心。”张嬷嬷一边为皇后拍着后背,一边阴沉地说道。能成为皇后身边最重视的人,可不仅仅因为她奶过皇后一场,还有她的智慧。

严诗楹点点头,还是奶妈最让她省心,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为她考虑到位。那个洛雯珊,没想到居然死灰复燃了。勾搭那个前太子,被曹灵珊整废掉了腿,没想到现在居然又开始勾引皇上。这一次绝对不能够让她猖狂太长时间,必须要尽快除掉她。

不过麻烦的是,洛雯珊是医女,下毒是不可能的了。“张嬷嬷,告诉父亲,给本宫准备几个武功高的侍女进宫。那个洛雯珊不能留,皇上对她的感觉不一般,她比这后宫所有女人加起来还要可怕。”女人的直觉告诉严诗楹,在皇上的心中,洛雯珊的位置是最重要的。所以不得不防,不得不除掉。

张嬷嬷点点头,现在的小姐终于长大了,假以时日绝对没有人是小姐的对手。至于那个医女既然是麻烦,那就得赶紧除掉。

在床上躺着不愿意起来的洛雯珊,早上的平安脉都没有给上官宏语请,一直冷得啰嗦。但绝对不是发烧,身为医生的她也诊断不出来自个的病症。

特别是有人故意将上官宏语夜御三女的消息传过来之后,她就更冷了。他以这种方式在报复,在斥责。

“小姐,您这样下去不行,我去请个太医来!”如月看着小姐一直哆嗦,她必须要保护。

“如月,别去!我没事的,你忘记我就是很厉害的医女吗?”这个时候洛雯珊还想开个玩笑,但是结果却是更冷场。

“小姐,您究竟怎么呢?如果您继续这样,我去禀告皇上了。”如月真的拿自家小姐没办法,她一直以来都习惯于将所有的伤痛扛肩上,却不让别人分担一点点。

提到那个人,洛雯珊反应更激烈,就这样赤脚站在了地上,拉住如月,“不准去!”

如月赶紧将洛雯珊再次扶上床,盖好被子,“好,我不去!我去给你熬些姜汤,等会驱驱寒,这总可以吧!你要是一点也不让我做,这可不行!”

洛雯珊点点头,喝点姜汤也好希望能带走心中的寒气。可是她不知道的是如月是去熬姜汤,不过也去找上官宏语了,在她的心中小姐比爷要重要。

上官宏语刚下早朝,在御书房里面自个也生着闷气,昨日的一切他还是没办法散去。而且今早洛雯珊没有过来请平安脉,这摆明着和他对着来。是,昨夜他是荒唐,可是这里面真相她能知道吗?她想知道吗?

上官宏语扶着额头,刘公公小心翼翼地上茶,“皇上,如月姑娘来了!”如月并不是宫女,只伺候洛雯珊一人,再加上以前的身份,刘公公可不敢随意揣测圣意,一切还是谨慎点比较好。

如月来了,上官宏语眉毛一挑,难道是洛雯珊让她来的,赶紧示意刘公公将她带进来。只要是洛雯珊让她来下个台阶,那么这一页就算翻过去了。

“皇上,如月给您请安了!”如月看了下伺候的奴才们,上官宏语挥挥手让这些人都走了。包括刘公公。

上官宏语看着如月,示意她继续说下去,但是如月却是一种埋怨的眼神,让他非常的误解。

“皇上,您到底怎么欺负小姐了,昨天回来就生病了,到现在也没有起床。您虽然勇猛,夜御三女,但这消息真的没有必要特意传过来。虽然曾经的爷现在的皇上,如月依旧是小脚色,但是为了小姐,我必须要来。”如月有埋怨,埋怨上官宏语以前还为小姐做出那么多的事情,而现在真心没有看到一样。

上官宏语听到洛雯珊生病也是一惊,她本来不就会医术吗?为什么生病却不治疗,难道也是故意抵抗的。

“如月,爷还是爷,只是某个人一直不想做主母,是她逼着我宠幸其他女人的。”上官宏语真心的冤枉,而且事实还不是这个样子的。但是没有必要再说了,即便说了她还是一点都不在意。

如月也诧异了,皇上的痛苦看起来不比小姐少半分,小姐究竟在纠结什么,难不成真的要皇上弃天下,和她一起云游四海吗?这可能吗?

“皇上,我得快点回去了。小姐不让我找任何人,这病还得有人照顾,小姐真的很在乎您。否则她昨天回去不可能那样的失落。更不可能生病一直发抖的。”如月告辞,她虽然年长洛雯珊好几岁,可是始终想不透小姐的心,看着小姐与皇上如此的纠结难过,她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如月走后,上官宏语也沉默了,洛雯珊真的是因为他生病的吗?她喜欢他,这件事他知道。但是现在的局面,他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从一开始上官宏语就不容易猜透洛雯珊的心,现在也是一样的无力,她究竟想要什么?既然他们都相爱,为何还要如此苦苦折磨彼此。

如月回来后,洛雯珊的病情更加严重了,因为她已经陷入昏迷状态了。急得她出门找太医,看见皇上来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上官宏语一听洛雯珊昏迷,更是下令让太医院所有人都过来了。可是检查的结果,都很正常。但是洛雯珊就是不醒,这种情况让上官宏语愤怒下,杀了两个太医。

一直两天,上官宏语哪里都没去,就呆在洛雯珊这小小的地方,这一举动可是让刘公公急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在皇上的首肯下,对外谎称,皇上生病,在养心殿谁也不见。整个太医院的也不敢透露半分,否则那就是人头落地的事情。

洛雯珊昏昏沉沉地醒过来一次,但很快再次昏过去。如月只得按照太医说的,制作了一些流食。让皇上喂着小姐吃下去,她在一边也只是干着急,什么也做不了。

第三日洛雯珊终于恍惚中醒来,看着床前趴着的上官宏语,伸出手摸了摸他那满是胡茬的脸。

“珊儿,你醒过来了!”上官宏语的声音有些沙哑,这几日洛雯珊还进了一些流食,他可是滴水未进,一直守护在她的身边。

洛雯珊看着上官宏语的憔悴,再想想发生的事情。她觉得真的不值得,既然挣脱不了命运的安排,那就顺从命运,看最后会落得一个什么样的结局。

“上官宏语你是真的爱我吗?”洛雯珊还有些虚弱,但是眼神非常的坚定,她决定的事情一件也不会后悔。

上官宏语先是一愣,然后抓起她的手,“珊儿,走进我心中的人只有你一个,你给我一些时间。这后宫肯定就能解决了,到时候这皇宫就只有是我的女人,这样好不好?你等我半年,就半年时间行不行?”

有些急切,有些害怕,更有着期待,上官宏语不敢奢求太多,但是他必须要和洛雯珊在一起,不要其他人。

第5章有结果吗

洛雯珊脸上苍白中带着一丝红晕,“我相信你说的,既然这样,那么我答应你,但是这期间,我只做医女。我们之间就这样慢慢发展,你必须要对我尊重,不可以再动手动脚!”一场病,让洛雯珊对两个人的关系有了新的认知,既然是她的劫,肯定躲也躲不过去。

上官宏语将握住的玉手赶紧放开,脸上尽是不自然,但是仔细一看就会发现,那是羞涩。“好,日后我绝对尊重你。那晚上,我不是——”话还没有说完,上官宏语的嘴就被洛雯珊给捂住了。那掌心的柔软,让上官宏语忍不住亲了一下,这动嘴应该没事吧!

这一丝的侥幸成功了,洛雯珊看着他那祈求的眼神,舍不得责备太多。他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是这世界上鲜少有男人能做到的。更何况现在他的身份是帝王,帝王独宠一人,那就必须要做到前朝的绝对安定,对国家的绝对掌控。然而这一切真的容易做到吗?洛雯珊不知道,上官宏语也不知道,他们只能顺其发展。

“那晚上的事情,不用再说了,这半年内你都是自由的。前朝后宫那样难,而且你必须要有子嗣,这点上我是想得开的。”洛雯珊虽然心痛,但是这个必须要支持,现在的上官宏语急需要的就是子嗣,才能稳定他的江山。

上官宏语点点头,既然这一切在洛雯珊的首肯下,他会挑选那些个适合的女子,秘密怀孕,这样就不会让前朝跟着后宫一起乱。

“珊儿,我知道让你受委屈了,日后有什么就和我说,好吗?千万千万不要离开我,否则我会疯的。这世界上,只有你对我最重要。”上官宏语无法再接受一次洛雯珊离开的事实,那一次已经是人生最痛了。

洛雯珊主动地抱住了他,这个男人有时候脆弱地像个孩子。很快就被反抱了,而且是紧紧的,居然是洛雯珊的主动。上官宏语自然不会错过这机会,但是他心中是非常清明的。

“只要你说到做到,我就不会离开你的。”她的心不是非常强大,只能容忍这些,时间长了。她自个也会受不了的,再加上她的身体暂时还是不能受孕,这日后总不能让他断子绝孙。所以洛雯珊的让步,在一定程度上是自私的。

上官宏语又说了很多有趣的见闻,而洛雯珊也难得地多笑了几次,有时候那层隔着的窗户纸捅破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就会突飞猛进。

“你该回去了,明早我会给你请平安脉。早点回去,那么多事情等着你处理。”洛雯珊已经是第三次开口催促上官宏语离开了,这宫中没有不透风的墙,想想那些个女人,还有那个皇后严诗楹,洛雯珊就烦躁。她不想要那么多的麻烦,但偏偏自个爱的男人,是和她们一起的。

有些委屈地看着洛雯珊,看来她还是不够爱他,上官宏语在洛雯珊责备的眼神下,还是乖乖站起来离开了。当然是非正常的离开,否则刘公公步的局,就浪费了。

而如月看着皇上的表情发生变化,就知道这两个人和好了。这可就谢天谢地,否则她都能跟着累死。小姐和皇上之间,要是能一直如此顺利就好了,找个机会,皇上休掉那个严诗楹,到时候小姐成了皇后,那就是最好的结局。

洛雯珊看着上官宏语离开的方向,再次沉默了,顺从命运的安排。这段感情就真的能够圆满吗?她真的不知道,但是最少现在迈出了第一步,尝试一下,即便到时候被伤得体无完肤,那也算是轰轰烈烈地爱过一场。

刘公公本以为这一次的安排是天衣无缝,但是有些人的渗透能力还是不错的。不过传到了皇后的耳朵里就变成了皇上是因为洛医女生病的。这让严诗楹更加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但是目前还需要等,等三天后皇上来中宫的时候再试探。

但是严诗楹有意无意地将这个消息拆开发出去了,总之不到两天,大家都知道皇上准备要让洛尚书的女儿,现在的洛医女做贵妃。虽然是皇后的猜测,但是不得不说在一定程度上她还猜对了一些,只可惜洛雯珊拒绝了而已。

洛雯珊这两天给上官宏语请平安脉都被他留在御书房里面,因为那里特意为她准备了不少古典医书。洛雯珊一看就上瘾,偏偏上官宏语很可恶,不让她带回去研究。

上官宏语看着洛雯珊在那里研究着医书,那认真的样子,让他看着就觉得有一股幸福的滋味。即便两个人都不说话,各做各的事情,但这种氛围让上官宏语的心非常的宁静。

不时地两个人还对视一笑,洛雯珊的笑容比平时要多很多,似乎再也不压抑内心的感觉。但是每次洛雯珊只多留一个时辰,也绝对不和上官宏语一起用午膳。毕竟她现在的身份是医女,而非他的妻。

“皇上,臣可就告退了!”这话说得也没有往日的冷漠,反而加了一份俏皮。洛雯珊看着上官宏语惊到的样子,就非常的满意。

“真是个调皮鬼,以前怎么没发现?留下来陪我一起吃饭吧!”上官宏语放下奏折,每天总觉得相处在一起的时间太短了。而洛雯珊每次都坚持,他最后都是失败而告终。

这次洛雯珊依旧拒绝,直接走了。用餐肯定就会被外面那些人知道,到时候传得就更加+

看着洛雯珊的背影,上官宏语的脸色才沉下来,因为今日早朝,就有臣子追问,是否要纳洛尚书家的洛医女为贵妃。如果不是洛尚书力证这件事子虚乌有,那么早朝上还有得闹腾。这消息究竟是何人放出去的,必须要查。

这两日他宠幸了两个与前朝无瓜葛的才人,而且让暗夜的人控制起来,其他人根本不知道。而皇后为首的人,知道他宠幸了几位前朝重臣的女儿,齐妃,古妃以及安嫔。特别是古妃的风头比较大,因为上官宏语赏赐的东西最为珍贵。

“娘娘,您说皇后故意放出消息,说皇上会让那个医女做贵妃,会是真的吗?”柳儿小心翼翼地位古妃梳着飞天髻,上面插着两只金孔雀步摇,再簪了一朵粉色的牡丹花。

古妃看着镜子里精致面容,细腻的皮肤,那一颦一笑都尽显美人姿态的自个。只有那些个蠢女人才会上当,而她绝对不会。不过皇上确实对那个医女挺特别的,如果借她们的手除掉,这倒也是一件美事。

“你们都给本宫规矩些,这些日子可不要被人抓了把柄。和寻常一样,那些个事情,不用去理会。”古妃陪着皇上已经有两年多,以前籍籍无名,而这次是借助了父亲的功劳才被封妃,绝对不可以给家族带来灾难。

柳儿点点头,自家小姐一直就是最聪明的,即便以前在王府是贵妾,也没有任何的错处给别人拿捏。一直以来不是最出风头,也不是任人欺负的软蛋。

不是所有人都能有古妃这样的淡定,譬如急切要表现的严美人,如同张美人一样,年纪小,一味地以为只要讨好皇后,就能在宫中有一席之地,甚至会飞黄腾达,从而富贵不断。

所以洛雯珊的住处出现了严美人,这个时间皇上在上早朝,即便她的房间在养心殿的偏处。

“你们居然敢对严美人不敬,小心拉出去打板子。”严美人的贴身宫女指着洛雯珊和如月大呼小叫的。然而只换来了他们的继续忽视,这然严美人的小脸更黑了。

“你们几个,将这两个人拉出来,打五十板子!”严美人的眼睛中闪出狠毒,这件事只要处理好了,皇后一定不会亏待她的,而皇上一直都不管后宫的事情。

一个美人所有的奴才加在一起也就十二个,这一次带来了八个,除了一个扶住她,其他的两个太监外加五个宫女全部朝着洛雯珊和如月走过去。

严美人得意地看着她们,仿佛已经看见美好的明天,仿佛这两个人已经匍匐在她的脚底下。但是情况很快让她意识到这一切只是幻想。

如月一招就搞定了这围过来的七个人,而且给爷面子,没让养心殿见血,让这些个奴才痛得要死,却不见半滴血。

“你们几个死奴才,一点事情都没有,还不赶紧起来,否则本宫可就要你们的小命!”严美人紧急之下根本就忘记了,她还压根不是一宫主位,但是看着她的人倒在地上,呻吟半天,却看不见一点伤,就以为这些个奴才在忽悠她。

倒地的七个人连话也说不出来了,还看着自家主子怒气冲天,心中都不好受。但这仅仅是开始,严美人看她的话,根本半点作用都没有。走过来,使劲拿着踢着这七个人,却依旧没用。

“你们,你们居然如此大胆,敢打伤本宫的人。”此刻即便她是猪,也知道自己的人都受了伤,但是这伤看不见,更让她敢到这洛医女的恐怖。严美人心中有些害怕,但还是站稳了,她就不信斗不过一个小小的医女。

“打你的人怎么呢?说不定等会本姑娘不高兴,连你一起打!”如月挥挥拳头,吓得严美人又后退了几步。

萌妃得人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萌妃得人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良心产品推荐】罗平小黄姜特级姜膏(诚信担保人:壹通堂古方养生馆 彭俊鹏)

    罗平小黄姜特级姜膏50克/瓶(壹通堂古方养生馆彭俊鹏)对擦伤、烫伤、烧伤破皮、伤口溃烂有很好的修复效果;对手背膝盖、脚底、腰背部、耳朵原始点等有事办功倍的效果学习中国传统文化的心得体会我接触传统文化是听陈大惠老师讲的趋吉避凶---重新认识传统文化,他让我从新认识到了道德,认识了人生规律,陈老师讲到道是什么?其实很简单,道就是自然万物运行的规律,天地万物运行的规律,这个叫道,比如说早上太阳在东边升起,晚上一定落下;这是永远不变的自然规律,这个就叫道。现在我们人变得很浮躁,变得很功利,我们已经失去了

  • 冼玉清:古礼与西礼之比较

    余之言礼,非谓拜跪升降揖让之仪式也。“礼义之始,在於正容体,齐颜色,顺辞令。”故徐干《法象篇》曰:“法象者莫先夫正容貌立危仪。诗云:敬慎威仪,惟民之则。若夫惰其威仪,恍其瞻视,忽其辞令,而望民之则我,未之有也。……君子无戏謔之言,言必有防;无戏謔之行,行必有检。………能尽敬以从礼者谓之成人。故周旋中规,折旋中矩。视不离於祮襘之间,言不越乎表著之位。声气可范,精神可爱,俯仰可宗,揖让可贵,故为万夫之望也。”近日青年,每多忽视礼节,或谬认自由,或自詡西化。不知自由云者,以尊重一己不侵犯他人为自由。而

  • 河南平顶山率先实现村居法律顾问全覆盖

    “以前老觉得律师离我们很远,现在村里有了法律顾问,遇到心里拿不准的事群众都愿意听听法律顾问的意见。”河南省平顶山市鲁山县赵村乡三道庵村党支部书记武学新说。地处深山的三道庵村刚刚在村法律顾问李士鹏的帮助下解决了荒山承包和土地确权的问题,避免了一场群体性纠纷。打通法律服务“最后一公里”2017年9月4日,司法部公布了《关于推进公共法律服务平台建设的意见》,其中有一项要求是到2018年年底前在全国范围内基本实现村(居)法律顾问全覆盖,平顶山市已经提前一年多完成了这个目标。2017年3月份,在充分调研和

  • “担保帮扶”助贫困户住上新房

    农村危房改造是实现脱贫攻坚“两不愁、三保障”五大脱贫目标的重要指标之一,各级政府也给予了相当力度的政策支持和资金帮扶,但在实际操作中缺少启动资金成为危房改造的最大制约。西安曲江新区在脱贫攻坚实践中首创危房改造新模式,成功破解了贫困户危房改造这一症结难题,受到贫困户的欢迎。2017年冬日里的一天,西安市周至县焦镇村12组,惠文革家终于搬进了新房,而就在几个月前,这一家人还在危房里发愁。惠文革家原先因为住房属于危房,经过自愿申请和村双委会的入户核实、民主评议及公示后被纳入贫困系统,可以享受国家的危房

  • 弘扬坚定理想百折不挠的奋斗精神

    本报北京1月18日电(记者靳昊)中国博物馆协会纪念馆专业委员会、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联合举办的“全国抗战类纪念馆弘扬抗战精神座谈会”18日在京召开,来自全国24个省市的27家抗战类纪念馆馆长及相关负责人参加座谈会,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党史研究室、军事科学院相关专家学者参加会议。为更好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领会践行“红船精神”,充分发挥抗战类纪念馆平台优势,与会代表围绕“对抗战精神内涵的理解与认识”“如何理解抗战精神与红船精神的关系”“如何发挥抗战类纪念馆优势,弘扬传承抗战精神”等相关主题展开

  • 科技离百姓还有多远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保障和改善民生要抓住人民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既尽力而为,又量力而行,一件事情接着一件事情办,一年接着一年干。现阶段,科技创新是社会发展的重要动力源,如何让科技为民生服务?徐州泉山区给出了答案。近年来,泉山区采用“科技+民生”的模式,全面打通创新企业与百姓生活之间的通道,为民生插上科技“翅膀”,让老百姓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小温度”提升“大温度”近日,江苏徐州迎来零下十二摄氏度的罕见低温雨雪天气,但当记者走进位于泉山区民健园小区居民刘兆胜老人的家中时,顿感暖意融融

  • 青岛胶州:“菜价险”使菜农收入有保障

    本报青岛1月18日电(记者刘艳杰)“今年冬天大白菜价格比去年低,但我入了保险,每亩能拿到七八百元的保险赔付款,登记后不用一周就能拿到赔偿金。”近日,记者在山东青岛胶州市胶莱镇采访时,菜农张立卓讲了这么一件新鲜事——自从有了“菜价险”,他再也不用为大白菜忽高忽低的价格犯愁了。“种白菜时买份保险,只要菜价没达到过去三年的平均价格,就会触发保险机制,菜农就能拿到理赔金。”青岛胶州市金融办主任刘忠伟对记者说,胶州市推出的“大白菜价格指数保险”每亩保费200元、保额2500元,由政府财政补贴80%,农民缴

  • 武汉传统戏曲纳入大学选修课

    近年来,武汉理工大学与湖北省京剧院等机构合作,开设了《戏剧鉴赏》《戏曲鉴赏》《京剧艺术欣赏》等选修课,聘请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指导学生实践体验京剧、黄梅戏、汉剧3个剧种。这些课程深受学生喜爱,每年选修相关课程的学生达8000多人次。1月18日,湖北省京剧院艺术家李兰萍(中)为大学生指导京剧身段和唱腔。新华社记者肖艺九摄

  • 八大关的万国建筑

    天空之眼瞰青岛郭绪雷/摄八大关是青岛地标式的区域。八大关最吸引眼球的当属建筑。梁思成称其为“青岛最美的地区”,指的就是这里独具特色的建筑。八大关是“万国建筑博览会”,曾被《中国国家地理》杂志评选为中国最美的五大城区之一,还被评为首届“中国十大历史街区”。许多人以为旧中国的八大关像上海、天津的租界,归属列强管理。理由是八大关的建筑都是“洋房”“别墅”。这实际是极大的误会。八大关始终是中国人的地方。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末期,青岛吸引了一大批外国资本和民族资本涌入。他们需要环境、式样、条件皆为上乘的高端住

  • 苏作天工看吴中

    《梁祝》组雕苏州吴中核雕工艺家陆小琴作《梁祝》(组雕)苏州吴中核雕工艺家陆小琴作《梁祝》(组雕)苏州吴中核雕工艺家陆小琴作《核舟记》苏州吴中核雕工艺家陆小琴作吴中区位于苏州古城南部,濒临太湖。公元前221年,秦始皇设置吴县,地名中的“吴”字一直沿用至今,博大精深的吴文化发端于此。苏州与吴中素有“山水苏州、人文吴中”之雅称。说起苏作的缘起,当自宋代始,尤其是宋高宗南渡后,大批官宦文人涌向江浙,临安(今杭州)大兴土木,建宫室、造器物,不仅吸引了全国各地的工匠群体,也刺激和带动了相距不远的苏州建筑工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