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死亡快递员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1 20:38:3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死亡快递员

诈尸

门卫室的窗台上,当手表指针还停在9点59分的时候,门卫室上方的放工广播便已经响了起来。好好孕

林萧与刚回到门卫室的看门人两两对视了一眼,彼此都有些不满,要知道,林萧已经在这里等了将近两个钟头,却是连他今天的第一份快递都还没有送出去。

就在这时,门卫室内的对讲机却突然传出“嗞嗞——嗞”的杂音,那种声音在这荒芜的地方十分的刺耳,一下就引起了林萧的注意。

看门人擦了擦手,看他的表情,似乎是跟那个对讲机没有一点关系的样子。

“说了让你让开点,这个出口车道太窄,出过很多次事故的。”看门人害怕林萧不相信,还特意指了指已经变形的施工防护墙。上面有很明显的撞痕,防护墙凹陷进去了一大块,导致旁边出现了一个缝隙,缝隙有一人的距离,此时已用防护网简单地固定住了。

“嗞嗞——嗞嗞嗞——门——”对讲机的声音继续传来,让看门人不得不把注意力投了过去。小说死亡快递员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看门人取下对讲机,对讲机内传出人的呐喊声,只是声音根本不完整,听着就让人觉得头皮发麻。

看门人一愣,大概也是被这一现象给吓住了,但随即他就恢复了原有的表情。

“嗞——门——室快点报警,锅炉房——嗞——人了,电厂供电系统也坏了,我们联系不到外面,现在正在找人修电,赶紧报警——嗞嗞——啊!”

看门人没有听完整里面的话,只是看了看工厂大门,工厂大门十分的高,为了节省空间,设计的是推拉式的,而为了节省人手,工厂的门从来都是用电带动。

难怪今天没人出来,原来是停电了。

这是看门人入厂的第一次停电。他有些纳闷,对方在说什么他没有听清,难道是说让他去开门?他准备继续提问。林萧却感觉到那“嗞——”的一声说的应该是个“死”字。小说死亡快递员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看门人长时间没有用过对讲机,对讲机早就没有了实质功能,任看门人怎么按它,对着它“喂喂喂”,它都传达不出去半点讯息。

“好像……刚才说锅炉房死人了!”

林萧看得着急,告诉了看门人这个事实。

看门人听到林萧的话,只是皱紧了眉头却并未表现出惊慌,他才想起来刚才里面的人让他报警,他还心说只不过是停一会儿电,怎么还要报警呢,再一想林萧的话,他才确定是真的死人了。

林萧看到看门人利用外线打了电话,接通之后简单地说了情况,而这一切,看门人都荣辱不惊地把它给完成了。

挂断电话后,看门人捏着只能接受语音的对讲机再次朝电厂走去,林萧有些怀疑地看了看看门人的背影。不知为什么,他觉得这个看门人十分的奇怪,但是又说不上来他奇怪在什么地方。

而更让林萧感到怪异的是,这好端端的工厂怎么会突然死人?

就在这时,只见远处一个隐蔽的铁门打开,里面鱼贯而出几个穿着工作服的人。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林萧望望手中的快递,心想:不管是不是真的死了人,自己的本职工作还是要尽快完成的,得赶紧找个人签收掉它才是。

“请问你们认不认识杜岩?”林萧快步上前,拦住了那几名员工,问道。

出来的那几个人原本正在讨论事情,讨论得正激烈,被林萧的问题给打断不免都有些扫兴。其中有两个表现出不太明白的样子,而其他几个则有些讶异地看着林萧。

“我是速递公司的,有一份速递单需要杜岩先生签收,如果找不到他,你们帮他签收也行。”

听林萧把这句话说完,在场的几个人不禁面面相觑。最终,一个有些发胖的圆脸师傅站了出来,一边脱下自己的手套一边在自己手上抽打了两下,拍出了很多的白灰。说明haohaoyun.com他往前一站,脸上带着几丝不自然的笑,看了自己的工友们一眼,对林萧说道:“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们厂里是有一个叫杜岩的人,只不过……他三年前已经死了,而且正是死在了这个电厂里!”

“你开玩笑的吧,要是他已经死了,怎么会有人给他寄快递单呢?”

“小兄弟,杜岩真的死了,而且还赶巧了,和今天死的人是在同一个地方,都是死在了锅炉里。我还纳闷你是不是来开玩笑的啊,还是说你眼花看错了?”

林萧被几人一说,连忙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速递单。可是上面没有错啊,寄送地点是在这里,而且签收人也是杜岩,难道老天在跟自己开玩笑?

林萧正抓着头疑惑的时候,就见电厂门外风驰电掣般开进来了几辆警车。警车车门迅速打开,跳出来一些身穿警服,头戴警帽的警察,腰间别着手枪,全副武装地向着他们走来。

林萧眯眼一看,走在最前面的是个年轻的女警,瓜子脸,短发,走路虎虎生威,给人一幅英姿飒爽的感觉。

“警察办案,你们一个也不许走!”看到有人开始转身离开,那个年轻的女警冷着脸大声地喝道。

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也都很配合地没有私自离开。说明haohaoyun.com电厂里死了人,警察来调查,这些当班的人都是必须调查的对象,被隔离问话肯定是少不了的了。

就在这时,一个看起来像是领导模样的人走了过来,面带笑容地冲着女警说道:“您好,我是永恒电厂的人事部主任曹大河。”

女警礼貌地和他握了一下手,回道:“我是乐平市公安局刑侦科的谭嘉嘉,是这次案件小组的主要负责人。请问电厂死亡的员工是谁?尸体在哪里?”

曹主任有些无奈的回应道:“死者是谁我们还真不清楚,至于尸体嘛此刻就躺在锅炉房的地板上,说实话,还是挺吓人的!烧得就剩下两条腿了!”

说罢,曹主任朝一旁努了努嘴,示意谭嘉嘉看去。只见一个穿着蓝大褂的人背着另一个人慌里慌张地跑了出来,他身后还有两个蓝大褂扶着。

“带我去看看尸体。”

“这……好吧。”曹主任无奈,只得低着头领着众警察往里走。

谭嘉嘉拍了拍曹大河的肩头,说道:“你不用怕,我们会保护你的。”

正当众人迈步走进电厂的时候,林萧却是突然傻头傻脑地冲了上来:“喂,喂,女警官,我是个送快递的,我可不知道什么情况,我应该可以回去了吧!”

林萧心里知道,此时此刻,电厂发生了严重的案件,无论是事故、意外或是谋杀,肯定会花费大量的调查时间,自己若是被其连累,今天的工资肯定就会打水漂了,虽然参与调查也算人生的一大经历,但和钱相比,显然是小巫见大巫。

然而……

“不行!”瓜子脸女警冷冷地说,“在场的所有人都必须接受调查,你也不例外!”

谭嘉嘉用一句话就打消了林萧所有的侥幸思想。

“该死!”林萧在心里抱怨道,“早知道就不进来了,这下可好,要被隔离调查。”

虽然心中懊悔,但同时也诧异这个叫杜岩的已死多年,现在却有了他的快递,到底是怎么回事?三年后的今天,这家永恒电厂的锅炉房又一次死了人。相同的时间地点,难道这一切都只是巧合?

夜入

警方接到门卫报警,介入了电厂的事故处理后,开始了一系列的调查。然而,案情却似乎并没有什么进展。

永恒电厂的总负责人江辉也不见了踪影,电话也早已处于关机状态。有人说在发生事故的那个时间段,看见他的车开出去了,于是局里派出了几路人马调查,然而都没有发现江辉的踪迹。

警局审讯室。

一通盘问下来,搞得林萧是晕头转向。然而谭女警并不满意。她扬了扬手里的那张快递单,问道:“这个单子上的收件人多年前就已经身亡,可是你现在却给这个叫做杜岩的人送快递。林萧,抬起头来,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我怎么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林萧有些无语凝咽。但他还是很老实地回答了三个字——不知道。

谭嘉嘉也不废话,拿起写着杜岩名字的快递单,对着林萧说道:“这个单子上,写着杜岩的名字,而信件里的内容,则是针对杜岩的死亡预告。所预告的死亡时间,则是在1月4日子时。”

随后,谭嘉嘉边思考边绕着桌子转了一圈,然后再次停在林萧的面前,对着他说道:“而我,刚才调阅了杜岩的档案,那份死亡档案上记录着他在当年的那场事故中,是失足掉入炉内,被烧为灰烬的。也就是说,这个人早就不在了,而现在却有这样一份快递,我想,第一,是有人在恶作剧;如果不是恶作剧,那么就有第二种可能,就是有人想通过这个方法,告诉我们什么。

“你是个送快递的,可是这一次送的却是死亡快递,我估计,这样的快递写着谁的名字,可能都会有生命危险!

“可是真的很奇怪,杜岩明明已经是个已死之人,为何还会出现他的死亡预告呢?”

听罢谭嘉嘉的一番描述,林萧也着实对这起案件产生了兴趣。他打断了正在踱步思考的谭嘉嘉,急切地问道:“谭警官,今天永恒电厂发生的这起事故,到底是什么人这么不幸啊?”

“不知道,对于锅炉内的尸骨,暂时还没有办法验证,只能等鉴识科的人出结果之后再说了。”

通过查阅当年的档案,谭嘉嘉发现了这样一个被人忽略了的事件。在杜岩当年发生事故的时候,有一个在场的同事,名叫江飞,在事故发生之后便消失不见了。因为那个叫做江飞的并非本地人,后来也就没有做仔细地追查。可是现在,谭嘉嘉觉得,这里面好像有问题。

在卷宗中对江飞的称呼为知情人士而并非嫌疑犯,这其实说明了两点问题。首先,无法找到足够的证据证明江飞是罪犯,只得以知情人士称呼;其次,解释了江飞失踪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自己未能及时解救同伴的内疚,也可能是怕担罪而跑路,又或者他真的就是凶手。只是这最后一种可能性被“知情人士”这四个字大大地削弱了。

太武断了!

这是谭嘉嘉此刻的想法。

她呆呆地端详着手中的死亡快递,“1月4日子时”,虽然子时指晚上十一点至凌晨一点,但若是和1月4日结合在一起来看,死亡时段便被限定在凌晨至凌晨一点之间。除此之外,还有一点让谭嘉嘉很是在意,那便是快递上所附注的八个字——善恶有报,时辰未到。

善报和恶报的道理谁都懂,这是不是也预示着死掉的人就是遭了报应,罪该万死的呢?还是有其它什么原因?

谭嘉嘉想得头痛。

林萧望着满面愁苦的谭嘉嘉,不由心疼地劝道:“谭警官,有些时候,光想是没有用的,这不是调查,调查是要靠腿跑出来的。”

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响彻在谭嘉嘉的脑海。

“真是的,怎么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忘记了。”她自嘲地说道。

只见下一秒,谭嘉嘉便从桌子上跃下,一把抓住林萧的手,说道:“走,陪我去电厂一趟。”

说罢,也不等林萧是否答应,生拉硬拽地就将他拖出了审讯室。

其实,之所以带着林萧一起调查,自然是有自己的打算:林萧是寄送死亡快递的人,对于他的怀疑是一定会多于其他电厂员工的,就算他不是凶手,他也很可能与凶手有所关联,而案发现场是最容易让这些善于“伪装”的嫌犯露出马脚的地方。

屋外,依旧下着薄薄的雪。车子在寂静的夜里疾驰,四周围很静,除了发动机的声音外几乎听不到任何的动静。

在林萧的潜意识中,永恒电厂其实是个诡异、阴森的不祥之地。说句实话,当年的那个“蛇妖袭击事件”的帖子他也看到过,当时认为这只是一个无聊的人编写的无聊的故事而已。唯一让人好奇的地方想来也只有作者的署名了。

“柘击”,真是个奇怪的笔名。

可是如今,好像又有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而且竟与当年的事件隐约有着某种联系一样。坐在车里的林萧远没有谭嘉嘉的那股兴奋劲,现在去永恒电厂里偷偷地寻找证据,他的潜意识里总觉得这是个错误的决定。

“真无奈啊!早知道就不鼓励她了!”

他使劲摇了摇头,试图驱散心里那种未知的恐惧和烦躁的情绪。

没有多长时间,车子便抵达了位于郊区的永恒电厂。虽然这座电厂建的很是现代化,然而四周的景象却是与之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大片大片荒芜的地方,全是坑坑洼洼的大草地,均是当年强行拆迁后,又没有合理开发才导致的后果。

虽然国家一直强调必须要保证农民的耕地,但是一些二三线城市的政府依旧在拿着老百姓的田地卖钱,美名其曰集中居住,开发建设美丽城市。然而事实却是,豆腐渣工程一个接着一个,忙着捞钱的人是一位接着一位。

两人将车悄悄地熄了火,推开车门钻了出来,却又不禁同时打了个寒颤,谭嘉嘉这才后悔没再多叫一个人来,万一有个什么意外还能有个照应。可是现在看着比自己还要怕冷的林萧,谭嘉嘉有些后悔自己的鲁莽了。

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难不成现在再躲到车子里面开回去?这可不符合谭嘉嘉的一贯作风。

看来,即使前面是刀山火海今天也得闯一闯了。

雪,还在纷纷扬扬地下个不停,大地一片浓妆素裹。脚踩在上面发出吱吱的声响。远处低沉的狗叫声,在这个夜里听起来就像是个老人在伤心地痛哭。

永恒电厂一片漆黑,静卧在苍茫的大地上像一条恶龙张大着的嘴,似乎就在等着谭嘉嘉他们进入。

林萧轻手轻脚地来到了门卫处,敲了敲门卫处的窗户,可是里面一片死寂,听不到任何声响。他捡起路边的一个小石子扔了进去,等了半天仍然没有什么动静。看来厂里是一个人都没有了。

谭嘉嘉在黑暗中看到了林萧转头看向她的眼神,那是在询问是不是要真的进入电厂的意思。闻着鼻端间好闻的香皂味道,谭嘉嘉不由自主地红了脸。这时她才发现,两人竟不由自主地靠得很近。她很奇怪林萧一个快递员风里来雨里去的在外奔波,还能保持着清爽干净可真不简单。

“我们想办法从电厂的后侧进入,毕竟那边靠近案发现场。”谭嘉嘉在林萧的耳边低声说道。

于是,两人一前一后沿着电厂的外围路基,向着电厂的后门摸索而去。这时,天边最后的那抹亮色也已消失不见。没有路灯,也没有星月,只剩下那闷郁得像要压到头顶上来的黑暗。

调查

感受着四周一片压抑又不祥的氛围,林萧顿时显得非常焦虑。

来到这里,真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他心想。

谭嘉嘉用手摸了一下沾着雪沫子的墙壁,思考着潜入电厂的办法。

很多时候,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谁能想到,电厂的后门因为长期闲置的缘故导致锁头生锈,若是坚持从后门潜入的话就必须破坏锁头,可如此一来必定会弄出较大的声响。虽然理论上讲电厂此刻处于无人状态,但凡事都有例外,谭嘉嘉还不想因此止步,所以她必须对原有的计划进行调整。

根据她的目测,电厂的围墙大概三米多高。虽然因为下雪导致墙面湿滑,但只要两人配合默契,想要攀上墙壁应该不成问题。

“林萧,咱们爬墙进去。”

“爬、爬墙?”

“别废话!照我说的做!”

虽然林萧心有不满,但在谭嘉嘉的威严之下,还是乖乖地来到墙边,蹲了下去。

“哎呦呦,你悠着点。”林萧没料到这谭警官说上就上,而且动作还颇为娴熟利落,自己差点招架不住。

而就在两人都翻上墙头之后,谭嘉嘉猛地发现电厂锅炉房旁边的屋子里有一道亮光闪过。

“快下去瞧瞧到底是什么情况?”说罢,谭嘉嘉便身手矫健地翻了下去,可刚一转身,就被上面的东西给砸跌在了地上。

林萧本以为自己死定了。

可是……

没有预料中的疼痛,只有温香满怀的柔软。

真香,真软,真舒服。林萧差点便叫了出来。

“啪!”

真不愿意就这样起来,要是一直这样该多好!可林萧知道这也只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电厂里没有一丝声音,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和脚步声响在耳边。黑夜里,一切都朦朦胧胧的看不真切。两人几乎是摸索着向前行进。

“喵……”,突然,一阵凄厉的猫叫在远处响起,谭嘉嘉拔腿便追了上去,等到她回过味儿来的时候,才终于意识到身旁的林萧早已不知去向。

“这个笨小子。”谭嘉嘉不禁埋怨了一句。

而就在这时,撕心裂肺的猫叫声陡然停止。一种冰冷刺骨的感觉围绕在四周,好像浓得化不开的粘稠物体,这种感觉让谭嘉嘉心里寒碜碜的。

谭嘉嘉感觉自己摸到了车间的门口,紧了紧自己身上暗藏的手枪,轻轻地推开铁门走了进去。

她掏出随身携带的手电,四下扫视着,发现这个小型设备车间的铁桌子上有个东西。走近一看却被着实吓了一跳——那是一头黑猫,养得肥头大耳,此刻正瞪着一双猫眼注视着谭嘉嘉。

猫是侧卧着的,四只猫脚被齐刷刷地剁掉了,露出了苍白的猫骨。肚子里的内脏被掏在了肚子之外,鲜血淋漓地堆放在铁桌子上,好像还冒着热气。就是谭嘉嘉人再胆大也不禁感到一阵反胃。

就在这时,车间内部的小门处,似乎有着一个身影一闪而过。等谭嘉嘉觉察到那个黑影的时候,对方早已遁入到了黑暗之中。

谭嘉嘉也毫不犹豫,拔腿便追了上去。

穿过了一堆不知名的设备,谭嘉嘉发现自己又进入了一间屋子,不过这里好像平时并没有什么人来,光亮所及之处,看到的是厚厚的灰尘和蜘蛛网。但是角落里一副挂着的画像却再次怔住了谭嘉嘉。

那是一副用鲜血拼出来的艺术品。整幅画给谭嘉嘉一股邪恶的感觉。而在画的前面,谭嘉嘉看到了一个个的肉块和内脏,而其中的一颗,赫然正是那个黑猫的心脏!

“啊!”谭嘉嘉张大了嘴巴差点失声尖叫起来。

快逃!

这是她此刻唯一的念头。

而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刹那,身后的画像上那个邪神的脸竟开始浮现出了凄冷的笑容。

此刻,林萧正身处在一条走廊里。他也不知道这到底是电厂里的什么地方。此刻的走廊静极了,好像一根绣花针掉在地上都能够听见。

两边都是黑漆漆的一片,看不到一丝光亮。整个走廊的通道像千年的坟墓一样死寂。

这种感觉让人从心底排斥,非常的不舒服。这不应该是电厂走廊应有的正常状态啊!没有光亮,最起码应该将应急灯开启吧!

可是没有。

那个叫做谭嘉嘉的女警呢?刚才只知道自己闷头往前追,导致现在两人走散了。她去哪里了?林萧心中有些急,不禁加快了脚步,像没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

喘息声和脚步声,每一下都在刺激着他的耳鼓,敲打着他的心。

林萧试着放慢步伐,在心底不断提醒自己不要慌,不要急,要冷静。可是,周围的环境让他充满了对于未知的恐惧,害怕的感觉还是从心底蔓延开来。

他明显感觉到有一种声音越来越急、越来越重,而且,好像脚步声并不是他一个人的。

等等,有什么东西跟在他的后面?

他的脚步声慢,它也慢;他的脚步声快,它也快,似乎总能与他保持着同等的频率。

太诡异了。

林萧感觉到那个东西似乎离他越来越近了,似乎就贴在他的背后,往他的后脑及后颈上吹着丝丝的冷气。

“哒、哒、哒……”

“谁?是谁在那里?”

他瞪大了双眼观察着四周,却是什么都没有看到,只有脚步声离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哒、哒、哒。”

声音突然停在了林萧的面前。接着,一只冰冷的手抓住了他的肩膀……

死亡快递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死亡快递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简单爱你》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简单爱你》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简单爱你第十二章只有我苏凉默不要的那一天,凉小意出院。苏凉默的车和赛维卫恩的车同时抵达英伦医院。沈明远穿着白衣大褂站在医院的台阶上,远远看着载着凉小意的汽车的影子越来越远。到达里恩别墅区的时候,苏凉默不大友善地挡在赛维卫恩的身前,冷冷的眼神,仿佛刀子一样落在赛维卫恩的身上:“卫恩医生想必十分忙碌,苏某就不请卫恩医生进去小休了。”凉小意和赛维卫恩皆是错愕,凉小意想不通,这个凉薄的男人,突然发什么疯,今天怎么变得这么小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美丽爱妻》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美丽爱妻》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美丽爱妻第十二章她是不会输的时尚设计(时尚设计有限公司简称)!薛芝兰将火红的法拉利跑车停好,优雅下车,踩着十寸高跟鞋,盛气凌人的进入了公司!众员工见到了她,都纷纷停下手上的工作,微笑唤道:副总!在时尚,学芝兰的职位是副总兼设计总监。薛芝兰一脸冷漠,无视众员工,直直走入专属电梯,按了顶层!“谁惹你生气了?”薛华碧坐在黑色真皮椅子上,看着一进来就脸着一张脸,依旧很优雅坐在她面前的薛芝兰,疑惑问道。照理说,这一次,只是去测量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婚久生爱》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婚久生爱》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婚久生爱第12章老子才是她的合法丈夫“我妈说的对,你特么就是一臭婊子!”袁毅抬手直接扇了我一耳光,我害怕的将头抱住。屋里静了几秒,没有预料中清脆的巴掌声响起,我疑惑的将胳膊从眼前拿开。就见袁毅的手被人拦在空中,狠力一扭,反剪在背后,发出“噼啪”的骨裂声。“哎呦!我的胳膊……”袁毅吃痛的哀叫声,莫名让我心头一松,接着就听见沈墓低沉的声音。“想动手打我的女人,就你这点斤两,还不够资格。”“我草你大爷!老子才是她的合法丈夫,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爱你一生》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爱你一生》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爱你一生第十二章强势对抗阮瀚宇身影如青山般堵在入口处,面色铁青,他嚣张强势地站在他们面前,长身玉立,俊容僵硬,眉宇间隐含着怒气。空气再度凝固。他瞳仁里的寒光一圈圈收紧,射出一道道似要把人五马分尸般阴狠厉光,落在景成瑞搂着木清竹的手上。景成瑞冷然一笑,柔和的目光渐渐锐利如刀,带着一丝邪肆。二个强势的人面面相对,敌意明显,场面一触即发,空气中危险的气息笼罩。木清竹心中颤粟了下,阮瀚宇与景成瑞,商业上天生的对手,早已是仇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神级龙卫》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神级龙卫》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神级龙卫第12章我好怕啊回到家,两人也没再聊什么,各自洗澡睡觉了。第二天醒来,沈浪轻吐一口浊气,舒展了一下身体。苏若雪正巧下了楼,穿着一身OL制服,勾勒出迷人的曲线。她眼眶有些发红,很明显昨晚没怎么睡好。沈浪正好也出了卧室,和苏若雪打了一声招呼道:“时间还早,你可以再睡晚点。”“你管我,别挡路。”苏若雪哼了一声,侧开身子,走进了洗手间。一个大男人在家里,她依旧有些不适应。沈浪也懒得自找没趣,两人洗漱完之后,就先后去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一生挚爱》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一生挚爱》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一生挚爱第十二章卑微的简童她还会一本正经的跟他说:“沈修瑾你太强大太优秀,你的敌人那么多,沈修瑾你应该没有弱点,首当其冲,你的女人不能成为你的弱点,薇茗太弱,她不行。我简童行!”每一次都被他骂作“下贱,连朋友的都要觊觎!”,可每一次,她都会仰着脑袋反驳:“沈修瑾你现在是单身,什么时候夏薇茗成了你的女朋友,我简童绕开你走!”多么骄傲的女人!“求求你,把我的钱还给我。”耳畔,是女人卑微求人的声音。沈修瑾脸色铁青……她真的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甜妻送上门》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甜妻送上门》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甜妻送上门第12章:贱人无需怜悯苏晴婉先是感激的冲着欧阳炎宇点了点头,毕竟,正是因为他的提醒,让自己可以冷静下来,不至于当场翻脸,或者可以叫着,也算是一种出丑吧。“徐东阳,你今天总算是来了,说吧,你打算怎么解决这些事情?”苏晴婉直截了当的说着话,面对着徐东阳,也许是婚前太过于甜蜜,也许是大学时间里边,自己二人将所有的甜蜜时光都已经是提前度过了,而这婚后的一年,让两人由甜蜜变得平淡,再变得没有了交流,没有了话语。甚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叔叔,我们不约》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叔叔,我们不约》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叔叔,我们不约第十二章别打他的主意!妙北北忽然想到,自自己那天失踪后,没有再联络过南笙,对于他的电话也当没看见。毕竟是自己违约而且卡里还存着人家三十万……想到这,妙北北很尴尬,下意识脸上堆满笑意道:“我现在是这里的佣人,所以……呵呵……”“我还要喝!还要喝!”今天得雅麒喝的有些过,以致于神智不清醒抬手高举着拳头一副为社会主义奋斗终生的样子。南笙皱着眉头,抬脚反踹,关闭了屋门,“好了好了,不能喝了,我扶你回房间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佳人有约》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佳人有约》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佳人有约第十三章上还是不上?吃饭的时候,大家聊得还算开心。而且我看王珍英跟张斌的相互喂食的样子,我就知道这两个人肯定是在谈对象。说实话,我真挺恶心王珍英的,也不知道张斌看中她啥?跟这种女孩子谈恋爱,走在学校里都会被人笑话。吃的差不多了,大家还没尽兴,张斌就提倡喝酒,拿了十几瓶过来以后,一边喝就一边开始吹牛b,说自己在学校跟人打架,还跟校外的混混比划过刀,讲的可吓唬人了,我听的都有点害怕。表姐好像不太喜欢听这种事,一直没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囚爱不乖前妻》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囚爱不乖前妻》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囚爱不乖前妻第012章要死别拉着我啊“林婉言,我告诉你,我是你的合法丈夫,我可以随时随地和你发生关系,而你,没有资格反抗。”凌欧文忽然开始加速,直接飙到了两百码,林婉言在车上可以清楚的看到整个车都快飘起来了,她被吓了一跳,手紧紧的抓着安全带。“你疯啦!路这么滑,你开这么快,很容易出车祸的,你要死别拉着我呀。”“林婉言,你最好别在我面前动你那些歪心思,否则我一定会让你死的很难看。”凌欧文话音刚落,就狠狠的踩上了刹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