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邪少索爱:娇妻不好惹》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1/1 23:13:56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邪少索爱:娇妻不好惹

第一章 挑恤的目光

中国S市,一庭院式的宅楼前面,音乐喷泉雨花飞溅,喜庆的霓虹灯灯饰将这里装扮得分外美丽。网站haohaoyun.com

众宾客环绕着一对年轻的佳偶面前送出祝福。

一袭黑色的阿玛尼西装紧紧包裹着凌昊天狂野的身躯,微微敞开着的衣领,露出暗紫色的丝绸衬衣,钻石纽扣闪耀着眩目光华。

凉薄的唇性感地紧抿,微勾出一抹危险的弧度,仿佛猎豹在巡视自己的领地。

依偎在他身边的季欣宜,一袭白色曳地晚礼服,满脸幸福得体的微笑。

季欣宜一头栗色的卷发挽在脑后,捌上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美人衬着红花,红花映着粉脸,显得温婉动人。

季欣宜容貌也算上得漂亮,但是站在凌昊天的面前,就有些黯然失色,就像珍珠放在了月亮下面。说明haohaoyun.com

不过那一脸幸福的微笑足够羡慕死在场所有的女宾了。

今天是姐姐季欣宜的订婚晚宴。

季小芯心情大好,她拿着手机不时调整着拍摄的角度,寻找着最佳角度来拍摄姐姐的最温馨最漂亮的画面。

手机屏幕上,凌昊天如黑曜石一般的眸子,突然向她投来犀利的一瞥。那眼神太过于凌厉,让有人一种如芒在刺的感觉。季小芯吓得一个哆嗦,手机差点摔掉在地上。

缓过神来,慢慢拿好手机,再定睛看时,人群之中早已经不见了凌昊天桀骜不驯的身影。《邪少索爱:娇妻不好惹》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季小芯长吁了一口气,重新调整好手机,身后有人重重地拍了她一下,惊得她尖叫一声。"啊......"

季欣宜温柔的笑映入了她的视线。

"小芯,瞧你一惊一乍的,在玩什么?"

季小芯将手机里的照片都调出来,一张张展示给季欣宜欣赏。

"姐姐,看看,漂亮不......"

季欣宜脸上的笑容稍微僵了一下,"小芯,不要拍了,阿啸看到了会生气了。"

"哼,姐姐偏心,尽知道担护着。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这么慎重的订婚宴,男方家一个人也不来。而且还不让拍照,也不让别人围观......"季小芯不满意地嘀咕着。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今天在场宾客都是姐姐的朋友亲戚,而且进场之前全部将手机相机收了起来。

难道这家伙是逃亡的杀人罪吗?季小芯脑袋里闪出一个不好的念头。

季欣宜温柔地笑道:"小芯不要乱想了,赶紧把手机收起来吧!阿啸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不像我们这种小老百姓。他要是在媒体面前曝光了,会对凌世集团产生不好的影响。好了,小丫头片子,今天怎么话这么多,快去帮姐姐把药拿过来......"

季欣宜有心脏病,一直在用药。白天忙了一些,抽不出空来吃,所以趁着阿啸去忙了,她得赶紧吃一下药。

"好的,姐姐,我马上来......"

季小芯一身浅黄色的公主衬衣,下面是浅色的牛仔裤,充满了花季少女的阳光甜美。《邪少索爱:娇妻不好惹》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她飞快跑进了大门。

上楼梯之后,忍不住又拿出手机来翻看照片,照片上的姐姐真是美丽啊,像幸福高贵的公主一样......

突然,一阵低低的声音从房间传出来。

第二章 邪少的粗暴

季小芯好奇地推开虚掩着的门,一个高大的男人正背对着她,跟另一个戴墨镜的男人在说什么,具体是什么她没有听清楚。

只是隐约听到了几个字:"......压低亚华的股价!"

季小芯瞬间惊呆了,亚华公司也是大伯的公司......

这个男人,在与姐姐的订婚之日,居然密谋收购姐姐家的公司,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震撼之中,季小芯手指按下了手机的录像键。

"好的,凌少,我们已经收购了不少亚华的股票了......"

"吱呀......"季小芯突然触碰到了房门,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在场的三个人都紧张起来。

那个戴墨镜的男人停住了,凌昊天狂野的身形倏地转了过来。《邪少索爱:娇妻不好惹》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季小芯心跳加快,她连忙把手机藏在怀里,往后退。

"我什么也没有看到,我走了......"

凌昊天犀利的眼神闪过一丝深邃,抢先一步拦住在了她的去路上。凌厉的眸光瞟了一眼她的手机,毫不客气怒道:"把手机给我......"

季小芯继续后缩,双手下意识把手机往怀里藏。"不,不给,你不要过来......"

凌昊天长臂一挥,季小芯几乎没有任何逃脱的余地,就被他拖了进来,用力地撞在墙壁上。

头好痛,季小芯被撞得晕头转向的,这男人,下手真狠。

那个戴墨镜的男人出去后,房门重重地被关上了。

凌昊天俊美的面容,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眸微眯,散发着猎豹一样的危险光芒。

"拿来!"低低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威慑。他一直将她逼退到了墙角。

"你这个混蛋,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是吗?"凌昊天高大的身影慢慢将季小芯笼罩了下来。

他居高临下地望着她。这张小巧的巴掌脸刚刚长开,清透的肌肤近乎洁白无暇,浓密的睫毛似蝶翼一般忽闪,清澈的水眸蕴藏着惊慌,震惊,还有莫名的恼怒,以及强作镇定......

凌昊天唇角勾出一抹邪气的弧度,这种小女生,他见多了......

无情的大手将她直接禁锢在墙壁上。

"要么把手机还给我,要么我现在就强暴了你......"

季小芯俏脸腾起了两团红霞,"凌昊天,你这个混蛋,你敢动我一根汗毛试试......"

"试试?"

凌昊天嘲弄地看着她,"我凌昊天还从来没有被别人威胁过,特别是女人。"

他突然伸手撕扯着她身上的浅黄公主款的衬衣,一排扣子瞬间被他扯烂,全部弹跳在地上,衣衫敞开一道大口子,露出里面的浅色胸罩,以及淡淡如玉脂般的少女肌肤。

凌昊天眸光闪烁着狂乱的情欲光芒。

"要喊吗?让大家看看,小姨子在姐姐的订婚礼上勾结姐夫,相信你姐姐一定会很高兴的......"

季小芯羞愤不已,她想不到这个男人真的会对她下手,而且还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来威胁她。

"你这个混蛋,快放了我,不然你会后悔的!"

"把手机给我,快点,我数到三,如果你不交的话,那么后悔的人是你......"凌昊天满脸恶魔般的笑。

第三章 好痛求你轻一点

季小芯又羞又怒,她死也不肯把手机交出来,这个证据一定要给姐姐看,让姐姐知道自己到底喜欢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一......"

季小芯紧紧握住手机不松手。

"二......"凌昊天眼里满是猫戏耍老鼠时的讥诮。

在他数到三之前,季小芯突然抬起脚,一脚将手机踢了出去。

这动作又快又准,手机一下子就被踢到了窗子跟前。

"哐!"手机撞到了玻璃上面又弹了下来,打着转儿停了了下来。

凌昊天看到这里,脸色阴了下来。整个人被一团戾气包围,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还敢耍他。

他用身体将季小芯紧紧抵在墙上。双手将脖间的领带抽出来,麻利地将季小芯的小手绑在一起,扔到了沙发。整个动作一气哈成,又快又狠......

季小芯挣扎踢咬,根本对他没有一丝影响。

他将身上的黑色西装扔了出去,大手捏着季小芯柔软的下巴,俊美的眸子里充满了戾气。

"我给过你机会,是你不要的!"

"混蛋,你不能对我这样......"季小芯拼命挣扎,哭喊着。

窗外,烟花在夜空中绽放,绚烂而迷幻的轨迹吸引了所有宾客的视线。烟花的爆炸声掩盖了季小芯的呼救声。

凌昊天大手无情地扯开了她的胸衣,蓝色的牛仔裤......

"放开我,你这个混蛋......"季小芯的声音哭到沙哑。绝望如潮水一样将她淹没。

季小芯白皙细嫩的身子像被剥了壳的鸡蛋,毫无遮拦地呈现在凌昊天的面前。

他粗野地将她平放在沙发上,纤细白皙的双腿被迫屈起来张开到最大,由于恐惧,双腿不停地颤抖着。

季小芯眼角流出绝望的泪水,十八年来,她第一次以这种屈辱的方式展现在别人面前,而且那个男人,还是她姐姐的男朋友。

凌昊天的喘息沉重起来,来自掌心的柔软丝滑触感,让他的欲望彭胀到了最大。

他急燥地拉开自己的裤链,抓紧了她的大腿,拖到了自己的身下......

"不要......"季小芯无力地哭喊着。

柔软处的撕裂在季小芯的脑海里无限放大,疼痛让她的神智异常的清晰。鲜血顺着她的玉腿流了下来,滴落在他的掌心。

竟然还是个雏!凌昊天完美的唇角勾出一丝满足的笑。

突然有种恶作剧般的快感,季家的女人,都是为他而准备的。很好,他要慢慢享受。

季小芯指甲深深地陷入了沙发里,好痛,她扭动着身躯,想要摆脱不断深入的撕裂。

可是,那感觉就像附骨之蛆,如影随形,无法摆脱。

"爽吗?爽就喊出来......"凌昊天很满意她这样扭动着。

俊美的眼眸流露出恶魔般的邪笑,强健的腰部有力地冲击着。每一次重击换来的都是季小芯紧张地弓起身子,痛苦地皱眉。

季小芯身心俱裂,脑子里完全一片空白。她的童贞就这样被一个混蛋给夺走了。

似乎过了漫长的一个世纪,那入侵的动作才慢慢消停了下来。

季小芯双腿哆嗦着,无法合拢。

"卡嚓卡嚓......"

迷糊之中,她感觉到闪光灯在轻微地响起。

第四章 掠夺后的要挟

季小芯震惊地睁开眼睛,看到一个OL打扮的干练女人正站在他们身后拍照。

想不到居然还有第三者在场,这个混蛋,还有没有一点良知?

凌昊天从季小芯身体里出来,拉上裤链,信手将一件衬衣扔在了季小芯的身上。

他光滑名贵的皮鞋重重踩在那只肇事的绿色手机上面。可怜的手机顿时粉身碎骨。

"记住了,你要是将这个秘密说出去的话,你知道你的代价是什么吗?"

他从那女人手里拿过数码相机,将刚才拍好的照片放在她眼睛底下晃了晃。

"看到吗?如果你想让你姐姐看到这个,就尽管去告密吧!"

季小芯颤抖着看过去,大大的相机屏幕上,她双腿大开被他按在身下的样子无比清晰深刻,而他,只留下了一个背影。

耻辱的泪水沿着光洁的脸颊滑落下来,她面如死灰。

凌昊天从容地穿好西装,理了理凌乱的短发,转头吩咐秘书诺娜。

"诺娜,将这数码机给我先保存好。"

"是的,凌总裁!"诺娜面不改色从容出去,顺便将门关上。

凌昊天再一次靠近季小芯的耳朵,用舌尖撩拔着她的耳畔,低耳火辣辣呢喃。

"你叫起来的样子很骚很浪......很合我胃口!不如你考虑一下,做我的地下情人怎么样?"

季小芯苍白的脸,瞬间似被火点燃一样,一直从脖子红到了耳根。

"混蛋......"季小芯咬住下唇,挥手打了过去。

他的大手紧紧禁锢住她的手臂,再重重地甩开。

"想跟我作对吗?你季小芯没有这个本事,现在没有,将来更没有......"

他嘴角含着一抹狞笑,从容转身,大步地离开。

洗澡间里,季小芯将水量开到最大,热水混和着泪水,从她的脸上滑落。

她拼命地冲涮着自己的身子,想将那耻辱的肮脏全部冲掉。

"哗!"冷水从她的头顶浇下来,湿淋淋的头发盖住了她的视线,她捂着脸蹲在湿淋淋的地板上,放声痛哭。

凌昊天,你这个恶魔,我不会放过你的。

一个小时以后,季小芯有些怏怏地出现了楼下。

"小芯,你怎么这么久才下来......"

季欣宜款款而来,不过是让季小芯帮她拿点药下来,怎么一去就是一个多小时,要不是因为太多宾客无法抽身,她就去找她了。

季小芯湿湿的头发还粘在额角,一脸的忧郁。

这一个小时,对于她来说,完全是一场恶梦。

"姐姐,凌......"

季小芯痛苦地发现,她没有办法再像以前叫那个人姐夫了。

"小芯,你怎么啦?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季欣宜拼命摇头,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她说道:"姐姐,你取消这次订婚礼式吧!"

季欣宜不可思议地望着她,良久,笑了起来,"好了,小丫头,我的药呢......"

"欣宜,你的药在这里......"

一道充满磁性的男性声音在姐妹俩身后响起。

凌昊天狂野的身形出现在两个人的视线中,他漆黑的眸子带着一丝桀骜,完美的唇角勾出一抹邪气的笑,有意无意划过季小芯的眸子。

第五章 姐姐的男人

季小芯做贼心虚,慌乱地低下头,不敢与凌昊天直视。

仿佛刚才施暴的人是她,而不是他......

可恶,可恶,真是太可恶了。

"阿啸,你怎么去了这么久......"

"应酬了一下......"

凌昊天伸出手臂轻轻搂着季欣宜的肩头,一脸的宠溺关怀。

"要吃完点心才能吃药,我们去吃点蛋糕......"

十分体贴温存,他似乎在故意做给季欣宜看。

无意中瞟向季小芯的眼神,带着一丝戏谑。

"姐姐......"所有想要说的话,全部堵在了喉咙里。

"小芯,今天是你姐姐最幸福的日子,你难道没有什么祝福的话说吗?"凌昊天不怀好意的看着她。

季小芯抬起愤恨的眼神瞪着他,恨不得用眼神将他这张完美英俊的脸戳出几个血洞洞来。

"好了,小芯,姐姐今天真的很开心,你就不要捣乱了。姐姐先过去了,一会再见......"

季欣宜小鸟依人般靠在凌昊天的臂弯里,慢慢离去。

姐姐不时低下头,细细碎碎地低语着,不时引得凌昊天微笑勾唇。

季小芯的心好痛,指甲深深地陷入了手心。

凌昊天高大的身形,季欣宜洁白的晚礼服,在所有人看来,那是多么幸福的一对,可是在季小芯看来,这一切不过是假相。骗子骗子,该死的骗子。

要怎么让姐姐看清这个混蛋的嘴脸而又不是伤害她呢?

季小芯陷入了深深的疑惑之中。

订婚仪式上,所有的宾客都送上了最真诚的祝福,鲜花,掌声,香槟,烟花......

凌昊天与季欣宜肩并肩,一起切蛋糕,交换订婚戒指。

从头到尾,他的唇角始终是那深不可测的笑意。

季欣宜一脸幸福的迷醉,在交换戒指的时候,她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声音颤抖沙哑地致词,"感谢各位来宾亲人们的祝福,这是我......一生中最开心的一天。我会跟凌昊天恩爱一生,到时候请各位参加我们的婚礼,再次印证我们的爱情。"

季小芯站在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面无表情地望着这场最荒诞的订婚仪礼。她一直站到双腿发麻,神情完全呆滞......

"小芯,你在想什么呢?礼式都结束了,怎么还不走?"

"大伯,我,哦,我知道了......"

自从十年前妈妈去世,爸爸下落不明之后,季小芯便寄养在大伯家里。而季欣宜则是大伯唯一的女儿,也是季小芯的堂姐。季小芯从小没有什么亲人,跟季欣宜十分要好。

大伯季世坤主持完这场订婚礼式,显得精神抖擞。

凌昊天二十出头就成了叱咤商界的年轻精英,家族生意更是渗透了各业各行,在亚太欧美势力非常庞大。

能钓到这样的金龟婿他觉得荣耀万分。 濒临倒闭的亚华公司肯定有救了。

"大伯,姐姐跟凌昊天认识不到一个月就这样匆匆订婚,而且凌家的人今天一个也没有到场,你们不觉得太草率了吗?"

季世坤微微浮肿的脸上,红光满面,"小芯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呢,你们年轻人不都兴一见钟情吗?你姐姐与凌少爷就是一见钟情。其实订婚是我的意思,你姐姐还不敢这样想。我只是想挽救亚华公司......"

第六章 该怎么惩罚你

"可是,我觉得姐姐不会幸福的......"

季小芯低声嘀咕,季世坤有些不耐烦地打断的了她的话。

"你年纪还小,什么都不懂,好了,不要乱说话让你姐姐听到不高兴。今天没有什么事情就回学校去吧!"

"知道了,大伯......"

大伯是个势利的商人,虽然不太喜欢他,但毕竟是自己的亲大伯,她不敢多顶嘴。想说的话终究又咽了回去。

竖日,S市XX大学门口。

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就这么恣意嚣张地停在了学校大门口的正中央。流线形的车身,车顶蓬敞开着,彰显着富贵和狂野。

一袭紧身的黑色皮衣,完全无法包裹住凌昊天狂野的身形,一副时款的黑色太阳镜遮住犀利的眼神。

他抱着手臂斜斜地倚在车门上,目光瞟向这一群从学校门口走出来的清纯大学生们。

"哇,这帅哥好酷哦,不知道是找谁的?"

年轻的女孩们停下来,远远地将车子围成了一圈,叽叽喳喳地议论着。粉红泡泡满天飞舞。

季小芯抱着书,呆呆地从同学之中挤出来,正张望着。

凌昊天狂狷的身形向她走来。

不由分说地拉起了她的手,"季小芯,跟我上车。"

季小芯认出来是凌昊天,惊得小脸惨白,缩着手往后退。

"放开我,我不要......"

凌昊天邪笑低声:"难道你不想拿回那个视频吗?"

季小芯如遭雷击,瞪大了眼睛。

凌昊天压低了声音:"滨江大道99号,阳光凡赛尔宫......如果你想要的话,今晚来找我......"

凌昊天说完挺直了身形,两指拼拢,指向季小芯的双眉之心,点了点,那动作无比霸道邪气。

在女孩们的尖叫声,凌昊天的车风掣电驰一般地消失在马路的尽头。

"那意思是,我吃定你了!"一直在季小芯身边的刘琼琼惊道,推了推眼镜,十分八卦地凑过来挤眉弄眼,"小芯,老实交待,你俩是不是有奸情?"

奸情两个字深深地刺痛了季小芯,她回头瞪了刘琼琼一眼,"花痴......加智障!"说完,转身大步离开。

季小芯骑着她的小单车,慢慢地进入了滨江大道。

这里是富人区,离闹市很远,风景优美,单幢的别墅,隔那么远就有一座。面朝着大海,沿途都是绿莹莹的草地和美丽的郁金香。

远远地,看到了一排白色的别墅,上面标识着阳光凡赛尔宫。

从外面看来,是法式古堡的建筑风格,相当奢华气派。

季小芯将单车锁在草地上,背着书包,向黑色的铁门走过去。

"嚓......"

急剧地刹车声,在季小芯的身后响起,她回头来。

凌昊天拿掉俊脸上的墨镜,探着身子向她看过来,俊目邪气凛然。

"上车......"十分霸道的口吻。

季小芯像乌龟一样挪到了跑车前面,犹豫了一下,她决定坐后面。

"下来!"凌昊天极为不爽!"坐到我身边来!要想视频,就得乖一点。"

季小芯只得顺从地下车,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

为了视频,我忍我忍我忍......季小芯自我催眠。

邪少索爱:娇妻不好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邪少索爱 或 娇妻不好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文征明晚年大字行书《醉翁亭记》

    文征明晚年大字行书《醉翁亭记》,现藏于沈阳故宫博物院。此作真力弥漫,气势磅礴,文氏书迹中也属罕见。

  • 澳洲五大女富豪都是单身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据澳洲新快网22日报道,澳洲女首富吉娜·莱因哈特现年64岁,她的净资产达到230亿澳元(1澳元约合5元人民币)。她于2012年登上《商业评论周刊》全球女富豪榜首,当时其资产估值达到290亿澳元。她曾两次结婚,1990年同第二任丈夫离婚后单身至今。海洛薇兹·普拉特现年55岁,她的净资产28亿澳元,她在大约20年前罹患罕见鼻咽癌后幸存下来,之后通过家族慈善基金会不断资助癌症服务机构,她没有结婚。朱迪·尼尔森70岁,净资产12亿澳元。她出生于非洲津巴布韦,曾是平面设计师,婚后成为全

  • 手机字帖|《颜体字书法要诀》颜真卿楷书字帖《多宝塔碑》偏旁部首书写教程

    颜真卿楷书字帖《颜体字书法要诀》(颜真卿《多宝塔碑》偏旁部首书写教程),手机版字帖图片。]

  • 湖北常年创作网络作家才70人? 大神还是很多 全国第一方阵

    湖北常年创作网络作家才70人?大神还是很多全国第一方阵当年明月湖北是文学大省,也是网络作家大省,自古惟楚有才,于斯为盛。据长江日报7月22日消息,湖北全省在知名原创文学网站注册的湖北8000余名网络用户中,常年创作获得稳定收益的70人。这个数字让我很诧异。我记得不久前光明日报还是中青报一篇报道的数字,全国网络文学注册用户有1000万,湖北才8000?能坚持创作获得稳定收益的才70人?这也可以看出网络文学的残酷,你只看到大神光环,不知道一将功成。靠写作为生,对于大多数而言,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简直

  • 湖北文联作协换届 刘醒龙文联主席 匪我思存作协副主席 老同志退了

    湖北文联作协换届刘醒龙文联主席匪我思存作协副主席老同志退了文联、作协是国家指导文学、艺术创作的机构,也是半官方机构。湖北是文学大省,涌现出大批知名、实力作家,湖北省文联、作协昨天召开了代表大会,选举了最新的负责人人选。据长江日报7月22日讯,刘醒龙当选文联主席,李修文当选作协主席,网络作家匪我思存(艾晶晶)当选作协副主席。省文联副主席里大家耳熟能详的有相声小品演员陆鸣、以及散文家李修文。省作协副主席大家比较熟悉的有高肖晖,评论家刘川鄂、小说家晓苏、诗人张执浩、评论家李鲁平、网络小说作家匪我思存。

  • 《纽约司机驾着北京的梦》中国好声音之一张学友经典歌曲学唱

  • 博物馆文物介绍——宋徽宗赵佶的《瑞鹤图》

    传世宋徽宗赵佶的画有两种,一种是“御笔画”,一种是“御题画”。“御笔画”出于赵佶的亲笔,“御题画”则由他人代笔作画,徽宗书题押款,由此宋徽宗名下之作数量虽多,其中尚有部分为代笔,而《瑞鹤图》独具清俊潇洒之格调,形神兼备,经学者考证属赵佶之“御笔画”。赵佶绘画,注重写实,讲究画理法度。据载赵佶曾亲自挑选宫廷画师,设题画鹤。众生员少有中的者,皆因生员们虽画鹤姿态万千,竟无几人细查仙鹤踏石之足先左或右,直至徽宗钦点,方才彻悟。他还曾要求画师笔下花卉,能够表现不同季节、不同时间应具有的特定情态。自其登基

  • 牛是怎么死的?(看懂了,思想至少成熟30年)

    牛耕田回来,躺在栏里,疲惫不堪地喘着粗气,狗跑过来看它。“唉,老朋友,我实在太累了。”牛诉着苦,“明儿个我真想歇一天。”狗告别后,在墙角遇到了猫。狗说:“伙计,我刚才去看了牛,这位大哥实在太累了,它说它想歇一天。也难怪,主人给它的活儿太多太重了。”猫转身对羊说:“牛抱怨主人给它的活儿太多太重,它想歇一天,明天不干活儿了。”羊对鸡说:“牛不想给主人干活儿了,它抱怨它的活儿太多太重。唉,也不知道别的主人对他的牛是不是好一点儿。”鸡对猪说:“牛不准备给主人干活儿了,它想去别的主人家看看。也真是,主人对

  • 人生短暂,请放宽心态

    活着,健康才是第一,钱财只是用具。百年之后,你躺你的坑,我睡我的土,再也没办法交流。我们忙忙碌碌,为了家庭幸福。我们辛辛苦苦,为了生活奋斗。钱赚的不多,活干的不少,身体累垮了,健康作没了,也就没机会享受了。人生短暂,一定要放宽心态。钱,够用就好,房,够住就行,别为了这些身外之物,忽略了身边的人,抛弃了珍贵的情。每个人的时间都会越来越少,过一天少一天,见一面少一面,到最后都要分开。所以能爱的时候,别吵,能聚的时候,别等,好好说话,和睦相处,千万不要带着怨恨和遗憾过余生。生命只有一次,不可重来,时间

  • 《边疆的泉水清又纯》中国好声音之一张也经典歌曲学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