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嫡女谋略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2 1:11:2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嫡女谋略

第8章 杀人

风七七生母风夫人,乃玉国老将军辛见愁的嫡女。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当年,辛九娘嫁人,嫁资丰厚举国皆知。

她下嫁玉国第一风骨文臣风六郎,当是郎才女貌,伉俪情深。

一时,被玉国人传为美谈。

辛九娘有一张祖传的七夕古琴,配汉白玉琴台,专赋瑶池之词,奏广寒之曲。

风六郎与她琴瑟和鸣,常行乐于风府后花园中。

后来,她的独女风七七出世,她便将七夕古琴传给了风七七。

古琴台上,还有她亲手为爱女雕刻的“七七”二字。好好孕

再后来,老将军辛见愁遭政敌迫害致死,辛九娘辗转病倒。

侍女崔灵巧设计勾引风六郎,气死辛九娘,鸠占鹊巢,做起了风夫人。

崔灵巧霸占了辛九娘的嫁妆,诞下风六郎的庶女风月,赶时年六岁的风七七入住风府柴房。

几年后,风月又霸占了风七七唯一的七夕古琴。

七夕琴台上刻着的“七七”二字,因着风月的嫉恨,早被风月使匕首刻划成了斑驳痕迹。

再难见那隽秀的“七七”二字。

飘雪早停,嫁妆车子一一从风七七眼前驶过。小说嫡女谋略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鲜红的色彩,充盈长街,喜庆的气息霸占着天地。

满大街的大夏百姓,无论艳羡或是鄙夷,都免不得对这亡国庶女的嫁妆赞叹一声。

他们自然不知道,这些嫁妆,大部分都是辛九娘的陪嫁。

剩下的,是风六郎的家底,还有当初崔灵巧与风月强迫风七七入宫侍寝时,老皇帝赏赐风家的厚重金银。

这些东西,原本归属风七七。

而今,尽被崔灵巧母女带来大夏,跟着风月嫁入望门。

嫁资庞大,引人人羡慕,引林家不能小觑。小说嫡女谋略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却,悉数为血淋淋掠夺之物。

风七七冰凉着手指,无视眼前驶过的一辆又一辆鲜红车驾,目光只在远处那架琴台之上。

汉白玉琴台剔透晶莹,矜贵的让人不敢直视,角落处的一块小小划痕,无一人注意。

然而,却像是烙在她心上的胭脂樱

盯着那混乱的划痕,她渐渐朦胧了双目。

良久,一滴冷泪毫无征兆地跌落下来。落在她脚下金色的方砖上,晕染出悲伤的图案,刹那结冰。

她有些愕然,垂首盯着凝结为霜的泪,忽然抬起头。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林家的车队已然拐过街口,再无踪迹。热闹的长街又恢复了初始的喧嚣和繁盛。

艳妆的妇人,文弱的书生,各走各路,渐行渐远,渐渐无声。

风七七怔了怔,望着长街口追了上去。

大将军府门口,围观的百姓足有千人。

红毯两旁站着的鲜红侍卫,不下百人。

林未安剑眉飞扬,跃马而下,返身踢开风月的车门。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喜娘慌忙上前,背着新嫁娘跟在林未安的身后,一步一步,走进红毯,走向台阶之上。

红毯那头,大将军林世南与林夫人喜笑颜开,盛装站在将军府门口接迎新妇。

如此大礼,天下多少女子不及。

风七七站在围观人群中,听得百姓艳羡的议论声,望着高高在上的林家人,望着掩着大红盖头的新嫁娘,望着迤逦驶入大门的嫁妆车子,神色漠然。

围观人说,新婚是武威大帝对风月的褒奖。

围观人说,玉国破灭,第一个攻入城池的将领是林未安,与风月消息来往的人,亦是林未安。

围观人说,风月与林未安,天作之合,璧人一双。

红衣侍卫簇拥着林家人进了门,嫁妆车子悉数进了大将军府。

围观百姓捡了喜钱喜糖,纷纷散去。

最后一辆入府的马车上,却有人轻轻地掀起了车帘。

风七七目光一闪,看清,那是崔灵巧涂着铅粉的夸张笑脸。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手中的匕首忽然蹿出袖口。

她冷然执着剑,三两步飞跃而起,双足踩在还未散尽的百姓头顶,一步一步跃近车驾。

人群登时混乱不堪,有红衣侍卫指着空中的黑衣人,惊惶道:“抓刺客!”

她混若不觉,手中的剑,只寻找着那张得意非凡的脸。

匕首刺入车窗中,溅起一片殷红。

崔灵巧惊恐地瞪大了眼珠,瞳孔里尽是风七七冷若冰霜的绝色容颜。

这一张,她恨了十三年,憎了十三年,欺侮了十三年,践踏了十三年的脸。

“抓刺客……”侍卫犹在高声呼喊,雪亮的朴刀齐刷刷斩向风七七瘦削的后背。

风七七翻身而起,匕首划过最近那人的刀尖,借力跃上了马车顶。

不必回头,她一个飞扑,掠向街对面最近的楼宇,双足飞奔在青瓦屋脊之上,心头是多年来从未有过的畅快。

也不知奔了多久,抓捕之声渐渐不闻,两旁的街巷渐渐狭窄渐渐寂静。

她跳下屋顶,站定在铺着青石方砖的路面上,抬起眼帘。

街巷冷清并无行人,商铺不比方才大街上的璀璨,却也整洁干净。

迎面一家包子铺,散发着浓郁的香。

老板站在热腾腾的蒸笼前,翻翻拣拣。

风七七许久不曾吃过包子,盯着那雪白的包子咽了一口唾沫。

她已两天未曾吃过东西。

然而,她只是冷清清的站定,一下一下的抚摸袖中的匕首。

这一把匕首,饮血之后如有了灵性。

她抚摸着它,似乎能感受到它对生命的热切和渴盼。

可惜,她却不愿让它如愿。

被潇阳王送进宫,她周身装饰珠玉,却无一两纹银。

此时站在这里,欲买一个包子而不得。

没钱。

她勾起唇角,忽然笑了。

BOSS捡到她时,她正蹲在垃圾堆里捡吃的。

五岁前的记忆,几乎尽是饥饿。

五岁后,她成了BOSS的杀人机器。

从此,发誓再也不要挨饿。

对于美食,她有着来自灵魂深处的热爱。

也不知,是否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

她缓缓走上前。

打斗间,散了鬓发,落了珠玉。

她抬起手指,不经意间抚摸到双耳上的明珠。

“刚出炉的包子勒,三文钱一个热腾腾的包子勒……”包子铺老板卖力的叫唤着,清冷的街巷,立时有了生气。

风七七站定,盯着热气腾腾的包子,垂首道:“五个馒头。”

老板抬起眼,鄙夷地看着她灰黑的额,灰黑的衣,别过头哼道:“馒头二文钱一个。”

她摊开手。

老板一把拽过她手里的明珠耳环,拿在眼下细细品鉴。

“五个馒头。”她嗓音冰凉。

老板倏地握紧明珠,瞪圆了眼,高声呵斥道:“哪里来的瘦花子,乌七八糟一张脸也敢进城?大爷我看你可怜,赏你一个馒头,快滚!”

热腾腾的馒头狠狠掷在雪地上,滚出一道浅浅的痕迹,砸在她的脚下。

她抬起头。

老板趾高气昂的瞪着她,捂住手里的明珠耳环,骂骂咧咧道:“看什么看,还不快滚。”

她目光一闪,隔着蒸笼捏住了他的手。

“哎哟,哎哟……饶命。”

老板龇牙咧嘴,手中的明珠耳环跌落在蒸板之上,另一只手捧着快折断的左手腕,低声下气的告饶。

她看着他,不言。

“女侠饶命,女侠饶命……哎哟喂……”老板再受不得疼痛,冷汗涔涔地尖叫起来。

她松开他的手,冷声道:“五个馒头。”

这一回,老板再不敢造次,慌忙捡了牛皮纸袋,往里装馒头。

直装得那纸袋再也装不下,方战战兢兢递给她。

她伸手接过,转身离去。

余留那润泽的明珠耳环,无声陷在一堆雪白的包子中。

……

十个馒头,风七七只吃了一个。

她坐在流火城僻静街巷的屋瓦之上,冷眼看街道上奔行而过的御林军。

看他们举着皇榜,急急如惶地穿过流火城大街小巷,昭告潇阳王谋逆被羁押的旨令。

暴狱。

大夏国专司羁押皇室子弟的死牢。

据闻,暴狱有罗刹、夜叉二狱卒,手段残忍狠辣,专喜洗涮编排四刑法。

无论是谁,一入内,则将四刑法悉数过遍,教人不死亦要褪一层皮。

许多进了暴狱的皇室宗亲,还未定罪,就死在狱中,族人哀哭而不得。

国人谈暴狱而色变,惊恐之心可谓严重。

然,暴狱乃武威大帝亲创,受武威大帝直辖,皇室宗亲虽愤懑亦不敢造次。

如今,潇阳王谋逆犯上,被太子一怒之下关进暴狱,凶多吉少。

武威大帝宠溺潇阳王已极,太子妒恨多年。

今得了机遇,能不斩草除根,杀之而后快?

百姓议论纷纷,惊愕非常。

风七七站起身,循着暴狱的方向望去,只能看见成片的青瓦屋脊。

她微微眯起双眸,跳下屋顶,顺着长街走了过去。

……

流火城的暴狱,坐落在皇城脚下。

统共只一个不起眼的小院,门口栽植一排光秃秃的海棠,虬枝盘绕,静寂木讷。

从外看去,只能见斑驳的朱色门板。

那墙垣不高,年久失修,风七七纵身一跃便到了墙头。

墙内,偌大的院子一株植物也无,满地的青石方砖光可鉴人,缝隙中却有残存的淤血痕迹。

淤血发黑,冬日里仍透出一股子血腥之意。

风七七目光一闪,潜藏在灵魂深处的热切又冒了出来。她轻轻握紧微热的手指,看向了东厢房。

第9章 暴狱看戏

东厢房,敞开的门洞不大,穿过门洞,小小厢房空无一物,只在迎面墙上悬着一副阎王像。

那阎王,生得面如黑炭,手如钢爪,狰狞可怖。

风七七掀起画像,见一通往地底的台阶。

阶下忽然传来凄厉的喊声,像是谁人正被剥皮抽筋。

洗涮编排?

她目色一冷。

顺着台阶而下,已是另外一番天地。

流火城的暴狱,竟藏在地下室中。

不知这牢狱究竟有多宽,但长长的甬道,一眼却望不到头。

两面墙上,隔着数米便有一支灯座,使玻璃盏罩着,不知燃烧着何物。

明明灭灭的火光,照不亮黑暗的角落,阴冷得教人汗毛倒竖。

她一一看去,甬道两旁密密麻麻排列着窄小的牢房,每一间都用手臂粗的铁栏禁锢。

不说旁人,即是她这样的顶尖杀手,想要逃出牢笼,也要费一番辛苦。

“你果然来了。”黑暗的甬道中,突兀地传来男子慵懒冷漠的声音,空灵似来自地狱。

风七七倏地点地飞掠,上了甬道顶部。

仿似一只漆黑的毒蛛,牢牢地攀附着泥壁,无声无息。

她的目光却如远红外视仪,瞬间扫视过漆黑的牢笼。

近处一间牢笼的角落中,雪白狐裘闪烁着黯淡的光,虽处暴狱,却纤尘不染。

难能可贵,这身着狐裘的妖异男人身下,竟然还有一张交椅。

没错,他就那么云淡风轻地靠坐在交椅之上,目光冷淡地望着甬道顶部,揶揄出声。

“来看本王是怎么死的?”

风七七的确是这个想法。

她无声跃下,寻了他对面一间敞开的牢笼钻了进去。

牢笼漆黑,一眨眼,她便隐匿不见。

懂得借助环境和光线,将自己隐身的人,大抵可算九州大陆上杀手中的佼佼者。

风七七显然是佼佼者。

潇阳王目光一闪,忽然道:“想去潇阳城看看么?”

风七七没有回答他。

她无声坐在漆黑的角落中,冷眼看对面火光中那个妖冶到极致的男人,微微蹙眉。

他杀了风六郎,他灭了玉国,他掳了她并将她送给太子,却遭她设计陷害入了暴狱。

倒是个不错的结局。

太子毕竟是储君,武威大帝一时半会儿总要有些顾虑。

逢此顾虑的间隙,两个狱卒,足可让潇阳王一夕升天。

她水眸一颤,漆黑的甬道那头,已传来繁重的脚步声。

浓厚的血腥味,刹那间溢满牢笼,厚重的铁链在冰冷的青石地面上,拖曳出“咔嚓、咔嚓”的响声。

声声锥刺耳鼓。

“处理了左幽郡王,是该照顾潇阳王了。太子早就交代,潇阳王进来,先给他洗拨干净,让他也快活快活。哈哈……”

“罗刹,你就是手段太嫩。潇阳王那样瘦,能洗出来几斤烂肉?我倒瞧着,他那肋骨有些新鲜,味道也许不错,嘿嘿……”

寥寥几句话,听得人头皮发炸。

她目光一闪,牢牢盯着甬道深处。

火光中,二个身量高大的狱卒渐渐走近,他们手中拖曳的东西,也终于被看清。

那是一个人。

严格意义上来说,又不能算是一个人。

他没有双手、没有头皮,血淋淋的脑袋倒栽在地,拖出长长的一线血迹。

狱卒拽住他白骨森森的腿,一面走一面说笑,好似拖拽的不是人的身体,而是个笨重的物件。

可她分明听得,那血淋淋的身体,犹在艰难的喘息。

左幽郡王还活着。

甬道中,浓厚的血腥味已然令人作呕,风七七不由得蹙眉。

然而,走过牢门前的狱卒却停驻了脚步。

二人乌黑的脸上喜意盎然,齐齐转过头打量潇阳王,沙哑着嗓音笑起来。

“哈哈……”

“嘿嘿……”

那样的笑,仿似来自地底幽灵,带着森然的凉意,颤抖地滚过牢中人的肌肤。

潇阳王目光一闪,倏地坐直了身子。

三人对视,某个王爷显然正被撩拨的急欲发飙。

压抑着呼吸,风七七忽然勾唇一笑。

一笑之后,二个狱卒竟突然转头,惊得她瞬间握紧了袖中匕首。

然而,狱卒转头,却只是拖拽着左幽郡王缓缓出了甬道,走上台阶。

临走,仍不忘吩咐道:“潇阳王,待会儿就教你尝尝编排的滋味,嘿嘿……”

笑声刺耳,如同幽魂。

风七七冷眼瞧着对面,瞧着那个长身而起的妖冶王爷,看他雪白狐裘的下摆在牢笼中划出好看的弧度。

尔后,好整以暇地从怀中掏出来一袋馒头。

馒头,尚且温热。

柔软的馒头入口,她还没品尝到个中滋味,却是眼前一暗。

漆黑的甬道那头,台阶之上,有人站在阎王像下,高声呵斥道:“大帝有旨,乾中门谋逆之事,疑点重重,朕深惑之,着潇阳王速往宝坤殿与太子对质。”

阴冷的风,呼啸着送来一人急切的宣召声,同时送来罗刹与夜叉的叩拜谢恩声。

显然,武威大帝溺爱潇阳王,一收到爱子被关押暴狱的消息,登时拟旨宽赦。

既是武威大帝发话,任太子如何手眼通天,亦不能奈何。

夜叉与罗刹的愿望落空。

牢狱中一时回复了寂静,潇阳王站在牢门边,缓缓抬起眼帘,目光扫过漆黑的对面,轻声道:“让你失望了。”

他的嗓音,慵懒中透出一丝得意的凉保

风七七倏地蹿出,一剑刺向他咽喉,快得如同闪电。

剑刃却被人捏祝

潇阳王两指夹着剑尖,隔着铁栏看来,勾唇道:“本王不喜欢这把剑。”

他指法变幻飞速,话音落,已顺着剑刃捏住了她的手腕。

脉门被掐,风七七手指一软,匕首脱手。

“叮。”

匕首落地,发出清脆的响声。

黑暗中,同时响起男人魅惑的笑声。

风七七只觉手腕一紧,整个人已被迫靠近铁栏。

呼吸相近,男人修长的手指,一寸寸抚上她白皙娇嫩的下颌。

“本王改主意了。”

他慵懒地开口:“你生得这样美,本王应该将你送给太子。或者,我们就是最亲密的兄弟了。听闻,太子宝月轩的大床,很软的。”

风七七仰起头,水眸一颤。

潇阳王再近分寸,稳稳捏着她的下颌,微微用力:“风七七,就算你不愿意伺候太子也没关系。南湘王对待侍妾的手段,连太子都望尘莫及。或许,你会更喜欢。”

说来说去,他的话只会令人愈加讨厌。

风七七冷冷一哼,手腕倏地后缩,眨眼间脱出他的手指,足尖一抬,匕首又到了她手中。

锋利的剑刃,快速划过他俊美的面庞,划出殷红的血珠,染红了她雪亮的剑尖。

潇阳王骇然失色,闪电般退至牢狱墙壁前,伸手抚上自己的下颌。

不算浅的伤,长足寸许,殷红招摇地开在他脸上,与他左手上的莹碧指环,相得益彰。

他冷冷地瞪着牢笼外,目光中尽是残酷的冷漠,一字一顿道:“缩骨功。”

风七七勾唇一笑,笑容璀璨已极。

“承让。”

呆傻的王爷,难道以为她是吃素的么?

既然敢来看热闹,她自然有做壁上观的本钱。

她挑眉含笑,对面的男人却气得不轻。

“嗖……”

就在她得意的当口,黑暗中,陡然有飞镖破空,闪电般蹿向她面门。

风七七目光一颤,翻身避开,侧身靠住冷硬的甬道墙壁。

一抬眼,对上了秋霜生涩的眸子。

“嗖嗖嗖……”

飞镖再次破空,毫无章法的激射而来,风七七挥剑一一劈开,目色一瞬冰冷。

漫天飞镖雨中,二道雪白的身影,一前一后地堵住了她的退路。

杀手,从未离开。

难怪,潇阳王能这般惬意地躺在金交椅上。

难怪,身处牢狱,他却仍旧云淡风轻。

怎能不云淡风轻?

普天之下,能打得过春水与秋霜的人,有几个?

纵是罗刹与夜叉二人,不也一样败给了武威大帝的圣旨。

潇阳王,从来都有恃无恐。

风七七心下一冷,缓缓收起锋利的匕首,扫一眼春水与秋霜冷戾的脸,傲然道:“打算一起上吗?”

这无疑是最大的挑衅。

秋霜的脸霎时惨白,春水亦抿紧了唇。

仿似一道闪电,快得教人看不真切。话音落,她已先一步蹿出,借力跃上甬道顶部,倏地弹射而去,一拳砸向春水的头顶。

她的身影太快,使得竟是近身肉搏的招数。

春水大惊,迎头直击,却击了个空。

一击不中,春水倒退,她借势冲出甬道,一步登上台阶。

无数枚飞镖,乍然袭向她背后。

不必回头,她也知晓秋霜欲将她射成筛子。

可惜,她从没有过当筛子的打算。

风七七水眸一颤,倏地褪掉外罩黑衣,一翻身,漫天狂卷。

卷起的黑衣如风,将那叮叮当当之声,尽数困祝

秋霜面色大变,双袖狂舞,飞速奔近。

“秋霜。”

潇阳王的嗓音,恰在此时响起。

秋霜一滞,风七七手中的黑衣趁势撒手,“呼啦”一声,悉数射向牢狱之中。

那是潇阳王站定的方向。

“主人。”

“主人。”

春水与秋霜大惊失色,齐齐喊出,双双扑向牢门。

他们没有想到,她一出招,竟选了二人中最厉害的那个。

更没有料到,她兜住飞镖雨,不去射杀秋霜,不去射杀春水,却转而射向困于牢中的潇阳王。

然而,她这一招无疑是奏效的。

眼瞧着三人的忙乱,她一步跃出台阶,回头勾唇一冷:“潇阳王,好好养着你的脑袋,用不了多久,姐姐会来取走它的。”

一语毕,她双足乍起,三两步跃出东厢房,扯了那阎王象,掷向了奔来的狱卒。

狱卒倒地,更多的狱卒挥刀杀来,团团围住了她。

风七七一步蹿上,伸手夺了一人利剑,旋即狂舞起来。

漫天剑雨,狱卒飞快退避,再不敢阻拦。

她单手舞剑,跃过围堵的狱卒,跃出东厢房小门,站在了暴狱庭院中。

回头,潇阳王托着雪白狐裘冷冰冰地站着廊下。

“风七七。”他言语冷漠,神色冷漠,瞪着她的脸,忽然撒开手扔出雪白狐裘。

狐裘当头罩来,隐隐有戾风浮动,杀伤力竟比刀剑还狠辣。

若是真将她的头脸罩住,只怕她这张绝色的容颜便要毁去。

嫡女谋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嫡女谋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闪婚蜜宠:狼性总裁要不够4章

    原标题:闪婚蜜宠:狼性总裁要不够4章小说名字:闪婚蜜宠:狼性总裁要不够004章史上最大笑料景曦咬了咬唇,红着双眼说:“颜颜,我不是要跟你抢阿逸的,真没有!我,我只是太爱阿逸的,你不要生气,我把阿逸还给你好不好?”“景曦你总是顾忌她的感受做什么?”景曦心软的样子让裴逸又气又心疼,瞥了靳颜一眼:“如果没有我,她靳颜就什么都不是!”呵呵!靳颜感觉太狗血了。自己闺蜜怀了男朋友的孩子,测孕棒还他妈是她自个买回来的!日了狗的!“是,没有你裴逸先生,我可能还进不了娱乐圈。”靳颜揉着太阳穴,怒笑着:“但是这他妈

  • 南少,请疼我4章

    原标题:南少,请疼我4章书名:南少,请疼我第四章他觉得有些难受“少爷,去哪儿?”司机师傅小心翼翼地询问,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南亓哲轻叹口气,疲倦地捏了捏眉心,“去碧水云亭。”除去生理需求的时候,南亓哲基本上不会回去。说来倒是可笑,以前只要看到苏然的电话,他就厌恶至极。可到了现在竟然连一个消息也没有,他竟然有些无所适从了。心里就跟密密麻麻爬了一层蚂蚁,让他觉得有些难受。……一下车,远远就看见别墅里灯火烛明,还隐隐传来一股子饭菜的香味儿。果然,什么离婚协议,什么飞机失事,不就是那个女人闹出的幺蛾子

  • 旧婚新爱4章

    原标题:旧婚新爱4章小说书名:旧婚新爱第4章不舒服?一进门就看见坐在窗边、穿着银色西装的男子,夕阳余晖照耀下,他斯文柔和的面庞竟有种熠熠生辉的灿烂。她大大方方的走过去,把礼物放到他面前:“久等了。”江源看着桌上礼物,苦笑一声:“你还真是客气,我只是想跟你吃顿饭而已,不必带什么礼物的……”沈初七却不置可否,优雅的拉开椅子坐下。江源将菜单递给她,目光柔和的望着她,“喜欢什么,自己点吧。”沈初七接过菜单,清澈的眸子微微一眯,就是这个抬头的一瞬间,猛然倒吸一口凉气。不远处的门口,迈进一个熟悉的挺拔身影,

  • 唯你,尘埃落定4章

    原标题:唯你,尘埃落定4章小说:唯你,尘埃落定第4章一个巴掌“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坦诚这件事情!你知道我一向不喜欢撒谎的女人,刚才在会议室里我是给你面子,现在——没,有,必,要!”在沈靳城的阴影笼罩之下,即便林言身高一米七,也显得她娇小纤瘦。可她偏就没表现出本该属于她的半点柔弱,只是固执的盯着沈靳城的眼睛,脸庞上尽是恬静。不,也许不是恬静,她只是凝视着这张她爱了数年的男人的脸,忽然发现自己对他了解的少的可怜。她是绝望,对这段婚姻感到绝望!“我承认三年前的事情是我不对,是我为了嫁给你动用了卑劣的手

  • 爱到无处可逃4章

    原标题:爱到无处可逃4章小说书名:爱到无处可逃第4章一张陈年旧照‘咚咚咚——’鼓起了十足的勇气,叶欢颜站在十七层总裁办公室门口,抬手敲门。一片死寂。‘咚咚咚——’她又抬手敲了两声。还是无人应答。叶欢颜屏了一口气,准备第三次敲门时,办公区有人冒出脑袋,好心的提醒,“叶秘书,刚才集团高层开会,陵总去会议室了,估计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你要是有什么文件,先放他桌上吧。”她怔了怔,环顾四周后发现,果然办公区的人少了一小部分,估计都一起去开会去了。“好,谢谢。”她微笑着对那个人道了一声谢。然后按下门扣。叶欢颜

  • 不该爱上你4章

    原标题:不该爱上你4章小说名称:不该爱上你第4章幕后指使者“没人指使我,我根本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李晴天虽然浑身发抖,但是想到戴家的势力,咬紧牙关的说道。“把我当傻子,嗯?信不信我就在这里杀了你?”戴依涵再用力一踩,李晴天凄惨地啊了一声,戴依涵如冰刀般的眼睛盯得她发麻,像是再稍用一点点的力,便能把李晴天踩死在脚下。“我,我,我说,我说。”李晴天怯懦地说着,像她这样的娇小姐从小到大让宠在手心,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让打过。李晴天看着戴依涵阴冷的脸,她比三年前还要冷血凌厉了。现在的她非常可怕!还以为她

  • 一晚定情:陆少太缠人4章

    原标题:一晚定情:陆少太缠人4章小说名:一晚定情:陆少太缠人第四章失信于他“老大,那个,能不能问一下。”他有点紧张的吞口口水,两眼泛光:“您这结婚对象,是哪家姑娘啊?”哪家姑娘这么大胆,连陆君霆的鸽子都敢放!大胆,牛气,他要给她点100个赞!陆君霆看都不看他一眼,双眸聚满寒芒。“王副官,你今天的话是不是有点多?”他嗓音冷冽。那隐含警告的语气刺的王副官头皮一紧,赶紧道:“我错了,首长。我再也不乱问了。”陆君霆依旧一言不发,从头到尾,不曾看他一眼。若不是这王斌多年陪着他出生入死,他平日里对他不太严厉

  • 房东的闺房秘事4章

    原标题:房东的闺房秘事4章小说名:房东的闺房秘事第四章叶萱的怀抱看到这女人居然是叶萱我犹豫了,尽管我现在戴着安全帽遮住脸没人认识我。只是看着叶萱被捂住嘴巴快速拖进巷子里,尤其是那柔弱无助的样子,无力地挣扎着,呼救都无法做到,我心底那一丁点小想法,顿时被一股怒火涌出焚烧得烟消云散!“都给我住手!”我大声吼了一句,加快了油门,骑着摩托车直接往巷子里冲。孙文俊的几个狗腿见我开着摩托车冲过来,大概是速度太快的原因一下子就被吓到了,几乎都松开叶萱往旁边躲开。只不过我已经到了狗腿的面前,摩托车猛地一下就把其

  • 早安,老公大人4章

    原标题:早安,老公大人4章小说:早安,老公大人第四章男神兵哥哥(1)“这是你姑姑给我的。”许母一边在厨房摘菜准备晚餐,一边回答着许荣荣,“你姑父和军区里面的人认识,正好军区搞了个相亲大会,听说你最近在相亲,所以你姑父特意问别人要了一张请柬给你,说是军人比任何男人都可靠!”“军区?兵哥哥?”许荣荣看着手中的请柬喃喃自语,脑海中浮现出想象出来的军人的样子,强健的体魄,古铜色的肌肤,结实xing-gan的腹肌,想到这,许荣荣的口水都快要流了下来,激动的从沙发上坐起来。“兵哥哥啊!”那就是男神啊。许荣荣

  • 豪门隐婚AA制4章

    原标题:豪门隐婚AA制4章小说名字:豪门隐婚AA制第4章市长女儿?将桌上的文件,笔记本电脑,相机等一一收拾好,乔薇捧着笨重的箱子,耳鬓的发丝随着她的动作而轻微拨动,她跟随着一群下班的工作人员走出电梯。不少人在旁边冲着她指指点点,议论声细细碎碎的传入她的耳中。乔薇佯装做没听见的模样,挺着身板儿往外走。“当爱已成往事,当我们回首过去,初恋的甜中夹几分酸涩……”裤兜里的手机忽然开始有节拍的震动。“哎……”不用猜她都大概知道是谁打来的。乔薇抬起腿垫着脚尖,用膝盖顶着箱子,腾出来的另一只手在口袋里摸出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