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嫡女谋略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2 1:11:2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嫡女谋略

第8章 杀人

风七七生母风夫人,乃玉国老将军辛见愁的嫡女。小说嫡女谋略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当年,辛九娘嫁人,嫁资丰厚举国皆知。

她下嫁玉国第一风骨文臣风六郎,当是郎才女貌,伉俪情深。

一时,被玉国人传为美谈。

辛九娘有一张祖传的七夕古琴,配汉白玉琴台,专赋瑶池之词,奏广寒之曲。

风六郎与她琴瑟和鸣,常行乐于风府后花园中。

后来,她的独女风七七出世,她便将七夕古琴传给了风七七。

古琴台上,还有她亲手为爱女雕刻的“七七”二字。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

再后来,老将军辛见愁遭政敌迫害致死,辛九娘辗转病倒。

侍女崔灵巧设计勾引风六郎,气死辛九娘,鸠占鹊巢,做起了风夫人。

崔灵巧霸占了辛九娘的嫁妆,诞下风六郎的庶女风月,赶时年六岁的风七七入住风府柴房。

几年后,风月又霸占了风七七唯一的七夕古琴。

七夕琴台上刻着的“七七”二字,因着风月的嫉恨,早被风月使匕首刻划成了斑驳痕迹。

再难见那隽秀的“七七”二字。

飘雪早停,嫁妆车子一一从风七七眼前驶过。小说嫡女谋略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鲜红的色彩,充盈长街,喜庆的气息霸占着天地。

满大街的大夏百姓,无论艳羡或是鄙夷,都免不得对这亡国庶女的嫁妆赞叹一声。

他们自然不知道,这些嫁妆,大部分都是辛九娘的陪嫁。

剩下的,是风六郎的家底,还有当初崔灵巧与风月强迫风七七入宫侍寝时,老皇帝赏赐风家的厚重金银。

这些东西,原本归属风七七。

而今,尽被崔灵巧母女带来大夏,跟着风月嫁入望门。

嫁资庞大,引人人羡慕,引林家不能小觑。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却,悉数为血淋淋掠夺之物。

风七七冰凉着手指,无视眼前驶过的一辆又一辆鲜红车驾,目光只在远处那架琴台之上。

汉白玉琴台剔透晶莹,矜贵的让人不敢直视,角落处的一块小小划痕,无一人注意。

然而,却像是烙在她心上的胭脂樱

盯着那混乱的划痕,她渐渐朦胧了双目。

良久,一滴冷泪毫无征兆地跌落下来。落在她脚下金色的方砖上,晕染出悲伤的图案,刹那结冰。

她有些愕然,垂首盯着凝结为霜的泪,忽然抬起头。原文haohaoyun.com

林家的车队已然拐过街口,再无踪迹。热闹的长街又恢复了初始的喧嚣和繁盛。

艳妆的妇人,文弱的书生,各走各路,渐行渐远,渐渐无声。

风七七怔了怔,望着长街口追了上去。

大将军府门口,围观的百姓足有千人。

红毯两旁站着的鲜红侍卫,不下百人。

林未安剑眉飞扬,跃马而下,返身踢开风月的车门。小说嫡女谋略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喜娘慌忙上前,背着新嫁娘跟在林未安的身后,一步一步,走进红毯,走向台阶之上。

红毯那头,大将军林世南与林夫人喜笑颜开,盛装站在将军府门口接迎新妇。

如此大礼,天下多少女子不及。

风七七站在围观人群中,听得百姓艳羡的议论声,望着高高在上的林家人,望着掩着大红盖头的新嫁娘,望着迤逦驶入大门的嫁妆车子,神色漠然。

围观人说,新婚是武威大帝对风月的褒奖。

围观人说,玉国破灭,第一个攻入城池的将领是林未安,与风月消息来往的人,亦是林未安。

围观人说,风月与林未安,天作之合,璧人一双。

红衣侍卫簇拥着林家人进了门,嫁妆车子悉数进了大将军府。

围观百姓捡了喜钱喜糖,纷纷散去。

最后一辆入府的马车上,却有人轻轻地掀起了车帘。

风七七目光一闪,看清,那是崔灵巧涂着铅粉的夸张笑脸。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手中的匕首忽然蹿出袖口。

她冷然执着剑,三两步飞跃而起,双足踩在还未散尽的百姓头顶,一步一步跃近车驾。

人群登时混乱不堪,有红衣侍卫指着空中的黑衣人,惊惶道:“抓刺客!”

她混若不觉,手中的剑,只寻找着那张得意非凡的脸。

匕首刺入车窗中,溅起一片殷红。

崔灵巧惊恐地瞪大了眼珠,瞳孔里尽是风七七冷若冰霜的绝色容颜。

这一张,她恨了十三年,憎了十三年,欺侮了十三年,践踏了十三年的脸。

“抓刺客……”侍卫犹在高声呼喊,雪亮的朴刀齐刷刷斩向风七七瘦削的后背。

风七七翻身而起,匕首划过最近那人的刀尖,借力跃上了马车顶。

不必回头,她一个飞扑,掠向街对面最近的楼宇,双足飞奔在青瓦屋脊之上,心头是多年来从未有过的畅快。

也不知奔了多久,抓捕之声渐渐不闻,两旁的街巷渐渐狭窄渐渐寂静。

她跳下屋顶,站定在铺着青石方砖的路面上,抬起眼帘。

街巷冷清并无行人,商铺不比方才大街上的璀璨,却也整洁干净。

迎面一家包子铺,散发着浓郁的香。

老板站在热腾腾的蒸笼前,翻翻拣拣。

风七七许久不曾吃过包子,盯着那雪白的包子咽了一口唾沫。

她已两天未曾吃过东西。

然而,她只是冷清清的站定,一下一下的抚摸袖中的匕首。

这一把匕首,饮血之后如有了灵性。

她抚摸着它,似乎能感受到它对生命的热切和渴盼。

可惜,她却不愿让它如愿。

被潇阳王送进宫,她周身装饰珠玉,却无一两纹银。

此时站在这里,欲买一个包子而不得。

没钱。

她勾起唇角,忽然笑了。

BOSS捡到她时,她正蹲在垃圾堆里捡吃的。

五岁前的记忆,几乎尽是饥饿。

五岁后,她成了BOSS的杀人机器。

从此,发誓再也不要挨饿。

对于美食,她有着来自灵魂深处的热爱。

也不知,是否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

她缓缓走上前。

打斗间,散了鬓发,落了珠玉。

她抬起手指,不经意间抚摸到双耳上的明珠。

“刚出炉的包子勒,三文钱一个热腾腾的包子勒……”包子铺老板卖力的叫唤着,清冷的街巷,立时有了生气。

风七七站定,盯着热气腾腾的包子,垂首道:“五个馒头。”

老板抬起眼,鄙夷地看着她灰黑的额,灰黑的衣,别过头哼道:“馒头二文钱一个。”

她摊开手。

老板一把拽过她手里的明珠耳环,拿在眼下细细品鉴。

“五个馒头。”她嗓音冰凉。

老板倏地握紧明珠,瞪圆了眼,高声呵斥道:“哪里来的瘦花子,乌七八糟一张脸也敢进城?大爷我看你可怜,赏你一个馒头,快滚!”

热腾腾的馒头狠狠掷在雪地上,滚出一道浅浅的痕迹,砸在她的脚下。

她抬起头。

老板趾高气昂的瞪着她,捂住手里的明珠耳环,骂骂咧咧道:“看什么看,还不快滚。”

她目光一闪,隔着蒸笼捏住了他的手。

“哎哟,哎哟……饶命。”

老板龇牙咧嘴,手中的明珠耳环跌落在蒸板之上,另一只手捧着快折断的左手腕,低声下气的告饶。

她看着他,不言。

“女侠饶命,女侠饶命……哎哟喂……”老板再受不得疼痛,冷汗涔涔地尖叫起来。

她松开他的手,冷声道:“五个馒头。”

这一回,老板再不敢造次,慌忙捡了牛皮纸袋,往里装馒头。

直装得那纸袋再也装不下,方战战兢兢递给她。

她伸手接过,转身离去。

余留那润泽的明珠耳环,无声陷在一堆雪白的包子中。

……

十个馒头,风七七只吃了一个。

她坐在流火城僻静街巷的屋瓦之上,冷眼看街道上奔行而过的御林军。

看他们举着皇榜,急急如惶地穿过流火城大街小巷,昭告潇阳王谋逆被羁押的旨令。

暴狱。

大夏国专司羁押皇室子弟的死牢。

据闻,暴狱有罗刹、夜叉二狱卒,手段残忍狠辣,专喜洗涮编排四刑法。

无论是谁,一入内,则将四刑法悉数过遍,教人不死亦要褪一层皮。

许多进了暴狱的皇室宗亲,还未定罪,就死在狱中,族人哀哭而不得。

国人谈暴狱而色变,惊恐之心可谓严重。

然,暴狱乃武威大帝亲创,受武威大帝直辖,皇室宗亲虽愤懑亦不敢造次。

如今,潇阳王谋逆犯上,被太子一怒之下关进暴狱,凶多吉少。

武威大帝宠溺潇阳王已极,太子妒恨多年。

今得了机遇,能不斩草除根,杀之而后快?

百姓议论纷纷,惊愕非常。

风七七站起身,循着暴狱的方向望去,只能看见成片的青瓦屋脊。

她微微眯起双眸,跳下屋顶,顺着长街走了过去。

……

流火城的暴狱,坐落在皇城脚下。

统共只一个不起眼的小院,门口栽植一排光秃秃的海棠,虬枝盘绕,静寂木讷。

从外看去,只能见斑驳的朱色门板。

那墙垣不高,年久失修,风七七纵身一跃便到了墙头。

墙内,偌大的院子一株植物也无,满地的青石方砖光可鉴人,缝隙中却有残存的淤血痕迹。

淤血发黑,冬日里仍透出一股子血腥之意。

风七七目光一闪,潜藏在灵魂深处的热切又冒了出来。她轻轻握紧微热的手指,看向了东厢房。

第9章 暴狱看戏

东厢房,敞开的门洞不大,穿过门洞,小小厢房空无一物,只在迎面墙上悬着一副阎王像。

那阎王,生得面如黑炭,手如钢爪,狰狞可怖。

风七七掀起画像,见一通往地底的台阶。

阶下忽然传来凄厉的喊声,像是谁人正被剥皮抽筋。

洗涮编排?

她目色一冷。

顺着台阶而下,已是另外一番天地。

流火城的暴狱,竟藏在地下室中。

不知这牢狱究竟有多宽,但长长的甬道,一眼却望不到头。

两面墙上,隔着数米便有一支灯座,使玻璃盏罩着,不知燃烧着何物。

明明灭灭的火光,照不亮黑暗的角落,阴冷得教人汗毛倒竖。

她一一看去,甬道两旁密密麻麻排列着窄小的牢房,每一间都用手臂粗的铁栏禁锢。

不说旁人,即是她这样的顶尖杀手,想要逃出牢笼,也要费一番辛苦。

“你果然来了。”黑暗的甬道中,突兀地传来男子慵懒冷漠的声音,空灵似来自地狱。

风七七倏地点地飞掠,上了甬道顶部。

仿似一只漆黑的毒蛛,牢牢地攀附着泥壁,无声无息。

她的目光却如远红外视仪,瞬间扫视过漆黑的牢笼。

近处一间牢笼的角落中,雪白狐裘闪烁着黯淡的光,虽处暴狱,却纤尘不染。

难能可贵,这身着狐裘的妖异男人身下,竟然还有一张交椅。

没错,他就那么云淡风轻地靠坐在交椅之上,目光冷淡地望着甬道顶部,揶揄出声。

“来看本王是怎么死的?”

风七七的确是这个想法。

她无声跃下,寻了他对面一间敞开的牢笼钻了进去。

牢笼漆黑,一眨眼,她便隐匿不见。

懂得借助环境和光线,将自己隐身的人,大抵可算九州大陆上杀手中的佼佼者。

风七七显然是佼佼者。

潇阳王目光一闪,忽然道:“想去潇阳城看看么?”

风七七没有回答他。

她无声坐在漆黑的角落中,冷眼看对面火光中那个妖冶到极致的男人,微微蹙眉。

他杀了风六郎,他灭了玉国,他掳了她并将她送给太子,却遭她设计陷害入了暴狱。

倒是个不错的结局。

太子毕竟是储君,武威大帝一时半会儿总要有些顾虑。

逢此顾虑的间隙,两个狱卒,足可让潇阳王一夕升天。

她水眸一颤,漆黑的甬道那头,已传来繁重的脚步声。

浓厚的血腥味,刹那间溢满牢笼,厚重的铁链在冰冷的青石地面上,拖曳出“咔嚓、咔嚓”的响声。

声声锥刺耳鼓。

“处理了左幽郡王,是该照顾潇阳王了。太子早就交代,潇阳王进来,先给他洗拨干净,让他也快活快活。哈哈……”

“罗刹,你就是手段太嫩。潇阳王那样瘦,能洗出来几斤烂肉?我倒瞧着,他那肋骨有些新鲜,味道也许不错,嘿嘿……”

寥寥几句话,听得人头皮发炸。

她目光一闪,牢牢盯着甬道深处。

火光中,二个身量高大的狱卒渐渐走近,他们手中拖曳的东西,也终于被看清。

那是一个人。

严格意义上来说,又不能算是一个人。

他没有双手、没有头皮,血淋淋的脑袋倒栽在地,拖出长长的一线血迹。

狱卒拽住他白骨森森的腿,一面走一面说笑,好似拖拽的不是人的身体,而是个笨重的物件。

可她分明听得,那血淋淋的身体,犹在艰难的喘息。

左幽郡王还活着。

甬道中,浓厚的血腥味已然令人作呕,风七七不由得蹙眉。

然而,走过牢门前的狱卒却停驻了脚步。

二人乌黑的脸上喜意盎然,齐齐转过头打量潇阳王,沙哑着嗓音笑起来。

“哈哈……”

“嘿嘿……”

那样的笑,仿似来自地底幽灵,带着森然的凉意,颤抖地滚过牢中人的肌肤。

潇阳王目光一闪,倏地坐直了身子。

三人对视,某个王爷显然正被撩拨的急欲发飙。

压抑着呼吸,风七七忽然勾唇一笑。

一笑之后,二个狱卒竟突然转头,惊得她瞬间握紧了袖中匕首。

然而,狱卒转头,却只是拖拽着左幽郡王缓缓出了甬道,走上台阶。

临走,仍不忘吩咐道:“潇阳王,待会儿就教你尝尝编排的滋味,嘿嘿……”

笑声刺耳,如同幽魂。

风七七冷眼瞧着对面,瞧着那个长身而起的妖冶王爷,看他雪白狐裘的下摆在牢笼中划出好看的弧度。

尔后,好整以暇地从怀中掏出来一袋馒头。

馒头,尚且温热。

柔软的馒头入口,她还没品尝到个中滋味,却是眼前一暗。

漆黑的甬道那头,台阶之上,有人站在阎王像下,高声呵斥道:“大帝有旨,乾中门谋逆之事,疑点重重,朕深惑之,着潇阳王速往宝坤殿与太子对质。”

阴冷的风,呼啸着送来一人急切的宣召声,同时送来罗刹与夜叉的叩拜谢恩声。

显然,武威大帝溺爱潇阳王,一收到爱子被关押暴狱的消息,登时拟旨宽赦。

既是武威大帝发话,任太子如何手眼通天,亦不能奈何。

夜叉与罗刹的愿望落空。

牢狱中一时回复了寂静,潇阳王站在牢门边,缓缓抬起眼帘,目光扫过漆黑的对面,轻声道:“让你失望了。”

他的嗓音,慵懒中透出一丝得意的凉保

风七七倏地蹿出,一剑刺向他咽喉,快得如同闪电。

剑刃却被人捏祝

潇阳王两指夹着剑尖,隔着铁栏看来,勾唇道:“本王不喜欢这把剑。”

他指法变幻飞速,话音落,已顺着剑刃捏住了她的手腕。

脉门被掐,风七七手指一软,匕首脱手。

“叮。”

匕首落地,发出清脆的响声。

黑暗中,同时响起男人魅惑的笑声。

风七七只觉手腕一紧,整个人已被迫靠近铁栏。

呼吸相近,男人修长的手指,一寸寸抚上她白皙娇嫩的下颌。

“本王改主意了。”

他慵懒地开口:“你生得这样美,本王应该将你送给太子。或者,我们就是最亲密的兄弟了。听闻,太子宝月轩的大床,很软的。”

风七七仰起头,水眸一颤。

潇阳王再近分寸,稳稳捏着她的下颌,微微用力:“风七七,就算你不愿意伺候太子也没关系。南湘王对待侍妾的手段,连太子都望尘莫及。或许,你会更喜欢。”

说来说去,他的话只会令人愈加讨厌。

风七七冷冷一哼,手腕倏地后缩,眨眼间脱出他的手指,足尖一抬,匕首又到了她手中。

锋利的剑刃,快速划过他俊美的面庞,划出殷红的血珠,染红了她雪亮的剑尖。

潇阳王骇然失色,闪电般退至牢狱墙壁前,伸手抚上自己的下颌。

不算浅的伤,长足寸许,殷红招摇地开在他脸上,与他左手上的莹碧指环,相得益彰。

他冷冷地瞪着牢笼外,目光中尽是残酷的冷漠,一字一顿道:“缩骨功。”

风七七勾唇一笑,笑容璀璨已极。

“承让。”

呆傻的王爷,难道以为她是吃素的么?

既然敢来看热闹,她自然有做壁上观的本钱。

她挑眉含笑,对面的男人却气得不轻。

“嗖……”

就在她得意的当口,黑暗中,陡然有飞镖破空,闪电般蹿向她面门。

风七七目光一颤,翻身避开,侧身靠住冷硬的甬道墙壁。

一抬眼,对上了秋霜生涩的眸子。

“嗖嗖嗖……”

飞镖再次破空,毫无章法的激射而来,风七七挥剑一一劈开,目色一瞬冰冷。

漫天飞镖雨中,二道雪白的身影,一前一后地堵住了她的退路。

杀手,从未离开。

难怪,潇阳王能这般惬意地躺在金交椅上。

难怪,身处牢狱,他却仍旧云淡风轻。

怎能不云淡风轻?

普天之下,能打得过春水与秋霜的人,有几个?

纵是罗刹与夜叉二人,不也一样败给了武威大帝的圣旨。

潇阳王,从来都有恃无恐。

风七七心下一冷,缓缓收起锋利的匕首,扫一眼春水与秋霜冷戾的脸,傲然道:“打算一起上吗?”

这无疑是最大的挑衅。

秋霜的脸霎时惨白,春水亦抿紧了唇。

仿似一道闪电,快得教人看不真切。话音落,她已先一步蹿出,借力跃上甬道顶部,倏地弹射而去,一拳砸向春水的头顶。

她的身影太快,使得竟是近身肉搏的招数。

春水大惊,迎头直击,却击了个空。

一击不中,春水倒退,她借势冲出甬道,一步登上台阶。

无数枚飞镖,乍然袭向她背后。

不必回头,她也知晓秋霜欲将她射成筛子。

可惜,她从没有过当筛子的打算。

风七七水眸一颤,倏地褪掉外罩黑衣,一翻身,漫天狂卷。

卷起的黑衣如风,将那叮叮当当之声,尽数困祝

秋霜面色大变,双袖狂舞,飞速奔近。

“秋霜。”

潇阳王的嗓音,恰在此时响起。

秋霜一滞,风七七手中的黑衣趁势撒手,“呼啦”一声,悉数射向牢狱之中。

那是潇阳王站定的方向。

“主人。”

“主人。”

春水与秋霜大惊失色,齐齐喊出,双双扑向牢门。

他们没有想到,她一出招,竟选了二人中最厉害的那个。

更没有料到,她兜住飞镖雨,不去射杀秋霜,不去射杀春水,却转而射向困于牢中的潇阳王。

然而,她这一招无疑是奏效的。

眼瞧着三人的忙乱,她一步跃出台阶,回头勾唇一冷:“潇阳王,好好养着你的脑袋,用不了多久,姐姐会来取走它的。”

一语毕,她双足乍起,三两步跃出东厢房,扯了那阎王象,掷向了奔来的狱卒。

狱卒倒地,更多的狱卒挥刀杀来,团团围住了她。

风七七一步蹿上,伸手夺了一人利剑,旋即狂舞起来。

漫天剑雨,狱卒飞快退避,再不敢阻拦。

她单手舞剑,跃过围堵的狱卒,跃出东厢房小门,站在了暴狱庭院中。

回头,潇阳王托着雪白狐裘冷冰冰地站着廊下。

“风七七。”他言语冷漠,神色冷漠,瞪着她的脸,忽然撒开手扔出雪白狐裘。

狐裘当头罩来,隐隐有戾风浮动,杀伤力竟比刀剑还狠辣。

若是真将她的头脸罩住,只怕她这张绝色的容颜便要毁去。

嫡女谋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嫡女谋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诱妻成瘾:呆萌妈咪有点甜18章

    原标题:诱妻成瘾:呆萌妈咪有点甜18章小说名:诱妻成瘾:呆萌妈咪有点甜第18章老婆,轻点,轻点“阿宁。”安宁听到熟悉的声音,抬起头便看见邵辉微笑着站在跟前,那清爽的笑容如窗外明媚的阳光,栩栩生动,让了见了如沐春风。“坐吧。”安宁手指了指对面的椅子,“你今天有事找我?”“嗯,昨晚听你说工作室要招人,我觉得有个岗位挺适合我的,希望安总收留。”邵辉豁然坐下,两手交叉放在桌上,唇角一弯,一双明亮的眸光盯着安宁。“哦?”安宁嘴角一噘,显得很意外,她确实需要像邵辉这样的运营人才。眼下她们靠着CoCo,运行的

  • 剑荡群魔18章

    原标题:剑荡群魔18章小说名字:剑荡群魔第十八章先天灵体与钟鼓齐鸣月光已经泯灭,天地一片漆黑。大量的月华之气进入体内,乔飞宇大脑一片空白。这是一片自然的空白,许许多多高僧修半辈子,也难得一次四大皆空的顿悟,乔飞宇在玄武神珠和月华之气的淬炼下,只要开始修炼,马上进入这种明悟状态。并无需引导,月华之气自然而然淬炼他的肌肉、骨骼、脏腑、神经、血脉,从玄武神珠入体的那一刻,飞宇的经络便萎缩了,全身穴位形同虚设。玄武大帝的功法,讲究大道至简,主要是引太阴之气在体内凝成太阴之星,这个功法共分为九重境界,每凝

  • 在你心上刻骨缠绵18章

    原标题:在你心上刻骨缠绵18章小说名字:在你心上刻骨缠绵第18章:共赴一场风花雪月的爱恋苏梦费了好大的劲,才把迷晕掉的许晏城搬上车。S市是一座美丽的沿海城市,松江更是这里的一处地标性旅游胜地。一路往松江开去,苏梦回想着认识许晏城的这些年,发生的所有事。眼泪不由自主的就流了下来。他的笑,他的怒。自始至终,就像一根绳子,无不牵引着自己的心随之起伏。被折磨了两年,过得再卑微又如何?她爱他,一如既往的爱着他。所以,管他什么仇,去他的什么怨。她都不在乎了。此刻的她,只想抛下所有的恩怨,陪着他一起回家,回到

  • 复婚计划:闪婚前妻请嫁我18章

    原标题:复婚计划:闪婚前妻请嫁我18章小说名称:复婚计划:闪婚前妻请嫁我第十八章你是不是去当二奶了许镜坐上车后,注意力也一直放在甜品店里面。透过车后窗,她能看见肖新月脸上带着怀疑的表情正在和宁志争论着什么。简直大快人心!锋辰地产的情况她是再清楚不过的了,这个公司都是她一手扶持大的。宁志这个人好高骛远,喜欢定下大目标,下面的人累死累活的朝着目标干。要不是许镜有些手段和人脉,锋辰地产别说拿到今年最炙手可热的标书了,连进场竞标的资格都没有!“很高兴?”清冷悦耳的男声在耳边响起,许镜唇边的微笑顿时凝固住

  • 梦中行18章

    原标题:梦中行18章小说名:梦中行第十一章杀心来起看见牛山的远景逐渐出现在眼前,知道穿过前面隘口就到家。左脚刚踏上隘口的位置,任然心中一紧,毅然停下脚步,“不对,心里感觉好像什么要发生一样,前方应该有问题。”他不知道随着精神力大涨后遇到未知的危险都会精神示警,但是心中的警示也使他明白有问题。任然慢慢的停下脚步,仔细打量着隘口,每天都穿行这里,还真没发现这个位置是个绝佳的埋伏地点,两边坡度,中间狭小细长,前后一堵,整个瓮中捉鳖。特别是在隘口处,滚落原石,都无处可躲。虽然太阳快落下,但光线依旧充足,

  • 爱你,是一场劫18章

    原标题:爱你,是一场劫18章小说名:爱你,是一场劫第十八章你妈死了!“简若芸,我妈妈呢!”简沫瞳孔急遽的收缩,下意识的就做了不好的猜测。简若芸一直都不喜欢自己,不喜欢妈妈,唯一能够让她容忍下他们两个人的原因,就是沈纪伦。“你把我妈妈藏到哪里去了!”简沫疯了一样的扑过去,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么退让,这么隐忍,只求在这个世界上好好的活下去。但是上天仿佛就是看不过去,硬是让简若芸这么的为难自己。“哈哈哈,简沫,我有没有警告过你,让你不要靠近沈纪伦,那是我的男人,你根本就不配出现在他的眼前,你还水性杨

  • 狗爷18章

    原标题:狗爷18章小说名:狗爷第十八章毁尸灭迹狗爷看着铁板上的狼,狞笑着抓住铁链开始往上爬。这腿上受了重伤使不上力,全靠两只手臂撑着全身的重量,一下一下往上爬。幸亏当年在部队训练过这些项目,不过就算是这样,等狗爷爬上这三四米高的铁链,依然是两臂酸麻,气喘吁吁,十个手指都开始不听使唤了。狗爷瘫坐在地上,看着那只垂死的狼王。那狼王显然已经失血过多,濒临死亡。但是眼神依然狠毒,死死地盯着狗爷,竟然把狗爷看得心里一阵发虚。狗爷怕这狼王回光返照、暴起伤人,就撕下一块布条从后面抄过去,把狼王的嘴给严严实实的

  • 肥女逆袭:影后深深宠18章

    原标题:肥女逆袭:影后深深宠18章小说名称:肥女逆袭:影后深深宠第十八章:偶遇渣男初恋,怼极品闺蜜。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的第一时间,暖暖的身体立刻就僵硬了起来,暖暖已经分不清是自己心理上的反应还是这副身体的反射。透过餐馆的镜子暖暖看到了说话的那个人,果然是他呀,说起来自己以前经常来这家餐馆还是因为他呢。说话的这个人叫路铭是暖暖的初恋,也是她花费整个少女时代去暗恋的人。路铭是她们学校的校草,又是校篮球队的队员,不仅暖暖暗恋她,几乎全校的女生都喜欢他。苏暖暖曾经有多喜欢路铭呢,喜欢到默默收集和他有关的

  • 爱散如烟18章

    原标题:爱散如烟18章小说名称:爱散如烟第18章你欠我的该换了!透着车窗近距着看着那个身形单薄的女人,如果在今天之前,冷浩晨或许会看在两孩子的面子上,继续让陆萧萧当冷家的少奶奶。就连前几次,他不得不承认,他对陆萧萧的好像有了不一样的感觉,可是所有的懵懂,所有的不一样在今天在收到关于五年前那份车祸的证据之后,全部让他给扼杀了。今天在公司,孟青青给他发了一个文件,是五年前关于他爸爸的保险单,上面特此有一条,他父亲若出什么意外,保险额据儿子儿媳所占有原来五年那场车祸意外真的不是偶然,起原因就是陆萧萧在

  • 最强天籁系统18章

    原标题:最强天籁系统18章小说名:最强天籁系统第十八章首胜周围有人朝周影翻起了白眼,“你难道是新来的?苏雪长老是我们冥音院最厉害的天才,年仅二十二岁,一路过关斩将,击败了同时期的许多对手,突破到灵师五重境界,成为长老,可以说是潘震学院最年轻的长老。”“是这样啊,我孤陋寡闻了。”周影笑道。“二十二岁就成为长老,厉害!”周影心道。苏雪长老出场时引发的轰动很快就平息下去,紧接着,广场上的学生再次骚动起来。有句话叫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是形容美女的,前面的苏雪长老勉强能够够的上这个称呼。其实周影也不想这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