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魔界霸主之公主再临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2 4:59:15 来源:网络 []
书名:魔界霸主之公主再临
第三章 盛天峰

果然,一直等着可可先出声音的男人等不下去了:"请坐,我们边吃边聊。好好孕"

席间,那人淡淡的问:"莫先生很忙吗?"

"恩......很忙!"可可边吃边回答。

"他最近在忙什么?去哪里出差了呢?"

可可抬头看了看坐在大桌对面的男人,回道"不知道!"

盛天峰看着狼吞虎咽的可可,心中竟然莫名的高兴起来。"你是他的秘书,怎么会不知道?"还真是不顾形象呢!

可可咽下嘴里的食物,又喝了一大口饮料,才回答"我们事务所的规矩,不听,不问,不说。"其实这只是可可自己编出来的,因为她想:这也是事实呀!每次问得多了,叮咛那个混蛋就会敲她的脑袋:"问什么问?做好你的工作就行了,再敢好奇,打爆你的脑袋"想到这点,可可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已经条件反射的痛了,都不知道被敲过多少次了。

"奥......"笑容在盛天峰的嘴角荡了开来"我冒昧了!"

"没事,你有什么事,说吧!我会替你转告莫先生的,他要是接你的案子,我会通知你,那个......如果不接,我也会通知你的。呵呵......"说完可可又加了一筷子凉拌鸡丝。

"能不能告诉我他的电话,我亲自打给他呢!"

"不行。原文haohaoyun.com"可可放下手中的筷子,认真的看着对面的男人"如果你不想跟我说,就算了,他们也很忙,怕是没有时间呢!"可可想:是瞧不起我吗?

还有人跟他说过"不"字,而且还是一连两次!盛天峰注视着可可毫不羞涩的吃相,唇角又在不知间微微上扬,他起身又来到窗台前,去注视着那些花朵,不去看那个吃相难看的林可可。

可可以为他在想怎样说出那件案子,也就没有打扰他,竟顾自的吃着一桌子美味佳肴,过了一会,她也吃饱了,便回身问盛天峰,"盛先生?你要跟我说什么事情呢?如果不说的话,我回去再联系莫先生,不过他这些日子是没有时间的。"

"我是因为相信莫先生的事务所才找你们的,"盛天峰回转过身"不过这件事情,不管结局如何?希望你们一定要按着我的想法去做!"

"什么意思?"可可觉得事情很棘手,不是简单的。

"事情是这样的,这个......"他注视着可可黝黑的眼睛,考虑面前这个女孩的办事能力,几秒种后,他觉得自己没有选择了,便深吸了口气说:"你知道,我母亲上个月去世了吧?"盛天峰说着点燃了一支烟,袅袅的气雾在他的手指间笼罩开来,层层将他环绕,他眼目低垂,犹豫间的伤痛随着烟气慢慢弥漫。

可可的心突然像是被人拽了一下,不经意的就痛了起来,她的母亲也去世了!听见人家说起母亲二字还会有点撤痛的伤怀。

"啊?"说实在的她不知道这件事情,因为她不太看电视,也不会去注意新闻,就是盛天峰的名字还是金边眼镜去他们事务所后,她在网上查到的,也没有多看,只知道是盛世集团的董事长。其他的一概不知。魔界霸主之公主再临小说txt全文阅读

"她......不是自然死亡,是自杀。"说着,盛天峰又深深的吸了口烟"我们是家族企业,我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情,更不想让媒体在这件事情上做文章,就和着医生宣告是心肌梗塞。"

可可张大了嘴巴"什么?是自杀吗?"

"是,我母亲没有不良的爱好,也没听她说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就那样......哎!"他深深的吸了吸气"其实我们家里还有更蹊跷的事情,八年前,我父亲也是自杀身亡的,我母亲为了企业安危,没有将这件事情公布出去,只是对外宣称是心脏病突发。而且他们还都一样,吞噬安眠药......"说完,他定了定神,好半天,他突然将手中的香烟掐灭,面对着面前这个清秀的女孩"我......"看到她清澈的眼神,微张的小嘴,他的心好像突然疏散开来,心中隐藏的秘密倾吐后敞亮了很多。

"我想让莫先生帮我查查我母亲的死亡原因,最好连同父亲的一起调查,看看两件事情是否有关系,"说完这些,盛天峰忍不住回转身体擦拭眼角。"希望,莫先生能够帮我这个忙,到时候不管调查的怎样,我都不会亏待你们的。魔界霸主之公主再临小说txt全文阅读这是我父母的资料,我父亲去世后,我家里就不请佣人了,我母亲怕是跟他们有关系,那时候也请私家侦探来,但是都无终而终了。这里面也有以前佣人的资料。"说着他把放在自己位置上的一个厚厚的文件袋交给了可可。

可可顺手接了过来,感觉它有千斤重。她紧紧的盯着这个黄色的文件袋,心中有种冲动,想把它马上打开。想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自杀吗?到底是为什么?

接下来,盛天峰又说了什么?还有他们怎样走出落梦客,盛天峰送她回家,她都在恍惚之间,因为她的心都在那叠文件上。

回到家里,可可怔怔看着那个被沾的严严实实的封口,想了半天,她就拿出一个刀片,轻轻地沿着那个纸与纸的粘合处慢慢的割着,生怕不小心伤了两边的纸张,好奇呀?真的很想知道里面写了些什么?如果被莫老和那个暴力的丁宁知道她偷看客户的资料,非得把她吃了不可。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她的手都紧张在颤动,里面厚厚的一叠资料就呈现在她的面前了。她轻轻的翻阅着,这里面不仅有盛天峰父母的详细资料,而且还有上次私家侦探调查的资料结果,还有医生给出尸检报告。以及在他们家里工作过的人个人简历。可可轻轻翻着,心里想:如果自己有复印机就好了,只是这些东西不能去复印部,哎!备留一份多好。这样想着,她就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对着那些资料卡查查的照了起来,不知道这个手机的像素好不好?还能看得清楚吗?照着照着,有一个人的资料吸引了她,那个人五十岁左右,一张圆脸和蔼可亲,这个?这个不是......可可张大了嘴巴,这个是住在乡镇老家的张伯吗?哦......原来张伯以前是盛天峰父亲的私人司机呀!

就这样,可可对着这叠资料不是记录,就是研究,再不就往自己的电脑里输入。等她感觉到很累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亮了。她看了看时间,把文件装进文件袋里,小心翼翼的用胶水重新给沾好,她翻来覆去的看着自己粘的文件袋,觉得它就像原封未动一样,便舒了口气,嘴角笑起来......

昨夜的雪在晚间已经堆积起来,清晨,阳光刚刚铺撒,那些雪白便迅速融化,滴滴答答的顺着房檐低落,毕竟是春天了。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今年比往年冷,每年的这个时候下的早就是雨了。清晨的空气湿湿凉凉的,那些清冷在刚迈出家门的那一霎那,迅速的往身体暴漏的地方沁去。

四月微凉,顶着敖红的眼睛穿过潮湿冰凉的空气,可可打开了事务所的房门。屋内温暖的气流让紧缩着脖子的可可放松了一下,下一瞬间,她却被眼前的景象再次镇住,"啊!"可可觉得自己简直就要疯了,怎么又是这样?

第四章 鬼

屋内飘飞着昨天刚刚收拾好的纸张,在她发出"啊!"声的时候已经从刚刚纷飞状态慢慢回落,电脑全部打开着,昨天被她锁在抽屉里的名片又放在了桌子上。这个房间就像经过一场革命一样,在她到来的一瞬所有的革命者都被镇压了。只留下一片狼籍。"到底是谁怎么回事?"可可忍不住抓狂的大喊。她能不奇怪吗?事务所经常发生这种事情,她追问莫老,莫老说他也不知道,叮咛就故意吓她说有鬼呗!"鬼?"可可轻声的念出,不觉间出了一身冷汗。

"今天......"可可正了正嗓音,将包包扔在办公桌上,双手叉腰"就算是有鬼,我也要看看是个什么样子的鬼,为什么?我昨天才收拾好的,出来,出来。"回答她的还是满室的安静,连丝风都没吹起。难道说这屋子有什么宝贝?就像神话中皇陵里那块陨石,一到晚上,就会将屋子里的地球重力屏蔽掉?不可能!那抽屉时怎么打开的?电脑是怎么打开的?可可呆愣的想着......

还记得跟莫东风初次见面,那是春节前夕,她一个人住在这个陌生的古城,刚刚失去工作又很孤单的她,觉得过年也是无聊,就漫无边际的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年味十足的大街,年味十足的人们相称着孤单寂寞混合在这人群之中的她不知该去何处。突然有人刮了她一下,这人年长却又一身清风仙骨,削劲的脸庞泛着黝黑健康的光芒,小眼睛,却又炯炯有神,下巴处一撮黑白相间的小胡子半长不长,他回头诧异的看着可可,可可无精打采摆摆手:"没关系,去吧!"说完,她又漫无目的转身要走,"等等......能帮帮我吗?"那人动了动自己的左肩,突然喊道。

可可回过头来,发现这人身上的东西还真是很多,背了硕大的一个包袱,左肩上上还有一个帆布包和一只被红布裹的严严实实的长条的什么东西?脖子上还挂了一个公文包,远远的看就像是流浪四方的乞丐浪人。

"奥......好!"处于低谷的可可上前把他左肩上的背包还有那个通体红布的东西挂着自己的肩膀上,又去摘下他脖子上的公文包。可可心里有些奇怪,那么大的包袱里是什么?看他吃力的样子,不像是衣物......

而莫东风的惊讶的眼睛都要掉到地上了。可可没注意这些,问着送去哪里?

谈话之中,他们相互认识了对方,知道他的名字叫莫东风,出差刚回来,问他包袱里是什么?他只是说一些换洗衣物,谁相信?那么多?谁出门带这么多的衣服?

可可帮他把东西送到了这个昏暗奇怪的事务所,当时,丁咛那家伙也在,看见可可一脸呆像。

可可本来看着这么帅气的人还在花痴,但是看着他的样子。心里想:这人,帅是很帅,算是帅到没边了,只是那张开的嘴巴,还有那要垂下口水,将整个人的好印象全部杀光。丁宁好像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咽了咽口水,指着门口的可可问莫东风"叔?她?"莫东风接下来的动作让可可现在也很诧异,只见他渴了口茶水,点了点头眼神坚定地说"对,是的......"叮咛又上下打量了可可。

对什么?是什么?可可纳闷的想。

可可冲丁宁翻着白眼将肩上的东西放下说:"东西给您放下了,没有其他的事情我走了。"

"等一下,这位小姐,喝口水吧?"莫先生急忙出声,一口茶水好险呛到自己。

"不了,我还要忙!"可可挠着耳朵心想:忙什么?忙鬼去吧!

"等一下......"莫先生突然上前抓住可可,像是怕可可跑了一样"你有工作吗?"

"工作?"可可的突然提起精神"没有。"她瞪大光亮的眼神渴望的看着莫东风

"奥,好的,是这样,我这里缺个话务员,小文书,就是打打字,接接电话之类的,你看行吗?工资吗?没问题......"

可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是好人有好报"行,可以......"她觉得自己都要跪地俯拜了。

真是好运气,自己经常帮助人的,这次终于有回报了。

坐在桌子上的丁宁看了看莫老说:"你决定了?"

莫老深沉的点了点头"我们需要人手。"

可可看着那个满身皮衣的帅男要从中作梗,连忙拍胸脯保证"我一定会努力工作的。"

丁宁摇了摇头"只要到时候你不哭,不出去乱说就行了。"

呵呵......太小看她的职业操守了"我一定严守公司秘密,尽职尽责,努力工作。还有遇到再大的困难委屈也不掉眼泪。"她大声的像是在宣誓一样。

丁宁本来严肃的脸突然微笑开来,续而转为大笑,他从桌子上跳下上前给了可可脑袋一击爆栗:"那你就努力吧!"可可捂着脑袋,好痛,刚才还被他的笑容给迷住了呢,现在......这人真是......!

哎!要说努力,怎么努力,事务所里整天没人,两个男人经常出差,电话也不经常有,电脑?该往里面入什么呢?偶尔会有一片两片的文稿要打,也会30分钟就做好,这不就是养了个看门的米虫呀!

就这样可可过了几天很无聊的日子,其实接下去也是无聊,但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一天早上,她刚进事务所,就发现满地的纸张,像是被人翻过一样,她打电话告诉莫老,他只是敷衍说:没事。

第二天,电脑又打开了。

第三天,所有的抽屉全开着。就这样,奇怪的事情连连有,更有甚者,那天,她一个人守在事务所。却听见女人的声音,不是在楼上,而是就在她跟前"你怎么那么笨?"就是这样的一句话,接着就没有了,可可当时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电脑放着清脆的音乐,她敢保证不是在电脑里发出的,因为她这一天都在听这一首曲子,而且,那声音真实的就像能感觉到说话时从嘴里喷出的气流。

第五章 奇怪的事

可可关掉电脑,静静地坐在那里,用力的听着,没有了,什么声音都没有了。她又将事务所翻了个遍,也没找到值得怀疑的东西。她抬头看了看紧锁房门的二楼,上面有什么呢?只因为那把大锁,她只能上前去摸摸。却未能进到里面。后来他们回来后,她将这件事情告诉了他们,他们却戏谑她是不是一个人寂寞的发疯,出现幻听了。

"你在干什么?"叮咛一进屋就看着双手叉腰在那里呆愣的可可。不是被吓着了吧。当时就劝莫老,她不行。还记得第一次见面,看她扛着莫老的莫邪剑,心里吓的不行,这个女孩字怎么会看的见莫老身上的东西的,那只能证明一件事,她......身上有一种异力,一种与他们一样的异力。

这些莫老和他都没跟可可提起过,因为他们知道,不知道自己拥有特殊能力的人不会轻易相信这些,而要明白这些,需要某些特殊情况,就像潜能一样,需要激发,当然也要看此人的造化,如果心力脆弱,也许会入魔,也许会崩溃。

"你怎么了?收拾一下吧?"丁宁忍不住上前敲了一下可可的脑袋。

可可捂着疼痛的头皱着眉毛一把抓住他"你今天就给我一个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丁宁眯着一双绝美的丹凤眼细细的看着可可轻皱的眉宇,又看看糟乱的房间:"我也不知道,我想咱们事务所,你看......"他指了指房角的灰尘"这么多尘土,你去打扫一下。"他用力怔了怔可可紧抓的一角。

"知道你就来这招,不行,也不许再转移话题,今天你必须说,怎么回事?"可可不依不饶的紧紧抓着他的衣角,不给他有逃脱的机会。

丁宁挠了挠头,慢慢的俯下脸孔,冲着可可的脸庞靠近,她浓密的睫毛就在他嘴下。"啊......"可可用力的推开已经近在咫尺的嘴脸"混蛋!色狼......"

丁宁就趁这个时候逃脱了,二楼的回廊里传来丁宁得逞的笑声。

可可努着嘴,每次都是这样,被他逃脱了,是人是鬼总要要让人明白吧?"哎......打扫......"

所有的东西物归原位,可可坐到办公桌前从包包里掏出那个文件袋。盛天峰父母死亡后脸部都带着微笑?为什么会微笑呢?可可回忆起昨晚上的资料。而他的父亲去世后他母亲就将家里的用人全部遣散了,这么多年,盛家硕大的别墅只有盛母一个人在打扫,她还是盛氏集团的继任董事长,一个身居高位的董事长,却宁愿自己辛苦家务,也不肯再请佣人,再这其中,盛母一定知道什么事情,而且这事情应该是跟盛家以前的用人有莫大的关系,也许是盛家又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怕传讲出去,才不再请人进入盛家,不知道盛天峰有没有隐瞒什么?一个个问号将可可的大脑填满,好奇的虫子在啃食着她蠢蠢欲动的心,她觉得自己的心在动,四肢也要动,就连她的脑子也在飞快的转动。

"这是什么?"丁宁不知何时已站在她的身后,他伸手抢过可可手中的文件袋,晃在手里。

可可一把夺回放进抽屉里:"不管你的事"看见这个痞子,心里就想起他先前的样子,绯红染上了她的双颊。她鼓鼓的脸,还在生气。

可可拨通了莫东风的电话,详细叙述了昨夜见盛天峰的事情,说到最后,她点点头,刚要将电话放下,叮咛却把电话要了过去,可可回头去收拾桌面,她的耳朵自然而然的被他们的通话内容吸引,最近她发现自己跟以前的自己与所不同了,比如说视力越来越清楚了,而听力也越来越敏锐,都是好奇心惹的祸,天生好奇胆大的她在这样一个诡异的事务所里工作能不日益强大吗?

再加上本就这么大的房间,想不听那声音也会往耳朵里钻呀!

"莫叔,我们还是不要接盛天峰的案子......不是的......呵呵......我怎么会害怕呢?没有牵扯个人感情......他们家的事情跟我已经没有关系了。"丁宁的眼睛定格在可可谦瘦而忙碌的身影上"只是......时间上,怕是排不开。什么?你想......"他的眼仁逐渐放大,看着可可将一些废纸放进碎纸机中"你真的这样决定了?好吧......我知道......"

可可一边擦着桌面,一边斜耳偷听,叮咛那个家伙为什么不让接这个案子呢?还说:什么关系?叮咛根盛家有什么关系吗?看样子也不是很好的关系。平日里,丁宁和莫老忙的不可开交,难道真的是因为没有时间不接案子吗?可可又仔细的看了看这间事务所,又暗又破,也没有什么尖端设备,平凡的出奇,平淡的无味,平常的无趣,外表看去,还真是门可罗雀要倒闭的小公司,其实呢?呵呵......光是每天打开房门的那一霎那,就已经让人不敢再用正常的思维能力来理解这里了。这里有秘密,而且还很多,一想起这些,可可那颗心就热血澎湃,像是要呼之欲出。

"你打开过这个文件袋?"

"啊?"可可忽然间呆立,她回过身惊讶的看着丁宁,他手里正拿着那个文件袋,旁边的抽屉打开着,"我......"她感觉自己的耳朵像是火烧一样火辣辣的"没有......"

丁宁紧张的抓着可可的肩膀"怎么没有,你肯定打开过。"看着她蹩脚的样子就知道答案了。"哎!"

叮咛放开她,拨了通电话,几句简单的话语后,他沉重的挂了机"可可,你......为什么非要掺合进来呢?有些事情并不好玩。"

可可的头已经低到桌子上了。她没有后悔这样做,只要没有丢了这份工作,她就不会后悔。

"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了,案子是必须得接了,不过......"丁宁瞪了瞪可可"莫叔刚才交代了,既然是你看了他们的文件,这个案子就由你来办。"

"什么?"已经趴在桌子上的可可马上挺立了身体,黑亮的眼睛泛着奇异的光彩,那里有一抹红瞬间闪过。

丁宁以为自己眼花了,怎么可能?

魔界霸主之公主再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魔界霸主之公主再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永亮人寰的闪电一一谨献给《共产党宣言》公开发表170周年

    公元一千八百四十八年的今天资本主义发源地欧洲大不列颠马克思与恩格斯联手著作出版正式发表伟大的《共产党宣言》人类思想的夜空划出一道闪电历史长河里豁然震响一声呐喊它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它撕掉了资本罪恶的所有遮掩它阐明了共产党人的鲜明观点它宣示了共产主义一定会实现它号召全世界无产者共树信念联合起来去砸碎旧世界的锁链这是一篇洞悉人类未来的预言这是一个昭告社会规律的论断像闪电永恒照亮着人寰的黑暗像火炬熊熊燃烧着真理的灿烂曾激荡起三分之一人世的波澜曾矗立起十几国社会主义政权理论来之不易而实践更为艰难即使

  • 【王良荐书】一日不读则一日不食之【唐诗宋词元曲】

    【王良荐书】之【唐诗宋词元曲】【一日不读则一日不食】内容推荐◆在中华文明灿烂的长卷中,唐诗、宋词、元曲是其中绚丽的华章,是中国文学史上的高峰。唐诗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中耀眼的珍宝,取得了很高的艺术成就,是中华文明一颗闪亮的明珠;宋词是我国古典诗歌的另一朵奇葩,它发端于民间,经过几代文人墨客的不断努力,终成一代文学之气象;元曲是继唐诗、宋词之后的另一个高潮,首先兴盛于北方地区,反映人民疾苦,受到人民的欢迎。◆近代国学大师王国维曾说:“唐之诗,宋之词,元之曲,皆所谓一代文学也,而后世莫能及焉者也。

  • 放轻松,做最真实的自己

    亲爱的自己,从今天起,让自己平平淡淡地活着,学着爱自己,你是独一无二的,做个最真实最快乐最阳光的自己。亲爱的自己,不要太在意一些人,太在乎一些事,顺其自然,用最佳心态面对一切,因为世界就是这样,往往在特别在意的事物面前,我们会显得没有价值。亲爱的自己,永远不要为难自己,比如不睡觉、不吃饭、难过、自责,这些都是傻瓜做的事。亲爱的自己,如果不开心了,就找个角落或者在被子里哭一晚,哭过笑过一切从新再来,你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可怜,从零开始,一样可以开心生活。亲爱的自己,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谁都不欠你,所

  • 一部让吴昕看完都沸腾的小电影

    狗年来到,这个世界对于单身狗越来越不友好了。我费尽心思,想要学一招脱单大法,然而找遍了度娘,仍然是一片茫然。直到看了《6天扑倒霸道总裁》这个视频,我才发现一片灵光闪过我的额头,自己仿佛被打通了任督二脉!视频里一位叫CHERRY的女生,刚刚入职的新人,却在短短六天,打败一群妖艳贱货,轻松搞定帅到舔屏的霸道总裁!此中六招“狗年脱单大法”,堪比撩汉教科书级教程,在此我给大写的服!果断花式分解了女主的六大绝招:第一招:汪星人般敏锐的嗅觉脱单第一招,你必须有汪星人般敏锐的嗅觉,率先发现霸道总裁的气息。霸道

  • 经典故事:卧铺

    作者:刘洪文,图文综合自网络在外地实习半年的刘凤放假了,因为几个高中时的好友要来这边聚一聚,所以刘凤没有马上回家,没想到这一耽搁就是一周多的时间,于是就赶上了春运。刘凤只买到了无座火车票。八九百公里的路程要一直站到家,这让刘凤很是懊恼。母亲不合时宜地打来了电话:“凤,咋样,买到火车票了吗?”母亲显得很着急,声音里满是期待。“没有,今年不回去了!什么忙也帮不上,就知道问问问!”刘凤没好气地吼道,然后恼火地挂断电话,拖着拉杆箱朝候车大厅走去……火车上的人真是太多了,刘凤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在好心人的

  • 别把善良给错了人(深度好文)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柿子总是挑软的捏现实社会里善良太过就是傻子,总会被人欺心软太过就是放任,总会被人虐宽容太过就是纵容,总会视为怂做人谦让可以遇到善解人意的人,会各退一步遇到得寸进尺的人,会更近一步做人善良可以遇到有良心的人,会知恩图报遇到没良心的人,会卸磨杀驴遇人,品人,要看心谈情,言情,要认真你对我无情,我何必有义你对我掏心,我必然谨记你对我算计,我何必继续你对我真挚,我必然珍惜善良给对了人,会对你感恩善良给错了人,会让你寒心心软给对了人,会对你情深心软给错了人,会让你痛心宽容给对了人,会对你热

  • 人生啊,真的需要做一些减法

    都说人年纪越大压力也越大,都是在生活,为什么有些人可以快乐逍遥,而有些人却每日背着压力向前。毕竟生活是我们选择的,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在自己的心里早就有了答案。早就忘了生活的压力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只是在忙碌紧张的生活中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是我们所淡忘的,可能是操场上奔跑的少年,又或者是久违的天真灿烂的笑容。在城市楼宇里最重要的生存准则之一便是学会背负压力,唯有这样才能进步,于是我们不断地给自己增加新的技能、新的爱好和朋友。在很长一段的时间里,我们的生活都在这样一个没有尽头的加法里度过。读书成绩不好?那

  • 人生,唯有锻炼与读书不能辜负

    人到了一个阶段,不仅需要提升自己的内在修养,还必须对自己外表负责。不管长相如何,锻炼久了,减脂塑形,精力充沛,可以遇见全新的自己;不论学历如何,读书多了,内心充实,精神丰富,腹有诗书气自华。当灵魂升起,看着疲于奔波的自己,成为自己生活的旁观者,你才能找到自己的节奏。当你坚持跑步和读书,会发生什么?-01-越来越勤奋跑步是一个从懒惰到勤奋的过程,这个过程会让你摈弃越来越多的坏习惯,拖延症也会被治愈。每个坚持跑步一年以上的人,都不会是一个懒惰的人。-02-抗压能力越来越强现代生活的压力越来越大,而跑

  • 【夜读】我向往的人世,在很早以前……

    向死而生霜扣儿我向往的人世在很早以前,在未知以前它的湖泊有岸,岸边有桃花有恋人相认的甜蜜远处风吹过去,没有易碎的玻璃在玻璃的身体里有可爱的女子水一样令人着迷的眼睛永恒如月初之美有人笑着过桥,有人不怕苍老擅于剌绣的手指不隔离黄昏哪也没有痛哭于失离的人来和去只是换个道场,飘在骨灰上的花是能致意生死的灵魂向阳而去的诗人踩在落叶的脚步上他的路是一条刀锋的光线风霜雨雪,谈笑在尖锐的疼痛旁帅旗在孤独的高度上浮现我赞美他金光闪闪我绝望又安详我的冰与火会结合在天涯处写一段美好的传说给这个现实世界沿着虚无走来的镜

  • 创业者说|尝试在商业制度内走不同的路 ——17K小说网创始人之一血酬访谈

    导言“如果从1997年底榕树下网站建立算起,到今年年底,网络文学走过了20年的传奇历程。为了全面回顾这段已然开始淹没的历史,也为了撰写《中国网络文学发展史》做准备,本研究团队自2016年起,陆续走访了数十位重要网站的创始人、管理者、一线编辑,积攒了上百万字的第一手资料,从中精选出这组“创业者说”系列访谈。网络文学是怎么发生的?如何从美猴王长成齐天大圣?媒介革命给予其怎样的七十二般变化?戴上金箍能否修成正果?让我们听听这些“教父”“教母”们怎么说。时间:2017年7月11日地点:北京大学中文系受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