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逃妻在上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1/2 5:33:34 来源:网络 []

书名:逃妻在上

第十一章 惊天绯闻

“开门,开门,夏心悠,你个贱—人,赶紧给我把门打开!”

夏心悠顶着两个黑眼圈,烦躁不已的抓了抓,起身开门,怒道:“方佳佳,你又发什么疯?”

“呵,我发疯,你自己好好看看!”方佳佳冷笑一声,兜头把今天的报纸砸在了她的脸上,“你自己好好看一看,太不知廉耻了!姑父现在还在监狱里,你竟然背着大家做出这么龌龊的事情!”

方佳佳越想越气,无所不用其极的恶毒道:“我早就说过你是骑驴找马吧!亏得子熙还那么在乎你,哼!你个贱人,小三,破坏我和子熙之间的感情,横插一脚,你做的丑事都上了报纸了!”

“你给我闭嘴——”夏心悠恼怒的蹙眉,话还没说完,突然戛然而止——她双眼瞪大,捂住嘴,惊愕的后退两步,手中的报纸滑落在地。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神秘女子夜会莫少,妩媚妖娆,性—感—火—辣”的特大标题,异常醒目。下面还配了几幅图,全部都是夏心悠和莫奕臣拥抱,亲吻……尺度非常之大,就连她自己看了,都禁不住满脸涨红,羞愤愈加。

这篇八卦新闻下面,记者还做了深入报道。明确指出上面的女人名叫夏心悠,并且提出了几天前,夏氏集团董事长开车撞伤莫家千金的那场车祸。

这个勾人的独家话题在各大媒体报纸、网络论坛上纷纷转载,有人猜测夏心悠早就和莫奕臣是恋人,也有人猜测这只是一笔肮脏的交易……“不,怎么会这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夏心悠颤抖的盯着报纸上刊登的那几幅图片,脑子里一片混乱,“怎么会有这种照片,不,不是的……”

“你还敢否认?”方佳佳更加凶神恶煞的瞪着顾言馨,指着她的鼻子,破口大骂:“龌龊!不知羞耻!”

“我,我……”夏心悠整个身子都在颤抖,她脑海里一片混乱。

“你还我什么我啊?!”方佳佳冷哼了一声,怒骂道:“你知不知道姑母为了这件事,都气的差点吐血了!现在我们家的家门口都被记者围的水泄不通了!你这个扫把星,祸害,灾星,你怎么不去死啊你!”

夏心悠双手抱头,她整张脸都皱成一团,方佳佳的话,更是让她集中不了精神。她干脆回到房间,“啪”的一声将房门关上,将自己甩到床上,满心烦躁的在枕头上锤了锤。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莫家大宅里,莫奕臣同样是焦头烂额。

他一身戾气的打电话给秘书,嗓音异常的冷冽,“给我查!照片到底是谁拍的?马上封口,直接去报社找他们的主编,这篇报道马上删除!”

“晚了!”莫老爷子跺了跺拐杖,布满皱纹的面容上一片威严,他哼了一声,道:“这件事一传出去,你姐姐车祸那件事,也会被媒体翻出来!悠悠众口,怎么可能堵得住!”

莫老爷子不太高兴的指着莫奕臣,沉声道:“你碰哪个女人不好,偏偏碰夏天城的女儿?!”

“爷爷,我……”莫奕臣抿唇,这件事,根本就不在他的预料之内。

莫氏集团正要在美国上市,这种关键时候,他的绯闻一出,今天早上的股票价格立刻下降了百分之二十。如果姐姐醉驾闯红灯的事情再被爆出来,股价不知道又要滑落多少!

本来就已经有好几个公司如豺狼虎豹一样盯着莫氏,只要公司出一点差错,他们就会立刻低价收购,联合造市!

“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莫老爷子不怒自威的看向莫奕臣,怒了一声,道:“你去把那个女人娶回家,再把你姐姐车祸那件案子先压下来!”

“爷爷!”莫奕臣眉头拧的紧紧的。

“我早就让你结婚,你非不肯,现在闹成这样,你要怎么收拾?”莫老爷子哼道,“我知道,你还忘不了之前那个,但是现在是没有办法,我不管,你现在一定要娶姓夏的那个女人,之后怎么办,都随你!”

莫老爷子拄着拐杖离去,留下莫奕臣俊俏的脸颊紧紧绷着。他懊恼万分,一拳击打在玻璃茶几上,茶几不堪重负,裂出几缕碎痕。阅读haohaoyun.com

他抿唇打了一个电话,冷声命令道:“安排一下,我要和夏天城的女儿单独见一面。”

第十二章 宝贝别这样看我

下午两点,夏心悠和莫奕臣见面,见面的地点还是之前那家酒店,那间总统套房。

他故意把见面地点约在这点,似乎是想要给她难堪一般。

莫奕臣眯了眯眼,瞪着夏心悠。他越想越不对劲,天底下哪里有那么凑巧的事情!除非……这是一个一开始就设计好了的阴谋!

“我不是答应你会放了你父亲吗?你们家又耍了什么手段,真是好厉害,一计接着一计的,把我玩在手心里!”

“你什么意思?我听不懂。我只想求你放了我父亲,好不好?“夏心悠简直要神经衰落了。

“哼,报纸上那件事跟你有没有关系?说!”

“你怀疑我?怎么可能!”夏心悠怒的站了起来,“你不要脸,我还要脸,我就算是再卑鄙,也不会利用自己的名誉!”

莫奕臣仔细的凝视着她,她不知道他是否相信,良久后,他才蹙眉,转过身,冷漠的道:“只要你愿意嫁给我,我就放了你父亲。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这是目前平息绯闻最好的办法。”

“什么?!”

夏心悠惊讶的睁大眼,怎么会这样?她迅速的道,“不,我不愿意,我不想要嫁给你!”

“我也不愿意娶你!”莫奕臣冷哼,只要公司在美国上市成功,他立刻就和她离婚!

“这根本就是两件事情……我父亲,我嫁给你,这根本就不相干……”夏心悠拼命的摇着头,她怎么能嫁给这样一个男人?结婚后,他不可能会对她好。

“你不愿意也没有办法。我实话告诉你,你妈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她同意这门婚事,已经把你卖给我们莫家,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们莫家的奴隶。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莫奕臣邪魅的低语,狭长的凤眼,像是一汪古井深潭,一旦陷进去,就是地狱沉沦。

“嫁给我,或者看着你父亲蹲一辈子监狱,你自己选?”他清冷淡漠的嗓音,残酷的好像是一把刀。

夏心悠捂住眼,像鸵鸟一样,把自己埋在沙发里。说明haohaoyun.com她没有选择,父亲对她的宠爱,所有人看在眼里,她自己更加不可能弃父亲于不顾。亲情,爱情,只能选其一。

“我嫁。”两个字,说出来后,她整个人仿佛都虚脱了。她知道,从今以后,她一辈子的幸福都毁了。从今以后,她曾梦想过的幸福,都成了奢望。

嫁给莫奕臣,她就成了莫家的奴隶,莫家的一条狗,再无任何幸福可言。好好孕

她一直在哭,一双晶莹的眸子仿佛成了一口源源不断的泉眼。莫奕臣凝视着她,他第一次发现,原来一个人的眼泪可以有这么多。她是那样的脆弱、无辜。她躺在那里,窗外的一缕阳光照耀在她清丽的脸颊上,皮肤白的几乎透明……他的心,莫名一紧。

可是,这能怪他?她上了他的床,爷爷逼他娶她。他没有强迫过她。

“既然如此,我们现在就去民政局把证领了,然后平息绯闻。”莫奕臣慢条斯理的勾唇。

“好。”她苦笑,紧跟着他走出来,上车,把头靠在车窗上,侧目看向窗外车水马龙的祯祯倒影。她浓密修长的羽睫低垂,眼窝处,有一圈淡淡的阴影,像是一幅洇染开来的水墨画儿。

窗外浅浅淡淡的金色阳光洒在她高洁饱满的额头上,映的眸光如晶,透着无辜而脆弱的伤感情绪。

嫁给他,真的有这么糟糕吗?莫奕臣微微的动容,大手伸过去,想要把她歪着的头,挪到他的肩膀上。

“你想干什么?”夏心悠警惕的抬眸,像是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儿。

“你这么大反应做什么,我难不成会吃了你?”莫奕臣不满意的从薄唇间嗤了一声。

他一手开车,身子渐渐的向右倾斜,朝她靠近——他们的距离极近,她几乎要以为他会吻她。她下意识的瞪圆了眼,小鹿圆瞳,乌溜溜,水润润的,宛若两颗黑葡萄。

“呵……”他没有吻她,而是伸手帮她把她左鬓的一缕碎发挽到耳后。

他嘴角似笑非笑的勾起,夹杂着几分戏谑,“宝贝,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会忍不住想玩玩车-震。”

第十三章 领证结婚

夏心悠的眼瞪的更大,脸红了红,骂,“流氓!”

“谢谢夸奖。”莫奕臣放荡不羁的吹了一声口哨,踩足油门,往民政局开去。

夏心悠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男人,她忍了忍,看向窗外,“咦”了一声,道,“你先送我回家,我只带了身份证,没有带户口本。”

“不需要。”莫奕臣斜她一眼,把驾驶盘上的一个塑料袋丢到她腿上,“你妈刚才已经派人把你的户口本送过来了。”

夏心悠脸色一白,这么快?莫奕臣看向他,挑眉揶揄,“我早说了,你妈把你卖给我们莫家了。嗯……应该是你的后妈吧?哪里有亲妈舍得卖自己女儿的。”

他想起了家里的那位小公主,放在手心里疼都来不及呢,哪里舍得让她受一丁点的委屈。

夏心悠没有说话,她拿住户口本的手在发抖。她感到了彻骨的冰冷,一直凉到了心底,拔凉拔凉的,五脏六腑都蒙上了一层寒霜。

“你妈——”莫奕臣转眸看了她好几眼,才决定大发善心的开口安慰安慰。

“你他妈的给我闭嘴!”夏心悠咆哮的打断了他的话,激动的胸腔一起一伏的。

莫奕臣才是真的要气炸了肺,好心当成路肝肺。这丫头,够辣的啊!不过,不要紧,结婚之后,时间还很长,他可以慢慢的调教,把这只小猫的利爪,全部剪掉,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在他面前嚣张。

跑车很快的开到了民政局门口,两人一道进去。

二十分钟后,两人出来。

晴空万里,风和日丽,艳阳高照,莫奕臣慵懒的看向自己的小妻子,把红本本摔到她手上,“收好了!”

夏心悠忍住把这两个红本本撕碎的冲动,放软了声调,道:“我现在已经嫁给你了,你什么时候让人放了我爸?”

“急什么,我们只是领证了,你现在还不算是我们莫家人。等我们办完婚礼,接受记者的采访,澄清绯闻后,我自然会放了他。”莫奕臣走到自己的跑车边,扬眉道,”过来,我送你回家,商量下什么时候办婚礼的事。”

夏心悠咬牙切齿:“今天晚上就办!”

莫奕臣调侃道:“哟,你还挺急的?今天不行,最快要等后天。上车!”

车上,夏心悠想了想,谨慎的道:“我嫁给你之后,你马上就要把爸放了,并且发誓,以后都不准找我们家的麻烦。还有,你不许打我,不能虐待我,不能玩……”

“SM?3P?”莫奕臣嘴角抽动着一抹好看的弧度,“我没有那种变态嗜好。”

“那最好不过了。”夏心悠松了一口气,她想过了,她和莫奕臣之间没有感情,相看两生厌。两人最多处两年,两年后,她就可以离婚恢复自由身。

两年而已……最多就当做是被一条狗给咬了!

莫奕臣瞟了夏心悠一眼,这么苦大仇深咬牙切齿的,八成又在心里腹诽他。他幽幽的道,“你去哪?”

“回家。两天后,你把你的婚车开到我家去接我就行了。”夏心悠淡淡道。

婚车?好大的架势呢。莫奕臣嘴角噙着一抹略有深意的笑。他把车开到夏家别墅门口,拉开车门,意味深长的道:“到了。夏心悠,别怪我没提醒你,你最好是乖乖呆在家里,别打逃跑类的念头。你应该知道我的手段,如果你敢跑……我就打断你的腿!反正我不介意娶一个瘫子进门。”

“好好开车,眼神顺溜一点,我可不想嫁给一个残废瘫痪!”夏心悠反唇相讥,踩着高跟就往别墅走去。

莫奕臣盯着她的背影,视线慢慢下滑到她脚下的那双水晶高跟鞋上。他摸了摸自己的侧脸,该死,之前在酒店里,她就用的这双高跟砸过他的脸!

小丫头片子,咱们慢慢玩儿,看谁狠的过谁!

莫奕臣唇瓣浮起玩味的弧度,开车离去。

第十四章 低调的婚礼

夏家别墅,夏心悠进门后,发现客厅里,方莉和方佳佳都在,甚至于方佳佳的父母,方莉的亲弟弟,还有一些旁系亲戚,都齐全了!

这是要做什么?全族人商讨,要怎么把她给卖了,卖多少钱合适?她暗暗冷笑。

“悠悠,你回了,是莫家少爷送你回来的?”方莉明知故问,莫奕臣的跑车一开进门,她就看到了。

“是埃”夏心悠嫣然一笑,她翩翩然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看向满屋子的人,亲热的道,“妈,我真得谢谢你,替我找了一门这么好的亲事。你对我这么好,外人肯定会以为我们是亲母女,绝对猜不到,你是我后妈。”

方莉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维持着仪态道,“你满意就好……”

夏心悠在心底冷笑,以前爸爸在的时候,她一直是大家眼中的公主,美丽端庄,仪态万千。她自己也想不到,才短短几天,她就变得这样说话刻薄,语中带刺。

“那他有没有说什么时候把爸爸放出来?”方佳佳着急的道,她从小就被过继给夏家,所以很多时候都改不了口。 比如叫方莉妈妈,叫夏天城爸爸。

“两天后我们办婚礼,婚礼和酒席结束后,他就会去警局销案,放人。”夏心悠淡淡道,她嘴角一勾,对方佳佳道:“表姐,你刚才叫错了,那是我爸爸,是你的姑父。”

“悠悠!”方莉那边的二叔三姨,脸色都不太好看,出言呵斥。

这些人……呵。夏心悠懒的跟他们吵,转身上楼,“这是我们夏家的家事,你们这些外人要是没什么事,就都请回吧!”

客厅内,方佳佳的亲生母亲抱怨道,“小莉,你看看,这丫头怎么脾气这么大?你就能容得下她?赶明儿天城要是真出不来,她还不把你和佳佳赶出去了!我跟你说,这丫头迟早是个祸害,一定要早点把她弄出去!”

方莉皱眉,“我心里有数。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她嫁给莫奕臣做少奶奶后,也不会贪图夏家的财产。”

夏心悠在转角的楼道里,把他们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她内心荒凉的如一片沙漠,蹲在地上,把头埋在膝盖间,无声的流泪。

爸爸,这个世上,只有爸爸一个人对她好。她不能为了一时之气,让爸爸在监狱里坐一辈子牢。

她想不明白,莫奕臣为什么非要娶她?她累了,倦了,不想再想。只希望,莫家人能遵守自己的诺言。

两天后,是她和莫奕臣的婚礼。

教堂,酒店,就像走过场一样,办的很简单,极低调,记者,一个都没有。男女方也都没有父母出席,只礼貌的性的让助理转交了一个红包。

婚礼结束后,莫奕臣开着保时捷跑车离开,把她一个人丢在了马路上,并且恶劣的冷笑:“夏天城已经被放回去了。不过,今天是我们的新婚洞房之夜,你要是敢不回家,明天我就派人弄死夏天城!”

第十五章 眦睚必报的坏男人

混蛋!

夏心悠提着长长的婚纱裙摆,踩着一双七厘米的水晶高跟,一个人,在漫长的公路上,行走着。

她不知道走了多久,走的脚底都生出了血泡,她才走到了莫奕臣指定的高档公寓。

莫奕臣只有过年过节,或者重大的日子才会回莫家老宅,平时都住在距离公司不远的一间三室两厅的高档公寓里。

夏心悠把脚上的高跟脱下,赤着脚,坐电梯上楼。她想,这个男人,肯定还记恨着她在酒店用高跟鞋砸他脸的仇,所以今天才故意给她难堪!

小肚鸡肠,一点容人的度量都没有,谁会看上这种男人?夏心悠忍不住嘀咕,等到电梯上了二十层,走回家时,才到门口,她又听到了女人的娇笑声。

呵呵,她刚才对他的评价里,还少了一条——种马!

“莫少,听说您今天结婚,怎么一个人呀?也不见你请记者去,是不是你的新娘子太丑了,丑媳妇不敢见公婆啊?”女人娇嗔的咯咯笑了起来。

莫奕臣手里端着一杯红酒,慵懒优雅的靠在真皮沙发上。他早脱掉了礼服,只穿一件白色衬衣,胸前的钻石纽扣,解开两颗,性感惑人。

“当然,她没有你美。”莫奕臣大手一伸,将女人搂在怀里,眉毛一飞,看向被推开的大门。

他计算的分毫不差。

夏心悠站在门口,精致的妆容下,是满脸的疲倦。她耷拉着眼皮,头一歪,把用手指头挑着的一双水晶高跟鞋,丢到地板上。莫奕臣的眼神,抖了抖。

她又累又饿又渴,还被紧身的婚纱裹的憋得慌!

她扫了一眼趴在莫奕臣怀里的女人,勾了勾手指,“喏,就是你,过来帮我把婚纱脱了。”

女人愣住,她看了莫奕臣一眼,见他嘴角似笑非笑的勾起,好似并不在乎他这位新婚小妻子。

“我又不是你们家的佣人,凭什么听你使唤?”女人趾高气扬的哼了一声。

夏心悠也不恼,微笑道:“脱下来,我身上这套婚纱,就是你的。”

“真的?”女人惊喜,夏心悠身上那套婚纱,可是法国名设计师亲手制作,光镶嵌的钻石和珍珠,就价值上百万!

“还不快过来!”夏心悠斥了一声,把浓密的秀发弄到一边,两只手伸到背后的拉链上。

她很瘦,身段苗条,婚纱的设计又是束腰款,越发显得细腰若柳,盈盈不堪一握。袅袅婷婷的,有足够的资本让他身后的女人嫉妒。

女人撇撇嘴,看在钱的份上,走上前,帮忙夏心悠把繁琐的白婚纱脱了下来。

她里面,穿着一件紧身的包臀短裙,露出两条纤细的美腿,白皙胜雪,如上好的琼脂白玉一般,毫无瑕疵,吹弹可破。

女人捧着价值连城的婚纱,走回了莫奕臣身边。莫奕臣眼底闪过厌恶,他推了女人一把,挑眉看向夏心悠,邪肆的打量了她一眼,眸光落在她一马平川的飞机场上,戏谑道:“夏小姐,你没有穿Bra吗?”

逃妻在上》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逃妻在上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新聊斋——之十《张朱》

    张朱,自幼聪慧,有过目不忘之能,院试之后,无心功名,且家资富有,自然逍遥自在。某年春月,张家另起新宅,请得工匠破土动工。一日,挖出一精美石匣,引得众人围观,匣体有字“张朱来石匣开”,众人惊诧,翻转石匣,亦有字“石匣开张朱来”,众哗然,告之张朱。张朱到得新宅,“我来也”,但见石匣霞光万道,自动弹开,匣内别无它物,一书静卧其中,“千载镇”题于其表。张朱不敢怠慢,深施一礼,方请书在手,内却空无一字,张朱将书置于匣内,请回老宅。晚,张朱复请奇书,烛下细观,霞光一闪,字迹清晰可见,乃降妖除魔之法疑难杂症之

  • 阿房宫、大明宫、故宫都亮了 紫禁文化为何成为中华民族文明标志

    皇宫,是帝王的居住所在。自古以来,中国的皇帝以国为家,富有四海,但他们的主要生活空间却似高墙筑起的皇宫。皇宫,在历代帝王的生活中占据着不可替代的地位,象征着帝王的神圣、威严和神魔莫测。也是皇宫,将那些被赋予了神格的帝王与普通人分割开来,它们雄壮、华丽、庄严肃穆,代表着统治者的意志、民族文化心态和中国哲学的神秘力量。作为帝王生活的主要场所,更是帝王活动的产物,历代帝王都会将营建皇宫作为其丰功伟绩中的其中一项,尤其是开国君主,在他卸下一身戎马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营建属于自己的宫室。随着不断地改朝换代,

  • 泡桐叶子上黏糊糊的东西从哪来?

    我国北方的大部分地区都种有一种叫泡桐的行道树,该种树木高大挺拔,生长速度很快,花期到时满树淡紫色的花朵,很有观赏价值。新生的小泡桐树尽管高度不足,但是叶片却极大,有的可以达到40多厘米长,像一把撑开的绿色大伞。用手轻摸一下叶片表面,有一种黏黏糊糊的感觉,是叶片在分泌液体么?如果是的话,又是哪个部位在分泌呢?幸好还有显微镜这个工具,可以帮助我们解决这个疑问。在显微镜下我们可以看到,泡桐的表面布满了针一样的毛状物,这些毛状物的顶端明显膨大,有液体分布,形成一个“亮晶晶”的圆球。类似这种可以分泌物质的

  • 为什么有的人没见他工作,游手好闲却能该打麻将打麻将,买车买房都无压力?

    能游手好闲的人:一般是父母留下的财产多,本身无需多上进。重男轻女的家庭,男孩子不用干活、做生意的人,看起来游手好闲的、偷鸡摸狗的人。01一般是父母留下的财产多,本身无需多上进。中国是以孩子为生活目标的国家。在父母的观念中,打拼下来的所有一切财产都是孩子的。而孩子在父母那句,我都是为了你才赚钱,将来我死了,所有财产都是你的这样观念教育下,孩子很早就知道,自己不用多努力就可以有房子、车子。中国不像国外,很多人有了孩子,所有的奋斗都是为了孩子,这是一种刻在骨子里的传统。我有个朋友,他父母就有一块地,刚

  • “文明鳌峰 一起悦读” ——世界读书日阅读推广活动

    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今天你读书了吗?为进一步贯彻创建全国文明城市要求,不断提升市民文化素质和城市文明程度,展示文明福州良好形象。鳌峰街道团工委、鳌峰街道文化站、鳌八分校、台三小于2018年4月23日世界读书日在台江区万达广场开展文明鳌峰一起悦读世界读书日宣传活动,通过活动进行阅读推广,引导居民群众多读书读好书,积极倡导和培育社会文明风尚。为读书日活动的顺利开展,街道组织委员王文辉、宣传委员何中元对活动开展做具体部署安排。志愿者为参与居民赠上书签、便签、笔记本、图书等纪念品。小小志愿者与老人一

  • 四通搬家说:中学给年级前20每人奖5斤猪肉,引导学生感恩父母

    中学给年级前二十名每人奖5斤猪肉,称为引导学生感恩父母贴着“分享成功”字样的猪肉,作为考试排名年级前20名学生的奖励。不少网友表示,这份奖励很实在。4月21日,重庆市万州南京中学(原龙宝中学)在一次高三“二诊”模考后,奖励年级前20名学生,每人五斤猪肉。4月24日,澎湃新闻从重庆市万州南京中学相关工作人员得知,学校奖励猪肉给学生,是让学生拿回家跟父母分享,一块做饭,感恩父母。本文图片均来自三峡都市报社微信公众号“三峡讯”澎湃新闻获取的图片显示,20份猪肉摆放在地上,每一份猪肉上都贴这着红色的纸条

  • 青段

    陶者谓之青灰泥,古云天青色,陶之色调呈蓝、绿与灰之复合色,以烧成色命名之,又称藏青灰泥,易与墨绿泥混淆,为明末清初广为流传之泥料,近年来开采量少,故成品甚稀;呈深紫灰色调,因满布颗粒,触感特殊,玩家喜呼鲨鱼皮,是甚为难觅之珍贵稀有泥料之一。原矿收集不易,色泽特殊,故与器物形体线条之搭配,易产生不同效果,设计制作较为费心。色调傲然不群,气质高雅,稳重不浮夸。【窑温】约1200°。【收缩比】约13%。【矿产地】江苏宜兴丁山黄龙山。【泥性】泥性疏松不结,含铁量高,张力足,不易变型、塌陷,惟黏性不足。【

  •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丨北宋第一驸马:王诜行草书自书诗卷

    《行草书自书诗卷》,北宋,王诜,纸本墨笔,手卷,纵31.3厘米,横271.9厘米,北京故宫博物院藏《行草书自书诗卷》共分三段,首段记述了作者王诜在去清颍途中受阻,与韩维、范镇泛舟于西湖啸咏之事;中段与末段分别为三公在颍昌湖上诗作及王诜和蝶恋花词一阙。据《宋史》记载,韩维在宋哲宗刚登基时上表推荐范镇,因为范在宋神宗时于建储有功,于是拜范为端明殿学士兼侍读,即文中所称“比闻朝廷就除端明殿学士以宠之”。由此可知,该帖应书于1086年。“余前年恩移清颍”中的“前年”是指1084年。其时韩、范二人亦居于许

  • 古人晚上的娱乐生活有哪些?

    夜读、宴饮、逛青楼,那是读书人的事,至少也是家里有点钱才行,还在温饱线上挣扎的普通的下层老百姓干什么呢?肯定不能只睡觉呀。1.孩子们的夜生活叶绍翁《夜书所见》:知有儿童挑促织,夜深篱落一灯明。夜晚看到一盏小灯,一定是小孩在找促织。这是儿童晚上的娱乐活动。其实除了找蟋蟀,还可以摸知了,摸鱼儿,摸虾,摸黄鳝。30年前,中国很多很多的地方都没有电,至少是经常停电。问问70/80后的人,童年夜晚无聊吗?可能比现在更丰富呢?2.妇女们的夜生活李白的《子夜吴歌·秋歌》: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趁夜晚月亮正明

  • 智慧城市,金融机构也可以大有作为

    4月23日,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办的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新型智慧城市论坛”在福州举办。中国平安集团总经理任汇川做《专业,让生活更简单,让城市更美好》主题演讲,介绍了中国平安在新型智慧城市领域的发展理念和探索实践。以下转发的是中国网(China.com.cn)4月24日刊登的题为《智慧城市,金融机构也可以大有作为》全文,作者唐娟。4月23日,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办的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新型智慧城市论坛”在福州海峡国际会展中心举办。中国平安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