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霸宠黑道九小姐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1/2 6:37:2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霸宠黑道九小姐

011 为凤家除一害

什么叫语不惊人死不休?

什么叫“我有男人了”?

众人融洽的气氛被瞬间弥漫的冷气冻结成冰,隐约还可以听到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霸宠黑道九小姐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在坐的所有人都是久经世故的老泥鳅,一个二个的都圆滑得要命。片刻就反应过来,脸上依旧堆着满满的笑容,客气地冲着对方笑啊笑啊笑,似乎也不怕把脸部肌肉给笑抽筋。

“凌让兄弟别听这丫头片子胡说。凤家家教甚严,小九一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怎么可能有男人。”大伯如是说。

“我……”

“就是就是。小丫头嘛,怕嫁人,所以随便想了个理由,可以理解可以理解。原文haohaoyun.com”二伯如是说。

“我……”

“凌让兄,不如我们去喝两杯?这样月色,对酒当歌,实在是美哉美哉埃那些琐碎的事情,还是交给下面的人去做吧。”三伯如是说。

“我……”

“那还等什么?过了午夜,可就看不见仙女峰的飘渺月色了。难得来一回,凌让兄可不能白走这一趟了。”四伯如是说。

“我……”

几欲开口,却都被几位伯伯笑眯眯地打断。好好孕凌让愣是一句话都没说出口,就被推搡着出了门,朝着后山仙女峰的看台而去。

大厅瞬间空旷。

刚才还站在一旁伺候的下人们一看只剩下了老爷和九小姐,赶紧地拔腿逃之夭夭。

老爷子又要收拾九小姐了,他们可不站在那里当炮灰。

烛火摇曳,映照在凤震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上。那一身凛冽气势,不怒而威。

凤九歌抬头看着上座之上的老爷子,不怕反笑,一个小跑过去,拽着他的胳膊就开始摇晃。阅读haohaoyun.com脸上挂着的那一抹讨好笑意,夸张得见牙不见眼。

“老爷子,你还真忍心让我嫁到凌家去埃千里迢迢的,如果我在那边被凌家欺负了怎么办?”

凤九歌在凤家最亲近的不是凤云和贺盈盈,而是她爷爷凤震。

前世她是个孤儿,捡垃圾为生的爷爷在冰天雪地的垃圾箱里发现了她,才让她这个祸害长存,逐渐一步一步爬上黑道王国的顶峰,成为让人闻名色变的黑道女王。

也大抵是因为如此,她从小就不喜欢自家那个玩世不恭的老爹,反而乐意去粘着老爷子。再加上去深山修行的十五年里,那老和尚也只会提起老爷子当年的英勇无敌,让她更是对他敬仰三分。

这撒娇的语气,大概也只有在凤震面前,凤九歌才表现得那么小女儿家家了。

然而凤震任她摇晃,他自岿然不动,语气很是坚决:“你若真嫁过去了老爷子我才真是谢天谢地谢祖宗呢。霸宠黑道九小姐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为凤家除了一害,为西靖的百姓除了一霸,还能够收罗一堆的贺礼,何乐而不为?再说了,能够欺负你的人还没生出来,你就不用操那些无谓的心了。”

这话说得……

凤九歌继续再接再厉,赶紧讨好地替凤震捏着肩膀:“老爷子,你也知道我的脾气。若是我真想跑,凤家没一个人能够捉得到我。可是我为什么不跑?因为我是真心舍不得凤家嘛。”

012 这话可以信几分

这句话当然是假的。

如果真没一个人能够捉到她,那她早走了,还在这里打什么亲情牌?这会儿要是老爷子发狠把她抓来关入天玑塔,然后直接拿着塔就去南豫成亲,她可是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的。

凤震回转过头,瞥了凤九歌一眼,终究还是褪下一脸的严肃,缓缓地叹了口气。霸宠黑道九小姐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你这丫头碍…老实给爷爷讲,你说你有男人了,这话可以信几分?”

凤九歌一愣,倒是没想到凤震将她随口诌的一句话当了真。她迟疑了一下,回答道:“七分吧。”

凤震双眼一眯:“何解?”

“我看上了一个男人,只不过现在还没找到他。”

那个可怜的受伤男人,暂且借他原型一用。

“真心喜欢?”

“是。”

“到什么地步。”

“可以为他,毁掉凌家。”

就算不是为他,她现在也有一种想要摧毁凌家的冲动。

凌家三少爷?凌翊?婚约?

她还没听说敢把她凤九歌强娶强嫁的!

内心直火冒啊!

没想到凤震突然一拍大腿,蓦地站了起来,朗声言道:“好,明天我去给凌老二说,让他带着聘礼回家。”

唉?

凤九歌眉眼一挑,而后眼中蒙上一层氤氲的雾气,感动蔓延:“老爷子……”

“凌家现在可不能毁,冥月内部还不能乱。”

听着老爷子望天的喃喃自语,凤九歌瞬间无语。

凤震似乎跟凤云学会了一招,觉得一击不够,还得再来一击:“九儿,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内,把那个男人带到我面前。我要看看他配不配得上我凤家的人。”

好吧,刚才也就将就着那个男人那么一说,这会儿去哪里找那么一个人来充数?

随便拉来一个张三李四,老爷子铁定一脚从正门把人给踢下去,顺着那几百上千的阶梯一滚,到山脚的时候已经血肉模糊。

从正厅出来的时候,凤九歌抬头望着后山,只见那凸出的仙女峰看台上,几个大男人貌似喝得兴起,正在表演……脱衣舞。

几十岁的老男人了,她可没兴趣。

转身,回房睡觉去了。

结果第二天中午,宿醉的凌让昏昏沉沉地被老爷子叫去谈了一会儿的话,结果还没到下午,真的收拾着东西,驾着七级灵鹏回南豫去了。

凤锦看着那浩浩荡荡的队伍,不由得轻笑了一声。

看来她还挺值钱的啊,光是聘礼都有那么多。

她可不知道,这被灵鹏载着回去的,大部分都是凤家的割地赔款。悔婚这种事,牵扯小点是两口子的事,牵扯大了可就是两个家族的矛盾。

老爷子割地赔款不说,本来之前挺不赞成凤家二小姐风尘歌嫁给凌家七爷的,那可直接差了一个辈分啊,如今却也只能应允,还得搭上一份嫁妆。

凤云瞪着凤震,满腹的愤愤:“老爷子你就宠她吧,她迟早要闹翻天来!你说我那么有先见之明地给她弄个婚约我容易么?她那夜叉样儿谁愿意娶她啊!”

013 谁在说她坏话了?

凤震面无表情地看着凤云,直到他闹腾完了,他才缓缓开口:“云儿,九儿的性子你比谁都清楚。 毕竟是你的亲生女儿,再怎么闹,你也希望她寻个好婆家。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冥月王朝早已经不是一个王朝了,四个家族分立而治,各自管着各自的领地。而临渊大陆可不仅仅只有冥月,还有圣翌王朝和无上帝风。如果四大家族自己都乱起来了,他们要吞并冥月,不过朝夕之事。”

这些年来四大家族努力地通过错综复杂的联姻是为了什么?

为了稳固四大家族和平共处的模式。

一旦打破这种模式,冥月王朝就要毁了。

冥月王朝毁了,那么凤家,也就毁了。

这其中牵扯的利害关系,太让人忌惮了。所以只能拼尽全力维持着原状,不准任何人去触碰这条底线。

如果真把凤九歌嫁过去,按照她的性子,绝对有本事将凌家闹个鸡犬不宁,到时候牵扯的,可就远远不止这小小的一个婚约了。

凤云的眼中也难得浮现出一抹认真神色。沉默了好一会儿,能做的也只有跟着凤震叹了口长气:“这小妮子,真让人想要拔了她的皮。”

玉阳楼的转绛阁中,凤九歌眯着眼在摇椅上假寐,猛地打了个喷嚏,让她陡然一惊。

谁在她背后说她坏话了?

“黑风,黑羽,黑金!”

扬声一喊,三个黑衣男子纵身跃入屋内,似乎将空气都带起一阵旋风。

凤九歌双眼一眯,目光在三个人的脸上梭巡。

“不错不错,黑风的青色斗气都到了顶峰,蓝色斗气指日可待了。黑羽这个小可爱也不错,瞧着小身板越来越健壮越来越美型了。还有我最亲爱的黑金,果然够黑啊,刚才看了一下账本,真是日进无数斗金埃不过势力老是在冥月王朝也没意思,逮着机会,渗透到圣翌王朝和无上帝风就最好了。”

一个人自言自语了半天,面前的三个黑衣人纹丝未动,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前面站着的是三个木头。

凤九歌“咳咳”了两声,这才进入到了正题:“那个男人,你们到底查到一点蛛丝马迹没有?”

花费了那么多年发展起来的情报网,别说连个受伤的男人都找不到,除非她真的见鬼了。

黑风面上浮现出了一抹难色:“那个男人,凭空消失了。”

凭空消失了!

凤九歌欢腾的语气瞬间沉寂。轻敛眼睑,红唇紧抿。面上表情阴郁,说不清道不明。

“那你们得好好保护我了,指不定我连明天的太阳都见不到了。”

那个男人既然有本事在她那么严密的搜索中消失,那么就绝对有本事在他们层层的布控中进入这屋子中来,取了她的小命。

那蓝色的如同雷电一般的鞭子,可不是吃素的。

“主子,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黑风终究还是忍不住开了口。然而只是换来凤九歌的摇摇头。

她要是知道就好了,打死她也不愿意去惹那么危险的人物埃

摸着手上那宝蓝的戒指,凤九歌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神色,而后双眼一闭,直接倒在了摇椅上:“刚才一定是他说我坏话了,真是讨厌的男人。你们都出去出去,我睡觉你们也要看啊!”

三个男人面色一窘,而后飞快地掠身而出。

014 戒指还我

是夜,夜凉如水。

明月佼佼,清泠的月色像是薄薄的白色纱帐,透过打开的轩窗照进转绛阁的阁楼之上,落成一片银白的霜。

树影婆娑,沙沙作响。

凤九歌斜靠在软榻之上,玄色的羊绒毯子半盖,一袭墨发散开,顺着软榻蜿蜒,像一帘散开的墨色的瀑布,倾泻而下。

月色清亮,伊人静美。

倏地——

一缕清风飞快拂过,撩动着屋内的纱帘微微动了一下,下一秒却快速地恢复平静,仿若空气中的那一丝异动只是神情恍惚时候的错觉。

然而望向软榻旁边,却见一玄色衣衫的高大男子正站在凤九歌的面前,一只手五指成爪,凌厉非常,带着一股蓝色的劲风,飞快地直袭凤九歌的面门而去。

“你果然来了。”

双眼蓦地睁开,含笑对上那男人一双杀气浓烈的眼。

凤九歌悠然开口,右手却飞快地按下软榻上那凸起的机关。

软榻陡然一变,如同一张巨大的精弓,而她就是那精弓上不得不发的弩箭,瞬间被弹出窗口好远,娇小的身影一下子隐匿在了阁楼外面的树林之中。

“该死!”

低沉的声音带着暴虐的怒吼,云傲天利眉微皱,身上的蓝光越发地强盛了。

转身追了上去,顺着戒指的气息一连追出了几十里,才在一个人烟罕至的林子中停下。

而凤九歌一身月白,负手站立在一棵树顶之上,身形灵动,飘然欲举。

她扬睑看着他,一双美目琉瞳微微流转,波澜微漾。

她可没打算逃跑啊,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有些事情还是早解决早安心,免得睡觉都不得安宁。

不过转绛阁玉阳楼都是她的产业,按照面前这男子的打架动静,会把她的心血都给毁了的。反观这荒郊野外的郊区,实在是,太适合杀人灭口毁尸灭迹了。

不过谁杀谁,还未可知埃

这个男人的恢复力也太惊人了吧,明明昨天伤成了那个样子……

右手虚空一抓,银光一闪,一把古月弯刀从储物耳钉中落在她的手上,那银亮的刀面,反射着森冷的月光,照得那男人俊逸的眉眼有些惨白。

果然还没怎么恢复埃

凤九歌勾起一边唇角,清浅一笑。

云傲天和凤九歌对立而站,却是悬空在树顶,整个身体都被包裹在一团透明的蓝色光晕之中,玄色的衣袂疯狂地乱舞。

他右手一扬,一团蓝光乍现,在他的手心中逐渐形成一个蓝色的光球,越来越大,彷佛还夹带着电闪雷鸣时候那银白色的电光。

“戒指还我。”他开口,声音冰冷刺骨。

凤九歌一瞥自己戴在左手还隐隐闪着蓝光的戒指,歪着头一脸的无辜:“高手,如果我说这戒指摘不下来了,你信么?”

“找死!”狠戾的声音饱含着惊天的怒气,一声暴喝,风起云涌。

声音未落,那巨大的蓝色光球却已经以惊人速度疾驰着向凤九歌奔去,而周围空气都被那强烈的气流带动,嗞嗞作响。

枯枝落叶被搅入空中,翻腾旋转。脚下的树木随着翻涌的气浪波动,如同一片绿色的海洋。

凤九歌双眼陡然一眯,把那古月弯刀由单手握改成了双手握。

“诛魂,好歹你也算是上古名刀,可别第一次开荤,就丢脸了埃”

015 废人

攻击,来势汹汹。

防守,滴水不漏。

那蓝色的光球仿若破空而来,带着如同从远古传来的冗长的低吟,带着那狂嚣的野兽的怒吼,带着那惊天霹雳的轰鸣,一路火树银花,火速地窜到了凤九歌的面前。

好强的气势!

一晚上就恢复如斯,这男人到底要强悍到何种地步!

凤九歌凝神静气,握着刀把的双手骨节微微发白。

她的眼睛片刻不离那飞奔而至的光球,对准最佳时机,而后一跃而起。突然腾飞的身体像是被外力突然上抛的物品,到达最高点的同时,那诛魂的刀锋杀气陡然狂飙,一瞬间到达极致。

一刀劈下。

干净利落,分秒不差。

那蓝色的光球像是被瞬间毁灭掉了中枢,从刀口那里开始,裂痕像是疯长的野草,片刻间就包裹住了整个光球,而后风一吹,破碎成一堆粉蘼。

丫丫个熊!

凤九歌还未来得及高兴一会儿,就见刚才那破碎的光球碎片正逐渐地重新聚集成成千上万颗篮球大小的蓝色光球,如同浩渺苍穹中漂浮的繁星,占据满了周围所有的领地。

云傲天站在对面,一双锐利如鹰隼的眼睛淡漠地看着她,如看蝼蚁:“戒指拿来。”

“谁稀罕!”凤九歌冷哼一声,伸手就去摘那宝蓝色的戒指。结果刚摘到一半,就感觉腰间一紧,似乎被什么禁锢住了一般。

她一愣,抬眼望去,只见一条蓝色的鞭子从云傲天的手中延伸,一头正正地缠在她的腰上。

“我不是正准备还你么!”怒气的声调还没上去,就感觉云傲天手中的鞭子猛烈一收,凤九歌的身子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瞬间到达他的身边。

诛魂像是闻到了猎物的味道,刀锋隐隐作响,叫嚣着想要饱尝一下敌人的鲜血。

然而凤九歌看着自己刚才站着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成了九个黑衣人,她所有的怒火和嚣张气焰瞬间被压了过去。

紫色的气息翻腾,那片天空的颜色似乎都变成了诡异的暗红。

和昨天一样的,紫色斗气的高手。

她现在能说,她只是路过的么?

侧眼望向旁边的男人,他一身狂傲气息云涌,那身体就像是一口无穷无尽的力量之泉,源源不断地涌动出蓝色的气焰,将他们两个都包裹其中。

可是隔近一些,完全可以看见那张刀削一般坚毅面孔,苍白得不似活人。

玄色的衣袂飘飞,一身王者的风采四溢开去,震慑得围上来的那九个黑衣人,迟迟不敢再近一步。

他冷笑一声,厉声开口:“圣宫阙没人了吗?帝修就派你们这些三流货色来要本尊的命,未免太不自量力!”

三流货色?

九个紫尊级别的人在这男人的眼里只是三流货色!要知道随便一个紫尊出现在临渊大陆,绝对是跺一跺脚,天下都要颤三颤的人物!什么时候,紫尊这么不值钱了?

正惊愕中,对面的一个黑衣人阴测测地笑了一声,也开了口:“呵,连刑雷都无法召唤的废人,我们这些三流货色就已经足够。”

霸宠黑道九小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霸宠黑道九小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与狼共枕:总裁夜夜爱6章

    原标题:与狼共枕:总裁夜夜爱6章小说名:与狼共枕:总裁夜夜爱006用你的身体谱写曲子!“冷少爷,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我真的只是来给你弹琴的!”苏凝落挺直了腰板,鼓起勇气和他对视着。“哦?”冷翼的视线下移,然后落到了她那双保护的很好的双手上,“你会弹琴?”苏凝落点了点头,发现冷翼用一种若有所思的眼神看着她,她紧张的吞了吞口水,正踌躇着要不要上前的时候,冷翼眸光一闪,一道绿光划过,苏凝落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冷翼就已经揪起了她的长发,将她拉到了偏厅内摆放着的一架钢琴前。“弹给我听!”他高大的身子将她

  • 豪门小娇妻6章

    原标题:豪门小娇妻6章小说书名:豪门小娇妻006一个月内必须怀孕他的怒气到达了最高点,说的话也极其恶毒。那低沉阴诡的声音,像是死神般可怖。夏诗雨的心被重重一击:“郑新爵你这个魔鬼——”她抬起手,发疯般的挥向他的脸,他可以冷落她,侮辱她,骂她,但是他怎么能够这么说她爸爸,不知道这是她心里不能触碰的一道伤么。郑新爵轻而易举挡下她的手,并且钳制住:“夏诗雨,一切你在乎的东西我都会摧毁,记住,从你踏进郑家大门那天起,你就没有反抗的权利。”说完,他一把将她推远。一个趔趄,夏诗雨摔在地上,她坐在那里,泪水在

  • 前妻,我们复婚吧!6章

    原标题:前妻,我们复婚吧!6章小说:前妻,我们复婚吧!006她到底喜欢谁?一温馨缅怀的咖啡厅。安曦凝若有所思的搅拌着杯里未匀咖啡,时而发呆,时而失魂。戴嘉怡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好友看。安曦凝有着一张小小的瓜子脸、大大的眼睛,卷翘的睫毛、透水般白嫩的ji肤,若说自己是一朵野艳的红玫瑰,那曦凝就像是一朵空谷幽兰,静静地散发着清香,却沁人心脾。“曦凝,你怎么了?”戴嘉怡关心道。安曦凝一直都是个乖乖学生,今日竟会拉着她翘课,着实令人费解。安曦凝深吸一口气,淡淡道,“我没事。”她只是心里好烦,即使坐在课堂也

  • 昨夜星辰昨夜风6章

    原标题:昨夜星辰昨夜风6章小说:昨夜星辰昨夜风第6章哪个男人敢要你他笑得莫名其妙,叶清歌站在一旁看着他,秦子非哈哈笑了好一会才止住笑。“叶清歌,你他妈够可以啊?人长得这么丑,做事情也做不好,竟然这么凶,你这样的女人哪个男人敢要?”秦子非的嘴一直狠毒,叶清歌垂下眼眸一声不吭。秦子非也不管她生气不生气,“都是因为你,浪费老子时间,本来要和露露大战三百回合的,现在好了……你自己打车回去,这个月奖金减半!”扔下这句话他自己上车离开了,叶清歌在原地站了一会,迈着沉重的脚步像附近的公车站台走去。她离开不到五

  • 胖妻有喜:与亿万总裁同枕6章

    原标题:胖妻有喜:与亿万总裁同枕6章小说名:胖妻有喜:与亿万总裁同枕006初相见时,她有男友“阿杭,你快帮我弄下去,好恶心!”陶思颖红了眼眶,看着分外惹人心怜。颜溪冷眼看着,当真看到沈嘉杭紧张地要过去帮她,她立即拉住沈嘉杭的手,“只是一只虫子而已,装成这样至于么?嘉杭,你不要上她的当!”沈嘉杭低头看她的眼神愤怒极了,冷冷甩开她的手。“颜溪,你不要太过分了!”“我过分?虫子又不是我放的。而且,她还骂我胖你没听到吗?!”“骂你?她说你说错了吗?你难道从不照镜子吗?”他鄙夷的语气让她狠狠一震,不由自主

  • 早安,小逃妻6章

    原标题:早安,小逃妻6章小说名字:早安,小逃妻006是吃饭?还是捉弄?第二天,夏惜柔就带着自己的东西来到三十八楼,靳言绎为她配了一张单独的私人办公桌,以便她可以更加有效地工作。秘书室的几位女职员在看到夏惜柔时有些惊讶,昨天中午她们都出去吃饭,自然也就错过了一场好戏。不过在知道夏惜柔连跳数级,一下子从小妹升到了助理秘书,难免会心生嫉妒,此时看着她的眼神都和以往不同,夹杂着一丝嫉妒和讥讽。凭什么这样长相的人能夺得总裁的青睐,平步青云,而漂亮能干的她们,却无法让总裁的视线停留在她们身上,哪怕只有一分钟

  • 夫本狂野:宝贝,乖乖回房6章

    原标题:夫本狂野:宝贝,乖乖回房6章小说名字:夫本狂野:宝贝,乖乖回房006吃醋,还是伸张正义?鲁汀南气极反笑,上前抓住了孔晨袖,还想再打,却被吕凡菁将孔晨袖护在了身后。“你做什么?”吕凡菁怒视着鲁汀南,展开双臂,将鲁汀南拦在前面。“我要打死这个该死的畜生!”鲁汀南说着,就欲上前,准备抓住孔晨袖的衣领。孔晨袖却咬牙准备还手,吕凡菁着急起来,跺脚拦着鲁汀南道,“晨袖你快走!”“菁菁你让开!”孔晨袖对刚刚挨的一拳,很是不服,鼻息间流着鲜血的道。“孔大哥——”吕凡菁喊了起来,着急的拦在两人中间,拉完了

  • 1号娇妻:傲娇BOSS请克制6章

    原标题:1号娇妻:傲娇BOSS请克制6章书名:1号娇妻:傲娇BOSS请克制第六章十八线,陪酒拿起行李箱,予淳立刻动身赶往机场,买下现有的最早钟点的机票。直到置身于一望无尽的茫茫云海,苏予淳才真正地松懈下来,她低下头,脸埋进手心里喜极而泣,心里默默对肚子里的孩子说:“宝宝,妈咪终于保住你了。”这是她唯一的亲人。终于保住了。苏予淳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脸上露出温柔的笑意,宝宝,我们的新生活要开始了。五年后。一袭黑色露肩晚礼裙,露出弧线优美的天鹅颈和精致漂亮的锁骨,简约的衣裙无多修饰,只是勾勒出女孩优美的

  • 界皇6章

    原标题:界皇6章小说书名:界皇第一卷,八荒炼神鼎第六章提炼为首的两人,石锋认识。他们一个是东林郡城新生代第一高手,也是此次让石家感觉到有灭顶危机的八品武士周阳,另外一人则是有着不逊色周阳,很有潜力的周宁,虽然只是六品武士,但是年龄不大,只有十七岁。这二人便是周家新生代的佼佼者。至于说周家还有两名七品武士的新生代,但已经二十七八岁,很快便迈入三十岁的,所以并非是周家的重点栽培对象。周阳,身高足有一米九左右,长得是虎背熊腰,黑黝黝的脸膛,一双环眼,背着一把狭锋长刀,那一身肌肉充满了爆炸力。周宁,看上

  •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6章

    原标题:我当鬼侦探那些年6章小说:我当鬼侦探那些年第5章不归之路女鬼和老道士对视了数十秒之后,女鬼先冷笑道:“牛鼻子,你就是清羲子那臭道士的后人么?”“百年之期已过,贫道奉家师之命来了结此案!”老道士神情肃穆。女鬼愣了一下,忽而大笑道:“哈哈哈……死啦!那牛鼻子已经死啦!哈哈……”“生亦何欢,死亦何苦”,老道士无喜无悲,“家师寿终正寝,已入往生轮回。织心,你已被关了百年,可顿悟了没有?”“哈哈……哈哈……可笑!说得好像当年那牛鼻子关住我,是为了让我顿悟似的!还不是他自己没本事么?找什么冠冕堂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