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重生之美人笑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1/2 6:55:3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重生之美人笑
第11章  殊死搏斗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苏婉音用力的喊着。重生之美人笑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本以为还是得不到回音,哪知却有一个遥远的声音传过来,“来人,这里~”

苏婉音立即大喜,上官逸还活着!他并没有死!

用力催马跑过去,循着那声音,却发现这边已经没有道路可以让马跑,苏婉音无法,只得从马上跃了下去。

上官轩一愣,惊问道:“苏小姐,你要干什么?”

苏婉音冰冷回道;“我要去找太子殿下,马过不去,王爷自可骑马回去,找到你们的侍卫带过来帮忙。”

说完,苏婉音便提了大刀,左砍右砍,一路披荆斩棘的冲进去了。

上官轩闻言前后看了看,这边荒凉的很,没有人来过的样子,眼看着苏婉音的身影渐渐远了,上官轩的眼中闪过一抹寒光,真的一拨马头骑走了。

苏婉音对于上官轩这种不讲义气的行为一点不意外,她现在可是知道上官轩根本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

因此,苏婉音根本没有理睬上官轩的离去,专心一意的循着声音去找上官逸。

终于找到了一片被踩的乱七八糟的树木,苏婉音心里一喜,抬头望去,却大吃一惊,上官逸正在前面逃跑,而后面那头追它的黑熊已经眼看着就要追上他了,高高举起的熊爪正在朝他拍去。

苏婉音大惊,现在她离黑熊和上官逸还有三十米的距离,想要马上冲过去救下上官逸根本来不及。版权haohaoyun.com

因此,苏婉音想也不想,从后背摘下弓箭,快速的搭弓射箭,一支羽箭带着风声就飞了过去。

上官逸本来已经精疲力竭,他虽然听到有人呼喊他但是听声音并不是他的侍卫,他也就没抱希望真有人会来救他。

现在他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逃跑,他感到口干舌燥,浑身难受,心脏想像要跳出来那般难受,但他还是告诉自己要忍耐,作为一个太子有着无比大的责任在身上,决不能在面对危险的时候轻言放弃。

所以,他拼尽了所有的气力逃跑,纵使看上去自己已经狼狈不堪,也决不放弃,但是黑熊还是追上来了。

就在上官逸感到黑熊马上就要拍到他,让他感到绝望的一瞬间,他惊讶的听到了箭支飞来的风声,然后他惊喜的听到了熊的近乎哀鸣的吼叫声。

上官逸大喜,回头望去,见黑熊正发疯的嚎叫,它正笨拙的转身,而在它的身后远处,一名少女站在那里,一身紫色的骑马装,英姿飒爽,美艳绝伦,左手持弓,右手搭箭,正要射出她的第二只箭。

上官逸不由得怔了怔,好美,一声惊呼在他的心里响起……

纵然他刚刚就要被黑熊追到拍死,纵然他刚刚才离死亡远了那么一点点,他还是在这一刻被苏婉音那一道靓丽身影惊鸿了他的心!

苏婉音着急的射出了第一只箭,箭射中黑熊,黑熊已经转而要攻击她,她不由得心中一喜,举起弓箭就给黑熊来了第二箭,正中黑熊的心脏。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但是黑熊皮糙肉厚,箭虽然位置射对了,箭头却还只是射进去了一点,并没有让黑熊真正的倒下。

苏婉音也是一惊,看着受伤发狂冲过来的黑熊,苏婉音本能的跃上了一颗大树。

黑熊冲过来,先是用爪子用力撼动大树,苏婉音站在树上皱眉,见大树并没有被推倒才微微出了一口气, 黑熊的皮太厚,不能一下取胜,这个很麻烦。

趁着这个间隙看了看站在那边的上官逸,见他只是站在那里,却没有马上逃跑,心里一紧,忙大喊道:“殿下,快跑,这里没有援军。”

上官逸闻言,心中一暖,这个少女原来真是来救她的,可是她怎么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她是谁?

上官逸刚要回答苏婉音的话,却一眼看到那头黑熊正在爬树,不由得惊叫道:“女侠,这头狗熊会爬树!你小心!”

苏婉音闻言,低头望去,果然,那头熊见撼不动大树,正伸了爪子试图爬上来,但它身子肥大,自然要费点力气。眼看着黑熊就要爬上来,苏婉音也有些紧张,自己在树上和一头黑熊搏斗,这是头一次啊!

但是, 苏婉音活了两世,为了上官轩出生入死,自然积累了许多的战场经验,所以此刻,她忽然心生一计,眼看着黑熊已经爬上了树,苏婉音抽出大刀,从树上大头朝下跃了下来,借着体重的力量直接朝黑熊劈去。

那头黑熊正在爬树,不防苏婉音劈下来被苏婉音劈了个正着,也因为苏婉音利用来自身的重量,所以这一刀十分的有力,大刀从黑熊的头上劈下去,虽然没有把黑熊劈成两半,也把它的头连同后背划开了一刀深深的伤口。阅读haohaoyun.com黑熊的血一下子涌了出来,‘嗷’的一声惨叫,它从树干上跌落了下去。

苏婉音也由于用力过猛,直接跌坐在地上。

黑熊的伤很重,胸前插着那只箭,背后还流着血,它彻底的愤怒了,看到苏婉音跌在它旁边,‘嗷’的一声,直接朝苏婉音扑了过来。

苏婉音大惊,她的身躯和黑熊的想比太过娇小了,但是想要就地滚开已经来不及,她只好用两只手抓住了两只熊掌。

黑熊整个身子都爬过来,大嘴张着喘着臭气朝苏婉音的头伸过来。

苏婉音已经紧张到了极点,用力的把头扭开,同时双手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举着黑熊那笨拙的上半身,但是黑熊却不甘心吃不到苏婉音,后面两个爪子也要爬过来抓苏婉音,苏婉音大惊失色,眼看就要被黑熊抓在爪下,却听黑熊一哼,它的头猛的一扭凤兮晴借机用力一揣,一下子把黑熊笨重的身体踹开。

黑熊滚到了一边,苏婉音却一眼看到了黑熊背后那个溅了满身鲜血的 上官逸,他的脸色煞白,强作镇定问道:“它死了吗?”

苏婉音闻言再朝黑熊望去,才明白,原来就在刚才是上官逸在关键时刻把他的随身佩剑从后面插进了黑熊的胸膛,那只黑熊受伤过重,终于死了!

现在它已经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了。说明haohaoyun.com

苏婉音不由得心里一松,喜悦的对上官逸说道:“终于结束了,它已经死了!”

话音刚落,却见到上官逸身子一晃,眼睛一翻,直接倒了下去。

第12章  笑容依旧

原来上官逸的身子不好,之前被黑熊追赶已经消耗了太多的体力,要不是他太子的责任感太强,恐怕早已经放弃了逃命。

刚才,他见情况紧急,救他的人说不定马上就要被黑熊吃了,他什么也顾不上,直接抽出他随身的宝剑冲过来对着刚刚被苏婉音砍过的伤口就一剑刺进去。

但是那一剑消耗了他仅存的体力,现在听说黑熊死了,他也心里一松,竟然马上就晕倒了~!

苏婉音大惊,冲过去抱起上官逸用力摇了摇,但是上官逸晕倒了怎么可能这么容易醒过来。

苏婉音刚刚放下的心马上又提了起来,忙把把大刀和弓箭都放在胸前,而她则是用力把上官逸背在了后背上。

救人救到底,今天,她苏婉音一定要让上官逸活着回到他的太子府!

苏婉音艰难的背着上官逸一步一步的朝来时的方向走去……

当上官轩带着人马赶到的时候,苏婉音已经把上官逸背到了上官逸和上官轩狩猎幼熊的地方。

众人见到上官逸昏迷着吓坏了,一下子涌上来就把上官逸抢了过去,但是同时也有人用大刀架在了苏婉音的脖子上,厉声喝道:“说,太子殿下怎么了?”

苏婉音抬头看了看那个人,一身侍卫打扮,一张脸长的十分不好看。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苏婉音皱了皱眉头,原来是他!他是上官逸的侍卫统领叫陆强,武艺倒是不错,但是为人贪财好色,所以上一世他曾经被多人收买,做过出卖上官逸的事情。

苏婉音看到他,心里就十分生气,厉声喝道:“陆强,你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吗?你身为侍卫统领,没有保护好太子殿下的安危,让好好的殿下被猛兽攻击,差点死掉,现在你还有脸在这里想要嫁祸给我吗?我可是救了殿下一命,你杀了我恐怕等殿下醒来,你全家都要跟着偿命!”

陆强一愣,他刚才虚张声势的确是为了转移大家对他失职的注意力,却不想一下子被苏婉音说穿了,面色一红,要面子的喊道:“贱人休要胡说,你说救了殿下的性命就救了殿下的性命了?现在我说是你刺杀的太子殿下,你又有什么话说?”

苏婉音气的面色转红,正要发怒,忽然上官轩的声音冰冷的传过来道:“陆强,不得无礼,这位苏小姐刚刚还救了本王的性命,本王相信是她救了殿下,把刀拿开!”

陆强面色一红,默默的把刀拿开了,他即便是在侍卫里再霸道,也不敢明着不听上官轩的号令。

上官轩看着苏婉音倔强的身影,莫名的有那么一点感动,这个小妮子很有点骨气啊!自己把她就那么扔在那里,还以为她一定和上官逸一起被黑熊吃了,现在她竟然满身是血的把上官逸背回来了,她或许真的和别的女人不同。

上官轩的眼中闪过了一抹精明的算计,然后,他亲自驱马来到苏婉音身边道:“来人,给苏小姐一匹马,所有人都马上回城,回太子府给殿下治病!”

他身为轩王一声令下,自然没有人敢不从,太子府的侍卫们马上抬了上官逸匆匆上马,往来路而去。

同时也有人给苏婉音牵了一匹马过来,苏婉音上马,本能的看了上官轩一眼,正好上官轩也在看她,四目相对,上官轩朝她温暖一笑。苏婉音的心一紧,多么熟悉的笑容,可是如今再见她的心里涌起的只有感伤。

一行人一路狂奔直接回了西楚城,进了城,上官轩直接让闲散人等都散了,然后他护送上官逸回太子府。

本来陆强还是不依不饶的要押着苏婉音回太子府,但是上官轩阻止了,他让苏婉音直接回国公府休息,其他的事情由他处理。

苏婉音望着上官轩脸上那熟悉的笑容,心里苦涩的道谢然后独自骑马离开。

往事已矣,如今一切从头再来,她却再也不复当初的单纯,现在的她看谁的眼神都充满了算计!

离开大队伍后,苏婉音见自己的衣服上都是黑熊的血迹,怕这样回府让哥哥和爹爹担心,便直接找了一家成衣铺子,买了一身衣服换上,洗了个脸,然后才重新骑马假装若无其事的回了国公府。

没想到刚刚进了后院,就见苏正羽从里面一下子跳了出来,一把拉住苏婉音手里的缰绳道:“妹妹,你去了哪里?大哥我找了你一下午了!”

再次看到自己的哥哥很开心,苏婉音甜甜一笑道:“大哥,我出去遛马,你找我有什么事?”

“嗯,”苏正羽略微沉吟了一下道:“你跟我来,我有事情跟你说。”

苏婉音只好下了马,苏正羽喊来下人把马匹牵走,然后带着苏婉音往苏正羽的院子走去。

半路上,苏婉音看到了有一个大夫模样的人行色匆匆的从苏婉悦住的兰园走出来,低声问道:“哥哥,那是谁?”

苏正羽只略略瞥了一眼道:“听说,今天下午二妹在小祠堂前晕倒了,这应该就是娘给她找的大夫。”

苏婉音不屑的哼道:“她也是自小习武,哪里就这么娇嫩了,才跪了多久。”

苏正羽闻言噗嗤一笑道:“你还好意思说,还不是你无故打了人家才惹来的祸事,要不是爹今天心情好,恐怕跪在那里的人就是你了。”

苏婉音翻翻白眼儿道:“不管爹心情好不好,跪在那里的都会是她,因为她太讨厌了。”

苏正羽忽然正色道:“婉音,能告诉哥哥今天你为什么打婉悦吗?”

苏婉音切了一声道:“这个问题,你不用问我,问马夫就行了,我没在爹爹面前说这件事,当真是给了她面子。”

苏正羽闻言停住脚步道:“婉音,难道这件事真的事出有因?”

苏婉音正色道:“哥哥,我什么时候无故教训过别人?”

苏正羽的眸光冷了冷道:“婉音,你也累了一天了,回去好好休息,哥哥这里没事了。”

说完,他径自转身走了。

苏婉音虽然不知道苏正羽忽然之间是怎么了,但是既然哥哥说没事,那就一定是没事了。苏婉音打了个哈欠,心情不错的走向了自己的院子。

苏正羽自然不是无故离开的,他可比苏婉音大了整整四岁,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年纪,刚刚他找苏婉音是因为他真的花钱请了一个有名的道士回来想给苏婉音驱魔,但是苏婉音一说起马夫,苏正羽恍然大悟。

狩猎的时候,苏婉悦一直跟在苏婉音马后,难道苏婉悦对苏婉音的马做了什么讨厌的事情,苏婉音才发怒动手?

第13章   有猫腻

苏正羽的心‘咯噔’一下,他可不是单纯好骗的小孩子,苏婉悦虽然也是他的妹妹,但是亲近程度上那绝对和苏婉音是不能相比的!

苏正羽急匆匆去了马厩,悄悄找到了苏婉音上午骑的那匹马,仔细查看了一番,气恼的发现马屁股上明显有一块新伤,伤的不轻,都已经蜕了皮。

虽然上面抹了厚厚的药膏,但是经验丰富的苏正羽只是一眼就看出那是用马鞭的尾端硬物戳了导致的。

苏正羽咬牙,这个该死的苏婉悦,居然动这种手脚,不管是她是因为什么这么做,都太讨厌了!

但是,聪明如苏正羽却没有马上去找苏婉悦算账。

因为不管怎么说,苏婉悦都是他的妹妹,还很小,这事就是告诉了苏阳也不过是多打她两鞭子,可是苏正羽不想这样。他会用自己的办法教训苏婉悦。让她印象深刻!

……

太子府一阵忙碌,宫里的御医来了很多,太子狩猎出了意外这件事,不出一个时辰,就由宫外传进了宫里,一时间,议论纷纷。

皇上上官裕听说了这件事后,勃然大怒,下旨今天负责保护上官逸出行的护卫统领杖责二十,三品以上随行官员都要罚俸一月,所以,现在宫里宫外都是一片悲伤脸色。

而此刻太子上官逸正被放在他的那张柔软的大床上,但是他依然是紧闭着眼睛昏迷着,一张脸惨白如纸。

正有几个太医排着队给他轮番诊脉,每个太医的额头都不由自主的渗出汗水,太子的身子有些不好,这句话在他们每个人的心里翻腾了好几遍却没有一个人敢说出来!

上官轩就坐在上官逸的床前,面色阴郁的注视着这几个老头子在那里互相打哑谜,皱眉不悦道:“几位御医,你们已经轮流诊了一圈的脉了,还没商讨好怎么治疗太子殿下吗?殿下可是昏迷了很久了。”

为首的冯太子忙朝上官轩施了一礼道:“回禀王爷,殿下的情况有那么一点棘手,老朽现在就可一试让殿下醒来,可是这后续的治疗,还要我们商议才能决定。”

说着,他狡猾的看了其他几个御医一眼。

那几个人都是一抖,这个冯御医可是御医院的头牌御医,他怎么可能不会治太子殿下的病?他这么说,不过是想要多拉两个垫背的罢了。

但是,他们无法,上官逸的病谁也不敢说明白。

上官轩瞥了瞥几个御医有苦难言的面色,心里起了疑惑,难道上官逸的病不止是吓的?还有别的隐情?

只是,那些事情,上官轩可没打算弄的太明白,有些不该知道的事情不清楚对大家都好,这个道理他十分清楚。

于是,他冷哼了一声道:“本王允了,这件事就按照冯太医说的这样做。但是,马上让殿下醒来,若是再不醒,皇上降罪下来,你们几个的脑袋……”

他没有说那后半句,因为那后半句不用说大家也心知肚明。

冯太医心虚的缩了缩脖子忙应道:“是。”

然后,他喊了助手进来,取了银针,这才来到了上官逸的身边拉开上官逸的衣服给他进行银针刺穴。

这一招是很好用的,只是几针下去,上官逸的身子就不由自主的动了一下,然后长出了一口气,醒了!

杜公公是上官逸从宫里带出来的心腹老太监,刚才一直紧张的守在角落里,这时候见上官逸醒了,他真是大喜过望。几步走了过来,来到上官逸面前,激动的问道:“殿下,你醒了?可还感觉哪里不舒服?”

上官逸茫然的看了看四周,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御医和面孔,这让恍惚了一阵的他忽然明白他该是又昏迷了。

先是长叹一声,而后他弹跳似的一下子坐了起来,大声喊道:“苏小姐她人呢?死了吗?她被狗熊吃了吗?”

御医们面面相觑,他们可不知道苏小姐是何许人也,狗熊又是怎么回事。

唯有上官轩淡定一笑,沉稳回道:“殿下放心,苏小姐无恙,那狗熊也死了,王弟已经让人带回了熊掌,好给殿下补补身子。”

上官逸闻言面色才缓和了一些,无力的说道:“她没事就好。”

上官逸的态度让上官轩的心里微微起了那么一点小波澜,什么叫她没事就好?难道上官逸也发现了这个苏小姐有过人之处?

想到此,上官轩试探着问道:“殿下,你以前见过苏小姐吗?王弟觉得她对殿下好似格外的关心?”

上官逸闻言心里也起了些波澜,他认识苏婉音吗?当然不,今天是他第一次见苏婉音,而且他亲眼看到苏婉音暴打自己的妹妹,对她的印象恶劣至极。若不是后来碰巧不知为什么苏婉音折回来救了他的性命,恐怕这辈子苏婉音给他的印象都只有‘恶女’两个字了。

见上官轩的目光中满是探寻,上官逸含混的答道:“也许见过,也许没见过,本殿下记不得了。”

上官轩听了这个回答,只是一笑,便又说道:“几位御医,殿下身体究竟怎样?你们如实回答。”

几个御医交换了一下眼神,最后还是冯御医开口道:“殿下只是受惊,体力消耗太多,我们几个商议着开几贴温补的方子应该就无妨了。”

其他几人都低着头,没有一个开口的,明显都很紧张。

其实,上官轩已经察觉到了几个人并没有说实话。但是,这与他又有何关系?撒谎了不是更好?不好好医治上官逸不是更好?这朝中还有谁指望着上官逸能登上大宝吗?

隐藏了眼底的一抹算计,上官轩语气温和的开口道:“既然如此,你们就下去拟方子,然后交给医药局存档,抓药熬药。”

“是。”这次是几个人一起回答,然后心有灵犀的默默退出。

上官逸皱眉看了看退出去的几个御医,他的身子从小到大一直不怎么硬实,常常有病,而且也一直是这几个老头子给看的,每次都是那么几句话,无妨,滋补滋补就好了。

可是为什么他还是会经常病倒?而且他心里清楚,他的身子每况愈下,以前还能凑合着武下一整套剑法,而现在他只能坚持半套。

若是他的身体真的没事,为什么会这样?可若是他的身体真的有事,为什么这些御医却不说明?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第14章  皇上的态度

其实,这个疑问盘桓在上官逸的心中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但是,他没有问出口。他隐约觉得,这几个御医不会说实话,能说实话的人,他身边现在还没有!

见几个御医退出去了,上官轩起身来到了上官逸面前关切问道:“王兄,感觉还好吗?王弟是继续留在这里还是回宫中向父皇复命?”

上官逸虚弱的朝上官轩笑了笑道:“你进宫向父皇说明情况,本殿下没什么事,让父皇放宽心,不必责罚无关的人。”

上官轩应道:“王弟记得了。”

说着,他就要退出去,“慢着。”上官逸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又喊住了上官轩。

上官轩微微讶异道:“殿下还有吩咐?”

上官逸的眼中现出了一丝羞涩道:“苏小姐救了本殿下的事情也要说一说,有功之臣,也该奖励。”

上官轩哑然失笑,回道:“放心,这件事王弟会如实禀明父皇,其实, 苏小姐也救了本王。”

他说着,眼底悄悄的闪过了一丝得意。苏小姐可不是他上官逸的专属救命恩人。

果然,上官逸听说了上官轩的话后,眼中闪过一抹失落,那个苏小姐原来不止于他有恩。

上官轩终究退了出去,那几个御医也回了御医院把药单村存档再亲自抓药进来。

房间里就只剩下了杜公公和上官逸两个人。

上官逸眸光复杂的打量了一眼很大很空荡的寝宫,轻声道:“公公,本殿下今天差点被狗熊吃了。”

杜公公听了腿一软,惊讶道:“殿下,这怎么可能?殿下去狩猎前那片林子不是已经派了侍卫队去清理了一遍吗?那些会伤人的猛兽不是都赶跑了吗?”

上官逸闻言心里也是一动,的确,这是皇家的规矩,皇家人出行狩猎之前,所去之处要先派人把猛兽都猎掉或者赶走,以免发生意外。

今天,自己和轩王都派了侍卫去清剿猛兽,怎么偏偏没有赶走那一家三口三只狗熊?

这也正是他和上官轩发现小熊的时候放心大胆的猎杀了的原因,他那时以为大狗熊已经不在了。

杜公公小心的看了看门口确定外面没人,才低声道:“殿下,那个陆强是不是太没用?要不要奴才帮主子解决了?”

他说着,做了一个砍头的手势。

上官逸摇头道:“不必,我并没有接替他的人眩父皇对今天的事情下了什么旨意?”

杜公公忙小心回道:“皇上大怒,十分的心疼殿下,命人打了今天陆强等随行的护卫统领二十板子,三品以上随行官员全都罚俸一月。”

上官逸闻言沉默了片刻道:“父皇应该还是关心本殿下的。”

“那当然,殿下可是当朝太子,这身上可是关乎着国运昌隆,皇上怎么会不关心?”杜公公吐沫星子飞溅的说道。

却不想,上官逸轻蔑的一笑道:“这件事要是发生在烨王身上,你觉得父皇会怎么处理?”

“这?”杜公公一时语塞,咽了一口吐沫才低声道:“大概会把随行的护卫统领杀了,所有官员官降一级吧?要是不这么做,皇后娘娘是不会答应的。”

“就是埃若是如本殿下遇难这般轻的处罚,皇后娘娘不会答应的。所以,父皇也只是还关心本殿下罢了。”说罢,他语气忧伤的叹息了一声又沉默了。

杜公公知道上官逸是伤心难过了,烨王的娘是皇后,所以受皇上的重视。

可是太子殿下的娘也是皇后啊只不过是前皇后,而且已经香消玉损,只不过多了一个前字,这待遇差距真不是一般的大。这点朝中的人都看出来了。

杜公公的沉默更惹得上官逸难过,他悠悠道:“你亲自去库房里选一套女孩子家都会喜欢的贵重首饰给苏国公府里送过去,就说是本殿下对苏小姐救命之恩的感谢,等本殿下身子大好了,会亲自去看望苏小姐和苏国公。”

杜公公闻言眼睛一亮,忽然低声道:“殿下,奴才忽然有了一个主意,听殿下和王爷刚刚的对话,这个苏小姐该是有些真本事,若是她还单纯,殿下不妨把她收进太子府做个侧妃。那以后她不就成了殿下的一个暗卫?”

上官逸本来想要躺下,听了这话微微一怔,面色一红,低声道:“说什么胡话,本殿下有定了亲的太子妃人选,关苏小姐什么事。”

“可是, 殿下,那个柳小姐虽然是是个太子妃的好人选,可是殿下不可能只有她一个女人,多娶一个又何妨?”

杜公公眸光幽幽的说道。

“不好,本殿下对柳小姐是真心的,不会朝三暮四。”

杜公公脸上的笑容有些尴尬,却原来殿下还挂记着那个一年到头也不出现一次的柳小姐。真是,让人感伤!

上官轩出了太子府又进了一次宫,和皇上上官裕简单说了一番事情的经过。上官裕果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又问了问苏婉音的事情,才又下了一道圣旨,苏婉音保护太子殿下有功,赏赐黄金千两,锦缎两车,珍珠一斛,这事就算完了。

上官轩没再说什么,直接跪安出来了。

苏婉音这个赏赐得的不轻不重,但是上官轩对于这个结果却很满意,没直接把苏婉音直接指给上官逸就好,他看中的女人,他可不想拱手让人。

只是,上官轩还未出宫,就被一个人拦住了去路,那个人就是——烨王上官烨。

上官烨一身朝服,风姿挺拔,五官俊朗,站在上官轩的面前那气场比上官轩强大多了。现在他可是朝中风头最盛的皇子。

上官轩冷冷的望了一眼上官烨,两个人同时面色不好看的转头上了上官烨的轿子。

轿子走起来,到了宫里的偏僻处才停下,然后,侍卫们四散保护,轿子周围十米内空无一人。

上官轩坐在轿子里和上官烨面对面,两个人互相对望,气氛不佳。

上官轩首先开口道:“今天的事情王弟欠本王一个解释,说好的,只留一头狗熊用来对付上官逸,为何多了一头狗熊?三王弟不会是想要连同本王一同除掉吧?”

第15章   侧妃做不做?

上官烨英俊的面容上浮现了一丝尴尬的笑容道:“王兄说哪里话?本王和王兄可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怎么会暗害王兄?想必是手下人混账,做事粗心,本王会杀了他们给王兄出气。”

“是给本王出气还是要杀人灭口?”上官轩的面色可是依旧不好看,天知道,今天要不是那个苏婉音突然跑去寻找上官逸从而帮了他的大忙,那结果会是怎样?

他还能这样毫发无伤的坐在这里质问这个已经丧心病狂的家伙吗?

上官烨继续干笑道:“王兄怎么会这么说,杀人灭口是一定要的,今天的事情不是你我谋划好了要除掉那个上官逸吗?只可惜他命大,居然让他又活着回来了。”

上官轩冷哼道:“这一次就算了,以后王弟有什么事情,自己去做,恕本王不再奉陪。”

说罢,他脸色阴郁的下了轿子,寻了他的坐骑离开了。

上官烨坐在轿子里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在心里恨道:得意什么?等本王除掉了上官逸,下一个目标就轮到你!

……

杜公公的首饰比宫里的赏赐早到了一步,又因为苏婉音是女眷,上官逸的赠送又是私下的,所以那些首饰和那些话都只送到了苏阳手里,杜公公并非见到苏婉音。

苏阳错愕的望着那精致的一整套上品翠玉首饰,再看看杜公公那张略带忧愁的白净面庞,不能相信的问道:“公公没有弄错?这些真是给小女婉音的?她今天不是早早的就从猎场回来了吗?”

杜公公态度良好的回道:“不会弄错,是太子殿下醒来后第一时间亲自吩咐的,怎么会弄错?苏小姐的确是后来又去了一次狩猎场,解了殿下的围。”

“这……”苏阳一阵沉默,其实,他很想问,太子殿下的护卫们都到哪里去了?怎么会轮到一个女孩子去救太子殿下?但是即便他是武将性子耿直也知道这些事情不能随便问,牵扯太多。

所以,他只好把他的疑问咽回了肚子里。

杜公公趁着苏阳沉默的机会低声道:“国公刚从边关回来,恐怕有些事情还不知道吧?咱们太子殿下虽然订了柳丞相的女儿,可是他们甚少见面,感情不深,可是殿下是什么身份,不可能只娶一个妃子,正妃的位子没了还有俩个侧妃的位置,而且这将来有朝一日谁大谁小还不一定呢,国公爷可以考虑考虑。”

苏阳闻言一愣,满面惊吓的神情。

杜公公见状呵呵一乐,低声道:“这可不是殿下亲口说的,但是身为奴才总得琢磨琢磨主子的心意,殿下可是说了,等他身子大好了,会亲自过府探望大小姐。国公爷,这事,您慢慢掂量吧。”

说着,他笑吟吟的告退了。

苏样也顾不得多想,忙送了出去。

只是,他刚刚送走杜公公,还未来得及把苏婉音叫出来仔细问上一问,宫里便来了圣旨,让苏阳和苏婉音一起接旨。

苏阳真是又惊又喜,马上让苏五去唤了苏婉音出来,两个人跪在传旨太监面前,听了圣旨。

之后,两个人领旨谢恩,传旨太监把上官裕赏赐的黄金、布匹和珍珠都统统交给了苏婉音,才拿了苏阳给的银子大摇大摆的走了。

望着那些东西,苏阳依旧是满眼的迷茫。把下人都喝退了下去才低声问道:“婉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苏婉音眼中含笑道:“爹爹,你不都听到了吗?就是传旨太监说的那样,女儿早上跟着去狩猎,然后中途从马上掉下来摔糊涂了,就跟着哥哥回到了府里。可是,后来女儿发现随身携带的香囊不见了,女儿很喜欢那个香囊就大胆的自己回去寻找,结果不巧的就碰到了太子殿下有危险,你知道女儿还有些武艺也有些力气,就大着胆子一声吼,吓跑了狗熊,带回了受伤的殿下。就是这么一回事,还真是凑巧!”

苏婉音笑着避重就轻的说完,苏阳竟然有了几分悲伤,拉过苏婉音上看下看了半晌才激动的问道:“婉音,你说的都是真的?就你的那些三脚猫的功夫,真能战败狗熊?你没受伤吗?”

苏婉音不想苏阳担心,忙原地翻了个跟头道:“爹,你看女儿什么事都没有,这些赏赐,我们可是白捡了个便宜。”

说着,她状似天真的笑着,低头去摆弄那些赏赐。

苏阳看着苏婉音,忽然十分感慨的说道:“婉音,爹今天忽然发现,你已经长大了。”

苏婉音一愣,抬头迎上了苏阳的眼睛,没来由的,他为什么这么说?

前一世他这么说的时候可是听了后娘的话打算把自己许给烨王做小妾的时候,但是,后来由于自己已经恋上了轩王,所以寻死觅活的反对,才没有成功。

今天,他突然这样说又是为了什么?难道上一世的情节提前上映了?

苏阳还要说什么,却见一个身影风一般的飞到了苏婉音面前,大声说道:“婉音,听说皇上下旨给了你赏赐是真的吗?你真的救了太子殿下的性命?”

苏正羽说着,满脸眉开眼笑的妩媚笑容,看的苏婉音心情大好。

她开心的回答道:“那都是碰巧,我是回去找我早上不小心丢失的香囊,顺便救了殿下罢了。”

“婉音,没想到,你还能做这种大事,哥哥真是惭愧。”苏正羽本来是极高兴的,却突然间挎下了脸说道。

“哥哥,你为什么惭愧,婉音的赏赐就是我们苏家的赏赐。”苏婉音忙安慰苏正羽道。

哪知苏正羽扫了一眼苏婉音得的那些赏赐,叹息了一声道:“今天,殿下受伤,我也在被罚之列,因为是我提前被殿下亲口允诺回来的,所以没有挨板子,只罚了我一个月的俸禄,哥哥真是惭愧。没有保护好殿下是失职,要自己的妹妹范险又是不称职,哥哥真是惭愧的无地自容。”

苏正羽说完,情绪极度低落。

苏婉音很是心疼,刚要出言安慰,却听苏阳冷哼一声道:“哼!你还知道自己失职外加不称职吗?你真是丢我们苏家武将的脸,今天若不是你妹妹争气保护了殿下。殿下若是有了三场两短,即便是皇上能饶过你,我也不会饶了你!”

重生之美人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重生之美人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最强医仙混都市20章

    原标题:最强医仙混都市20章小说:最强医仙混都市第20章警察上门余筱筱把车停在了地下停车场,然后下了车,娇媚的目光,不停地在方川的脸上转。“筱筱姐,你不要这样看着我好不好。”方川让她看得心里一阵发毛。“哼,小川川,你怎么这么厉害,不但能治病,还有这么好的身手,以前怎么不告诉我!”余筱筱以一种撒娇的声音说道。方川听得一阵头皮发麻,连忙摆手:“你又没有问,我怎么说啊?”“你就是个坏小子。”余筱筱玉指在方川的胸膛上狠狠地戳了一下,又抛了一个媚眼:“这么晚了,不如不回去了吧?”在这个夜深人静,四下无人的

  • 武战苍穹20章

    原标题:武战苍穹20章书名:武战苍穹第20章剿灭流寇就在这时,又是一声巨响,罗钰与金博明的拳头再次对上!“我要杀了你!”金博明完全不顾发麻的手臂,强运气血,彻底放弃了身形,不计后果的与罗钰对轰起来!“比拳头吗?奉陪!”罗钰沉声说道。不过,在他的嘴角,却扬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不出三招,金博明必败!你的那把金丝匕首,我就笑纳了!”李队长冲着眼前的黑脸男子笑道。嘭!嘭!嘭!三声巨响。只见金博明如断线的风筝一般,整个人被震飞出去,掉在了地上。噗!一口鲜血,吐了出来。“金博明,竟然败了!”“还是败给

  • 最强狂医20章

    原标题:最强狂医20章小说名字:最强狂医第20章我要工作干嘛“好。”乔冰也没有多问,直接开着车子,绝尘而去。本来车里的气氛还挺尴尬的,可幽幽一开口,就把气氛给活跃起来了:“喂,小神经病,你打架真帅气啊!”“那当然,我可是大神!喂,幽幽,我可是你的姐夫,而且也比你大,你不能这么喊我,直接喊我大神就好。”萧神还是非常在意这个称呼。可幽幽却嬉笑着说道:“我就要喊你小神经病,才不管你答应不答应呢。我也想和你一样厉害,你能不能教我?”“幽幽!”乔冰冷冷的喊了一句,然后声音才稍微柔和一些,“你现在身体还没有

  • 绝色校花的纨绔兵王20章

    原标题:绝色校花的纨绔兵王20章小说名字:绝色校花的纨绔兵王第20章抓贼柳靖那无所谓的样子真是激怒了韩志,他告诉自己不要生气不要生气,崔思还在边上看着呢,就算是争风吃醋也要争的有风度点。柳靖却没想那么多,说道,“咱也叙完旧了,我也知道你的名,没什么事的话就这样吧!”什么叫叙完了旧,什么叫知道我的名了,这是没什么事吗!韩志都快气笑了,“柳靖,你是真傻还是装傻!”他很想尽量表现出风度,但是他能控制住自己不动手就不错了,这柳靖话里意思太憋人了。“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不过看样子,你不准备叙旧,是准备来和我

  • 美女的护花兵王20章

    原标题:美女的护花兵王20章小说名称:美女的护花兵王第20章比你的好多了“王峰哥调了什么酒?”众人全神贯注地看着王峰的动作,酒杯中随着酒水的缓缓上升,一层接一层的颜色就亮了出来。“哇……红,橙,黄,绿,青,蓝,紫!”“天呐!这是七色彩虹!”“哦……不是,这不是七色彩虹,你们看。”众人再看,只见当最后一层酒水溢满的时候,一轮金色从酒杯中闪耀出来。“哇……”“我的天呐,这是旭日彩虹……”众人再也忍不住了,集体狂欢似地呼喊起来,因为他们看到了一种他们只听过却从来没有见过的名酒。这时,他们看向王峰的脸上

  • 王的一等狂妻20章

    原标题:王的一等狂妻20章小说名:王的一等狂妻第20章狠厉他身后的妻妾和子女看到相国大人怒了,原本的震惊转换为幸灾乐祸,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夙不悔受到惩罚。“三妹妹,你太过分了……三月前若不是你自己离家出走,父亲怎么会在盛怒之下宣布了你的死讯……”夙莫上前一步,正义凛然的教育着夙不悔,只是她眼底的幸灾乐祸却是叫夙不悔看的清清楚楚。敏感的捕捉到孽障二字,夙不悔嘴角的弧度更冷,眸中划过不屑。她冷冷扫了一眼夙莫,伸手摘下头上戴着的兜帽,一张疤痕交错的小脸暴漏在所有人的面前,胆子小的人被吓的尖叫起来。她冷冷

  • 闪婚总裁花式宠妻20章

    原标题:闪婚总裁花式宠妻20章小说名字:闪婚总裁花式宠妻第20章你有喜欢的人吗席铮站在原地,一旁的服务员走上前,“席先生,这位小姐?”“让楼下的人拦住她,我马上下去。”“是,席先生。”这家酒店是席氏旗下的产业,因为平时也经常来这吃饭,服务员自然认得他这个老板。目光晦暗的朝着孟泽楷两人看了一眼,清冷的开口,“把他们赶出去。”“啊,可这是孟氏的总裁。”“我不喜欢说第二遍。”服务生立马恭敬的点头,“是,席先生。”既然夫人还不想那么早的面对过去,他这个当丈夫的也只能依着她。被拦下的林盛夏第一直觉就是席铮

  • 不死武神20章

    原标题:不死武神20章小说书名:不死武神第20章应战场下,周铭见周静怡失神,大喊出声,可是已经晚了。“噗!”周厉眼中充满了暴戾狠辣,他将对周铭所有的怒火都撒在了周静怡的身上。这一掌完全没有收敛,凌厉的掌风,带着霸道无匹的力量,重重的落在了周静怡的胸口。一道血线飚出,周静怡身体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朝着周铭的方向飞来。周铭一步踏地,跃到半空将周静怡的娇躯抱住,噗的一大口鲜血喷出,染红了他的衣衫。他并没有在意这些,而是不断地将自己体内的真气,度入对方的体内。有了真气的疏导,周静怡的脸色渐渐多了几分血色

  • 御龙狂凤:逆天异术师20章

    原标题:御龙狂凤:逆天异术师20章小说名:御龙狂凤:逆天异术师第20章混混的证词到底有多可信大山般的威压压了下来,让人喘不过气来。眼看着他要发火,娄乔珍赶紧使眼色给凤仙儿。后者会意,娇声软语道:“爷爷不要生气,我们去就是了。各位姐妹们,我们去找人。”凤家小姐们不敢怠慢,皆是起身,欲出门寻人。眼看着这桌酒席就这么散了,忽然之间,一道沉稳的脚步声传来,让所有人微微一愣,是九邪?大家抱着不同心情,往声音源头看去。一人身穿火红的凤家家服,穿花拂叶,自桃林处走来。凤三七,那张极致平凡的脸孔,在月光的照拂下

  • 终极战兵20章

    原标题:终极战兵20章小说名字:终极战兵第20章交火“漂亮!”苏玲珑妩媚一笑,打了个响指,苗浩二话不说,开始对着阿尔法搜身。这一切说起来冗长,其实不过是一两个呼吸的事情,厂房里边已经尘埃落定了。别说是阿尔法被打蒙了,就是丹拓也有点没有反应过来。一直到这时候,看到有人要对自己搜身,阿尔法的反应瞬间剧烈起来。“丹拓,你不能这样!为什么要杀我的人!”看着阿尔法火冒三丈的样子,苏玲珑突然笑着开口了,“不忙着说话,等下你就会知道了!”这时候苗浩已经完成了对阿尔法的搜身,从阿尔法的口袋中,摸出一个手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