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呆萌小美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2 9:21:3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呆萌小美妻
第二章 这是救命钱

苏锦发觉自己一下子陷进了深深的绝境里。好好孕绝望无助的感觉一下子将苏锦包围,心里被压力堵的严严实实的,苏锦忍不住捂着嘴"呜咽"着,如果可以她真的想大哭一场发泄一下自己内心的压力。可是现在是在大街上。

脚底下踉踉跄跄几乎站不稳,苏锦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

前面是一个十字路口,红灯赫然的亮着,可是苏锦并没有看到。踉踉跄跄的走了过去。

车流密密麻麻,可是没人告诉浑浑噩噩的苏锦前面是红灯。

嗤笑她明明是红灯却还要过马路的人倒是有好几个。说明haohaoyun.com

这年头,看热闹的人比好人多。

"刺!砰!"的一声。

苏锦应声倒地。

苏锦惊恐的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庞然大物,摔在地上的苏锦因为疼痛感脑子有一丝清明。

自己,被撞了?

苏锦的身子因为被车身碰触到,有微微的麻木感,可是苏锦发现,并没有出血。

苏锦忙抬头看了看红绿灯,就在苏锦看去的那一刻,红灯刚刚转成了绿灯。

苏锦一阵后怕,原来是自己不小心闯了红灯。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爱看热闹的人把车和苏锦围了个严严实实。倒是有人在人群中叫了一声:"快打110和120啊!"

苏锦一听,忙努力撑起身子制止道,打110或者120经过调查之后肯定能发现是自己闯红灯才这样的,到时候自己一定会负法律责任的,说不定到时候医药费,违章费什么的都得自己掏钱。

一想到钱苏锦就一阵头疼,答应爸的十万块钱都还没着落呢。自己不能再在钱上出什么意外了,说什么也不能让人打110或者120。

刚要起身阻止,车上的人终于下来的,苏锦一看,竟然是晏樑。

真是冤家路窄。

晏樑下车一看是苏锦,脸色瞬间耷拉了下来,冷着脸将手中的十万块钱摔在苏锦的怀里,鄙夷道:"真么想到你现在连碰瓷这等活都做!"脸上一脸的嫌恶。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

说完转身就上了车,驱车而去。

围观的人都来不及反应,肇事者就跑了。

当然110和120都没人来得及打。

有的人说:"看那一摞子钱,起码也得有十万吧!这女的的伤看起来也不重,没出血没断骨头的,十万块钱足够了。人家这算私了了吧?"

"这车主可真的大方,看来是个有钱的主,拿钱消灾的。"|

"没钱能开宾利么?你说的跟个笑话似的!"说话这人还很配合的自己跟着笑了两声。

"哎呀!开的宾利么?真是的,光顾着看着跌倒的女的了,都没好好看看拿车,可惜了,要是这女的再被撞一遍,我一定好好先看看拿车!真是!唉!"说话这人声音粗重,略微沙哑,话语间满满的可惜之色。好好孕

苏锦在看到怀里的十万块钱的时候眼睛都亮了,早就把晏樑的鄙夷厌恶,众人的凉薄抛和指指点点在了脑后,抓起钱脚下生风了一般就跑。脑子里只要一个念头,母亲的病,有救了!

苏锦一直在A市工作,后爸和妈妈一直在乡下老家,苏锦本来就打算今年年底把他们接过来和自己一起生活的,没想到妈妈没等到跟着自己来城市里过好日子,就病了。

苏锦的心一阵一阵的揪紧,为了能早点回到家,苏锦狠狠心买了动车的票,急切的想早点看到母亲。

苏锦望着窗外飞快逝去的风景车速快到苏锦根本就看不清楚,可是苏锦还是希望车能再快点,再快点。

第二天6点10分,苏锦准时下了动车,王纪生风尘仆仆的来接苏锦。

王纪生是个将近五十岁的中年男人,一星期不见,苏锦觉得后爸的脸更憔悴的,两个眼窝深陷的很厉害。

王纪生看到苏锦,两个滴溜溜的三角眼放着精光,连问苏锦:"钱带了么?"

苏锦疲 惫的点了点头。说明haohaoyun.com

王纪生将苏锦上下打量了一番,并没看到苏锦身上背有包之类的东西,忙问:"在哪?"

苏锦指了指自己的怀里,说:"爸,钱太多了,我放在包里不放心,就放进怀了了。"

王纪生一边点头夸苏锦心细,一边摩拳擦掌想着怎么从苏锦手里把钱要到自己手里,她要是背个包还好,自己借着帮她拿包的时候把钱自己拿在手里就好了,可是苏锦没有背包而是把钱放到了自己的怀里,那自己可就不好意思直接问苏锦要了。想了想,思索了一番,王纪生拿眼斜了斜苏锦,脑子里忽然蹦出了个想法,心里思料着不急,钱总能落到自己手里。

这样想着忙正色道看着苏锦,话语里也有了急色:"苏锦,钱准备齐了就好,走,快跟爸上县医院去,你妈在医院呢。"

苏锦连一听忙点头,王纪生骑着电动车带着苏锦忙向县医院方向去了。

到了刘焕英的病房,苏锦看到躺在病床上虚弱憔悴的母亲,压抑一路的情感似乎终于找到了突破口,苏锦一下子扑到刘焕英的胸前痛哭了起来。

"妈,妈你怎么样了?你怎么突然就病了呢?我上星期回家你还好好的呢?"

刘焕英听到苏锦的哭声慢慢的睁开眼睛,浑浊的眼睛在看到苏锦的那一刻放出光彩,刘焕英强撑着抬起手想要摸上苏锦的脸,奈何还没有触到苏锦的脸就因为胳膊没有力气而掉落在床上。苏锦看到忙将刘焕英的手握起,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

刘焕英的嘴角撑起一丝笑意。

苏锦看的心酸不已。

"我的乖女儿,你终于回来了。妈妈好想你。"苏锦将刘焕英的手握的更紧了:"妈妈的病来的太突然了,让我的宝贝女儿担心了,咳咳......咳咳......"刘焕英话还没说完就剧烈的咳嗽起来。

苏锦忙去怕打着她的背,紧张道:"妈,你别说了。"

"水......"刘焕英颤抖着伸出胳膊指了指病床旁边的桌子。

苏锦忙伸手将病床旁边桌子上的水递给母亲,并小心翼翼的喂刘焕英喝下。

刘焕英喝了水眼睛就轻轻的嗑在了一起,苏锦看着有些睡意的刘焕英,忙轻轻将她放好在床上,将被子轻轻给刘焕英盖好。

看着被刘焕英抓的紧紧的手,苏锦嘴角一抹怜爱的笑,轻轻地将刘焕英的手从自己的手上掰开。

奈何苏锦刚将刘焕英的手掰开放进被窝里,刘焕英却忽然重新又抓住了苏锦的手,并且抓的紧紧的。

把苏锦给吓了一跳。

苏锦忙抬头去看刘焕英的脸,那双浑浊的眼睛睁着,死死的看向苏锦,苏锦心惊的同时却看到刘焕英的嘴在动,好像说对苏锦说什么似的,苏锦忙把脸凑了过去,耳朵离刘焕英的嘴边极近。

"苏锦......记着......不要把钱交给你后爸......记着......"虚弱的声音却一个字一个字清楚地传进苏锦的耳朵。

苏锦不明白为什么母亲会这么说,但是,还是听从的点了点头。刘焕英收到苏锦的回复,抓紧苏锦的手慢慢松开,又沉沉的睡去了。

苏瑾看了看身后,跟着自己一起进来的后爸此刻却不房间里。

苏锦心想着要找后爸问问母亲的病情,便走出了病房。

刚走出病房便撞上了一个小护士,小护士说刘焕英这几天的住院费该交了,再不交的话就不能再继续在这儿住了。

苏锦便急急忙忙的跟小护士说自己来交住院费。

小护士便带着她拿着刘焕英病房的清单来到了缴费处。

"需要交多少钱?"苏锦问。

小护士拿着清单在算盘上一阵拨拉,不一会儿,便道:"5689块5!"

苏锦一愣:"这么多啊?"

小护士拿眼睛斜了斜苏锦,道:"这还多么?刘焕英的病可不是这几千块钱就能治好的,她得的是癌症,这些只是最近这两天的住院费和医药费。你是刘焕英的女儿吧?"小护士询问道。

苏锦发着愣点了点头。

"是这样的,你妈得的是非常严重的胃癌晚期。你先把这两天的费用交了,然后去找一下主治医生,主治医生会根据你妈的情况安排胃部切除手术。"小护士硬声道,冷冰冰的语言已经对苏锦不起任何作用了,可是她听护士说自己的母亲还得做手术,使劲的怔了征,不顾小护士鄙夷的神情,苏锦忙问:"那得需要多少钱啊?"

小护士看着她冷笑了一声:"最少也得20万吧。"

说完就催促着苏锦赶紧交钱。

苏锦颤抖着从怀里掏出6000块钱,小护士伸手接了过来,在缴费处的抽屉里一番找弄,将找给苏锦的钱递给苏锦。

苏锦愣愣的接过钱。

小护士朝苏锦的怀里偷瞄了一眼,低头在旁边的一个护士耳边说了句什么,然后两个人失笑起来。

苏锦知道,她们实在笑自己把钱装进怀里的小气谨慎的模样。

可是苏锦知道,并不是那样的,自己并不是小气,而因为这钱来的太不容易了,自己心疼。

可是为了给母亲治病,花多少钱也得花。

苏锦一阵头痛,二十万,自己上哪里去弄这20万呢?

苏锦为了不再让护士耻笑自己,便回到病房将怀里的钱悄悄的藏在了母亲的枕头下面。母亲每天躺在那儿,一般不起床,钱放在那里苏锦觉得很安全。

苏锦将钱藏好便去找了刘焕英的主治医生,询问刘焕英的病情和适合做手术的时间。

一番询问之后,苏锦的心情更加沉重。拖着步子回到了房间,却发现母亲的身子被翻侧到了床边,而且,母亲的枕头被扔在地上,枕头下的9万多块钱,不翼而飞。

苏锦的脑袋一下就懵了。

苏锦忙跑到床边,先将母亲的身子扶好。这时候刘焕英突然一把抓住苏锦的手,道:"苏锦......枕头下的钱......被你后爸拿走了,快去追,快去。"

苏锦一愣,忙问:"妈,你怎么知道是后爸拿走的?"

刘焕英浑浊的眼睛里满是心痛:"他......嗜毒......他把钱拿走,买毒品了.....快追......"

苏锦一听,忙将刘焕英放好盖好被子就追了出去。

苏锦没命的跑。终于在除了医院的大马路上追到了正在低着头数钱的王纪生。

苏锦一把抓住他就吼道:"爸,你把钱还给我,那是给妈看病的钱!"|

王纪生一看急了,甩开苏锦就要跑,奈何苏锦抓他抓的紧紧的。纠缠间,苏锦被他一拳打在了地上,可是苏锦忙手忙脚乱的抓住了王纪生的裤脚,王纪生狠狠的踢了几脚没有把苏锦给踢开。

王纪生狠狠的朝苏锦啐了一口:"狗娘养的臭婊子,老子用你的钱那是天经地义,你给我撒开!"

苏锦满脸狼狈拽着王纪生的裤脚哭道:"爸,你看在我还叫你一声爸爸的份上,把钱还给我吧,那是给妈的救命钱啊!"

"救命钱!你要是不给我那就是要我的命!你妈的命是命我的命就不是命了?"王纪生狠狠道。

苏锦被王纪生狠狠踢过的地方隐隐渗着血迹,苏锦哀求道:"爸,你不要再吸毒了,毒品不是好东西......"

"老子用得着你来管!"说完一脚踢在了苏锦的苏锦的肚子上,苏锦吃痛,一下子叫了出来。

痛的眼泪哗哗往外流。

苏锦脸上的血迹因为眼泪竟然冲刷了个干净,本来皮肤就很好,就长得很甜美的苏锦,这下白皙的皮肤一下子露了出来。满是泪痕的一张小脸让人看起来竟然楚楚可怜。

本来又要补上一脚的王纪生忽然看到这个样子的苏锦,生生的把抬起的脚又收回了。

王纪生倒三角的眼睛精光一闪,忙伸手去扶趴在地上的苏锦。

第三章 被赎身

王纪生笑嘻嘻的把苏锦扶起来,双手忙给苏锦擦脸上的泪痕。

苏锦堪堪地躲着,不想被他的手触碰。

"好啦!我的乖女儿,我不拿这钱去买毒品了。我忽然觉得自己吸毒真的是一件坏良心的事,我决定把毒品戒掉,走吧,我们拿着钱去给你妈看病,交药费!"

苏锦不敢相信的看着王纪生,苏锦没想到他会转变的这么快,忙道:"你......你说的是真的么?"

王纪生倒三角的眼睛满是笑意的点点头,还连忙把手里的钱交到苏锦手上,摊开手表示自己真的是下定决心不再吸毒了。

苏锦握着拿在手里还有些温热的钱,忍不住的又要哭了。

"哎哟我的乖女儿,你可千万别哭了,你妈妈还在医院等着我们呢!我们赶紧过去吧,晚了她该担心了!"王纪生状似怜爱的摸着苏锦的头忙道,顺便给她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苏锦用力攥着钱连忙点了点头。

两个人便匆匆忙忙的赶回了医院。

病床上的刘焕英还处在半睡半醒间,见苏锦跟王纪生回来了,忙拿眼睛瞪王纪生,扶着床边努力坐起来誓要狠狠地骂王纪生一顿。

苏锦看到忙去扶她,刘焕英刚坐起身子,拿起身旁的水杯就向王纪生砸了去,幸亏王纪生躲得快,要不然结结实实的就要砸到他的头上了。

"你给我滚!"刘焕英粗压着嗓子叫道。

王纪生脸上挂着讪讪的笑,忙给苏锦递眼色让她劝劝刘焕英。

苏锦明白,忙拉起刘焕英的手:"妈,你不要生气了,你病的那么严重,一生气再气出个好歹我可怎么办啊!"

随后又把王纪生已经把钱给了她的事给刘焕英说了个清楚。但是故意忽略了王纪生打了自己的事。

刘焕英浑浊的眼半信半疑的看着王纪生。

王纪生忙陪着笑。

一直到晚上,王纪生都是规规矩矩,非常正常的。

言语之间对苏锦和刘焕英格外体贴,照顾刘焕英忙前忙后的。

苏锦真的开始相信后爸是决定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 便也渐渐忘记了中午的时候两个人起的争执。

苏锦晚睡前有喝水的习惯,拿起病床旁边的杯子。那是后爸下午刚给她买的。她又从抽屉里拿出一袋奶茶粉,那也是王纪生下午给苏锦买杯子的时候一起买的。苏锦将奶茶拆开了一袋,倒入杯子里,又把热水倒进去把奶茶冲开,等稍微冷了一点,"咕咚咕咚"喝了下去,便趴在刘焕英的床边睡着了。

第二天,苏锦醒来的时候,却发现眼前一片黑暗,当周身的感官便的明朗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手脚被绑着,连嘴巴也被布头塞着。苏锦刚要努力挣扎,却隐隐听见了说话的声音。

"温总,这妮子可是上等货,那小脸白的呀,光看着就让人流口水!"苏锦一听,这是后爸的声音。

"呵!把自己的女儿卖到我这地下赌场当鸡的,我这边你也不是第一个了!人我也看过了,确实看得过眼,说吧,想要多少钱?"这个声音是王纪生口中的温总。

苏锦听了他们的简单对话,惊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自己就是他们口中的货!爸要把我给卖了,卖到地下赌场当鸡!

苏锦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的,后爸怎么能这么做,他怎么能这么做!

"温总,你也知道,我呢没别的毛病,就爱吸点,玩儿两把。我呀,知道您是个公道人,这人呢您也看过了,这圈子里混的哪个不知道您的出手。我呢,要的也不多,就这个数!"王纪生狗腿的对温凯奉承道,说完对着温凯伸出了几个手指头。

原来后爸不仅吸毒还嗜赌。

温凯看到王纪生伸出的手指头后"哈哈"一笑,说了句:"没问题!这妮子,值这个价!"

王纪生一看温凯同意了,忙狗腿的跟着温凯一起笑:"谢谢温总,谢谢您!"

温凯摆了摆手说小意思。

苏锦听到后不愿意被他们所鱼肉,努力的挣扎了起来,可是下一秒,感觉头被一个棒子似的东西击中脑部,苏锦又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一切都清明了,可是苏锦发现自己被放置在一个玻璃缸里,玻璃钢被放置在一个台上,台下面坐的全是黑压压的男人,那些男人看起来非富即贵。

苏锦一阵晕眩。

低头间看向自己,才发现自己穿的极其暴露。

苏锦一阵羞愤,奈何身体还是被绑着,她只能用头部猛烈的撞击玻璃钢壁来吸引人的注意,希望有人救她。

可是闷闷的撞击声只有她自己能听到。

台下的男人因为她微微转醒眸中散发着野兽般的欲望。

苏锦一阵心冷。

后爸为什么这么对自己,自己到底做错什么了?

苏锦自己都没注意到,满脸的泪水让她看起来异常惹人怜爱。

台下的男人之间一阵骚动。

似乎场子打热了,温凯这才示意台上的美女主持人开始今天的节目。

美女主持人道:"今天的处女初夜竞拍底价为10万!请各位贵人开始竞拍!"

"十万!"一个满脸横肉,嘴上镶着大金牙的猥琐男人舔了舔肥厚的嘴唇,连忙道。

"我出十五万!"一个精瘦的脖子上戴着大金链子身穿西服的男人忙跟着道。

"我出二十五万!"

"我出三十五万!"

"我出四十万!"

"我出六十万!"

苏锦啼笑皆非的看着这场闹剧,她真么想到,自己的初夜竟然能卖的这么贵。

可是如果他们知道其实自己早就已经跟男人上过床了,当看到自己花大价钱买来的宝贝确实个二手货,不知道作何感想。

苏锦看到这样的局面忽然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饱腹感。嘴角也下意识的牵起了一丝冷笑。

此刻最高兴的恐怕是温凯了,现在的价钱已经是自己买到的时候的两倍了。

"我出一百万!"清冷低沉的声音从台下的一个角落传来,所有人不约而同的看向那人。一下子台下寂静极了。

"谁啊?这么大手笔!还以为60万已经到顶了,没想到还有更高的!"有人忍不住窃窃私语一番,一下子,人人都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这人是谁啊?"有人问。

可是大多数人都摇了摇头,表示并不认识这个异常高贵的男人。

苏锦也忍不住看过去,当看到座位上那个身着一身剪裁完美的墨蓝色西装的男人的时候。心里惊叹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冷漠完美的男人。

光看到他,就觉的这个人肯定是没有感情的动物,狭长的丹凤眼幽深而不含一丝丝情感,冰冷的像是那双好看的眸是用寒冰雕刻而成,后又添加的幽幽之色。棱角分明的一张脸上这样的一双眼睛异常的好看,高挺的鹰鼻,薄而性感的嘴唇,虽然坐在人群中却显得高贵异常。

苏锦下意识的觉得,她跟这样的人,不可能有交集的。

她看向那人,那人也遥遥而望看着她。他手中此刻端着红酒,触及到苏锦的目光将杯中的红酒向苏锦敬了敬,一口饮下。

嘴角挂着殷虹的红酒,他冲着苏锦扬起一抹笑意,魅惑非常。

苏锦浑身一震。

"哦......我知道......"男人身后响起一个低低的声音。他看着男人的样子非常熟悉,可是一时想不起来男人是谁。他坐在男人身后,仔仔细细的大量,好一番回想,终于想起了前面叫价"一百万"的男人是谁。可是他非常吃惊男人会来这种地方。

他本来想低低的告诉身旁的人说自己知道男人是谁,可是话还没说出口,男人身旁的一个人转过身狠狠的瞪了那人一眼,警告那人闭嘴。那人忙捂上了自己的嘴表示自己不会说的。

男人的随从转过了身。

那人吓得一身冷汗。

"一百万一次!"

"一百万两次!"

"慢着!"忽然台下又有一个声音传来。这个声音苏锦听着有些熟悉。

抬头去看时,才发现竟然是晏樑。

苏锦一阵吃惊。

晏樑看着苏锦冷笑,默了,启唇道:"我要给她赎身。"

晏樑话一出,台下就跟炸开了锅似的。

苏锦呆呆的看着晏樑。

主持人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只得跟大家说了一声抱歉,然后让大家稍等片刻。自己下了台忙跑到温凯面前问怎么办?

温凯仔细打量了打量晏樑,想了想,便在美女主持人的耳边附耳道。

温凯说完,美女主持人便说:"好,知道了。"

说完便又走上了太台,跟大家开了几个玩笑烘托了烘托氛围,这才正色道:"今天第一位处女的初夜竞标就到此为止,下面,有请第二位。"

苏锦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推下了台,她远远的看到晏樑被一个穿着暴漏的美女请到了后台。

苏锦一时的心情复杂无比。

苏锦被推到了后台,立刻有两个人将她从玻璃钢里捞了出来。将她捞出来后就不管她了。苏锦抱着发愣的身体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此刻自己在的地方又黑又暗,要不是因为跟舞台挨得近,舞台的光能射进来一点,恐怕什么都看不到。

苏锦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她心里细细盘算着,等到身体的力气恢复一点了,自己就想办法逃出去。

左等右等,却等来了拿着一件裙子的晏樑。。

苏锦看着晏樑狼狈的将自己的身子忍不住环紧

晏樑看着苏锦依旧是满脸鄙夷。

苏锦想到晏樑刚才在台下说的话,她不相信他能真的那么好心给自己赎身。

"我已经给你赎身了。"

苏锦瞳孔睁大愣了愣。

晏樑说完就将一张纸扔在了苏锦面前,连同那件裙子:"好好看看这张纸,然后签上你的名字。"

苏锦接住纸和衣服,没看纸上的内容,先连忙把裙子穿在了身上。然后才去看纸的内容。

苏锦看了前几条就明白了,晏樑虽然为自己赎了身,可不代表自己以后就自由了。纸上内容的大意无非是自己以后就是晏樑的人了,他让自己做什么自己才能做什么,他不同意的事,自己意见也不能做。

苏锦使劲的抽了抽鼻子。

成为晏樑的人要比在这个黑暗的地方做鸡强。

现在的境地自己别无选择。

"给我笔!"苏锦看着晏樑坚决道。

晏樑冷冷的将笔递给她,看着她一笔一划的在纸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晏樑嘴角挂上一抹微不可闻的笑意。

"晏樑!"苏锦看着晏樑卑微道。

晏樑看着她,冷声道:"说!"

苏锦将两只手揪紧,道:"我妈......我妈治病还缺一笔钱,大概二十万,我......"

晏樑脸上是掩盖不住的鄙夷:"我给你。"

苏锦的眼睛里闪过光芒,忙要说谢谢,可是晏樑的一句话将苏锦的这句谢谢堵在了喉咙里。

"谁让你是我买下的女人呢!"

苏锦的身子忍不住抖了抖,自己,真的已经,一点点尊严都没有了。

暗处有一双好看的眸盯着这里看了许久,最后转身离开了。

第四章 用特殊的方式挣钱

冷阎将刚才拿红酒杯的手放在身边的侍从递过来的缎料手帕上擦了擦,又将手帕扔给侍从,冷冷的话语从好看的唇里飘出来:"去查查晏樑赎出来的那个女人的资料,详细的。"

身边的侍从利索的将头低下,硬声道:"是!"随后身影消失在无尽的黑暗里。

冷阎的嘴角扬起一抹深不可测。

晏樑看着苏锦微微发着颤的身体,下一秒打横抱将苏锦抱在怀里,不顾苏锦诧异的目光,抱着苏锦便向外面走去,直奔停车常

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将苏锦放了进去,自己又走到驾驶位坐上去,将车钥匙稳稳的插进插孔,伴随着油门被启动的声音,车子飞速的驶了出去。

苏锦因为没有绑安全带,险些被甩了出去,拽着车门里的门把将自己重新又放置好在座位上,为了防止再被甩出去,苏锦忙给自己绑上了安全带。

从晏樑坐上驾驶位的那一刻,他就没再正眼看过苏锦。

苏锦巴不得他不理自己,自己乐得清静。

不一会儿车就停在了一幢小区门口,晏樑从车上下来去开苏锦那边的门,打开门之后又将她从椅子上抱了下来。

苏锦保持着防卫的姿态将自己环的紧紧的,一路上晏樑虽然没跟她说过话,但是嘴角却挂着嗤笑。

苏锦心里清楚晏樑在想什么,可是苏锦都已经顾不上了,只要能从那个黑暗的地方出来,并且自己的母亲能得救,自己......牺牲再多......都是值得的。

苏锦咬着下嘴唇闭上眼睛暗暗地自己调整自己的心理。

直到身体忽然触及到一个非常柔软的东西之上,苏锦猛地睁开眼睛,却偏偏撞在了将要把她放在床上的晏樑的眸里。

苏锦暗暗的心惊,原来晏樑眼睛这么好看。平常人的眼珠要么是黑色,要么是灰色,可是晏樑眼珠黑中却泛着宝石蓝的颜色,此刻看苏锦的眼神平静而没有温度,可是苏锦却觉得那双眼睛散发着玛瑙一般的光芒,那种光芒甚至让自己有一刻的迷恋。

太......好看了。

苏锦的身体一下子陷进柔软的大床里,晏樑保持着弯腰将她放在床上的姿势,手刚要收回直起身子,可身子却在直到一半的时候猛地下坠,晏樑与苏锦的脸,一下子挨得极近。

苏锦吓得要往后退,却被晏樑猛地抓住了胳膊。

苏锦动弹不得,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晏樑。

因为受到惊吓苏锦身子又开始瑟瑟发抖,晏樑看着这样的苏锦眉头皱了皱,轻轻的将脸移至到苏锦的耳边,温热的气息刺激着苏锦的敏感地带:"晚上再来收拾你。"

苏锦愣了愣,脸一下子红到耳朵根。

晏樑毫不留恋,起身就要走。

苏锦忙上前抓住了晏樑的衣角。

晏樑回过头鄙夷道:"这么快就急不可耐了么?"

苏锦连忙使劲的摇摇头,小脸上泛着苍白,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我妈的......手术费......"

晏樑的眉头一下子舒展,他以为是什么事呢。轻启唇道:"放心吧,我已经派人去给你母亲交了。"

苏锦忙点点头,一脸的感激,忽然想起什么,忙叮嘱道:"不要给我后爸,千万不要把钱给我后爸。"

许是从苏锦说"后爸"这两个字时的情绪太过激烈,看到那张苍白的小脸因为提到这两个字而激动泛红。

晏樑的心忽然变得冰冷。

冷声道:"当然!"便转身走出了房门。

苏锦紧紧的盯着晏樑的背影,确定他真的是走了的时候,忙松松的舒了一口气。

看着眼前柔软的大床,装修精美的屋子,苏锦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太不真实了。从火坑到了另一个火坑,苏锦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可是那么多人把自己当罪人对待,用所有超出自己承受范围之外的方式对待自己。

苏锦很无助,深深的无力感从四面八方而来。苏锦似乎是忍耐了很久,终于,在这个暂时安全的空间里,苏锦抱着白的发亮的被子,嚎啕大哭起来。

苏锦越哭越难受,越难受越想哭,她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直到夜幕降临,直到被子上被眼泪弄湿了一大片痕迹。

苏锦哭累了,看到脏了的被子,苏锦拿着被子便往洗漱的房间去了。

将被子里里外外洗了个干净,发现洗漱间放的洗衣机竟然是全自动的。想了想,也对,像晏樑那么有钱的人,什么东西肯定都是用最好的。

苏锦用全自动洗衣机又把被子洗了一遍,拿出来之后,被子几乎快干了,苏锦看着被子,觉得被子比之前更白了。

苏锦将被子搭在了阳台上。

转身又去了洗漱间,打开淋浴喷头,连同自己的衣服一起被淋浴冲洗了个干净。热度刚刚好的水温苏锦觉得舒服极了。刚才洗被子的时候发现也可以洗澡,就想着洗完被子就连衣服带身体一起冲洗一下。

因为之前在地下赌场被放在玻璃缸里,想必他们是为了让人在玻璃缸里看起来是发亮的效果。所以,自己被他们换上像比基尼一样的衣服之后又被他们的人在身上抹了一种又油又滑的东西,即使后来被他们的人从玻璃缸里捞出来,自己又穿上了晏樑拿来的衣服,可是还是觉得浑身粘腻的厉害。

要好好的冲洗一下。

苏锦觉得衣服应该冲洗的差不多了,为了让身体得到解脱,更能亲密接触到温暖的水,苏锦将身上的裙子脱了下来扔到了一边,想着一会儿再拿到洗衣机里面去洗一下。

苏锦伸出手去接淋浴喷头洒出来的水流,因为水流被苏锦用手半路截住,便惊起了一片水花,苏锦玩水玩的不亦乐乎,将脸凑到水花底下,感受着脸被温热的水溅到的感觉,苏锦"咯咯"的笑着。

晏樑打开门的时候,迎接他的不是苏锦,而是苏锦在洗澡时发出的开心的笑声。

晏樑站在门口愣了愣,随手将门带上,向着声音发出来的地方走了过去。

苏锦因为确定了自己是一个人在家,所以并没有关洗澡的门。

晏樑走到洗漱间门口的时候便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美好的胴体在水花下散发着诱人的光芒,苏锦在玩水,所以不停的在水花下面转动身体,身体的各个角落被晏樑一览无余,该凸的凸,该翘的翘。虽然跟苏锦上过不只一次床,可是晏樑今天才发现苏锦的身材原来这么好。在水花和洗漱间薄薄雾气的笼罩下,苏锦的身体成为了美丽而勾人的罂粟。

晏樑眯着眼睛,喉结下意识狠狠的滚动了一下。

毫不犹豫的,晏樑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走进了洗漱间。

苏锦却被突然走进来的晏樑吓得大叫了一声。

"啊!你!"

苏锦还来不及反应,晏樑的大手就覆上了苏锦的腰部,湿滑软嫩触感让晏樑恋不释手。苏锦想要推开他,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晏樑稍微一弯腰将苏锦抱起,一把将她从洗漱间抱到了柔软的大床上。

苏锦依旧是光着身子。

在晏樑将她放在床上的那一刻,苏锦忙退后几步戒备的看着他。

晏樑眼睛亮的有些奇怪,嘴角挂着捉摸不透的笑,苏锦看着有些害怕。

晏樑居高临下的看着苏锦,道:"你可是我买回来的,条约上写的很清楚,所以,现在,我命令你,爬到我面前,服侍我。"

苏锦被晏樑的话说的失了神。

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自己内心是不愿意跟他发生关系的额,可是,自己亲自在那张满是条约的纸上签下了字。

晏樑的话就像在命令自己身边的一个暖床的丫鬟,苏锦因为晏樑的话觉得非常羞耻。

又羞又愧的苏锦,被自己的情绪憋的满脸通红。

可是晏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可是当晏樑看到苏锦脸上的不情愿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一个更好玩的办法,晏樑的脸上挂着略带阴谋的笑,启唇道:"这样吧苏锦,你不是心不甘情不愿么?我们来玩有意思的。"

苏锦听了晏樑话里略带转机的意味,忙抬起头看着晏樑。

晏樑眸里是得逞的笑。

挑了挑眉,道:"你要你主动,接吻一千,上床五千。"

苏锦不可置信的看着晏樑上下动着的唇瓣,她惊讶于晏樑会提出这样的条件,可是心里在听到晏樑说的那些价钱之后,便开始盘算这些钱能为自己母亲买多少药,交多少医药费。

苏锦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又睁开,眸中毅然决然。

苏锦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养成了这样一个习惯,如果是做一件自己不愿意但是又不得不做的事情的时候,自己就闭上眼睛使劲儿给自己做心理工作,这样,苏锦的心里就会对那件事不再那么排斥,并且去做。

毕竟,那么值钱。

苏锦以跪着的姿态爬向晏樑,晏樑看着她的动作满是鄙夷,可是鄙夷的眼神之后藏在眼底的是只有他自己才能理解的火焰。

苏锦趴倒他面前的时候,慢慢直起了身子。直至能看到晏樑那张俊逸的脸。

苏锦看着冷着一张脸的晏樑,一时有些踌躇。盯着他的脸看了几秒,又顺着脸看向他身上穿的衣服。

苏锦在想,是先吻他,还是先给他脱衣服。

想了想,伸出无骨白皙的小手颤抖地去解晏樑衣服上的第一个扣子。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的苏锦一边给晏樑解扣子,一边可怜兮兮的看着晏樑,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做错了惹得晏樑不开心。

晏樑看苏锦的眸色一点一点加重。

解了半天晏樑的衣服扣子终于解完了,晏樑完美的胸膛暴露在空气里,苏锦偏偏头不好意思看。

苏锦努力抬起头看着晏樑。

晏樑嘴角牵起一抹冷笑,道:"就这样么?这样可是拿不到钱的!"

呆萌小美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呆萌小美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我和美女董事长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我和美女董事长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我和美女董事长目录预览:第001章动了心思第002章跃跃欲试第001章动了心思坐在电脑前,张伟看着宿舍窗外发呆。对于这座北方城市来讲,这一年的秋天来得有点早,刚进入9月,大街上的法国梧桐已经开始掉下有些发黄的叶子,稀稀落落飘散在马路上。张伟刚辞职,此时对着电脑,有些孤独和寂寞,干脆上网找个聊天吧,打发这无聊的时光。张伟比较喜欢算命,也信命,最信奉的一句话是:性格决定命运。如何找呢?张伟寻思了下,突发奇想。找到一颗骰子,放在手心摇晃,决定摇8次,按顺序组合

  • 纸醉金迷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纸醉金迷全文免费阅读书名:纸醉金迷目录预览:第一章女客户的特殊爱好!第二章要和我发生点什么第一章女客户的特殊爱好!我叫凌浩,这是我的真名,但是一般别人都叫零号,那是我的外号,慢慢的,很少有人知道我的真名。我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同学谢云出了车祸瘫痪,而且高中时代对她有那么一丝丝的朦胧爱慕,我想我不会回到这个阔别四年,曾经让我不愿提起的故乡古城。热闹的步行街,繁华的夜市,还有酒吧一条街,近些年出现的新鲜事物,我看到了,但我真的无动于衷,因为那些繁华喧嚣的背后,我看得出无尽的浮躁和空虚。我是一个中

  • 狼性总裁的头号夫人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狼性总裁的头号夫人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狼性总裁的头号夫人目录预览:第001章无用的女人第002章不受宠的老婆第001章无用的女人苏念站在自家门口看着鞋柜玄关处有些发愣。红色的细长高跟绝对不会是她的,更加不会是佣人李姐的。难道说,有客人?暗自奇怪了一下。但是公司还谈着项目,需要她回来拿文件赶过去,所以也没多想,直接朝卧室走去,准备拿完文件就走人。刚开卧室门,里面便传出一阵嘤咛。“皓辰,不要这么弄人家吗?讨厌啦……”娇滴滴的声音传进耳中,女人的酥与媚令她这个女人听了都忍不住心猿意马。不用说

  • 血色辉煌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血色辉煌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血色辉煌目录预览:第001章苟石第002章诬陷第001章苟石我叫苟石,十六岁,家住东关镇。我从没见过我爸,不过我听村里人说,我妈年轻的时候被人强暴了所以才有了我,而我那个所谓的“父亲”却消失无踪了,后来我妈就带着我嫁给了我的后爸。我妈怀着我的时候染上了毒品,身体很差,所以我刚出生时不足三斤,皮肤黑乎乎的,特别是脸上那块黑色丑陋的胎记,让我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我的名字一样,跟坨狗屎一样!因为我是个拖油瓶,而且又长得不好看,后爸非常讨厌我,经常打我,骂我是杂种,哑巴

  • 极品调教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极品调教全文免费阅读小说:极品调教目录预览:第一章美女,男厕在哪?第二章富二代?第一章美女,男厕在哪?华夏社会上流行着这么一句话:如果你爱你的孩子,那么将他送入毓藤大学吧,因为,那里是年轻学子的天堂。:。如果你不爱的孩子,那么请你也把他送进毓藤吧,因为,那是年轻学子的地狱。可以和M国纽约相提并论的长海市的毓藤大学在华夏是除了首都的上京大学以外最有实力的一所大学。虽然,比起百年学府上京大学,毓藤在师资力量和口碑方面尚有一定的差距。然而,因为毓藤大学身处经济最发达的长海市,况且上流社会的子弟

  • 我的野蛮女友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我的野蛮女友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我的野蛮女友目录预览:第一章小野第二章小野被卖了第一章小野我是一个孤儿,如果不是苏妈从垃圾箱里将我捡回去,我早就死了。苏妈是按摩店的老板娘,所以我从小在按摩店长大,因此也被叫做按摩女的儿子甚至是野种,没少受到各种白眼和嘲讽。在学校的时候,甚至有的家长直接当着我的面告诉他们的孩子不要和我玩,说我身上不干净。所以很多人都躲着我,好想我就是瘟疫一样。而胆子大一点的人则以欺负我为乐,在他们看来欺负我是一件很光荣的事。在外面受了欺负,我回到家里也不敢对苏妈和其他小

  • 谢谢你赠我满身伤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谢谢你赠我满身伤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谢谢你赠我满身伤目录预览:第1章当着丈夫的面……第2章小叔子,怎么是你!第1章当着丈夫的面……“不要,我求求你……不要……”安默暖被按在病床上,不停地挣扎扭动,背后贴着一具高热滚烫的男人身体,而面前病床上躺着的,却是她的合法丈夫。“不要,你都湿成这个样子了……还说不要?”男人毫不留情的嵌入安默暖的腿间,揉捏她的身体。安默暖不断颤抖,可丈夫昏睡的脸就在面前,她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做出这样无耻的事情。“慕寒,我求你,不要……至少,不要在这里。”她用湿润的眸子

  • 阴阳网店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阴阳网店全文免费阅读小说:阴阳网店目录预览:第一章开张第二章诈尸第一章开张“宝贝已成功发布,通常30分钟后才能在搜索中显示,请耐心等待。”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文字,周昊挥拳喝道:“yes!”这才上架了一个产品,周昊便开始兴高采烈,他回头看了看身后的纸房子、纸车子、纸花轿,顿时感觉前方的路还很远。他的师父张善元在二十年前将他捡了回来,开了个花圈寿衣店,平时帮人“算卦”、“看风水”,愣是将他拉扯大了。忙活了一下午,周昊终于把店里所有的产品都上架完毕,将店铺取名为“阴阳轩”虽然没有创意但能体现自己

  • 彼岸花开人相随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彼岸花开人相随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彼岸花开人相随目录预览:第1章第2章第1章苍茫的大海,翻滚着白色的浪花,从天边滚滚而来。一艘开往苏黎世的豪华邮轮“海洋之梦”,此时正行驶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船尾的甲板上,站着一位上海姑娘沈瑾萱,她是苏黎世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刚过完寒假,她的家境并不富裕,可是她很努力,努力的好处就是,她可以被学校保送至苏黎世留学,而在异国的第一年,她就拿到了一笔丰厚的奖学金,另外还附赠两张往返苏黎世的豪华邮轮船票,并且是豪华套房。肆意的海风吹乱了她的长发,她伫立在甲板上已

  • 曾求你一世遇缘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曾求你一世遇缘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曾求你一世遇缘目录预览:第一章你是谁第二章未婚妻第一章你是谁情人节的夜晚,总是充满甜蜜的气息。大街上,到处都是时尚又登对的年轻情侣,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幸福的笑容。从公交车上下来,季半夏望望马路对面的豪华酒店,将身上的羽绒服裹得更紧一点。没有人知道,在她长到脚踝的羽绒服下,只穿了一件丝薄的低胸睡裙。睡裙里面,是完全的真空状态。深深吸了口气,季半夏的心跳开始慢慢加速。今晚,她就要彻底的交出自己。和男友欧洋相恋四年,哪怕他百般纠缠,软磨硬泡,她始终守着最后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