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谁的青春不曾疼9章(第9章新认大哥)

2017/11/3 9:52:07 来源:网络 []

书名:谁的青春不曾疼

第9章新认大哥

瓜子脸,桃花眼,吹弹可破的皮肤,在梦里我都不敢忘记她的长相。谁的青春不曾疼9章(第9章新认大哥)

小时候多少次她抱着我睡觉,用手指头勾勒我的鼻子,她甜美的笑容,还有胸口的温热和乳香。

她挡在我面前保护我,挡住我爸,有她在我就不害怕了。

当然,我记得更深的是她对我的憎恨!

她怨恨的眼神,大吼着让我滚,把我推出她的家门,还有她被压在我爸身下绝望的样子,她洁白的身体,和沙发上的一大滩血。

更多的是我对她的思念,那么多年来我一直想再见见她,和她说对不起,还有我多想她。

看见这张脸的一瞬,我记忆里的那个名字脱口而出:冰冰姐。

没错,她就是陈冰!

陈冰是我的新的班主任!我心里的感觉很复杂,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难过。

她也看向我了,瞳孔猛地缩小,我看见她的手指掐成一团,指结发白,她还在恨我。原文haohaoyun.com

这时我听见赵腾小声问我,你认识班主任啊?

何止认识,她就是从小一直照顾我的人,我真的很激动。

从班主任的反应来看,她就是冰冰姐没错了,否则她不会那么恨我的!

大家齐刷刷地看向我,尤其是宋小雅,但我现在心里已经没有宋小雅了,看见冰冰姐,我感觉自己找到了真正的家人。

“同学,我是你们新的班主任,我叫陈冰,你叫什么名字?”

冰冰姐挤出一丝笑容,问我道。

我一愣,我说我是小军啊,冰冰姐,你不认识我了么?在深圳的时候,你住在我家对门埃

“我在深圳读书的时候住的是宿舍,这位同学,你肯定是认错人了。请坐下,以后我是你的班主任,就算以前不认识,以后也会认识的。”

她的回答很得体,但我蒙了,她绝对就是冰冰姐啊,可她为什么不认识我了啊?

这一节课,我都心不在焉,没心思听课,冰冰姐也没问我的书哪儿去了。

我满脑子都是她为什么装不认识我,不行,这件事一定要跟她问清楚。谁的青春不曾疼9章(第9章新认大哥)

下课吃午饭的时候,陈凯旋拿着饭盆坐在我对面。

我满心都是冰冰姐的事情,看见他挑衅的眼神,竟然没反应过来他要干什么。

“冰冰姐~”

陈凯旋忽然学我的样子,阴阳怪气地说道,他的几个小弟一下子笑了出来。

我这才发现,我被好几个人围了起来,都是陈凯旋的小弟。

本来我在班上已经有不少朋友了,但因为宋小雅对我的态度忽然冷淡了不少,那些人又不理我。

我不想惹事,就端着饭碗想离开。

“谁准你走了?”

陈凯旋一巴掌掀翻我的饭碗,饭菜扣得我满头都是,我咬着牙说,你们想坐这张桌子,那我就走好了。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

看我这副怕事的样子,陈凯旋更开心了,说别嘛,哥们儿请你好好吃一顿。

话音刚落,他的几个小弟就把我按在桌子上,我慌张了挣扎了几下,但怎么也挣不开他们的束缚,我问他们要干什么。

陈凯旋扎起一把饭菜,往我的嘴巴里塞,一边塞还一边说,请你吃饭啊!

饭菜弄的我嘴巴和鼻子里都是,我直接吸不过气来,这还不算,不知道谁把泔水桶拉来了,陈凯旋拎起我的头往泔水桶里塞!

我直接把吃的都吐了出来,大叫不可以,但他们哪儿会听我的,见我这么痛苦的样子,他们反而都笑坏了。

“怎么样,想不想吃啊?”陈凯旋按着我的头说。

我真的不想被按在泔水桶里,以后他们对会说我,是一个吃过泔水的人,让我还怎么抬得起头来?我也是个男人,做男人都有尊严的!

我说凯旋哥,你放过我吧,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改!

我知道我这样很没有骨气,但我真的不想吃泔水!

没想到,我这话说完了,陈凯旋竟然放开我了,还替我整了整衣服。

“小军,别怪陈哥我没给你机会,是你自己做的太过分了。”他点了支烟,对我的脸上吐了个烟圈说道。好好孕

我不敢反驳,只能不停地点头听他说。

他说,徐龙说你和他告状的,说我要追宋小雅,是不是你说的?

我一听,立刻明白过来是什么事了,就是那天徐龙揍陈凯旋的事!可那真的不是我去告状的啊,我连话都不敢和龙哥说。

有人附和道,他这么怂,怎么可能去告状?

陈凯旋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也是,实话告诉你吧,徐龙现在要打你,已经跟全校的混子都打过招呼了,以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你说怎么办吧?

我的心顿时沉了下去,还能怎么办?只能让他打了。

估计是宋小雅让徐龙打我的,我也不想挨打,可是我反抗得了么?

“呵呵,看你这么可怜,哥们儿我给你一条活命的机会,以后跟着我混,徐龙打你,我给在你出头。”

我喜出望外,说真的么?

我担心陈凯旋只是在耍我,他以前天天都找到我的麻烦,现在怎么忽然变了性格,要帮我了?

“真的,不过我们几个兄弟都要抽烟吃饭,你看你是不是要孝敬点什么?”

我挺穷的,不过每个月三姑爷都会给我生活费,也是一笔不少的钱,但生活费要是孝敬上去了,我就没钱吃饭了!

但一想起徐龙的恐怖模样,我就害怕,点了点头说,我给你们买!

陈凯旋眼睛一亮说,哥们儿几个现在就要抽烟。

我口袋里正好放着三姑爷昨天给我的生活费,立刻说我去买烟,然后跑到小卖部,顾不上身上脏兮兮的,就去给陈凯旋买了一包烟。

“上道,以后哥们儿我就罩着你。好好孕”陈凯旋拍了拍我的肩膀,得意地说道。

他走了以后,我松了一口气,其实我不是指望陈凯旋能罩着我,他不找我的麻烦就可以了。

陈凯旋上次自己被徐龙打得站都站不起来,还怎么罩得住我?

但我没想到徐龙的报复来得这么快,中午午休的时候,我桌肚里收到一张纸条,打开一看写着一行小字:徐龙要打你,小心。

这行字我认得很清楚,是宋小雅的,我心里咯噔一跳,宋小雅竟然会给我通风报信,她应该恨死我了才对埃

但宋小雅真没说错,下午我去上厕所的时候,就被徐龙堵在厕所里了。

我拔腿想跑,但徐龙拿着棒球棍挡着路。

看见棒球棍,我腿软了,被这东西打几下,我不死才怪呢。

“刘乐,你挺大胆子的啊,还敢追宋小雅?”

我忙说没有啊,我和宋小雅连话都没说过一句。

徐龙一棒子打在我腿上,大骂去你妈的,和老子玩文字游戏是吧,你没和宋小雅说话,但你和她传纸条了,耍老子,想死是吧!

我一下子摔倒在地上,护着头说不是的,龙哥你误会了,不是我给宋小雅传纸条,是宋小雅给我传的!

徐龙一听这话,更加生气了,对着我的腿又打了几棍子,我感觉到一股钻心的疼!

“去你妈的,你说宋小雅会给你传纸条,你他妈的是想死是吧!”

棒球棍劈头盖脸对我打下来,我护着头就护不住脚,护住脚就护不住头,徐龙疯了一样对我一顿狠打,我不敢再说话了,只敢抱着头流眼泪。

厕所里的人都看着热闹,没有一个人帮我说话,有几个人认出我来了,就说我是强奸犯的儿子,在一边看我的好戏。

我的心都凉了,感觉快要被打死了。

忽然,徐龙好像被人拉开我,我一看,是陈凯旋和他的小弟。

“陈凯旋,你少多管闲事,小心我连一块揍。”

陈凯旋笑了笑说:“龙哥你厉害我知道,可你也看看场面再说话,这里十几个人都是我陈凯旋的兄弟,你能揍得了谁啊?”

陈凯旋对一个手下说,二狗,去把他扶起来。

那个叫二狗的是隔壁班的混子,对我好像很不屑的样子,走过来问我能不能自己站起来?我赶紧说可以。

“你什么意思?想造反是不是?”

徐龙终于意识到事态不是他想的那样了,瞪着陈凯旋说道。

“没啊,忘了跟你说了,现在刘小军是我的小弟,龙哥你给我个面子,不要找他麻烦,要不我很难做。”陈凯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我真没想到陈凯旋会来救我,红着眼睛叫,凯旋哥!

徐龙愣了一下,然后拄着球棍骂了句妈的,陈凯旋,你忘了老子是你大哥么?

“过去是,现在不是了,龙哥,你还是快走吧,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要不然我这么多兄弟们可不答应。”

陈凯旋也把话说狠了,立刻有几个小弟逼近龙哥。

龙哥看了看左右,大概是估计自己打不过他们,指了指我之后转头走了。

我对陈凯旋说,凯旋哥,真的谢谢你了!

“都是自家兄弟,没什么事儿,去给兄弟们买点儿烟吧。”陈凯旋对我说道。

我赶紧一溜烟地跑去买烟,却不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了新的困顿。

谁的青春不曾疼》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谁的青春不曾疼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都市传奇之旅13章(第十三章 与美女共舞一曲)

    原标题:都市传奇之旅13章(第十三章与美女共舞一曲)小说名字:都市传奇之旅第十三章与美女共舞一曲唐雅萱听后又是一愣,她仔细看了几眼林昊,心说难道这才是真的他,随即问道:“那你是怎么解决的,将狼赶走吗?”林昊摇了摇头,回忆道:“将狼打死。”唐雅萱听后,先是有些震惊的看着林昊,心说这是他说出来的吗。不过她随后却苦笑了一下,唐家本来就比刘家弱一些,能吓跑刘家就不错了,谈何灭掉刘家。而这次竞标又失败,除了与虎谋皮还能干啥。而且,现在她的集团内忧外患,有些元老对于她这样一个年轻女子掌控整个集团十分不满,导

  • 校园绝品狂神13章(第十三章 没钱寸步难行)

    原标题:校园绝品狂神13章(第十三章没钱寸步难行)书名:校园绝品狂神第十三章没钱寸步难行李萱儿如此无助的时候,看到这救命的十万块,感动的眼泪直流。虽然很尴尬,可救命要紧,李萱儿也来不及多想什么,忙道:“谢谢你,唐子臣。”“额,你怎么知道我叫唐子臣。”李萱儿尴尬道:“我也是高三的,我听说过你。你放心,虽然我们是同学,但我刚刚承诺的话,我一定会兑现。等我事情办完了,我说到做到。”围观的人都羡慕的看着唐子臣,马上就可以拥有这美女了,当然,也有人骂唐子臣脑子被驴踢了,绝对进水了。唐子臣笑道:“李萱儿,你

  • 甜蜜宠袭:总裁的吻技13章(第十三章:偷亲)

    原标题:甜蜜宠袭:总裁的吻技13章(第十三章:偷亲)小说名称:甜蜜宠袭:总裁的吻技第十三章:偷亲不用我帮忙这句话用直白点的意思翻译过来就是:不用我把你扔上车。夏冰倾不是没有试过顽抗到底,可结果还是一样的。听话与不听话,愿意跟不愿意,抗议跟不抗议,真的,那就只是一个过程而已,结果就像是皇帝的圣旨一样,早就写在黄布上了。不想像上次那样被当成沙包一样扔上车。尽管骨气很足,可惜勇气不够。憋着一肚子的郁闷,她坐上他的车,脑袋大幅度的扭向窗外。慕月森瞥眼,望了在那边生闷气的小丫头一眼。“晚饭吃什么了?”他淡

  • 芳名满京华13章(第13章 打脸,不得不强硬)

    原标题:芳名满京华13章(第13章打脸,不得不强硬)小说:芳名满京华第13章打脸,不得不强硬陶安郡主,燕北王萧九安的头号爱慕者,她当日得知萧九安命在旦夕时,曾哭着喊着求着要嫁给萧九安,陪萧九安一起死,可是……刚哭喊两句,就被她的父亲端王给按住了,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不准出门,直到皇上为纪云开和萧九安赐婚,端王才把人放出来。这不,刚获得自由就来找纪云开麻烦了。“不见!”知道是个什么麻烦,纪云开想也不想,转身就走。丫鬟见状,忙上前拦住了纪云开的去路:“我们家郡主要见你是你的荣幸,云开小姐你最好快些过

  • 旧爱蚀骨,祁少宠妻上瘾13章(第13章 不雅视频)

    原标题:旧爱蚀骨,祁少宠妻上瘾13章(第13章不雅视频)小说名字:旧爱蚀骨,祁少宠妻上瘾第13章不雅视频洛汐醒过来的时候,头痛欲裂。她记得自己似乎喝了很多酒,然后筱筱来了,然后……后面的事她一点印象也没有,不过想来应该是筱筱将她带回她的公寓了。她不愿意睁开眼,抱着枕头就想翻身继续睡。可翻一下……翻不动!再翻一下……洛汐后知后觉的发现,她抱着的好像不是什么枕头,手底下的触感温暖又光滑。忍不住捏了捏,她抱着筱筱?眼睫动了动,她睁开眼,对上的是肌肤光洁细腻的胸膛,可却是平平的,很明显不是筱筱的36D。

  • 首席溺爱钻石妻13章(第13章 机场相遇二)

    原标题:首席溺爱钻石妻13章(第13章机场相遇二)书名:首席溺爱钻石妻第13章机场相遇二段洋正兴奋着,但他明显感觉身旁有目光看着,怔了一下,松开了怀里的温馨。温馨羞得脸红耳赤,一抬头,赫然看见不知何时站在身边的冷爵夜,她吓得心都颤了起来。“温馨,真巧。”冷爵夜直呼她的名字。理论上他是她的妹夫,可论年纪,他却整整长了她五岁。段洋的目光瞬间流露惊愕,身为雄性的危险意识强烈笼罩胸口,这个男人,俊美耀眼,一看就是上位者的身份,他是谁?为什么他认识温馨?“小馨,他是谁啊!”段洋询问。温馨的脸不知是吓红的,

  • 你是窗前一缕月光13章(第十三章流产)

    原标题:你是窗前一缕月光13章(第十三章流产)小说名:你是窗前一缕月光第十三章流产他顿时屏住呼吸,下意识的起身靠近了,一眨不眨的看着简熙,生怕呼吸重了都会吓的她不敢醒来。等了许久,却发现她并未睁开眼睛,只是两行泪缓缓落了下来,飞快的滑落没入了发丛中。韩煜城的心瞬间被刺痛了,他缓缓站直身子,在病房内来回踱步,最后对着门外的保镖道:“把她妈妈带过来。”简母闻知秋就在同一家医院,很快就被带了过来。偶尔她会认出简熙是她的女儿,可大半时候都是痴傻的模样。因她此前将枕头错认成简熙抱着不放,后简熙趁她睡着,偷

  • 此爱比海深13章(第十三章发疯也要有个度)

    原标题:此爱比海深13章(第十三章发疯也要有个度)小说名称:此爱比海深第十三章发疯也要有个度对面车上的人走了下来,尹夏吃痛而艰难睁开的眼睛首先看到了一双浅米色高跟。视线再缓缓往上,就是顾舒然那张笑意嫣然的脸。“救救我……救救我的孩子……”尹夏几乎痛的说不出话来,也顾不得去计较顾舒然的狠毒,她用力抓住顾舒然的裙摆,试图能唤起她的一点点恻隐。“救你?”顾舒然蹲下身来,笑吟吟的捏着她尖削的下巴:“我可不敢,祁宴说了,你肚子里的孽种一定不能留!”尹夏的下身已经出了很多的血,鲜血染透了座椅,她整个人像坐在

  • 此爱若梦,繁华一场13章(第十三章你是我的)

    原标题:此爱若梦,繁华一场13章(第十三章你是我的)小说:此爱若梦,繁华一场第十三章你是我的顾衍见到许晓安这模样,遂放开她道:“要我不动他可以,你必须要服从我的话,我让你活你就不能死。”许晓安死死的望着她,面如死尸:“你到底要我怎么样?”说完这句后她脸色陡然一变,声音突然加大变得撕心裂肺,“我给你命还不行吗!你要逼我到什么程度!”顾衍攥紧双手,牢牢的抓住她的胳膊,一字一句的凑近告诉她:“许晓安,虽然我要报复你们许家,但你还是我的。”“如果你再出点意外,我一定会让你弟弟和许家加倍偿还!”他警告式的

  • 傍上女领导13章(第13章 拿感情说事)

    原标题:傍上女领导13章(第13章拿感情说事)书名:傍上女领导第13章拿感情说事“冷部长,我知道你不会相信。可是,我还是要告诉你,我是真的喜欢你,你不知道你坐主席台时,我们这帮小记者在台下有多兴奋,多仰视你。而且你长得太美了,你难道不知道吗?”刘立海没有放弃自己的用意,继续充满着感情地说着,“我在北京工作的时候,有个极有钱的女老板,带我去陪客时,借机灌醉了我,强行地占有了我,事后,给了我两万块钱,我就是因为这件事才恨极了北京,才回到京江市参加记者招聘考试的,我一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在京江,说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