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贵女八娘11章(第十一章节 责问与剖白)

2017/11/3 13:24:27 来源:网络 []

小说:贵女八娘

第十一章节 责问与剖白

四郎顿时苦了脸,说起来,这家中,他最怕的人便是大了他四岁的二哥。贵女八娘11章(第十一章节 责问与剖白)

一来是因老爹曾不疑从前在外为官的时候多,在家中的时候少,他一向是被二哥管着的,二来是老爹温文尔雅,慈父形象,从前与孩子们相少的时候少,且他们兄弟几个,个个才学卓然,实在也不需他多说,一旦归家,老爹自然想着他们生母早逝,便分外疼他们。倒是这二哥,平时脸上总挂着淡淡的笑,人畜无害的样子,修理起他和老五来,却从不留情。

两兄弟无奈的对望了一眼,五郎撇了撇嘴,反正回来前,已做好了挨训的思想准备,躲是躲不过去的,索性先让二哥一通爽快骂了,父亲回来时,兴许见他们已经被骂,反倒心疼,责罚起来,还能轻些。

曾子固怕正屋里责罚两兄弟,有簧儿和十娘在地上玩,不太好开训,二是怕被母亲朱氏听到,又要为这两人求情,便率先跨步,去了后屋里,四郎五郎只得灰溜溜的跟了去。

入了后院,进东厢三人的屋子,曾子固坐了下来,看着面前垂手而立的两人,脸上依旧挂起那淡淡的笑:“这会儿不用给我编那些有得没得的理由,我也不耐烦听假话,你们二人到底为什么回家?”

默了片刻,五郎可怜巴巴的看着四郎,四郎只得硬着头皮回道:“我两休学了。”

“你说什么?”

曾二郎越是生气,说话越慢。五郎腹诽,明明很生气了,还装。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我和五郎休学了。”四郎老实又答了一遍。

曾子固气的差点吐血,自己放弃在京中太学里就读,回家里来,一是为了照顾身体不好的已经老迈的父亲,二是都说居京城,大不易,他回家来,本身也是帮家里减轻一项大开支,并且还能争些钱,帮着大哥曾子晔减轻负担,这样下面的弟弟妹妹们,都能受到好些的教育,安心读书做事。

结果现在倒好,这两小子,竟然休学了。

要知道京中太学里,集中着满大宋一流的大儒和学子,能在太学里就读,向前辈请教学问,与同辈精英们交流心得,那是怎样难得的地方?全大宋,能入太学就读的,又有多少人?他放弃的,是别人做梦都不敢想的机会。也是多少人削尖了脑袋,也不得入其门的可以让人一步登天的地方。

最重要的是,他的老师永叔公,一直希望他能待在京城,在他身边学习,曾子固何尝不知,能在老师的身边,日日聆听他的教导,将会对他未来的人生,有多大的帮助?可家中境况如此,他又不屑学那些文人学子们,去投谒求别人的资助,且在京中,老师也已经资助了他不少,总不好连一家人的生计,都指望老师吧?生气过后,曾子固又觉得心痛。阅读haohaoyun.com

敛了脸上的笑,沉声道:“可否告诉二哥,为何休学?”

见他语气沉缓,面无表情,四郎知道这回二哥是真气着了,忙回道:“二哥,你别生气,我和小五并没有犯错,也不是被学里辞学回家的。实在是,”说到这里,四郎语气一顿,内心争斗了一翻,还是决定实话实说,“清明节祖母回来祭完祖,回了临川便大病了一场,可想着家中艰难,不许六妹给家里报信,我和五郎,也是休假时回临川家中,才知道的。因祖母不舍得用好药,一直拖到现在,才慢慢好了。二哥,老祖母明年已经九十高寿了,我们这些做儿孙的,怎能眼看着老祖母受苦却无动于衷?又怎能弃家中境况不顾,在学里安心读书?若果真如此,这书不读也罢。一个连家人都不懂体恤的人,就是学问再好,以后又如何报效国家,造福百姓,我想,不管是父亲还是二哥,都不希望我和小五,成为这样一心只想着自己的无情之人吧?二哥,你连太学里就读的机会都能放弃,我和小五,不过是放弃州学罢了,再说,在家中一样学习,州学里的教援,在我和小五看来,尚还不如二哥。”

听了他一席话,曾子固甚是无力:“那你们也不该就此休学,就算有什么想法,我和父亲都在家中,为何不写信回来商量一下?家中的事情,无须你两担心,如今家中不过一时艰难罢了,岂能因为这个,而耽搁学业?难道那些连饭都吃不上的人家,因为生计艰难,就放弃学业?何况咱们家,还远没到那一步呢。做了错事,就该受罚,等父亲回来,我会把这事禀明,等过了端午,你两赶紧回临川州学里去。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我会给刘知州写封信,向他靠个罪。”

因曾子固的才名,临川知州大人刘军对他十分欣赏,别的学子都是写文投谒,以期能拜会长者名儒,以寻赐教,亦有那些赴京赶考却无盘缠的,也会投谒,以望得到资助,这是大宋国仕林中的风气,曾子固就曾得临川刘知州的资助,只不过曾子固并未投谒,而来那刘知州知他文名,上任后,曾给曾子固写过一封信,所以曾子固去临川时,才去拜会了这位知州大人。后来他去京城时,这位刘知州,也资助了他二十贯的盘缠,就是四郎五郎入州学,也是这位知州大人,亲笔书信推荐了去的。

见二哥让他和四郎回去,五郎急道:“二哥,我和四哥都已经回来了,又何必再去?再说,在家中一样看书,我和四哥保证,以后必定考中进士,就算不去入州学,在家中也绝不会荒废了学业。”

“曾子翊我告诉你,你以为在州学里,只是让你读书识字的吗?若是如此,父亲母亲何必为你们浪费银钱?我们曾家别的没有,就是藏书还值得称道,家中书房里的上万藏书,也足够们们看一辈子的。人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说的便是学问之道,并非一味死读,你在州学中,才有与别人交流学习,借以提升自己的机会,才有成长的空间,难道你和四郎,读了这么多年的书,连这样浅显的道理都不明白?”

这些道理,五郎和四郎自然是懂的。可叫他们眼争争看着一家人受穷,他们着实也坐不住,在家中就算不能出力,至少也省减了花销吧?五郎一梗脖子:“不管二哥怎么说,总之我是不会再回临川的。好好孕连小八妹都能争钱养家了,我和四哥是男儿,岂能连妹妹都不如?”

“你……”曾子固一拂袖,怒道,“曾子翊,你若当直坚持,那现在就给我滚出曾家去。”

“二哥你能回来,为何我们就回不得?再说了,二哥虽是兄长,可前头还有大哥呢,这家,还轮不上你来当,你也无权让我滚。”

“五郎,”四郎连忙拉住气的要走的二哥,又连连向五郎打眼色,“五弟,你怎么和二哥说话的?兄友弟恭这是我们应该为小九他们做的榜样,你们如今这样,难道娘在九泉之下,看到不会伤心么?”

有了四郎这句话,曾子固迈出门的脚顿了下来,五郎的头也耷拉下来,四郎就又劝道:“我们都是亲兄弟,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的?二哥说的都有道理,五弟你就算有想法,也不该那样与兄长说话,二哥难道不是为了我两好么?大哥已经三十多岁,又行商在外,忙于家计,并不能一心浸在书中,说句难听的话,以后想考中也难,二哥又为我们放弃了太学,窝居在这小县城中,我们江西虽学风鼎盛,可到底与京城无法相比,二哥也是为了我们。若是你我再让父兄失望……五弟,不管你怎样想,我,我回学里去。你若是还当二哥是兄长,就听他的。”

五郎垂着头不说话。

曾子固叹了口气,柔声道:“二哥知道你是好兄弟,这回就听二哥的,别再叫父亲伤心了。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他若是再气病了,你该如何自处?你放心,家里的事情,我会想法子的。祖母那边,你们两也要常去探望,有什么事,多帮着六娘做做,那老屋里只有一个老仆,都是六娘一人辛苦。明年就是春闱,我们几兄弟一起去京城进试,哪怕一人中了,也好慰祖母和父亲之怀。祖父那一辈,我们曾家七人中了进士,祖父更是高居吏部郎中,父亲虽有荫补,却还是自己去考了进士,好挺直腰杆为官,父亲一辈,叔伯门,也是六人中了进士,如今我们这一辈,还没有一个考中的,如何对得起先祖对得起父亲对得起我们曾家的门楣?你们都要争点气。”

曾子固拍了拍五郎的肩膀,继续道:“二哥前几日还收到老师的信,之前因寄了你们的文章给他老人家看了,他很高兴,亦把你们二人都夸了一通,尤其是五弟,老师都夸你文章醇正雄浑,大气开阔,实在是可造之才,只是还差在年龄小,见识到底不够,若假以时日,多些经历,不比为兄的差,老师还特地让我们入秋后,一起去京中,到时就京中名流交集,正是我们好好取人之长的时候,让我们好生准备来年春试,若是没有盘缠,他会想办法,让我们不用担心,只管好好做学问。我们又怎可叫老师失望?五郎,你可听进去了?”

贵女八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贵女八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异能养成者18章

    原标题:异能养成者18章小说名字:异能养成者第十八章南下之路第十八章南下之路赵之谦心中激动,总算要去见识如何铲地皮了,所谓铲地皮就是下乡收东西,这些类似于黑话的行话,从张凡那里听来,就记在心里了,似乎不会讲这些不足以入行,就如同砌砖不知道吊线、灰缝这些术语一般,会被人认为是外行。拒绝了林工和王三元的吃烧烤夜宵的邀请,把王三元拉在一旁,神秘地告诉他有事要立刻赶到里山县,哪里有人等着自己,猴急的样子,被王三元感同身受地误会要去相亲,猥琐的笑容看得赵之谦一头雾水,这家伙是不是花痴了。没有纠结王三元的笑

  • 封天行18章

    原标题:封天行18章小说名称:封天行第十八章夜路奔袭万里行翌日,商云城外。谭歌悠悠的醒来,睁开眼睛看了下四周的环境。发现自己已经不是在破庙里时,谭歌心里“咯噔”一声,连忙起身。待看到聂畅儿在自己身边沉稳的熟睡时,他的一颗心才放下。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胸口的伤处时,他一阵愕然,伤口呢?他记得很清楚,自己的胸口明明被况昊的能量剑刺穿了,现在怎么会没有一点伤痕呢?他把自己的外衣扒开,胸前的肌肤上一片雪白,哪有什么伤口,如果不是自己还穿着被况昊划破的衣服,他真的怀疑中剑的事情是一场梦。可如果不是梦又怎么能

  • 风水相师18章

    原标题:风水相师18章小说名:风水相师第十八章筑基是一个蛋送走了念闵通,袁朗四人也离开了四季酒店,宁秋自己则是随便开间房呼呼大睡去了。因为和念闵通的约定,袁朗只能把制作法器的事情放在一边,不过却和何卫兵说了一下关于玉石的事情。让何卫兵给他弄几块玉石回来,只是何卫兵却告诉袁朗,如果要袁朗真的要上等玉石,不如去赌石,不过对此袁朗并没有接触过,都是听别人说的多,而且赌石需要不少钱,袁朗现在手里的资金始终有限,还是等念闵通的事情结束了再说。最后何卫兵和家里商量了一下,说同学打算买一块玉,最终以三万的价格

  • 这位爷您的外卖到了18章

    原标题:这位爷您的外卖到了18章小说:这位爷您的外卖到了第十八章不明真相李杰刚一来到厨房,老张就带着一脸欣喜的笑容向他走了过来。“紫月妹子,我按你说的方法,把那土豆片和土豆丝给炸了炸,味道还真的不错,昨天我拿去给几个常客品尝了一下,他们说……”没等老张把话说完,李杰就抛下他来到了操作台前面,开始一声不吭地忙活起来。老张见李杰这么匆忙,也没再继续他的话题,识相地退到了一边。静静地看李杰又要做什么他没见过的东西出来。周围可用的甜的材料也就只有红糖和冰糖,李杰就准备做炸猫耳朵。他刚把面和好,一个厨子从

  • 疑途之燕山古域18章

    原标题:疑途之燕山古域18章书名:疑途之燕山古域第十七章死气萦绕枯木林让拓拔嫣然发疯的罪魁祸首就是我,我要不跑准保是一顿收拾,不要了小命也会被他们折腾的半死,毕竟她是领导,一发话底下的人谁不听的。不过闹归闹,他们还是比较有分寸的,除了让我穿着裤衩走一圈也没有做什么太过分的事情,这荒郊野岭的除了拓拔嫣然是个女的,其他人都是爷们,没什么好怕的,我毅然决然的接受他们的惩罚,虽然这雾灵山的早晨有点冷。惩罚是有了,不过我心里还是挺高兴的,通过这件事我证实了《龙言秘录》里面所记载的东西不是假的,而是真的不能

  • 报告少将,夫人又上天了18章

    原标题:报告少将,夫人又上天了18章书名:报告少将,夫人又上天了第十八章归来即将靠近码头,舰队抛锚了。周海蔚将结尾工作交给了李少伟和崔劲,自己则和万顺匆匆往医院赶。都到这个地方了,风平浪静的,估计这海兽也翻不出什么浪来了。上了码头,迎接的队伍发出一阵激烈的掌声。周海蔚并没有理会他们,他现在很忙。刚上了车,羽灵希又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叫人去找。。。失踪的。。。快去。。。”周海蔚猛地想起来,还有重要的事情忘了,马上呼叫李少伟,叫舰三带着应急舰一号二号去刚才抓海兽的地方找人,后续工作交给崔劲。周海蔚

  • 怀念不如初相见18章

    原标题:怀念不如初相见18章小说:怀念不如初相见第十八章回沈家老宅室内温度渐渐攀高,随着阵阵低吟喘息响起。窗外黑沉的夜幕划过一道闪电,几阵雷鸣过后,下起了暴雨,遮掩了凡世间一切声音。第二天一早,容慕青呆坐在凌乱褶皱不堪的床上时,内心是失望的。大腿处火辣辣的疼,皮肤上留下的青紫痕迹,无不提醒昨晚发生的一切。心在凉,情在伤。她就是沈翰飞用来发泄的工具而已,到现在,她脑海里都能回映在情动时,沈翰飞叫的是苏含韵的名字。室外随着打火机发出淡蓝色火苗,深吸一口,滤了嘴,过了肺,脚下又多了一根烟头。烦躁,怒火

  • 帝归18章

    原标题:帝归18章小说名:帝归第十八章:巅峰圣术,崩天三道此时此刻,天碑台上的两个人,并不知道族老台上来了哪个大人物。洛宣的眼中只有洛北辰的身影,他要以圣术的威能废了这个家伙,只要洛北辰一废,洛家,太荒府都会是他洛宣的东西。两道圣术同出,点星长明,与燃血屠神剑猛地刺向了洛北辰。圣术之威下,大悲龙枪被染得极为耀眼,枪锋一出,满目炫光。玉君子被血色火焰包裹着,呼啸着刺向洛北辰的天门,手上的大悲龙枪已经锁定了他的丹田。洛宣此时有着绝对的信心,只要两道圣术一出,洛北辰就算不死也会废了。自己现在是半步大修

  • 斗转星移18章

    原标题:斗转星移18章小说名字:斗转星移第十五章初遇郡主一旁的柳如风拿着扇子戳了戳自己的脑袋自言自语道:“看来这次丰州之行着实是有些热闹啊!”说完便拿起包袱起身离开了客栈,一路北上朝着滁州方向走去。没出京城多远那伙头戴斗笠的就骑着马从柳如风身边狂奔而过,正值天气干燥地上的尘土被马匹带起,迷得柳如风睁不开双眼。柳如风有些生气地冲他们喊了句:“能不能骑慢点,赶着去投胎啊!”哪曾想骑马的一行人听到了柳如风的喊声,其中一女的掉转马头朝着柳如风骑去。“郡......”为首一男的刚要喊道突然发觉自己说错话了

  • 无极四方18章

    原标题:无极四方18章小说:无极四方第十八章云风城之变没想到那胖掌柜也是身手不凡,在她刚想施展“风之神迹”逃跑之时,被那胖掌柜反手抓了个正着。胖掌柜一看原来是之前前来换取灵草的那个女娃娃。想来他的同伙一定会来救她的,他记得那同伙手中好像是不止一颗三品黄纹丹。所以直接命人将其捆绑在后院,并在院里埋伏好人手,就等她同伙前来营救,到时候就可以得到更多上品丹药了。小紫琳被囚禁在奉元斋中,只是童天义并不知道,要不是后来误打误撞发现了她,弄不好现在小紫琳怕是已经死在奉元斋了。只是小紫琳也并不知道,起初她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