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问道12章

2017/11/3 14:28:24 来源:网络 []

小说:问道

第12章:剑中老人

那个中年人显然便是云天馆馆主铁指刘大同了。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刘大同缓缓的站起身来,朝徐小郎这边走来,徐小郎他们一行人被这高深的内力镇住了,看到刘大同朝他们走过来,便急忙吩咐刘凯潘大科他们带着这十几名女子先走,自己迎敌。

“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我们并肩战斗!”刘凯毫无惧色的说道,他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废话少说,他我自信还能对付的了,你们在这里只是添乱,将这些女子送回上京才是最重要的,出了半点岔子我唯你是问!”徐小郎激他们快走。

刘凯无奈,只得带着这些女子先走一步,她们都依依不舍的看着徐小郎,因为他是她们的救命恩人,此一别不知道何时才能重逢。

琼潇坚持留了下来。

“我说过会照顾你一生一世的!”琼潇轻柔而坚定的声音穿过徐小郎的耳膜。

徐小郎默默的点了点头,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她孤身一人,他也会不放心。版权haohaoyun.com

刘大同走到了离徐小郎一丈左右的地方停下,看着面前的那张稚气未脱的脸。

琼潇温热的声音欲言又止,静静的退到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刚认的哥哥,眼神中充满了温柔。

四笑楼外传来嗒嗒的马蹄声,刘凯他们已经走远了。

“我结拜兄弟铁风馆馆主刘长风是你杀的,我的记名弟子小六子是你杀的,我的弟子王天虎王天霸也是你杀的,今天我杀了你替他们报仇,你无话可说吧。”刘大同说话的时候似乎是漫不经心,但徐小郎却明显的感觉到他的杀机。

“哼,刘长风作恶多端,助纣为虐,他是死在他的弟子们手下,那个山贼老六劫人钱财,无端害人性命,早该千刀万剐!王氏兄弟杀我父亲,吃喝嫖赌,无恶不作,我杀他们,既报了大仇,又替天行道,真是大快人心!”徐小郎针锋相对。

“说够了没有!我今天就杀了你为我死去的弟子和兄弟报仇!”刘大同打断了徐小郎的话,冷冷的说道。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徐小郎拔出剑来,舞个剑花,将丹田真气灌注到七星剑上,抢先出击,火候拿捏得恰到好处。

如果对手是凝气中期甚至凝气后期的武者,被徐小郎这迅捷无伦的剑法偷袭,不死也得重伤。

他经过几次生死交战,已经明白了一个道理: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拳打不知!

抢占中门夺帝位,纵是神仙也难防!

但剑身还未到刘大同的面门,徐小郎便知道自己要不妙。

剑身仿佛遇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阻力,寸步难行。虽然经过擦拭但仍然泛着红光的七星剑仿佛被一股内气给吸住了,就像陷在了泥中,进又进不了,抽也抽不动,进退两难。

徐小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可是剑身仍然停在半空纹丝不动。

砰!徐小郎腹部中招,哇的一声吐出几口鲜血,捂着肚子蹲了下来,脸上的汗珠子大颗大颗的往下掉,衣服被渗出的汗水浸湿了。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道武前期的高手!徐小郎听到了七星剑掉在地上的声音和琼潇妹妹的惊呼。

“哥哥,你怎么样?不要吓我,哥哥。”琼潇跑过来俯下身,摇着徐小郎的肩膀。

徐小郎抬起头看了看琼潇哭的梨花带雨的脸,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

“哥哥没事,你先退开,看我怎样杀了这个人。”他安慰着妹妹。

剑中老人说过,凝气巅峰的高手能将丹田真气灌注到一个方向甚至一个点之后爆发,威力势不可挡,但不管怎样,这个境界的高手要想伤人必须要有身体或者武器的接触。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刘大同能将内气发出,隔空阻止七星剑的致命一击,而且还能将内气分散出一部分来暗算我,看来,这刘大同的武功境界至少是道武中期。

就算拼死也绝无打败刘大同的可能了,他的武功比铁风馆馆主刘长风要高得多。

这一瞬间,徐小郎想了很多,这许多念头只是一闪而过。

大仇得报,虽死无憾,只是苦了眼前这个妹子。

刘大同一击得手,本来决定再一招结果了他的性命,但看到琼潇跑过去哭哭啼啼,心又不忍,看到她又退下,才举起右掌,四指聚拢,只有食指伸出,贯真气于食指,想一招将徐小郎点死。

徐小郎知道眼前这个人的武功之高,已非自己可敌,看那铁指穿来,动也不动,微笑着闭上眼睛。

琼潇也双手捂着眼睛,抽噎着。好好孕

啊的一声惨叫,周围又安静了下来。

琼潇早已哭花的脸猛地抬起来,大声一喊:“哥哥”,才刚喊到一半,便感觉情势有些不对,她诧异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徐小郎还是蹲在那里,但张大了嘴巴,也是一脸的茫然。不远处躺着刘大同的身体,他不停地抽搐着,他的右手食指已经断了,十指连心,痛得大汗淋漓。

不远处饭桌面前站着一个白发老头,他正在那里大快朵颐,津津有味的吃着徐小郎他们未吃完的酱驴肉和红麒麟。

刚才徐小郎和琼潇都闭上了眼睛,没有人知道眼前发生了什么事儿。

是这个老头救的我吗?但这个从未见过面的老头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救我呢?

“哥哥,你没事儿吧。”琼潇赶忙跑过来将徐小郎扶起来。

“把犯人给我拿下!”一个捕快模样的人在四笑楼外大喊大叫,徐小郎和琼潇往外面看了看,黑压压的全是官兵。

玉城知府王龙文哭丧着脸,大叫道:“该死的犯人,看我不把你碎尸万段!”他的两个儿子都被徐小郎杀了,他年事已高,再生个儿子基本不可能了,也就是说,王龙文绝后了。

徐小郎拾起掉落在地上的七星剑,勉强的站起身来,微笑着看了看琼潇。

琼潇也对着他笑了笑,他们不过才认识了一天,便已经心意相通了。琼潇本来就长的极为漂亮,腮如凝脂,口若涂朱,这一笑更是让徐小郎神魂激荡不已。

“谁先杀里面这对狗男女,赏银千两!给我上!”王龙文把手一挥,几百名官兵潮水一般的一拥而入。

那个老头忽然拿着刚刚啃完的麒麟骨,一声清叱,纵身一跃跳到了徐小郎的跟前,随手一打,尚隔着他们两三丈的官兵纷纷倒地。众官兵看到这个老头有如此高深的武功,随手一摆就有几十名官兵倒下,真是见所未见!一时之间停止了进攻,向后撤退。

徐小郎和琼潇更是看得呆了,这个老头的武功真是惊世骇俗,隔着这么远,随便的一挥手便能伤人,比之刚才的刘大同,显然不知道要高了多少倍了。

那老头咂咂嘴,说道;“还行,我的武道恢复的还算不错。”

徐小郎大吃一惊,这个声音早已深深的印刻在他的脑海里去了。他便是传授自己武功的--剑中老人昊阳子!

他果然能够穿破剑身,重见天日!徐小郎赶忙说道:“这位前辈就是我日思夜想的昊阳子真人吧。”

“哎,总算是出来了,这剑困了我几个月,害得我在里面修炼,终于破了此剑的剑气封锁。”昊阳子边说边唏嘘不已,可知他在里面一定不舒服。

“你们这群没用的废物!养兵千日,用兵一时,都给我上,给我上!”王文龙的声音又对着那些畏缩不前的官兵咆哮起来。

“看来我出来的正是时候,你稍等一会,待我前去取了此人的性命,再帮你疗伤。”昊阳子一边说着,一边拿着手里的麒麟骨,官兵被刚才的那一招吓怕了,纷纷让出路来,不敢向前。

走到玉城知府王龙文的面前,昊阳子没有受到一个人的阻挡,王龙文不明情势,还以为面前这个老头是个老叫花子。

“臭要饭的,给我滚到一边去!”王龙文拔出身上的佩剑,他一身的邪火没处撒。看着眼前这个衣衫褴褛的老头拦路,王龙文真想一刀砍了他。

“你就是玉城知府王龙文吧。”昊阳真人把弄着麒麟骨,漫不经心的问道。

“正是,还不快跪下!阻碍朝廷命官办案,我想你是活腻了!”王龙文看到老头没有退下去的意思,眼神里似乎要冒出火花。

砰的一声,王龙文的脑袋被打的稀烂,脑浆混着鲜血,红白的流了一地。

接着便是尸体倒地的声音。王龙文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麒麟骨比石头还坚硬的多,好好打磨,是一把趁手的兵器。

昊阳子出手太快,众人眼前一花,王龙文变形的身体就倒在了地上。

那些官兵们一看知府被诡异的杀死,顿时如过街的老鼠,呼喊着四处奔逃。

昊阳子看着眼前失控的场面,嘿嘿的笑了起来,露出几颗大白牙。接着他转过身,走到了徐小郎的跟前,说道:“气沉丹田,屏住呼吸。”接着便把手靠在徐小郎的伤口处,运动真气来为他疗伤。

徐小郎感到身体伤口处一阵暖热,非常舒服,真气远远不断的传过来,徐小郎就气沉丹田,转化为自身的真气,这无疑会大大增加他的真气。

“感觉好多了前辈,多谢前辈的救命之恩。”徐小郎当即跪下,向昊阳子磕头,琼潇也跪了下来,一起向昊阳子磕头。

问道》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问道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艺言艺行带你放风筝、寻暖春

    艺言艺行·暖春放纸鸢“风筝与爱齐飞”活动宣告结束啦!撒花!!本次活动是艺言艺行发起《四季》系列活动之一,以风筝为载体,让家长们和孩子们一起,能有机会把自己的想法和天马行空的梦,做成实物,更能放上天空,不仅体会到成功合作的兴奋,还能收获亲子之间的沟通,获得一段温暖的回忆……在活动的过程中,我们看到了很多别致精巧的“写实派”作品,也看到了鬼马独特的“印象流”作品,老师们不停的鼓励每一位同学,只要有想法,都值得称赞!因为这是孩子们属于自己的风筝、最真实自然的想法。敢于表达,享受快乐,才是艺言艺行举办这

  • 人与人之间的第一印象有多重要,亲密关系中是否还需要印象管理?

    难忘的第一印象,最初的信息占据更大的权重不管我们是否意识到,我们在刚见到某个人的时候就开始对其进行判断了。而我们对他人的判断又受到刻板印象的影响,这种倾向使最初的信息占据更大的权重,决定了我们对他人的印象。比如,我们一眼就能分出一个人是漂亮还是相貌平常,并且我们还会认为漂亮的人更招人喜欢。还有其他许多类型的区别,如年轻或年老,穿耳孔或不穿耳孔,乡下人或城里人等等。这些成见可能因人而异,但却以同样的方式发生:刻板印象预先给了我们一种关于他人的看法。很多时候,意中人初次见到你的那个瞬间具有非常关键的

  • 有一个人,跟家庭无关,有一种爱,和婚姻无缘

    “你忙吧,我不打扰你了”!有谁知道这句话的心?你忙吧,掺杂着多少委屈和对你的想念。如果不想念,又怎么会去打扰你?也许你会抱怨他的唠叨,你会嫌弃他的烦。可是你有想过,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有多少无奈吗?那是一种夹杂着担心和想念的关心;因为想你,才会去打扰你,只是想知道你的消息。你忙吧,我不打扰你了,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多么地渴望得到一句挽留和关心。一直坚强地维持自己,笑着面对,可是脸上的笑容,你看得到,背后的难过呢?你有没有想过?在自己委屈的时候,想念的时候是那么地希望得到你的安慰。当有一天不再对你无理取

  • 晚上一个人时,慢慢看

    1忘记一个人为什么要一辈子?因为,你根本没有试着去忘记,而是一直在怀念,在期待,在做梦!感悟:忘不掉的,不能忘的,就让它在心里占据一个位置,但不要是全部。2用人之道:首用圣人,次用君子,宁用庸才,不用小人。感悟:是这样,人常说真坏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假好人(小人)。3不想爱了就放手,不想讲了就闭嘴,不想恨了就释怀。感悟:一切都会过去,事事不必太执着。4人是矛盾的动物,什么都没有的时候觉得什么都是好的,当有了熊掌之后却觉得鱼更好。感悟:人不能太贪心,不可能什么都如愿。我看到过这样一段话:“穷人想当

  • 人心,不能玩弄;缘分,不能挥霍

    人生,没有回头路;感情,无法删除重启。在乎你的,你不去珍惜;不在乎你的,你总想发生什么故事。人心贵在真诚,感情重在矜持。爱要真心,也要互动;情要珍惜,更要随缘。爱是相吸,不是追逐;情是相互,不分高低。爱你的,总是视而不见,终会走远;不爱你的,总是跃跃欲试,难免让人看轻。情,无法重启,好好珍惜;缘,不能倒带,敬请抓住。感情,善待才能继续;缘分,呵护才有以后。疲惫时的热茶就是感动;郁闷时的陪伴就是满足。痛而不言,笑而不语。有时沉默是一种失望,有时是一种无奈。有些话忍忍,不愿再说;有些事想想,不愿再提

  • 广播精选|看到马路边的花突然想不起名字

    关注微信公众号“每日豆瓣”,回复“今晚我有空”,看看大家晚上都在看什么。广播精选|看到马路边的花突然想不起名字Vigor绵绵熊㍿的广播:只会说“多喝热水”的嘴炮男友算什么?我刚工作的时候,单位分了四十斤大米,我搬不动,给我爹打电话,我爹说:“我相信你很猛的,加油!”然后就把电话挂了。唐豆豆真的很凶的广播:每次看公开课都把速度调到1.75~2倍,过一会儿忘了这件事就会想,啊啊这个老师讲话这么快,脑子转好快,肯定好聪明!这种想法发生过不下五次,于是我知道了自己记忆力有多差。。。张大林的广播:很久之前

  • 赛博朋克经典:《神经漫游者》

    如果你是第一次看威廉·吉布森的这本《神经漫游者》,而且从来没有看过他的其他小说的话,你可能会感到晕头转向、不知所措。“不知所措”,是因为你要仅仅通过阅读文字来进入那个遥不可及的未来高科技社会;“晕头转向”,是因为吉布森把虚拟的网络世界转换成了我们熟知的现实世界,一个深深影响了日后的科幻作家和电影人的经典桥段。《神经漫游者》当然有传统小说结构中的主角和情节。凯斯(Case)是一个黑客,从人生低谷中被神秘组织拯救,作为代价要去入侵另一个组织的电脑系统。凯斯这个人物有着侦探小说中的典型形象:顽强、勇敢

  • 《华发少年》

    少年英姿几何,问苍茫大地,人间多少英雄,作后人谈资!寒门出将相,功成名就时,已非他日志,孤待一语倾城!

  • 你花了那么多钱,却还是不高兴

    这是新世相的第600篇文章Sayings:上周我们写了一群“隐形贫困人口”的故事。他们最大的特点是花钱比挣钱快,追求“看起来更好的生活”。这个时代充满了工作压力、身份焦虑和城市生活的不安全感,花自己的钱买自己想要的生活当然无可厚非。但填满自己的欲望其实也是件很累的事。它会给你带来新的焦虑:“5个App每天的消息提醒我用错了、穿错了、买错了。”“看了10000多字的测评,买了一堆不见效的护肤品。”“买很多衣服想穿来表达自我,搭配和整理累得我想放弃自我。”说白了就是你的生活被你的欲望被控制了。所以应

  • 北京的朋友,五月你们先请

    每次瞄到奥哲维文化下一月的高清放映片单,总是眼巴巴羡慕北京,剧目又多又新,比如前段时间参展北京国际电影节的几部,恨不得坐个高铁过去看。今日老板Joe莅临我司指导工作,啜着热茶盛情邀请我们下次去北京看戏,可以说很友好了。本次一眼挑中新片NTLive《青年卡尔》,恭喜大家又比上海早看到(上海啥时候上???)。即将来到上海的两部《阿Q》和《帝国专列》,五一后接连在中间剧场上演,值得去河北溜一圈。上话的《家客》和英国国家剧院真人现场的《深夜小狗》,以截然不同的两种方式打动人心,难得有这样适合一家人看的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