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美味太子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3 18:09:3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美味太子妃
第二章 别扭的二人

绿竹年长,成熟些,总是拘着规矩,在一旁一个劲给青杏使眼色,苏愈倾笑笑:“无妨。小说美味太子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又转头问青杏:“我以前可是每次都拼命留他?”

  青杏疑惑地去看苏愈倾:“是啊。”

  其实苏愈倾也不清楚自己以前是怎么和太子相处的,但是想来古人都是夫为妻纲,这位贤良淑德的太子妃,定然也是百依百顺,自己不过是不确定这个苏素对文钰是否有情。如今看来,是有情的了。

  心中的念头转瞬就通,她却一点破绽没有继续说:“那太子可曾被我留住?”

  “只有上次……”

  青杏没有继续说下去。

  苏愈倾于是明白了,所谓上次,一定是指苏素伤了这么重之前的那次,也就是苏素终于成功留下了心上人,却遭遇了灭顶之灾。

  额头上的疤痕让她知道,真正的苏素死于额头遭受重大撞伤。她暂时不知道是谁对自己下了这么重的手,但左不过是文钰亲自动手,或者文钰默认别人动手。小说美味太子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她叹了口气,为了这里女子的命运,为了那个痴情的苏素:“所以我为何还要留他?青杏,绿竹,我是死过了一次的人,有些事情,我已经看得开了。”

  青杏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另一边的绿竹,眼中的心疼一闪而过。

  屋子里一时有些安静,半晌,苏愈倾轻轻道:“什么事情,都比不上活着重要。”

  要活下去,明天的所谓簪花节宴就是一大关,自己性格改变了,两个侍女能接受,但是外人有可能会看出破绽,她要为此做好准备。

  苏愈倾从国册中多少了解过朝中的局势和朝中有权势的几位大臣,以她过目不忘的本事,也算是基本掌握了北渊的大小局势、人物风情——这多亏了北渊的文字和现代汉字相差不大,有些区别的,也大概能琢磨出来。

  然而,多少还是有些麻烦的,因为女人,这个时代,女人很少被书籍记录。所以,苏愈倾了解朝中各人的派系为人,却不了解他们的女眷亲属;她知道自己的父亲是北渊的宰相也就是他们所称的司礼,却不知道以前的苏素是如何和家中人相处的;更不知道,在此之前,她是否有交好的闺中密友。推荐haohaoyun.com

  她能确定的,只有这个父亲应该是疼爱自己的。因为自从醒过来,为了保养身体吃了许多好药,听绿竹和青杏说,那都是自己的嫁妆。

  她不知道自己嫁过来是不是那种政治联姻,所以她不能因为失忆失去价值,从而被放弃。如果孤立无援,任她苏愈倾再厉害,也是无法保全自己的。

  更重要的是,苏愈倾目前可以确认的可以依靠的力量,只有娘家这个爹。

  屋子里面,苏愈倾已经把太子爷文钰扔到了脑后,开始忧虑自己的生存大事。

  然而苏愈倾不知道,屋子外面的文钰在离开了屋子以后,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来了一丝冷冷的笑意——

  父皇,您对儿子真是忌惮至极,我已经如此韬光隐晦,您却还是不放心,连自己亲信大臣、堂堂司礼的女儿都给嫁进来了。原文haohaoyun.com

  您不是要监视儿臣吗?儿臣就把她摆在家里,不闻不问,看您还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这里的簪花节,和苏愈倾熟悉的乞巧节有着异曲同工之处。而所谓的设宴,则更像是一场国家级相亲大会。

  相亲嘛,那就跟已婚的苏愈倾没有什么太大的联系了。

  苏愈倾打定主意,对所有人都保持微笑,并表示自己嗓子不舒服,让她们多说话,然后随机应变判断自己和她们的关系。

  她是太子妃,出席这样的场合是要着大红官服的。苏愈倾在现代的时候,尤其崇尚黑白灰的搭配,虽然知道给皇上皇后请安后大家还要换一次便装参加宴席,但是这一身红衣上身,苏愈倾还是别扭的要死。

  可等她坐到梳妆台前等绿竹帮她梳妆的时候,差点被镜子里的自己惊艳。好好孕

  前一世她热爱体育运动,喜欢海滩和游泳,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但是也是这样,红色的衣服穿起来总是不太好看,而苏素这个姑娘,生的肤如凝脂,明眸皓齿,配上这一身红色华服,如同红梅枝头一点雪色,美得不可方物。

  文钰是不是瞎,这么漂亮的王妃放在府里去找别人。

  按下心中的腹诽,苏愈倾扒拉了一下她的首饰盒:“绿竹,只要那枝红梅簪子,一对珍珠耳环,其他的配饰都不要。”

  一边正在帮她挑选配饰的绿竹手顿了一顿,回头狐疑地看了她一眼,张了张嘴,却终究没有说话。

 

第三章 只爱我自己

文钰虽为太子,却不居宫中太子的正殿,偏偏在帝都翟城最好的地段建了座府邸,一点都不担心被皇上责骂,也不担心自己会不会被政敌刺杀。

  后来他娶了那个小妾,世人才渐渐明白,这太子爷是为了私会方便嘛!

  在宫外,就没有了宫禁嘛!

  此刻苏愈倾坐在轿子上,心里一个劲吐槽:“这破轿子晃晃晃,晃得本姑娘要晕车,哦不,晕轿子了!”

  不过转念一下,在这经济技术不发达的古代,轿子已经算是很金贵的交通工具了,更何况自己是太子妃,这八抬大轿应该已经是比较平稳的了吧?

  苏愈倾努力遏制住自己内心的恶心感,一边深呼吸一边自我催眠着安慰自己。

  结果微风吹过,掀起了她轿子的帘子,也掀起了刚刚好路过的马车的帘子,马车里,一对年轻男女你侬我侬紧紧依偎,马车走的四平八稳。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轿子里的年轻男女,正是太子爷文钰和他的宠妾莞儿。

  苏愈倾恨恨地扭开了自己的头,刚刚对自己进行的安慰一点作用也没有了:居然忘了还有一种交通工具叫马车!

  被人抬轿子晃的十分难受的苏愈倾,恶狠狠地在心里问候了文钰的所有女性亲属,一点儿也没有意识到,她刚刚骂了的人里,包括了当今皇后,司徒昭。

  在苏愈倾觉得自己浑身都要散了的时候,轿子终于抵达了皇宫内院,早有伺候的女官为到场的女眷引路。

  还未到宴会所在的御花园,苏愈倾直觉得自己背后一直粘着一道目光,看得她浑身不自在,直到穿过皇宫的第三道门快要进入休息的内殿,她看到一旁的绿竹目光隐隐有着担忧和不自然。

  苏愈倾让自己看起来像是什么也没有察觉,却轻轻咳嗽了几声:“绿竹,我觉得身子不大好,许是走了这许久吹了冷风,可带了我的药?”

  引路的女官在进了第三道门的时候已经换上了伺候的丫鬟们,给苏愈倾带路的惯是个机灵的,立即拿了披风给苏愈倾披上:“娘娘请到内室休息稍倾吧。”

  内室只有苏愈倾和绿竹青杏,苏愈倾端着茶碗慢慢喝了两口,才道:“绿竹,哪里不妥了?”

  绿竹犹豫了半晌,咬牙道:“小姐,这梅花簪子可是那位的,您今日是肯定会遇到那位的,这簪子您是从来不肯碰的,今日这又是为了什么?绿竹说句该死的话,您就算是对太子殿下死心了,也是万万不能和那位……”

  苏愈倾心里一惊,暗自骂自己多事,偏要自己选个簪子,又想自己真是时运不济,选个簪子也是雷区,但是事已如此,她只能镇定:“不过是个簪子,无妨。”

  青杏却是个大胆的:“小姐,我倒是觉得如今太子爷对您无心,萧公子却是个有心的……”

  “青杏!”绿竹拽了她一把,“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小心叫太子知道了!”

  苏愈倾揉了揉太阳穴:“你们先出去吧。”

  绿竹摇了摇头,拽着还要不怕死的说“大逆不道”的话的青杏出了内室。

  苏愈倾继续喝自己的茶,直到把一碗茶喝的快要见底,才轻轻出声:“你知道我生了一场大病。”

  良久,窗外出现了一道修长的身影:“他待你不好。”

  “对。”苏愈倾将茶碗放到桌子上,杯盖受到震动,不轻不重地响了一声,“所以我过得不好。只是那是以前了。”

  “今日见到你,我就觉得你不一样了。”窗外的人似乎在苦笑,“却没想到,不管你变得怎样,始终没想过爱我。”

  “我只会爱我自己。”

  大概是没想到苏愈倾今日的决然,窗外的人静默了一会儿,惨然道:“素素,我不知道你到底遭遇了什么,让以往温和的你变得如此决绝,但我清楚这是文钰的错。素素,你信我,我说过的话依旧作数,只要你有难,萧踏雪有求必应。”

  苏愈倾心里咯噔一声,即便是想清楚了自己目前的境况只能是努力活下去,苏愈倾还是不得不被萧踏雪的话触动。

  再这样的年代里,对着一个已经有夫君的女子,而且她的夫君还是太子,说出有求必应这样的承诺,该是怎样的爱。

  苏愈倾叹了口气,抬手拿下了那支簪子放到窗边:“踏雪,我病了一场,许多事情和以前不一样了,不管我们有什么样的过往,对不起。”

  走出内室的时候,苏愈倾瞥了一眼立在一边的镜子,看着自己没了饰物的发髻,心里微微叹气。

 

第四章 果然不是善类!

外面的女人各个都是精心打扮,首饰大多是很讲究的成套的,而自己这样,算不算大不敬呢?又像不像不受宠到连首饰都要变卖的悲苦王妃呢?

  苏愈倾为自己早上不明智的选择叹了口气,眼看时辰不早,已经来不及再去寻替换的首饰,只好悄悄让绿竹去寻了一枝桃花来,编了个花环,让绿竹替自己收着。

  带着绿竹青杏,在两人不察觉的情况下走错了两次路,苏愈倾终于走到了正阳宫——这次宴会的主要场所。

  周围都是莺莺燕燕的声音,苏愈倾不知道和谁说话,也不敢主动跟谁打招呼,只能在角落里坐了吃茶。

  “素素。”

  苏愈倾愣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这是叫的她,抬眼一看差点把茶碗摔了,那声温柔的“素素”,居然是从太子爷的口中叫出来的!

  苏愈倾下意识的拿手拍了拍自己的脸,确认自己是清醒的,然后愣愣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

  “自然是你。”文钰笑的春风十里,温柔体贴,“素素不认为,你应该和本太子在一起吗?”

  苏愈倾这才意识到以莞儿的身份,是不可能进的了宫赴宴的,刚刚自己看到的马车,应该是文钰把莞儿送到了他觉得安全的地方。心中嘲讽,苏愈倾起身与文钰并肩而立,口气不起波澜:“素素以为,太子殿下还是与莞儿妹妹在一起更合适。”

  文钰不以为意地笑笑,语气却带了一丝威胁:“苏素,你最好真的这么以为。”

  “家父说,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苏素确实真的这么以为。”

  文钰转头看了一眼苏愈倾,这个女人从来没有这么大的胆子,之前把她当成花瓶放在府里,也是因为她那个不温不火的性子,今天这样讽刺自己,这还真是第一次。

  苏世忠那个老狐狸养出来的女儿,果然不会是善类!

  所以以前那些贤良淑德,果然是演出来的,如今看着自己纳妾了,怕是要按捺不住了吧。

  苏愈倾看着文钰的脸色,心里舒了一口气,但是手心里已经满是汗。她刚刚看上去淡定无比,却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多紧张。

  她只是在提醒文钰,苏素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任他揉圆捏扁还不敢吭声的软弱太子妃,而且她苏素不仅仅是他的太子妃,也是当朝司礼的嫡女。

  以前不用家族的力量,是因为她爱他如命,而现在的苏素,只爱她自己。

  可是苏愈倾不知道的是,太子警告她,其实并不是因为莞儿,而只是因为她是苏素,当朝廷司礼苏世忠的女儿。

  文钰会因为她是苏世忠的女儿敬她三分,也因为她是苏世忠的女儿远她七分。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一霎微妙的很,直到太监尖利的嗓音传过来——

  “皇上皇后驾到!”

  苏愈倾跟着大家一起跪拜行礼,余光悄悄撇着她公爹——北渊的天纪皇帝,文高庸。

  “平身。”

  苏愈倾一个冷战,除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皇上的嗓音,真心比太监还太监,加上他那一脸纵欲过度的脸,苏愈倾终于了解为何文钰如此不成样子也没有被废掉,原来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正主入戏,宴席也就开始了。

  接着端上来的食物差点让苏愈倾以为自己又穿回去了:四喜丸子、粉蒸牛肉、剁椒鱼头、麻婆豆腐、拔丝红薯……腌笃鲜?!

  她来这里也不是一两天,吃的是太子府的吃食,虽然并不难吃,但是比起现代那多样的菜系菜色着实差着许多,她还想着是不是靠着现代食谱捞一笔私房钱来着……

  被人捷足先登了?

  苏愈倾郁闷,就听上头皇帝大人发话了:“朕近日新得一御厨,手艺颇佳,特与众爱卿一起品尝。”

  底下一片谢恩的声音,苏愈倾跟着一起谢恩,心里却一直想着一定要和这个所谓御厨取得联系,如果真的也是穿越而来……

  那得结成联盟啊!

  苏愈倾想着自己的小算盘,上席司徒昭已经款款起身:“陛下,容臣妾请退,就让孩子们到后院子里赏花吧。”

  这意思,就是您该走也走吧让这些少男少女好好相亲吧。

  身为太子妃的苏愈倾,本来就因为一直在文钰身侧导致食欲不佳没有吃饱,这下又被迫与太子到司徒昭和文高庸面前装恩爱、装大家闺秀,心中默默翻了无数个白眼。

  好在还有去换便衣的时间,可以让苏愈倾缓口气。

  刚到了换衣服用的偏殿,里面似乎还有几家小姐在更衣,分别用绣屏隔开,苏愈倾就听到有人在议论:“天瑜姐姐,你看那个苏贱人一脸的清高,现在她就是个失宠的太子妃,还以为谁都巴结她呢!”

 

美味太子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美味太子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婚来孕转11章(011 给我脸色看?)

    原标题:婚来孕转11章(011给我脸色看?)小说名字:婚来孕转011给我脸色看?“你敢离开一步,合作立马取消!”赤果果的威胁,莫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定睛,见他面色凝重,又不像是开玩笑,莫晚‘砰’得一下砸下了手机,明显带着不满的情绪:“好了,现在可以谈了吧!”眸子一眯,阎擎宇当即不悦道:“给我脸色看?”霎时,气得脸都歪了,莫晚却不得不放缓了口气:“没有…”就算有,她也不敢承认!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我现在不想谈了!”作势,阎擎宇似要起身,条件反射地,莫晚也跟着站了起来:“你——?!”他

  • 黑爷的妖孽人生11章(第十一章 王新华的疑问)

    原标题:黑爷的妖孽人生11章(第十一章王新华的疑问)小说:黑爷的妖孽人生第十一章王新华的疑问老许今年快五十了,一辈子都兢兢业业的奉献给了门卫事业。为云江市有名的大企业,蓝波精密器械公司把了一辈子门的老许平时也是自视甚高的。什么样的人物老许没见过?这是老许经常自夸的一句话。毕竟这么些年从小许变成了老许,增长的也不仅仅是年龄,眼力也长进了不少。不过看看蹲在公司大门外这个小子,老许还是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大清早就冒出这么个愣头小子,也不知道是从哪个旮旯蹦出来的孙猴子,大清早就给老许添堵。心里嘀咕着老许摸

  • 你的香尸她的魂11章(第十一章:冤魂)

    原标题:你的香尸她的魂11章(第十一章:冤魂)小说名:你的香尸她的魂第十一章:冤魂“德子!”那女人有点慌了神,牢牢地拉着她的孩子,眼里面都是泪。爱子情切,莫过于此。他们夫妻两个都转头望向了瞎子,想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您赶快看看,我这小儿是怎么了?”杨胜利这次比他老婆还要着急。瞎子用竹竿点地,轻轻地走了过去。“你刚才用针扎的那是什么,为什么我儿子现在昏迷了?”那女人不知道刚才瞎子在干嘛,对瞎子的作为有点不满起来。“我是要把你们家的厉鬼引出来,我刺的是另一只鬼魂,是我以前捉的,你们这要是真的有冤

  • 豪门虐恋:霸道总裁的笨女人11章(第11章 滚下楼梯)

    原标题:豪门虐恋:霸道总裁的笨女人11章(第11章滚下楼梯)小说名:豪门虐恋:霸道总裁的笨女人第11章滚下楼梯左筱筱拖着疲惫的身子一步步的走下楼,神情恍惚的她根本就没有看楼梯,满脑子都想着冷少卿的事情,左筱筱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一个不留神踩滑了楼梯,从上面直直的滚了下来。佟绾绾原本还拿着书本等着左筱筱下来,可是只看见左筱筱如同一个球一样,从楼梯上滚下来倒在了她的面前,她立马上前摇了摇左筱筱。“筱筱,你怎么了?筱筱?”左筱筱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根本就听不到佟绾绾的声音,而且也根本就不知道她发生了什

  • 倾世冷妃11章(第5章:为求安平变商人(2))

    原标题:倾世冷妃11章(第5章:为求安平变商人(2))书名:倾世冷妃第5章:为求安平变商人(2)看着一些零零散散的东西经过老板灵巧的手变成图纸上的东西,李爽除了惊叹还是惊叹,太神奇了!从山上砍下一些竹子后,他们便把竹子削块,然后放大大火烧着的锅里煮沸,煮到竹子变成了深色,老板才吩咐把火熄掉,将在沸水里煮过的竹子滤水凉干一些后,将一根根长条的竹块削成大约好几根同拇指头般宽的竹片,取一根将竹片的一头削成长形,留了四个圆弧的棱角,中间与后端相连的部分微微削细,然后将削成形的竹片微微打磨圆滑,手握着长柄

  • 世界第一军婚11章(第11章:爷爷来探病)

    原标题:世界第一军婚11章(第11章:爷爷来探病)小说:世界第一军婚第11章:爷爷来探病陆向荣口中的叶将军是叶子扬的爷爷,半辈子都身披戎装,立功无数,今年七十多岁的高龄,身子骨比年轻人还硬朗,前几年退休,组织上又给他升了军衔,成了上将,名气在部队里大得很,很受人尊敬。叶子扬哦了一声,忽然就把那些失落的情绪收回,脸色又变得严肃冰冷起来,“你也别安慰我了,他来不来看我,老子都不稀罕,你以为我是为这难过啊?不对!我就没有伤心过!”“是是是,你一点都不难过。”陆向荣的口气像在哄小孩子。陆向荣做好记录,看

  • 重生之女权天下11章(第11章 誓死不从)

    原标题:重生之女权天下11章(第11章誓死不从)小说:重生之女权天下第11章誓死不从“混账,还不跪下。”夏氏一走进屋子,就听见夜无双的哭声,她的心都要碎了,这是她最宝贝的一个孙女,现在却被别人这么欺负。周少爷看着夏氏,似乎没有听见她的话,“我为什么要跪,就是在周家,我也没有跪过我的母亲。”周少爷的眼里,满满都是不屑。李氏一阵心痛,看着周少爷,恨不得能杀了他。她调教了很长时间的女儿,本想着以后能嫁个好人家,现在却差点被周少爷给毁了。“孽障,你给我跪下。”说完,对一边的江妈妈使了个眼色,江妈妈就带着

  • 最强阴阳师11章(第十一章 阴魂不散)

    原标题:最强阴阳师11章(第十一章阴魂不散)书名:最强阴阳师第十一章阴魂不散不知不觉就是十天过去了,我把《阴阳秘卷》背了个七七八八。看样子再花个几天就能完全记住了,这记忆速度确实超出我自己的预期了。只是我还不能修习阴阳心诀,因为需要专门的高人师傅进行魂魄引导、激发,但这个过程很缓慢;最好是有师傅的“阴阳源力种子”植入,但这个会消耗掉师傅很大的修为力,引起师傅实力的倒退。要不然,只能看自己的机缘,接受外部阴阳源力的刺激来触发,可这种力量很少找,可闻而不可求,可求而不可遇。可我现在知道的高人,除了爷

  • 邪王独宠俏皮妃11章(第11章 神秘棋子)

    原标题:邪王独宠俏皮妃11章(第11章神秘棋子)小说名:邪王独宠俏皮妃第11章神秘棋子上官怡倩哽咽的看着刘青,这个皇宫里面怎么动不动就要惹来杀身之祸啊?这还是人呆着的地方吗?“太后放心吧,臣妾还不至于拿着自己的事情生命来开玩笑呢!”“你就是聪明,你大可以放心,哀家不会让你在这个皇宫里面受到任何欺负的!”刘青意味深长的摸着上官怡倩的额头,上官怡倩从小的举止她都很清楚,这个上官怡倩可是一个聪明的丫头,年纪轻轻的就学富五车了!上官怡倩冲着刘青笑了笑,这个刘青的样子,还真的是让上官怡倩感到十分的不安!她

  • 斗拳11章(第十一章 特训)

    原标题:斗拳11章(第十一章特训)小说名:斗拳第十一章特训在宋桥陪着赵春来以及那些拳友们打了几遍太极拳后,赵春来便带着他与楚瑶向其所说的拳馆出发。赵春来的拳馆离他每天活动的绿荫公园并不是很远,三人不行不过十五分钟左右便来到一个类似祠堂的地方。祠堂的门外竖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春来拳馆”四个大字。“我这拳馆恐怕开不了多久了。”来到拳馆门口赵春来一阵感叹传来?“怎么了,赵叔?”宋桥有些奇怪地问道,因为赵春来在他眼中一直是个乐观向上的老者,很少像今天这样。“城中村改建,估计这祠堂也要拆了,到时候我这拳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