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华夏僵尸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3 18:09:4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华夏僵尸

第二章:树敌

第二章:树敌

  随着鸡鸣三声,灵户县又迎来了新的一天,但突如其来的一声惊叫打破了这山村早晨独有的宁静与祥和。版权haohaoyun.com

  一名中年妇女面色苍白的跌坐在地,惊恐的看着将自己绊倒在地的死尸,愣是没说出一句话。村里不少人闻声赶来,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有五具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一块,尸身都已经干枯了,脖子上依然有四个小小的血洞,又是僵尸干的,只不过这只僵尸选得猎物还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当地欺压百姓的土豪恶霸,村民虽然心中暗自恐惧,只不过隐隐中还在感谢这只神秘的僵尸。

  就在众人在议论纷纷之际,一个身穿布衣,后背长剑、鹰目钩鼻的中年道人挤进人群,正是茅山术士孟圣道。孟圣道俯身查看了五具死尸的伤口,皱眉道:“看来是同一只僵尸所为,大家快趁尸体中的尸毒还未完全扩散赶快将这几具尸体焚烧。”在孟圣道的作法下,村民按照之前的做法,又将这几具尸体焚烧了。在熊熊火光中,孟圣道眼中泛起了点点森光,暗自发誓要拿下这只祸乱世间的僵尸。

  当天晚,就在叶飘零准备出洞时,却远远看见灵户县内灯火通明,不由暗自纳闷道:“这么晚了人们怎么还不睡?难道是害怕我袭击他们而不敢睡觉吗?”说着说着,叶飘零无奈的笑了笑,抬步向城镇走去,不管怎么说先去看看,今晚过后自己就再也不能像现在一样肆无忌惮的四处乱闯了。好好孕叶飘零不知道,今晚在村中中迎接他的,将是一番恶战。

  叶飘零来到小村中的大路上,却见家家户户的门前都贴有符咒,看来人们果然是在防着自己啊,想到这里叶飘零心中不由泛起一阵苦涩,但一想到自己现在身份他也就释然了,僵尸不管走到哪儿都是会被人们视为大敌的对象,也不怪人们会这样对自己,原因在自己身上。

  心里胡思乱想着,叶飘零如同一条幽魂般的在山村中游荡,觉得自己简直来到了一个符咒的海洋,村中处处都贴有符咒,更有甚者在自家茅房上也贴着几张,看着这铺天盖地的道家符咒,叶飘零心中却生出阵阵困惑,虽然自己内心深处对符咒存有一丝畏惧,但依照目前来看,这些符咒在自己面前简直就是摆设,难道自己天生不怕符咒?应该不可能吧。

  叶飘零知道,自己现在的修为可谓是最不入流的僵尸,勉强的踏入了白僵的门槛,要知道僵尸也分为六重境界,白僵只是刚开始,之后还有黑僵、跳僵、飞僵、旱魃、尸魔帝君五重境界。就算是修炼百年的跳僵见了符咒也逃的远远的,刚何况自己这个不入流的小小白僵。叶飘零仔细想了想,看来又是那神秘声音赋予自己三天的强横力量的原因,否则的话以自己现在的修为,一只野狗也咬的死自己。

  这样想着,叶飘零觉得自己与这个世界的距离越来越远了,想着想着,叶飘零想到了自己的奶奶,不由心中一酸,暗暗自语道:“不知道奶奶知道我死了的消息会有多伤心,算了,最后一天的力量了,去看看她老人家罢。版权haohaoyun.com”这样说着,叶飘零转身向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叶飘零几个闪纵间便来到了一处位置偏僻的小茅屋前,看着眼前这熟悉的一切,叶飘零鼻子不由一阵发酸,茅屋前的木栅栏是自己一手围上的,屋旁的小菜地是奶奶亲手种植的,小小的木门上还留有自己小时候稚嫩的字刻……他从小和奶奶相依为命的待在小山村这几乎被遗忘的一角,奶奶为了自己不知渡过了多少艰辛,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孝敬奶奶了,自己却……唉,想到这里叶飘零便不由一阵愧疚。

  默然来到屋檐下的几口大缸前,见缸内的清水已经见底了,叶飘零心中不免又是一阵长叹,生前都是自己为家中挑水,现在自己不在了,年迈的奶奶如何能干动这种重活。这样想着,叶飘零又是一阵怅然,拿起一旁的扁担挑着两只水桶便向一里地外的山林小河走去。

  而在灵户县的一条街巷上,正在巡查异样的孟圣道却忽感不安,低头查看了一下手中的罗盘,见指针直指灵户县西北方,顿时冷冷一笑,说道:“你这只僵尸还是现身了嘛,今晚就是你的丧命之期!”说着便向西北方急赶而去……

  叶飘零此刻丝毫没有感到危险的来临,依然缓缓的走向自己生前常去的小河打水,在那条小河上,曾经荡有自己童年欢快的笑声、曾经落有奶奶洗衣时辛勤的汗水……可是这一切的一切,都已经随着潘虎给自己的那一刀而一去不复返了。

  远远的叶飘零便听到了小河流水的“叮咚”之音,宛如从仙琴中蹦跳而出的美妙音符,撞击着世人那日渐麻木的灵魂,夜晚的山林无疑是宁静的,只有这永不知困的泉水,似乎永远充满着活力,告诉人们这世界上永远存在着明天。

  叶飘零蹲在河边,伸手将桶倒放于水中,不一会儿便装满了水桶。小说华夏僵尸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就在叶飘零挑着水桶回到屋前的那一刹那,便敏锐的感觉到有人冲这边赶来,而且颇有一身修为,绝非常人。要知道,僵尸对生气的感觉是很敏锐的。

  叶飘零当下一慌,仰头望去,果见一个相貌不善的中年男子脚踏飞剑飘然而至,手中还持有一面罗盘,似乎在寻找什么,“哇,真正的修道者啊……修道!”叶飘零忽然脸色大变,因为他忽然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已经不是人类了,而是与修道者势不两立的僵尸,他生前也见到过僵尸命丧于修道者之手,对于僵尸,修道者可不会有丝毫的手软,所以现在隐隐对道门中人存有一丝惧怕。

  想到这里,叶飘零“嗖|”的一下藏到了水缸后,紧张兮兮的看着空中的道人,生怕自己被对方擒杀。其实他不知道的是,他生前见到的那些被道人擒杀的僵尸大多都处于黑僵期,黑僵只比白僵高了一个档次,全身长有黑色的尸毛,乍一看有点像野人,这时的黑僵见只狗都要慌忙躲避,见到人更是撒腿就跑,更何况是懂得奇门遁术的道士呢?只有少数跳僵被擒杀,还使修道者们大费一番周章。而现在的叶飘零,修为已是飞僵期,虽然有时间限制,但在这段时间之内,他上可入天,下可遁地,在尘世已经少有敌手,但是出于对修道者先天的惧怕,使他一直不敢出手。

  叶飘零此刻紧张的抓紧衣角,目不转睛的看着半空中那一脸凝重的孟圣道,生怕孟圣道发现了自己。好好孕但这个世界上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孟圣道皱眉看了看手中的罗盘,猛然抬头看向不远处的水缸,脚下的青色飞剑立刻破空而出。

  看着猛然袭来的飞剑,叶飘零大吃一惊,急忙身形高纵,匆匆瞥了一眼小屋,便要向外飞遁而去。

  “居然是化形僵尸!”孟圣道看着与常人无疑的叶飘零脸色大变,见叶飘零要向外飞遁,顿时狠声道:“竟然可以达到这种修为,那我就更不能放过你!”因为只有旱魃期的僵尸可以练成化形之术,可是从叶飘零散发出的尸者气息,孟圣道感到眼前的僵尸根本没有达到旱魃期,也就是飞僵期的修为,但即便是飞僵期的修为,也不是孟圣道可以制服的,在力量如此悬殊的情况下孟圣道还敢紧咬不放,可见对僵尸有多敌视,非要赶尽杀绝。

  孟圣道手诀翻飞,嘴里念念有词,猛然怒喝一声:“天手!”随着孟圣道的怒喝之音,一只青色的巨大光手破空抓出,一把将还未逃远的叶飘零死死抓住,继而将其狠狠的摔了下来,只听得“轰”的一声,尘土飞扬、碎石四溅,烟尘散去,一个深达数十米的大坑出现在孟圣道眼前。

  “呸呸呸!”叶飘零从坑中费力的爬出,吐出嘴里的泥土,看他那表情似乎很不满,也是,被人无缘无故的砸出个坑,是人都会发火。由于叶飘零始终心存畏惧,不敢出手相搏,否则以他现在飞僵中阶的修为完全可以与元婴中阶的绝顶修道高手一较长短,而现在孟圣道的修为勉强达到结丹中阶,在尘世中虽然已算得上是罕见的绝代高手,但在飞僵这种恐怖的存在面前明显低人一等。

  众所周知,修道者分筑基、养气、凝华、结丹、元婴五个阶段,到了元婴期便可永驻青春,真正达到与天地同寿的长生境界,在尘世中能修炼至养气期的道者已算强者,而僵尸如果不到跳僵期的修为,只能是任人宰割,毫无还手之力,可想而知,僵尸刚开始在道家的手中简直是受虐。好好孕

  看着毫发无损的叶飘零从坑中爬出,孟圣道不由暗中咬了咬牙,僵尸的身体可是闻名天下的强悍,跳僵期的僵尸是出了名的钢筋铜骨,凡间刀兵万难伤其分毫,更何况是飞僵期的叶飘零。

  叶飘零遭此一击,原本略有恐惧的心情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怨气,只见他一手指向孟圣道不满的嚷道:“你这个家伙怎么这么不讲道理!我招你惹你了?你用的着大打出手吗!”只不过身为僵尸的他欲和修道者评理,连他本人也不相信有成功的可能。

  孟圣道冷哼一声,握紧手中飞剑,道:“你近日连害多少条无辜的生命,难道不该诛杀吗?”

  叶飘零大笑数声,继而冷视孟圣道,一股泰山般的威压迎面扑向孟圣道,孟圣道心中一惊,身体一阵晃动,险些自空中掉落,急忙运转道术,堪堪抵挡住了这股可怖的威压,这就是实力的差距。只听叶飘零说道:“我杀的人,哪一个不是欺压百姓、鱼肉乡里的富豪恶棍,替天行道,为民除害,我又有何错!”

  孟圣道自知眼前僵尸的厉害,自然不敢轻视,面若寒霜,手中飞剑泛着点点青芒,无形之中透着阵阵杀意,令人胆寒,道:“即便如此,那些人也应由官府处置,而不是你。”

  “官府?”叶飘零犹如听到了世间最好笑的笑话一般仰面哈哈大笑起来,孟圣道一阵皱眉,叶飘零猛然停止大笑,满面愤然说道:“哼!当日就是知县李世道买通恶霸潘虎加害于我,若不是他们,我现在还是一个活生生的普通人,继续照顾这我奶奶,何苦要三更半夜跑来!”

  孟圣道先是愣了一愣,随后冷笑连连,道:“看来还真不该与你这大凶之物多费口舌,你还是早点随风而去吧!”说着手中的飞剑带起一片绚丽的光华袭向叶飘零,宛如一道破空的青色长虹,挟着一股无坚不摧的力量,似欲撕裂空间一般。

第三章:大战

第三章:大战

  看着再次袭来的飞剑,叶飘零顿时叫苦不迭,本想试着化解这场争斗,没想到这些修道者如此敌视僵尸,看来自己之前那化干戈为玉帛的想法太过于天真了。此时此刻之下,叶飘零竟羡慕起西方的吸血鬼来,在生前去给山下客栈送柴换钱的时候,他也听了不少修炼者讲的关于西方吸血鬼的传说,那个种族虽然地位尴尬,且与强大的光明教廷势力相抗衡,但其背后却有一个同样强大的暗黑协会做靠山,只要吸血鬼不做出太出格的事,光明教廷也不敢随意击杀一只吸血鬼,而吸血鬼更不敢去挑衅教会的圣职者,两只势不两立的老虎共存西方这座山头数千年也算是奇迹。

  而东方僵尸呢?虽然在综合实力上要强过于西方的吸血鬼,但还不是被东方修炼者尽数擒杀?之前四大尸祖在时还好,可当四大尸祖莫名失踪后,僵尸便成了所有东方修炼者的公敌,百年前在东方爆发的那场灭尸之战几乎将东方的高阶僵尸尽数杀死,使得尸族实力大幅下降,为了避免被灭族,东方僵尸终于陷入极端,为了尽快提升修为,大多僵尸开始向万物之灵动手,吸取人们的精血炼化,变得更加令世人恐惧与厌恶。

  不过叶飘零每当想到这里都会有一种感觉,东方修炼界大杀僵尸,定然与古时四大尸祖的莫名失踪有关,可究竟是什么能让强盛至极、永生不灭的四大尸祖失去了踪迹?还有,引导自己走上僵尸之路的那个神秘声音究竟是谁?

  心里想着这些,叶飘零脚下却没有怠慢,右脚轻点地面荡开身形,险之又险的避开了飞剑,那飞剑直接刺进了叶飘零身后的茅屋,飞剑上挟带的巨大能量波动几乎将整个茅屋拆掉,看着被掀去半个屋顶、摇摇欲塌的茅屋,叶飘零大惊失色,惊叫出声:“奶奶!”说着便向屋内冲去。

  孟圣道没有丝毫的停手,气机一动,那青色飞剑长鸣一声,立刻掉头回斩而来,发出阵阵冷啸之音。叶飘零此刻正焦急的在屋内寻找着奶奶的身影,忽觉一道青芒疾刺向自己,不由心中大怒,右手探出,一股磅礴大力顿时席卷飞剑,“轰!”一声巨响,叶飘零被冲击波掀飞数米却并无大碍,而飞剑自空中颤了三颤,剑上青芒一阵黯淡,孟圣道身子一阵,吐出一口鲜血,飞剑“嗖”的一声便回到了孟圣道身边。

  看着大口吐血的孟圣道,叶飘零没有一丝意外,因为他早就听过,修道者元神和自己的法宝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能够攻破其法宝,其本身也要遭到创伤。刚才自己硬撼了一记飞剑,令孟圣道的元神受到了不小的内伤。

  叶飘零并没有得理不饶人,乘胜追击孟圣道,只是吃惊的看着被完全冲毁的茅屋,顿时怒火大盛,恶狠狠的看向浮在半空中的孟圣道,低吼道:“如果我奶奶有个三长两短,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接着便疯了似得冲进了废墟。

  “奶奶!奶奶!”叶飘零连叫数声却不见回应,心中顿时愈加着急无比,就在这时,叶飘零在废墟中感到了一缕生气,急忙上前拨开废墟残块,果然发现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正是自己的奶奶。万幸的是一块木板掉下来恰好斜斜靠在了墙上,否则自己的奶奶已经被废墟掩埋了,但即便如此,叶奶奶还是因为收到惊吓而晕了过去。

  刚才叶飘零与飞剑那硬撼所爆发的巨大轰鸣已惊醒了不少当地人,人们面色惊恐的披衣出门,不知发生了何事,但看到不远处身体淡放青芒、浮在半空犹若仙人一般的孟圣道时都是心中一震,隐隐意识到了什么。

  “啊!是孟大仙!那里一定有僵尸!”

  “对!一定是孟大仙在除僵尸,走,我们去助孟大仙一臂之力!”

  “好啊!大伙儿拿起火把走啊!”

  原本死寂的夜晚一下子变的沸腾起来,灵户县各方所谓的正义之人全都拿起火把吵杂着向孟圣道所在的方向赶去……

  这或许就是人类的劣根所致,几乎所有人都忘了神秘僵尸除去当地恶霸时心中的那份感激,在人们看来,那些人该死,但僵尸更该死,因为僵尸是邪物,他的存在给人们造成了威胁,仅此而已,没有人会记得叶飘零杀死的那些恶棍,人性,在有些时候就是这样不堪一击。

  “奶奶!奶奶!”叶飘零跪在地上抱起自己的奶奶不断叫喊着,眼中似乎多了一层水雾。

  “呃……”在孙儿一声声急切的叫喊声中,叶奶奶终于缓缓的张开双眼,在看清叶飘零的那一刹那不由全身一震,继而颤声道:“阿零,是你吗?真……真的是你吗?”

  “是我,是我,我回来了奶奶。”叶飘零强忍心中悲意,强颜欢笑道,自己从小是奶奶一手抚养大的,对奶奶的感激之情可想而知,只要他知道,自己今后再也不能和奶奶待在一起了。

  “阿零!”叶奶奶激动的叫了一声,便流下了两道浊泪。看见奶奶流泪,叶飘零心中也是一阵刀绞般的痛。

  孟圣道此刻手持飞剑冷视着叶飘零,叫道:“该说的遗言你也该说尽了,人世间不是你该待的地方,你彻底归阴的时候到了。”

  “哈哈哈!”叶飘零大笑着抬头看向孟圣道,沉声说道:“我叶飘零早已归阴,现在还有什么好怕!”

  叶奶奶这时爬起身跪倒在地,冲孟圣道不断叩头哭道:“孟仙人,我求你放过阿零……这孩子很乖的,他不会伤害别人的,孟仙人我求你了,你大慈大悲,就放过阿零吧……”

  看着奶奶那消瘦的身体,叶飘零心中阵阵作痛,上前扶起老泪纵横的奶奶,哽咽道:“奶奶,您起来,我没事……阿零没事。”

  灵户县的老百姓此刻也从四面八方赶来了,手中的火把顿时将这片原本黑寂的地方照的亮如白昼,不少鸟兽因为受到惊吓而鸣叫不已,匆匆逃向密林深处。

  众人警惕的看着叶飘零,都不自觉的向孟圣道下方靠拢。

  “这……这个家伙是僵尸吗?看起来不像啊。”

  “他吸了那么多人的血,估计现在变厉害了吧。”

  “哇!那可真是恶魔,孟仙人,赶快杀了他!”

  “对!快杀了他!”

  人群纷纷叫嚷起来,叶飘零眼放森光的看着这些以前在恶霸面前软若绵羊的人们,如今却如此的不近人情、麻木不仁,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兔死狗烹”?看来自己之前的同情真是蠢到了极点。

  叶奶奶这时上前两步冲众人哭诉道:“阿零是好孩子,他不会滥杀无辜……”

  “啊呸!这世上还有不滥杀无辜的僵尸?说出去恐怕傻子都不会相信吧。”

  “就是,他已经杀死那么多人了,难道还不该死吗?你是不是想让你孙子把我们都杀光啊!”

  “喂!老太婆,你快滚远点!我们今天要替天行道铲除这个万恶的僵尸,你要是再敢阻拦,当心我们连你一块杀了!”一个青年狂妄的叫喊着,作势就要将手中的火把扔过来。

  听到对方竟然开始辱骂自己奶奶,叶飘零再也无法忍住心中的那股冲天怒火,无尽恶念纷纷升起,只见他眼中杀机大盛,怒吼一声:“找死!”纵身便扑向那名青年。

  一见叶飘零破空扑来,众人顿时大惊失色,失声尖叫着四散而逃,火把也扔了一地,混乱中不知有几个倒霉蛋成了垫路石。

  尤其是那名青年早已是吓的屁滚尿流,尖叫着转身夺路而逃,因为他明显感到这只恐怖的僵尸就是直奔自己而来的,不由失声叫道:“救命啊!孟大仙救命啊!”

  叶飘零此刻杀机尽显,右手猛然探出,就在即将抓住那青年的瞬间却忽听上空传来一声怒喝:“邪物休要伤人!”叶飘零眼中冷光一现,右手突然喷出一股巨力,正中青年背部,青年惨叫一声,身体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向前飞去,重重的摔落尘埃,抽搐了几下便不再动了。

  “造孽!”怒喝再次传来,一股磅礴大力便当空压来,竟比孟圣道的实力还要强横数分,叶飘零不由心中一惊,立刻飞身暴退回叶奶奶身旁,右手只撑向天,一片墨浪便自右手滚滚而出,硬生生的扛下了这股惊天力道。沉闷的爆响声不绝于耳,附近的大树巨石皆被这力道压的粉碎,碎石木屑漫空四舞,地面也被压出道道惊人的沟壑,硬生生的凹陷两米之深。如此大的破坏力,来人实力可见一斑。

  叶飘零只手挡下了来人这恐怖的一击,也足以看出东方僵尸的惊天实力。叶飘零挡下这一击后扶起奶奶,说道:“奶奶,你快去一个安全的地方,他们不会放过我的,奶奶快走,我一会儿去找你。”

  叶奶奶那布满皱纹的脸上泪流不止,紧紧抓住叶飘零的双臂,泣声道:“阿零,千万不要伤人啊,你别去,奶奶去和他们说,奶奶去求他们放过你。”

  空中此刻多了一个白眉道人,手持拂尘,脚踏飞剑,一副飘然若仙的脱尘姿态,只不过双眼却放出两道如若实质的冷光,死死的盯着叶飘零,他没想到世上竟然还存在有如此修为的僵尸。

  孟圣道此刻一脸恭敬的施礼道:“冷灵师兄。”

  冷灵子微点下头,手中拂尘指向地面的叶飘零,沉声冷喝道:“大胆僵尸,竟敢当众行凶,当真天理不容,本日贫道便要施法除掉你这个天地大凶之物!”

第四章:暴走

第四章:暴走

  叶飘零抬头望去,从来人的气息上便可以知道此人修为十分脱俗,起码有元婴初阶的修为,能达到这一修为的道者在尘世间十分罕见,绝对称得上是绝顶高手,此修为已经堪破生死,迈入长生行列。

  但叶飘零此刻的修为也不弱,飞僵中阶的修为,根本不将元婴初阶的道者当回事儿,飞僵期的僵尸,别说是尘世修者,就算是已破空而去的仙人也敢硬撼几击。

  “哈哈哈哈!”叶飘零仰天大笑,仿佛根本没将空中那两人放在眼里,继而厉声道:“要不是我不太懂如何控制体内尸气,你们两个老混蛋不知早死多少遍了!哪还有机会在这里口出狂言!”

  “找死!”冷灵子勃然大怒,当即手中拂尘连连舞动,白芒四耀,在虚空中凝为一道白色符咒,冷灵子结咒完毕,看着地面上傲然而立的叶飘零,冷哼一声,右手猛然一挥:“疾!”

  随着冷灵子的一声断喝,白色符咒便如泰山压顶一般凌空拍向叶飘零。叶飘零正欲释放尸气,却忽然想起奶奶还在自己身边,唯恐尸气伤着奶奶,于是右手向上抛出一片乌光,转身便向山林飞遁而去,一阵高音从叶飘零口中荡出:“奶奶,孩儿不孝,不能给您尽孝了!您的大恩大德,孩儿来世再报!”说着已然消失了踪迹。

  “想跑?”冷灵子冷哼一声,当即催动身形,如同一道闪电般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孟圣道也不敢怠慢,驱剑直追而去……

  叶飘零一直飞遁到密林深处,回头瞥了一眼身后的白芒,顿时心生不耐,蓦然止住身形立于半空,冷冷的注视着快速逼来的冷灵子。

  冷灵子追上叶飘零,周身白芒缭绕,加之一副仙风道骨,真个宛如仙人临凡一般。但在叶飘零眼中,他只不过是一介不明是非、不分正邪的愚人罢了,像这种冥顽不灵之人,万难踏入仙之领域。

  对于这种人,叶飘零也没有废话,周身墨黑色的尸气汹涌澎湃,滚滚尸气惊的漫山鸟兽尽皆逃散,林中一片混乱,野兽大军四处奔逃,场面不可谓不宏大。叶飘零瞥了一眼混乱不堪的密林,又抬眼看向如同仙人的冷灵子,一股骇人的气势自周身喷涌而出,当真是魔神再世。

  叶飘零双眼血芒闪动,冷冷瞥了眼冷灵子,如同示威一般猛然仰头怒吼一声,声动九天,巨大的音波令不远处的几座高峰顷刻崩塌,碎石四溅,密林被音波绞的木屑四飞,汁液乱迸,不少古树纷纷变为粉末随着夜风四舞,在鸟兽的惨鸣声中,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在林间弥漫开来。飞僵的强横实力,当真可以冠以“毁灭”二字。

  冷灵子眉头大皱,要不是自己反应够快绝对被那巨大的音波震为重伤,看着叶飘零眼中的那一丝玩味之色,冷灵子顿时心中大怒,清叱一声,手中拂尘再次舞动,发出阵阵破空之音,同时周身灵气大盛,一股磅礴的巨大力量波动席卷四方,叶飘零顿时心中大惊不已,如此惊人的力量,不知自己可不可以挡得住。

  很显然,冷灵子已经感觉到了叶飘零那恐怖的修为,现在如果还藏头藏尾,那么绝对要饮恨当场。

  看着迎面裹来的巨大符咒,叶飘零双眼血芒大盛,尸气遮天,双手凌空探出,两只巨大的血色巨爪透过漫天的滚滚尸气抓向那符咒,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震动了天宇,一道狂暴的能量波瞬时淹没了四方,冷灵子被硬生生的掀飞数米之远。而叶飘零则如同铸在半空一般屹然不动,长发肆意乱舞,整个人看上去宛如盖世魔神一般,令人心中发怵。

  如此硬撼一记,冷灵子反倒落了下风,明显实力较之叶飘零弱了不止一筹。看着狼狈而退的冷灵子,叶飘零信心大增,心中也莫名的生出了一份狂意,仰天大笑道:“冷灵子!要是我掌握了尸族无上神通,你一个小小修道者,何足道哉!”话毕周身尸气愈加澎湃,整个山林中都充斥着一股凶杀之气,变得毫无生机。

  一句话气的冷灵子心中大怒,厉声喝道:“邪物休要猖狂,自古邪不压正,今日你在劫难逃!”

  “哈哈哈哈!”叶飘零又是一阵狂笑,声渐沧迈:“何为正!何为邪!这不过是你们这帮愚人一厢情愿之想法,我叶飘零虽为僵尸,但我只是杀该杀之人,并不认为我属邪。正邪,一念之间矣!”

  “好一个大凶之物,信口胡言,看招!”冷灵子大吼一声,脚下飞剑发出一声长鸣,拖起万丈白芒破空而出,同时叶飘零双手不断结印,一道道玄妙无比的法印呼啸着被打入飞剑,飞剑仿佛拥有了生命一般发出一声鸣音,似带有一股毁天灭地般的威力袭向叶飘零。

  面对来势汹汹的飞剑,叶飘零心中也是一阵没底,下意识的身体一荡,向一旁横飞出去,但就在叶飘零闪身的那一瞬间,一道巨大的青色符咒便毫不留情的印在了叶飘零背部,激起一片青芒。

  “吼!”叶飘零吃了一痛,不自觉发出一声摄人心魄的尸吼,自半空直坠而下,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顿时尘沙四溅,一个深坑从灰尘中显露出来。

  叶飘零的尸吼声自密林间传出,即使是远在十里之外的灵户县也听的一清二楚。忽然听到了孙儿痛苦的嘶吼声,叶奶奶当下就慌了,失声叫道:“阿零,阿零!”叫着便跌跌撞撞的向密林跑去,但跑出没两步便被地上的坑洼绊倒在地。

  一名中年妇女瞥了一眼挣扎而起的叶奶奶,冷言冷语道:“哼!活该,家里居然出了僵尸,一看就知道是门风不正,引邪上身。”

  “就是,害的我们灵户县日夜不得安宁,真是该死!”

  “哼!害了那么多人,也该到偿还的时候了。”

  听到周围人那些毫无人情味的话语,叶奶奶连连摇头道:“不是的不是的,那些人不是阿零杀得,你们错了,那些人不是阿零杀得!”叶奶奶泣声为自己的孙儿申辩着,但她都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话在众人面前是多么的苍白无力。

  “哼!老太婆你就别为你的僵尸孙子辩解了。”一个中年男子冷声说道。

  “真不知道你们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一句句冰冷刺骨的话语钻进了叶奶奶耳中,只听得叶奶奶心中怒火中烧,指着众人颤声道:“你们……你们……噗!”叶奶奶一阵心血翻腾,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身子便直挺挺的倒了下来。

  密林间,叶飘零一爪将孟圣道逼开,忽觉心中一阵刀绞般的痛,隐隐之中意识到了什么,顿时面色大惊:“奶奶!”当即纵起身形向林外飞去,冷灵子一个闪身挡在叶飘零身前,叶飘零厉啸一声,一股尸气喷涌而出直卷冷灵子,冷灵子脸色大变,连忙闪开。

  叶飘零无心恋战,快速飞遁回山庄,当看到自己奶奶那瘦小的身子倒在地上的那一刹那,叶飘零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失声大叫:“奶奶!奶奶!”

  众人正在那里议论纷纷,却忽见狂风大作,沙飞石走,不少人被狂风卷起被甩飞好远,人们顿时吓的面无人色:“啊!僵尸来了!大家快跑啊!”

  “快啊!你给我让开!别挡我的路!快跑!”

  人类就是这样,每当看见比自己弱小的同类时,心中总会升起一股横气,但当遇上强大无比的存在时,往往会吓的惊慌失措,为了活命而不择手段。

  叶飘零并没有理会抱头鼠窜的众人,而是抱起自己那倒在废墟之中的奶奶痛声叫喊着。

  叶奶奶此刻嘴中鲜血直流,一手吃力的抚上了叶飘零的脸庞,张了张嘴,虚弱道:“阿零……不要伤……人……”只说了这一句,叶奶奶双目便渐渐失去了光彩,抚上叶飘零脸庞的右手也跌落了尘埃。

  叶飘零心中大痛,哽咽道:“奶奶……奶奶!”但叶奶奶已经魂归幽冥,夜空中回荡着叶飘零那令人心肠寸断的哭喊声,但那哭喊已经挽不回任何东西。

  叶飘零唯一的亲人,死在了世人无情的冷言冷语中,尘世呵,你究竟藏有多少罪恶与残忍?世人呵,你们的内心究竟有没有真情的一席之地啊?

  冷灵子与孟圣道此刻拖着伤躯赶来,当看到叶飘零抱着死去的叶奶奶痛哭是也皆沉默不语。

  叶飘零抱紧自己的奶奶,双眼竟淌下了滚滚血泪,僵尸落泪,撼天动地,百米粗的闪电撕裂青天,照亮了黑暗中的一切,发出阵阵愤怒的咆哮。狂风怒吼的席卷一切,不少房屋尽皆被毁。冷灵子与孟圣道都险些被狂风卷飞。两人吃惊的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天地异象,心中不由萌生退意。

  叶飘零此刻轻轻放下奶奶的尸体,缓缓站起身来,长发在狂风中四舞,衣袍猎猎作响,无形中散发出的强大气势令人喘不过气来。

  冷灵子与孟圣道同时感到了叶飘零的变化,下意识的连退数米,警惕的看着眼前这个恐怖的飞僵。

  叶飘零此时全身因为愤怒而微微颤抖着,喉间发出一声声令人心悸的低吼。猛然间叶飘零仰头历吼一声,身形高纵而起,周身尸气遮天盖地的笼罩了整个灵户县,闪电轰鸣,狂风呼啸,宛如末日降临一般。

  叶飘零屹立虚空,在滚滚尸气中犹如绝世凶神一般,双眼血芒一射千里,沉声嘶吼道:“天地不仁,我亦无情!我诅咒,整个灵户县从此大旱永年,痛苦、死亡、寒冷统统降临灵户县!赤地千里!永无生命!灵户县的人们,无一可活,地狱之门,为你们敞开!!”叶飘零的诅咒被狂风带出去好远,如同一把重锤砸在人们心头,不少人因为受不了这尖利的嘶吼而纷纷爆头而亡,没死的也被巨大音波震晕,转瞬被碎石掩埋的无影无踪。狂风卷起的黄沙铺天盖地,将灵户县永远的埋在了黑暗阴冷的地下世界。灵户县,就此消失……

  在灵户县四周的地方,不少人都注意到了灵户县的异象,远远看向灵户县,滚滚黑云遮天蔽日,骇人的电光在黑云中滚动,不少修炼者同时感到了一股异样,那就是??尸气。

  在一处阁楼中,几个身穿布衣的白发老者看着远处的灵户县纷纷变色。

  “那是尸气!没想到世间还有如此强大的僵尸存在!”

  “快走!如果让那僵尸继续下去,灵户县就不保了!”

  “唉……灵户县恐怕已经不保了。”

  几名老者凌空而起,掠身向灵户县急赶而去……

华夏僵尸》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华夏僵尸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小说疼妻如命:秦太太,早安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疼妻如命:秦太太,早安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疼妻如命:秦太太,早安第二十章秦先生,你真幽默“唔唔…”皇甫玥被他吻得喘不过气来,险些再次失控。好在秦政还有些分寸,并没有在这个时候不管不顾的要了她。他稍稍拉开与她之间的距离,抚了抚她的长发。“别在冷水里泡得太久。还有…我出去之后,把门反锁,任何人来叫,都别开,明白吗?”皇甫玥瞪了他一眼,没有吭声,算是默许了他的说法。秦政偷香成功,心满意足的离开了。林梓良看到秦政从皇甫玥的房间出来,脸色又沉了几分。正想讥讽几句,秦政却连一个眼神都不愿

  • 小说隐婚密爱:萌妻乖乖让我宠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隐婚密爱:萌妻乖乖让我宠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隐婚密爱:萌妻乖乖让我宠第020章虐成渣渣苏陌以为萧诩在帮她气沈岸,当即点点头说:“嗯嗯,是啊。”萧北见了,实在忍不住了,上前说:“小叔叔,这世上的好姑娘多了去了,你为什么非要娶苏陌?她有什么好?纨绔骄纵,脾气不好,学历身世样样不行,你这样做,爷爷和奶奶会同意吗?”萧诩一听这话,立刻变了脸色,揽着苏陌的肩说:“在我心里,陌陌就是这世上最好的,我这次来,就是通知你们一声,不是征求你们的意见,所以,我们不爱听的话,就不要说了。”说完,他把

  • 小说庶不奉陪:将军,夫人又跑了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庶不奉陪:将军,夫人又跑了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庶不奉陪:将军,夫人又跑了第二十章谁在偷听沐雨睛一听,立即慌了神,她虽然刁蛮任性,但还是知道主母是不好得罪的,哪怕她和姐姐现在养在王氏身边,可还是庶女的身份。再看看屋里的人,除了自己姐姐,和沐婉婷,沐书瑶之外,还有不少的丫鬟。顿时脸色也白了起来,求救似地看向一旁的杜娟,她知道杜娟是母亲身边的人,只要她帮着遮盖一二,刚才她的话就不会传入王氏耳中。可是她想得挺美好的,没想到此时,外面传来一道女声:“花蕊,你怎么站在窗下不进去?”屋里

  • 小说婚色醉人:前夫太嚣张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婚色醉人:前夫太嚣张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婚色醉人:前夫太嚣张第二十章不要自作多情“好。”杨力也是愣了下后立即答应了,把脸扭向了简初,心里确实惊讶!这女人外表资质都挺不错的,竟然只是来天胜集团应聘个清洁工的职位,这也太有点不可思议了吧,可总裁开口了,他哪能说什么呢。“你先下去吧,一会儿简小姐就会过来找你的。”厉容铭双手交替放在办公桌上,朝着杨力淡然吩咐道。杨力应声退下!“厉容铭,你究竟是什么意思?不要忘了我们签的合同。”简初可不傻,如果只是呆在天胜集团做个扫地的清洁工,那点薪

  • 小说盛世闪婚:总裁有点贪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盛世闪婚:总裁有点贪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盛世闪婚:总裁有点贪第20章叫其他男人的名字“如果不是春药,你觉得我会为你动情吗?”颜洛诗痛苦地皱起了眉,牙齿紧咬着,她怕她此刻一张口,喊出来的不是话,而是申吟。“很好,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寒冰澈猛地低下头,吻上了那两片诱人的花瓣。颜洛诗忍不住地全身开始颤抖,握紧的双手已经泛白,眼睛也氤氲了一层薄雾。她……快受不了……狠狠一咬,牙龈已被咬破,紧握的掌心也开始泛出血丝,但颜洛诗都隐忍下来,意念早已战胜了一切,身体虽然渴望

  • 小说闪婚来袭:腹黑总裁夺挚爱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闪婚来袭:腹黑总裁夺挚爱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闪婚来袭:腹黑总裁夺挚爱020爬墙出逃吧“原来如此!”沈澈大吃一惊,没想到事情突然变了风向,不但不是梁少插足梁小濡和简言的感情,反而是简言横刀夺爱了。“梁少,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你怎么就知道小濡她是真的忘记你了呢?也许。。。也许她是真的放下了,想和简言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不是所有的恋爱都能修成正果的,那些爱情夭折了的,不是最后也能够找到自己的此生真爱吗?也许小濡觉得简言更适合她,故意装作不认识梁少呢?“我本来也以为她是装的,但后

  • 小说奉子成婚:总裁老公太腹黑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奉子成婚:总裁老公太腹黑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奉子成婚:总裁老公太腹黑第二十章全都是套路当夜幕降临,康乐乐带着小野回到了大宅。她没想到很快的再次碰到了白木槿。还是那条雪白的连衣裙,左边脸红肿依旧,只不过细看下,竟是消肿了些许,想必是做过处理了。白木槿骄傲如孔雀似的挡住了两人的去路,讥笑道:“怎么样?现在知道梓楠真正在乎的人是谁吧?别再死皮赖脸破坏别人的幸福,当小三可是会被万人唾弃的!”“哦?我倒是不觉得靠做戏赢得男人的怜惜有啥好炫耀的,要是我,回家洗洗睡吧,别再出来祸害人了!

  • 小说一品狂妃:邪王宠妻无度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品狂妃:邪王宠妻无度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一品狂妃:邪王宠妻无度第20章天师作法袁叶离正这样想着,屋子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骚动。仔细一看,原来是袁梦芙和袁梦莹一起过来了。也是,袁梦芙自己亲自设计了一个这样漂亮的局,怎么会忍住不自己亲自来看呢。陶月兰见袁梦芙过来倒是紧张的不行,满脸担忧地急忙迎上去:“芙儿,大夫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吗?你伤才刚刚好一点儿,怎么也不好好歇着,就跑到这儿来了?”袁梦芙看起来气色比前两日好多了,却还是装作一副十分虚弱的样子,挣扎着要去里屋看袁甫阳:“姨娘,我刚刚

  • 小说那天晚上的秘密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那天晚上的秘密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那天晚上的秘密第20章性感颜总最前面的那个男人见状不妙,也放开了颜总,挣脱出来的颜总飞快的爬了起来,突然,最前面的男人噌的一下,亮出了刀,他对我俩挥舞着。此时,颜总已经冲到了我的身边,我一把将她抱住,拿着刀的男人挥舞着,我俩尽量退避着。这时,刚刚被我打的那两男的,也捂着痛处,朝自己的伙伴移去。我们对视着,僵持不下,那三个男人估计是没有好果子吃,转身就朝着那个出口跑走。我的心跳加速的嘭嘭的跳着,抱着颜总我往那个出口看去,出口是一个很长的通道。

  • 小说美女总裁的护花兵王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美女总裁的护花兵王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美女总裁的护花兵王第19章连体病毒失败这种事情,苏天齐从来不曾考虑过,因为这四年来,失败对他而言就意味着绝对的死亡,那还有什么可以考虑的。“要是我输了,上一个赌约就作废!”“不行,你要是输了就永远不能在素素的面前出现!”叶正军斩钉截铁的说道。“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苏天齐冷冷的说道,气得叶正军差点就开枪了,还好叶胜仙及时的喝止他,要不然丧命的肯定是他而不会是苏天齐。“叶正军!你够了没有,难道你还嫌我们叶家的脸面被你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