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宠妃当道:妖孽王爷求宠幸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3 18:09:46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宠妃当道:妖孽王爷求宠幸

第二章 没料到后果

只听温氏温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丁嬷嬷是最本份可靠的,有她替大小姐掌着,想必大小姐会更快地熟悉府里的事情。小说宠妃当道:妖孽王爷求宠幸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你挑的人,再合适不过。菡儿性子怯懦,有丁嬷嬷这样刚直的人帮她掌着事情,最是恰当。”池中杰不咸不淡的声音。

  池玉菡的唇角掠过一丝讥讽。前世,池中杰可不是这么说的。

  那时,她才葬了母亲,进得池府来,只见生父继母都过着仆婢成群的生活,不免为梅氏感到不值,性子便偏激了些。

  然后,池中杰变说道:“菡儿性子偏激,有丁嬷嬷这样刚直的人在身边,正好磨一磨,也免得堕了池府的名声。阅读haohaoyun.com

  堕了池府的名声,呵!

  “菡萏院,便是老爷给大小姐安排的院子。”丁嬷嬷带着池玉菡来到一处院落前,指着上面的匾额,故作不经意地说道:“大小姐可记清楚了?咱们府里的二小姐呀,可是过目不忘的才女,教一遍便记得了。”

  池玉菡勾了勾唇,抬起脸道:“啊?我也记住了,并不难呀?”顿了顿,用一副天真的表情看着丁嬷嬷道:“难道是身为老爷的女儿的缘故,身体里流着老爷才华横溢的血,我也是过目不忘的才女?”

  丁嬷嬷顿时噎了一下。

  “嬷嬷,我是吗?”池玉菡的脸上挂着天真的笑容,黑曜石般的双眸盯着丁嬷嬷。

  阳光照在她明媚无双的小脸上,一双秋水般的黑眸,闪动着清澈的光。

  真是个小妖精!丁嬷嬷心中暗骂,仿佛没听见一般,哼了一声,转身迈进院子里。

  池玉菡跟在后面,嘴角勾了勾。小说宠妃当道:妖孽王爷求宠幸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菡萏院位于池府的西边,离东边正院隔得极远。也不知温氏打的什么主意,明明府里空着的院子还有几处,却偏将这座最远的拨给她住。

  “府里的正经主子一共就三位,老爷、夫人、小姐。算上大小姐,就是四位。”丁嬷嬷一边将衣裙抖开,粗鲁地给池玉菡穿上,一边对池玉菡说道:“老爷虽是个严肃的人,却最敬重夫人,在府里有什么要求,过了夫人那边,老爷那边就容易了。”

  池玉菡勾了勾唇。

  “二小姐是最天真烂漫的性子,又是锦衣玉食荣宠惯了,再加上满腹才华,素来为老爷和夫人所喜,大小姐虽然居长,比起来却是逊色得多。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不过,只要大小姐循规蹈矩,老爷和夫人也会多看你一眼的。”

  丁嬷嬷一边说着,一边暗中打量池玉菡的神情。见她始终垂着眼睛,乖顺地听着,眼底闪过一丝得意。

  拉拉杂杂地扯了一通,无非是说——池中杰那边,池玉菡最好别打主意,有事就跟温氏说;池丽华性子娇贵,又是府里的明珠,她小心别抢了风头;进了府里就乖乖的,别整幺蛾子,否则必遭池中杰和温氏厌弃。

  从头到尾,全是敲打的话。

  倘若池玉菡当真是一个性格怯懦的,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这番话的份量,足够她战战兢兢好一阵子了。

  “你如今是正经的尚书府小姐,可别学你娘那些低三下四的做法,见了男人就走不动路……”这一回,她话没说完,就被池玉菡打断了。好好孕

  “啪!”一个清脆的耳光声。

  丁嬷嬷捂着脸,看着身前神情冷然的少女,有点蒙。

  虽然她的目的便是激怒池玉菡,但是——也太容易了吧?

  丁嬷嬷隐隐觉得不对。面前站着的少女,神情冷然,眸中似讥似嘲,跟方才在前院的怯懦模样,似乎截然不同?

  丁嬷嬷狐疑地盯着池玉菡,却见池玉菡秀眉轻蹙,方才还冷然的眸中,顿时带了几分担忧:“丁嬷嬷,你怎么了?我们不穿梳妆了吗?我的头发还没梳呢?”

  一愣神后,丁嬷嬷便回过味儿来:“小贱人,你还装模作样?”脸上的疼痛不是假的,池玉菡这是耍她呢!立时气得半死,想起温氏的吩咐,张口道:“跟你那个千人骑万人枕的贱人娘一样,惯会……”

  话没说完,“啪”的一声,脸上又挨了一巴掌。

  愣了一下,丁嬷嬷便不躲了——打吧打吧,痕迹越重越好!

  若是不够,说不得她还要自己补!

  扬起头,嘴巴一张,又谩骂起来:“真真儿跟梅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粗鄙不堪,低俗下贱……”

  “啪!”又一个巴掌打过来。

  丁嬷嬷每说梅氏一句坏话,池玉菡便打她一个巴掌。终于,丁嬷嬷的脸麻了,闭口不说了,改道:“似大小姐这样的主子,老奴是伺候不了!”捂上脸,扭头就走。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池玉菡勾了勾唇:“嬷嬷干什么去?”

  丁嬷嬷的眼中露出得意,嘴角不由勾了起来。不料,一下子勾动脸上的伤,顿时疼得倒吸一口气。死丫头,下手真重。

  “自然是回禀老爷和夫人!”臭丫头,小贱人,方才打的爽吧,没料到后果吧?

  却见池玉菡唇角一勾,向她走过来。半边身子露在阳光下,被洒金的日头一照,整个人明媚无双,贵雅不凡。檀口轻启,说道:“不知丁嬷嬷要回禀什么?不妨先说来听听?”

  分明只是着了簇新衣衫,头发都未梳,佩饰也未戴,却似神仙妃子一般,叫人不敢直视。

  丁嬷嬷看得愣住,心中隐隐浮出一股不安。

  “老奴要回禀老爷和夫人,大小姐的性子太粗暴,才穿个衣服的空,就将老奴打成这般,老奴伺候不了。”丁嬷嬷按住心头的不安,扬声说道。

  池玉菡说什么也没用,她脸上的红肿可不是假的。

  “丁嬷嬷觉得有人信吗?”池玉菡微微勾着唇,明媚无双的小脸上,分明浮现出一丝邪恶。

  丁嬷嬷一下子愣住了,才要说话,蓦地只见池玉菡身形一动,退到阴影里,眼睫一眨,漆黑的眸中顿时泛起水光。琼鼻微皱,红唇轻抿,一副楚楚可怜的姿态:“嬷嬷,菡儿如何得罪了你,你要这般污蔑菡儿?”

  见鬼了!丁嬷嬷暗道,死丫头太会装模作样了,她和温氏都低瞧了她!

  “老奴脸上的伤不是假的!大小姐休要狡辩!”丁嬷嬷神情一凛,扬声说道。

  池玉菡勾了勾唇,方才的楚楚可怜,顿时变作了居高临下:“那嬷嬷倒是说一说,我为何打你?当然,嬷嬷尽可以找借口。只不过,我便不会吗?届时老爷会听谁的,嬷嬷觉着呢?”

  池玉菡完全可以不承认她打了丁嬷嬷的事。

第三章 有恃无恐

为了教训她,同时也为了避免落人口舌,丁嬷嬷早就将其他下人都撵了出去。方才她掌掴丁嬷嬷,可是一个人证都没有。

  看着池玉菡一脸的有恃无恐,丁嬷嬷心中大恨。明明方才在前院,池玉菡还是那副怯懦的样子。谁能相信,一转眼就嚣张至此?

  打了她十几个耳光,还威胁她不要说出去!在池府横行了十几年,丁嬷嬷简直不能相信,今日竟栽在一个小丫头片子手里!

  池玉菡居高临下,睥睨过来。

  池中杰是个虚伪之极的人——为他孕育过子女的梅氏,他心里如何想梅氏不提,别人却不能对梅氏不敬。

  丁嬷嬷在池府当差十数年,自然也清楚池中杰的为人。想到此处,心中恼恨,却也犹豫起来。她不想白白挨打,可她拿捏不准池玉菡的心思。万一因为她的思虑不周,给温氏带去麻烦……

  正院,池中杰和温氏正说着话。

  “瞧着是个软弱的,我既是放心,又是忧心。”温氏温柔地说道:“教她什么必是肯听的,只不过,我怕她扶不上墙,不得那位的青睐,白白浪费了这样一张好相貌。”

  池中杰不以为意地道:“怕什么?她骨子里流着我的血,必不是那等不争气的人。”

  “老爷说的是。”温氏柔声附和道,随即又蹙起眉头,忧心忡忡地道:“可是,她骨子里到底还有一半那个女人的血,又被那个女人养大,我只怕,言行举止不太妥当。”

  池中杰一听,眼底顿时蒙上阴霾:“那就下重药,还怕治不好她?”

  温氏勾了勾唇,见好就收,转而说道:“丁嬷嬷带她去了有一时了,怎么还不回来?难道……出了什么岔子?”

  她特意嘱咐过丁嬷嬷,叫丁嬷嬷捡着各样的话儿都说一番,务必引得池玉菡动气,最好做出什么不合事体的事情来,遭到池中杰的厌弃。

  池玉菡长得太像年轻的梅氏了,日日在眼皮子底下晃动,难免池中杰念起旧情。

  那个贱人的女儿,只配做她女儿身边的一条狗!温氏握着茶杯的手指,猛地用力,眼底闪过一丝阴狠!

  就在温氏和池中杰等得失去耐心,准备打发人去瞧时,池玉菡到了。

  “不错。”看见池玉菡的打扮,池中杰点了点头。

  只见池玉菡换了一身精致华美的衣裙,头上戴着质地不凡的金玉佩饰,脚上穿的绣鞋也是绣功不凡,件件都是珍品,愈发衬得她容颜脱俗,明媚无双。

  池玉菡小脸微红,垂下头小声道:“多谢老爷称赞。”

  “丁嬷嬷呢?怎么只你一个人回来了?”温氏却皱了皱眉。

  池玉菡低声道:“丁嬷嬷说,还有点事情,叫我一个人先过来了。”

  池中杰和温氏同时拧起眉头——有什么事,大得过主子的吩咐?池玉菡既是她领走的,便该她送回来才是,如何能半道撒手?

  “去瞧瞧丁嬷嬷出了什么事。”温氏转头对身边的大丫鬟吩咐道。

  大丫鬟领命而去。

  池玉菡垂下眼,眸中闪过一丝讥讽。

  前世也有这么一出,丁嬷嬷侮辱梅氏,她忍不过,给了丁嬷嬷一个巴掌。丁嬷嬷捂着脸跑走,她也跟在后面往前院来。到了池中杰和温氏面前,丁嬷嬷恶人先告状,颠倒黑白。她气恼不已,分辩起来,等着池中杰惩治恶奴。

  她多天真啊。

  池中杰当着温氏和一众下人的面,狠狠给了她一个耳光,骂她忤逆不孝,心思歹毒,然后喊过下人,将她关进柴房。

  前世,进池府的第一夜,她是在冷冰冰的柴房里度过的。池中杰不让人给她送饭,她饿着肚子,守着一屋子柴火,睁着眼睛捱到天亮。

  然后被丁嬷嬷带到温氏面前,听了一上午的规矩——长辈身边的人,小辈该十分敬着;长辈身边的东西,不论猫儿狗儿、花花草草,小辈也该敬着。否则,便是忤逆不孝。

  她可从没见着池丽华对丁嬷嬷敬着!满府里的主子、下人,池丽华怕过谁?动辄摔东西、打骂下人,从没见谁说过她一句不好。传到外面,也不过是池府二小姐性情率真、活泼爽朗。

  “夫人……”不多会儿,传话的大丫鬟回来了,在温氏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温氏的眉头挑了挑,扫了池玉菡一眼,然后笑了笑,看向池中杰说道:“丁嬷嬷不小心摔了脸,两边都摔肿了。她不愿冲撞了老爷,便下去拿冰敷脸去了。”

  池中杰听罢,眉头高高挑了起来:“摔了脸?两边都肿了?”

  这样的鬼话,三岁小儿都不信,何况官居尚书之位的池中杰?

  “怎么回事?”池中杰沉脸看向池玉菡。

  池玉菡抬起头,看了池中杰一眼,又飞快垂下去了:“老爷……”

  池中杰坐在上面,等着她回话。不料,等了半晌,也没有下文,不耐烦了地喝道:“吞吞吐吐做什么?”

  温氏也朝这边看过来。

  丁嬷嬷虽然被称一句嬷嬷,实际上却并不老迈,素日里健步如飞的。就算不小心,也不至于跌倒在地,一跌就是两回,还专门把脸跌伤了。

  温氏很是好奇,这个贱丫头使了什么本事,叫丁嬷嬷有苦说不出,连告状也不敢?

  “我说了,只怕老爷和夫人不信。”池玉菡抬起头来,看了池中杰和温氏一眼。

  池中杰拧眉道:“你说就是!”

  池玉菡低下头,小声答道:“我看见有一个小男孩,一直拌她的腿。”

  池中杰还没什么反应,温氏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那个小男孩,身上是透明的,穿着大红的衣裳,脖子上戴着一根项圈,扑在丁嬷嬷的腿上,又抓又咬……”池玉菡一边小声说着,一边做着比划,生怕说得不够清楚似的。

  “够了!”不等池玉菡说完,温氏便猛地打断了她。说完,才发现不对,连忙道:“大白天的,哪有什么鬼?你小孩子家家的,不要乱说!”

  池玉菡抬眼看向池中杰,只见他的眼中浮现一抹深沉,心中冷笑一声,低下头小声道:“我本不想说的,是老爷和夫人问我的。”

  “好了!”温氏一口打断她道:“你回来这么久了,一定累了,下去休息吧!”

  池玉菡抬起眼,只见温氏的眉梢挂着一丝掩不住的焦虑,唇角微不可查地勾了勾,垂下眼睛道:“是,老爷,夫人。”

  福了福身,转身向外走去。

  才走一步,蓦地“啊”了一声,身子一个踉跄。

  池中杰和温氏只见池玉菡平地走着,却忽然被什么绊住似的,踉踉跄跄起来,就像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抱住了她的腿。

  温氏的脸色骤然变了。

  “喂,你走开好不好?”池玉菡低下头,小声说道:“不要闹了,老爷和夫人会生气的,大不了回头我再陪你玩,好不好?”

第四章 当真有鬼

屋里静的厉害,哪怕池玉菡的声音压得很低,池中杰和温氏仍是听清楚了。一时间,夫妻俩神色各异。

  这时,池玉菡却眉眼一展,温声说道:“乖。”话音才落,走路的姿势顿时变得正常起来,不多久就走远了。

  “这孩子,也没人说是她绊倒了丁嬷嬷,她做什么如此?”温氏掩去面上的惊色,有些无奈地道:“连怪力乱神之语都诨说出来,真是不像话。等明日教养嬷嬷来了,一定好好教教她,改改她的怪脾气。”

  温柔又无奈的声音,充满了包容与疼爱。然而仔细听去,却能发现其中的紧张与不自然。

  池中杰听完,没有说什么,站起身道:“教养的事,就交给你了。我公务繁忙,不必事事跟我汇报。”说完,抬脚走了。

  温氏愣了一下,张口想唤住他,眼神微动,又闭上口。

  等池中杰的身影不见了,温氏的脸庞瞬间变得阴冷:“叫丁嬷嬷过来!”

  她倒要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多时,丁嬷嬷来了,两边脸颊仍能看得出红肿的痕迹,一见温氏便跪下了,满脸羞愧地道:“老奴愧对夫人的吩咐。”

  “究竟怎么回事?”温氏直接问道:“是不是那个臭丫头使了什么诡计?”

  丁嬷嬷听罢,心里咯噔一下。

  旁人可能听不出来,但她伺候温氏多年,温氏每句话、每个字的含义,她都听得出区别。

  温氏问的是“是不是那个臭丫头使了什么诡计”,而不是“那个臭丫头使了什么诡计”。可见,温氏并不确定池玉菡做了什么。

  以温氏的精明,委实少见。

  “回夫人的话……”丁嬷嬷低着头,按照池玉菡教给她的话,用一种疑惑又不确定的声音说道:“老奴在菡萏院里,走路总是跌跤,像是……像是……”

  温氏紧紧盯着她,右手扳紧了椅子扶手:“说!”

  “像是……”丁嬷嬷打了个冷噤,抬头看了温氏一眼,一咬牙说道:“像被人抱住了腿!”

  这样的鬼话,温氏能信?丁嬷嬷心里止不住地噗通噗通狂跳。

  她不想跟温氏扯谎的。可是,池玉菡拿了她惦记多年,始终无法释怀的事勾她。她,无可奈何。

  然而,对温氏的淫威的惧怕,令丁嬷嬷心中紧张难抑,猛地伏下去,砰砰磕头起来:“老奴年纪大了,办事不俐索,误了夫人的计划,请夫人处置。”

  好半天,头上一片静悄悄。

  丁嬷嬷的额头上逐渐冒出汗来。

  温氏的眼神充满阴郁,右手握住椅子扶手,力气大得指节都发白了。

  她不是不怀疑丁嬷嬷。御下多年,温氏深知一个道理,下人的衷心都是有前提的。当诱惑足够大时,背叛便是水到渠成的事。

  但这件事,温氏却能够肯定,丁嬷嬷没有背叛她。因为,丁嬷嬷根本不知道那件事。

  池玉菡也不可能知道。

  温氏想不通——池玉菡为什么说看到了兴哥儿?就连兴哥儿死的那日,身上的衣着打扮都没有说错半分。而丁嬷嬷,又为何配合她说?

  难道,世上当真有鬼?

  想到此处,温氏只觉脖子后面似乎拂过一阵冷风,顿时绷紧了身子。

  不可能!

  要嘛便是兴哥儿的那件事暴露了,要嘛便是池玉菡和丁嬷嬷联合起来骗她!

  “夫人?”丁嬷嬷小心翼翼地出声道。

  温氏抬眼看过去,只见丁嬷嬷还跪在地上,神色战战兢兢,眼神一扫,看向屋里的丫鬟们:“都是死的吗?怎么还叫你们嬷嬷跪在地上?”

  “不敢劳动姑娘们。”丁嬷嬷双手撑着地,慢慢站了起来。抬头看了一眼,犹豫道:“夫人让我敲打那个丫头,老奴按照夫人的吩咐做了,只不过……”

  温氏眼神一闪:“什么?”

  “只不过,似乎没有什么用。”丁嬷嬷皱了皱眉:“老奴一说,她便露出一副眼泪汪汪的样子。说得重了,她便开始哭,怎样激她都不生气。”

  “没用的东西!”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却是池丽华迈步进来,一脸不屑。

  她方才听说丁嬷嬷似被池玉菡整治了,便过来瞧一瞧,哪知才进来,便听到丁嬷嬷的话,顿时十分不屑。

  “嬷嬷的脸是怎么回事?被人打了?”走得近了,看清丁嬷嬷的脸,池丽华怀疑地道。

  丁嬷嬷连忙摆手:“都怪老奴不中用,眼睛不好使,一路跌了几回。”

  温氏自己一肚子阴私,却最不喜女儿学这些。谁敢在池丽华面前提这些,她定要狠狠发落的。

  “哼,你们只管瞒着我吧。”池丽华也不是傻的,只不过她也懒得理会这些。往旁边一坐,逗起温氏屋里的鹦鹉来。

  有池丽华在这里,许多话不便再说。温氏看着一脸羞愧的丁嬷嬷,温柔笑了笑道:“嬷嬷不必在意。既然那丫头如此软弱,倒也叫人放心许多。”

  话虽如此说,眼底却满是不屑。比梅氏还没用,早知是这般怯懦的,倒不必做那些小动作了,没得沾一身腥。

  “老奴也没想过,那丫头竟没见过这样没用的。”丁嬷嬷抬头看了温氏一眼,脑中浮现菡萏院中池玉菡似笑非笑,有恃无恐的样子,违心说道:“老奴才不过说了两句,什么词儿都没来得及用呢,她就哭天抹泪的!”

  听到这里,温氏有些纳闷:“她从小长在那种地方,照理说,没少挨白眼才是,怎么才说两句就受不了,跟没吃过苦似的?”

  “老奴也觉得奇怪。”丁嬷嬷说道:“胡管事回来时,说是亲眼看到董妈妈拧她,她一声不吭,一看就是苦日子过惯的。老奴给她换衣裳的时候,也打量了她的手,粗糙有老茧,真个儿就是做惯粗活的。”

  温氏若有所思:“嬷嬷记不记得她刚下轿子的时候?那张小脸一露出来,满院子的下人都盯着她瞧。虽然又蠢又丢份,但那双眼睛一扫一瞄,却是风情无限,我瞧着嫌弃她的人不多,怜惜她的倒不少。”

  池玉菡生得太好了,不仅继承了梅氏的美貌,而且青出于蓝。一张脸蛋,白里透粉,细腻无暇,没几个人比得上。

  “哼,漂亮有什么用?”不等丁嬷嬷说话,坐在一旁逗鹦鹉的池丽华开口了:“长得再好,也不过是替我做我不想做的事,给池家谋利的一条狗。”

  池丽华的相貌随了温氏,十分娇俏可爱,长年的养尊处优,使她身上散发出浑然天成的娇宠气息。提起池玉菡时,口里满是不屑,顿时多了三分刻薄。

  “华儿,这种话可不要在你爹面前提起。”温氏听罢,不禁嗔道:“给你爹听见了,必要训斥你。”

  “我知道。”池丽华随口道:“我又不傻,怎么会在爹面前提?”

  温氏又骄傲,又无奈,伸出手指,点了点她:“你啊你,就知道顽。若不是你不学无术,养成这副臭脾气,以咱们家的权势,送你当个皇子妃也使得。偏你不肯,没得白白便宜那个死丫头。”

  池丽华一听,甩开鹦鹉起身道:“皇子妃有什么好的?我就喜欢子恭表哥,嫁到温家去,看谁给我气受?”

  “不害臊。”温氏听罢,顿时好笑起来:“不过,你虽然不学无术,脑子却是不差的。不错,咱们家的权势已然如此,凭你爹的才华,过些年再进一步也是有的,做什么皇子妃?没得受折磨。何况,那几位皇子可没个好相与的,哪里比得上你子恭表哥知根知底,又体贴温柔?”

  池丽华终于脸上涌起羞涩:“子恭表哥明日休沐,定会来看我,我先去准备衣裳了。”

  一跺脚跑了。

  “嬷嬷也回去吧,今日辛苦了。”等池丽华的身影不见了,温氏的温慈也消失不见,看向丁嬷嬷淡淡说道:“今日的事情,多半就是那个丫头使的诡计,嬷嬷不要多想。回去后,好好观察那个丫头,即时禀报给我。”

  丁嬷嬷垂了垂眼,动身要走,犹豫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不甘心:“若真是那个丫头使的诡计,那她也太贼了,夫人绝不能小觑!”

  温氏眼里闪过一丝阴沉:“嬷嬷不必担心,我自有主意。”说把,站起身道:“扶我进屋,累了一天,脑仁疼。”

  丁嬷嬷目送温氏进了屋,也退了出去。

  一路往菡萏院走去,脸色很是不好。

  池玉菡究竟怎么迷惑的温氏?她让自己对温氏撒的谎,又是什么意思?

  菡萏院里,池玉菡躺在床上,半阖眼眸,嘴角微微勾起。

  温氏不是自诩夫妻恩爱,相敬如宾吗?等她揭出这档事来,看池中杰还敬不敬她?

  温氏此人,极爱热闹。每次各府夫人聚会,她总以谦虚的口吻,表达池中杰既不纳妾又不弄通房,她就是想搞阴私也没有机会,手上干净得连一只蚂蚁的性命都没沾过。

  除此之外,她还会旁敲侧击,让所有人都知道池府只有她一个女主人,府里一应事务不论大小都是她做主。上无婆婆压着,下无妾侍扰着,没有一个人给她添堵。每每说着,满脸的幸福喜悦,让其他人又唏嘘又羡慕,又暗暗嫉妒。

  别人越嫉妒,温氏就越开心。

宠妃当道:妖孽王爷求宠幸》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宠妃当道 或 妖孽王爷求宠幸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月》《月》

    原标题:《月》《月》小说:月第一章意外第一章:意外回首大学四年,肖静玥难免失笑。记得初来,还都是青涩少年,初来的懵懂,轰轰烈烈地爱过一场,只是时间早来,主角上错场,之后她便不再具备爱的能力,浑浑噩噩地度过两年。但上天还是眷顾她的,两年,他人花前月下,你依我侬,肖静玥却静了下来,淡然而活,成绩也突飞猛进。也是该感谢那两年才有了她刚毕业便顺利签下很好的公司,有了很不错的收入。可能是活泼开朗的女孩见多了,成熟妩媚的也没了新意,肖静玥蜕变的淡定从容倒成了极大的魅力,吸引了当时最受学校女生欣赏、憧憬的男生

  • 《女人与猫》《女人与猫》

    原标题:《女人与猫》《女人与猫》小说:女人与猫1他和她和它清冷的月光洒在我的小阳台上,咕噜噜慵懒的趴在窗台眯着眼,看不出它是否睡着了,它烟灰色的毛发在月光下隐约发亮。我捻手捻脚的走过去,却还是被它察觉到了,它猛然睁开绿的发光的眼睛瞪着我。我也不动不做声,静静的瞪着它。对待人和动物一样,起码要在气势上压制住对方。很显然,我的气场还是足以镇住它的。于是咕噜噜微眯起眼,喵了一声,站起来往我身上蹭,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是缠绵中的情人。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吗?我失笑,把它抱在了怀里轻轻抚摸着它的毛发。它调整了一个

  • 《拽个美男当相公》《拽个美男当相公》

    原标题:《拽个美男当相公》《拽个美男当相公》小说:拽个美男当相公第1章如此穿越非本意一阴冷昏暗的仓库中,穿梭着几道身影,不是还传来有人绊倒在地的声音。“冷薰凌,有种你别跑!”前方奔跑的女子闻声停下了脚步,一点儿也没有被人追赶的狼狈。她捋了捋被风吹乱的长发,勾唇一笑,笑得云淡风轻:“哪,我现在停下了——你们有何贵干呀?”“你……”领头的男子不可置信地顿住脚步,半晌才敛了心神,道,“冷薰凌,你可别想耍花样!”“唔?难道我这样还不够诚意?”女子摊了摊双手,手中空无一物,“还是说,你要搜身?”冷薰凌淡笑

  • 《五常传》《五常传》

    原标题:《五常传》《五常传》小说名字:五常传第1章深山名教位于雁荡山半山腰上,矗立着一座兴起的道观,名曰“降龙观”,观门朝东南方向,门上牌匾明晃晃刻着三个字:降龙观.门左右联上题字:与天同寿,与地同根!观内东西厢房各十几间,长长的直连一座大殿,大殿装饰金碧辉煌,屋顶上琉璃瓦更是耀眼夺目,中间两条石龙朝天吼月,若不看殿内,人们只道这殿必是皇宫金銮殿.却说殿里面,供奉的却是降龙罗汉,脚踏一伸爪张口似挣扎的青龙.殿外诺大的院子,已足可让五千士卒做训练场,但现在,却只有约莫二百余人,这些人身在观内,却非

  • 《总裁缠爱:你的毒不想戒》《总裁缠爱:你的毒不想戒》

    原标题:《总裁缠爱:你的毒不想戒》《总裁缠爱:你的毒不想戒》小说名:总裁缠爱:你的毒不想戒第一章倒霉“你好,我叫苏蓝颜,26岁,本科文科类毕业,之前从事过文秘,前台工作,无不良爱好。”说完开场白,我立马挑起八颗牙齿温暖微笑,不过对面这位可以算得上妖娆的女主管脸上流露的表情很不卖我面子,我心里扑通扑通,这次估计也没什么指望了。果然,她扫视了一下我随后递过去的详细工作细节描述后,轻轻撇了撇嘴角,呀的,又黄了,我心里暗骂一句。“苏小姐,你的工作表现目前还暂时达不到我们的要求,不好意思。”对方表明态度,

  • 《皇后你别逃》《皇后你别逃》

    原标题:《皇后你别逃》《皇后你别逃》小说书名:皇后你别逃第1章高氏梳妆台上,刻着鲤鱼跃龙门秀纹的青铜镜内映出一张秀丽的脸。芙蓉如面柳如眉,眼如秋波,鼻如白玉,唇如红缨,五官精致的仿佛从画中走出来的仙子。这容貌本来是极好的,然而镜中人肤色发黄,粗糙而暗淡无光,一副营养不良的憔悴样,再配上她扬州瘦马似柔柔弱弱,怎么看怎么不搭,生生将十分的姿色磨去了六七分。依依望着镜子里的自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任谁一醒来发现自己突然借用了别人的身体,多出了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都是无法以平常心待之的。前一刻,依依刚

  • 《承欢膝下》《承欢膝下》

    原标题:《承欢膝下》《承欢膝下》小说名字:承欢膝下第一章唯有承欢,但且膝下(1)她曾经以为自己的生命后半部分,定当是美满光明璀璨的耀眼,但是此时她却心里很清楚,自己只不过是一个烂花烂草而已,被人踩在脚下也不过如此。一双满是伤疤的大手粗鲁的扯着她的头发,眼前嘴角满是污秽的男人把脸凑到她的面前,宿醉的酒气让人忍不得那股子味道,一口黄牙看起来也是那么的恶心,她的头发被扯得生疼,只能仰着头看着他越发凑近的色迷迷的小眼睛。“哎呀,她还是个嫩草,你又何必非要了她呢。”一旁打扮的花枝妖艳,浓妆艳抹仍然遮挡不住

  • 《一泪成劫》《一泪成劫》

    原标题:《一泪成劫》《一泪成劫》小说名称:一泪成劫第一章瑟瑟绿意“咦,这是哪里冒出来的丑丫头?”黑辛指着角落里的绿意说,身后的众位花灵都随着他的目光看向绿意,霎时,鄙夷不屑的言辞纷至沓来,原本庄严肃穆的玫瑰园变得热闹了,风婆婆微微打开她的法袋,温润甜美的玫瑰香馥郁幽幽散落在空气中,放眼望去,雾气袅袅中玫瑰仙灵们美丽优雅,如斯美景,绿意却感觉到瑟瑟寒风冷刺骨!“你们在做什么?”温婉熟悉的声音传来,是姐姐!蜷缩在角落里,不再害怕,眼睛直直盯着姐姐的方向,只要有姐姐在,绿意就不怕!“绿意,你没事吧?”

  • 《人点烛鬼吹灯之荒冢迷踪》《人点烛鬼吹灯之荒冢迷踪》

    原标题:《人点烛鬼吹灯之荒冢迷踪》《人点烛鬼吹灯之荒冢迷踪》小说名:人点烛鬼吹灯之荒冢迷踪第一章意外哥们儿我是一个地道的东北汉子,儿时家住吉林省四平市叶赫镇,后来老爹做生意发达了就把家搬到了首都北京。现在已经大学毕业两年多了,却一直闲置在家,原因很简单,就是不想受那些不是资本家却胜似资本家的家伙们压榨。现在想想、、、我这也算是80后的另类吧。父母做生意很忙,一年也回不了几次家,所以一套大房子就我一个人住。空荡、寂寞、无聊、的生活环境差点让我背过气去。无奈只好上网写几本小说骗点银子,一来可以打发时

  • 《苍然凤天》《苍然凤天》

    原标题:《苍然凤天》《苍然凤天》小说书名:苍然凤天萱雪初遇而随同1人间大陆,一座四面环海、不曾被人发现、整日弥漫着雾气,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徐徐星光,煞是美丽的孤岛。四周布满着结界,邪灵异兽绝不敢靠近半步。此岛名为“悠鸣岛”,是因此岛里的动物们的啼鸣而被女主人赐予了这个名。悠鸣岛中山石林立,鸟语花香,一身淡紫色蝶戏水仙裙衫的,蒙着淡紫色纱巾的俏丽女子静静地坐在紫莲前。自从她懂事时,她就在这个山谷中,整日与动物花草为伴,只食天露解饥渴,师父也只是每月来个两次,只让她静心修炼。如今,她已拥有着愈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