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举世宠婚:亲爱的别跑全文在线阅读

2017/11/3 18:48:33 来源:网络 []

书名:举世宠婚:亲爱的别跑

Chapter:5


凌微笑死死的盯着那人前胸的襟花,就这样紧紧的盯着,一直盯着,金灿灿的盾牌的外形,两条龙首尾相连,中间那个“Z”异常的刺目,蛰痛了她的眼!

慕子骞感受到凌微笑那炙热的眸光,看着她一直盯着自己的胸口再看,反射性的低头看去,入眼的,是胸前那枚集团襟花,他正想说什么,手机铃声却突然想起。举世宠婚:亲爱的别跑全文在线阅读

他微耸了下肩膀,掏出电话,看着屏幕上闪动的名字,无奈的撇了撇嘴,接起说道:“二哥……我不是说了吗,我要加班!”

【母亲下了通缉令,今天不管多晚,你必须要回大宅!】

电话那头,传来的是淡漠和缓的声音,声音温润犹如春风般让人舒逸,但是,语气里却有着一股让人无法抗拒的阴沉。

慕子骞不满的撇了撇嘴,说道:“每次都拿老妈出来……就不能……”

嘟、嘟、嘟、嘟——

慕子骞话没有说完,电话里就传来那恼人的挂断声,他气的咬牙切齿的,嘴里嘟囔了声,眸光扫到凌微笑,却见他还怔怔的看着他的胸前。

“你在看这个?”慕子骞指了指胸前的襟花,疑惑的问道。

凌微笑怔然的缓缓看向慕子骞,脸色有些苍白,她紧紧的抿着唇角。

慕子骞见她如此,不免皱了下眉头。

“叮”的一声,电梯已然到达二十八楼,门,缓缓打开,凌微笑却并没有动,只是提着餐包怔怔的站在那里。

“你……好像到了!”这个外卖应该是宣传部加班订的,慕子骞嘴角挂着戏谑的笑意,神情略带懒散的倚靠在电梯门上,审视着眼前这个外卖妹。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白净的脸,纤弱的身子,眼睛大大的,长长的头发只是在后脑束起一个马尾,一手领着一个外卖餐包,很难想象,这样的小身子竟然能拎那么重的东西。

“慕子骞,大家都忙的快要死了,你却在这里把妹……”

就在这时,咆哮声突然传来。

凌微笑听闻怒吼声,这才回过神,她反射性的看了看电梯的楼层数,后才茫然的拎着餐包走出电梯。

慕子骞疑惑的看着那单薄的背影,不免紧蹙了眉头。

“慕子骞……”

又是一阵吼叫声,慕子骞无奈的翻翻眼睛,步出了电梯,看着那正站着门口,气极的组长王伟对着他吹胡子瞪眼的。

“组长……生气会容易变老的,到时候……怎么把妹啊?怎么这么好,还出来迎接我?我不是说了嘛……今天肯定不开溜,一定好好加班……”慕子骞嬉笑的说着,勾着王伟的脖子,将他拉了进去,人刚刚进去,就看到前台的人正在签单,而凌微笑却怔愣的看着那金色玻璃面上集团的图腾。

“组长……我们集团的标志很吸引人吗?”慕子骞眸光一直审视着凌微笑,嘴里不免问道。举世宠婚:亲爱的别跑全文在线阅读

王伟瞟了他一眼,挺了挺胸,一脸高傲自豪的说道:“那是当然,龙帝国的标志不管在哪里,都是吸引人的!”

说着,突然缓过神,一把打开了慕子骞的手,瞪着他说道:“别给我摸鱼,快去将方案弄出来,今天出不来……你就等死吧!”

“哦……”慕子骞有些神游太虚的应着声,只是径自打量着凌微笑,只见她脸色苍白,一副茫然的转身离去,不免追了出去,问道:“喂……你没事吧?”

凌微笑机械性的走着,压下电梯,静静的站在那里等着,当电梯到达时,又反射性的走了进去,一切……都是由着本能,毫无知觉!

慕子骞收起了脸上的嬉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着一股奇怪的感觉,那样的感觉让他不舒服极了,好似……被什么东西勒住了一样。

想着,他不免转过身,看着那面玻璃上的集团图腾,不免撇了撇嘴,耸了下肩膀向自己座位走去。

凌微笑不知道是怎么出了飞跃传媒的,她只感觉整个人像是被抽空了一样,浑身无力,她就那样坐着花坛的围子上,微微仰起了头,这时,方才看到那玻璃面的大厦临近顶层部位的那个图腾,那个盾形,两条栩栩如生的龙首尾相接,中间有着“Z”的图形!

是这个吗?

是这个吗?

那个人和这个标志有关系吗?

就算有关……她又能如何?

凌微笑的身子有些微微的颤抖着,泪水,不经意的溢出了眼眶,那个大大的图腾被湿气阻挡了的视线,渐渐变的模糊起来。

夜风在吹,身后的马路上传来的是呼啸的引擎的声音,这幢大楼就在这喧闹的街市的正中央安静的伫立着。

“铃铃铃……”

手机铃声就在这喧闹着不停的响着,凌微笑久久的才回过神,掏出手机,见是快餐店的电话,急忙接起,“喂……”

【微笑,你回来了没有?】

电话里,传来老板焦急的声音。

凌微笑的心突然“咯噔”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反射性的问道:“是不是小麦出什么事情了?”

电话里顿了下,方才说道:【小麦她……】

“她怎么了?”凌微笑“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拿着电话的手微微的打着颤儿。

【小麦刚刚不小心被刀割破了手,我给止血了,可是……那血怎么也止不住……明明只是个小伤口……喂……喂……】

凌微笑连电话都来不及挂,赶忙推了车往快餐店赶去,脸上的泪迹在风中慢慢的风干,此刻,她已经没有心思去哀吊那五年前的夜……


Chapter:6

凌微笑到了快餐店,连车子都来不及锁,只是一扔,人就奔了进去,入眼的,就是前台跟前围着两三个人,她三步并作两步的奔了上前,急忙问道:“小麦怎么了?”

“笑笑……我没事!”别人还没有回答,小麦已然仰起头对凌微笑扯出一个大大的微笑,然后指了指正在她面前蹲着处理伤口的人,说道:“这个叔叔帮我止血了……”

凌微笑看去,见到的是那个人的背影,她感激的说道:“谢谢你!”

“正好遇到,不用客气!”那人头也不抬,为小麦作着最后的处理,只是缓缓的说道:“小麦只是破皮,却止不住血,我建议你还是带她去医院做个身体检查的好!”

“哦……我知道了!”凌微笑应了声,不免拧着眉看着小麦。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微笑,这会儿也不太忙了,你今天早些下班吧!”老板体贴的说道。

凌微笑看了看小麦,方才点点头,一脸的抱歉的说道:“对不起老板,又给您添麻烦了……”

老板浅笑着摇了摇头,道:“哪来的麻烦……和我就不要见外了!”

“谢谢你,老板!”凌微笑感激的说道,这几年,如果不是老板看她母女二人可怜,留她工作,想必……她都快撑不下去了,对于她这样一个没有学历又带着孩子的单身母亲来说,到处碰壁已经成了生活的一个习惯。

老板轻叹一声,不曾在说什么。

“好了,都处理好,小麦很坚强哦……”说着,那个帮小麦处理伤口的男人站了起来,向凌微笑看来,只是瞬间,二人怔愣在那里。

……

“有了微笑最爱吃的慕斯蛋糕,她会原谅他的吧……”

“你简讯让我回来……就是让我来看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后的样子吗?微笑,我恨你!”

“微笑,我恨你……”

“我恨你……”

……

凌微笑就那样呆滞的看着眼前的人,眼睛一眨不眨,死死的看着,身体好似顷刻间就被抽空了,脑子里除了沈君瀚五年前对她说的那句“我恨你”,就再也无法思考别的,思绪都被他当年那愤恨恼怒的眼神所侵占。

沈君瀚抿了抿唇,看着脸色不是很好的凌微笑,心……在沉寂了五年后又一次狠狠的抽痛着,那样刺骨的痛,他以为他遗忘了,却发现……他这五年里,一直在自己欺骗着自己。

小麦是她的女儿……

呵呵,他此刻是应该大方的祝福她,还是要指责她当年对他的残忍?

二人就这样紧紧的盯着对方,周遭的气氛突然一下子凝结了起来,老板和几个伙计有些茫然的对视了眼,纷纷露出迷茫的神情。推荐haohaoyun.com

小麦仰着头,眨巴着她那灵动的眼睛,看看凌微笑,又看看沈君瀚,歪着脖子问道:“笑笑和叔叔要一直在这里对视吗?”

那稚嫩的话语将对视的二人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凌微笑急匆匆的躲着目光,紧紧抿着唇,这一刻……她无法坦然面对沈君瀚,虽然……虽然她才是更应该去伤心!

“你们认识?”老板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一眼就看穿了他们之间好似有着某些纠葛。

沈君瀚嘴角撇了下,眸光微抬的看着前面有些不知所措的凌微笑,从怀中拿出一张名片放到前台上,说道:“如果小麦需要身体检查,可以来找我!”

说完,冷漠淡然的转身离去,当和凌微笑擦身而过的时候,是那样的云淡风轻,好似……他们真的只是生命里一个陌生的过客。

凌微笑的心趟过苦涩,那样的沉痛让她几乎窒息,她努力的想扯出一个笑意,却发现,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她都无力,当那熟悉的气息划过身边身,鼻子猛然间变的酸涩起来。

“笑笑……”小麦轻轻扯了下凌微笑的手,眨巴着眼睛看着她,又看了眼已然推门出去的人,突然露出一个甜甜的笑,说道:“笑笑,我们回家吧!”

凌微笑暗暗吸了口气,收拾起那过往的沉痛,亦对着小麦笑着点点头,随即收拾着东西,给老板打了个招呼后拉着小麦就欲离去。

刚刚出了门,小麦突然挣脱了凌微笑,就在她愕然的时候,匆匆的转身进了快餐店,将方才沈君瀚留在前台的名片偷偷的装进了兜里。

“你干什么去了?”凌微笑见小麦出来,不解的问道。

小麦扑闪着那犹如小扇子一般的睫羽,说道:“我只是忘记给小李叔叔说再见了……走吧!”

小麦说完,拉着凌微笑的手就往脚踏车处走去。好好孕

夜风清凉,带着一丝寒意。

小麦坐在脚踏车上,看着凌微笑的后背,小手探进了口袋摸着那个名片,眼眶变的有些红红的。

刚刚,她看了名片上的名字,沈君瀚……

小麦的微微垂了眸,长长的睫毛上沾染了湿气。

这个名字,她有次无意中听到二妈和笑笑提起过,但是,一提起……笑笑就哭了,一直不停的擦眼泪,二妈心疼她,她却一直在说……她没有哭……这个人一定对笑笑很重要!

泪水,在小麦的眼眶里死劲的打着转儿,她抬起眸子,突然,紧紧的拥住了凌微笑的腰,将脸贴到她的背上,含着泪笑着说道:“笑笑,我给你唱个歌吧……”

凌微笑点头“嗯”了声,嘴角挂着苦涩的笑。

“没有时间在无畏的承诺中叹息,让太阳晒一晒充满希望的背脊,迎着世界的风我要无畏的挺立,对于必须要做的事我一点都不怀疑,要做就做最好的别说真的可惜,我知道我能做到的就是不停不停的努力……”

小麦那稚嫩的声音一遍又一遍的唱着凌微笑总是哼唱的歌,稚嫩的声音好似无忧无虑的飘荡在夜风里,环着凌微笑的小手也抱的越发的紧。

凌微笑听着小麦的歌声,嘴角的苦涩渐渐的变的释然,可是,眼眶中的湿润却滑落在了脸庞……

五年的坚强硬撑,她以为她能够忘记那个夜,她以为一切都过去了,可是,今天不仅将这沉痛的伤疤毫无预兆的硬生生撕开,并且还在上面撒上了一把盐……


Chapter:7


沈君瀚开着车,缓缓移动在夜幕下,他就这样静静的跟在凌微笑后面,远远的看着,看着她们母女那欢快的背影。

突然,车被猛然刹停。

沈君瀚隔着挡风玻璃就那样看着凌微笑母女慢慢的,慢慢的消失在眼前,身影隐没在黑夜的尽头,独留下昏暗的路灯发出的光芒。

沈君瀚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唇,紧紧的抿着,握着方向盘的手死死的攥在上面,骨节因为用力而渐渐泛白。

久久的,心里的那股气息仿佛都不能停止流窜,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自己忘记了,他以为青葱岁月里那段记忆早已经被尘封,却原来……他自己欺骗自己整整五年,五年后的今天,当在看到那张脸,他依旧心会窒息,依旧能想起那个夜,那个房间,那个充满了男性气息和欢爱后淫靡的气味的房间!

五年,过去的仅仅是时间,剩下的,什么都没有过去。

沈君瀚渐渐的睁开了眼睛,充血了的瞳孔彰显着他此刻内心的愤怒和痛楚。

爱了凌微笑两年,换来的终究是背叛……

想着,沈君瀚嘴角嗤笑了下,自嘲的喃声道:“微笑,为什么要对我那样残忍?”

话语,在空荡荡的车里显的异常的空洞,没有人能够回答他,只有心里传来的阵痛在提醒他,他从未曾忘记,未曾忘记……那五年前窒息的夜!

......

夜幕已沉,飞跃传媒宣传部里却依旧灯火通明,所有的人都在忙碌着。

慕子骞揉了揉鼻梁,有些疲惫的靠在椅子上,看着桌子上那一沓刚刚完成的项目计划,嘘了口气,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

“慕子骞……你又在偷懒!”

这时,王伟的咆哮声又一次响起,原本办公室内有几个人几乎快要睡着了,顿时被他的声音惊的回了神。

慕子骞无奈的摇摇头,起身拿起报告走向王伟,扬了扬手,痞痞的笑道:“老大,不是说了,不要总是生气嘛……会老的!”

说着,慕子骞将报告塞到王伟手里,说了句“我先闪了”后,踏着轻松欢快的步伐转身离去,沿途,还不忘给依旧在加班的美女们一个安慰的飞吻。

当人刚刚到了地下停车场,电话就适时的响起,慕子骞看了眼电话上的名字,无奈的翻翻眼睛,接起就说道:“我说二哥……你是不是在我身上装了监视器?”

【我没有那么无聊,我只是给你说声,母亲已经休息了,但是……她留下话,希望明天早上的餐桌上能看见你!】

电话那段,依旧是那不温不火的声音,优雅而低沉。

慕子骞坐进了车内,沉默了下,脸上嬉笑的神情也渐渐收去,不免轻叹一声,说道:“我知道了,我等下回去!”

【嗯!】

慕子骞有些烦躁的将手机扔到一侧的副驾驶上,启动了引擎,驶离了飞跃传媒,往自己的公寓楼驶去。

当夜更加沉寂的时候,一辆在龙岛的路上呼啸飞逝而过的兰博基尼的轰鸣引擎让夜变的有些烦躁,慕子骞一脸狂傲不羁的单手撑在车门上,一手熟练的驾驶着,迈表已然达到三百,就算如此的速度,他依旧好似觉得有些慢,踩着油门的脚不停的往下压着……

天空渐渐的隐去了墨色,开始泛了白,兰博基尼依旧速度不减的飞驰着。

“吱————”

突然,他猛然踩下刹车,寂静的凌晨传来刺耳的噪音。

慕子骞撇了撇嘴角,远远的眺望着前方的那座占地近五万公顷的龙家大宅,剑眉轻蹙了下,一脸的苦恼。

“叮铃铃……”

适时,车载电话突然想起,慕子骞看也没有看的压下,有些烦躁的说道:“我马上就到……”

说完,便挂断了电话,嘴里嘟囔的说道:“跟催命一样,也不怕我因为要赶回来而出车祸!”

车,不似来时那样呼啸,只是任由着滑动向前。

当车快要到大门时,门接收到感应便已然缓缓开启,慕子骞熟练的穿梭在庄园内,最后将车停到专属车位上。

车刚刚挺稳,车门就被打开,慕子骞适时跨出了车子。

“少主!”风影恭敬的鞠躬。

慕子骞只是应了声,随即往主宅的方向行去,虽然一夜未睡,却未曾看出他脸上有任何的疲惫之色,边行,边问道:“大哥回来了没有?”

“回少主,还未曾!”风影依旧恭敬的说道。

慕子骞回望了眼风影,无奈的翻翻眼睛,对于他的惜字如金至今还是不习惯。

大哥都已经走了一个多月了,欧洲那边的事情也不知道处理的怎么样……

想着,人已然到了主宅,慕子骞自顾的走了进去,抬眼看了下大钟,见时间尚早,便躺在沙发上沉沉的睡去……

......

龙宅昊月殿。

龙昊琰坐在轮椅上,看着从那落地窗透过的朝霞,嘴角渐渐的露出一抹笑意,每天早晨起来,都能看到一束阳光,许是最让他觉得轻松惬意的事情。

“二少爷,三少爷已经回来了,正在主宅小憩!”司徒管家立在他身后,微微躬身的说道。

龙昊琰应了声,和煦的脸就犹如晨曦,让人舒逸和温暖,他回转过身,轻声吩咐道:“让他休息一下吧。”

“是!”司徒管家应声,随即问道:“那……夫人那边?”

龙昊琰想了想,说道:“就回报一声,子骞回来就好!”

“是!”司徒管家再次应声后退下。

房间内,再一次陷入了平静,龙昊琰依旧静静的看着那透过玻璃洒进的阳光,微微的阖起了眼睛,感受着那抹温柔。

子骞因为当年的事情至今不肯原谅自己,要怎么才能让他走出来?母亲这次让他回来,必然又是为了回龙帝国的事情,子骞这次是不是又要逃避,离开的更远……

想着,龙昊琰不免眉头紧蹙了起来,温润的脸上有着一抹沉痛。


Chapter:8


“夫人!”

门外传来礼貌恭敬的声音,慕子骞揉了揉酸涩的眼睛,扫过大钟,竟是已然临近中午。

“醒来了?”

慕子骞闻声看去,就见一贵妇一脸无奈的瞪了他一眼,向他行来。

贵妇身着黑色丝质家居服,头发高高的盘起,略施薄妆,气质高雅,在她的脸上,俨然看不出真正的年纪。

“嘿嘿……”慕子骞翻身起来,死皮赖脸的圈住妇人,先是给了她一个颊吻,随即说道:“不是说让我回来陪你吃早餐的吗?怎么不叫我……”

慕嬅看着慕子骞的样子,有气也发不出来,宠溺的瞪了眼,说道:“也不知道你一天到晚想干什么,好好的龙家三少,却宁愿窝在飞跃里当个职员!”

“啊……一醒来突然好饿,张妈饭做好了吗?”慕子骞抚摸着肚子,一脸快要饿死的样子,说道:“老妈,我先去洗漱啊……”

说完,不管慕嬅怒视他的神情,径自离去。

慕嬅无奈的看着那个背影,轻叹一声,方才说道:“你爸爸在龙腾殿等你,如果不是太饿……还是先过去那边吧!”

慕子骞拧了拧眉,脸上的嬉笑有些僵硬,点了点头,径自离去。

当人还是磨磨唧唧先吃过饭后,站在龙家大宅内最有压力的龙腾殿前时,慕子骞顿时感觉到浑身的不自在,他仿佛永远和这个家有些格格不入。

“少主……”风影见慕子骞一直不进去,不免提醒道。

慕子骞翻翻眼睛,颇为无奈的说道:“我说风影,这会儿你不觉得一个字都不说对我比较好吗?”

风影很是淡然的看着慕子骞,冷静的说道:“让龙爷久等,不好!”

慕子骞当然知道,父亲最不喜欢的就是等待,他还故意吃了饭才来……

正想着,门突然从里面打开,只见司徒管家走了出来,他朝着慕子骞微微一躬,说道:“三少爷,老爷在书房等您!”

慕子骞点点头,知道是躲也躲不过,昨天晚上二哥拿出老妈,他就知道,父子这次是逃不过再一次的剑拔弩张了!

想着,慕子骞暗暗的沉叹了一声,方才跨步走了进去。

一步入龙腾殿,就能感受到一股古典的气息,紫檀木的家具、古画、古董……每一处,每一件物品都彰显着主人的气韵。

书房内,龙啸天双手环胸利于窗户前,手上的琉璃烟斗正冒着袅袅青烟。

“铛铛!”

龙啸天眸光微微向侧后睨了下,沉声说道:“进来!”

慕子骞推门而入,看着龙啸天的背影,不免吞咽了下,收起了脸上的嬉笑,恭敬的说道:“父亲!”

“吃饭了吗?”龙啸天转过身问道。

慕子骞点点头,并未曾说话,长这么大,按照二哥的话,他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爸!

“坐!”龙啸天说着,人也在书桌的里端坐下,他眸光犀利的看着刚刚落座的慕子骞,冷漠的问道:“我今天的目的……想必你回来的时候就明白了!”

慕子骞蹙紧了眉头,一脸的坚定的说道:“我是不会回去的!”

龙啸天听闻,眸光变的更加犀利,冷冷的说道:“这次由不得你!”

“为什么一定要我回龙帝国,龙帝国有大哥不就可以了?兄弟争权你不愿意,现在我们都不争了,你又不愿意,你到底想要怎样?”慕子骞的语气有些不善的说道。

龙啸天眸光一凛,说道:“都过去五年了,你就不能学着放手吗?”

“腾”的一声,慕子骞猛然从凳子上起来,顿时脸色不好的说道:“难道,我们每次见面都非要讨论这个问题吗?”

龙啸天微微仰起头看着这个狂傲不羁的小儿子,平静的说道:“你要逃避到什么时候?”

“逃避?”慕子骞无奈的自喃了声,方才说道:“因为我的疏忽,我害了一个女人,你让我如何去面对?还是说,我们龙家子孙有特例!”

“这辈子如果找不到,你是不是打算就躲避龙帝国的一切责任?”龙啸天亦猛然站了起来,看着慕子骞冷冷的问道:“龙帝国的子孙不允许有你这样没有担待的!”

“呵!”慕子骞嗤笑了声,亦冷冷说道:“所以……我现在不姓龙!”

说完,转身离去,刚刚开了门,突然停滞了脚步,头也不回的说道:“爸爸,就当成全我……不要再逼我!”

慕子骞暗暗吸了口气,大步离去。

这时,龙昊琰从内室出来,看了眼龙啸天,方才淡然的说道:“父亲,明明知道结果,为什么还要一次又一次的尝试?恐怕……子骞更加不想回大宅了,母亲必然会很伤心!”

说完,示意身后的人推着他离去。

龙啸天沉声一叹,紧紧的拧着眉,无力的坐在椅子上,半响,方才打开抽屉,拿出一个相框,里面,慕子骞洋溢着一脸的笑意,高举赛车奖杯。

龙啸天的手指划过照片,低垂的眸子里有着隐忍的沉痛,那样意气风发的人,如今却只是甘愿平淡的随波逐流……

......

温馨快餐店。

午市犹如往常一样忙碌,附近写字楼的白领们相继着来吃饭,这里是附近为数不多的经济实惠又美味的餐厅,最重要的是,这里的服务好,每个人脸上的笑容都异常的亲切。

“嗳!微笑……我们公司最近在招助理,你要不要去试试?”

“我?”凌微笑指了指自己,随即笑着说道:“你别开玩笑了,我才是个高中毕业,你们那里就连打扫的都是大专毕业……”

“哎呀,你也不要妄自菲薄嘛,我们组长不是也常来这里吃饭,听说……也是很喜欢你的!”

凌微笑一听,点着头笑着说道:“恩恩,回头我看有机会了就去试试……你们吃着,我去忙了!”

她知道她们是好心,但是,社会是现实残酷的,她从一开始就知道,她不会傻的以为,人家来吃个几次饭就会恩赐她一个朝九晚五的工作。

“微笑,你的电话……”

凌微笑一听,将手中的菜送到指定桌后,急忙奔向前台,拿起电话“喂”了声。

【喂,是凌小麦的妈妈吗?】电话传来有些急切的声音。

“嗯,我是,您是幼稚园的老师吗?”凌微笑问道,心里莫名的慌了起来。

【小麦妈妈,小麦在学校受伤了,麻烦你来一趟……】

凌微笑一怔,来不及说话便扔下电话往快餐店外奔去,连招呼都赶不及打,甚至……还穿着快餐店的制服。


Chapter:9


幼稚园内,许多小朋友都围着园区办公室外,透着玻璃窗向内张望着。

彭宇阳紧紧的抿着小嘴贴着玻璃看着,只见凌小麦手背上的伤口一直不停的溢着血,任由谢老师怎么止血都是没有用,那血一直流着……

凌小麦好似有些痛苦,小脸紧皱在一起,但是,却一声都没有吭,她看着谢老师,说道:“谢老师,我没事,真的,你不用叫我妈妈来!您能给妈妈打电话……说我没事了吗?”

谢老师依旧为小麦处理着,抬眼看了下,说道:“这次不行!”

小麦一听,顿时紧紧抿了嘴,半响,方才嘟囔的说道:“我一点儿都不疼,真的!妈妈很辛苦也很忙……”

“小麦!”

小麦的话没有说完,就听闻一声急切的唤声,她抬眸向办公室门口看去,就见凌微笑一脸担忧的跑来,她反射性的从谢老师手里抽回了小手,急速的藏掖到了身后,甜甜的笑着说道:“笑笑,你怎么来了?是到附近送外卖,顺便来看小麦的吗?”

凌微笑气喘吁吁的立于老师和小麦面前,她来不及打招呼的先上下打量了下小麦,方才转头问道:“谢老师……小麦怎么了?”

谢老师垂眸看了眼小麦,小麦紧抿着唇,紧张的看着她,那大大的,灵动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有着乞求。

谢老师暗自沉沉的叹了口气,她心疼小麦的懂事,但是,生病的事情不能隐瞒,这个是她做老师的监护责任!

想着,心里不免泛起酸涩,她看着凌微笑那紧张的眼神,沉重的说道:“小麦妈妈,我发现最近小麦的身体状况好似有些不好,如果情况允许下,我建议你还是带她去做个检查比较好!”

凌微笑一听,猛然间想起昨日在快餐店时,沈君瀚说的话,她低头朝小麦看去,突然说道:“将手伸出来!”

小麦一听,反射性的猛然摇头,并向后退了步,好似那样就能躲避开凌微笑的审视,只是,向后退的步子好似有些虚软……

“笑笑,我没……

小麦想说她没事,可是,话不曾说完,就觉得眼前的景致好似顷刻间变的模糊,昏暗……

凌微笑反射性的跨步上前扶住了小麦瘫软的身子,来不及细想,抱起她就往外奔去……

彭宇阳紧紧的抿着唇看着那奔走的背影,小脸上有着难掩的愧疚。

医院内。

凌微笑焦急的在走廊里踱着步子,时不时的坐在椅子上,坐不了片刻便又来回的走动着,紧握的手不由自主的打着颤儿……

“哐”的一声,急救室的门被打开,凌微笑赶忙迎上了一声,急切的问道:“医生,我女儿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晕倒?她的手为什么血止不住?”

医生微蹙了下眉头,方才说道:“我们刚刚检测到小朋友体内血细胞好似存在不稳定因素,我建议你办理住院手续,我们会安排她进行一个全面的检查,至于血……暂时已经止住了!如果你同意,就可以去办理住院手续了!”

凌微笑一听,急忙点着头,说道:“好好,我这就去办理!”

说完,顾不得其他,急忙往医院前台奔去……

时间,在等待中过的异常的漫长,凌微笑虚弱无力的坐在回廊的椅子上,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

这样的等待让凌微笑的身体好像被抽空了一般,仿佛记忆又回到了五年前,她也是这样……等待着,等待着……

“叮!”

凌微笑猛然回神,见医生出来,急切的问道:“医生,我女儿没事吧?!”

医生看着她,好似有着无奈和不忍,沉声说道:“小朋友体内红血球和血小板发生异常,我们怀疑是……”

“是什么?”凌微笑压制着高悬着的心,紧张的问道。

“白血病!”

“轰——”的一声,这三个字犹如平地惊雷,顿时将凌微笑震得全身僵硬,脸色苍白。

“当然了,这个也不是绝对的,要等到安排她做骨髓穿刺才能进一步确认,所以……也不要太过担忧!”医生说完,和凌微笑轻轻颔首示意了下,转身离去。

+++++++

龙岛,龙家大宅。

夜幕初降,主宅内灯火通明。

紧张的气愤将房间内的空气都变的异常的凝重,慕嬅无奈的看看龙啸天,又看看慕子骞,端着碗半天却都不曾吃一口。

而龙啸天就和慕子骞二人对视着,一个凌厉,一个则一脸无畏的狂傲。

整个餐桌上,唯独龙昊琰依旧是那副淡然自若的样子,他静静的吃着饭,每一个动作都优雅至极,好似,看着他吃饭都是一种极尽的享受。

“那个……老爷,先吃饭吧!”慕嬅轻声说道。

龙啸天听闻,方才收回凌厉的目光,安静的吃着饭。

可是,任谁都看的出,此刻他那暗涌着的怒火。

慕子骞撇撇嘴角,亦开始埋头吃饭,边吃,还不怕死的说道:“我就请了一天假,等下我就回去了……”

“啪!”

龙啸天突然将刚刚拿起的筷子拍到了桌上,发出刺耳的声音。

慕嬅心惊了下,可是,餐桌上另外两人却毫无所动,龙昊琰依旧淡定从容优雅的吃着饭,而慕子骞,又一次的和龙啸天对视了起来。

“我已经退了一步……”

“我也退了!”慕子骞突然变的很淡定,静静的说道:“中午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如果……你看我实在不顺眼,那我可以彻底消失!”

“龙子骞,你不要忘记,你是姓龙的!”龙啸天猛然站起,气结的指着慕子骞说道,因为生气,嘴角微微的抽搐着。

慕子骞放下碗筷,站起身,很是淡然的说道:“就因为这个姓,我就要去背负吗?”

说着,眸光看向慕嬅,歉疚的说道:“老妈,我还要赶回去,以后有机会在陪你吃饭!”

说完,不羁的转身向门外行去。

“有本事你一辈子都不要承认你是我龙家的子孙!”

身后,传来怒不可遏的咆哮声,慕子骞的脚步突然一滞,缓缓转过头看去……

`

Chapter:10


“有本事你一辈子都不要承认你是我龙家的子孙!”

身后,传来怒不可遏的咆哮声,慕子骞的脚步突然一滞,缓缓转过头看去……

“如果,这个是你希望的……我会遵守!”慕子骞抿唇说道,心里的酸涩不为人知,他潇洒的转身,背影看上去是那样的狂妄。

龙昊琰依旧不为所动,优雅的放下碗筷,示意身后的人推他离去。

当人陆续离去,慕嬅方才急忙说道:“老爷,你就不要逼子骞了,早知道这样僵,我绝对不会喊他回来,至少……我还能有机会见到他!”

说着,慕嬅的眼眶渐渐变的红润起来。

龙啸天气的沉叹一声,咬牙切齿的说道:“看看你生的好儿子,早晚一天会被他气死!我龙家世代子孙,没有逃避问题的,只有去解决的……”

“你明明知道,他从小就这样的性子,你又非要逼他!”慕嬅哭着说道,亦耍了性子的吼道:“以前你能容忍他,怎么现在就容忍不了了,三天两头的来这么一出,这次更好,你竟然让他不要承认自己是龙家的子孙!”

“你不忍心他现在的样子,就忍心他一直为了那个见都没有见过的女人愧疚一辈子吗?”龙啸天气结的说完,转身离去。

慕嬅一听,顿时无言,只能留在原地默默的流着泪。

夜风轻吹,鼻间都是清新的花草的香气和海水那淡淡的咸味。

慕子骞双手环胸倚靠在车门上,风飞扬起他那不羁的发丝,他目光轻抬,嘴角邪佞的微扬了个弧度,看向正悠悠看着他的龙昊琰说道“我想……二哥不是来当说客的吧!”

“何必和父亲闹的这么僵?”龙昊琰轻睨了眼,方才说道:“当年的事情你就真的放不下吗?”

慕子骞听闻,无奈的叹口气,收起了他平时那玩世不恭的神情,脸上有着几分痛苦的说道:“二哥,何必多此一问?!”

说着,不免看了看他的腿,说道:“你就能忘记吗?不是那次的意外,你又怎么会在这轮椅上度过……”

龙昊琰淡然的笑了笑,垂眸看了下自己的脚,淡漠的说道:“过去的终究是过去了,人要往前看不是吗?而且……”

说着,龙昊琰缓缓抬眸,看着眼前这个令龙家上下颇为头疼的人,接着说道:“你身为龙帝国待选掌权人,你不仅仅是要对龙家负责,更要对帝国臣民负责!”

“对臣民负责……呵呵!”慕子骞嗤笑了声,说道:“有大哥对龙帝国负责就好,而且……他不也一直是被栽培成为掌权人而接受各项训练的吗?!”

“但你也不要忘记了,你是臣民所支持的待选人!”龙昊琰的话不疾不徐,就和刚刚吹过的海风一样,淡淡的,但是……却又不能被忽视。

慕子骞缓缓站了起身,对于这个背负的枷锁嗤之以鼻的轻哼了声,说道:“还有你不是吗?而且,我现在不是龙家子孙!”

说完,拿出手机按下快捷键,待电话接通,问道:“风影,准备好回去的直升机没有?”

电话里传来简短的回应,慕子骞随即挂断电话,转身打开车门,人刚刚想跨入,动作却一滞,他微转头斜睨的说道:“臣民的担子不应该交到我手上,想必二哥也是和我同样的想法,这个国家,只有大哥能够挑得起!”

说完,不在停留的上了车,启动引擎呼啸离去。

听着那飞扬跋扈的引擎呼啸的离去声,龙昊琰不免轻叹一声。

“少主,回去吧!”夜影轻声询问道。

龙昊琰点点头,边行的路上,他垂眸看着自己的腿,好似自言自语的说道:“其实,当年的事情,谁也不曾忘记过!”

夜影并没有回答,只是目光变的有些深沉,又有着自责,当年如果不是他保护不力,少主的腿也许就不会残废。

+++++++

夜,越来越沉。

凌微笑安静的坐在病房内,双手握着小麦的小手,静静的看着她。

月光从窗户内洒进,映衬在小麦苍白的脸上,凌微笑的鼻子一酸,泪水瞬间溢满了眼眶,她赶忙抬起头,可是,却无法逼回早已经盛满的泪水。

泪水,顺着脸颊滑落到嘴角,那苦涩的味道瞬间在嘴边蔓延……

凌微笑极力的隐忍着,可是,泪水却犹如缺了堤的江水,泛滥的一发不可收拾,不断的向外涌着。

心里的委屈,心里的彷徨,心里的苦……好似顷刻间一股脑儿的涌出,仿佛都化作了泪水,要得到发泄。

五年了,整整五年了,她真的很努力的去遗忘,也真的很努力的去面对生活了,可是……为什么非要让她承受这么多,为什么!

想着,泪水涌动的更加厉害,脑海里无由来的印出那个朦胧中看见的有着“Z”标记的襟花,和那个男人低沉的声音……

紧紧是一句“我会对你负责”空话,就可以让她承受这一连串的变故吗?

“笑笑……”

这时,传来稚嫩的隐忍声,凌微笑反射性的赶忙擦了擦眼泪,急忙问道:“小麦,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告诉笑笑,不要硬撑着!”

小麦紧抿着唇摇了摇头,抬起小手为凌微笑擦拭着脸颊上的泪迹,说道:“笑笑哭了……笑笑应该笑的,应该快乐的!”

“你的健康才是笑笑最大的快乐……知道吗?所以,小麦一定要健健康康的!”凌微笑忍下心中的酸楚,强自扯着笑意说道。

小麦一听,小鼻子抽了下,顿时,眼眶中闪烁着晶莹,她猛然坐起来搂住了凌微笑的脖子,抽噎的说道:“笑笑,我很健康,真的,小麦很健康,所以……笑笑要开开心心的!”

凌微笑紧紧的搂着女儿,鼻间又是一阵酸涩,说道:“小麦一定会很健康,笑笑也一定会快乐……”

病房内,母女二人紧紧的相依着,月光洒在他们的身上,看上去有些淡淡的凄凉。

一个人影一直立在病房外,阴沉的看着里面,当那哭泣声轻轻的传来,那人的手猛然攥气,顿时,周遭的空气仿佛被凝结。

`

举世宠婚:亲爱的别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举世宠婚 或 亲爱的别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小说:掠爱夺宠:老公太霸道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掠爱夺宠:老公太霸道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掠爱夺宠:老公太霸道目录预览:第三章:我们之间隔了一条人命第四章:受辱第五章:经不起折腾第六章:一些……能让你快乐的东西第七章三爷!你放过我吧!第三章:我们之间隔了一条人命接连一个星期童话都没有再去‘夜色’上班,虹姐打电话来问,她也借口说不舒服,过几天再去。回来的那天晚上,童话就倒在宿舍的床上,听着舍友的呼噜声看天花板。当年她离开慕家,只身来到距离南洋千里之外的G省,换了一切联系方式,不再和以前的任何朋友联系,原以为已经逃得够远,却没想到,有一

  • 小说:霸少宠妻:重生娇妻很诱人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霸少宠妻:重生娇妻很诱人在线阅读小说名:霸少宠妻:重生娇妻很诱人目录预览:第三章去林氏集团第四章恶整刘助理第五章白羽第六章恒远集团的合作第七章酒吧遭遇第三章去林氏集团洗漱完后,傅墨璃在衣柜中拿出一件白色的衬衫搭了一件黑色长裤,上辈子不知道听到谁说林泽轩喜欢淑女于是便强迫自己穿裙子。为了林泽轩,硬是把自己变成了他喜欢的类型。傅墨璃现在想想,她真的是傻得可以,简直就是莫莫骂的,真是没长眼啊。“小璃,起来了没。”冷语站在女儿的房间前敲了敲门,傅墨璃听到妈妈的声音连忙应了一声。拿起手机一看

  • 小说:总裁老公太给力!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老公太给力!在线阅读小说名:总裁老公太给力!目录预览:第三章:另类糜烂欢场第四章:淼淼,水水水。第五章:干脆脱干净!第六章:为什么娶她!第七章:车里玩!!第三章:另类糜烂欢场“帝宫”,北市最大运动健身俱乐部。一间私人练身房。萧牧第N次被霍烈霆掀翻在地后,连连摆手,不愿再陪练。萧牧边揉着摔疼的屁股站起来,边好奇的道:“我说,三哥你今天是怎么了?吃炸药了?谁惹你了?”“没有。”想想也是,在北市,除非不要命的,否则谁敢惹这位活阎王。萧牧猜测:“那就是欲求不满了?”霍烈霆沉默看他。萧牧

  • 小说:红颜劫,乱世情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红颜劫,乱世情在线阅读小说名:红颜劫,乱世情目录预览:003英雄救美初相识004她只是秦府一枚棋子005洞房花烛夜006洞房花烛春宵短007对不起,我还没有这么贱003英雄救美初相识“混蛋,你们放开我家小姐。”茉莉在一边欲冲上前来,却被另两个小混混拦住了。“妈的,敢踢老子的命根子,老子玩死你。”领头混混捂了下自己的胯部,还好那小贱人踢得不是很准,只是轻微的受了一些伤。他眼冒凶狠的压在秦艳儿的身上,一手制住了她,一手开始撕扯她身上粉色的琉璃衣裙。那布褛被撕破的“嘶啦”声,让秦艳儿骇然

  • 小说:宠妃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宠妃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宠妃目录预览:003敢伸爪把你做成袖笼004咬不死丫的003敢伸爪把你做成袖笼苏沫沫原本纠结着还要不要迈出去的爪子在听到沐清歌的话后“嗖”的一下子收了回来。转身睁大了眼睛看了看侧卧在软榻上的美人。软榻上那人七分慵懒三分病恹恹地,明明看着是个极品美人儿,可是看在她的眼里却是让她忍不住打心底里冒凉气。果然古话说得好,越是美丽的东西越是有毒呐。“过来。”这次沐清歌的声音里听不出喜怒。苏沫沫小心地迈着猫步踱到了沐清歌的脚边。沐清歌起身,手一捞便抓住了苏沫沫的雪白大尾巴

  • 小说:高冷艳后:总裁,离我远点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高冷艳后:总裁,离我远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高冷艳后:总裁,离我远点目录预览:第三章死里逃生(一)第四章死里逃生(二)第五章生死攸关第六章强势归来(一)第七章强势归来(二)第三章死里逃生(一)走出大门,林逸宸冷然对外面几十个身穿黑衣的男子说:“按照我的意思,不许放一个人进来。”说完,林逸宸往外走,他一边走一边想:我让你和你的孩子自生自灭,算是我对你的最后一点怜惜。酒店外,阳光依然很好;而在酒店房间内,灯光如炬。就在这亮堂堂的卧室里,那一张张羞人的照片更让人刺目。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小说:诡夜惊情:夫君找上门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诡夜惊情:夫君找上门在线阅读书名:诡夜惊情:夫君找上门目录预览:第3章被骗了第4章死尸动了第5章心有余悸第6章梦中结婚第7章那梦是真的了?第3章被骗了听了我的这话,灵儿是连忙点头,随后吃了点东西,我们便起身去找风水先生。我,叫梦兮兮,二十岁的年龄,已经上大二,父母健在,自己也会做些兼职挣零花钱。生活一直都很平静,然而就是这串风铃,改写了我的命运。我和灵儿打探到了一个算命的风水先生,什么都会,而且看的还很准,只是地址有点偏僻就是了,大概坐公交车十多分钟,然后走个千米左右就到了。下了车

  • 小说:肥妃翻身:王爷您滚好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肥妃翻身:王爷您滚好在线阅读书名:肥妃翻身:王爷您滚好目录预览:第3章让您滚出去~第4章又肥又丑又歹毒。第5章太他娘的吓人了!第6章懦弱只会让人变本加厉。第7章恶毒挑拨!第3章让您滚出去~不是说古代很保守的吗?怎么一个个这种德性。正想着,外头又是对话响起,“哎哟,岑儿来啦。”“王妃醒了吗?”“谁知道呢。话说,岑儿你是不是瘦了?别费劲了啦,王爷虽然喜欢纤弱的美人,可你这么个从将军府跟过来的丫头,是绝对不会碰你的。你还是跟你家主子好好当一辈子的老姑娘吧。”“付湘,你!”“干什么这么生气

  • 小说:攻婚掠情:契约老公太生猛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攻婚掠情:契约老公太生猛在线阅读小说名:攻婚掠情:契约老公太生猛目录预览:003为情自杀004八字犯冲005秦晚,你不要后悔!006被逼回国007逼婚003为情自杀他看到在场的秦晚,脸色顿时一白,神情间充满了痛苦。此时秦晚也看见了他,认真算起来,他们快半年没见了,不过最近的一次通话确是在昨天。至始至终他都没有跟自己提过半句,若说之前秦晚还报的有半分的希望,这一刻她真的感觉到自己的心死了。此时欧阳霖脸上满是焦急和无奈,他不顾母亲的拉扯,快步的走到秦晚的面前。“晚晚,你听我解释……”“

  • 小说:豪门大少的神秘小情人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豪门大少的神秘小情人在线阅读小说:豪门大少的神秘小情人目录预览:第3章分手礼物要不要?第4章我永远不会对他有非分之想第5章手指流血第6章那个当年舍命救他的女孩第7章是不是很想扑倒?第3章分手礼物要不要?沈婳回自己的办公室后,赶忙就想找医药箱,可是她才刚过来,还没来得及在这儿准备医药箱……无奈之下,只能去洗手间,用流水不断地冲着被开水烫到了的手背。站在洗手台前任由水流冲着自己那已然红肿的手背,沈婳的思绪飘得很远。就在这时,一个挺着肚子的女人走了进来,看到沈婳立刻就说道:“沈助理,手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