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科幻小说《锦绣凤华》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3 19:42:5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锦绣凤华

第1章出关

身为成国的护国侯,时不时的闭关修炼对于戚兰若来说是必不可少的。版权haohaoyun.com

几年之前,戚兰若还不是护国侯,她是护国公最娇宠的孙女,被人下毒变成了其丑无比的面孔,却不知为何,戚兰若突然之间有了身孕却不知孩子是谁的,正因为肚子中的这个小生命,戚兰若被迫离开国都。

成为继戚兰若父亲之外有一个离开护国公的戚家人,而其实戚兰若是穿越而来的现代人,倒霉的戚兰若离开之后,戚兰若生下了一个男孩,取名叫做戚乐。

想念爷爷的戚兰若在爷爷大寿的时候回到了国都,而这时的护国公也收到了要出战尧国的消息,为了不让年迈的爷爷辛苦,戚兰若主动请缨出战尧国。太子轩辕泽被派去监军,而轩辕泽也在战役中渐渐喜欢上了这个聪明又有新奇想法的女人。

戚兰若成功的获胜,被封为护国侯,而戚乐的亲生父亲却被戚兰若调查出来是如今成国的皇帝轩辕泽。

戚兰若现在身在华国,因为她的母亲长今公主李菊月就在这里生活。

戚兰若刚刚闭关结束,沐浴吃完饭后,就房间去看了看戚乐,那可是心肝宝贝,不能够忽视的。好好孕

戚乐一看见戚兰若,那就飞奔过来,然后挂在她的身上就跟个猴子一样。

“兰若,你都不想我吗?”明明知道娘亲在练功,但还是忍不住撒娇。

戚兰若刮了一下戚乐的小鼻子,这个小坏蛋。这两天他可是一次都没有来过。别看她是入定状态,可是对外面的感知度比以前还要灵敏数倍。

“当然不想你,因为你也没有想娘亲,你个小坏蛋!”戚兰若捏着他的鼻子,看着他的小脑袋故意随着转动。

这心情立刻就好转,如果没有戚乐,她真是无法预见自己的人生。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娘亲,我一直都很想你,这是特地为您研制的药丸还有这个面具!”戚乐从娘亲的身上爬下来,到那一堆混乱中扒拉了一会,然后献宝地将手中的东西递上来。

那是一个百变的面具,当然这是用神奇的药水淬炼而成,比娘亲现在戴的面具要好太多。首先不会伤害皮肤,对人体毫无副作用,而且这是个百变面具,撒上一点特制的药水立刻就能连人体的味道都发生改变。

这个方便娘亲营救娘亲的娘亲,也方便他们逃走。戚乐这些日子一直在做着自己能做的事情。

这瓶药是能在受伤的情况下,还能激发身体的潜能,能够作战两个时辰,但是副作用是一当过了那两个时辰,肯定要在床上躺几天的,慢慢调理。但这可是救命的好东西,两个时辰已经是极品好药了。来自haohaoyun.com要知道一般的兴奋剂,说实话也就一炷香。

这玩意就是兴奋剂,在现代的时候,戚兰若使用过无数次。但就在那样科学发达的年代,都造不出时效如此之长的好药来。

“儿子,你真的太棒了,恩哇!”戚兰若兴奋地捧起戚乐的脸,亲了好几口。她和轩辕泽的基因居然这么好,生出如此天才的孩子。

当然这中间鬼医的功劳是最大的,如果没有鬼医,她和戚乐说不定都已经死了。那坟头估计都已经长草了。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戚乐羞红的小脸,“娘亲,我是男人,你不能随便亲的!”

“哈哈,我的戚乐都成男人了呀!”戚兰若笑得更是得意,用最俗的一句话,这就是老娘的杰作呀!

拍着小胸脯,戚乐骄傲地说着,“那当然,能保护娘亲,就是男人,他们都承认我很厉害的!”

血他们集体打喷嚏,敢不承认吗?否则那迎接他们的可就是各种残酷的折磨。

那些折磨能够让人抓狂,各种奇奇怪怪的药丸,能够让他们这些训练到极点的大汉们痛苦不堪呀!

“好,我的乖儿子长大了!娘亲要去找晟叔叔,你知道他在哪里吗?”戚兰若将东西收好。

戚兰若口中的轩辕晟是成国的王爷,也是一直帮助戚兰若的好朋友。

这些可都是宝贝,看着戚乐眼下的黑圈子,她也很心疼,可是他们现在确实需要这些东西,而且是越多越好。

“轩辕晟!”戚乐大叫起来,让戚兰若真是吓一跳。不过这用内力催化的童声,真是让人耳朵受不了。

这熊孩子,刚刚还欣慰着儿子长大了,现在一看,还是那德行。好好孕

不得不说,戚乐的这一声嚎叫确实有本事,因为轩辕晟在三分内赶到了现场。那头上的树叶,还有破碎的衣服,都足以证明他到底有多赶,多狼狈。

而除了轩辕晟,其他所有自由没有任务的人也全部都出现在制药房内,然后一脸无语地看着这对母子。

这没事搞点惊吓,是会死人的,再这样下去,他们这些老命都被折腾了。还以为是遇见危险,刺客之类的。八煞和春分谷雨那可都是丢下手边的活,第一时间冲过来的。

然后就看见戚乐在那傻乐,而戚兰若捂着额头,不想说话的样子。

“发生了什么事?”轩辕晟一脸呆滞,看着众人,谁能告诉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个,我找你有事。然后戚乐就喊了!”戚兰若不得不出声,真是丢死人了,这熊孩子。

“等会!”轩辕晟风一般地来,风一般地撤走。他现在这幅乞丐的样子,出现在心仪的女人面前,那不等于是要了他的老脸嘛!

“戚乐,你怎么呢?”本应该躺在床上修养的戚正峰,也爬了过来。

就是用爬的,因为他内力暂时全无,还被戚乐用药,两条腿都不能动,要治疗当年摔坏的腿骨,就必须要敲断重新接好。

而此刻的他额头上全部都是汗珠,那满脸的担忧,绝对不是装出来的。可惜这一点,没有让一个人觉得定丁点的感动。

这做给谁看?

戚兰若就那样高高在上地看着趴在地上的亲生父亲,最少从医学角度上是。但是这不代表他们就能够接受。

“兰若——!”戚正峰看着女儿不太敢认,因为她脸从五官上看都不太像月儿。这件事安王非常肯定。

当然戚正峰根本就不知道戚兰若此刻脸上带着的是面具,当然这气质上和月儿还是非常相似的。

所以这也算是一种安慰吧!如果当年他没有抛下孩子,是不是今日的一切就会不一样。

当时,他也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一切就这么阴错阳差了。

所以这就是命。

“你来这里做什么?”戚兰若硬着声音,不让自己有一丝的心软,这样的男人不值得原谅。

二十多年,不管女儿不管老父亲,上不孝下不养,真是不可原谅。

张着嘴巴,戚正峰不知道要如何面对。

血等人见状也都撤下去,此刻的他们就是外人。哪怕主子一再强调他们是家人。

“血,你说主子会不会原谅!”谷雨可是等不住,她这心中可就跟猫抓的一样。以前他们都以为主子和他们一样无父无母,但是现在这先是母亲,后是父亲,整个就是一步传奇故事了。

“这个不一样!”冷抱着胳膊,淡淡地说道,这毕竟是一家人,再加上现在戚正峰那么惨,主子的心又是那么软。

如果他现在是高位在握,那么主子可能不会去沾边,但是他现在落魄,而且名命不久矣。

“娘亲,我想睡觉了!”戚乐一会看看娘亲,一会看看地上那个人。

整个空间就只有戚正峰和戚兰若父女。

“兰若,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戚正峰觉得在整个喉咙都在痛,那一颗心怦怦地在跳。

他对不起女儿,对不起。可是这三个字究竟要怎么说?

“还行,你怎么到这里,就自个怎么回去吧!”戚兰若转身就要离开,她要跟轩辕晟商量怎么帮助娘亲的事情。

看见这个男人,他就在想着娘亲此刻吃的苦。

“兰若,我想要见你母亲!”戚正峰急切地喊着,他漂洋过海来到这里,是多么不容易,他不能就一直这样等下去。

转过头,戚兰若冷冷地说着,“你有什么资格见!”

资格?

什么资格?

戚正峰也一直在问着自己,这些年他究竟做了些什么呀?

看着女儿就这样离开,戚正峰一片苍凉。不过他没有爬回去,因为血等人将他抬回去了。

后果是又吐了几口血,被戚乐骂得个狗血喷头。这做外祖父的,被外孙骂成那个样子,也一声未吭,这让他人感到好笑的同时,又觉得很悲哀。

戚兰若深呼吸,娘亲,你告诉我,这究竟要怎么做呢?您现在是不是过得非常痛苦?跟在一个你根本就不爱的男人身边,还得阿谀奉承,还得陪着笑脸。

想到这些,戚兰若就恨不得抽自己。

“怎么呢?”轩辕晟习惯性地将酒袋递过去,有时候想着,这可是能唯一能帮她做的事情。

喝了两口,戚兰若说出了不知道是第N个计划,因为现实的情况,往往比他们预计的要变化太大太大。

就像这个手串,谁能知道里面居然藏着这么大的秘密。

第2章宝藏

“我感觉私军很有可能就在守护着宝藏,如果不是宝藏的合格继承人,那么一定会被杀掉。”轩辕晟觉得那个圣祖皇帝很窝囊,还不如直接将私军交到长今公主的手中,这样既保护了公主,又能够让在位的皇帝有个忌惮。

当然这个也是有着弊端,但总好比让长今公主和李菊月猜了半天都没有猜出来的,强多了吧。

“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我们必须要找到宝藏,那个藏宝图上画得还是比较完整的。只要我们仔细点,一定能够找到入口!”戚兰若知道这一般的宝藏,肯定都是安装了无数的机关。不过好在,他们有着专业人员。

“那我们马上出发,迟则有变。但是戚正峰你怎么处理,如果他发疯一定会受到影响的。”轩辕晟真是觉得戚正峰完全不应该来这里。

“有戚乐的药,他暂时不会死掉,但是我不会恢复娘亲的记忆!否则,那带来的将是无穷无尽的痛苦。”戚兰若必须要为了娘亲的幸福着想。

“留下几个人看着他吧!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轩辕晟现在要做的就是尽一切能力去帮助她。

戚兰若点点头,现在只能这么做。哪怕那个男人再不是东西,也不能够弑父,这样的事情也做不出来。

戚兰若的父亲早就离开了护国公府,而她的母亲李菊月失忆做了华国皇帝司马云飞的皇后。

目标确定后,戚兰若带着四煞还有轩辕晟出发,戚乐等人留在家中。现在他们不能出动人数太多,否则肯定会引起司马云飞的疑心。

现在他对司马云飞来说,那就相当于鸡肋,不敢随意动的。否则如果李菊月的身体如果出现点差错,那可就找不到这么神的神医了。

再加上太医院的院首可是不止一次地说过,这戚神医的医术,是四海之内罕见,是医道的正统。

戚兰若破解了手串之谜,以及修炼了无上心法,以及找到宝藏的事情,全部都通过特殊的方式传到了李菊月这里。

满含泪水,李菊月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方法,这么多年她都一直带着这一个手串完全没有想到。

所以说,如果没有女儿,这辈子她都不可能知道这个秘密。

这几天,司马云飞一直宿在她的宫中,让无数的人羡慕。也让那几个女人来挑衅,当然压根也就没有打算装什么贤后,反正都是司马云飞要求她做皇后,而且这凤宫的奴才们也都是他的人,这时刻谨记着,要保护她这个皇后。

可以说,连权谋都用不上,过得还算是比较舒心。当然如果没有司马云飞,那会更舒心,更美好的。

“皇后娘娘,那边的人又过来了,您看?”丁嬷嬷自知这不是宫中,所以说话,那都是小心翼翼。

当然这只是跟李菊月和皇上才用这样的语气,而面对其他人,她立刻是趾高气昂,谁不知道她是大红人,还得巴结巴结。

这样的日子,真是今非昔比呀!

“不见!”李菊月可还没有时间跟那些女人来个争风吃醋,没时间更是压根就没有将这些人放在眼中。起点根本就不在一个点上,争夺不过就是降低了身价。再说这司马云飞是上赶着跟在他后面的。

“真的在这里吗?”戚兰若看着那一片花海,这是罂粟。很漂亮,能镇痛,可也是毒药,这玩意可不是拿在手中随意玩的。

但是宝藏真的会在这里吗?这个地方怎么看都不像。

没有山,一片平原,这样的地方,能够藏得住私军,宝藏?有一种被人耍了的错觉。可是这圣祖皇帝会耍他最疼爱的小公主吗?

这三百多年可就外祖母一个人。

总之现在的戚兰若是一头雾水,一头问号!

“地图上确实是在这里,丝毫不差!”虽然到华国的时间不长,但是他们的侦察技能,可都是戚兰若手把手地教出来的。身为戚兰若的手下的冷对兄弟们和自己,那是绝对地有自信。

“那我们就将这里好好地搜索一圈!看看有什么发现!”快马骑了三个小时,才到达这里的,戚兰若说什么也要找点东西出来,而且相信一个爱女儿父亲的心。

几个人开始绕着这片罂粟花海,仔细地地毯式巡查。

一炷香,一个时辰,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戚兰若是越来心越冷,难道这真是整人玩吗?

“何人私闯此地?”一声大喝,让众人紧绷的脸色立刻就好转了。

戚兰若赶紧将手中的那残缺的手串拿出来,高高举起,“我是长今公主的后人!”

不管这些人是不是守护宝藏的,不管这些人是不是和娘亲的影卫来自同一个地方,但是她必须要赌一赌。

这一句话喊出,花海中的人接一个地冒出来,就好像这片花海,好像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戚兰若被四煞和轩辕晟紧紧地保护在中间,面对着这几十个人形成的保护圈。

“将军,信物正确!”一个中年的汉子接过戚兰若的手串,仔细查看后,向着领头的人示意。

“你是公主的何人?”此刻的戚兰若脸上可是半点和长今公主相似,这易容过后的她,实在是让人怀疑。

“我是李菊月的女儿,迫不得已改装!”戚兰若将脸上的面具揭下来,“无上心法已经学会!”

听着这样的话,再看看戚兰若换过的脸,那将军脸色这才缓和一点。

“请使出无上心法!”就算已经有了这两样的证物,这将军还是必须要确保万无一失。毕竟这里对他们来说,是世代守护的地方。

哪怕当年他们得知长今公主的暴毙,他们也不能离开这里,只能派出影卫继续辅佐公主的女儿。

现在公主的外孙女都这么大了,可是为何一直都没有消息传递回来。

但是看着戚兰若那娴熟的无上心法,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四煞和轩辕晟也都是第一次看戚兰若使出这样的武功,在心中都各自对比,然后都很无语,因为他们所有人都不再是她的对手。

轩辕晟以十分伤势换戚兰若八分,这种实力让他也非常无语。

这功法太高深了,不过还是戚兰若的运气好,否则一般人在她这个年纪哪有如此多的奇遇。

“参见主子!”几十个大男人跪在地上,嗷嗷叫地喊着,他们等到现在是太不容易了。他们中间最老的守护者已经死去了,而他们这些四五十的,都是圣祖皇帝后来为公主挑选的。

总之,他们守护在这里,就是等待主子的到来,这一天经过了几十年,终于到了。

“都起来吧!你们一共有多少人,宝藏究竟在何地?”戚兰若瞬间恢复了上位着的霸气。

这些东西目前是他们最需要的东西,娘亲的自由,和这些都有着莫大的关系。

“主子,请!末将陈虎!”陈虎脚剁了一下,就看见,花海慢慢地往两边移动着,一道两人宽的石头打造地楼梯出现在众人面前。

戚兰若惊讶之余,开始佩服,这古人的智慧是无穷的。这突然出现的阶梯,还有刚刚这些人的出现,都是值得探索和学习的。

血已经是两眼放光了,本以为他的机关术是最好的,但是刚刚他居然一点都没有看出门道来。挫败的同时,更多的是学习的热度。能够更高一层楼,这一直是他的梦想。

一道道楼梯转下去,戚兰若就好像到了地下皇宫,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那都是精品中的精品。拿出去的话,那都是价值万金。这华国是真有钱,看着那一路照明的夜明珠,还有地上铺得黄金。

真的是金子,戚兰若敢确定。这么多年,她已经养成了对金子银子气味的精通。

血等人眼睛也是亮的,跟在主子后面,必须要有捞钱的本事,否则就会被鄙视的。所以他们的各司其职,必须要赚更多的钱,这样才能让主子开心。

轩辕晟看着他们几个见钱眼开的样子,嘴角的弧度也拉得更大一点。不过有了这么多的钱也不是坏事。

这样也不错!解救了李菊月,给长今公主正名,那这件事就算完了。他们也该回去了,否则在华国时间长了,肯定要出问题的。

再加上现在完全不知道成国的情况,轩辕泽那孩子,没有经历过大战,如果真是南国和北国联手对付他,轩辕权又袖手旁观,他能搞得定吗?

这做皇帝,不能人生中只有儿女情长,必须要将百姓和国家时刻放在心头。否则那就是昏君。轩辕晟可不希望轩辕泽被人如此地怒骂着,这也是他当年不愿意做皇帝的原因,不自由,身不由己。

“现在守护宝藏的私军一共有多少人?”戚兰若收起星星眼,开始问着正事。

“回主子,一共是十万!每日才操练都没有落下,随时可以演习!”陈虎声音依旧是洪亮,但是听的人可就不是太舒服了。

“你们有规定,不准离开华国吗?”这些人如果带走,对轩辕泽来说,也是不错的。虽然是属于娘亲的,但是现在貌似她是主人了。戚兰若的这点小心思,如果被某人知道,肯定要得意洋洋。

第3章保命的原则

“没有,尊主子的命令!”陈虎不是傻子,这公主的后人找到这里,如果想要做点什么事情的话,那么就等于跟着朝廷作对。

他们才只有十万的人马,如果不离开,那就可能一个也不剩下。

所以离开,才是保命的原则。

“为什么?你们完全可以将这些宝藏占为己有,然后自立为王!”戚兰若看着陈虎,突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面对这样大的宝藏,他们就真的能够不心动,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难道就真的没有打算自立为王?

难道这古人的忠诚就是这样的强大吗?戚兰若对此表示着怀疑,面对这样大的诱惑,戚兰若自认为做不到。

“主子!”一群人全部啪啪地跪下来。

“末将等人的命是长今公主的,既然公主已经不在了,我们就必须要守护者公主的后人,根本不敢有异心。如果一百年都没有公主的后人到来,我们这些人就会全部老死,这个秘密,也就不会有任何人知道了!”陈虎说出这样的话,其实挺悲凉了,但是他们从小就被挑中训练,年龄层次不一样。

现在老死的士兵,也有不少。

“为什么?”戚兰若皱着眉头,圣祖皇帝那脑子是不是有毛病,为什么不直接告诉长今公主呢?

或者外祖母知道,只是没来得及告诉母亲,就死去了。

或许从长今公主的内心,就没打算开启宝藏,她只想做一个平常的女人。不想参与那些个皇位的争斗。

这一切戚兰若已经无从可查,毕竟人都死了这么久。

“我们是无法娶妻生子的,都服用过绝子药,而解药必须要等着主子来!用无上心法打开最里面的那扇门,当然主子也不用担心我们反叛,我们都是孤儿被圣祖皇帝挑中的,这本身就是一种荣幸,而且就算打,我们也打不过您!”陈虎这番话说得那叫一个真诚,他看出来主子是个要听真话的人。

那些大道理就算说出来,主子也不一样相信,既然这样,还不如就将不好的一面说出来。

原来是这样?

看来每一个帝王的心,都不能简单地评价,虽然察觉不到那圣祖皇帝的用意,但是戚兰若知道,这宝藏和军队都是属于她的了。

这就足够了。

至于这里面的财宝一时之间也搬不走,必须要从现在开始,慢慢地运走。

和轩辕晟对视了一眼,那家伙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点点头。华国四面都是海,属于一个易守难攻的国家,本来这片大陆上也是三四个小国家,不过都被司马皇族给灭了,现在是一家独大。

周边的经济贸易还是比较发达的,来往的船舶比较多,所以才会有各种代理客人暂停的渔家。

除了正北方的成国南国等四国比较远,这另外三面的国家,都是比较近。所以,戚兰若等人的身份也能一直保密着。

戚兰若看到几屋子的财富之后已经是非常地淡定了,不得不说,外祖母当真是受到了极度的宠爱,只是这宠爱却要了她的命。

这究竟是爱还是害呢?

“主子,我们接下来怎么办?”血可是对这些机关念念不忘,小心地提醒着。

戚兰若岂能不知道他的这点小心思,“有这些人在,还怕没人教你吗?现在当然是要将这些东西都搞成我们自己的。”

真是有点恨铁不成钢,这点就受不了吗?

戚兰若在这里呆了三天,将这十万人做了一个简短的了解,顺便让血这几个人和他们来了个切磋。

对他们的整体实力还是非常满意的,当然打开了那个所谓的密室,并没有解药,只是一个药方。

当时那些汉子们都哭了,真得哭了。要知道这么多年的梦想一下子就破灭了,那就好像被欺骗,对着圣祖皇帝有着怨恨。

好在戚兰若非常肯定地告诉他们,凭借这药方,她就可以制出解药,并且当场展现了一下她那神气的医术,一下子收复了在场的所有汉子们。

谁都渴望有个后代,不愿意断子绝孙。他们大部分人虽是孤儿,但更渴望家庭。

“张宸你们秘密转移到京城的那个山头,然后掘出一个密道,陈虎你带人控制好海路,能够保证我们安全撤离。剩下的人暂时留在这里,等待命令和信号!人员众多,极有可能会被发现,所以必须要全部换上便装,武器都要贴身的。”戚兰若目前只能这样安排,娘亲在宫中是个未知数。

“遵命!”戚兰若耳朵都快要被震聋了。不过心中却带着喜悦的,司马云飞一定猜不到,宝藏和军队已经进入了她的口袋。

但是也不能逍遥,否则那可就是祸事连连。

必须要尽快和娘亲取得联系,如果娘亲无法得到想要的,那就必须要剑走偏锋了。不得不用一些特别的手段,然后撤离这里。

本来戚兰若也不愿意如此,毕竟这里不是他们的地盘,稍不谨慎,那就是满盘皆输。所以从一开始,她的计策就多有顾虑,一有危险,就被迫改变。

但是现在可来不及了,有着戚正峰的临时炸弹,再加上司马云飞如果派人往北边去巡查她的身份,算算日子,也差不多快回来了。

李菊月最后一次用药的时间到了,戚兰若收拾起所有的心情,如同往常一样,嚣张的眼睛里谁也看不见。

照死地使着太监侍卫啥的,反正这些人不用白不用。

一路上所有人都知道,这戚神医为皇后娘娘看病来了。这太医院的院首带着自个的徒弟,那脚步跑得一个飞快。

而其他人多少为了面子,不愿意上赶着一个女人来教自己。

“神医,您可来了,我们娘娘等你半天了!”这丁嬷嬷那一身闪亮的,差点让戚兰若没认出来。

但是脑海中也闪过两个词,那就是老鸨,这样的感觉真是太不好了。

“恩!”这宫中可不比在李府,最少已经有十个人盯着她的一举一动了。无上心法,让她的感知能力增加了很多。

她必须要步步谨慎,不能给娘亲带来一丝一毫的麻烦。

“给皇后娘娘请安!”戚兰若当着这么多宫女的面,还是走了个程序问题,再说,给自己的娘亲请安,这不丢人。

“神医请起吧!本宫这几日不知道是不是旧疾发作。这头有些疼!”李菊月看见女儿,那眼泪差点都掉下来了,但却死死地忍住,借故头疼,用帕子掩饰着。

“我这就给娘娘揉揉!”戚兰若站起来,快速地走到李菊月的身边,开始给她揉着。

“你们都退下吧!神医看病可不许观望的!”丁嬷嬷可是知道戚兰若的规矩,就怕这些宫女一不小心得罪了她,甩手走人,那可都是自己的错了。

宫女们有些不愿意,她们好不容易才见到传说中的女神医,本来想着看看神迹。但现在可好,直接被赶出去了,但是也没有人敢说个不字。

美玉和美月仗着从府中出来的,也看过几次神医治病,于是完全不在意。

“你们也出去!”戚兰若黑着脸,这两个丫头,她始终不喜欢。

丁嬷嬷听这话,心中非常舒坦,让这两个丫头平日里,横!

将人指挥出去,戚兰若开始吩咐丁嬷嬷,去倒水。有这片刻的时间,才能和娘亲说一会话。

“娘亲,这些药可以让他暂时地头脑不清醒听你的话,但也是有着风险的,您考虑清楚。”戚兰若将药塞进娘亲的袖子里。

“恩!”李菊月点点头,这个方法确实危险,司马云飞是个意志力非常强的人。

“不过不用害怕,我里还有让他昏迷的药,方便脱身的。但是这药究竟什么时候用,娘亲,你可得把握好了!这是信号弹,只要你发出来,我就能最快地赶到我们约定的地方!”戚兰若快速地将所有的话全部都说完,然后就看见丁嬷嬷已经端好了茶水来。

那脸上自然是恭敬的笑容,在她的心中,这戚兰若就是救命恩人。

“神医,这药还是跟上次一样服用吗?”丁嬷嬷看着皇后的脸色,就知道这会肯定是好点了,神医的医术就是高。

戚兰若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听见外面的人喊着,“皇后娘娘,戚神医,老夫可以进来吗?”

这院首可是对戚兰若送给他的东西爱不释手,但是也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使用的首发应该是有着问题,否则怎么做不到神医要求的那样。

但是这神医也不是一般人能够见的,所以,他这次知道神医进宫了,那是绝对不能再错过机会了。

再说这傻徒弟能够入得了神医的眼,那就再带过来试试呗,说不定有着奇遇。

“娘娘,您看这!”丁嬷嬷觉得这老头毫不知耻,这可是皇后的寝宫,没有宣召,他们就跑来了。

“神医,你看——”李菊月将决定权放在女儿的手中,在皇宫里,什么秘密都瞒不过司马云飞的,如果他们在一起呆的时间太长,一定会引起他的怀疑。

第4章面子

“让他们进来吧!既然是找我的,总不能不给这个面子。”戚兰若是一个你给我三分颜面,我还你十分的,她可是记得这老头在不相识的情况下,在众人都打压的情况下,还是能够站出来为她说几句话,就冲这个,那老头也是一个值得信任的。

听到这话,丁嬷嬷自然也不敢说什么,很快就将院首和他的徒弟请进来了。

这戚神医可不在宫中常驻,这主子要是以后生病还得指望那个老家伙。

“戚神医,好久不见啦!”院首给皇后行完礼仪,就看着戚兰若。如果不是看对方是个女子,肯定要冲过去,表达一下思念之情。

这女子的医术,让他只能仰望,这么多年,他一直都期望医道能够有着人才,而如今这人才就在他的眼前,真是死而无憾了。

“院首大人客气了!在下给皇后娘娘治疗已经告以段落,正是要离开宫中了!”戚兰若收拾着药箱淡淡地说着。

然而这种淡然的气质,就是让院首大人佩服,在任何人面前都没有惧色,坚持自己特色,值得佩服。

“那神医可有时间去太医院坐坐,老朽还有好多问题不接,希望能够神医能够指点指点!”院首老头说什么也不能就让她走了,哪怕是皇后怪罪也在所不惜。

“那就走一趟吧,正好顺便看看这皇宫,不知道这皇上会不会怪罪。”戚兰若背着药箱,好似真的就是逛逛而已。

“不会,不会,皇上如果知道我们交流医术只会高兴的!”院首那嘴都快笑裂了,这样的神医,那真是他们的楷模呀!

小徒弟再次看见戚兰若,也是非常紧张,当日戚兰若教了他那么多东西,可是吧,他又是比较笨,不知道怎么跟师父说。

戚兰若的记忆力超强,对一些特殊的建筑物又随口问了几次,大致上是将皇宫的几本情况掌握了。

和院首大人探讨了几个病例就离开了,并没有在皇宫多留。因为后面的几个尾巴可是一直都是跟在她后面的。

不用猜,这都是司马云飞的人。

“皇后今日起色好多了,快拿来那戚神医果然医术可以!”司马云飞只要处理完正事,那是一定要到凤宫,跟李菊月一起用膳的。

整个皇宫谁都认为皇后娘娘真是前辈子烧高香了,否则这辈子怎么能让皇上如此对待。

“臣妾这命,都算是神医给救回来的。可是这心病,就算是神医也是治不了的。”李菊月哀怨地看了一眼司马云飞,这些日子他总是闭口不谈娘亲的事情。

“月儿,我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司马云飞皱着眉头,有些不高兴,总觉得这李菊月好像没有她说的那么爱他。

现在他完全没有计较以前的事情,和她成为夫妻,给了她这个世界上女人都最爱的权利。更不让她在后宫受到一点的麻烦。难道这还不够吗?

为什么她的心中就不能为他这个丈夫多想一点呢?

“可是我不能让娘亲一个人孤零零在野外孤坟那,甚至连烧纸祭奠一下都是不可以。”李菊月也渐渐地失去耐心,这司马云飞比想象中的还要狡猾,而且那所谓的爱情,现在看起来真是非常的搞笑。

“月儿,再等等好吗?”司马云飞真不懂,这李菊月白天和晚上差别怎么那么大。晚上的她是那样的柔顺。

而且所做的一切,都能让他拥有一个做男人的骄傲,但是一到白天,什么都变了。

当然他的身子有些虚,找太医看了。太医劝说房事上要克制,可是每次他都控制不住自己。

李菊月握了握拳头,却没有再说话,没有让司马云飞接着生气。

华国元二十八年,皇帝司马云飞突然将先帝处理长今公主的事情,拿出来批判,并用罪己诏代替先帝赎罪。

并拿出圣祖皇帝当年对公主的承诺,恢复公主的荣誉,更是将公主的遗骸运回皇陵厚葬。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朝中的大臣反对者,全部被处死。

而李熊也因为亲自处死了公主,哪怕是奉旨办事,也是不该。用皇上的话来说,这公主死了,额驸必须要跟着殉葬。

而李熊更是在与公主新婚期间,就纳妾,在公主死后,很快将妾室扶正。这些都是对公主,对皇室的不敬。

再加上李天昊为官期间不思为国效力,贪赃枉法,罪该治死。

这也是太师管教不严的过错,数罪并罚。李家被抄家,李熊,李天昊直接被处死。其他人则是直接流放到边疆。永世不得回京城。

然而李熊居然在儿子行刑的时候,被黑衣人救走,李天昊一起消失!

成了华国历史上最动乱的一年,然而这事情居然就发生在半个月,让朝中的官员们,和京城的百姓们都人人自危。

那挨家挨户地搜查昔日高高在上的太师,闹得那叫一个鸡犬不宁。

然而这件事的前半段是李菊月操作的,后半段是司马云飞操作的。而可怕的却在于,司马云飞彻底地变了一个人。

因为发现了李菊月对他用药,因为他不可能做出对先帝也就是自己父亲不利的事情,唯一的解释,就是她动的手脚。

“李菊月,我要知道那个宝藏的秘密!”司马云飞捏着她的下巴,从她寝宫还搜出了信号弹,她究竟和何人一起来谋害他的江山。

“终于露出你的狐狸尾巴了!哼哼!”李菊月说话不利索,但还是表达出完整的意思。

“是,朕这么多年的心血,也不能白费,你说对不对?”司马云飞突然放下手,冷笑着,真没有想到这一切居然走到了如此的地步。

既然她都是如此地糟蹋自己的心,那又何必说得太多呢?

在司马云飞看来,他是最无辜的一个人。

“我不知道什么宝藏,你可以学你父皇一样,直接杀了我吧!”李菊月不想连累女儿,所以在司马云飞发现的时刻,她都没有扯动那个信号弹,但是却直接让他拿走了。

“杀你,那岂不是太便宜了!你和他人谋害朕,那这背后的人必须要钓出来!那个信号弹一发射,朕就能将那个奸夫引出来了!”在司马云飞的心中,这李菊月肯定是背叛了他,而那个人一定是个男的。

看着转身走的司马云飞,李菊月流下了泪水,这下子真的要连累女儿了。这消息怎么才能从这宫中传出去呢?

凤宫被团团围住,一只苍蝇都无法飞进飞出,更何况是人。

而这些大事的变化,也让戚兰若时刻警惕着,在她看来,这都是娘亲的想法,自然也以为现在的司马云飞还在娘亲的控制之下。

却不知道一个人能成为帝王,那毅力绝对比一般人要强横,那药也只不过就控制了司马云飞三天,后面的发展,是借机行事,除掉李熊这个心腹之患。

但是没想到,居然还给他逃走了,这是个隐患,必须要抓到那两个人。

“主子,那宝藏的宝物,全部都搬空了,人员也运送了一半过去!做得非常隐蔽,暂时没有引起他人的注意!”血可是遵守主子的命令,全部都是晚上出发,而且是先向西北走,然后再转正北。虽然兜圈子,但是这样才是最安全的做法。

“好!”今夜她必须要进宫探一探娘亲,按照计划,娘亲此刻应该生病传她进宫诊治,可是娘亲却没有动作。

会不会出现危险了,说真的,戚兰若对这种危险的感知,是绝对有把握的。对身边的兄弟姐妹都如此,更何况是亲娘。这种心里感应,肯定是真的。

“主子,怎么呢?”血看着主子问道,难道是因为轩辕晟和轩辕泽都不在,所以才会如此吗?

因为春分偶尔离开,他也会有这种感觉,而且是越来越强烈,可是现在主子大事未成,哪怕再有心思,也得等到这件事结束。

“主子,主子,专用信号弹响了!”冷急急忙忙地来汇报,现在可是白天,可是信号弹就是响了。

这是特制出来的,哪怕在白天,他们也能第一时间收到。

“什么?什么时候?”娘亲真的出事了,否则不会点燃这信号弹的。

“就在刚刚,我已经侦察过了,皇宫的方向!”冷不敢有一丝隐瞒,此事太过于重大。谁都知道,那里面的可是主子的亲娘。

“马上挑选二十名好手,跟我进宫!如果有了家人,或者是有成亲对象的,就留下来。”戚兰若不能自私地让别人没有了幸福,多积德,才能让自己和他们活得更好。

看着皇宫的方向,戚兰若深呼吸,冷静一定要冷静,绝对不能出差错。

必须要全体易容,不能让司马云飞察觉到他们,否则离开这里就难了。不用戚乐最新研制的,就用以前的那些就好。

戚兰若迅速地换了一张脸,看着挑选出来的二十名精英,春分和谷雨被八煞挡在了外面,她们的任务是照顾少主。无论何时何地,这都不能改变。

锦绣凤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锦绣凤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你是我远方的诗》《你是我远方的诗》

    原标题:《你是我远方的诗》《你是我远方的诗》小说:你是我远方的诗第一章带球逃跑W市,深夜。暖色调的灯光洒落在轩龙酒店的总统套房内,迷蒙上了一股浓郁的暧昧气息。林千柔深沉的躺在床上,感觉到了燥热难安,紧闭的双眸间,拱起了一个渐深的川字。“热,好热……”她喃喃细语。不安的手,在凌乱中撕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站在床边看着这一幕的男人,眼角一闪而过,目光落在了她手指上的这枚戒指上面。他,一下收敛了神色,脱下外套,一个相拥,抚慰在了她的身上,吻住了她红润的双唇。林千柔顺势着迎合起来,抱着他的手,肆虐的在他身

  • 《爱是徒手摘星辰》《爱是徒手摘星辰》

    原标题:《爱是徒手摘星辰》《爱是徒手摘星辰》小说名:爱是徒手摘星辰01章上小叔子的床洛欢喜觉得她今天捉女干特别优雅。晃着红酒杯,踩着高跟鞋,红裙红唇,气场十足,好像是要去走星光大道一样美丽。她倒是很想看一看,什么样的女人会比她还好看,既然让顾琛忘记了回家。然而,当她看到那狐狸精是自己妹妹洛安然时,她差点就忘了优雅两个字怎么写!顾琛还真是好福气啊!要知道她妹妹是桐城第一名媛,而她是桐城第一铁娘子,她们两姐妹可是多少人的求之不得,居然都给顾琛给玩了。露天席地的葡萄架下,沉浸于人间情事的男女显然没有注

  • 《一往情深深几许》《一往情深深几许》

    原标题:《一往情深深几许》《一往情深深几许》小说名字:一往情深深几许第一章:那个女人回来了凌晨一点的陆家别墅。“恒之,我求你!医生说了肚子里的孩子还很脆弱,我们不能再继续做了……”宽敞的大床上,林薇薇挣扎着。她肚子里的孩子才三个月大啊!压在她身上的陆恒之动作粗暴地撕扯着她的睡衣,冷着一张英俊的脸孔:“林薇薇,能为我陆家生下孩子的只有潇潇!你这种下贱的女人根本不配!”听到这个名字,她忍不住笑了出来!林潇潇是她的亲妹妹,是她曾经最信赖的人!可是这个她最信赖的女人却抢走了她爱人的心,让她的人生悲惨到了

  • 《大红棺》《大红棺》

    原标题:《大红棺》《大红棺》小说名字:大红棺第一章尿坟头在农村,有很多的禁忌,有些事千万不能做,不然会惹来大祸。小的时候在乡下爷爷家没有什么玩的,不是抓泥鳅,就是跟着一群小伙伴们去山上玩。那时候胆子大,也不知道怕,整天和一群小伙伴在村边上的坟山中转悠。有一次刚好在一座石棺上休息,憋不住尿,就将尿撒在了石棺前边的坟头上,这一尿就惹出了祸。后来,几个小伙伴先后出了事情,要么一睡不醒,要么疯疯癫癫。我那时候很害怕,但又不敢跟家里人说,直至有一天晚上,我做噩梦了!梦中,我梦到小伙伴们跟着一个女人来找我,

  • 《如果不曾爱过你》《如果不曾爱过你》

    原标题:《如果不曾爱过你》《如果不曾爱过你》小说书名:如果不曾爱过你第1章:你不过仗着我爱你陆鸢是在顾随和陆蔓订婚的当天,才知道他已经背叛了自己的事实。明明是骄阳似火的盛夏时节,她却如堕冰窖,遍体生寒!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深爱的男友竟然不声不响地和她堂姐在一起了。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陆鸢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她可以接受全世界的遗弃,却不能接受顾随的背叛!从前她有多爱顾随,现在她就有多痛恨他的背叛!陆鸢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酒店在酒店化妆室里找到了她爱了整整九年的男人。上午的阳光透过干净得纤尘不染的落地

  • 《相思入骨》《相思入骨》

    原标题:《相思入骨》《相思入骨》书名:相思入骨第1章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夜,宙斯大酒店,一层,喧嚣。“叮!”电梯的门打开,冷谟延走了出来,这儿的喧嚣让他皱起眉头,他有意无意地晃了一眼,随即,他的瞳孔就狠狠一缩,身体在瞬间僵硬。人群中,那一张魂牵梦萦的脸,再一次出现在他的眼前,熟悉的,鲜活的。“冷总?”一边的秘书发觉了他的不对劲,他顺着冷谟延的视线看去,双眼在瞬间瞪大。是她!死了两年的她,回来了!不远处,一个猥琐的男人对她说:“喝!这里的酒,你喝多少,我按照价钱给你翻十倍的提成!”说着还从钱包里掏出

  • 《枭后》《枭后》

    原标题:《枭后》《枭后》小说:枭后第一章红衣而死,化为厉鬼水夕月在狂奔,大红的嫁衣早己零乱不堪,不顾身后几个丫环、婆子的阻拦,疯也似的冲进院子。这是四皇子齐斐玉的府第,也是她今天大红花轿抬进来的地方。只不过原本四皇子妃,却被告之成了陪嫁的藤妾“水夫人,你这不是让我们为难吗!殿下和皇子妃正在喝交杯酒!”一个婆子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水夕月的衣裳,使劲往后拉,另外几个丫环、婆子过来,拧她腰的拧她腰,踢她腿的踢她腿。“我要见四皇子!四皇子……”强忍着身上的痛楚,水夕月挣扎着对着里面大声的叫了起来,然后腿骨

  • 《太后秘史》《太后秘史》

    原标题:《太后秘史》《太后秘史》小说名称:太后秘史第一章:镇国将军殉国亡,灵堂之上封皇后夜凉如水。我红着眼眶,着一袭单薄的孝服跪在灵堂之中,面前是火盆中燃烧的纸钱。灵堂正中央摆着两个棺材,牌位上书——护国大将军苏卿之灵位、苏氏之灵位。想到往日里疼爱自己的父母如今双双离我而去,不由得悲从中来,眼泪从眼角流出,滴落在火盆之中,了无痕迹。护国大将军苏卿战死沙场,同日,其爱妻苏氏就自缢于府中,只留下一独生女——就是我,苏子沫。上辈子无父无母,一直对父母之爱渴望的我,好不容易在这里得到了父母之爱,却还未来

  • 《豪门婚约:替身小拽妻》《豪门婚约:替身小拽妻》

    原标题:《豪门婚约:替身小拽妻》《豪门婚约:替身小拽妻》小说:豪门婚约:替身小拽妻第一章变态夫妻林家别墅里,树木郁郁葱葱,枝繁叶茂,各种名花竞相开放,花香阵阵让人心情大好。张玉敏却心情郁闷呆立在原地,如石头雕像,脸上写满了绝望。正对着她的实木压制大红门,虚掩着,屋里的男人斜靠在床头,正专心地看着手上的合同。虽然年过半百,那精致打理过的华发,根根分明,整洁如初。也许太过专注,他根本就没发现门外的人儿。王芳穿着一身性,感而暴露的丝绸吊带睡裙,款款走向那男人,模样极尽妖娆。“老公,来把这药吃了。”她端

  • 《医妃驾到:傲娇王爷哪里逃》《医妃驾到:傲娇王爷哪里逃》

    原标题:《医妃驾到:傲娇王爷哪里逃》《医妃驾到:傲娇王爷哪里逃》书名:医妃驾到:傲娇王爷哪里逃第1章穿越是个什么鬼头痛。像在脑子里塞了好几箱浓缩跳跳糖一样的痛,在祖国温暖宽广的怀抱里接受了许多年高等教育的大脑却无比清晰地告诉她,这种剧烈的头痛有很大甚至几乎全部都是由心理上烦躁而引起的。冷不丁地抬起头,发现立在一旁的莲华依旧是满脸同情又无助地盯着自己,她又重新抱着头在床上翻滚起来。到底是闹哪样啊,她不就是在指导员的办公室里偷偷上了一下网吗?!眼前这古色古香的建筑和穿着棉麻布料制成的衣裙扎着俩团子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