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后宫小说《后宫上位记》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3 21:15:3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后宫上位记

第1章楔子

天气昏沉,夜未央,清寒的街道之上,一座恢宏大气、颇具历史底蕴的大宅之外,一面色冷峻、身披铠甲的男子坐在一高大的骏马之上,他的身后乌泱泱站着数百个士兵,在这样的天色之下,透着一股令人胆寒的肃穆。版权haohaoyun.com

良久,男子突然抽搐腰间的青锋剑,指向天际,吼道:“众将听令,给我上,一个不留!”

一声令下,数百士兵便如猛兽一般,冲向那府宅。所到之处,遍地哀鸿,只片刻,这座本是安详宁静的宅子被这鲜血染上了艳绝的颜色。

丞相端坐在主位之上,只是抬眼,用着极凌厉的眼神,看着眼前朝着他,慢慢走来的男人。

“柳相,你可知罪?”男人似笑非笑的看着,缓步走向这往日风光无限的丞相,染着血红色泽的剑身,拖在青石地板之上,发出刺耳的‘哧哧’声。

“本相,何罪之有!”丞相右手重重的拍在身旁的桌面之上,身子倏地站了起来,因为激动,微微颤抖。

“皇上圣旨在此!”男子左手高高举起一纸黄绸,居高临下般的看着丞相,神色冷酷,眸中透着一股阴寒之意。“柳擎天接旨!”

“流罗国相柳擎天,通敌叛国,证据确凿,有负朕躬,更陷天下黎民于水火,朕虽疾首痛心,但为社稷计,今令诛之,不得有误,钦此!”名为刘韧的侍卫双手一收,单手将圣旨递向丞相,“丞相,接旨吧!”刘韧嘴角勾起一抹微不可见的笑容,定定的看着丞相。后宫小说《后宫上位记》在线免费阅读

柳擎天木愣的接过圣旨,微颤的手展开那纸黄绸,突然嘴角露出一抹苦笑,眼中透出一股悲凉,整个人都颓靡下来,抬头看着漆黑不见一丝星光的天际,“皇上!臣,终是要负了您的所托了!”

随着话音的落下,丞相嘴角流出一股青黑色的血液,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一脸安详直直的往后倒下。

男子目光一凛,疾步上前,探了探柳相的鼻息,眼光一沉,收回来的手渐渐收紧,发白的指关节狠狠地砸在地上,眼锋凌厉的扫了一眼因为恐惧抱在一团瑟瑟发抖的女眷。

撩袍起身,犹如暗夜修罗般站在堂中。启唇,无情冰冷的话语从薄唇中传出:“传皇上旨意,柳相罪行,实属恶劣罪无可恕,将其头颅砍下挂城门七日,以示警醒!其家眷,一律杀之!”

说罢,高大的身姿缓慢的走出去,随着他的步伐,身后一声盖过一声的惨叫声惨不绝耳,浓烈的血腥气息弥漫在这片天际,久久不去……

终于,原本安详的相府没了一丝生机,数百将士已在相府前集结完毕,手中的兵刃滴答滴答的往下滴着鲜血。

男子恢复了神智,冷着眼望着死气沉沉的宅院,而眸中,却再也不复感情。左手缓缓抬起,似用尽全力般往前一挥,瞬间,相府四处燃起大火,火光冲天,烧尽了昔日的荣宠。

内堂之中,一个满身血污的小男孩身下动了动,毫无生机的男孩顺势滚向一旁,而他原先身下的木板竟在这个时候打开,一只肉肉的小手露了出来,随后,一个满脸惊恐神色的小女孩颤颤巍巍的探出头来。原文haohaoyun.com

小女孩一双眼睛盈满泪水,茫然无助的看着四周的冲天火焰,在看到旁边死状凄惨的小男孩时,终是忍不住哭喊了出来:“哥哥!”

小女孩一个飞扑扑向为了保护自己被杀害的哥哥身上,小手紧紧抓着小男孩的衣摆摇晃着,眼中的泪水滚滚而下,泣不成声的一声声喊着‘哥哥’。

突然,一个老者急匆匆的冲进大火燃烧的宅院,看着满眼狼藉的宅院,终是不忍般的闭上眼抬起头,“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碍”

小女孩的哭声隐隐约约的传过来,老者身躯猛地一震,双眼倏地睁开,眼中绽出光芒,踮起脚尖飞身向声音来源处。

小女孩哭倒在男孩身上,似乎已累极,口中只能发出一些呜咽之声,可一双小手,却还是紧紧抓着男孩的衣摆不肯松手。

老者望着这一幕,浅浅的叹息了声摇了摇头,走上前将小女孩抱在怀中,走出了这修罗地狱……

第2章囧然初遇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随着一声锣鼓的响声,一声有节有奏的呼喝声随后而至。

夜色深沉如墨,街上一片空荡,除了打更人的更鼓吆喝声,一片肃静。

借着打更人的灯火,一个人影飞速的闪过。打更人机警的转头看向后方,可夜色依旧,并没有何异样。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

就在打更人这一转头的功夫,一大群影子倏地闪现在城墙之上,一闪而过,只带起了一阵清风。

打更人紧了紧身上的白衫,四处张望了一下,脚步快了几分。

一座寂静的大宅前突然闪过一抹黑影,转瞬即逝。

大宅深处,小院周边隔着三五米便种植着一颗柳树,夜风徐徐,柳枝随风而动,带来一股特有的清香。院落中央,松木小屋一片寂静。

安静的夜晚,从屋内突然传出一声娇喝声:“谁?!”话还未完,便没了音。

“吹雪?怎么了?”轻柔的声音从内室传出来,纱帐上映出一个半坐的人影。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衣袍轻飘,一个身穿黑袍的男子如鬼魅般的飘到纱帐内的人儿面前,在那人儿出声尖叫之前,温厚大掌捂住了所有的声音。

“别动!”男子低沉着警告着,眼神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女子强忍着恐慌,眼中水光闪烁,咽了咽口水,使劲的点了点头。

本盖在女子身上的薄被滑落下去,露出雪白丝柔的亵衣,一头青丝如瀑般散落在肩头,小脸被男子蒙住,唯露出一双灵动大眼略有些无措的看着眼前的男子。

男子张了张嘴,突然身子一僵,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柳苡晴,随后越过她,在床内侧躺了下来,将柳苡晴也拉着躺下。

女子又羞又窘,欲挣开男子的束缚,却被男子以凌厉的眼神喝祝无奈,只能泫然欲泣的瘪着嘴看着男子,用眼神控诉着这强盗的卑鄙行为。

“何人这么大胆敢擅闯柳府!还想在柳州混下去吗!”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在外面吼道。好好孕

男子看着怀中的人儿在听到外面的骚动之时眼中猛地透出希翼的光芒,身子也不安的扭动起来。

男子眉心一蹙,本想进来避难,是不是寻错避难所了?

“老爷,老爷,您慢点!”管家在后面一边追赶着主子的脚步一边劝解着,气息很是凌乱。

“慢个屁!若是晴儿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外面的骚动也越来越清晰。

谁人不知这柳州首富柳富是一个真正的土豪暴发户?这柳富生得一张轻轻秀秀的脸,但那一副大嗓门和暴躁脾气可是柳州闻名的。

“晴儿?晴儿?家中遭遇了贼人,你可还好?”柳富也不管许多,用力的拍打着房门。木制的房门被柳富这么一拍,摇摇晃晃的似要倒下来一般。

“这什么破门!我柳府千金岂可用这破烂的门料!明个就给我换了!”柳富嫌弃的看着那弱不禁风的门,数落这旁边的管家。

管家在一旁喏喏的应是,心中却无处叫苦,这可是柳州城内最上等的松木,若再好,可叫他这把老骨头往何处去寻?

“晴儿?晴儿?你再不应声,爹爹可要进来了!”数落完管家,柳富回身继续拍门,急切的呼唤着。

“呜呜呜……”名唤晴儿的女子见男子还是没有松开她的迹象,也管不了许多,直接在男子的怀中大力的挣扎了起来。

还未等黑袍男子有下一步的行动,那边柳富已经带着一干家丁破门而入,冲进了内室。

柳富一把揪下那碍事的纱幔,却在下一秒,愣在当常

跟着柳富冲进来的一干家丁,也个个瞪大了眼睛,望着床.上的两个人。

他、他们看到了什么?小姐、小姐床上那是个什么生物?这个男人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家丁们木纳的转头看向柳富,再看向床上,如此循环。

在柳富带人闯进来的一霎,黑袍男子便拢过被子,将女子盖了起来。

躺在床上的女子正是柳富的宝贝千金柳苡晴,外室横躺在地的人便是柳家小姐的贴身侍女吹雪。

在黑袍男子拢 被将柳苡晴盖上之时,柳苡晴便顺势躲在了被窝之中,爆红着一张脸不知如何面对。

柳富回过神来,气急败坏的指着黑袍男子,“你…你……”颤抖的嗓音半晌没有道出个所以然来。

事已至此,躲避也是无可能的事情,黑袍男子大方一甩袍子,从床.上跳了下来,施施然的站在屋子中央,大大方方的接受一大屋子人的打量。

第3章柳富发难

柳富见他这般风轻云淡的样子,更是气急,“我……我今天就揍死你这小畜生!”说罢便四处巡视这能揍人的物事。

“老爷,老爷,此乃小姐闺房,得先把这淫贼带出去才是啊!”管家急忙安抚这暴躁的柳富,以他家老爷的性子,若此刻还不收住,恐怕不知得闹成哪样!

淫贼!黑袍男子面色更是阴沉,他长这么大,被人称作淫贼可是开天辟地头一遭!现在想起来这是你家小姐闺房了?刚刚闯进来怎么就没想到呢!

柳富黑着一张脸,忍下气怒,咬牙道:“来人!将这淫贼给我拿下!”也不管黑袍男子的反应,直接掉头往外走。

那些家丁一拥而上,将黑袍男子上下束缚带出了柳苡晴的闺房。

柳富坐在四方扶手椅上,狠狠盯着安然自若的黑袍男子。

黑袍男子不经意间蹙了蹙眉,微不可见的叹了口气,正面迎上柳富的目光。

“柳老爷,今日之事,在下确是过于莽撞,还请柳老爷恕罪。”男子淡淡启唇,语气不卑不亢。

“废话少说!事到如今,少给老子来那些虚的!难道你就想这么蒙混过关?”

“那不知柳老爷想如何处置在下?”

“哼!现在是在我柳府,就算是要宰了你,谁敢拦着!”柳富凌厉的眼神射向黑袍男子,脸颊因为生气微微鼓起,平添了几分可爱之气。

黑袍男子盯着柳富,幽深双眸深不见底,却毫无怯意,眼睛微微眯起,更显狭长。

许久,开口道:“柳老爷今夜如此兴师动众,小姐清白已毁的消息很快就会传遍柳州城吧!”顿了顿,黑袍男子看着眉心渐蹙的柳富,再道:“在下的性命倒无关要紧,贵府千金尚未出阁,若此消息一出,这以后……”

柳富虽然暴躁,可这道理还是懂的,没有了之前的狠绝气势,可毕竟也是一个粗人,经黑袍男子这么一分析,顿时没了主意。

“那你说!该怎么办!”柳富看着眼前的罪魁祸首,瞬间气不打一处来,态度再次凶狠起来。

“若依在下的说法,不如让在下回去,好好筹备聘金,择日迎娶贵府千金如何?”

黑袍男子说得恳切,柳富的态度不再那么坚决,可转念一想,犀利的问道:“你是个什么身份!”说着眼神中带了丝鄙夷,“再怎么说,我柳州首富千金的夫婿,总不能是一个乡野莽夫罢!再者说来,我怎知你是回去筹备聘金还是借机逃跑了呢!”

黑袍男子抬眸,直视那柳富,眸色暗沉几分,“柳老爷这是何意,莫不是不信任在下?”

“就是不信任,怎么样!我柳家可是首富,你有什么?”

“在下此番被人追杀,身上确是空无一物,若不嫌弃,这玉佩便当作定情信物,等在下回京,便立马遣人来迎了回去,您看如何?”黑袍男子不卑不亢的看着柳富,丝毫不显怯弱。

“仇家追杀?!这么说来,你连性命都保不住,叫我如何把女儿交给你!”黑袍男子话还没说完,便被柳富打断,那大嗓门再现,对黑袍男子怒目而视吼道。

黑袍男子满头黑线,看来这柳富能成为柳州首富果然是如外界所传,乃是一夜暴发,否则以柳富的心计如何能成为柳州首富?

正欲再次开口,门外却传来了柳府家丁的哀嚎声。

“何人在外作祟!”柳富恶狠狠地瞪了黑袍男子一眼,怒吼一声,一个箭步冲到门口,打开门,却被眼前的景象惊住在原地。

原本守候在外的柳府家丁三三两两的躺在地上,翻滚着呼痛。周围站着一群黑衣人,个个黑纱蒙面,稳若泰山的矗立在旁边。

在柳富开门的一霎,眼神整齐划一的看向柳富,肃杀气势倾泻而出。

柳富被震得不由退后两步,神情瞬间变色,条件反射般的回头望向黑袍男子。

黑袍男子步履从容的步出书房,接受黑衣人训练有素恭敬有加的跪拜。

“你……你究竟是谁!”纵然再怎么缺心眼,也知道此人绝非等闲之辈!他柳家只想安分守己的过日子,还不想惹火烧身!

“实不相瞒,在下此次到柳州,乃身负要事,承蒙柳老爷和令千金不嫌弃,待在下空闲下来,定然备下丰厚聘金来下聘,此番不宜久留,还望柳老爷海涵。”黑袍男子拱手而立,霸道气势不由得人拒绝。

也不待柳富回答,正欲离去,却突然顿住脚步,从腰间取下一枚红色穗带编就的独玉青龙玉佩,交付到柳富手上,“此番匆忙,这玉佩便交于柳小姐做个念想罢。”

柳富捧着那枚青龙玉佩,不复之前的肤浅,意味深长的看着黑袍男子离去的背影,脸上一片肃穆之色。

第4章奉令入宫

秋日的夜晚,徐徐微风带来些许凉意。

“晴儿……”一个苍凉的声音率先开口,担忧的唤了声。

“富叔,我意已决,你不必多说。”风吹发丝微扬,女子的声音虽然轻柔,但却坚定非常。

循声而忘,借着微亮的星光,依稀可见池边凉亭一男一女相对而坐,女子手上把玩着一枚青龙玉佩。玉佩周身泛着淡青色的光芒,触手温润,一看便知定非凡物。

“此事非同小可,若不然,咱们再商议商议是不是妥当一些?”女子对面的老者紧蹙的眉心一直未曾放松,极力劝解着。

“好了!富叔,我自有分寸。”女子强硬的截断老者的话,语毕顿觉语气太过生硬,移步至亭边,缓和了些道:“您不必担忧,我们准备了这么多年,盼的不就是这一刻么?这么多年的隐姓埋名忍气吞声也够了!当年他给的痛苦,让我这么多年夜不能寐,没理由再让他如此逍遥下去!”

女子似是忆起往事,拿着玉佩的手慢慢收紧,直至指尖泛白。神情亦是悲愤非常,眼神哀伤而坚定的眺望远方。

“唉……”老者一声沉重叹息,嘴唇微微蠕动,却再也说不出什么劝慰的话来。

看着女子的身影,这一副瘦弱的身躯,不知承受了多少的磨难,才到了今日这般坚韧模样。这样的她,让他心疼,也让他无法阻止她心中的那份执念。

半月后,柳府门前,十里红毯一直延伸至城外。柳州知府为册封使,亲自驾临柳府迎接柳家千金柳苡晴入宫。

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柳家人措手不及。柳富心中百般滋味,不能言说。

按说柳苡晴并非以正式的身份入宫,排场无须如此张扬。可柳州知府似乎并不在意柳苡晴是以什么身份入宫,闹得是一个热闹非凡,柳府出了一个金凤凰的消息在柳州城闹得是沸沸扬扬。

三日之后,柳苡晴在柳富的泪眼朦胧中一身大红嫁衣坐上了装潢豪华的马车,柳府至城外的大街小巷被百姓围得个水泄不通,场面之热闹,皇帝出巡也莫不如此。

“柳老爷呀,这入宫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儿,你也无须太过不舍了啊!”柳州知府刑克己拉开趴在车辕上嚎哭不已的柳富,一边使着眼色嘱咐属下启程。

在柳州全城百姓的目送之下,慢慢走出了熟悉的家乡,走向那陌生压抑的地方。

马车在出了城门之后,慢慢的缓了下来,柳苡晴提高警备,却在看到撩开车帘进来的人时暗然松下劲来。

柳苡晴瞪着无辜的双眸,张着小嘴看着本该在半月前就离开柳州的人,突如其来的强大气场,让柳苡晴身子不由得向后挪动了些许。

进来的男人正是半月之前大闹柳府的墨瑾之。修长的身姿一袭墨色长袍加身,胸前用金线绣着繁复的团纹,图案一直延伸至袖身,腰间一黑色束带束身,中间镶刻着一颗圆润的黑玉,脚踏一双黑色云纹长靴。

此刻一双炯炯星目也如柳苡晴打量他一般打量着她,乌黑的长发因为进来弯腰的关系垂下片缕,落在颊侧,为那棱角分明的俊颜更添了几分妖魅。

跟随在墨瑾之后面的一个紫影也想随着墨瑾之上车,却被墨瑾之一个凌厉的眼神顿住动作,灰溜溜的摸了摸鼻子,讪讪然的转过身去,吩咐车外的随从备马。

看着柳苡晴探究的目光,墨瑾之清咳了声,“柳……姑娘,在下墨瑾之,是奉命护送柳姑娘入宫的。”墨瑾之斟酌着用词,一边观察着柳苡晴的反应。

柳苡晴偷瞄了墨瑾之几眼,垂下眸子点了点头,口中轻轻的应了声,心下却另有一番思量。

车内空间因为墨瑾之的进入变得狭窄起来,柳苡晴不着痕迹的往旁边挪了挪,继续眼观鼻鼻观心端庄的坐着。

马车一直在入夜时分才停了下来,连午宴都是在车内解决。足足一日的舟车劳顿,再者颠簸之中实在是没有什么食欲,以至于柳苡晴苍白着脸色只能被从柳府带过来的侍女吹雪的搀扶下才勉强支撑住身子。

后宫上位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后宫上位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超级经纪人4章

    原标题:超级经纪人4章小说名字:超级经纪人第0004章运营的魅力在看到叶无道的瞬间,龙魅儿的眼泪再一次的崩溃了,但是这次奔放的并不是悲伤,而且是劫后余生的惊喜。“你不是走了吗??”龙魅儿言语中带着嗔怒和赌气。叶无道嘴角微微一邪,用手捋了一下头发,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龙魅儿说道:“没办法,我这人就是拒绝不了美女的需求。”如果单单是听这句话没什么毛病,但是要是结合此时叶无道邪恶的表情,那毛病可就大了。“……”龙魅儿深吸了口气,把心里的不爽生生的咽了下去。“如果你能帮我昨天那个本子拿到手,我就聘用你做我的

  • 超级小农民4章

    原标题:超级小农民4章书名:超级小农民第四章我不是老实人我第一次来王百万的公司,没想到他的公司那么大,装饰的那么宏伟,看来,王百万比我们想象中要有钱的多。王百万提了一个箱子放在我面前:“小天,这里是一百万,我想请你帮我个忙”我被这一百万吓坏了,但我还是摆了摆手说道:“百万叔,您需要我帮您做什么,直接跟我说就行”说实话,我真想要,但我怕要了这钱,被我爸知道,我爸揍我。王百万脸色有些难堪:“钱你拿着,然后咱俩签份协议”我皱了皱眉,脸色有些凝重:“还要签协议,百万叔,啥事儿那么麻烦啊?”王百万叹了口气

  • 盛宠娇妻:老公请克制4章

    原标题:盛宠娇妻:老公请克制4章小说名字:盛宠娇妻:老公请克制第4章敬畏的机长大人韩东宇见佳音明显没有说实话,脸色瞬间绷紧,严肃道:“你身体好不好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是关系到整个飞机乘客心理安全的大事。乘客在旅途上,不想看到虚弱没有精气神的空乘!”佳音被机长当着同事的面毫不留情的训斥,难堪的低下头,面上一片红色抱歉。“先去休息室休息一下,喝一点水,尽快恢复,要在乘客登机的那一刻,拿出最好的状态去迎接乘客。”机长对着低头的佳音毫不留情的又撂下一句话,然后直接离开。韩东宇走了,佳音暗暗呼一口气,只好对

  • 凶猛鬼夫爱上我4章

    原标题:凶猛鬼夫爱上我4章小说书名:凶猛鬼夫爱上我第4章五枚师太吃完饭,我就回房上网看电视剧,看了没多久,感觉浑身发冷,特别是手,就跟放进冰箱里似的,冷得我哆嗦,现在明明是夏天。意识到这,我想起恐怖片里当那些脏东西出现时,就会空气降温,甚至毛发结冰霜,我当时就在想会不会是三外婆跟了我回家?想到这,我立即从椅子上跳起来,撒脚跑去找我弟,不都说男人阳气重嘛,我想找我弟应该安全了吧?我弟见我突然跑去他身边坐下,问我:“做什么?”我说我房间WIFI信号不好,来他这找信号,我弟白了我一眼,继续玩游戏。我一

  • 婚迷心窍4章

    原标题:婚迷心窍4章小说名字:婚迷心窍第4章英雄救美慕写意转过身,手里的咖啡杯一扬,满满一杯咖啡快、准、狠地泼在了杨瑜的脸上。“啊!”杨瑜发出一声尖叫,两手胡乱地抹着脸上的咖啡。慕写意淡淡地道:“杨小姐,麻烦你搞清楚,背叛你的是你的男朋友,你要算账就找你的男朋友去。”“你们的事,别扯上我!”慕写意说完,转身将手里的咖啡杯放在男人跟前,十分有礼貌的道:“谢谢大叔的咖啡。”男人此时没心思计较慕写意的称呼,他微微点头,手里拿着几张纸巾送到慕写意跟前,声音低沉地道:“我想小姐擦一下,会舒服一点。”慕写意

  • 总裁的恶魔小妻4章

    原标题:总裁的恶魔小妻4章小说名字:总裁的恶魔小妻第4章叶朵朵,你怕了六年后,Z市郊区,某栋从外面看很不起眼的二层小楼里。“哈秋,哈秋……”手持试管的叶朵朵连打了二个喷嚏。“叶朵朵,哪个野男人又在想你了。”旁边某个粉雕玉琢却笑的狂魔乱舞的小男孩仰头问道。叶朵朵毫不犹豫的在他毛茸茸的小脑袋上扇了一巴掌,“叶子熙,拜托你还记得我是你妈,请你保持对我基本的尊重好吗?”张嘴野男人,闭嘴野男人,人家不知道还以为他妈多粗俗不会教育孩子呢。叶子熙随手抄起一只放着不明液体的瓶子看了看,“我说的不对啊?叶朵朵,你

  • 嫡女惊华:溺宠神医狂妃4章

    原标题:嫡女惊华:溺宠神医狂妃4章书名:嫡女惊华:溺宠神医狂妃第4章我凭什么嫁本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可是看着这样的顾清欢,春梅真的打从心底感觉到阵阵发寒!“你以为处在这样豺狼环伺的境地,我会一直良善下去?”春梅这会儿心里有一个清晰的声音在告诉她,她后悔了!后悔当日的所作所为,后悔没有将事情告知于小姐,后悔没有相信小姐的能力,后悔没有寻求小姐的帮助!可是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她跪在地上,一下下结实的磕着头,口中不停的喊着:“奴婢知道错了小姐,奴婢知道了错了!求小姐看在奴婢服侍您多年的份儿上,放过奴

  • 蜜宠娇妻:总裁老公别乱来4章

    原标题:蜜宠娇妻:总裁老公别乱来4章书名:蜜宠娇妻:总裁老公别乱来第4章一言为定“你!”安昕顿时气得哑口无言,七窍冒烟,她愤愤地伸手打掉他的手,垂下脑袋,默默地紧咬着唇。林慕琛起身,走到床头柜前,拿起自己的手机,拔了出去。“喂……”电话刚一接通,安昕突然朝着他猛扑了过来。一把抢过他手中的电话,刚刚还怒意横生的小脸,此刻已经换上了一幅楚楚可怜,惹人爱怜的模样。“先生,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安昕觉得自己和眼前这个男人斗,只会死得很惨,还不如早些服软。林慕琛其实是想打电话给管家,让他送一套男式和一套

  • 萌宝坑爹:前妻乖乖入怀4章

    原标题:萌宝坑爹:前妻乖乖入怀4章小说名:萌宝坑爹:前妻乖乖入怀第4章是她,会是同一个人吗“抱歉,是我不小心碰到了这位女士。不如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吧,看起来脚踝似乎伤的很严重。”安沐微一脸歉意的连声道歉,江景琛站起来,冷冷的视线看过去带着猎食者的强悍气息。一如既往的熟悉,也一如既往的冷酷。而此时,那双锐利的如同鹰隼般的墨眸里正闪烁着幽冷的光芒。这表示江景琛在思考。难道,他认出自己了?安沐微心底咯噔了一下,见江景琛的视线恢复了以往的冷漠顿时又自嘲的在心底笑了笑。他怎么可能认出自己来呢,想当初他们也

  • 黄河鬼妻4章

    原标题:黄河鬼妻4章小说书名:黄河鬼妻第四章:王八汤“什么?”“我爷爷站在村子中央水井那儿?”“是啊,你爷爷在哪儿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听了二狗子的话,我彻底懵了,爷爷去村子中央水井哪儿干什么呢?原本我以为爷爷拿着菜刀出去是要去追城里人和道士跟他们拼命,可是我没有想到爷爷会去村子中央水井那儿,那只是一口井,井里面难道有什么东西,我爷爷竟然站在那儿看了好几个小时。二狗子说道:“你爷爷是不是中邪了,我听我爸说那口井很邪,十一年来,我们村子里每年都要失踪一个人,没人知道失踪的人去哪儿了,但是我爸知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