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豪门戏婚】离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1/3 22:19:2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豪门戏婚

作者:离离

第二章 争执

静谧的客厅内,连呼吸都在回荡,苏月刚刚缓和情绪,一阵刺耳的铃声又徒然响起,她几不可察的蹙了下眉头,够过茶几上的手机。阅读haohaoyun.com

来电显示是秦青。

这手机不是她的,她父母将要她替嫁洛雪的时候,已经将属于的洛雪的手机钱包甚至是身份证,都交到了她的手中。

苏月接起电话,没敢怠慢:“妈妈。”

这一声妈妈,好像已经习惯了一般,叫的极为顺口,听在秦青的耳朵里竟听出一丝乖巧可人。

她一向喜欢听话的孩子。

“小雪啊,林琛他回家了吧,你们休息了没?”

苏月听她的亲昵称呼,扯了扯嘴角:“还没有休息。”她不知道秦青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是有问必答。原文haohaoyun.com

“怎么还不休息,你们这第一天,可要好好的在一起,你爸爸和我,还等着抱孙子呢。”

秦青状似和蔼可亲的说着,实则却叫苏月不得不听出绵里藏针的错觉,毕竟林琛并非她所出,是上不的台面的私生子,她秦青怎么会想要抱一个私生子生的孩子呢。

不管她是真情还是假意,苏月只是淡淡的勾了下唇角,乖巧的答应:“知道了妈妈,我们这就休息了,您也早点休息吧,明天我们就过去了。”

秦青在那头不知道吩咐着什么,过了会儿才道:“这样,我还是不放心你们两个,万一明早起晚了怎么办,我这就叫王婶过去照顾你们,你们睡你们的。”

苏月蓦然愣了下,刚要开口阻止,那头秦青已经又嘱咐两句,挂断了电话。

苏月话到嘴边,只能硬生生的憋回去,抬眸看了眼楼上,苏月心思一沉,这哪里是怕他们起晚了照顾他们,明明就是过来方便监视他们的吧。

林琛回到房间后,凛冽的扯了扯领带,想到洛雪的那样子,便更是烦躁的将领带扯下来,脱掉西装外套随意的扔到床上,抬步便进了浴室。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苏月上来时,看房间里没人,暗暗松了口气,这儿离林家不远,王婶估计一会儿就到了,若是看到他们没在一个屋子里,还不定要说什么。

她的行李箱不大,现在放在了客卧,推到更衣室后,她才听到浴室传来哗啦的水声,在洗澡吗?

苏月莫名低声咳了一下,总觉得全身不太自在,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儿,过了一会儿水声没了,苏月深深提了口气,不过一分钟,林琛出来。

他下身只用浴巾裹着,上半身赤裸着,结实匀称的的线条显现出精壮完美的身材,头发上未干的水珠低落在他的身体上,苏月下意识的耸动了下喉咙。

“谁让你进来的!”林琛正擦拭的头发,感受到一道目光灼灼的看着他,他剑眉一竖,不可遏制的看过去,见是苏月,眼底闪过烦躁。

他声音清冷又有气势,让苏月动了动眉梢,回了神:“我也不想进来,但是你妈妈派人过来看着我们。”

“你说什么?”

“我说你那个后妈秦青,怕我们不在一起睡觉,特意找了人过来看着我们。”

苏月坦坦荡荡的说出口,可后妈两个字还是刺耳的传到了林琛的耳中,他眼眸里面闪过一道寒光,棱角分明的脸上露出冷肃的神色:“洛雪,你以前可不会这么说话。好好孕

洛雪在他面前,永远乖巧可人,说话软软糯糯,外人看了十分的惹人怜爱,如果不是知道洛雪的那些勾当,和她做过的那件事,连林琛都差一点被她骗了。

可她今天,看起来很不一样,甚至毫不畏惧他的呵斥,他的讽刺,谁给她的胆子!

他走到苏月身前,步步逼近,让苏月盯着他光裸的上身吞咽了下,闭了闭眼,她努力将视线对准林琛的脸上:“怎么?我说的有问题吗?”

“难道,没有问题吗?”林琛勾起她的下颚,微微弯身睨着她:“你不是一直叫她林阿姨么,你不是上赶着要叫她妈吗?”

苏月缩了缩瞳孔,倏然朝后闪躲了下,他的手落在空中,修长的手指滑过苏月光滑的下颚,冷冷抿下唇角,只听苏月眉眼含笑从容说着:“婚礼上你一个人出丑就算了,我可不想给林苏两家丢脸,你知道我一向乖巧。”

她一向乖巧?亏得她能够说得出口,林琛唇角一勾,黑眸里闪着戾气不悦的气息环绕着苏月,不等苏月反应,已经伸手将苏月推到床上,倾身压在她的身上。

苏月拧着眉头,双手环抱在胸前防备的看着他冷冷道:“你要干什么,快下去。”

“干什么?”林琛冷冷嗤笑一声,微眯的双眼里是深不见底的黑,薄唇凉凉说着:“当然是如了你的意,做戏也要做全套。”

说话间,他已经低头单手擒住她的脸颊,只要苏月再动一下,她就会碰到他的薄唇,他的气息也悉数喷洒在她的脸上,让她觉得脸突然燥热起来。

莫名的有些烦躁。【豪门戏婚】离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苏月想要推开他,但他却老神在在的审视她:“不愿意?洛雪,你不是上赶着都要爬上我的床么?如今让你爬了,怎么怕了?”

苏月心里不可遏制的一颤,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生怕自己一个激动就说出自己根本不是洛雪的话来。

她在这短短短时间内还在为苏家考虑,苏家的家业不能毁在她的手里,她不能……

“三少爷,你们睡了吗?”

楼下突兀的传来一个声音,苏月眼睛精亮了些忙低声道:“快下去,王婶过来了。”

“她过来不就是看我们上床的吗?”

苏月瞪了他一眼,又生怕他察觉出什么,默了默,才强迫自己冷静,轻喘了口气才,扯出一个似笑非笑的神色出来。

好整以暇的开口道:“是啊,你说的对,我倒是不介意,就怕林三少你介意我这副被别人用过的……”

话还没有说完,林琛已经压下身子吻了上来,他恨透了洛雪这副样子,她凭什么趾高气昂的讽刺他,明明做错事,明明是个交际花的是她洛雪。

第三章 洛雪

想到这里,林琛的怒意又上升了一层,攻城略地的般的席卷着苏月的口腔。

苏月无法动弹,只能发出嘤咛一般的声音作为抵抗,明明是反抗不愿意的声音,听在林琛的耳朵里,却如同小猫挠着心窝一样痒。

林琛缩了缩黑眸,大手掀开她的衣角,苏月感受到他指尖触碰肌肤传来的阵阵凉意,紧蹙眉头,奋力的踢他。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王婶听到楼上窸窸窣窣的声音,蹑手蹑脚的走了上来,林琛听到声音,离开苏月的唇,冷声呵斥:“给我滚!”

一声呵斥,吓得王婶缩了缩身子,连忙下了楼。

林琛就像被人打扰了好事一般的烦躁发怒,苏月却深深喘了口气,抬起头狠狠咬了他下颚一下。

林琛吃痛的蹙眉,倏然松开她起身。

伸手摸了摸被咬的地方,可以感受到那排整齐的牙樱

苏月起身,跳下床,防备的站在距离他稍远的地方。

“洛雪,你竟敢咬我?”他说话间已经步步紧逼,苏月见状暗了暗眸色,凌厉道:“现在人都被你吓走了,你还赖在我身上,我咬你怎么了?”

她微扬着头,心里其实有点胆寒,但还是固执的让自己看上去冷静些。

林琛没想到她会反唇相讥,双眸审视着她:“苏月?”

苏月被叫到名字,眸光微微一闪,很快又恢复常态,定睛看着他,不让他发现任何的端倪。

可林琛,分明在洛雪的身上看到了苏月的样子,那个记忆中凌厉又高傲的女人,像极了眼前的洛雪。

他沉下一沉,毫不犹豫的走上前去,拽住她的手腕,冷冽的问道:“谁让你这么跟我说话的,苏月教你的?”

苏月故作疼痛的挣了挣,拧眉怒目看着他:“苏月哪里有空教我,她现在躺在医院生死不明,我却还在这里跟你掰扯这些无所谓的事情,林琛,你还有没有良心了。”

良心?

良心这东西,她洛雪有吗?

林琛眼底一片愠气,将她拉至身前:“洛雪,别跟我提什么良心,你不配。”

说罢他倏然松开了苏月,苏月得到挣脱,莫名的松了口气,揉了揉手腕低声道:“你配么?”

她眼眸精亮,好像是一轮弯月,如刀凌厉又十分美好。

定定看着他,竟让他有了一瞬间的怔愣,这之前他从未好好看过洛雪。

他厌恶她,不想与她扯上什么关系,也不愿意跟她多说一个字,甚至连婚礼都不愿意出席。

可她竟然不卑不亢一个人撑了全场,他还不知道洛雪有这般定力。

他倒是小看她了。

“你长进可不少。”林琛嘲讽着她,苏月也照单全收,不想再与他起争执,缓了缓神色:“多谢林三少夸奖了,时候不早,我先去睡了。”

大概怕林琛又做什么,她走的极快,还顺带着将门关上了,嘭的一声将他们两个人隔在两个地界,终于消停了。

苏月轻呼口气,见王婶闻声又出来,脸上随即挂上淡淡的微笑:“王婶是吧?三少爷觉浅,没什么事不要上楼来,免得影响了他的睡眠质量,快回去睡吧。”

王婶不疑有他,毕竟林琛震怒起来她是非常害怕的,于是点了点头:“少奶奶快去睡吧,别影响了少爷。”

“好。”苏月颔首,见王婶进门了,才转头进了隔壁的房间,随即便将门反锁。

靠在门上长呼了口气,闭了闭眼,这才觉得踏实了。

苏月几乎一整晚没睡,她念着洛雪安危,但父母却并没有打电话来告知她情况,天空将将泛出鱼肚白,她就已经睁开双眼收拾妥当。

她自然的下楼,王婶正在厨房忙活,听见声音回身向她问好,她淡淡答着,简单先吃了一口,便以要去医院看望妹妹为由,没等林琛下来就出了门。

这时候医院才刚刚上班,人不算多,她赶到了洛雪的病房,看着门口牌号上写着病人苏月,敛了敛神色。

敲门进去,一直静谧,些许的能够听见仪器的声音,父母没有在这里陪着,屋内只有洛雪一个人。

她躺在病床上,插着呼吸机,紧闭双眼,似乎没有任何的起色,腿上和手臂全都打着石膏,就连脑袋也缠着厚厚的纱布。

苏月看到这一幕眼眶微红,倏然收紧双手,如同林琛厌恶洛雪一样,苏月对洛雪好感也不多,可当听到她出车祸,甚至现在这样不知何时才能醒来,苏月心里还是刀割一般难受。

“我不说叫你不要过来吗,你怎么还过来了。”

门口传来声音,苏月吸了吸鼻子转头,苏母厌烦走进来,拉着她的手臂质问:“我昨天怎么跟你说的,没有事情不要过来,她怎么样我会告诉你的。”

“我为什么不能来?我已经答应你,嫁给林琛了,我为什么不能来看洛雪?”

许是苏月说了洛雪的名字,苏母急忙闪躲的看了眼门外,将她拉到角落,责备道:“你胡说八道什么,现在躺在床上的不是洛雪,是苏月,你给我记住,千万不要再说错话,特别是不能让他们林家任何一个人知道。”

苏月白皙的脸上,愁云惨淡,仿佛阴云压在头顶,闭了闭眼她沉着语气:“我和洛雪的幸福真的比不上你们的家业是吗?”

“她那是什么幸福,那男人是骗她的,我也是为她好,你懂什么。”苏母脸色半点愧疚神色都没有,反而再三的提醒苏月不要乱说话。

苏月冷冷笑了,指着床上靠仪器才能知道是活着的洛雪,愤恨的呵斥道:“为她好?她现在这个样子,你是为她好?还是你让我嫁进林家是为我好?”

苏母见她声音有些大,忙伸手捂住她的嘴巴,她这两个女儿没有一个是省心的,好不容易攀上林家这个高枝,她可不能就这么轻易放弃。

警告的瞪了苏月一眼,狠狠道:“你还别说,嫁给林琛也总比你那个徐羽安强!”

第四章 我的女人

提起徐羽安的名字,就想触碰到了她心头的那根刺,让她凌厉的气势瞬间没了半分,眼里蕴着泪水,强忍着不让它们落下。

挣开了苏母的控制,却还听得到她的警告:“你做好自己的本分,不要给咱们苏家再添差错,咱们苏家有你姐姐一个不省心就罢了,你必须给我好好的隐瞒下去,听到没有?”

对苏母来说,身家百亿的林琛和一个海龟博士徐羽安自然不成正比,可在苏月心中呢,那根心头刺,是不会因为嫁给了林琛,就会被拔掉。

苏月还未回答,外头就有人敲门,随即主治医生进门,来为洛雪做检查。

“医生,她什么时候才能醒,难道就没有什么别的治疗方法吗?”

苏月不死心,她总觉得洛雪不会就这么昏迷下去,可医生却分外冷静专业的摇头:“治疗方案只能保守,她现在已经陷入了重度昏迷,如果半个月之内醒不来,那么就有可能不会……”

话说到一半,就听苏月道:“变成植物人永远也不会醒来了么?”

她冷冷的看了眼苏母,苏母也面露忧伤之色,只是看在苏月眼里更像是一种讽刺,扯了扯嘴角她道:“还请医生你用心治疗我妹妹的病,不管付出多少的代价和辛苦,我洛雪都愿意。”

说罢,她深深看了眼苏母:“我也会信守承诺,保住苏家家业,也希望你不要忘记婚礼结束时对我说过的话。”

随即她推开病房门,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而苏母则回忆到婚礼结束后,她说过的话。

“月月,等咱们公司的事情解决了,不再需要林家的庇佑,你想离婚就离婚,想说出真相就说出真相,一切都等这次的难关挺过去。”

苏月记在心上的话,苏母蹙了眉头,当时不过是为了安抚她的情绪,谁想到她竟然当真了。

苏月自然不知道母亲的心思,她从医院出来,就打车去了机常

她的包包里有自己的手机,到了机场后,她才将手机打开,随即便涌现出很多的来电和短信。

大多数都是徐羽安的。

他今天的飞机飞美国,而相约定的,她将与他一同前去。

只是如今不可能了。

她到的早,一直躲在暗处,在他能够经过的地方偷偷隐藏着,不知过了多久,机场广播响起那趟航班的登记信息,她心便揪起来。

三分钟后,她看到徐羽安拎着公文包,从远处走来,面色平静而冷冽,站的笔直又疏离。

即将进入检票口时,苏月看着他拿出手机眉头微微蹙起,过了几秒,她的手机响起,刺耳的铃声让苏月一下机灵起来,慌乱的将手机关掉。

以为他会听到铃声,但实际上,徐羽安轻抿着唇角挂断电话,礼貌的朝安检人员点了点头。

他的背影明明离得那么近,却又显得那么的遥远,苏月甚至都不能够跟他说一声,我不能去了,因为找不到任何理由去欺骗这个男人。

看着他的背影一步一步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她总用冲动想要大喊留住他,或者告诉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她不能那么做,她还不能够那么做。

出了机场,她深深吸了口气,也许从飞机起飞的那一刻起,他们就不能够再有可能,因为她苏月亲手断了他们之间的幸福。

蒋瑶出站,远远就看到一个眼熟的身影,想到昨天那场婚礼,蒋瑶暗了暗神色,走了过去。

“洛雪?”

苏月闻声清醒了些,偏头就见蒋瑶朝她走来,她下意识的蹙了下眉头,收起了自己的坏情绪。

平静如水的看着蒋瑶。

“没想到在这里看到你,怎么,你和林琛要去国外度蜜月么?”

蒋瑶摘下墨镜,挑高了眉眼掩藏不住鄙夷的神色,苏月淡淡瞥了一眼:“你都回来了,我们怎么可能去度蜜月。”

蒋瑶,蒋家二千金,也是林琛心中的白月光,两个人相恋多年,可一朝却因为秦青的从中作梗,两个人原本的婚姻变成了一张废纸,而洛雪却被秦青一手栽培起来,成为了如今的林太太。

苏月知道她,所以心下没有过分惊讶,反而说的极为平静。

只是蒋瑶不如她那般平静,她林太太的身份,林琛妻子的身份被这个不知道哪里出先的小门小户的洛雪给顶替了,一想到这个,她心中的怒意就掩饰不祝

怒哼一声,压低声音道:“你别以为嫁给了林琛就高枕无忧,他不爱你,今后更加不会。”

“我知道。”苏月不卑不亢的开口:“你知道,商业联姻就是这样,现在我和他已经夫妻了,蒋小姐若是介意,也不能还跟他在一起是不是?”

“洛雪你!”蒋瑶愤恨的瞪着她:“你才是不折不扣的小三,你……”

“我是小三?蒋小姐真爱说笑,我若是小三那你是什么?”苏月一向都听洛雪提过这个蒋瑶,在蒋家也是个不受宠的二小姐,仗着林琛的喜爱十分的娇惯。

平日里就处处针对洛雪,洛雪平时爱玩,心又大,权当笑话说给她听,可苏月想想躺在床上毫无生机的她,脾气还是没有忍祝

蒋瑶几时见过洛雪这般伶牙俐齿,机场人来人往,她面上自然挂不住,看着苏月微扬着头一脸高傲,蒋瑶扬起手就要朝她打过去。

啪的一声落下,蒋瑶惊呼一声捂住自己的左脸:“洛雪,你疯了!”

是的,就在刚才那一瞬间,苏月抬手抓住她的手腕,另一只手利落的扬起,毫不犹豫的将巴掌印在她的脸上。

“我看是蒋小姐疯了,蒋小姐要是闲工夫多,就去想想怎么搞定蒋林两家,把我挤出去,别在这里跟疯狗一样乱咬人。”

说罢,她干净利落的松开她的手,转身便走。

“站住!”一道冷冷的呵斥让苏月怔愣了片刻,几秒后她站住,就听蒋瑶娇滴滴的抱怨:“阿琛,你怎么才来啊,我被洛雪给打了,她怎么能这样……”

苏月沉了口气,回头,林琛已经威风凛凛走来,就像冬日里的寒风冷冽的让苏月觉得寒冷。

“洛雪,谁给你的权利打我的女人?”

第五章 私奔的男友

林琛身形高大,颀长的身影步步紧逼,就连声音都透着威严,就像一个高高在上的王者,在质问着他的臣民,他的女人她凭什么可以打。

是啊,她凭什么?

她苏月是没有理由,没有那个权利去打这个女人。

可洛雪就不一样了,她凭什么打她?

苏月微微仰着头,眉眼带着淡淡的笑意,声音清冷:“我是林家三少爷的妻子,外人见了要见声林太太,怎么要被人打了还不能还手了么?”

苏月从来不是个暴脾气的人,但也绝对不会忍气吞声,在苏家,她已经成为了被利用的替代品,不想在其他事情上,一样的被欺负。

这是她最后还能坚持的东西。

蒋瑶听了她的话,心中怒火又大了一点,这个洛雪难道之前都是装的么,现在上位了,成了林太太,就有了靠山,能够这般为所欲为了是吗?

思及此,蒋瑶突然委屈的撇嘴,挽着林琛的胳膊轻声道:“阿琛,你知道我的,我也是被逼急了,还没见过这样咄咄逼人的……”

她说的极为委屈,好像在苏月这里已经受到了天大的打击。

林琛自然不能够容忍,他已经容忍了洛雪成为自己的妻子,不能容忍她再一步一步的坐到自己的头上来。

他拍了拍蒋瑶的手以示安慰,随后便走到苏月的面前,按住苏月的肩膀将她勾至身前,薄唇覆在她的耳边,冷冽道:“真当自己是林太太了是吗?”

苏月感受到他话中的凉意,讽刺,微微沉了口气低声道:“难道我不是吗?”

随即便感受到他按在她肩膀的手倏然收紧,捏的苏月紧蹙了下眉头,而他则从容不迫的开口:“那就好好当你的林太太,别再给我搞什么鬼!”

他猛然松开苏月,单手插在裤兜,冷冽睨着她。

他眉眼清冷又倨傲,苏月强忍住自己的情绪,深深回应了他一眼,转身转身离开,谁知就在转身的瞬间,一道急切又惊喜的声音传了过来。

“雪儿,雪儿……”

苏月显然不是很熟悉这个声音,但这个声音传出的情感,似乎很浓烈。

苏月屏息凝神,心里已经盘算着一会儿该如何表现,而那男人已经走到他们的身前,一把将苏月抱进了怀中:“雪儿,看到你没事就好了,我还以为你出事了,怎么找你,你都不接电话,你真的没事了是吗?”

男人松开她,上下看着她,似乎在看她有没有受伤的地方,苏月心里一紧,突然想到什么,带着一丝慌乱扫了眼林琛,扯了扯嘴角,不动声色的拂开那个男人。

“我怎么会有事呢,我这不是好的很吗?”

苏月看着男人的面孔,在认认真真的从脑海中寻找这个男人的身影,可她当真不认识洛雪那些狐朋狗友,就连洛雪要私奔的男人,她都不认识!

等等,难道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吗?

那个口口声声答应洛雪去B市汇合的那个无耻的男人吗?

思及此,苏月的眼底闪过一丝冷意,面上还维持着淡然的神色:“我很好,而且我昨天还结婚了呢。”

她指了指林琛:“看到没有,那是我新婚丈夫。”

男人不意外,甚至显露出痛苦的神色,十分愧疚的看着她解释:“是我错了,因为一点事情缠住了,没有与你汇合,不知道你出了……”

“够了!”苏月见他越说越离谱,连忙呵斥他再说话:“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了,我已经结婚了,以后不会再跟你来往,请你以后也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现在这个情景,她也只能这么强硬的阻止,不然真的怕男人说出什么话来,而她又对不上,到时候岂不是叫林琛发现了。

他那么敏锐的一个男人,也许现在就察觉出了不同。

就如苏月想的那般,敏锐的林琛怎么可能看不出端倪,男人口中的汇合是什么,那半句没有说出口的话又是什么?

而她洛雪,又为什么要这么急切的打断他。

林琛鹰一般锐利的眼眸,紧紧眯了下,嗓音低沉如同大提琴:“洛雪,怎么不叫他继续说下去?”

苏月有些紧张,手不自觉的收紧,又怕做的太过明显,故作轻松的挑了挑眉头:“没有必要再说下去!”

她瞥了眼那男人,低低沉沉的喝道:“还不快走,你我今天就再无瓜葛。”

男人蹙了蹙眉头,想要张口说什么,但看到苏月这般凌厉的模样,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也恍惚了,从没见到过洛雪这个样子。

以为自己真的做的太过分,洛雪已经这般伤心难过了。

“雪儿,要怪就怪我吧,我家里已经给我订了飞美国的机票,我现在就得走了,如果有缘……”

“没什么缘分,我不想再见到你。”苏月冷冷开口,甚至没有再看男人一眼,她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多说多错,只能硬碰硬的做做样子。

幸好男人还算配合,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离开了。

苏月看着他离开,一颗悬着的心才稍稍回到原本的位置,再看向林琛时,就发现他的眸中已然多了一丝审视和怀疑。

而蒋瑶见到她与别的男人纠缠,只会逮到机会抓住不放。

“阿琛,以前就听说洛雪妹妹爱玩,没想到走到哪里都能遇到心上人呢。”

她说的阴阳怪气,就连林琛也听得出里头的鄙夷,只是他不会怪罪蒋瑶乱说话,因为蒋瑶的话也正是他想说的。

“你倒是很能耐。”

苏月淡漠的笑了:“你过奖了。”

说罢她便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不愿再跟他们有所纠缠,可刚要上车,林琛就上前抓住她的手,一面拽着她朝自己的车走,一面对愣在原地的蒋瑶道:“瑶瑶自己打车回去吧,我处理点事情。”

不只是蒋瑶愣住了,就连苏月都觉得诧异,他这平白无故又想要做什么。

车子一路回到他们的家,苏月松开安全带紧抿着双唇下车,待他走过来,便道:“你突然带我回来做什么?”

第六章 怀疑

苏月不知道是什么事情,问了林琛他却也不说,闭口不谈的样子叫苏月更是心里惴惴不安。

他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始终冷冷的盯着远处。

下了车,苏月内心怀有疑问,不知道是不是刚才自己的表现让林琛发现了什么端倪,还是已经知道她是假的,想要回到家才拆穿她?

苏月站在原地强装镇定,但心里早就翻江倒海,沉吟了下问他:“你带我回来到底要干什么?”

林琛冷眸一凛,深深看了她一眼,薄唇紧抿着,没有开口,只是直接生硬的将她拽到屋内。

苏月想要挣脱,但挣了两下发现只不过是无用功,一路被带到房间,林琛将苏月扯到床上,被强大的惯性左右,苏月猛地摔倒床上,拧了下眉头。

林琛一直在怀疑洛雪的身份,他总觉得眼前这个洛雪跟他见过的那个判若两人,可从外表他看不出任何的毛病,而苏月正在医院躺着,他是知道的。

他怀疑这个洛雪不是洛雪,而医院躺着的也不是真正的苏月,他怀疑自己根本就是被骗了,所以他迫切的回到家,就为了搞清楚,眼前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你到底是谁!”林琛冷冷开口,带着毋庸置疑的语气,苏月心提到嗓子眼,但面上却始终保持着冷静,低低沉沉的说:“我是谁你还不清楚吗,我是你的太太,苏洛雪。”

“怎么,你还不相信我?”苏月起身,微微仰着头,高傲的看着林琛,林琛冷肃的面容闪过一抹幽寒,周身散发着凛冽的气息,一字一句道:“没想到才几天不见,你的变化就这么大,叫我还怎么相信,你是我认识的那个人。”

紧抿了下双唇,她低低沉沉的开口:“你虽然认识我,但又什么时候真正的了解过我,人都是会变的,我不想总是被人欺负,说我是不要脸的女人,我现在是林太太,身份地位自然不同,变也是应该的。”

苏月微微抬眸,清冷的眸子淡漠的看向林琛,用最为平静的心态去面对,以不变应万变。

还是一如往常般的讽刺,试图激怒林琛,只有他被激怒,才会不去追究苏月的真实身份。

思及此,苏月大脑快速运转,冷冷的笑了:“我都变了,不知道向来逆来顺受的林家三少爷有没有想要改变的想法,怎么,还想逆来顺受做个乖乖私生子一辈子么?”

林琛向来对私生子三个字极为痛觉,而苏月已经不止一次的用这个词语去羞辱他,林琛双眸冷冽的瞪向苏月,上前按住苏月的肩膀,视线尽量与她一起,紧紧盯着她的双眸。

“洛雪,你够了!”他黑眸凛冽,好像随时都要将苏月吞没,苏月强压住内心的紧张,深深吸了口气:“林三少还像往常一样听后妈的话,看样子是没有什么变化了。”

她故意的去刺激林琛,也很明显的看到了林琛动怒,他将她按到床上,眼底藏着戾气随时都要喷发出来。

“洛雪,你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不会怀疑你的身份,你到底是谁,我迟早会查个清清楚楚!”

“不必查了。”苏月沉了口气,冷眸怒瞪着林琛:“你也知道我小时候贪玩,小腿有一处疤痕,那是苏月没有的,验明正身好不好?”

她声音清冷,带着鄙夷,叫林琛拧了下眉头,阴冷的气息围绕着她,薄唇淡淡吐出几个字:“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花招可耍。”

他记得洛雪的脚腕处有一道疤痕,非常明显的疤痕,要不是她说出口,他还差点就忘了。

林琛就在她的身前蹲下,抓起她裸露在外面的脚腕,苏月心底沉着,但还是镇定自若的看着他。

“好好看看,我到底是谁。”

光滑白皙的脚腕处,有一道红红的有些不堪入目的疤痕,林琛漆黑明亮的眼眸一眯,竟然真的有疤痕。

没有想到,那个疤痕竟然真的在,难道他想错了吗?

林琛握着她脚腕的手渐渐收紧,苏月紧要的下唇睨着他,几秒后才开口道:“怎么,还是怀疑是吗?”

苏月趁他没再用力的时候,挣开他的手推开他,起身,低头扫了眼自己的脚腕:“这疤痕苏月可没有,你还有什么可怀疑的。”

她生怕被林琛发现,可有些举动和反应是骗不了人的,她就是苏月,就算再怎么装也是,不过幸好她提前做了准备,就怕林琛拿落雪的疤痕做手段。

婚礼结束后,就用滚烫的热水在自己的脚腕上浇了上去,到现在碰一下那里都是火辣辣的疼。

为了隐瞒,她做了这辈子都不会做的事情。

林琛松开她的手,起身按住她的肩膀,双眸冷冷看着她,在她说话之前,猛地将她推倒,覆在她的身上:“洛雪还有一个特点你知不知道?”

说着话作势就要亲吻苏月,苏月正准本推拒,手机突然响了,不是洛雪的手机,而是她的,她从机场出来还来不及关掉就已经被蒋瑶看到。

眼眸闪烁,她看向林琛,林琛听着这个声音眯了下眼眸,讽刺着:“看来是哪个男人打给你的,你怎么不接?”

苏月偏头看了眼他的手:“你抓着我不放,我怎么接电话?”

林琛闻言冷冷的嗤笑出声,倏然松开了按住她的手,好整以暇的看着她,苏月沉了口气,将手机从包里拿出来,她不知道谁给她打来的电话,眼下只希望是些无关紧要的人。

可拿出电话的档口,她就看到了来电显示,为什么,为什么徐羽安会打电话过来,他不是已经登机了吗?

苏月拿着手机有了一瞬间的怔愣,而这样的怔愣没有逃得过林琛精亮的眼眸,他上前一步还未有所动作,苏月便机敏的将电话挂断了从窗户扔了下去。

随即按住林琛的手说:“对,如你所说就是有男人给我打来电话,不过为了向你表示我的忠心,我已经将电话摔了,以后跟这些男人也不会再有瓜葛。”

她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林琛心中的疑虑非但没有减小,反而加大了,因为洛雪,那个傻白甜又爱玩的洛雪,才不会如此机敏的就想到了应对的措施。

而她表忠心的方式的也跟正常人似乎不太一样,难道不应该直接将电话交给林琛,让他看看?

竟然就这么干净利落的将电话从窗口扔了下去,想隐瞒什么?

林琛反手按住她的手,将她拉至身前,黑眸紧紧看着她,薄唇冷冷吐出几个字:“你最好给我老老实实的守本分,不然我可没有那么多的耐心对着你。”

苏月见他并未那么激动也没有质问她什么,心下以为他真的不会怀疑,沉声道:“你放心,我自然做好自己的本分,不会给林家丢人现眼。”

林琛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松开她的手,拿出手机拨通了蒋瑶的电话,过了几秒钟,蒋瑶接通电话,就听林琛道:“现在在哪里,我过去找你。”

问清楚了地址,林琛挂断电话转身要进更衣室,苏月极轻的嗤笑了一声,被他听到,他偏头,凌厉的扫向她,苏月察觉到,摊了摊手讥讽着开口:“要我守本分的林三少,这是要去会情人了,这么双标可不好。”

豪门戏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豪门戏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超级佣兵11章(第11章 犯我华夏,虽远必诛)

    原标题:超级佣兵11章(第11章犯我华夏,虽远必诛)小说名:超级佣兵第11章犯我华夏,虽远必诛“朋友?”叶枫听到春上的话,停下了脚步,居高临下俯视着春上,就像是看待蝼蚁一般。春上闻言,连忙点头,讨好说道:“没错,朋友,我大和帝国和你们华夏国可是朋友,大大的朋友。”叶枫笑了,春上这话是他今年听过最有趣的笑话。现在大和帝国屡次侵犯华夏国,要争夺华夏国土,而这春上竟然说大和帝国是华夏国的朋友?难道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笑吗?叶枫耸了耸肩,嘴角微微上扬,语气中带着不屑,淡淡说道:“不好意思,我华夏国从来不和岛

  • 仙叛11章(第十一章)

    原标题:仙叛11章(第十一章)小说名字:仙叛第十一章木月风哪敢在多说半句,只得小声应道:“宗主有事尽管吩咐,月风一定尽力做好。”穆天一满意的笑道:“此事只有你才能胜任,本门有一套驭剑绝学,须要纯阴之体与至阳之体合起来才能练成。我决定传授你和你紫心师妹这套剑法,我已让你五师兄去叫你紫心师妹,等她来了你们一起参详这套剑法。我昨晚夜观星相,几年内天下将有大变。我也难以预测出具体的情况,授完这套剑法后我将闭关静修,以应对三百年一降的天雷大劫。月风当明白我的一片苦心。”能和可爱的紫心师妹朝夕相对,对木月风

  • 灰色轨迹:毒海浮沉录11章(第十一章 高纯度海洛因)

    原标题:灰色轨迹:毒海浮沉录11章(第十一章高纯度海洛因)小说书名:灰色轨迹:毒海浮沉录第十一章高纯度海洛因陈华子神情倨傲的靠着后排座椅宽大的头枕上,副驾驶上马仔扭头低声道:“华哥,他们到了,喏,走在前面那个就是项伟。”陈华子抬手一看,时间刚刚好,马仔拉开车门作势要下车,被陈华子叫住:“别下车!让他们等等,过二十分钟我们再进去!”陈华子死死盯着项伟二人穿过马路钻进茶楼,虽然从别人口中多次听到过这个名字,但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项伟,果然和传说中的一样——外表儒雅斯文,风度翩翩。最早在重庆时,陈华子就已

  • 混也是一种生活11章(第十一章)

    原标题:混也是一种生活11章(第十一章)书名:混也是一种生活第十一章“雪狼?流氓!一群垃圾,狼族的嗜血精神都被你们磨灭殆尽了!”一个阴冷的声音从巷口黑暗处幽幽传出。“谁?是谁?滚出来!”之前说话的猥琐男厉声斥道。“不知两位藏头露尾的跟在我们兄弟后面是什么意思?兄弟是那条道上的?”五哥紧跟手下冷淡的问道,眼神中闪过一丝凄厉。巷口缓缓走出两人,黑色光华笼罩在身,格外诡异,是帝凯东和魏子明!原来两人送走若惜后,魏子明被便帝凯东拉进餐馆,魏子明很是不满,帝凯东只好把自己的直觉告诉他,说那两个女孩可能有危

  • 通天武神11章(第11章 大展神威)

    原标题:通天武神11章(第11章大展神威)小说名字:通天武神第11章大展神威唐若曦刚从那恐怖的一幕中回过神,根本没有时间去反应,而厉鬼的速度太快了,连一旁的唐庭也无法将其拦下。“孽障,还想伤人?”正在这时,一声大喝如同惊雷,在空中陡然炸响。“吼。”听到这声大喝,众人并没有什么不适,但那厉鬼却是身形一滞,一声嘶吼,仿佛经受了极大的痛苦。秦易终于出手了。只是一眨眼的工夫,秦易已经冲到了唐若曦的身前,将她护在身后,同时口中念咒,大手一挥,一张半尺见方的黄纸陡然冲出,直奔那厉鬼而去。“哗啦。”黄纸自然是

  • 王爷宠妃火力全开11章(第11章:永不进京)

    原标题:王爷宠妃火力全开11章(第11章:永不进京)小说:王爷宠妃火力全开第11章:永不进京沐华大笑着,两人进了药铺。栾亭赶紧追过去,燕辰刚要关门就被他拦住,扇面夹在门缝里。“等一等,我找沐大夫。”燕辰瞪大眼睛看着他,“沐沐今日不出诊。”栾亭上下打量燕辰,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美男子。“可否帮我通报一声。”燕辰低头摆弄手指,沐华半天没看到他,喊了一声。沐华听到她的声音,回头应了一句。“沐沐,有人要见你。”沐华以为是县衙的人,放下写好的药方走出去。“谁呀?”燕辰没出声,栾亭越过他进门。看到沐华时眼神呆

  • 一号红人11章(第11章 我为鱼肉)

    原标题:一号红人11章(第11章我为鱼肉)小说:一号红人第11章我为鱼肉程伟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大致是我的年龄,籍贯,家庭成员等,说是每个员工都要登记的。我小心翼翼的对答着,但我总觉得他看我的眼神有点怪异,让我特别的不舒服。我尽量垂着头不去看他,他却突然将办公室的大门关上,把我推到在他办公室的皮沙发上,不等我挣扎着爬起来,他就重重的压了上来。我吓得一下就叫了出声,程伟一把捂住我的嘴巴,并且警告我:“不准乱叫!你再叫,我马上就开除你!你这个年纪,除了帝豪,谁还敢要你!”我知道,程伟没有说假话,我在

  • 先婚后爱:前夫请躺好11章(第11章:枪打出头鸟)

    原标题:先婚后爱:前夫请躺好11章(第11章:枪打出头鸟)小说名:先婚后爱:前夫请躺好第11章:枪打出头鸟被陆妍注视的宋董事如坐针毡,额上冒着冷汗,心想:一个丫头片子有什么可怕。暗自用手掐一下大腿强装镇定对上陆妍打探的眼神。陆妍见宋董事不怕死的看过来,不知是夸他大无畏精神还是蠢的无可救药:。再看看支持乔雅的另外两个董事,都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好像现在所讨论的事情与他们无关。陆妍心中冷笑一声:比起这样不动声色的人还是宋董事可爱!陆妍收回视线时见宋董事还盯着自己看,就礼貌性的露出一个自以为很甜美的笑

  • 豪门宠妻11章(第11章 陪衬)

    原标题:豪门宠妻11章(第11章陪衬)小说:豪门宠妻第11章陪衬见许小染没反应,许小柔的经纪人彭敏一副阴阳怪气的语气:“哎呀,也就是我们柔姐这么大度,这种时候了,还记得关照这种没名气的小艺人,呵呵,换做是其他人去,连正眼都不会看一眼的。”许小柔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表面上还是一副谦卑的姿态,“小敏,别胡说,我帮助姐姐也是应该的。”彭敏又是一阵阴阳怪气的挤兑,许小染压根儿就没搭理,坐在那闭目养神。不过,这些苍蝇,真的是……好讨厌啊。……很快,面试就开始了。面试似乎不太顺利,每一个进去的出来时都是哭

  • 铊案风云11章(贪念)

    原标题:铊案风云11章(贪念)小说书名:铊案风云贪念大家听完郭大伯的讲述,才知道白玉麒麟有这么多故事在里面。郭晓雯意识到这根本不是父亲藏的东西,难道是推论错了?或者父亲的东西还在塔楼上?有同样疑问的还有令致远,只是在大家面前不适合与郭晓雯讨论。只好对郭晓雯向外使了一下眼色,郭晓雯明白,起身向大伯道:“恭喜大伯得到传家之宝,以后留给阿德哥哥,一辈子也不用愁了。现在没有我什么事了,我想出去一下溜达一下。”令致远也上前向郭大伯告辞随郭晓雯前后脚离去。郭德夫妇一看郭晓雯走了,好像也没有提分宝贝的事,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