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爱在风中搁浅】蓝梦星辰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1/3 22:40:55 来源:网络 []

书名:爱在风中搁浅

作者:蓝梦星辰

第2章:怕我吃了你?

“愣着干嘛,白总好不容易来一次,你赶紧过去敬酒呀!”她忽略了我怨怼的眼神,从桌上找了个酒杯倒满酒递给我,让我去给白正勇敬酒。版权haohaoyun.com

看了看站在门边的几位壮汉,我知道自己逃不过,就只好硬着头皮往前冲。

“白总,您来了。”我接过关琳手上的酒杯,娇笑着朝沙发上坐着的白正勇走了过去。虽然心里极度不情愿,但也不能公然表现出来,我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打得过他们这么多人。

他一挥手,门边站着的几个穿黑衣服的保镖纷纷退出了包厢,关琳也跟着出去了,走之前还不忘朝我使了个眼色,并说:“苏离你好好陪我们白总哈,有事找我。”

我真恨不得把杯子里的酒泼到她的脸上,竟然如此见钱眼开,一次又一次想把我卖掉。

上次还说什么,以后不会做这种事,结果不到半个月又做出如此龌蹉之事,对象还都还是同一个人。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会所里所有人都知道我跟她的关系不像其他小姐跟她关系那样好,我从来不会讨好巴结她。

自私、自傲、装清高,是看不惯我的人经常在我背后说的几个词语,但我扪心自问了下,除了不出台以外,也并没有做过对不起她的事,我从未跟她公然叫板或作对过,而且,自从我来这以后,哪个月我的客人酒水不是最多?她不感恩记我好也就算了,竟然如此不满足。

这次……如果我能完好无损地出去,绝对会给她点颜色,可问题是,这次我能逃过白正勇的魔爪吗?

“小狐狸,坐那么远,怕我吃了你?”我刚坐下,白正勇就迫不及待坐到了我旁边,并迅速伸手搂过我的腰,恨不得整个身体贴在我身上。

“白总说笑了,只是这包厢里,有点热。”我依然假装镇定地微笑,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同时试图掰开他放在我腰上的咸猪手。

“你这样一说,我也觉得热了,不然一起脱?”边说着,那只脏手还不断在我身上摩擦,我今天穿的裙子本来就短,被他手一撩,内裤都露出来了。

暗淡的灯光下那抹红色如此刺眼,刺激得他更是两眼放光,另一只手也赶紧行动起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胸。网站haohaoyun.com

“白总,何必这么着急呢。”我一只手挡住了下面,一只手端着酒杯放在了胸口,用妩媚带着笑意的眼睛看着他。

“这样就没意思了,不如我们先来玩两把,热热身吧。”我晃了晃手中的酒杯,朝他眨了眨眼。

“你不会又想耍什么花招吧?就你这个小妖精,我还不了解?”他手倒是停下了,脸却离我更近了,那双眼睛更是色眯眯地看着我,让人觉得恶心极了。

不知道他是不是好几天没刷牙,一张嘴就放射出一股浓浓的口臭味,若真被他吻到,我估计好几天都会吃不下饭。

只是,我还不能表现出嫌弃的表情,只好跟他打游击战试图拖延时间,在我还没有想到离开的方法时,不能激怒他。版权haohaoyun.com

“白哥,这戒备森严可都是你的手下,我一个弱女子能耍什么花招,再说了,早晚不都得满足你吗?只是听人家说,这第一次,如果是两人都微醺的情况下,会更……你懂得。”

“而且,身边的姐妹也都告诉我,第一次,很疼。我……我害怕,我们先喝点酒,玩一玩,我可能就不会那么害怕了。”我装作一副委屈害怕的模样,他果然脸色就发生了变化。

“原来是这样,不过阿离你放心,我肯定会对你很温柔的。”他只是停了一小会,手又继续在我大腿上肆意抚摸着,另一只手想接过我手上的酒杯。

我闪躲了一下,坐得离他远了点,“白哥,就这点小要求都不愿满足我吗?”说着,我委屈得挤下几滴眼泪,小声抽泣了起来。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男人都受不住女孩子的撒娇和眼泪,特别是自己感兴趣的女孩子,在我的委曲求全下白正勇终于妥协了。

他再次靠近我,坐到我身边,但他这次没有乱动,而是拿起酒杯与我手上的杯子碰了一下,随后一口干荆

“那就依你,先来玩几把。”他放下酒杯拿起旁边的骰子开始摇起来。

“还是老规矩,一次一杯。”

“嗯,好。”我故作开心地抿了一口酒,然后挽着他的手,并帮他倒满了酒。

只是,不知道今天怎么了,平时玩骰子都是我让客人才会输的,今天却一把一把地输,而且,今天喝的都是纯洋酒,我自然是喝得头晕脑胀。阅读haohaoyun.com

“怎么样?我的小妖精,玩尽兴了吗?”在我连续输了十几把之后,他放下手上的骰子,再次盯着我看。

第3章:把她的衣服给我扒了

“不公平,都是我自己喝,你一杯都没喝,呜呜……不带这么欺负人的。”玩不过他,我只好又开启软妹模式。

不过,这下白正勇不买账了。

他把杯中的酒一扬而尽,伸出大手一把把我抓到了怀里。随后又连续喝了几杯,才开口道:“这下满意了吧?”

“白……白总。”我还想再说什么,但他却没给我说话的机会,一把按住我的头嘴巴凑过来想吻我。

我躲了几次躲不过,只好用力把他一推,他毫无防备下被我推到了沙发脚。我赶紧站起身来,逃到沙发的另一边。

我这举动,却彻底激怒了他。

他拉下脸看着我骂道:“臭娘们,你还给脸不要脸了,以为有点姿色老子就要围着你转是吗?告诉你今天我还非得干了你不可。你自己算算耍了我多少次,出来卖还给老子装清高,我就不信你还真是个雏。”说完他大步走向前,一把抓住我的手臂。

我一个跟跄跌倒在沙发上,他便把整个身子压向我,试图脱我的衣服。

他虽然身材有些臃肿,可毕竟是男人,我哪是他的对手,只好拼命挣扎,可他却像一直暴怒的狮子,用力扯着我的裙子,还好我裙子质量好,不然肯定被他扯烂了。

我一生气,用力扇了他一个耳光。

他哪受的这委屈,抓住我的头发往沙发上用力一摔,我疼得龇牙咧嘴,不等我反应过来,他起身把桌上的酒瓶子往地上重重一摔,门口的保镖听到声音立马推门进来。

这下惨了,他们进来我更是逃不掉了。

“老板,没事吧。”他们开口问道。

“你们过来,把这贱人的衣服给我扒了。”

“是,老板。”他们听话地点头,随后快步走向我,一人扣住了我的一只手和一只脚。还有一人用力撕扯我的衣服,我像八爪鱼一样被他们按在沙发上。

“混蛋,人渣,放开我。”我嘶吼着,拼命挣扎。

我越是生气抓狂,白正勇就越是高兴,他靠近我,用他的脏手抚摸着我的身体,大笑道:“这下看你还有什么理由逃走,我早就告诉过你不要耍花招,乖乖听话岂不是就不会走到这一步了?”他们用力撕坏了我的裙子,现在我只剩下内衣内裤还有薄薄的丝袜。

他们抓住我的手脚,我根本就动弹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白正勇那个王八蛋用手不断在我身上摩擦,甚至是亲吻。

“白正勇你个王八蛋,你会遭到报应的,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我继续大骂。

“做鬼?放心,我不会要你死的,今后你就好好跟着我,绝对不会让你吃亏,今天这15万花的值了,你们妈咪只拿一部分,大部分都会给你对吧?喏,除了那15万,这里还有呢。”说着,他从皮夹里拿出一张卡,扔到我的肚子上。

我不知道关琳竟然收了他15万块,简直是丧尽天良。

我用力一扭身子,那张卡便从我的肚子上掉了下来,不过掉到了沙发上。

他也不生气,捡起银行卡放在桌子上。

“别急,虽然没有多少钱,但也是我的心意。”说着他更是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我心如死灰,简直就要绝望了,眼看他把衣服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我却始终无能为力。

他压住我的身体,用手开始脱我的丝袜和内裤,像是想起了什么,他抬起头对那些抓住我的人说:“都他妈给我闭着眼睛,这怎么还能让你们看。”

“是,是。”他们听话地闭上了眼睛,手上的力道却更重了。

正在他满脸褶子的大脸靠近我,手将要伸进我内裤时,包厢的门被人一脚踢开了。

但显然,进来的人不是来救我的。

灯光太暗,加上有轻微夜盲症和刚哭过视线太模糊,我根本就看不清楚踢门的人是谁。只见在他之后,跟着进来了一群人,拿着相机就是一通乱拍。

“谁他妈不要命了。”这个时候被打断,白正勇当然怒气冲天,他回头冲进来的人大骂,看到这么多人,还拿着相机,却突然慌了起来。

他赶紧拿起沙发上的衣服将自己的身体和脸都挡起来,他的手下见状也放开了我。

我也只能躲到沙发角落,不知道他们为何要进来拍这样的照片,要是照片被放在网上,今后我是没有办法洗白了。

“识相地赶紧把相机放下照片删掉,还有你,不知道我是谁吗?这个时候闯进来,想死吗?”

“你们愣着干嘛,赶紧把他们手上的相机抢过来。”白正勇冲旁边愣着的保镖吼道。

“是,老板。”

“等等……”这个时候,站在最前面的人开口说话了,竟然还是个女声,冷漠至极的声音。

不会是他老婆派来的吧,听说白正勇老婆是个女强人,之前白正勇包养过一个大学生,结果被他老婆逼得自杀了,反正下场挺惨的。

可若是他老婆,难道不是因为把我拎出去打死吗?

看样子并不是他老婆派来的。

“在你们动手之前,我是不是应该先告诉你们我为何而来。”

我缩在沙发一脚静静地看着他们,大气也不敢出。

听她说话的语气,应该来头不小,可能是白正勇仇家吧。

白正勇是市政府官员,白道黑道都有人脉,能如此光明正大威胁他的人,估计也不得了。

不过我现在最担心的,是自己的安危。

第4章:程家二少

“当然,我是谁你们不必知道,你们认识程家二少就行了,现在给你们十秒钟时间考虑是要动手还是答应我的条件。”她的声音依旧很冷,带着一股杀气和不耐烦。

程家二少……程少铭?

他在C城他可是个响当当的人物。

曾经听会所的姐妹们八卦过,程少铭是程氏集团的总裁,黑道白道通吃,可以说是C城一霸,C城没有几个人不知道他,据说还来过我们夜总会两次,但一次也没有点过小姐。

我很明显感觉到了,在女人说完这句话时,白正勇的手下都停止了脚步,没有再向前走。

然而这个时候,白正勇却不紧不慢开始穿自己的上衣和裤子。

“说吧,什么条件。”许是知道自己没有别的路可走了,白正勇好像也没有那么慌张了,反而淡定了下来,在政商界混这么多年,也不是什么世面都没见过,这点对他来说应该也不算什么吧。

“新区那块地皮,卖给程氏集团。”

新区?是说要建生物园区和商业区的新区吗?

虽然不懂商业,但最近新闻好像都在说这个事情,新区是新开发出来准备建造商业园区的地方,据说有半个市这么大,以前只知道白正勇在C市有权有势,却不知道他原来如此有钱。

“这……这个我可做不了主,这是个竞标项目,而且决定权在市长手上,我哪有那个资格决定地皮给哪个企业。”白正勇咽了咽口水底气不足地说道。

“是吗?怎么有消息传出,你已经私下把地皮转给了开价比程氏高,而且跟你关系好的某家企业呢?看来是我们消息有误,高估了白政委,那既然这样,这些照片我还是交给媒体记者吧,这些对你可能没有多大影响,如果加上一些别的……比如说贪污税收方面……”这下说话的换了一个男人,不是带头的那个女人。

“别跟他废话,既然这么不识抬举,那就按我们的方式解决。”女人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欲要转身离开。

“等一下,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们就是了。”就算我一个不参与商政的人都知道,这些照片再加上对方口中的贪污如果公布于众,对于白正勇来说意味着什么,这应该不仅仅是颜面和饭碗的事了,恐怕是要坐牢的吧。

闻声,她停下了脚步,回头面无表情地看着白正勇说:“那好,后天下午两点,带好材料到维斯酒店与我们老板见面详谈,如果让我发现你有一丁点耍花招的想法,可别怪我没有给你机会。滚!”

白正勇带着他的手下走出了包厢,临出门前还不忘回头看了我一眼,我看不清楚他的眼神,但我知道他估计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吧。

本来是来享受的,结果钱花了,该享受的没有享受到,还成了被人威胁的把,。不知道他会不会就此罢休。

白正勇他们一行人走出包厢后,拍照的那一群人也随之走出了包厢。

他们出去后,门口被拦住的梦雪、陈汐和芳芳立马冲进了包厢,看到我披头散发,眼圈泛红,衣衫不整的我,芳芳夸张地抱着我大哭了起来,就好像她被强奸了一样。

我哭笑不得,只好安慰她说:“别哭了,我没事,刚刚他们进来救了我,白正勇没有得逞。”

“真的啊!”芳芳抬起头大声地问道。

“嗯。”我点头。

看到我没事,她们也都纷纷松了一口气。

芳芳更是眼泪说停就停,“不早说,害我白伤心,刚刚在门口差点跟那些人打起来。”

我没来得及说什么,关琳就推门走了进来,“先把衣服穿上吧,一会你可以先下班回家了,今天的小费我会打到你的卡上。”

我抬起头冷冷地地看着她,“别假惺惺了,你为了钱连自己手下人的生死都不顾,有什么资格做领队。”

梦雪扯了扯我的衣服,示意我少说点。

“关姐,我们平日里称你为关姐是尊重你,一直以来我们也没有怎么样,你让我们陪什么样的客人我们有说过二话吗?只是出台这种事,得自愿吧,不是所有人都是见钱眼开的。死了一个青青,难道你现在还想逼死阿离吗?”陈汐一字一顿地说道。

她说完,我也忍不住鼻子发酸,芳芳更是大颗大颗眼泪往下掉。

第5章:那是你贱

以前芳芳和青青关系最好了,她们进来的时间差不多,年龄也相近,而且老家都是一个地方的,所以很快就成了好朋友。

不过两人的性格可相差太大了,芳芳单纯脾气好,是很容易受人欺负的那种,而青青则是个爆脾气,性格刚烈,自尊心极强。

来了三个月后,关琳说服她们出台,芳芳哭着妥协了,青青却“离家出走”了。

最后我们找到的,是她的尸体,死的很惨,警察说被人轮奸,并且挨了好几刀。

我们都知道,责任不全在关琳,但最终还是没法不怪她,如果她不逼青青出台,或许青青就不会跑出会所,也就不会出事了。

那件事后,芳芳好几天没吃饭,经常噩梦惊醒后喊着青青的名字,过了好久才走出来。

“这怎么就不是自愿了,你们不也是缺钱吗?就出个台而已,别人都能做为什么她们就不行,难道你们以后都不跟男人睡不结婚不生孩子?迟早都要跟男人发生关系,能多挣钱有什么不好,我还不是为你们着想。”关琳还在为自己辩解。

“为我们着想?你是见钱眼开吧,我们是没有你人脉多,没有你手段多,更没有睡过的男人多,但并不代表我们可以任你摆布,你不是我妈,我挣钱多少用不着你担心。你当小姐睡人睡得开心,那是你贱,但不是所有的小姐都跟你一样。”一说起青青,我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她才18岁,看见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就那么死了,谁不难受。

今晚,如果不是程少铭的手下出现,我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疯掉。

我说完话后,明显感觉到了关琳脸上的变化,不过她最后没有反驳,只说了句:“先把衣服穿上吧。”

“这种事如果再有一次,我苏离一定跟你势不两立,我说到做到。”我咬着牙狠狠地说道,我现在是离不开这里,但不代表我可以妥协。

“我也是。”陈汐附和道。

陈汐不排斥出台,只不过她挑客,不想出台的客人怎么逼她都不会出。

她性格跟我是最像的,她最信任我,以前总觉得没有办法拿她跟芳芳一样当妹妹般相处,因为她做事说话最冲动,后来发现,她其实才是最讲义气的一个。

“还有我,还有我。我希望每个人都好好的,少挣点钱就少挣点钱,要是最后命都没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芳芳哭着说。

“好啦,大家都少说两句吧,青青那个事虽然关姐有责任,但错也不全在她,青青性子太烈。不过今天这事,关姐真的是你不对了,不是我们都替苏离说话,你又不是不知道白正勇是什么样的人,而且要说客人订台,酒水和小费什么的,哪个月不是苏离最多,如果你因为自己贪心失去这样苏离这样的手下,到最后损失的肯定是你。”我们四个人中,梦雪是最客观的,每次遇到事情,调和处理的都是她,她的话一说,关琳脸上的表情立马变得不一样了。

过了好一会,她开口说:“有的时候并不是我非得逼你们出台,我这样做不全是为了钱,在这种地方生存,每个人都有无能为力的时候。”说完她转身往外面走,没有再看我们一眼。

她的话让我们陷入沉默,我没有听懂她那句“无能为力”指的是什么,难道逼我们出台的不是她,是另有其人?

我穿上陈汐拿来的衣服后便走出了包厢,谁知跟关琳很好但跟我一直不和的顾盼和她的小姐妹刚好路过,便冷嘲热讽道:“这有些人啊,有手段就是不一样,不过最后还是自己给自己打脸了吧。”

“就是,还自以为自己多漂亮,多清高,最后还不都一样。反正都是婊子,牌坊立得再好也是婊子。”

“你……”陈汐忍不住想打她们,我拉住了她。

“不知道这些狗在乱叫什么,吃不到葡萄就乱咬人。是,我就是比你漂亮,比你清高,我就是立牌坊,可有些人,她连立牌坊的资格都没有,称她婊子都侮辱了婊子这个词。”我看了她们一眼,面无表情反驳。

顾盼她们气得脸一阵白一阵红,我不再理会她,而是回头跟陈汐、梦雪和芳芳三人说:“你们快换衣服吧,我们今天都下个早班,我请你们吃宵夜。”

说完我们往更衣室走,她们在身后气得直跺脚。

呵,我懒得跟你们斗。

下班后,我们四个人去会所附近吃了宵夜便各自回家了,一天又这样过去了,钱是挣得不少,刚刚短信提醒,银行卡到账10万零5千,是今天白正勇给的小费提点,比好多人一年挣得都多,这两个月妈妈的医药费和护理费都不用愁了,可为什么,心里这么难受呢?

这个城市,灯红酒绿,可是世界有多繁华,人心就有多丑陋,我想,今天的事过后,我跟关琳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以前也会冷眼相对,但都没有正面撕过,心想着都是出门在外挣钱不容易,而且,进来这种地方,哪个不是被骗或者是有苦衷才来的。可是这个世界根本就不存在感同身受,换位思考,每个人都是自私的,都为了自己。

还有白正勇,他今晚这样狼狈,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放过我。

第6章:我不会伤害你

突然脑海里一闪而现今天带头的那个女人,看上去也不是很大,最多25岁,我有轻微夜盲症,包厢里灯光太暗,我看不出清楚她的长相,应该也不会太难看。

听芳芳她们八卦说,她是程少铭的贴身保镖,叫莫凌,据说是混黑道的,是很厉害的人。

今天我能无恙出来,还真是多亏了她呢。

不,应该是多亏了程少铭。

可我又怎会想到,高高在上的程少铭,在今后的日子里,竟然会与我纠缠在一起,也正是从遇到他的那一天起,我的命运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开始偏离了轨道,朝着另一端驶去。

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拖着疲 惫的身子走到小区门口时已经凌晨三点了。刚刚吃宵夜的时候陈汐她们三个一直在开导我,说这样的事真的再正常不过。

确实,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发生这样的事特别正常。我应该算是幸运的,还能这样铤而走险。如果莫凌没来呢?我是否还能这样安安心心回家。

我住的地方离上班的地方不算太远,通常我都是走路上下班,喝酒比较多的时候会打车,但一般不会,因为觉得浪费钱。

我住的这一片算是比较安全的,中高档小区,如果不是想让妈妈舒服一些,我可不会住这么好的地方。

我最近也在存钱,准备买个二手房,首付20万,每个月还几千块钱,总比租房好。

这个想法是梦雪告诉我的,她就是在来这里上班的第二年买的房子,不是很大,但她跟她弟弟住也足够了。

当然她付首付的钱是某个有钱的客人给的,陪他睡了一夜,他答应帮她买了套房子。

春宵一夜值千金,还真是这个理。

我住的小区在凌晨过后就没有保安值夜班,但有警报器,小区一共两个门,第一个是大门,需要用门禁卡开,第二个是单元楼门,这个是指纹解锁,超过5次没有成功开启,警报就会响。

但其实我有一点想不明白的是,人有十个手指头,如果是忘了哪个手指头的话,不应该是试十次没有成功才响么?

我在心里自嘲自己想太多,伸出右手食指把大门成功开启了。

就在指纹锁传出机械女声“谢谢”时,我被人从身后捂住了嘴巴,那人的手很大很有力,随后他伸出另一只手打开了大门,把我推了进去。

嘭的一声响,大门关上了。

我心跳剧烈加速,害怕得身体都开始冒冷汗,我没听说过最近有恐怖分子入侵或者杀人狂魔出现,可是没听说不代表没有,现在虽然是个和平的时代,但没有绝对的安全,我突然想起了青青,我可不想那样悲惨的死去。

我想开口大叫,嘴巴却被他的大手掌捂着,我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话。

我被他推到了电梯口。

“放心,我不会伤害你,我被人追杀,你帮我躲一下就好。”他的语气很冷静,听不出被人追杀的那种急促和不安,但我却看到了他按向电梯的那只手沾满了鲜血。

我吓得闭上了眼睛,心想死就死,反正活着也是受罪,可是我妈怎么办?

一想到我妈,我的心就难受,如果我死了,我妈怎么活?她现在每天都得靠药物才能维持生命。

不给我多余的时间考虑,男人又开口问道:“几楼?”

我犹豫了一下,用手比了个6。

结果,他冷笑一声说:“如果发现你骗我……”

我身体僵硬,一动也不敢动,我家确实不是6楼,可就算是我死,我也不能连累我妈呀。

他迟迟没有按电梯的楼层,像是猜到了我的担心,他再次开口说:“我绝对不会伤害你。只需要帮我躲半个小时。”

他的话说得很坚定,我犹豫了好久,再次伸出手比了个5,为了证明没有说谎,我激动地晃了两下,嘴里还不断说着,真的是5楼,他这下才按了5楼。

在电梯停下之后,他又把所有的楼层都按了一遍。应该是怕他们万一闯进来,很快发现他到达哪个楼层吧,如果所有楼层都沾满血迹的话,他们也没这么容易找到他了。

我被他逼着打开了家门,正要把手伸向门口的开关时,他阻止了我,“别开灯,会被发现。”

我吓得手一哆嗦,赶紧又缩了回来。

“手机借我用一下。”说完他放开了我。

他肯定是吃定了我这个时候不会乱叫,因为叫也没有用。

我不叫是怕吵醒我妈。

我听话地从包里拿出手机递给他,心里想着他不会要把我手机关机吧,让我报警都没办法报。

可就算不没收我手机,我也不是他的对手啊,虽然他受伤了,但他毕竟是个男人,而且力气还这么大。

爱在风中搁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爱在风中搁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夜夜笙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夜夜笙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夜夜笙歌目录预览:第1章骗你没商量第2章白金翰宫第1章骗你没商量我叫邱恋,这名字是孟姐取的。至于我的真名,我不愿提。我的职业是小姐,不过我只坐台,不出台。来这儿之前,我还是大山里的小土妞,我爸是个又老又丑的男人,一条腿跛着,我妈17岁的时候被拐卖过来,跟了我爸。从小我就见惯了我爸对我***折磨,我妈对他恨之入骨,我也是。16岁那年,我妈趁我爸喝醉了酒,带着我逃了出来。我们随便上了一辆火车,就这样到了一座沿海城市。渲城可真是繁华,但我妈没文化找不到工作,偶尔出

  • 重生之纯悫皇贵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重生之纯悫皇贵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重生之纯悫皇贵妃目录预览:契子一章重生契子乾隆四十九年,和恭亲王王府的后院里,一个女人,正处于弥留之际。她就是和恭亲王弘昼的额娘,雍正皇帝的裕妃——耿默薇。“你是个好的,跟了我一辈子,倒是委屈你了。”耿默薇看着眼前也早已是满头白发的绿琴,慢慢地说道。这丫头,跟了自己一辈子,即便是以前在王府中不受宠时也不曾背叛过自己。绿竹,绿珠竹也是个忠心的,只不过前几年便先自己一步去了……“主子,奴婢不委屈。能伺候主子是奴婢的福分。”跪在床榻前替耿默薇掖了掖被子道:

  • 南风遂我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南风遂我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南风遂我意目录预览:第001章凶蛮的男人第002章慢慢折磨她第001章凶蛮的男人“我在高尔夫球馆,你上来一趟。”收到沈星曜的信息时,叶雪竹正在工地上做最后一步的项目施工验收。她戴着工地帽,望着头顶火辣辣的太阳,回复沈星曜:“我在工地,可以迟点再过去吗?”沈星曜很快回复了她的信息:“给你三十分钟。”和这一条新信一起发来的,还有叶雪竹的一张照片,一张叶雪竹没有穿衣服的照片!沈星曜身为业界房地产的龙头老大,备受瞩目的钻石王老五,当然不是用照片威胁女人屈服的那种男

  • 冥妻挚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冥妻挚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冥妻挚爱目录预览:第一章古怪老太婆第二章睡在棺材里第一章古怪老太婆我叫孟子辰,家住皖北边界的一个小镇子上。自幼和爷爷相依为命,在镇上经营一家寿衣店,利润不大,仅够维持生活。在这寿衣店中,角落处有一口老旧的棺材,摆放在那里很多年了。那口棺材,每隔一段时间,爷爷都会亲自端着黑漆涂抹一遍,很是仔细认真。这些年来,有人来店里想买棺材的时候,爷爷都会另行定制,从来没准备将这口老旧棺材卖给人家。我问过爷爷,为什么对这口棺材这么宝贝?爷爷笑了,说这口棺材是给他自己留着

  • 和护士姐姐同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和护士姐姐同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和护士姐姐同居目录预览:第001章海难第002章分成了两伙人第001章海难浓雾终于慢慢散去,中午时分太阳渐渐露出笑脸。我从船舱里走了出来,外面的风很大,但是我喜欢这种被强风吹脸的感觉。据说当汽车在无风的情况下开到八十迈,伸出手就有摸的料的感觉。不过在海上,我更喜欢用脸是蹭,我闭上了眼睛,心中满满的幻想,嘴角不经意之间就露出了邪恶的笑容。“一看他就是个流氓,脸上皮笑肉不笑的。”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没错,以后离这种人远点儿。”又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我

  • 深情来袭人亦暖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深情来袭人亦暖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深情来袭人亦暖目录预览:第1章像是要把人吃了一样第2章你的声音跟我前夫挺像的第1章像是要把人吃了一样四季酒店。我熟门熟路地乘电梯到达13层,光滑干净的电梯壁映照出我有些疲惫的面容。电梯到达后,我来到1302房前,刚把房卡插进去,门就从里边被人打开了。还没等我看清楚对方的模样,就已经被一股大力扯了进去,然后房门被砰的踢上。时间明明充裕的很,但就是等不及,在玄关处就开始撕扯彼此的衣服。前戏也几乎来不及做,我被提着腰抵在墙上,没来得及调整呼吸,那方炙热便冲

  • 神医风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神医风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神医风流目录预览:第一章一针惊人第二章腰好身好第一章一针惊人一大清早,白河村就响起了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随着鞭炮声寻去是一家白瓷砖的小平房。房子的窗户上,挂着两个大喜字,红艳艳的,着实惹人。今天要结婚的可是白河村村长的儿子李东升,虽然小学没毕业,可是这排场却是不小。这会已经坐在租来的桑塔纳里面,村头村尾的晃悠了好几圈,别提有多神气了。“滴滴!”桑塔纳响了两声停了下来,李东升探出鞋拔子脸,一脸阴冷笑容的看着站在村路边,略显几分秀气的小伙子。“郭小达,好久不

  • 死亡微信群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死亡微信群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死亡微信群目录预览:第一章小恶魔第二章惩罚第一章小恶魔晚自习的时候,全班都被一个陌生人拉进微信群。“各位同学,我们来玩一个抢红包的游戏好不好?”这人的ID叫小恶魔,大家听到有红包抢,都嗨了起来,也没人在乎他是谁,都催他快点发红包,别磨叽。小恶魔发了个微笑的表情后,说:“我来发红包,大家抢,但是抢的最多的,要跟我玩一个游戏,没完成就要接受惩罚,怎么样?”抢红包就像是捡钱一样,有着无形的吸引力,我直接飞快的打字抢在第一说:“没问题,我玩!”“我也玩!”“我玩

  • 我曾盛装嫁给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我曾盛装嫁给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我曾盛装嫁给你目录预览:第1章情形不妙第2章坚决不要后妈第1章情形不妙上流社会的宴会,总是充斥着纸醉金迷的味道。宋依然晃动着手里的高脚杯,温和无害的视线漫不经心的扫过在场的所有人。明天是她的生日,为了让慕家那群心怀不轨的老家伙死心,也为了得到一个基因强大的种子,她决定今晚行动。想她宋依然可是道上大名鼎鼎的玉面杀手,怎么可能会屈服于慕家嫁给一个都快进棺材的变态糟老头!哼,很快她就会断了慕家人的念想。十分钟后,宋依然找到了目标。那是一个挺拔英俊的男人,脸

  • 我恨你也忘不掉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我恨你也忘不掉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我恨你也忘不掉你目录预览:第一章姐姐第二章她竟然是做那个的第一章姐姐我叫李皓轩。我刚呱呱坠地,母亲便撒手人寰,都没来得及看一眼刚出生的我。八岁时,我爸被生活所迫,第一次去抢劫,失手杀人,蹲了监狱。警察抓走我爸的那天,是大年三十。在乡亲们的眼中,我就是一个丧门星,害死母亲,父亲也锒铛入狱。他们在我背后指指点点,吐唾沫星子,说我不吉利。我在家门后面蹲着哭了一天,无助恐惧彷徨充斥着我的内心。我想见我爸,所以我拿着家里仅有的十几块钱,去了县城。县城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