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绝世风华:公子太凉薄3章(第二章 何人雪夜踏红梅)

2017/11/4 0:24:0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绝世风华:公子太凉薄

第二章 何人雪夜踏红梅

隐隐约约,那个着鹅黄色裙衫的女子翩然走来,桃花凝腮,葱玉般的手指握着一只玉箫,玉箫上那束绦条垂然落下,啊,是慧珊,慧珊,你来听我吹箫么,让我来吹一首水云潇湘······

  陆方寒猛的醒了过来,坐在一旁的人眨了眨浅褐色的眼睛笑了。推荐haohaoyun.com

  “做了什么好梦,连我进来都没发现。”

  “高弘羽你这算不算是擅闯民宅,”陆方寒没好气的说“天还没亮你就摸黑进来,想做小偷么,丢完你高家的面子了。”

  “你家早给你那花花肠子的老爹败的差不多了,哪有什么值得偷的,我来是因为说好了今天走。”说完高弘羽就把一旁挂着的外衫劈头丢到陆方寒睡眼惺忪的脸上,“要用的东西我已经叫你家小厮收拾好了;穿上衣服洗把脸我们即刻动身。”

  “怎么回事,你这根本像潜逃一样,该不会是你家人不放你离京吧。”

  “我老爹巴不得我走,你知道的,最近高氏有点树大招风。王太后在那虎视眈眈的,我也不能在这个风头上入仕,离京未尝不是件好事,我爹还说至少待个半年再回去,行了你赶快起来。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陆方寒睡眠不足懒待跟他争执,勉勉强强收拾了一下,出门发现连他的坐骑雪团都已经给高弘羽牵了出来。

  “你干嘛把我的雪团牵出来,走在街上太招摇了,这次出游还是低调点好。”

  “要低调就得麻烦您先毁容,有了你这张脸走哪不招摇,对吧雪团。”白马打了个喷嚏,不耐烦的跺了跺蹄子。“还有,你家需得换个马夫,睡得跟死猪一样,我把你家马盖里的马统统牵出去卖了他也不知道。”

  “好吧好吧,一切随你,反正雪团的脾气跟你一样躁,出门也不会吃亏。我家马车夫再警醒也防不了你这等身手的贼人,说吧,干嘛非得偷偷摸摸的走。说明haohaoyun.com

  “还不就是怕我娘担心不同意,而且根据她们衡阳张氏的排场,就算要出门也得坐轿,前后十几个小子,再来若干护院,那一套下来我实在是怕了,你也不愿意吧,所以我就带了阿平当跑腿的”

  “阿平一定会照顾好两位少爷的。”

  “你能照顾好这个爱惹事的就行了,我又不像你家少爷那么贵重需要人跑前跑后的。”

  “你跟家里打过招呼了?”

  “昨天跟爹禀明过了,这两天十三姨娘就要添丁,大家忙着等陆家第十五个少爷哪有空管我的去向。”

  ······

  两人在路上默默走了一阵,陆方寒哈欠连天,高弘羽明知他不在乎仍有些自责,陆家虽然也属十贵,但已经排到了第十,现任族长陆行云碌碌无为,只在好女色这一点上出名,光是有名分的小妾就近二十房。贵族虽然行事奢侈但总以清高自居,像陆行云这样不在乎的纳妾实为很多人不耻,妻妾成群自然子女也不少,陆方寒另有十三个兄弟和八名姐妹,人口繁杂家业又无作为,这种吃老本的行径迅速拖着陆家一落千丈。

  好在陆家长子陆方陵颇识大体,成年入仕后颇有成就,陆方寒的奶奶陆老夫人也还健在,威信犹存,两人里外配合着尚能勉强支撑起陆家如今的排场。陆方寒排行中间,其生母身份低贱,甚至被迫在生子后自缢。说明haohaoyun.com如此,陆方寒在家族中地位如何也就可想而知。

  高弘羽想到这里不由叹了口气,眼前的人气质如兰,玉树般通灵挺拔,固然芳华公子向来从容,可这样的出生在士族里又是如何一路挣扎着走了过来。

  “叹什么气啊,对了,之前说的那件事。”

  “是了,你昨日遇上了什么新鲜事?”

  “先给你看样东西吗,”陆方寒从怀中摸出一个锦盒,打开来看,里面赫然是一截翡翠质断簪。看得出是从簪头断开,陆方寒拿的是下半段,那翡翠流动若滴,做工俨然细细打磨过,可见名贵,如此断裂实在可惜。

  陆方寒正欲解释,忽然发现高弘羽脸色一点点变得苍白起来,不由一愣。

  “弘羽,你怎么了,见过这个?”

  高弘羽摆了摆手,停了一瞬,也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盒子,盒子的外表固然和陆方寒的不同,但打开来看,竟然是一小块翡翠雕成的蝴蝶,那只翡翠蝴蝶缺了一小块,显得不完整,陆方寒也不由的抽了口气,从盒子里拿出那只小小的蝴蝶,与手里的断簪一比,立刻纤毫无差的对上了!这分明原本就是一只翡翠蝴蝶簪。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怎么回事,我还从不知道你有这东西。”

  “我没对任何人说过,因为,唉,真没想到”高弘羽摇了摇了头,半响他恢复镇定,说道,“小九,这是我十年前得的东西,我先告诉你我是怎么得来的,然后你再告诉我你手上物事的来历,我们一起想一想,这件事果然没那么简单,”

  “你说吧,定是有趣的紧。”

  “有趣就谈不上,但是······”高弘羽又叹了口气,开始解释:

  “我过十二岁生日那天,父母带我去离京二十里的庄园里赏梅,你知道的,除了御花园,就属我家浮枝山庄里的那片红梅是一绝,那天下了好大的雪,晚上睡下以后我忽然在夜里醒来,然后就翻来覆去的再也睡不着,发现外面的雪已经停了,忽然很想再去看看白天见的那些梅树。

  嬷嬷丫鬟们因为我的生日早就累坏了,一个个都睡得很熟,我不费劲的就偷偷穿好衣服溜了出去,明明白天下了那么大的雪,晚上的月亮却很皎洁,像个盈满光环的银盘一样,我看着那么美的月亮,闻着屋后梅林传来的浮香,既不觉得冷,也不觉得困,等我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到梅林的时候,隐隐约约看到那里似乎有个人影,模模糊糊的看起来像是我大姐,我想她一定也是跟我一样睡不着出来的,就笑着走过去对她说‘你在这里做什么呢’,那个身影颤动了一下,我走近了才发现那其实不是我姐姐,是个跟姐姐差不多高的女子。

  她长长的黑发随意的垂下,脸就像被雪擦过一样苍白,感觉冷冰冰的,她明知我走近了却并没有看我,一只手扶着梅树眼睛里无声的不断涌出泪水,泪水流过她美丽的侧脸,看起来是那么伤心,月光落在她身上,整个人似乎快要碎裂一样,我以前从来没见过任何人那么哭,不由的难过了起来,就又问她

  ‘你为什么哭呢?’

  那个女子这才把视线投向我,她的眼睛是那么清亮,如同冬日夜晚美丽不可方物的繁星,虽然在我发问的时候止住哭泣却仍被泪水浸住,满眶的泪水让明亮的眼神看起来又冷又绝望,我这才发现她素色衣服的前襟上似乎溅了些黑乎乎的污渍,父亲之前常常带我打猎,我一下子就想到那说不定是血,但奇怪的是当时我却既不想叫人也不想逃走,一点也不害怕,总觉得那么美丽的人是不会伤害别人也不会伤害我的。”

  高弘羽说到这里忽然停住了,陆方寒静静的等着他,一旁的阿平却忍不住开了口。

  “少爷,这可太危险了,夫人要知道一准给你吓死,您定是见那女人长得好看就心软了,想不到少爷您小小年纪······”陆方寒听着冷冷一眼扫过,阿平见状后半句到了嘴边又生生咽回肚子。原文haohaoyun.com

  高弘羽似乎没发现周围的反应,他顿了顿又往下说。

  “那女子发现我看着血迹,就用一种很不真实的声音对我说:

  ‘这是我刚才杀了的人留下的血迹。’她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有点颤抖。

  ‘是你恨的人吗?’我想也不想就这么问了她。

  她摇了摇头,生出手指触碰了一下身旁的一朵红梅。

  ‘那个人,在我小的时候带我来过这里,现下我杀了他,这些红梅,大概是我此生最后一次来看吧。’

  ‘既然不恨他,为什么非要杀了他呢?”

  ‘为了另一个人。只要是那个人的愿望,再不甘我也会去做。’

  说完她伸开左手掌,里面就是那只翡翠蝴蝶,她拉过我的手,把它放在我手心里,她的指尖还有一丝温度,我这才想到,她其实也就是一个纤纤弱女子,不是什么神仙,那她是怎么进入守卫森严的浮枝山庄的呢?

  把蝴蝶给我以后,她又说:

  ‘这个,我没有办法拿着了,你来帮我保管,如不喜欢就丢了吧。’

  说完转身欲走。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脱口而出

  ‘不想看红梅的话,还有别的花可以看啊’

  她有些困惑的看着我。

  ‘别的?’

  ‘嗯,比如说还有水仙,海棠什么的,对了,洛阳还有牡丹节,不然等到春天我陪你去看牡丹花吧,世界上又不是只有红梅这一种花,人死了,你就把这些都忘了,别再伤心了。’我有些语无伦次,虽然知道自己的话言不及意,但还是努力想说出来。

  ‘洛阳牡丹么,如果十年后我还活着就去看看吧’她忽然笑了,这让她看起来又再度不真实起来,像仙女一样,可是下一个动作她忽然靠近我,摸了摸我的脸,俯身身在我的耳边轻轻说了句‘再见’,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她人就不见了,现在想想看应该是一项很高明的轻功,当时则感觉做梦一般。

  悄悄回到自己的房间,一觉醒来天色大亮,周围的人都忙忙碌碌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可这枚翡翠蝴蝶还握在掌心,我知道这一切都不是梦,可惜这些年不论怎么研究这枚蝴蝶都没看出点什么来。”

  “这么一说,是有些像梦境啊,不过真亏你这么能藏秘密,认识这么多年我一点都没听说过。”

  高弘羽微微一笑,“你也说像梦境,实是不知从何说起。”

  “算了算了,不跟你计较,反正现在也知道了。怪不得你为了一把什么来路都不知道的破壶就决定去洛阳,看来是早就心存了十年后再去洛阳见那女子一面的念头,不过我得到这一半簪子的过程没你那么复杂。”陆方寒拍了拍腰间的紫箫“那天我在菡池赏荷,景致正好,就自己给自己吹箫助兴,一个丽人撑伞走来,我以为又是那种找我搭话的女子就收了箫准备离开,那女子见状开口道:

  ‘公子箫吹得甚好,怎么这就停了?’

  ‘在下觉得累了,告辞。’

  ‘公子这一曲并未吹完,为何就走了?我不是那等轻浮之人,前来,是因为有事情想拜托公子。’

  ‘我恐怕能力有限,误了小姐的事情倒不好。’

  那丽人笑了笑,她居然有一只眼睛是碧色的,之前有头发遮挡我这时才看清,略有些惊奇,但想来应该是她有胡人血统的缘故。

  ‘无妨,不是什么大事,误就误了吧’说着她就把这盒子拿了出来,打开给我看过后接着说,‘这一物,请公子帮我交给我的小妹。’

  ‘你小妹身在何处?’

  “公子近来若出远门的话,我的小妹自然会前来找公子。”

  你知道我向来最讨厌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也不多问就一口拒绝,那丽人又笑道:

  ‘公子挚友出门,难道公子忍心不相陪么?今日公子不妨去与挚友一聚,若真要出门,再帮我这个忙如何?我住在悦阑楼的寅字号房,公子一问便知。’

  说完她也不勉强我,转身就走了,我因为摆出了那冷面孔也不好追上去问个清楚,京中挚友自然是指你,我想你大概又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事情,就想干脆来问问再说,结果,昨天······”

  高弘羽“咦”了一声,“这么说我要出门一事被那女子说中了?”

  “我昨天从你家出来后就直接去了悦阑楼,账房说那胡女已经退房了,他也不知是去了哪里,只留下话说将这个盒子交给我。一看这事没法立即问清,我就决定先拿着,等等看能生出什么花样来。本想大概是罗胖子偷人家的东西被查出来到了你手上,所以设局来找麻烦,以高家的权势,什么样的人对付不了,可现在听你这么一说,事情没那么简单啊,竟然牵扯到十年前了。”

  两人一时都默然,高弘羽又开始回想那个奇妙的夜晚。

  “说不定能再见么?”他呐呐自语。

绝世风华:公子太凉薄》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绝世风华 或 公子太凉薄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小村韵事》《小村韵事》

    原标题:《小村韵事》《小村韵事》小说书名:小村韵事第1章:隔壁有动静秋夜,晚风萧瑟,柳沟村家家户户都栓门关灯准备睡觉了,村头的小诊所无比冷清。李耐坐在柜台后,一边蔫不啦叽地拨弄着碗里的方便面,一边呆呆地看着墙上残破的老旧挂钟。终于,时针缓缓指向了“9”。这一刻,李耐无神的双眼却忽然间亮了起来,他的动作很麻溜,飞快地收拾了碗筷,关门拉帘,然后拐到了里间。趴在炕上,李耐伸手,小心翼翼地从墙上抽了一块红砖出来,旋即便带着一抹猥琐笑容,将眼睛凑了上去。村里前些日子刚结婚的张桂芳、王铁柱夫妻俩,跟李耐家就

  • 《山村鬼医》《山村鬼医》

    原标题:《山村鬼医》《山村鬼医》小说:山村鬼医第一章尸变的鸭老三我叫萧森,是一个医生,一个行走在山村之中的行脚医生。但是,我跟别的医生又有区别,因为我是一个鬼医,一个可以跟活人以外的东西打交道的医生。和他们对话,和他们交流。也许你会觉得这个职业很是古怪、稀奇,这很正常。因为我曾经,也怀疑过。我不信鬼,也不信神。但最后,我成为了一个鬼医。而我之所以会沾染上这个古怪的职业,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我爷爷,那个该死的糟老头子。在我出生的那个小山村里有个禁忌,夜幕过后不出门,午时过后不抬丧。没人知道什么时候有

  • 《绝色女护士》《绝色女护士》

    原标题:《绝色女护士》《绝色女护士》小说:绝色女护士第一章你流血了!这天夜里,张明宇出差归来回到家里,推开了卧室的门。卧室里光线阴暗,但是依稀可以看到床上那窈窕的身影,张明宇嘴角不由得轻轻扬起。老婆今晚没有加班,自己出差也提前回来,两口子很难得的同在一室,这场面让张明宇觉得很舒服。他慢慢的摸上床,掀开盖在女人身上的夏凉被,露出了那一双修长的美腿,在阴暗的光线下也显得无比诱人。可就在这时,身下的娇躯猛的挣扎了起来,这让张明宇心中忽然升起一种无名的快感,这种既新鲜又刺激的感觉,还是他们结婚以来头一次

  • 《香艳职场之特种兵》《香艳职场之特种兵》

    原标题:《香艳职场之特种兵》《香艳职场之特种兵》小说名字:香艳职场之特种兵第1章美女你就便宜了我呗序章“别杀我,别杀我,求你了,别杀我。”在死亡的面前,这名比尔特佣兵团的队长的心理最后一道防线也彻底的崩溃了,如果秦天直接将它杀死也许他也不会有这样的作为,但是秦天留下了他,慢性死亡是最可怕的。他也听过血狼之名,但是他没有想到再这一次的任务行动中会碰到血狼,如果知道了会是这样的结果,他说什么也不会来执行这一次的任务。秦天慢慢的举起自己手中的匕首,伸出自己的舌头舔了一口刀刃上的血,露出了一个死神般的微

  • 《我的夜场生涯》《我的夜场生涯》

    原标题:《我的夜场生涯》《我的夜场生涯》小说名:我的夜场生涯第001章被迫入行这人啊,为了获取活下去的筹码就必须得卖,只不过每个人卖的东西不同而已。有人卖时间,有人卖力气,有人卖脑子,而我卖……身体!“凯子,待会儿里面的姐姐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只要你听话,钱不是问题,那个姐姐的钱多的都花不完。”“刘姐放心,我都懂。”我叫王凯,十八岁,刚参加完高考,迎接我的本该是美好的校园生活,可残酷的现实却把我逼进阴暗的酒吧……原本我有完整的家庭,但老天爷见不得别人好,把我家弄的支离破碎。我爸是滴滴司机,每

  • 《都市之花都猎人》《都市之花都猎人》

    原标题:《都市之花都猎人》《都市之花都猎人》小说书名:都市之花都猎人001重生归来长长的火车在铁轨上摇摇摆摆,摇晃之间,上铺睡着的肤白貌美的大美女的胸罩飞了下来,落在陈东的脸上。“他妈的!谁睡觉把胸罩乱放!”陈东从美美的梦中醒来,抱怨着哪个女人睡觉不好好放内衣。老哥美梦都被你吵醒了!“等等!我为什么会在这儿?”陈东愣了,他看着周围破旧的火车包厢陷入了沉默。这不是他刚去上大学时候的吗?但是实际上,他已经31岁了才对啊!陈东慌张的伸出手背,他期待无比的撸起衣袖。但是他失望了,那个小小的符号依然刻印在

  • 《都市极品警王》《都市极品警王》

    原标题:《都市极品警王》《都市极品警王》书名:都市极品警王第一章兵王抢劫盛夏七月的中午,骄阳似火,天气异常炎热。东江市中心街,原本热闹非凡的街道,由于天气太热的缘故,行人寥寥无几。一辆破旧的桑塔纳,顶着炎炎烈日,停在中心街王氏珠宝店的斜对面。车里面坐着一瘦一胖,两个二十四五岁的青年男子。“罗瀚,你怕不怕?”问话的是偏瘦的青年男子,叫做赵三甲,坐在副驾驶座上。他长相看起来略显清秀,不过那双眼睛却是目光如炬,偶尔的一个眼神,透露着无尽的狠戾,以及一丝莫名的沧桑。一个星期以前,他还是某特种部队名副其实

  • 《绝美晴嫂爱上我》《绝美晴嫂爱上我》

    原标题:《绝美晴嫂爱上我》《绝美晴嫂爱上我》小说名称:绝美晴嫂爱上我第一章午夜春情我叫李松,十八岁这一年,我投奔我的老乡李强来电子厂打工。当张强把我接到他租住的小区,我发现这个小区还不错,环境挺优雅的。走进了他的家,才知道这个房子不是张强一个人住,屋里还有一个漂亮的女子。女子二十来岁,一米六五左右,皮肤白白嫩嫩,眼睛大大的。正穿着黑色丝袜,蹬着红色高跟鞋,跟我们镇上的女人很不一样。看到这个女子,我眼睛不由得呆了。心里扑通扑通的有点紧张。张强“咳”了一下才把我从尴尬中拉了回来。经过张强的介绍,我才

  • 《私房催乳师》《私房催乳师》

    原标题:《私房催乳师》《私房催乳师》小说名:私房催乳师第1章:玲姐玲姐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居,从小到大我对她都有着一股莫名的亲切感,直到她结婚,我才明白那是爱的感觉,可惜一切都太迟了,她结婚了。看着她穿上婚纱那一刻,以为跟她之间再也不会出现任何交集。然而……她此时却躺在我的面前。我难以置信的摸上玲姐丰腴的两座雪峰,那柔软细腻的弹性瞬间让我有些头晕目眩,嗯…玲姐忍不住嘤咛了一声,看着她那一张精致的笑脸透着一股红晕,那微眯着眼眸散发着一股醉人的气息,特别是那轻抿的红唇发出的微弱喘息声,我竟然一下就有

  • 《妙手小御医》《妙手小御医》

    原标题:《妙手小御医》《妙手小御医》小说书名:妙手小御医第一章婶婶每周都在做三伏的天气,阳光变得十分的毒辣。即使在大山深处的桃花村,这时也抵不住现在阳光的照射,山民们大多躲在家里,吃着西瓜,不愿出来被太阳烤熟。在这让人一动就会全身出汗的节气里,却有一位白面少年满脸兴奋的,准时的躲在村里的土地庙内。他如此做的目的,是因为我们村长得最好看的玉梅婶常常这地方与男人偷情。到了对女性非常渴望的刘宇来说,对这事情当然是有着十分兴趣。即使是这种三伏天来说,也不能错过玉梅婶子和孟四每周五的偷情。突然一个,俏脸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