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塔罗牌配方之炼金传奇8章

2017/11/4 3:33:0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塔罗牌配方之炼金传奇
08章 战斗的引导

08章战斗的引导

  “由于你是第一次来的,所以必须由我带领你熟悉这里的一切。塔罗牌配方之炼金传奇8章”牛头人眯着眼睛对着哭泣的小丑说道,双手自然地放在腿的两旁,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小丑会不跟上来。

  哭泣的小丑跟着牛头人山姆走出了这个门,想不到山姆还是斗兽场里的新手导师。

  门外是一条永远没有阳光的走廊,走廊两旁是白色的土墙,也许是没有光亮的问题,墙上有点灰灰的,不时有点灰尘从上面落下面,一片片的,就像是雪花一样。

  连接着灰旧的走廊是一道由水幕制造成的通道,两旁,还有顶上,落幕的水流代替了泥土,伸出手去,还能够穿透这道“墙”。

  不过幸好这水是没有任何的杀伤力的,哭泣的小丑的手平安地收了回来。

  “这水墙后面是澡堂,有空的话可以去看看。”山姆似乎知道小丑对两旁的水墙很有兴趣。版权haohaoyun.com

  “澡堂,为什么,红名斗兽场有澡堂有什么用啊?”哭泣的小丑问道,他对斗兽场有澡堂的兴趣似乎超过了这两旁神奇的水幕墙。

  “那是为最后的决斗准备的,难道你不觉得杀人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吗(杀人前要沐浴)。”山姆反问道,他说到这里停了下来,转过身来看着哭泣的小丑问道。

  他的手微微颤抖着,眼睛里冒着炽热的光芒。

  “你也有一段辉煌的过去?”哭泣的小丑看着牛头人山姆,赤裸裸地问道。这是角斗士听到这种事情才会有的表情。

  牛头人山姆盯着小丑的眼睛看了一会,又转过去看了一眼水幕后面模模糊糊的树——芭蕉树,继续向前走着。阅读haohaoyun.com

  哭泣的小丑也没有说话,跟着山姆走着。他虽然没有对方的回答,可是他还是从山姆现在冒着粗气的呼吸声得到了答案,虽然这个答案对他来说并没有多少的意义。

  不过他会发现,过不了多久,他就会跟这个答案绑在一起。

  接下来长长的一段路,牛头人山姆都没有说任何的话,只是往前走着,只到来到了一个不小的传送站前。

  “进去吧,里面有人会教你怎么在这里生存下去。”牛头人山姆说完了这句话,头也不回地走了。

  哭泣的小丑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开,并没有任何的挽留。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他往前一步,踏上了传送站,传送站上活动着的魔力运转起来,将哭泣的小丑传送到了一个广场。

  难道现在就开始决斗了吗?

  哭泣的小丑看着这巨大的广场想道,不过他很快否决了这个问题——他并没有看到任何的怪物,反而看到了为数不少的玩家和站在一座高台上的NPC教官。

  同时他的耳朵里面立刻响起了NPC教官的话:“在这里我能够教给你的就是用任何一种方法来获取你的胜利,无论是什么,包括你的生命,在这里,没有任何的规则,唯一的规则就是保持胜利,这里唯一有用的就是你们的武器,你们的双手,你们的脑子,在这里唯一有用的就是战士的荣誉,只有获得了生命才有战士的荣誉,才能获得最重要的东西——一柄新手木剑,一柄代表着自由的新手木剑。”

  演讲还真的是有那么一点意思,看来游戏的设计师花了不少的心思,这NPC教官所说的话还真是煽情。哭泣的小丑看着远远的高台想道。

  高台的四周不少进了游戏才不久的玩家,挥舞着双手,神情激动地看着上面的教官NPC,现在看来地球产生了不少的邪教也是有不少的原因的,你看眼前就有活生生的例子。

  哭泣的小丑离开传送站,向着高台走去,还好高台离传送不是太远,几分钟后,小丑就走到了高台的前面。好好孕

  表情严肃的NPC教官正站在高台上训话,由于离得高台近了,NPC教官的声音也大了不少,哭泣的小丑看了一眼NPC教官,又仔细观察起周围的玩家。

  广场上最激动的就是第一次进斗兽场的新手玩家,他们挥着双手,眼睛盯着台上的NPC教官,就像开演唱会似的。

  而没有说话,冷静地看着台上NPC教官的,就是已经有了几次经验的玩家,因为他们听过了NPC教官的训话,所以比较冷静,可还是想从NPC教官的话里听到什么。

  然后是最后一种玩家,那就是已经呆在这个地方好久的玩家,他们基本无视NPC教官,有的甚至眼睛闭着躺在地上睡觉,他们是彻底失望的一种玩家,或者是说已经麻木的玩家。

  板栗就属于这一种玩家,他正坐在地上,头乱转着,不知道在找什么人。哭泣的小丑已经看见他了,所以走了上去。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来这里干什么?”哭泣的小丑问道,牛头人山姆已经走了,所以他的问题只能找别人来回答,而自来熟的板栗就是这样一种人,虽然他有点怕事,但这一点并不妨碍他回答问题。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板栗知道哭泣的小丑的声音响起,才知道有人来到自己的身边。他抬头一看是小丑,脸立刻就有点红了,他有点尴尬,因为在昨晚他并没有帮助小丑而只是懦弱地看着小丑被欺负。

  哭泣的小丑看了一眼板栗,就坐到了板栗身边的地上,眼睛看了看高台上的NPC,又把问题重新问了一遍。

  板栗有点奇怪地看着哭泣的小丑,然后平复了有下自己的胸口,说道:“这里是训练场,每一个红名都在这里训练,然后上角斗场,他们就是我们的教官。”板栗朝高台上努了努嘴。

  听了回答,哭泣的小丑静静地坐在地上,并没有继续问下去的意思,就这样静静地坐着。板栗看了奇怪的小丑,心中想到,他怎么没有像自己一样,刚来的时候因为NPC教官的话而热血沸腾,自己当时都巴不得立刻上斗兽场做一名角斗士,而不是做一名成天呆在黑暗的矿洞里挖矿的矿工,没错,他在游戏里面的职业就是一名矿工。

  可惜热血的心现在早已经冷却下来,自己整天呆在这里,然后等待上场,然后被杀,然后回到这里,然后再等待上场,然后再被杀,这可真是一个可怕的循环啊,比佛教中的六道轮回还要痛苦,一想到这里他的头又要大了。

  我要疯了,可惜游戏并没有让他疯,而且继续让他等待着这轮回,似乎冥冥中,老天让他等待什么人似的。

  板栗转过头去看坐在自己身边的小丑,阳光洒落在他的脸上,黑瞳的眼睛,紧抿的嘴唇,无意中搭落在地上的双手,还有初次听到NPC教官训话却并不激动的他,会是自己等到的玩家吗。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因为就连板栗自己也不知道。

  “好了,你们中愿意接受我们训练地排好队,一个一个上来,面对着角斗士的挑战。”NPC教官的话刚落下,高台上就出现了一个戴着头盔,穿着连锁甲,拿着单手剑和盾牌,却看不见面容的战斗NPC,他就是玩家的目标。

  “好,我先来。”排好队伍的玩家终于上来了,他毫无畏惧地看着面前的这个战斗NPC,笑着说道,“看本帅哥的本事。”

  下面顿时嘘声一大片,不过这并没有丝毫影响到他的心情,经常这样说话的人应该经常见到这样的场景,所以有的时候,无意中形成的习惯也能提高自己的的特殊的免疫能力。

  上来的玩家也是一个战士,他挥着刚刚从武器架上拿来的双手巨型阔剑,朝着战斗NPC砸去,战斗NPC并没有还手的意思,举起破旧的盾牌一挡,火花和刺耳的磨擦声响起。

  战斗NPC一点受伤的感觉都没有,站在原地稳稳,就连一小步都没有挪动,而那位玩家则后退了好几步,站在原地发愣。

  “HO——”台下的玩家起哄地发出了哄声,怎么无论在游戏还是现实里都有这种事情地发生。

  那位玩家很想冲上去,击倒面前的这个大家伙,可是他不能,他现在的双手已经仅仅只能握住武器,不让它掉下去,因为他的双手已经麻了,根本就没有力气再还击。

  他很想洗脱自己的耻辱,可惜他不能。他愤愤地扔下了武器,下台去了,只一招就让玩家下台,这战斗NPC的实力也太强了吧。

  那么接下来,又有谁会愿意上去呢?

塔罗牌配方之炼金传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塔罗牌配方之炼金传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战凌17章(第一卷 幻乐之界第17章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原标题:战凌17章(第一卷幻乐之界第17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小说名字:战凌第一卷幻乐之界第17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放在一边的黑色吉他内,玄魅和武魁两人透过黑色吉他望着躺在病床上的叶凌饶有兴趣的开始聊了起来。“你说,这小子命真大。都这样子了,还不死?”玄魅一脸兴奋的冲着武魁说道。“废物一个而已。”武魁依旧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仿佛别人欠了他许多钱一样。“哎,你说这次这小子会不会得到一场造化啊?”“也不知道老主人,将我们送给这小子是为了什么。”“或许,老主人是看重了这小子的潜力吧。我总感觉这小子不一

  • 萌仙驾到:倾颜复华裳17章(第一卷 曾有容颜惑少年第17章 反抗)

    原标题:萌仙驾到:倾颜复华裳17章(第一卷曾有容颜惑少年第17章反抗)小说名字:萌仙驾到:倾颜复华裳第一卷曾有容颜惑少年第17章反抗华裳被安之叫醒的时候整个人还有些昏昏沉沉,可躺在床上思来想去了好久,却发现好像今日已经可以不用再去其他殿内学习,迷茫之下十分不解的看向站立在眼前的安之。她和刚来时候的样子一般无二,还是那么清澈单纯,和其他六界里的仙鬼妖魔都不同,她的眼里总是带着一丝迷茫和一丝恐惧。矛盾,但却吸引人。他不知道她小小年纪为何会有这样的情丝,原本以为这世界上已经极少有人会这样辛苦的活着,可

  • 杠上腹黑教主17章(第17章 趁着养伤,培养感情)

    原标题:杠上腹黑教主17章(第17章趁着养伤,培养感情)书名:杠上腹黑教主第17章趁着养伤,培养感情林小雨端着粥进了房间,看到楚浩天还坐在床上,而寒修则在一旁盯着她。但是她不介意。端着一碗粥坐在旁边,拿起枕头,让他舒舒服服的靠着。拿起勺子,吹了吹热气,说道:“我喂你吧。”楚浩天看着她,没有说话,却张开嘴巴了。林小雨就这么一勺一勺的喂着,而楚浩天就这么一勺一勺的吃着。虽然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但是林小雨第一次看到楚浩天的时候就觉得很心疼,第二次再见到他的时候,这种感觉更加强烈了。不一会一碗粥就见底了,

  • 不朽神瞳17章(第一卷 乾灵宗第17章 九大奇药)

    原标题:不朽神瞳17章(第一卷乾灵宗第17章九大奇药)小说书名:不朽神瞳第一卷乾灵宗第17章九大奇药听着无天这欣喜若狂般的声音,萧寻微微怔了怔,随即也是一脸惊叹的看着眼前的莲花。虽然与无天接触不长时间,但是以往,无论是什么东西,无天都是一副不屑的语气。向他这种从太古遗留下来的人,定是见惯了场面与宝物,而如今他对眼前的这莲花竟是这般惊讶,毫无疑问,这莲花绝对是重宝!“老鬼,这莲花什么来历?”尽量让自己平静一些,转过头来,看向一旁的无天,萧寻轻声问道。“这莲花,传闻只会在铁矿的夹缝当中生长,现在看来

  • 律师小姐你别跑17章(第17章 必须)

    原标题:律师小姐你别跑17章(第17章必须)书名:律师小姐你别跑第17章必须除了陈媚,陈媚看着原本艳阳高照的天不知道被哪里吹来的乌云挡住,显得有些雾蒙蒙的,这样的天气最容易叫人心烦,陈媚作为律师事务所的老员工,自然是知道这职场的险恶的,自己从尹夕儿一进事务所就处处照顾,希望能够给这个不错的新人一些照拂,让她在职场路上不必那么坎坷,可是不知道她的好心却让她被人逼至死角还不懂如何反攻。她本来有心历练一下尹夕儿,让她自己面对这无论是在职场还是生活中都有可能遇到的风暴,也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适合出面以犯众

  • 武极阴阳17章(第一卷 初露头角第17章 莫名的魂力)

    原标题:武极阴阳17章(第一卷初露头角第17章莫名的魂力)小说名字:武极阴阳第一卷初露头角第17章莫名的魂力准备好后两人快速下到潭中。申玉儿在前,倒不是因为她功力高,毕竟她更清楚盖邪的位置。越潜越深,陈易又感觉到了上次的那种阴森之感。但这次有了申玉儿陪伴,恐惧的感觉倒是淡了许多,好奇的心理渐占上风……潭底怪石嶙峋。下面显得比水面要开阔许多,完全没看到什么怪物出没。或许这家伙正隐藏在某处观看,趁你不注意时再像上次那样闪电一击!突然,陈易看到不远处有一丝若隐若现的亮光。他给申玉儿一个手势,她赶紧把手

  • 墓师17章(第17章 狼王离去)

    原标题:墓师17章(第17章狼王离去)小说名:墓师第17章狼王离去李云看着慕容说道:“我看我们两人轮班休息一下吧,不然的话,恐怕对我们很是不利,因为漫漫长夜,还不知道野狼群会什么时候突发进攻我们呢?”慕容看了一下下面的野狼群,也知道野狼群到底是要做什么了。“看样子,也只有这个办法了,这样吧,现在野狼群还没有突发进攻,那么你先休息,你休息完毕了,就让我来休息,但是一旦发生了突然情况,那么我们就立马醒过来,随时准备好作战的准备了。”慕容建议的说道。“恩,也好,我们都吃了一点东西了,温饱还不至于,我先

  • 女总裁的极品高手17章(第17章 都是战利品惹的祸)

    原标题:女总裁的极品高手17章(第17章都是战利品惹的祸)小说名字:女总裁的极品高手第17章都是战利品惹的祸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的确将熊哥吓了一跳。不过到底是混多年的老江湖,只听他爆喝一声,雄壮的身躯拔地而起,一记回身转踢,长满黑毛的粗壮大腿,就带着猎猎风声,横抽了出去。动若矫兔,疾如惊雷!这是熊哥的成名绝招,当年不知多少江湖好汉,都饮恨在了这条风骚的大粗腿下。“爷,宝刀未老啊!”熊哥赞赞自喜的勾起嘴角,甚至考虑起了落地后,该摆个什么样的POSS,来烘托自己雄霸天下的气场。可惜,他显然是想多了。在

  • 极品嚣张狂少17章(第一卷 强者归来第17章 第二眼帅哥)

    原标题:极品嚣张狂少17章(第一卷强者归来第17章第二眼帅哥)小说名字:极品嚣张狂少第一卷强者归来第17章第二眼帅哥兰花厅。等了好一阵子,还没等来饭菜,夏天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唱起了空城计,顿时抱怨道:“上菜也太慢了吧,这服务水平真差劲,饿死小爷了。”此刻,正闭着眼睛,站在明亮窗户边,沐浴着阳光,嗅着花香,身心平静一脸陶醉的赵雅筠听到这话,顿时睁开了眼睛,转过身子有些不悦的看着夏天。“怎么了?”夏天有些不解,自己又何时招惹到了这个冰山女总裁。貌似自己刚才还赞美她来着呢,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啊,真当

  • 妖武至尊17章(第17章 秦亥归来)

    原标题:妖武至尊17章(第17章秦亥归来)小说名称:妖武至尊第17章秦亥归来太上长老把这一切瞧在眼里,脸上却露出微笑,手里一块石印翻滚起来。他知道玄虚心里一直觉得很亏欠女儿,所以才定下这个连环计。只要激怒玄虚,让他出手对付胜志,就有借口把这个宗主击杀当场!凭借他和三个师弟的联手,把玄虚取而代之不是难事。不过他当了宗主之后,要给巴山宗一座矿山,让他有些心疼。就在太上长老想着当上宗主风光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从大殿外面传了进来。“好大的口气,我秦亥到有兴趣指点指点你,不知道你敢不敢?”小师妹立刻扭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