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红袖至尊14章

2017/11/4 10:25:37 来源:网络 []

书名:红袖至尊

第十四章、阴险胡姨娘

寒婧就不明白了,到底散播这些小道消息,那些长舌妇能得什么样的好处。好好孕

好吧,她,寒家大小姐,跟寒家长房长媳,即便是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话,也是在闺房之中,谁还能拿她们去治罪?“你主子就为这气得午饭都没去吃?就是我取笑她抠门那话,能影响她在寒家的地位?需要我公开申明那是开玩笑的不?”寒婧不爽的质问。

小欣是个机灵的丫头,赔笑道:“主子哪是为这个气的,只是觉得家里的下人太没规矩了,她倒还罢了,什么闲言碎语,冷风冷语的,还有我们爷顶着,大小姐倒底是没出阁的姑娘家,被人嚼舌头,才真是令人恨。”

寒婧失声笑道:“你倒是个伶俐的,算你会说话。那回去替我带话给你主子,只有咱们姑嫂欺负人的,没有被人欺负的。自己去找大哥领赏,我说的,要重赏。”

“婢子就多谢大小姐了。”给寒婧行了个礼,小欣开心的退了下去。原文haohaoyun.com

在小欣离开后不久,悠云阁里婢女碧儿出去了。

碧儿一径来到胡姨娘的院子,跟胡姨娘身边最宠信的婢女珍儿聊了一会儿。

彼时,胡姨娘正在听胡依莲吐苦水:“姑姑,您都不知道,帅府里的那些人有多坏,都背地里议论我娘家清贫。”

胡姨娘淡定的说:“那就让她们议论去。你要记得,你能做元帅嫡子的正妻,就证明你是门当户对的大家闺秀,那些人背后议论你,说你闲话,是嫉妒你。越妒忌,越要沉得住气。才能坐稳自己的位子。来自haohaoyun.com就好像刚才,你在花厅做那个出头鸟就很是不该。”

揽着姑母的肩,胡依莲撒娇道:“人家是为你们抱不平嘛。”

“姑母当然知道。”轻描淡写的说罢,话锋一转,胡姨娘瞬间凌厉起来:“说句不中听的,论心机,你比寒婧那丫头差远了,就是妍儿也比你能忍。你可千万不要像寒娇那丫头,自寻霉头。元帅府这门亲事结得着实不容易,很费了我一番心血的,你也得争点气,别让人笑话我娘家侄女儿是个空心萝卜。”

“是,姑母。推荐haohaoyun.com”胡依莲乖巧了应道。

“你顾好自己,姑母就开心了。寒家的事情,没你想象的简单。姑母不便多透露,你只要晓得,只要你行得端坐得正,刘家就不敢薄待了你。好了,你去吧,一会儿姑母还要跟我家老爷谈正事儿呢。”

看到姑母露了个颇有深意的笑,胡依莲马上明白过来,低声笑道:“寒婧?”

“嗯,那没娘的丫头太没规矩,有欠教养,不能再放任自流了。”抿嘴儿一乐,胡姨娘打发走了娘家侄女儿,进了内室。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虽然没有正室夫人的名份,这里卧室却是寒非之的发妻生前居住的,李姨娘跟她明争暗斗了好久,最终是她搬了进来。她一直刻意的保持着卧室的原貌,连那张悬着藕色百蝶纱帐的拔步床,都没有换过。

和衣斜倚在床上,胡姨娘保持着很大脸上的笑容隐去,对着空气,她低低的说:“知道你不甘心死,所以让这四个孽种来折腾我。好哇,我会让你知道,我一定是最后的赢家,你再不甘心也是枉然。”

那是一种年深日久积淀的恨意,哪怕是对着空气,胡姨娘那双杏花眼也熠熠生辉,显得斗志昂扬。寒非之进来时,她仍在臆想之中。

“想什么呢?”寒非之随意的问。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一惊,胡姨娘有些慌乱的瞅去,发现寒非之已朝西墙下的紫檀架走去,显然没有发现自己的异常。暗自松了口气,她起身来嗔道:“还有闲心看那些个玩物儿埃”

“怎么了?”随意的答了声,寒非之取下紫檀架上搁着的血玉如意,轻轻的拂拭着,眼中露出缅怀的神情与深藏的哀恸。

浓浓的嫉恨在眼中闪逝,胡姨娘温婉叹道:“大小姐,到底是个孩子啊,娘亲也不在了。承受这么大的压力,老爷做父亲的,也要认真的关心一下。”

眼前闪过女儿那倔强的眼神,寒非之心头一窒,很有些郁闷的说:“有她哥哥们管着呢。那丫头出不了事。”

“噗——”轻笑一声,胡姨娘扭着腰身过去,伏在寒非之背后,轻笑道:“合则老爷还跟孩子们怄气了呢。”

“哪有!”想着儿子们让他颜面大失,寒非之老脸发红,很有些狼狈。

“妾身可是爷的通房丫头出身,冷了热了,高兴了,还是生气了,爷还能瞒得过我?”放开寒非之,走到他的面前,胡姨娘正色道:“说正经的,大小姐是个姑娘家,名誉受损嘛,且不说了,寒家也不是小门小户,大小姐又是天仙般的人物儿,主动来求的好人家儿郎必然不少。老爷肯定无须为这事儿犯愁。”

这话寒非之听得舒服,温和的问:“你倒底要说什么?”

“三位少爷对妹妹照顾得无微不至,这是他们兄妹情深,是好事,但是他们到底也没有生儿育女过呀。大少爷也才娶了妻呢。想当年,夫人端庄典雅,仪态万方,当真是名门淑女的典范。若是健在,倒没事了。”点到即止,后面的话,胡姨娘就不必赘述了。

提到亡妻,寒非之的脸色骤然冷凝,但他还是认真的思考了胡姨娘的话,末了轻叹:“还是你最细致埃嗯,明天,我就安排一下。”

又是一声轻笑,胡姨娘说:“老爷觉得,直接指个人过去,大小姐能听人家的不?就大小姐那性格,不把人直接踢出去埃”

自己的女儿自己清楚,那丫头还真不会鸟他派去的人,寒非之头疼的问:“呃,那依你之见,该怎么办?”

假意迟疑了一下,胡姨娘犹豫道:“要不,老爷明儿个带妾身过去试试吧。有您在,妾身也不算外人,看能不能让大小姐听进去一点。如果大小姐不抵触,再正式安排。”

“明天怕是没时间,我一大清早就得走了,就现在吧。”寒非之倒急了,立马就要去,却没留意到胡姨娘复杂的眼神。

寒婧倒不意外老爹过来,甚至于胡姨娘跟着一起来没表示出任何异常。她保持着小欣离开时候的姿态,懒懒的趴在桌子上,把玩着那鸳鸯缠丝匕,等老爹走到桌子边,才站起来叫了声:“爹”。她那份平静,让寒非之跟胡姨娘倒还有些意外。

“咳咳。”清了清嗓子,寒非之严肃的说:“婧儿,这一个月,你不要修炼。”

自个儿私习《冰玄功》是个众所皆知的秘密,父女俩也一直很有默契的彼此间从不提及此事。没想到老爹会主动破冰,讥诮的笑容浮现在唇角,寒婧悠然反问:“爹,女儿这一个月不要修炼什么呢?”

略过这个让他有些狼狈的问题,寒非之更加严肃的说:“从今天开始,你要学礼仪。”本来还想说让学女红的,想了想,还是觉得不能对这女儿要求太高,就忍着没说。

到这时,寒婧才拿正眼去看胡姨娘,在她脸上逗留了片刻之后,又移回到老爹脸上,唇角讥诮的笑容隐去,像是发现了有趣玩具的孩童,笑得好不灿烂。

寒非之不由得怀疑起自己不够严肃,不然这丫头的神情,怎么像那看见了耗子的猫呢?预料之中的抗议声音没有出现,精神抖擞的猫还挺开心的笑道:“好事儿埃学礼仪,嗯,听着不错,该从何学起呢?”

早就准备好寒婧一旦发飙,就要如何措词的胡姨娘,发现整个套路没按计划好的演,她准备好的台词都用不上,但她反应也快,温婉笑道:“大小姐真是懂事了,那么既然大小姐也不反对,今儿就先从站开始练习吧。”

走进来的时候寒婧坐着,自己站着,这死丫头还不拿正眼瞧自己。胡姨娘拿定了主意,要让她头顶苹果,结结实实站上两个时辰。抿嘴儿合宜的一笑,她把特意带来的苹果递了过去:“礼仪首先要学站姿,大小姐把这个苹果——”

不等胡姨娘说完,寒婧抓过苹果,张嘴就咬:“嗯,亏你细心,知道我中午没吃饱,特意给我带苹果来吃。梅兰竹菊,你们几个丫头都死哪儿去了,来一个倒茶。嗯,姨娘,您接着讲那个礼仪吧。爹自个儿找地方坐,娘亲在的时候,您反正也常过来的,喏,娘亲手绣的坐垫还搁那椅子上,请坐吧。”说着,她自个儿先坐了。

提到亡妻亲手绣的坐垫,寒非之一阵失神,竟然忘了来干嘛的,伤感的过去抚着那个坐垫遥想当年,也没留意胡姨娘投来的眼神。

想让寒非之训斥一下寒婧的想法落了空,没有他发话,他们父女坐着,自个儿按规矩还得站着!暗自咬了咬牙,胡姨娘笑着说:“大小姐,这苹果可不是拿来吃的。”

“苹果不能吃,难道有毒?”寒婧像吓着似的,甩手把苹果扔出门去。

红袖至尊》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红袖至尊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边疆的泉水清又纯》中国好声音之一张也经典歌曲学唱

  • 70后的我们(随笔)

    作者:胡杨映月70后的我们,还没记得有多少青春的时光给我们留下深深的足迹,一转眼,我们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步入了中年,甚至是向着老年前进。有时候,我们会为自己感到莫名的悲伤;有时候,我们在回忆中品味着岁月的沧桑;有时候,感慨时光的无情,青春的不再,留下无限的感慨忧伤......这个年龄的我们,开始常常回忆人生的过往,想想这忙碌的一生,感慨有太多的来不及……出生在70年代得我们,这一生,活的有点憋屈,省吃俭用却买不起房,从来没有敢偷懒一天,却过得日子并不清闲。已经成为了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太多的责任需

  • 你给了我一段生命中最美的时光,却也让我懂得深情往往不能相伴

    作者:胡杨映月你给了我生命中最幸福的一段时光。那一年,那一月,那一天,你突然出现在我的生命中,那样的自然,又是那样的突然,以至于让我这个从没有想过要接受一份情感的人,在瞬息间有一种一眼万年的钟情感,于是,你成为了我隔世回归的自己,我成为了你今世的重逢遇见。在这个我们习惯了感情分离的时代,感情真的很脆弱,好像纸一样,一刮就跑,一揉就皱,稍不留神,我们深爱的人就离开了我们的视线,成为了爱而不得,成为了终生遗憾。我们也没有逃过这样的宿命,虽然深深爱着,却又成为天涯海角,只剩下两颗心的牵绊,你思念着我,

  • 每个人都在吃自己的福报,看完后还能淡定吗?

    为何现在的人无福短命的越来越多,癌症的年轻化,慢性病的年轻化,举凡糖尿病,中风,心脏病,痛风,高血压,已经不是老年人的专利,还有还有一些奇奇怪怪以前没有见过的怪病,几乎每天在报纸上都会看到一些从来没有听过的‘医学病名’,甚至现在的人意外灾害特别多,意外走的几乎每天报纸上都看的到,到底是什么原因呢?看完这几分钟的影片,或许可以为您解答心中多年来的疑惑

  • 喜欢烧香拜佛的人都看看,不要再浪费金钱了!

    namoamituofo南無阿彌陀佛改命,永远是从孝顺供养父母开始的。佛说:什么是戒,孝顺父母就是戒,如果没有佛,就把父母当做佛来侍奉,你一念孝顺,供养一次父母一丁点东西,这样的福德就超过你供养一百位高僧百千万亿年。这是真实的话,并不是比喻。孝顺供养父母,这个福报是现世报,福德太大了,就算是苦厄命运,也根本挡不住自己的福德。孝顺供养父母,哪怕只是做一天,生活都会有不可思议的改变,一年不抵触顶撞父母,能灭尽三十年戾气,之后你缺少的,一齐到来,不顺的,都自动顺遂。你就算拿一个月孝顺供养父母,让父母高

  • 人人都想考清华,可你吃得了清华的苦吗?

    一直以来,清华大学都是中国高等教育神话般的存在。很多孩子都曾梦想考入清华大学,很多家长都曾希望孩子能考入清华,可是真正能够实现这一梦想的,又有几个人?天才、学霸、运气、地域优势…我们往往只看到了清华学霸们的光鲜成就,却总是忽略了造就神话的付出与汗水。我们来说说清华大学到底有苦不苦?还有那些要考入清华的学子们你能适应的了这里的快节奏吗?一位清华的学生回顾自己清华本科生活:我在高中时体育特别差,跑1000米都很要命,从来都是不及格。到了清华之后,第一节体育课,老师告诉我们每年要测3000米长跑,跑不

  • 《火取集:昭烈社糙物录》序篇

    《火取集:昭烈社糙物录》前言人生几近不惑,精力思维愈发不如从前。越来越觉得应该写点东西,记录下我十几年来关于玩儿的心得体会,生怕再过几年连提笔的心气儿都消失殆尽。火取集—因为我的名字中有一个火字,顾名思义集子里的物件儿尽是鄙人所藏。未来如果出于借鉴参考别人东西而引附的图片,一定会注明出处。昭烈社糙物录则是完全剽窃王世襄王老爷子俪松居长物志的意头儿乱编的名字。但不敢同先贤比肩,故此命名为糙物录。未来的连载收录了我这十几年纳藏的小玩意儿,并会记录所发生的趣闻,以及同各个领域前辈德宿交往的逸事。内容则

  • 林州要闻:林州惊现“司母戊”

    林州惊现“司母戊”一尊大鼎惊天下。司母戊本是商周文化的代表作,出土殷,让安阳成为世界“鼎都”,成为安阳文化的形象代言。千年的璀璨,千年的斑斓,激发着安阳人在保护中挺进,在传承中开拓,在创新中发展,文化成为安阳靓丽的一张名片。鼎在安阳,甲在林州。7月17日,首届“安阳市民间文艺鼎甲奖”颁奖,108个奖项中,林州市囊括13个,占据安阳市县之首,感动洹河声滔滔。盛事得有盛仪式。7月22日,林州市民协在市建筑技术培训学校三楼会议室举行,市文联主席尚翠芳,市民协主席李银录,副主席兼秘书长赵福生,副主席王买

  • 局长吃鱼,一个饭局让你明白自己还是太年轻!

    文/侯发山这天是周末,按照惯例,单位的人又要聚在一块喝酒。马局长说这是深入基层、联系群众的最佳途径。马局长喜欢吃鱼,在点菜的时候自然少不了点这道菜。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鱼端上来了。服务小姐认识马局长,在往餐桌上放菜时很识相地把鱼头对准他。不待大伙提议,他就豪爽地连喝了三杯鱼头酒。马局长放下酒杯,就开始分配盘中的鱼。马局长用筷子非常娴熟地把鱼眼挑出来,给他左右两边的两位副局长一人一个,他说这叫高看一眼,希望二位今后一如既往地配合我的工作。两个副局长面带微笑,感动地说谢谢马局长,我们一定不辜负您的期

  • 很有情感的说说短句,最新个性签名

    01、遇见和自己差不多的人真是可怕。02、不是我不说,而是不想说。03、总是忽略最爱自己的人。04、老头点醒梦中人,为时尚不晚。05、没有灵魂交流的爱情就是色情。06、明明在梦中相拥,醒来却一无所有。07、或许,真的是我还不够好。08、我如宣纸未染墨,你却以火烧我。09、不爱,不恨,不影响,要铭记哦。10、倾覆一生,只追梦,不提情。11、抬头看天花板,我知道我很难过。12、没有记住你的脸,却爱着你的双眸。13、你就是那个独一无二傻傻的猪。14、我不想你说对不起。15、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不归路。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