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神力通天眼15章(015冲撞救治)

2017/11/4 13:12:29 来源:网络 []

小说:神力通天眼

015冲撞救治

因为金成贵拿出了一张名片放在了他的眼前,上面写着黄金斋总经理。好好孕

几个字看的陈志伟心惊肉跳,黄金斋的分量在宁川市可以说半垄断性质的,金银首饰更是全国驰名,他们家入股的小煤矿或许还比不上人家的分店。

“你是黄金斋的总经理?”

金成贵冷笑一声,“原来你还知道黄金斋啊!”颇为满意地点点头,“你要是识趣的话就赶紧向我大哥道歉!我或许不会找你麻烦!”

所有人的目光都射在陈志伟脸上,饶有兴致的打量起来,人群总是见风使舵的,有人已经高声喊道,“道歉吧,你让林笑在大学受了那么多罪!”

陈志伟看了看林笑有望向了金成贵,面色铁青,憋得犹如要爆炸的青色气球,几日功夫林笑居然受到黄金斋的庇护,和云天事务所的大小姐交好,这是怎么怪诞的境遇?“林笑,我错了,你原谅我吧!”这番言不由衷的话说出来,陈志伟心中动了杀机!颤抖地握紧了拳头。

林笑哼笑了一声,撇了撇嘴,正要说话,忽然一阵电话声音响起,林笑拿出来一看正是孟瑶的电话,就赶紧接听。

“请问你是孟瑶的家属吗?”一道冰冷的声调传来。

林笑一愣,怎么不是孟瑶声音,不过这个声音似乎在哪里听过,“我是她哥哥!”

“孟瑶现在正在送往医院,请你过来一下!”

夜色凄迷,林笑坐在车中,心急如焚,整个人都如同暗夜中火燃烧了起来,孟瑶对他的重要性,不可估量。

黑暗中迷失的人,总会看见灯塔,而孟瑶就是他的那一座,小时候他比较调皮,经常 被暴脾气的父亲教训,闹脾气不吃饭,总有一个瘦小的身影挂着两行清泪来给他送食物。

“他妈的,胖子你开快点!”

路上车多,金成贵也被忽然发出暴喝的林笑吓了一跳,从后视镜中他看到林笑那近乎发狂的眼神,自己都感到浑身发寒。说明haohaoyun.com

一脚油门,车子打破了交通规则,横冲了路面,急转弯,转入了一条小道。

秦思雨认识林笑的时候,林笑被陷害也只是表现的有点慌张,而此刻的林笑却已经全然失控,他记得林笑说过,“孟瑶是他坚持下去的勇气!”

侧目去看,林笑的眼角似乎已经湿润,坚毅的脸庞挂着与年轻不相符的凝重,两只拳头紧紧握着,整个人都在颤栗。

“孟瑶不会有事的……”

林笑没有说话,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灯红酒绿的城市,心中只有一个念想,“为什么好日子刚开始,就会这样,孟瑶……”

病房门口,冷凝霜正在焦急的等待,其实以她现在的位置根本不用在这里守候,不过她不想这么早回家,长夜很慢,她最怕一个人的孤单,可是又不得不承受这份孤独。

“队长,家属到了!”一名警察听到对讲机的声音,赶紧报告给了正在沉思的冷凝霜。

冷凝霜点了点头,正要说话,楼道尽头忽然闪出一个身影,几乎是飞也似的奔跑过来。

“是他?”冷凝霜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自己的邻居,她刚踏出一步,林笑就已经猛地冲入了病房,看也没有看她一眼。

病床上孟瑶头上裹着纱布,合上的眼睑微微颤抖,表情极为痛苦,看上去正在抵抗什么东西,林笑轻轻捏着孟瑶的手,再也不能抑制泪水的流淌。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林先生,有些事我们需要向你求证一下!”

冷凝霜也推门进来,干练一直是她的作风,目前犯罪嫌疑人还在逃,她必须调查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出去!”

冷峻的声音从林笑的口中吐出,有着一种近似于绝望的阴冷。

“你这人怎么说话呢?我们队长只是想要确认一些事情!”一名跟着冷凝霜走进来的警察马上就有些不忿,冷凝霜可是他们第一大队的队长,更是宁川警界的骄傲,放眼全国那容貌都是绝顶,身为他们这些人心中的女神,现在竟然有人敢于当面斥责。

向东进入警局的第一天就已经喜欢上了这个队长,伸手就去拉扯林笑的脊背。

“你说什么?”

“滚!”林笑回头望了一眼向东,声音低沉,像是一头伤狼的嗥叫。

“臭小子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可是我们警察可不是撒气的东西!”向东火气上来,平时哪里有人敢这么和警察说话。

拳头伸出,还没有落下,一只更为迅捷的大手已经摸上了他的手腕,左脚踢出,向东身形倒退几步,差点就倒在地上,回头一看,冷凝霜在背后扶住了他。好好孕

“队长,你看他这人!”

冷凝霜望着林笑的背影,终于开口,“算了!”

正在此时气息粗浊的秦思雨和金成贵已经跑了上来,“林哥,孟瑶怎么样?”金成贵喊了一句,回头发现冷凝霜的存在,顿时堆满笑容,“咦,冷队长,你也在这里,看来我们真是有缘分……”

冷凝霜厌恶的望了一眼金成贵,直接就走出了病房。

秦思雨摸着脖子走到病床跟前,怜惜地望着,伸手摸着脖颈,轻轻扭动,“真奇怪脖子怎么开始疼了!”

林笑心中一凛,脖颈?自己的眼睛不是可以治病吗?顿时大喜起来,立刻说道,“你们先出去,我想和孟瑶独处一会!”

秦思雨撅起嘴唇,不乐意的走出了病房。

林笑看着孟瑶头部的伤口,用心集中精神,瞬间一股清流便从眼中流出,那已经碎裂的头盖骨马上就开始愈合,神经线也重新搭桥连接。

不多时,林笑就觉得浑身乏力,身体一个不稳,他只能用手支撑身体,低头继续看着。

外面金成贵还在对着冷凝霜喋喋不休,可是旁边向东那随时要上来打他的气势,吓得他马上就闭口不言。

秦思雨透过小窗户,踮着脚尖正朝里面看着,忽然看到林笑猛地一下趴在床上,马上着急的推门进去。

“林笑你没事吧?”她还以为林笑伤心过度晕倒了,赶紧去扶林笑的胳膊。推荐haohaoyun.com

只见林笑面色煞白,毫无血色,额头上涔涔冷汗滴下,有些力不从心地摇摇头,“我没事!”

恰在此时孟瑶也已经苏醒过来,惊呼一声看着周围的环境,看到林笑立时就哭了出来,双手抱着林笑,“哥,刚才那个男人好可怕!”

“是不是三角眼,皮肤黝黑,身材不高?”林笑断断续续说着。

“就是他,他说他是你们工地的人!”孟瑶接着就把自己遇袭的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她返校之后,正在上晚自习,突然门房说有人找她,出了校门看到对方还没有询问,就被一根铁棍打在了头上,吓得她大声呼救,门房老汉听到跑了出来,那个人又打了几下,接着就逃了。

林笑趴着听完之后,终于再也支撑不住,脑海中嗡嗡响过,便晕倒过去。

“孟瑶你吃点吧,你早上都没有吃饭呢!”清脆的声音传入林笑的耳中,他幽幽转醒,回头望了一眼,病房中孟瑶、秦思雨、金成贵都在。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哥,你醒来了,吓死我了!”孟瑶听到微弱的声音一下就扑倒林笑身上,嘤嘤哭泣。

林笑摸着孟瑶的秀发,轻轻抚慰,看到孟瑶没事,他终于放心了,窗户外面阳光明媚,似乎已经到了中午。网站haohaoyun.com

“小兄弟你终于醒来了。”门外走进来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老者,相貌慈祥,一屁股就坐在了病床上。

“您是?”林笑一皱眉,没有想到自己看到的不是警察,而是一个医生。此刻他正要把犯罪嫌疑人的信息告诉警察,过了一天时间,也不知道他跑了多远。

“我是这家医院的副院长安智,我想问小兄弟一些事情。”安智笑道,回头望了一眼还泫然欲涕的孟瑶,沉吟起来。

“什么事情?”林笑看到对方欲言又止的样子,马上就起了疑心。

安智也同样在打量着林笑,他想破头也不明白,一个明明被断定重则植物人轻则脑袋受损的人竟然可以在几个时辰之中清醒过来,昨天值班医生告诉他的时候,他还不信,特意去看了孟瑶的片子、病历,又把孟瑶拉着再去检查了一遍。

可是奇迹就这么发生了。

唯一出问题的空隙就是林笑和孟瑶在房间独处的时间,那个时候孟瑶苏醒,而这个小伙子竟然昏迷过去,经过检查身体也是无恙。

这怎么解释?让从事医生职业近乎五十多年的老者实在不明白。

“不知道小兄弟使用了什么手段,让病人快速的苏醒过来!”

安智也知道如果要是试探着问,对方一定会察觉,继而矢口否认,所以他选择开门见山的喝问,不过令他失望的是,对方脸上露出了茫然的表情。

林笑的表情自然是装的,他就知道自己给孟瑶治病的事情必然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手段?我当时头晕脑胀,什么都记不得了,看着自己唯一的妹妹躺在床上,我能有什么手段?”林笑看似悲凉的说了一句,回头看着孟瑶的笑中带泪的娇嫩脸庞,自言自语道,“大概是上天怜悯我们吧!”

安智再次专注的看向了林笑,因为这件事对他来说太重要了,现而今他已经七十岁,从十七八岁开始到药店当学徒,长大后再从事西医,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试图在解开家庭的诅咒,可再过三年时间他也七十三岁了。

“难道七十三走阳关?真是阎王和我安家过不去?”

想起祖辈全部在七十三岁那年死去,以及常年被梦魇般折磨的头疼病,安智面色僵硬的如同黄蜡,挥了挥手,“罢了,罢了,小兄弟不愿意说,我也不强求了!”

房间里面的人都在奇怪地望着安智,这个贸然出现的副院长怎么看起来神神叨叨的?林笑也对安智的样子产生了好奇,不过他还不想多管闲事,因为对他来说自己目前的唯一要做的守护自己和妹妹周全。

安智刚走,几个人还没有说话,屋外警察也终于走了进来,冷凝霜带队,三四个警察一下就挤满了屋子。

“林先生,听说你知道犯罪嫌疑人的讯息?”

林笑望了一眼冷凝霜点点头,“他名叫王长贵,是我以前的工头。”

冷凝霜拿出一张画像放在林笑面前,上面依稀可以辨认出是王长贵的长相,“是这个人?”

神力通天眼》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神力通天眼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闪婚成宠:少将大人轻点爱4章

    原标题:闪婚成宠:少将大人轻点爱4章书名:闪婚成宠:少将大人轻点爱第004章拼婚,我同意问这个世上最可笑的爱情是什么,抛弃所有,倾心以待,结果他却告诉你,从头至尾你不过是他用来挽回真爱的道具。楚涵不知道自己怎么回来的,她静静地坐在黑暗里,仿佛所有东西都已经不存在。七月的空气很热,她却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暖意。手机突然在黑暗中亮起,楚涵看了看,是母亲打来的,拿着手机,她一时语塞。当初她跟顾逸默订婚,母亲其实并不是很同意,她现在还记得她当时说的话,“妈妈不是不同意你跟他在一起,而是,他的家世,若你被欺

  • 幸孕成婚:老公别贪欢4章

    原标题:幸孕成婚:老公别贪欢4章小说名:幸孕成婚:老公别贪欢第二章下次不会了轰动一时的婚礼成为整个D城的笑话,孟夕然穿着已经破碎脏乱的婚纱站在医院的走廊上。孟父坐在一旁的铁制椅子上垂着脑袋不说话,好像一瞬间老了十多岁。孟夕然心口撕扯的疼,却一步也不敢上前。“夕然。”走廊尽头,男人担忧的声音响起,孟夕然抬头看去,暮时年穿着白色长袍,银丝边的眼睛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温和又亲切。孟夕然嘴唇动了动,男人心疼的将她揽在怀里,感受到她双肩的颤抖,藏在镜片后的眼底闪过一抹暗光。暮时年柔声开口:“想哭就哭吧。”孟夕

  • 何以共白首4章

    原标题:何以共白首4章小说名:何以共白首第四章故人再现虽然心里满满的疑惑,但我还是接通了电话“喂?是小秋吗?”电话里传来熟悉的女声,我顿时停滞了几秒,这个声音太熟悉了,三年了我一直在寻找这个声音的主人,三年前泼到自己身上的脏水,只有她知道内情!我深吸一口气压下了心中的激动情绪,道:“刘,媛,媛?是你!”疑问的语气,内心却万分肯定。电话那边似乎迟疑了一下,也是,我何曾如此生疏的连名带姓的叫她。不过很快对面又传来了声音,似乎还带着点试探:“小秋,你最近还好吗?我们好久都没有见过面了,你现在有空吗?我

  • 深情不自知4章

    原标题:深情不自知4章小说名字:深情不自知第004章其他男人的味道我想要的,从来都是这个的答案。多不公平啊,招惹我的是他,腻了踢开的也是他。这世界上多的是不公平的事情,可偏偏这件事我不想忍。“怎么不说话了?”他沉默的看着我,没说话。可他越是皱紧眉头不肯说话,我越是想要逼着他说话。我求而不得,我歇斯底里,可我都是为了谁!“你想听什么?”秦斯声音很哑,眼角的皱纹好像又深了深,从他眼里我看出了疲惫和漠然。本来这里的空间就狭窄,哪怕他推开我,我俩的距离也很近,近到我能清楚的闻到他身上的气息。很清淡的味道

  • 情糜4章

    原标题:情糜4章小说:情糜第四章:我怀孕了。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旁边已经没有了顾勋的人影。只有几个佣人守在旁边,嘴里还小声嘀咕着什么,好像是在说顾勋的事情。我赶紧闭上我的眼睛,假装没有醒来过,想要听听她们到底在说什么。“你们说着小少爷也是奇怪,今天回来的时候跟发了疯一样,以前也没看出来对咱们夫人这么关心过。”“就是,前几天还天天念叨夫人让他滚,每天脸臭的跟谁欠他钱了一样。”“你们说着小少爷是不是喜欢咱们夫人啊,前段时间走出门之前还让我们喊夫人吃饭呢。”“你可别瞎说啊,咱们夫人可是她的后妈!”听到

  • 携子归来:爹地请放手4章

    原标题:携子归来:爹地请放手4章小说名字:携子归来:爹地请放手第004章花花公子搭讪黑色的宾利车却稳稳的停在了她的脚边,然后一个男人走了出来,温柔询问道:“美女,你没事吧?”陆倾心被这么一问,强忍了许久的泪水,终于再也忍不住,“哇”一声,嚎啕而出。“啊,美女?美女?”男人有些无措的伸手想要安慰,但是才碰到陆倾心,就被“啪”一声打开。“滚、滚——不准……呜呜……不准你碰我!滚——呜呜呜呜……”陆倾心一边抽噎,一边凶狠的叫骂,“你就是个人渣,人渣……呜呜呜……骗我……竟然一直骗我……人渣……呜呜呜…

  • 霸道鬼夫太凶猛4章

    原标题:霸道鬼夫太凶猛4章小说:霸道鬼夫太凶猛第三章他就在我家里看着妈妈的背影消失在房门口,忽然没来由得感到了一阵恐惧。我恍恍惚惚的有种感觉,好像这个房间里面不止我一个人,这里好像还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看。可是我左看右看,这里除了我之外,一只苍蝇也没有,又怎么可能会有别人呢?我使劲的摇了摇头,揉了揉太阳穴,脑袋有些难受,我就躺到了床上,准备趁我妈妈收拾的空隙好好的休息一下。昨天我一整夜都没有睡觉,整个人已经透支了,到现在为止我都是在强行的撑着的,所以一躺在床上,浑身就瘫软了下来。我刚刚闭上眼睛,有

  • 女公关的奇闻怪录4章

    原标题:女公关的奇闻怪录4章小说名称:女公关的奇闻怪录第四章幻觉天亮了,电视剧里妖魔鬼怪啥的都怕的阳光,现在带着那个警察,去那个地方,应该没事吧,在我的软硬施泡下,那两个好心的警察同意和我去的地方看看有没有所谓的尸体。我们到昨天的林子,库房里,啥也没有,连那个小男孩的尸体也没了,那个装尸体的大卡车也不见了。也许,真的是我想多了,最近压力太大了,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鬼呢?正当我们准备放弃的时候,那只大黄狗挣开了铁链,它的颈部因为挣开铁链都流血了。那只大黄狗在我们面前咆哮两声,然后朝着仓库的大门疯

  • 一婚生二婚熟4章

    原标题:一婚生二婚熟4章小说书名:一婚生二婚熟第四章安白昨天还在下着大雨的天气今天竟然讽刺的晴了。安白捧着手中的咖啡杯不禁会想,自己如今的种种,难道真的是上天给她的惩罚吗?就是她活该如此?正想着,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女孩儿年轻活力的声音传来。“白白,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们老板那个色大叔压我时间。”来人一张可爱的娃娃脸,一头亚麻色的梨花卷衬托的整个人像是刚走出校门的学生一样清纯,但是真正了解她的人就会知道,面前女人的恐怖。就比如,安白。女孩儿在她对面的位置落座,端着面前的橙汁喝了一大口。安白宠溺了

  • 总裁蜜爱:贴身小助理4章

    原标题:总裁蜜爱:贴身小助理4章小说名:总裁蜜爱:贴身小助理第4章被围住了“要我再说一遍吗?”“知道了,总裁,我也没吃呢,那我也去了。”小陈一挂电话,立刻欢呼的抱住才走出来的柯晓晓,“小姐,谢谢你呀。”“什么?”柯晓晓一脸雾水,这什么跟什么呀,她听不懂。“谢谢你呀。”小陈走得飞快,一边走一边拿起手机拨打旁边办公室的电话,这一层的另一侧还有一间大办公室,里面有十几个人,也正是点餐的那些人,“飞子,把你们办公室里所有没吃饭的都叫上,总裁请客去瑞祥。”她这一嗓子说完,隔壁办公室就欢呼了起来。柯晓晓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