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丑妃无良15章(第十四章 与君再见)

2017/11/4 14:05:0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丑妃无良

第十四章 与君再见

“小姨,你先起来,小姐已经答应向夫人求情了,你放心,夫人和小姐都是菩萨心肠,绝不会让你和表少爷流落街头的。丑妃无良15章(第十四章 与君再见)”蓉儿看着苏林氏泣不成声,忙上去扶起她。

“舅母,你别哭了,蓉儿说的是,我娘她断然不会让苏家的血亲流落在外的,你先回府里歇着,我去让管家给你安排安排。”顾云来说着,转身吩咐起管家来。

苏靖以前的房间现在还留着在那里,只要打扫打扫,仍是可以住人的,这事也不难办,管家听了云来的话,心里立即就打算好了,舅老爷虽然为人跋扈,但是这舅夫人待人还是极好的,主子的好坏,下人们心中都有数。

苏林氏以袖拭去面上的眼泪,忙不迭声地向顾云来道谢,她又拉了拉儿子,小声道:“曜安,还不向云来道谢。”

跪在她身旁的少年在苏林氏的拉扯下站了起来,顾云来这才注意到这个一声不吭的表弟,见他双唇紧闭,神色倔强,黑亮的眸子里微微透着一丝敏感,她笑笑:“舅母客气了,都是一家人,何须言谢,你只管安心住下便是,以前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府中的下人敢对你们有一丝不敬,我定要禀明我娘严惩。”

苏林氏千恩万谢地牵着苏曜安入府去了,顾云来望着这对母子的身影,不胜唏嘘,苏靖自己作恶不说,还要连累自己的妻儿,这样的男人,真是枉活世上!

顾云来照常去了香料铺里,她经过这些日子的接触,对香料行业也渐渐上手起来,前两个月好不容易理顺了账本,知道了店铺的买卖是如何运作的,也暗暗地佩服苏青宁的头脑,在这样的一个封建社会里,她一个女人,不仅有气魄与各路人士谈买卖,而且心性谋略完全不在男人之下。好好孕

绮念香料铺是苏家产业的其中之一,其他还有十三家分号,经售香料、香具等各种与香有关的器物,其香料大一半是供到京城和各地的佛寺之中,皇宫的少部分香料也是从苏家买进的,顾云来所接手的这家香料店便是苏家先人白手起家的第一家店,因而苏青宁将女儿安排到自己学起的原意,是想让她更加勤勉和用心。

从这一天开始,季掌柜开始教云来如何品香,顾云来从最基本的识香开始,将各种香料的香味和成分牢记于心,一整日下来,只觉得鼻子都要失去嗅觉了。

晚间回了府上,好不容易能嗅到除了香料之外的别的味道……食物的香味,在对着一桌子香喷喷的饭菜大快朵颐之后,一抬头猛然看见苏青宁坐在她的对面,静静地凝视着她,面上似乎还带着笑意。

被她娘这么含情脉脉地看着,顾云来动作一滞,含在嘴里的鸡腿肉吐也不是,咽也不是,在这个时候,她是不是应该要像这个时代的姑娘家一样,很秀气地从手帕拭拭唇角,然后一本正经地坐好,想起自己刚刚大口大口地吃肉的样子,她脖子一梗,猛地咳嗽一声,手缓缓地举了起来。

“你这孩子,吃你的便是,当着娘的面,不用这么拘谨。”苏青宁怜爱地道。

不是……她是……噎着了……眼角痛苦地滑下两滴眼泪,她的手颤抖地指向身边站着的蓉儿,水……她一边剧烈地咳嗽,一边在心里嘶喊道,有种歇斯底里却无法出声的挫败感。丑妃无良15章(第十四章 与君再见)

“小姐,你怎么……怎么了?”蓉儿看着顾云来双手如同溺水般地在空中狂乱飞舞着,一脸不解地问道。

给我水啊混蛋!

顾云来泪如雨下,拼命吞咽了好久,突然奇迹般地顺过了气来,她感觉着那块鸡腿顺着食道滑进胃里,长长地舒了口气。

“所以……”蓉儿愣愣地望着顾云来眼角的泪水,“小姐,你刚刚是噎着了吗?”

顾云来顺了顺气息,听了蓉儿的这句话,顿时有种很心酸的管家,她敢打赌,若是一个千金小姐不幸早逝了,要么是因为被噎死了,要么是因为她身边的丫鬟太笨!

“傻孩子,慢点吃便是了,又没人跟你抢。”苏青宁忍俊不禁,亲自盛了一碗汤放到顾云来的面前,言笑晏晏地道:“喝点汤吧。”

顾云来端起碗,将一碗甜汤咕咚咕咚地灌完,抹了抹嘴角,“谢谢娘。对了,娘来找我,是何事要跟我说吧。”

苏青宁点点头:“早上的事我都知道了,你做得很对,其实我也早有打算要接你舅妈和曜安回府,只是你舅舅他太多冥顽,这几日为他的事情,我很是痛心,以后再有什么事,若是我不在府里,都交由你做主吧。阅读haohaoyun.com

顾云来甜笑道:“云来知道了,谢谢娘相信我。”

“昨日你在家里休养的时候,季掌柜来见过我了,他说你将香料铺打理得甚好,是个很有天分的孩子,娘听了很是欣慰。”苏青宁摸摸她的头发,一脸的欣慰感。

顾云来不好意思地摸摸脑袋,被夸奖的感觉,真的是有点飘飘欲仙了。

“还有一事就是,娘打算与苏州的另一大户秦家合作,开一间新的绸缎庄。”苏青宁正色道,“秦家是以绸缎生意起家的,我想把香料添加到染缸里去,这样染出来的缎子也会带有香气。”

顾云来眼睛一亮,这真的是个好主意,有香味的布料,一定会很有市场的,她思索了一下,接着苏青宁的话道:“娘的这个点子确实很好,风险也很大,云来有个主意,娘何不在布料出了染坊之后,再将布料加以熏香封存,这样便万无一失了。好好孕

苏青宁思索了下,笑道:“不想你比我考虑得还周全些,我与秦家的夫人也是至交了,秦家老爷邀我过两日去秦府用膳,顺便讨论这次合作的事宜,你不妨与我同去,也好长长见识。”

顾云来其实并不想去那秦家长见识,苏家本就是大户人家了,她去了一趟京城回来,也算见识了不少,但是既然她娘亲发话了,她也只有听从,遂笑着应允道:“是,云来听娘的。”

———————————————————————思思线———————————————————————————————世界一片灰败,树下的叶子都黄了,随着阵阵凛冽的寒风,落叶纷坠,顾云来拢着手,穿着一袭素白的襦裙,又裹着厚厚的披风,独自走在秦府的园子里。

这秦府的园子比苏府要大得多,顾云来晕头转向地走了半个时辰,终于承认自己迷路了这个事实,早知道这样,她就乖乖地留在秦府大厅地坐着,等苏青宁和秦老爷谈完事情,然后就有大餐吃了。

这大户人家的宅子里怎么都没有一个下人走动呀?顾云来愤愤然地想着,在顾府里是这样,到这据说是富可敌国的秦府里,居然还是这样。

绕来绕去,顾云来在一棵冬青树下顿住脚步,猛然发现自己是第三次经过这棵树了,她扶住树,重重地叹了口气,有种拿头去撞树的冲动。

“这园子这么大,应该挂几块引路牌的埃”她小声嘟囔着,在阵阵旋来的寒风中,瑟缩了下。原文haohaoyun.com

眼前有几片落叶在空中优雅地打着转飘落下来,顾云来背靠着树,望了望天色,又望了望空无一人的园子,忽然小心翼翼地提着裙子蹲了下去。

在树杈上坐了许久的秦逸舟忍不住伸长脖子去看,却只见到树下的少女埋着头,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你在做什么?”轻飘飘地从树下跃下来的秦逸舟,也弯身蹲下来,一脸好奇地问道。

“蚂蚁在搬家……”认真地看着那群小蚂蚁抬着小指般大小的糕点挪动的顾云来答道。

秦逸舟的嘴角抽搐了下,掸去了衣角上的两片落叶,优雅地站了起来,“你不是在照路回去大厅吗?”

这人的声音好耳熟,顾云来目送着蚂蚁将粮食运送到树洞里,抬头来望了他一眼,是个俊美的白衣公子,怎的长得也这么面熟?“吓!是你!”顾云来终于跳了起来,指着秦逸舟惊讶地道。

“是我埃”秦逸舟一脸理所当然当然地道,恍若幽潭的黑眸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而后摇了摇头,“苏大小姐,那夜见你只身脱险,还好生夸了你,不想你原来是个路痴。”

顾云来脸红了红,想起来面前的公子正是那日在街头见过的俊俏少年,她挠了挠头,笑嘻嘻地道:“不知公子知不知道怎么回去大厅?”

眼下有求于人,那夜他的见死不救,她可以暂且忽略不计。

冷冷地哼了一声,他道:“你这个笨蛋,这是可是秦府园子的最偏僻处了,基本是废弃之地了,你竟然晕晕乎乎地绕到这里来了。”

你才是笨蛋!我随便走了走,怎么知道就这么好运!她看着那张妖娆的容颜,默默地低下了头,暗自腹诽着。

“跟我走吧。”见她默不吭声,一副委屈小媳妇的可怜模样,秦逸舟咳嗽一声,隐去唇边的笑意,施施然地转身。

顾云来眼睛一亮忙将手拢到袖中,小碎步地快步跟上。

丑妃无良》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丑妃无良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嫣然摇动19章(第17章 狗咬狗)

    原标题:嫣然摇动19章(第17章狗咬狗)小说名:嫣然摇动第17章狗咬狗自然,颜王妃也知晓自己是该讨好颜兮,而不是跟一个贱人争个高低,思索了好一会这才道:“兮儿,都是大伯母的错,明明你身子为好却无法亲身照顾你,如今还让你差点被人害了,都是大伯母的错,大伯母有错啊!”颜王妃抹着泪心疼的看着颜兮,就像是她自己被伤了一般,那脸上的疼痛还有模有样的,摸了摸眼泪,悲痛接着道:“孩子,这个贱人胆敢对你动手,打杀了也是她死有余辜,你想怎么处置都好,大伯母一定支持你!”“不,不要……”水菱见颜王妃真要杀她,急的大

  • 御剑倾城19章(第18章:淫贼驾到1)

    原标题:御剑倾城19章(第18章:淫贼驾到1)小说名:御剑倾城第18章:淫贼驾到1第二天落日时分,杭州药王世家杨府门前张灯结彩喜气盈门,人流如潮车水马龙。身着各色服装的男女老幼,来来往往进进出出,夕阳的余辉映在每个人的脸上,都显得红光满面,一团和气。袁无声带领着除了有伤在身的邱无夜之外的师弟们,在台阶上恭迎宾客。袁无声身着盛装,笑容满面地位于府门东侧,身后是四师弟“笑面佛”杨玄胡,即杨毅芝的长子,白面微须仪表堂堂,接着是六师弟“小罗成”刘云重,年龄略小,眉清目秀玉树临风,一袭锦衣妆玉郎,几分英气

  • 凤凰令19章(第21章 机会就在身边)

    原标题:凤凰令19章(第21章机会就在身边)书名:凤凰令第21章机会就在身边颂钦一进宫就开始各种礼仪和宫规的培训,她的性格本就不是很张扬,做什么是都比较沉默寡言,因此也比较容易被忽视,连续几天下来,再众人之中的表现虽不算很出彩,但也不差。只是这宫女培训的地方是皇宫比较偏僻的一角,眼下又正是宫规森严的时刻,宫女只能再院子里活动,到了规定到活动时间之后就再不允许踏出房门。别说是见皇帝了,这里所有的人,恐怕连管事姑姑和太监总管都很少见到他。不过颂钦到是不急,因为她已经进了宫,成功了第一步,完成剩下到事

  • 无罪的真凶19章(第19章:捷足先登1)

    原标题:无罪的真凶19章(第19章:捷足先登1)小说名称:无罪的真凶第19章:捷足先登1这大哥见到王卓惊讶的神情,心中有些奇怪,暗说这些警察难道还抢功劳么?倒是没有隐瞒将事情说了出来:“是啊,就在你们刚来这里不久。”说到这里的时候,这大哥看了看东方:“如果你们是从东边过来的话,应该看得到那个警官。”张敏眼睛转动一下,有些不确定:“你说是不是前来调查的同事?”王卓很肯定的摇了摇头:“不会,我们接到消息在开车到这里,路上已经耽误了将近半个小时,这大哥说那个人离开这里不过五分钟,单从时间上就不对。”“

  • 欲证玄天19章(第19章:结队)

    原标题:欲证玄天19章(第19章:结队)小说名称:欲证玄天第19章:结队“商师兄,不如我们结成道宗小队吧。”走在路上,张天泽忽然看着商玄认真说道。“道宗小队?何为道宗小队?”商玄奇怪的问道。“是这样的,道宗为了增强弟子们的凝聚力,允许弟子们自行结成固定小队,参加各种试炼,以及全山大比的时候都可以以小队的身份参加。队长对队员负责任,也管理小队的资源分配,通常同等修为的弟子都会选择结成小队,拥有队名和小队契约。”“小队契约?那是什么?”商玄问道。“小队契约是天鼎阁研发出来的一种特殊法器。小队成员以精

  • 我的青春有个鬼19章(第十九章 我要退出)

    原标题:我的青春有个鬼19章(第十九章我要退出)小说名称:我的青春有个鬼第十九章我要退出当我浑浑噩噩的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在病房。具体来说,是和刘帅和吴梦琳同一个医院。“你小子总算醒了吧,没事吧?”醒来的时候,张远坐在我床头他虽然依旧一身警服但脱下了警帽,头发有些凌乱,精神也有些萎靡,显然这一晚的经历,对来他来说并不好过。我微微咳嗽了一下,说道:“渴了。”张远立刻将矮桌子上的一杯白开水端给我,我润了一下嗓子,脑袋依旧有些昏昏沉沉。张远有些苦笑道:“医生说了,你只是精神被透支,并没有什么大碍。天

  • 九龙帝纪19章(第十九章 背后的真相)

    原标题:九龙帝纪19章(第十九章背后的真相)小说名字:九龙帝纪第十九章背后的真相话说,上一次古家被几个黑夜人袭击,没有人会想到,这些黑衣人头领回到的地方,竟是古天外公家。更加没有人想到,指使这几个黑人,竟是古天外公,这事听起来的确有一点有荒唐,但事实就是这样子。古天的外公不是居于盘城,而位于古夏帝国十大城池丰江城,而且身份还是一个城主,一点都不简单,特别是他的实力神秘的很,有人说他气动期九层,也有人说他真元期五层,反正十年多了,没有人见他出手过。“城主大人,你要的东西,我们夺来了!”当日劫持古天

  • 迫嫁19章(第19章 暗屋)

    原标题:迫嫁19章(第19章暗屋)小说名称:迫嫁第19章暗屋空气里残留着一股欢爱的气息,却不是她的,是那个女人遗留在这里的气味,淡淡的却清晰的送进了她的鼻端,皱着眉,直觉里她非常不喜欢那个女人。破天荒的,轻展轩第一次的放过了她,难道是因为她的淡然相对吗?这似乎是她第一次的胜了他呢,他没有再如从前一样残暴的要了她,这,就是进步。抱着膝坐在床上,脚依旧是冰冰凉凉的,刚刚在地板上站的时间太久太久了,动动脚趾,无聊的看着十个脚趾头,小巧如玉般可爱。现在,她不知道要怎么走出这个屋子,裹着她来的锦被已被那恶

  • 活人禁忌19章(第 19 章 扑朔迷离)

    原标题:活人禁忌19章(第19章扑朔迷离)书名:活人禁忌第19章扑朔迷离“坐。”看到我脸色难看的模样,黑伞却没有任何变化,我甚至怀疑,这个人还有情感吗?或者说,这还是个人吗?连基本的表情都没有,这连就像是刻上去的一样。我看着湿漉漉的椅子,虽然很是古朴,但是上面满是灰尘,并且潮湿无比,看那样子,我还真怕我一坐上去,这个凳子就直接崩溃了,甚至是直接坏掉,咬咬牙,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站着。“你的瓷碗消失的时候,乔禾已经死了。”黑伞看我不愿意坐下,并不勉强,只是淡淡的说道。我差点就脱口而出想问黑伞,

  • 九域独尊19章(第十九章 019章 暴露身份引来围剿)

    原标题:九域独尊19章(第十九章019章暴露身份引来围剿)书名:九域独尊第十九章019章暴露身份引来围剿那金豹跟黑风沟通后,黑风冷哼道,“这家伙,不管他逃到什么地方,我都要逮住!”气愤的黑风继续让金豹追赶,而心里更是迫切的要抓住罗风,一是报仇,二是搞清楚罗风跟那个水狐怎么回事,为何水狐一下就跟没事一样,他总觉有蹊跷。至于罗风当然不知道这黑风去而复返,而罗风花了几个时辰,才把两人送回到九兽宗下,孤独云看向罗风问道,“师兄,你不回去吗?”罗风笑道,“我还要去森林里,一时半会不回去了。”白芯却担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