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风姿卓越16章

2017/11/4 15:47:04 来源:网络 []

书名:风姿卓越

第16章感恩

“这个奴才就不清楚了,或许是也说不定。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春色楼一楼是大堂,楼上是雅间,到时收到请帖的人都会在大堂入座,没有请帖的虽也可以包下雅间观赏,但却没有选小爷的资格。”

“原来是这样。”

“今日奴才派人去问过,雅间早已没有了,但有人卖公主的面子,专门为公主让出一间来,咱们到了那可先去雅间休息。”

皇甫冷雪笑道:“你倒是事事想的周到,又懂得这么多东西,简直就是我的军师!”

“奴才不过是用心伺候公主罢了,不敢受公主如此夸奖。”

皇甫冷雪眉头一皱,道:“我不喜欢你一直奴才奴才地说自己,你看我把桃花坞给你住,可是对待奴才的样子?”

“公主恩典,奴才时常惶恐。”

“看你!又说自己是奴才,以后不许这样说!”

“公主,奴……”

“还说!”

方言不改久已说顺了,一时不让说“奴才”这词,便不知该怎么说话了。

“我跟你说句实话,当初在青羊镇的时候,我确实不大喜欢你,觉得你死板又严肃,还爱管着我。版权haohaoyun.com但回到京城,才发觉你处处护着我,替我打点一切,又帮我出主意。现在你就是我的得力助手,我走到哪里都愿意带着你,暖儿虽是女子,但在我心中远远赶不上你的分量。何况你还为我受了伤,单看这分恩情,我也绝对不会把你当奴才看待的。”

方言不改听到“恩情”两字,慌的要下跪,但因在车上,脚下一个不稳,忙被皇甫冷雪扶住。

“你要干嘛!”

“公主竟说恩情二字,奴才万万不敢当!”

皇甫冷雪却正色道:“不说恩情那两字,就说奴才这两字,你要是再说,我可就翻脸了。”

方言不改忍不住抬头瞟了她一眼,见她一脸严肃,心中不禁一暖。

“你抬起头来看我!”

方言不改缓缓抬起头来,目光还是有些不自然,皇甫冷雪伸手把他的脸扳正。说明haohaoyun.com

“以后不许说了,明白么?”

“是!我……我以后不说了。”

“这就对了!”

皇甫冷雪莞尔一笑,坐直了身子,方言不改答应了这件事让她很是高兴。

方言不改却心中忐忑,犹疑了半晌,又道:“既然这样,我,我有一事相求,不知公主能不能答应?”

“什么事?”

“不改自幼长在府中,十五岁开始伺候公主,蒙公主赐国姓,又赐名不改,以嘉奖我忠心……”

方言不改名字的由来皇甫冷雪早已有所耳闻,但却不知道他为何突然说起这个。

“你想说什么?”

“我……我只想求公主让我留在公主身边,长伴公主左右,求公主别撵我出去!”

“怎么又提这事?”皇甫冷雪皱眉道,“我那天不过是想和你开个玩笑,不要当真!”

“这是我心里话……”

“这明明是傻话,你将来不嫁人了?”

“我不愿嫁,我只愿留在公主身边。”

皇甫冷雪瞧他认真的样子,忽然笑道:“这么认真,你莫非是想嫁给我?也做个小郎?”

她本是打趣他,叫他害羞一次,谁知他听了这话脸却憋的通红,像是被人戳住了痛处一般,颤声道:“奴才……奴才不敢!”

“你——我不是说叫你不要再说的么?”

“奴才不敢僭越。”

皇甫冷雪以手扶头,“说了半天又绕回来了,等于什么都没说!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死脑筋。”

谁知方言不改沉默半晌,也叹了口气,道:“公主对我的心意我都懂,但我对公主的心意,公主却不懂。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你的,什么心意?”

“我想要留在公主身边……”

皇甫冷雪一听,赶忙举起双手做投降状。

“好了,好了,我怕你了!咱们交换条件,你不许说奴才,我不赶你走,这总行了吧?”

方言不改点点头,见她嘟起嘴,那生气的模样甚是可爱,忍不住也笑了起来。

“你居然笑了,真难得!不过我是不信你,你现在虽然这样说,将来你有了心上人,恐怕拉都拉不回来!”

她一边说着,鼻子跟着皱起来,似是嘲弄,却也隐藏不住笑意。方言不改瞧着她,心中五味繁杂,许多往事涌上心头,一桩桩一件件,都和面前这巧笑倩兮的女子相连。

我已为你付出一切心意,此生,怎会再爱别人?

“公主,春色楼到了。”

皇甫冷雪掀开车帘往外看,只见门口整齐地停着十几辆马车,门上站着一个女子迎客。皇甫冷雪下了车,走进大门。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那一日秦青语约她来这里,门上虽然也不热闹,但里面人来来往往还是多的很,今天却没有一个人,显得格外冷清,倒不像个青楼。

方言不改在一旁道:“今日春色楼不接散客,咱们来得早了些,大堂中的贵客都还没到。”

皇甫冷雪四周瞧了一圈,楼上只有几个雅间有人,但没看见秦青语,想必她也还没到。方言不改引她上了楼,在订好的雅间坐下休息,春色楼里的丫鬟便捧上茶来。

雅间紧靠栏杆而建,从窗子直接瞧出去,那大堂正中早已搭了一个圆台,四周也摆好了桌椅,只等宾客上座。正对大门处立着一面紫檀八扇大屏风,屏风上画着八位美男子,皇甫冷雪离的远,看不清究竟是什么样子。

方言不改和顾长平被她叫着坐下喝茶,一边看着门口,因前几次见秦青语都是穿着红色衣服,皇甫冷雪特意叫他们留心。推荐haohaoyun.com

陆续有客人进来,楼上雅间渐渐都占满了,却还不见秦青语,皇甫冷雪心里不禁有些嘀咕起来。

过了没多久,只见从大门走进两个布衣女子,当前那个头戴宽沿帽垂纱遮面,后面的看样子像是丫鬟。两个人的衣着和这大堂的富丽堂皇很不相称,皇甫冷雪忍不住多看两眼,只见那两人进门后便径直朝那紫檀屏风走去。

屏风前站着一个迎客小厮,那丫鬟从怀里掏出一封请帖递给他,小厮瞧罢,忙点头笑着请她们进去。那女子却不着急进去,站在屏风前瞧了半晌,这才慢悠悠地走进去坐下。

“那屏风上画的是谁?”

“想必是今日比赛的八位公子。”

“这个女子瞧着一点都不起眼,却能坐进大堂,神神秘秘的,想必有点来头。”

“春色楼选客眼光很高,一般越是有背景的人,出现时越是低调。”

“那看来今天是有好戏看了。”

丫鬟把茶又换了一遍,皇甫冷雪喝的有些坐不住了。

屏风后的大堂中已坐了不少宾客,那些女子有的一看就知是练家子,功力深厚,有的衣着朴素,举手投足之间却自有一股气度,有的嬉皮笑脸,周围之人却对她毕恭毕敬。

皇甫冷雪暗叹,此刻大堂之中可以说是卧虎藏龙了。

壶中的茶又凉了,还是那丫鬟进来换茶,皇甫冷雪忍不住抱怨道:“这秦青语也真是的,都喝了三壶茶了,还不来!”

那丫鬟正要出去,听到她的话,忽然“噗嗤”一笑,低声道:“若是三壶酒,恐怕你就不会在这抱怨了!”

方言不改反应快,当先挡在皇甫冷雪身前,喝道:“什么人,如此放肆!”

那丫鬟回过头来,皇甫冷雪一瞧差点没蹦起来。

“秦青语!是你!”

秦青语忙做了噤声的手势,回身把门关上。

“你怎么回事?怎么打扮成这幅样子?怎么当起丫鬟来了?”

方言不改也惊奇地很,忙请秦青语坐下来看茶。

秦青语道了谢,低声向皇甫冷雪道:“还说呢,你这个笨蛋,我进来三趟了都没瞧出来。”

“我以为你还穿着红衣,这不一直往大门口瞧呢。你不是约我来看花魁?这幅打扮是要干嘛?”

“还真领你玩呢,我是有要紧事要你帮忙。还记得你输给我一个男人么?”

皇甫冷雪暗自皱眉,那事她当然记得,就因为和秦青语赌酒,喝的烂醉如泥,消失了一天一夜,害的方言不改他们满城寻找。

“我今天找你来,就是要你帮忙,还我一个男人。”

“到底怎么回事?”

秦青语指着下面大堂道:“一会儿我扮成你的丫鬟,跟你下去看花魁大赛,有一个人被困在这八名名妓里面,咱们要救他出来。”

“什么?救人?怎么救?”

“春色楼的比赛规则,谁成为花魁便有权从在座宾客中选一位作为终身所托,他若是评上花魁,自然会选我。不,是选你。但若没评上花魁,就要像卖东西一样,由宾客竞价买下,不论别人出多少钱,我们都要买下他来。”

皇甫冷雪听的云里雾里,“买下?他,他是什么人啊……”

“一时跟你说不清楚,你便听我的就行了,为防不测,最好先回衙门叫些人手来,以备不时之需。”

“还要打架么!唉,怎么每次见你都是惊心动魄的事?”

说罢回头朝顾长平道:“快去禀告知府,叫他派人来这里。”

方言不改忙道:“公主,是否……”

“不用说了,我相信她,快去吧!”

顾长平只好答应着去了。

“你有那进场的请帖?”

秦青语得意地一笑,“那是当然,也不瞧瞧我是谁?”

看看底下大堂人已到的差不多,秦青语带皇甫冷雪下了楼。三人走到屏风前,此刻屏风之后走出个中年男子,看样子是这里主事之人。秦青语拿出请帖,那中年男子瞧瞧请帖,瞟了皇甫冷雪一眼,道:“这位是——苍城的秦青语,莫女侠?”

皇甫冷雪今夜穿着虽不算华丽,但一看就是贵家小姐,绝不像江湖中人,只见秦青语瞪了他一眼,道:“怎么?你瞧我家小姐不像?”

男子呵呵笑道:“姑娘名满北国,小可却从未有幸相识,真是眼拙得很,请,请!”

秦青语得意地一笑,带皇甫冷雪走了进去。

皇甫冷雪道:“听别人夸你,看你那得意劲。”

谁知秦青语听了表情更得意了,“本姑娘自是名满北国,他不过说实话而已。”

皇甫冷雪想想她身手不凡,想来背后应该也是有很多故事的。

小厮引到桌前,皇甫冷雪坐下。桌上放着八个木牌,分别写着一到八,八个数字。

还没发问,便听秦青语道:“这是一会儿选花魁时用的。”

风姿卓越》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风姿卓越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你是我的婚上证供19章(第19章逃跑计划)

    原标题:你是我的婚上证供19章(第19章逃跑计划)小说书名:你是我的婚上证供第19章逃跑计划“帮我。”穆琛埋在女人的耳畔,伸出舌头将她的耳珠含在了口中,轻声说。帮……穆琛上下齐手,慢慢的褪去了女人的裹身裙,骤然的冷空气扫过女人的身体,带来了一股凉意。一瞬间,安楚楚理智回笼,猛地推开男人,扭过头。“喂!”她在做什么?安楚楚推开男人,惊恐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不包括特殊服务!”这是两个人的交易,这个男人竟然趁着自己迷惑不清的时候,想要趁火打劫!“穆琛!你个混蛋!”穆琛眉心一拧,想不到这个小女人竟然这么

  • 过期不候,前夫请自重19章(第十九章 孩子丢了!)

    原标题:过期不候,前夫请自重19章(第十九章孩子丢了!)小说名称:过期不候,前夫请自重第十九章孩子丢了!“小姐,这被套你还要不要?”骆荨像丢了魂一样站在床上用品的柜台旁边,直到导购几次问她被套还要不要,才反应过来。漆黑的瞳孔盯着那条蓝色的四件套,沉默了几秒,点了点头,自嘲道:“要,当然要!”它的身边没有其他人,只属于她,她当然要。导购连忙给她开单买单。刚刚结束了一场战场,骆荨身心俱疲,交代了导购安排商场工作人员送货后,匆匆离开了百货商场。已是吃午饭的时间,她却没有一点食欲。可是却依旧要吃饭,就像

  • 完美宠婚:国民影帝是女生19章(第十九章 萧爷:别在我面前装白莲花)

    原标题:完美宠婚:国民影帝是女生19章(第十九章萧爷:别在我面前装白莲花)小说书名:完美宠婚:国民影帝是女生第十九章萧爷:别在我面前装白莲花“有事??”沈夕云目光专注的看着亲昵顽主她手臂的女人,嘴角的笑转而显得有些冷而诡异,她微微低下头去近距离的看着那个样貌柔美的沈贝妮,“我有什么事?或者你希望我出什么事情?”沈夕云个性懦弱,胆小。沈贝妮本来以为这一次她会害怕的逃离她,她就爱欣赏这个人狼狈、悲伤的模样。没有想到沈夕云不仅没有逃反而很淡定的反问她。这让沈贝妮一下愣住了,“我……”随后她迅速回过神,

  • 独宠豪门契约妻19章(第19章 我和米苏就要结婚了!)

    原标题:独宠豪门契约妻19章(第19章我和米苏就要结婚了!)书名:独宠豪门契约妻第19章我和米苏就要结婚了!姚书青激烈的言辞顿时将在座的所有的人都给惊住了!“为什么?!”方辰的声音低哑,语气中隐隐含着怒气!姚书青还没有说话,一旁的方宇就声音稳如泰山得开口道:“行了!都坐下!”姚书青这才神色不悦地坐了下来。方辰却一动没动。米苏在旁边伸手拉了拉方辰,毕竟现在这种气氛实在是太压抑,太让人不舒服了!而且这一切好像还是因为自己的原因……米苏此时真的很是担心和害怕!方辰感觉到一双柔润的小手抓住了从一旁握住了

  • 冷情老公,解约吧19章(第19章 最好的棋子)

    原标题:冷情老公,解约吧19章(第19章最好的棋子)小说名称:冷情老公,解约吧第19章最好的棋子“只是因为我没有想到,没想到他会说出这么残忍的话。”沈筱梵觉得自己的双腿都软掉了,最后只能瘫坐在沙发上,双目无神。“你觉得你的颓丧有任何用处吗?不得不说,宫祁睿太理智,如果你不做点什么来刺激他,他是不可能失控的。”宫铭还在给沈筱梵出主意。宫铭所希望的就是宫祁睿永远都不要放弃沈筱梵,这样宫祁睿的固执就会惹怒宫耀荣,而惹怒宫耀荣的下场可不太好,说不定就会失去继承权了。而他想要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结局。因为他不

  • 婚意绵绵,男神太高冷19章(第19章姐姐,好巧)

    原标题:婚意绵绵,男神太高冷19章(第19章姐姐,好巧)小说书名:婚意绵绵,男神太高冷第19章姐姐,好巧霍辰勋望着已经没有了姜南希身影的街道,半晌,冷淡开口,“回去吧。”巨大的机车轰鸣声呼啸在整个街道上,姜南希坐在朴勋的后座,这个男人开车的速度实在是可以用狂野来形容,她甚至都看不清周围飞速倒退的街景。最令她不适的是,因为过快的车速,使得她不得不下意识的紧紧地扯住朴勋的衣角,她并不想和这个只见过一面的男子距离过近,但是现实往往由不得她。忽然,一个急刹车,在惯性作用下姜南希直接撞上了男子坚实的后背,

  • 吻安,老公大人19章(第19章 小笙笙)

    原标题:吻安,老公大人19章(第19章小笙笙)小说书名:吻安,老公大人第19章小笙笙刑域嘻哈一笑,将游戏机放到一边,然后站了起来,一米八五的个子,一下子反高出了季笙大半个头,他象征意义的伸出手,想和季笙交握。不站起还好,一站起来,季笙又被雷了一把!这个长相不算妖孽却十分俊美的男人,居然穿着一件骚包的花衬衫!花、衬、衫!靳云霆虽妖孽,但平素着装要么休闲,要么风衣或者西装,哪里像他这么骚包?刑域被无视了,却也不尴尬,反而没脸没皮的凑上季笙的脸,痞子一般:“听说你叫季笙啊?叫名字显得咱们多生疏啊,我叫

  • 限时妻约:总裁撩妻99次19章(第19章 我不会打扰你们)

    原标题:限时妻约:总裁撩妻99次19章(第19章我不会打扰你们)小说名字:限时妻约:总裁撩妻99次第19章我不会打扰你们闻言,谢婉婷脸色骤然惨白,身体趔趄着后退几步,双眸瞪大,不敢置信的看着厉锦誉。一颗心更是痛楚难受得好像被轮子碾压着一样。厉锦誉说——那个女人的身份是他厉锦誉的妻子!到底得多在乎,才会让厉锦誉霸气侧漏,小心呵护那个女人到这个地步!不可否认,在这一刻,她谢婉婷不禁有些羡慕起那个即将要成为厉锦誉妻子的女人来。她用了整整三年的时间,都无法从厉锦誉那里换来的一点点柔情,如今那个女人却不费

  • 我做外围那些年19章(019 争抢男人)

    原标题:我做外围那些年19章(019争抢男人)小说:我做外围那些年019争抢男人艳艳并不知道五爷家里除了我还有女人,她面对柳小姐也愣住,走也不是停也不是,一时陷入两难。我挽着五爷绕过车头朝庭院里走,艳艳从另外一侧跟上来,保姆和我们依次打过招呼,看着艳艳不知道怎么称呼,她问我这位小姐是。我刚要开口,柳小姐叫了声林妈,保姆立刻看向她,她懒洋洋托了托盘在脑后的头发,“我饿了,粥熬熟了吗。”保姆说刚熬好,柳小姐让她去盛,放在餐厅。保姆看得出她故意阻拦自己,为了给艳艳施一个下马威,省得新欢上位娇纵不懂事,

  • 枕上逃妻:老婆,万万睡19章(第19章 可怕的是不面对、不治疗)

    原标题:枕上逃妻:老婆,万万睡19章(第19章可怕的是不面对、不治疗)小说名:枕上逃妻:老婆,万万睡第19章可怕的是不面对、不治疗他的神情有点难看,男人解男人的皮带,感觉真的很奇怪!可许无忧不是这样想的,她觉得斜对面的同框的两个大帅哥,养眼极了。许无忧脑海里蓦地出现一个总裁攻医生受的画面。“叮”皮带扣子打开的声音,许无忧思绪回笼,目光挣扎又好奇地看着医生缓慢地把皮带解开。韩之繁可是她老公,这样真的好吗?她老公那玩意,她都没正眼看过,现在居然被一个男人抢先了。可是,他们是在治病!许无忧摇头,去掉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