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神域王朝16章

2017/11/4 16:36:39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神域王朝

第 16 章节

舞儿的身上徘徊着,最后,她似乎受不了周围这种压抑的气氛了,开口说道:

  “好啦!你应该高兴才对,要知道,在逍遥山角下,那个吸血蝙蝠只是废了你的修行,但是你却保住了命啊。神域王朝16章”宁可儿双手叉腰,脸角上面带着微微生气的表情,冲陈枫继续说道:“从某种程度上面来说,吸血蝙蝠可是帮了你呢。”

  陈枫猛然抬头,双眸中带着一股深深的幽怨:帮我?呵,你知道这十二年的修行意味着什么吗?你知道这十二年来,我每天在后山上是怎么度过的吗?

  不过,陈枫最终还是没有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说出来,而是无可奈何而又满脸痛苦的说道:“帮我?从何说起?”

  宁可儿顿时扑哧一声,掩嘴笑了起来。她被陈枫那复杂纠结的表情顿时逗乐了,笑了好久,才停下来。道:“逍遥峰历来可是不收邪魔二教的残徒呢。如若你的修行没被废除,估计爹爹也不是亲自出手救了,更不会让你留在逍遥峰了。你说,那蝙蝠是不是帮了你?”

  “天邪门不是邪教。”陈枫听完可儿的话,脸色顿时严肃起来,双眸中再度散发出一股让人无法回避的灼热目光,直逼可儿。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可儿似乎不买账,嘟了下嘴,有点不厌烦的说道:“你说不是邪教就不是邪教了吗?一年之前,若不是天邪门门主言而无信,戏弄了四大门派整整十年,也不会落得一个被血屠的下场。在世人的眼中,血炼狱是魔教,而天邪门,无可争议的成为了邪教。这并不是你一席话就能改变的事实。”

  可儿的语气很坚决,令陈枫一时竟然语塞,哑口无言。

  过了良久,陈枫似乎想通了,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息起来:“哎,也是,若不是吸血蝙蝠废掉了我的修行,估计刚才七侠肯定不会放过我的。”说完,陈枫抬起头再度看向了可儿,皱着眉头问道:“可是,你为什么要帮我隐瞒身份?你就不怕我是天邪门的残众,前来逍遥峰报仇的?”

  “哈哈,你真逗。”可儿不由莞尔一笑,那音如银铃一般悦耳,回荡在陈枫的心扉之中:“倘若你真是来报仇的,难道你会把这件事情说出来?”

  “其实嘛,从在逍遥山角下你和魔教吸血蝙蝠的那一战之中我就看出来了,你不像是个坏人。推荐haohaoyun.com第一,面对魔教残徒,你丝毫不手软,这说明你是非分明;第二,你既然敢在这儿说出刚才那番话,那就说明你心胸坦荡,根本不像是天邪门的细作。充其量,你也不过是天邪门的一门徒,因天邪门遭灭,无处可去,所以才流落至此;第三,刚才当你听到爹爹要惩罚我时,刻意替我撒了个谎,才让我免受爹爹的惩罚。光凭这一点,就足以让我替你保守秘密了。”

  章36 初入逍遥峰

  这一刻,陈枫已被可儿的善良感染了。当可儿说完刚才那番话后,陈枫的心里竟然升起了些许感动。一时之间,他看向可儿的眼神也变得温和起来,不再向刚才那样杀气满目了。

  “枫哥哥。原文haohaoyun.com”身后,传来了舞儿的声音:“修行没了可以再炼,但是命没了,那就什么都没了。既然如今你已入了逍遥峰,就不要纠结这些事情了,好吗?舞儿相信以枫哥哥的能力,不用几年,肯定能将被废除的修行练回来的。”

  在那一秒,陈枫的视线似乎湿润了。他深深的沉浸在舞儿的鼓励和可儿的善良之中,感受着身体周围那股幸福的温度。

  “嗯。”陈枫转身冲舞儿点了点头,目光之中的那股怜爱之色更加浓烈了:“我听舞儿妹妹的,不纠结这些事了。”

  舞儿开心的莞尔一笑,脸颊旁的那两股梨涡顿时升起了起来,美丽无比。好好孕

  一旁的可儿见陈枫和舞儿又亲热起来,脸上微微的闪过一丝红晕,笑道:“好啦好啦,我真的很奇怪,你们到底是不是兄妹呢。”

  舞儿和陈枫二人没有回答宁可儿,而是冲她神秘的笑了笑,不再言语。

  可儿没好气的瘪了陈枫一眼,随后脸色又变成了笑脸:“好了,我也不多问了。刚才莫四伯吩咐过我,要我带着你们先在逍遥峰转转,熟悉一下周围的环境。如今趁着天色尚早,我们赶紧吧。”

  说完,可儿满脸兴奋的走到了舞儿和陈枫的中间,也不等二人发话,她那双白皙的小手便毫不忌讳地抓过二人的手,朝着门外奔去。

  陈枫的身体下意识的抖了一下,眼角的余光落在了可儿抓在自己左手上的那只小手,心里暖了好久一阵才平缓下来…

  …

  逍遥山位于门罗大陆的东方,北接波若寺,南临天邪山。好好孕在整个门罗大陆之上,逍遥山是最具‘仙气’的山头。每当日出之时,东方紫霞青光盈天漫地,火红之日犹如大鼓一般震撼人心;而到了日落,太阳虽从西方落下,但是东方的那股紫霞青光不旦没有逝去,反而变得更加神秘,凡是站在逍遥山顶之人,恍恍惚惚都能看到东方的那股霞光中有人影飘过,就如同蓬莱仙境一般,让人遐想不已。

  如今,天邪门惨遭灭门。在整个门罗大陆之上,再无一座山头如逍遥山这般宏伟。如此一来,坐落于逍遥山头的修真门派‘逍遥峰’,便成为了门罗大陆之上最具威望的门派了。

  在宁可儿的带领下,陈枫和舞儿二人很快就对逍遥峰有个初步的了解了。而在这途中,宁可儿兴奋无比,每经过一个地方,她便会细心的对陈枫二人解释此地属于哪位逍遥七侠的领地,并且细心的告知陈枫,在逍遥峰,有两个地方是去不得的。

  “后山?逍遥囚?”听完可儿说完这两个地方,陈枫顿时来了兴趣,皱着眉问道。

  宁可儿浅浅一笑,摆出了一副见识博广的模样,道:“后山历来是逍遥峰精英弟子修炼之地,像我们这种修真等级还停留在前几个等级的人自然没有资格前往;至于逍遥囚嘛?”

  提到逍遥囚,可儿的脸色顿时变了,多了几分无奈:“我只听说那儿是关押邪魔叛徒的地方,对于逍遥峰来说至关重要,就算是爹爹和六位伯伯他们,若无商量,也不得随意靠近那儿一步。有好几次,我因为好奇,想要去那儿看看,结果最后都被轰了出来,后来还被爹爹狠狠的揍骂了一顿呢,所以啊,如果你们想要在逍遥峰好好呆着,最好就不要去那种地方。”

  说完,可儿冲陈枫甜甜的笑了一下,犹如陈枫拂过一般,让陈枫心头猛然一颤。

  那一刻,陈枫呆呆的望着宁可儿,将她那善良而又绝美的面容深深的烙印进心里,不知不觉之中,陈枫对于宁可儿的感觉竟然由不屑一顾到了难以忘怀的地步。

  当然,这也源自于可儿那纯真无邪、喜爱玩闹的性格,这才让他们之间没有隔阂,能够更好的交流,更快的融洽。

  “哦。”就在陈枫细细观察可儿之时,一旁的舞儿倒是挺有礼貌的,回应了可儿刚才的那番忠告:“我们知道了,你放心,我和枫哥哥不会去那两个地方的。”

  可儿满意的点了点头,眼神依旧留在陈枫的眉心之间,似乎打量着陈枫眉心间的那皱褶。

  “你眉毛中间的那道皱褶挺好玩的,是与生俱来的吗?”

  陈枫下意识抬手摸了一下眉心,然后点了点头:“好像是。”

  “呵呵。”可儿笑道:“挺好看的,但是有一点不好,那就是每当我看到它时,总感觉有一股暴戾之力冲了出来,怪吓人的。”

  陈枫笑而不语,因为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可儿。

  “不过无所谓,我看着看着就习惯了。”可儿歪了下脑袋,甜甜的笑着:“你知道吗,在整个逍遥峰,爹爹还有六位伯伯都特别严,以至于门下弟子门也监视着我,一旦我做错了什么事,他们肯定会像爹爹他们报告,以求讨好。如此一来,我一点儿自由也没有。现在你和舞儿来了,我感觉以后的日子应该不会那么无聊了吧。”

  听可儿这么一说,陈枫的心里不由暖了一阵,脸上终于浮现出淡淡的笑容。

  “可儿妹妹。”

  突然,身后传来了一阵男音,瞬间吸引了陈枫三人的目光。这一刻,三个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回头朝身后望去,只见一位身穿墨绿色长袍的盘发男子正扬手朝着他们走来呢,而他的身后,则跟着五六名着装衣物都差不多的家伙,阵势不小。

  看到他们,陈枫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不知道为什么,每当自己看见逍遥峰门徒之时,心中的那股无尽的恨意总能被无限激起,绵绵不绝。

  “可儿妹妹,你怎么在这儿,找的我好苦呢。”终于,那人走进了。当他开口说完这句话之后,眼角的余光便落到了宁可儿的那双小手之上,脸角竟浮现出了一层怒气…

  章37 莫向天

  乍眼看去,那人大概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他发髻高盘,虽面目清秀且白嫩,但其眉心狭窄,额头之上阴光微浮。当他走在人群之首之时,脸上布满了傲慢之气,一副天下唯我独尊的模样。但是,当他靠近了宁可儿之后,脸角的那股傲气便顿时消失,换来的则是一脸的嬉笑。

  陈枫最见不得如此之人,仅一眼,便皱起了眉头,脸角写满了厌恶之色。若不是因为陈枫见他脸上升起了怒气,估计连正眼都懒得看他一眼。

  “你找我干吗,是不是想看我死了没有?”宁可儿听了的话,心里的气顿时不打一处使,没好气的说道:“现在看到我好好的,你是不是很失望?”

  那人见宁可儿满脸怒气,不旦没有识相的离开,反而笑得更加灿烂,满眼的好色之光:“呸呸呸。可儿妹妹又瞎说了,我怎么可能想你死呢?刚才我听说七叔把你从魔教残徒手中救了回来,这不,正想去看看你有没受伤,哪知在这儿遇见了你。”

  说完,那人的目光又移向了可儿拉着陈枫的那只小手,脸角的怒气嗖的一下又升了起来:“可儿妹妹,此人面目生疏,想必不是逍遥峰之人吧。你俩如此亲密,难道就不怕闲人闲语?”

  语毕,那人便蹭上前来,右拳猛然举起,冲着陈枫的右臂突然挥去。

  一阵劲风拂过,那人的右拳快如闪电,猛如惊雷,那一阵拳风之中似乎藏有惊天之力,将他脸角的愤怒一一带过,冲着陈枫的右拳轰去。

  陈枫见此人怒气满目,出拳时脸角还闪过一丝杀气,想必此人并非善类。而当此人挥拳而来之时,陈枫仅仅是皱了一下眉头,不旦没有松开宁可儿那双娇嫩小手的意思,反而右臂猛然用力,青筋顿时浮现。

  ‘咔哧!’

  那位眉心狭窄之人的拳头恰到好处的击打在陈枫的右臂之上,发出了一阵刺耳的轰响,吓得一旁的宁可儿猛然缩回了小手。

  那人的力道很大,当他拳头轰在陈枫的右臂之上之时,一旁的可儿明显感受到一阵凛冽的拳风,心中不由抽搐了一阵,暗自替陈枫捏了把汗。宁可儿原本以为陈枫挨了那人的一拳之后必定痛苦万分,可让她诧异的是,一旁的陈枫竟然面不改色的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更让宁可儿意外的则是,陈枫的右臂上除了泛起一阵青光之外,竟然没有丝毫伤痕,连浮肿的地方也没,这种强悍的防御力,根本不像是一位刚刚到达元神一重的修真徒能够拥有的啊。

  见陈枫没事,宁可儿也的心也微微平缓了一下,不由瞪着杏目,怒视着陈枫对面的那人,吼道:“莫向天,你想干什么?”

  而就在宁可儿愤怒的呼喊着眼前这位名为‘莫向天’男子的名字的时候,一旁的陈枫和那人却早已四目相对。电光火石之间,两人的双眸中都散发着一股不可遏止的怒气。

  宁可儿见莫向天的双目怒视着陈枫,而且此时他的右臂早已化拳为掌,死死的掐着陈枫的臂腕,心中的怒火不由更加旺盛了。气急之下,抬起小手就冲莫向天的手臂掐去,狠狠的骂道:“还不放手,难道你想在这儿惹事吗?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逍遥峰,还有没有门规?”

  宁可儿的这一掐,力度可不小。顿时,莫向天的右臂就泛起了紫血。他不由痛苦的蹙了下眉头,将手缩了回来。猛然之间,莫向天转头朝宁可儿望去,脸上早已燃起的怒火唰的一下变为了杀气,直逼宁可儿而去。

  “怎么?难道你还要对我动手不成?”宁可儿见莫向天用这种表情望着自己,心中的气也不大一处使,索性双手往腰间一叉,挺起胸脯就和莫向天犟了起来。

  一旁的陈枫和舞儿二人见场面火药味十足,原本以为待会会有一场恶战呢。可是让他们瞎了眼都想不到的则是,当宁可儿毫不退让的冲莫向天嘶吼之后,莫向天脸上的那股杀气竟然突然消失了,换来的又是刚才的那股嬉笑。

  “表妹,你说什么呢。我怎么舍得对你动手。”莫向天嘻嘻的笑着,就像个不学无术的痞子一般,让人看一眼就不由厌恶。然而,当他冲宁可儿说完之后,便将目光投向了陈枫,脸上多了一股不屑的神情:“刚才我不过是见此人举止轻浮,生怕他那只淫手对表妹不利,所以才好心阻止。表妹怎么会把我的这种行为看成是无视逍遥峰的门规呢?”

  莫向天说完之后,还不忘装出一幅满脸无辜的模样。如此一来,一旁的陈枫便看不下去了,索性转过头侧向一边,很不屑的轻‘哼’了一声。

  然而,陈枫的这不屑一顾的一声‘哼’却被莫向天听得清清楚楚,一时间,他脸上又浮现出了一层怒气:“臭小子,你刚才那表情是什么意思?”

  陈枫懒得理他,索性扭过脑袋,看都懒得看他一眼。

  莫向天显然没有料到陈枫竟然敢用这种表情无视自己,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惨白,仿佛恼羞成怒一般,朝前跨了一步:“臭小子,我刚才的那一拳不过是用了五成力气而已,虽然没有伤到你,但是我保证,如果你现在不跪下来道个歉,我就拆了你的骨头。”

  莫向天边说着,边将手抬了起来,然后用食指不停的朝下指点着,示意陈枫跪下道歉。然而,当他在做这个姿势的时候,他的脑袋是昂着的,脸上多了一层不可一世的傲慢,双眸中也充斥着一股刺人心骨的寒

神域王朝》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神域王朝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欲望都市》《欲望都市》

    原标题:《欲望都市》《欲望都市》小说名称:欲望都市第一章快递里有羞羞的东西面对一个性感人妻的投怀送抱,谁能把持住?刚成为物业保安,我就撞到了这种好事。第一次见那个女人是给她送快递,当时正赶上我和女友分手寂寞难耐,这个女人就撞进了我的生活。我们小区很大,但是我要去的1号楼29层只有一户人家。当时我一边走,一边看着手里的小盒子,很轻,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电梯门缓缓打开,我走到了29楼那户的门口按下了门铃,很快里面就传来了一个娇柔的声音。“是谁呀?”听见屋里传来了响动的声音,听着说话的娇柔感,出门的应

  • 《我在女人堆里的那些年》《我在女人堆里的那些年》

    原标题:《我在女人堆里的那些年》《我在女人堆里的那些年》书名:我在女人堆里的那些年第一章机缘巧合女子监狱是什么样的?里面的女人是否真如传言中的那般饥渴?这是很多人都好奇的地方,我同样也不例外,可我从未想过,自己在机缘巧合之下,竟会成为女子监狱的一员,而且和监狱里那些饥渴的女犯人产生了交集……而造成这一切的,就是因为我怀里抱着的女人。这女人长的很美艳,而且身材高挑,成熟丰满,虽然穿着一条黑色长裙,却掩盖不了她那双白皙修长的大腿,风韵的肥臀,火爆的身材更是透着一股子妖媚。粉嫩的小嘴在我耳边不断吐着酒

  • 《我的美女上司》《我的美女上司》

    原标题:《我的美女上司》《我的美女上司》小说书名:我的美女上司第一章情场失意如果时间可以从头来过,那我宁愿我们不曾相遇过,苏亚。我和苏亚交往了三年,作为北漂一族,我们虽然生活的不如意,对每分钱都精打细算,但是这绝对是我最幸福的日子。可惜,这一切都结束了……那天傍晚,我加班一回来,苏亚就热情的抱住了我,柔软的身子贴着我,我还没说话,就被她用娇唇堵住了嘴巴。事后我搂着她的香肩,心中一片满足,笑着问她今天怎么这么热情,苏亚却沉默的没有应声。不知为什么,我心中突然有一丝不安。“林业,我们分手吧!”苏亚的

  • 《养鬼道》《养鬼道》

    原标题:《养鬼道》《养鬼道》小说名称:养鬼道001章:不穿衣服的女人我叫徐东,是个孤儿,八岁那年差点饿死街头,是爷爷收养了我。爷爷叫徐老歪,在镇上经营一家棺材铺,虽然是棺材铺,不过花圈、香烛,冥钱什么的都齐全,生意还算不错,可以糊口。自从爷爷收养我,对我非常好,拿我当亲孙子看待,不过在后院的地窖,却是爷爷的禁地,地窖的门上着大铁锁,从来不让我去。小孩子好奇心重,10岁那年,爷爷喝醉了,我偷了钥匙,偷偷的溜到了地窖,却是看到了我无法忘怀的一幕。在地窖的墙壁上,两条铁链子锁着一个一丝不挂的漂亮女人。

  • 《二皮匠》《二皮匠》

    原标题:《二皮匠》《二皮匠》小说:二皮匠第一章二皮匠我小名叫针头,自小父母双亡,跟着二叔长大。二叔是个二皮匠,又叫缝尸匠,是专门修复死人尸体的。在我们这种偏远农村,老百姓不大认同殡葬管理处,有亲人死后尸体分离的,都会找缝尸匠给缝上。缝尸匠是个贱活儿,但凡有点本事的人,都不愿意做这个行当。我二叔是个外来户,年轻时带着只有两三岁的我落户在这里,干起了二皮匠的买卖。二叔为人厚道,从不乱开价,遇见家里条件差的,钱就不收了。唯独有个怪脾气:清明节当天死去的人,不缝。每逢清明节,二叔提前一天就带着我进山,在

  • 《灼骨尸香》《灼骨尸香》

    原标题:《灼骨尸香》《灼骨尸香》小说名字:灼骨尸香第一章:对女尸动了邪念我做梦都没想到,我竟然会对一具尸体动了邪念!我承认,我憋了二十多年,确实想女人。晚上我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满脑子都是一具女尸体的样子!是这样的,村长的小儿子出车祸撞死了,村长就托人要给小儿子娶一房鬼媳妇一起下葬。但是要求鬼媳妇一定要漂亮,钱不是问题。也确实,村长是我们村子里的首富。就在今天,就有人送来了一个女尸,村长家足足出了30万才买下来。之后村长在村子里显摆,让村人都去看鬼媳妇长的有多漂亮!当时我也去了,当看到那具女尸

  • 《飞剑问道》《飞剑问道》

    原标题:《飞剑问道》《飞剑问道》书名:飞剑问道第一章归来江州,天下十九州之一,临近东海,境内多湖泊。江州境内,广凌郡城。广凌郡城西城的景楼大街上,行人如织,繁华热闹。“六年了。”一位布衣青年腰间挂着一柄剑,牵着马行走在街道上,“终于回来了,在外面待久了,还是觉得家乡好。”哒!哒!哒!马蹄声儿急,远处正有一华衣少年骑着一高头大马在繁华街道上飞奔,一时间街道上行人们连忙避让开来,那骑马少年后面还有着仆人护卫骑马在后面追着:“公子,慢点,慢点。”布衣青年看到这幕,牵着马朝旁边避让了下,目视那华衣少年骑

  • 《绝色医圣》《绝色医圣》

    原标题:《绝色医圣》《绝色医圣》小说名字:绝色医圣毛长齐了没玉龙村,江陵市下面一个偏远山村。日落黄昏,炊烟袅袅。已经盛夏,山村依旧很热。村子旁边的一处小树林,一只黑狗正趴在一只黄狗的背上,坐着苟合之事。“小轩,咱萧家的医术可谓超凡,并不是伪中医,而是历经数千年的医学传承。”“咱们家族的医术,需要配合心法《龙凤诀》的使用,之所以你二十一岁,仍然没有修炼出半点真气,是因为这门心法,需要和女人合欢,才能提升实力。”“情债累世,切记不要贪图女色,误了自己的医心……”此刻的萧轩坐在椅子上,脑海中回想着爷爷

  • 《深宫宠,一品相女》《深宫宠,一品相女》

    原标题:《深宫宠,一品相女》《深宫宠,一品相女》小说名:深宫宠,一品相女第001章穿越成相府大小姐?天啊?这是什么鬼地方?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正是此山头的真实写照。她。夏七念竟然会跑来这鬼地方?前一刻,还在家里,翘着二郎腿,坐在电脑桌前,构思小说的结尾……为什么一阵闷雷,她就失重来到这个鬼地方?穿穿越了?夏七念有些语无伦次。这么衰啊?敢不敢再悲哀点啊?夏七念其实心里是极度鄙夷穿越的,尤其是复古式的穿越。在她看来,穿越和叛国没什么两样。21世纪,多好。吃喝不愁,还可以写点小说,赚点稿费,

  • 《官场之财色诱人》《官场之财色诱人》

    原标题:《官场之财色诱人》《官场之财色诱人》小说名字:官场之财色诱人玉鸾湖秘闻玉鸾湖的湖是静的,宛如明镜一般,清晰地映出蓝的天,白的云,红的花,绿的树。湖的对岸有一座大山,山体高耸入云,树木繁盛,映衬着玉鸾湖的湖水,显得宁静而优美,有些时候玉鸾湖的湖面上会泛着一片青烟似的薄雾,远望微山,只隐约辨出灰朦的山影,似真似幻好不真实,给这一方美地增添了一份神秘如斯的色彩。“姚泽,你说我都等你这么多年了,你就不能从了我嘛?”一个长相秀美,打扮斯文得体的女孩子乖巧的蹲在姚泽身边,白芷的小手中捏着一根绿油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