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神域王朝16章

2017/11/4 16:36:39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神域王朝

第 16 章节

舞儿的身上徘徊着,最后,她似乎受不了周围这种压抑的气氛了,开口说道:

  “好啦!你应该高兴才对,要知道,在逍遥山角下,那个吸血蝙蝠只是废了你的修行,但是你却保住了命啊。推荐haohaoyun.com”宁可儿双手叉腰,脸角上面带着微微生气的表情,冲陈枫继续说道:“从某种程度上面来说,吸血蝙蝠可是帮了你呢。”

  陈枫猛然抬头,双眸中带着一股深深的幽怨:帮我?呵,你知道这十二年的修行意味着什么吗?你知道这十二年来,我每天在后山上是怎么度过的吗?

  不过,陈枫最终还是没有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说出来,而是无可奈何而又满脸痛苦的说道:“帮我?从何说起?”

  宁可儿顿时扑哧一声,掩嘴笑了起来。她被陈枫那复杂纠结的表情顿时逗乐了,笑了好久,才停下来。道:“逍遥峰历来可是不收邪魔二教的残徒呢。如若你的修行没被废除,估计爹爹也不是亲自出手救了,更不会让你留在逍遥峰了。你说,那蝙蝠是不是帮了你?”

  “天邪门不是邪教。”陈枫听完可儿的话,脸色顿时严肃起来,双眸中再度散发出一股让人无法回避的灼热目光,直逼可儿。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

  可儿似乎不买账,嘟了下嘴,有点不厌烦的说道:“你说不是邪教就不是邪教了吗?一年之前,若不是天邪门门主言而无信,戏弄了四大门派整整十年,也不会落得一个被血屠的下场。在世人的眼中,血炼狱是魔教,而天邪门,无可争议的成为了邪教。这并不是你一席话就能改变的事实。”

  可儿的语气很坚决,令陈枫一时竟然语塞,哑口无言。

  过了良久,陈枫似乎想通了,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息起来:“哎,也是,若不是吸血蝙蝠废掉了我的修行,估计刚才七侠肯定不会放过我的。”说完,陈枫抬起头再度看向了可儿,皱着眉头问道:“可是,你为什么要帮我隐瞒身份?你就不怕我是天邪门的残众,前来逍遥峰报仇的?”

  “哈哈,你真逗。”可儿不由莞尔一笑,那音如银铃一般悦耳,回荡在陈枫的心扉之中:“倘若你真是来报仇的,难道你会把这件事情说出来?”

  “其实嘛,从在逍遥山角下你和魔教吸血蝙蝠的那一战之中我就看出来了,你不像是个坏人。神域王朝16章第一,面对魔教残徒,你丝毫不手软,这说明你是非分明;第二,你既然敢在这儿说出刚才那番话,那就说明你心胸坦荡,根本不像是天邪门的细作。充其量,你也不过是天邪门的一门徒,因天邪门遭灭,无处可去,所以才流落至此;第三,刚才当你听到爹爹要惩罚我时,刻意替我撒了个谎,才让我免受爹爹的惩罚。光凭这一点,就足以让我替你保守秘密了。”

  章36 初入逍遥峰

  这一刻,陈枫已被可儿的善良感染了。当可儿说完刚才那番话后,陈枫的心里竟然升起了些许感动。一时之间,他看向可儿的眼神也变得温和起来,不再向刚才那样杀气满目了。

  “枫哥哥。好好孕”身后,传来了舞儿的声音:“修行没了可以再炼,但是命没了,那就什么都没了。既然如今你已入了逍遥峰,就不要纠结这些事情了,好吗?舞儿相信以枫哥哥的能力,不用几年,肯定能将被废除的修行练回来的。”

  在那一秒,陈枫的视线似乎湿润了。他深深的沉浸在舞儿的鼓励和可儿的善良之中,感受着身体周围那股幸福的温度。

  “嗯。”陈枫转身冲舞儿点了点头,目光之中的那股怜爱之色更加浓烈了:“我听舞儿妹妹的,不纠结这些事了。”

  舞儿开心的莞尔一笑,脸颊旁的那两股梨涡顿时升起了起来,美丽无比。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一旁的可儿见陈枫和舞儿又亲热起来,脸上微微的闪过一丝红晕,笑道:“好啦好啦,我真的很奇怪,你们到底是不是兄妹呢。”

  舞儿和陈枫二人没有回答宁可儿,而是冲她神秘的笑了笑,不再言语。

  可儿没好气的瘪了陈枫一眼,随后脸色又变成了笑脸:“好了,我也不多问了。刚才莫四伯吩咐过我,要我带着你们先在逍遥峰转转,熟悉一下周围的环境。如今趁着天色尚早,我们赶紧吧。”

  说完,可儿满脸兴奋的走到了舞儿和陈枫的中间,也不等二人发话,她那双白皙的小手便毫不忌讳地抓过二人的手,朝着门外奔去。

  陈枫的身体下意识的抖了一下,眼角的余光落在了可儿抓在自己左手上的那只小手,心里暖了好久一阵才平缓下来…

  …

  逍遥山位于门罗大陆的东方,北接波若寺,南临天邪山。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在整个门罗大陆之上,逍遥山是最具‘仙气’的山头。每当日出之时,东方紫霞青光盈天漫地,火红之日犹如大鼓一般震撼人心;而到了日落,太阳虽从西方落下,但是东方的那股紫霞青光不旦没有逝去,反而变得更加神秘,凡是站在逍遥山顶之人,恍恍惚惚都能看到东方的那股霞光中有人影飘过,就如同蓬莱仙境一般,让人遐想不已。

  如今,天邪门惨遭灭门。在整个门罗大陆之上,再无一座山头如逍遥山这般宏伟。如此一来,坐落于逍遥山头的修真门派‘逍遥峰’,便成为了门罗大陆之上最具威望的门派了。

  在宁可儿的带领下,陈枫和舞儿二人很快就对逍遥峰有个初步的了解了。而在这途中,宁可儿兴奋无比,每经过一个地方,她便会细心的对陈枫二人解释此地属于哪位逍遥七侠的领地,并且细心的告知陈枫,在逍遥峰,有两个地方是去不得的。

  “后山?逍遥囚?”听完可儿说完这两个地方,陈枫顿时来了兴趣,皱着眉问道。

  宁可儿浅浅一笑,摆出了一副见识博广的模样,道:“后山历来是逍遥峰精英弟子修炼之地,像我们这种修真等级还停留在前几个等级的人自然没有资格前往;至于逍遥囚嘛?”

  提到逍遥囚,可儿的脸色顿时变了,多了几分无奈:“我只听说那儿是关押邪魔叛徒的地方,对于逍遥峰来说至关重要,就算是爹爹和六位伯伯他们,若无商量,也不得随意靠近那儿一步。有好几次,我因为好奇,想要去那儿看看,结果最后都被轰了出来,后来还被爹爹狠狠的揍骂了一顿呢,所以啊,如果你们想要在逍遥峰好好呆着,最好就不要去那种地方。”

  说完,可儿冲陈枫甜甜的笑了一下,犹如陈枫拂过一般,让陈枫心头猛然一颤。

  那一刻,陈枫呆呆的望着宁可儿,将她那善良而又绝美的面容深深的烙印进心里,不知不觉之中,陈枫对于宁可儿的感觉竟然由不屑一顾到了难以忘怀的地步。

  当然,这也源自于可儿那纯真无邪、喜爱玩闹的性格,这才让他们之间没有隔阂,能够更好的交流,更快的融洽。

  “哦。”就在陈枫细细观察可儿之时,一旁的舞儿倒是挺有礼貌的,回应了可儿刚才的那番忠告:“我们知道了,你放心,我和枫哥哥不会去那两个地方的。”

  可儿满意的点了点头,眼神依旧留在陈枫的眉心之间,似乎打量着陈枫眉心间的那皱褶。

  “你眉毛中间的那道皱褶挺好玩的,是与生俱来的吗?”

  陈枫下意识抬手摸了一下眉心,然后点了点头:“好像是。”

  “呵呵。”可儿笑道:“挺好看的,但是有一点不好,那就是每当我看到它时,总感觉有一股暴戾之力冲了出来,怪吓人的。”

  陈枫笑而不语,因为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可儿。

  “不过无所谓,我看着看着就习惯了。”可儿歪了下脑袋,甜甜的笑着:“你知道吗,在整个逍遥峰,爹爹还有六位伯伯都特别严,以至于门下弟子门也监视着我,一旦我做错了什么事,他们肯定会像爹爹他们报告,以求讨好。如此一来,我一点儿自由也没有。现在你和舞儿来了,我感觉以后的日子应该不会那么无聊了吧。”

  听可儿这么一说,陈枫的心里不由暖了一阵,脸上终于浮现出淡淡的笑容。

  “可儿妹妹。”

  突然,身后传来了一阵男音,瞬间吸引了陈枫三人的目光。这一刻,三个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回头朝身后望去,只见一位身穿墨绿色长袍的盘发男子正扬手朝着他们走来呢,而他的身后,则跟着五六名着装衣物都差不多的家伙,阵势不小。

  看到他们,陈枫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不知道为什么,每当自己看见逍遥峰门徒之时,心中的那股无尽的恨意总能被无限激起,绵绵不绝。

  “可儿妹妹,你怎么在这儿,找的我好苦呢。”终于,那人走进了。当他开口说完这句话之后,眼角的余光便落到了宁可儿的那双小手之上,脸角竟浮现出了一层怒气…

  章37 莫向天

  乍眼看去,那人大概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他发髻高盘,虽面目清秀且白嫩,但其眉心狭窄,额头之上阴光微浮。当他走在人群之首之时,脸上布满了傲慢之气,一副天下唯我独尊的模样。但是,当他靠近了宁可儿之后,脸角的那股傲气便顿时消失,换来的则是一脸的嬉笑。

  陈枫最见不得如此之人,仅一眼,便皱起了眉头,脸角写满了厌恶之色。若不是因为陈枫见他脸上升起了怒气,估计连正眼都懒得看他一眼。

  “你找我干吗,是不是想看我死了没有?”宁可儿听了的话,心里的气顿时不打一处使,没好气的说道:“现在看到我好好的,你是不是很失望?”

  那人见宁可儿满脸怒气,不旦没有识相的离开,反而笑得更加灿烂,满眼的好色之光:“呸呸呸。可儿妹妹又瞎说了,我怎么可能想你死呢?刚才我听说七叔把你从魔教残徒手中救了回来,这不,正想去看看你有没受伤,哪知在这儿遇见了你。”

  说完,那人的目光又移向了可儿拉着陈枫的那只小手,脸角的怒气嗖的一下又升了起来:“可儿妹妹,此人面目生疏,想必不是逍遥峰之人吧。你俩如此亲密,难道就不怕闲人闲语?”

  语毕,那人便蹭上前来,右拳猛然举起,冲着陈枫的右臂突然挥去。

  一阵劲风拂过,那人的右拳快如闪电,猛如惊雷,那一阵拳风之中似乎藏有惊天之力,将他脸角的愤怒一一带过,冲着陈枫的右拳轰去。

  陈枫见此人怒气满目,出拳时脸角还闪过一丝杀气,想必此人并非善类。而当此人挥拳而来之时,陈枫仅仅是皱了一下眉头,不旦没有松开宁可儿那双娇嫩小手的意思,反而右臂猛然用力,青筋顿时浮现。

  ‘咔哧!’

  那位眉心狭窄之人的拳头恰到好处的击打在陈枫的右臂之上,发出了一阵刺耳的轰响,吓得一旁的宁可儿猛然缩回了小手。

  那人的力道很大,当他拳头轰在陈枫的右臂之上之时,一旁的可儿明显感受到一阵凛冽的拳风,心中不由抽搐了一阵,暗自替陈枫捏了把汗。宁可儿原本以为陈枫挨了那人的一拳之后必定痛苦万分,可让她诧异的是,一旁的陈枫竟然面不改色的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更让宁可儿意外的则是,陈枫的右臂上除了泛起一阵青光之外,竟然没有丝毫伤痕,连浮肿的地方也没,这种强悍的防御力,根本不像是一位刚刚到达元神一重的修真徒能够拥有的啊。

  见陈枫没事,宁可儿也的心也微微平缓了一下,不由瞪着杏目,怒视着陈枫对面的那人,吼道:“莫向天,你想干什么?”

  而就在宁可儿愤怒的呼喊着眼前这位名为‘莫向天’男子的名字的时候,一旁的陈枫和那人却早已四目相对。电光火石之间,两人的双眸中都散发着一股不可遏止的怒气。

  宁可儿见莫向天的双目怒视着陈枫,而且此时他的右臂早已化拳为掌,死死的掐着陈枫的臂腕,心中的怒火不由更加旺盛了。气急之下,抬起小手就冲莫向天的手臂掐去,狠狠的骂道:“还不放手,难道你想在这儿惹事吗?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逍遥峰,还有没有门规?”

  宁可儿的这一掐,力度可不小。顿时,莫向天的右臂就泛起了紫血。他不由痛苦的蹙了下眉头,将手缩了回来。猛然之间,莫向天转头朝宁可儿望去,脸上早已燃起的怒火唰的一下变为了杀气,直逼宁可儿而去。

  “怎么?难道你还要对我动手不成?”宁可儿见莫向天用这种表情望着自己,心中的气也不大一处使,索性双手往腰间一叉,挺起胸脯就和莫向天犟了起来。

  一旁的陈枫和舞儿二人见场面火药味十足,原本以为待会会有一场恶战呢。可是让他们瞎了眼都想不到的则是,当宁可儿毫不退让的冲莫向天嘶吼之后,莫向天脸上的那股杀气竟然突然消失了,换来的又是刚才的那股嬉笑。

  “表妹,你说什么呢。我怎么舍得对你动手。”莫向天嘻嘻的笑着,就像个不学无术的痞子一般,让人看一眼就不由厌恶。然而,当他冲宁可儿说完之后,便将目光投向了陈枫,脸上多了一股不屑的神情:“刚才我不过是见此人举止轻浮,生怕他那只淫手对表妹不利,所以才好心阻止。表妹怎么会把我的这种行为看成是无视逍遥峰的门规呢?”

  莫向天说完之后,还不忘装出一幅满脸无辜的模样。如此一来,一旁的陈枫便看不下去了,索性转过头侧向一边,很不屑的轻‘哼’了一声。

  然而,陈枫的这不屑一顾的一声‘哼’却被莫向天听得清清楚楚,一时间,他脸上又浮现出了一层怒气:“臭小子,你刚才那表情是什么意思?”

  陈枫懒得理他,索性扭过脑袋,看都懒得看他一眼。

  莫向天显然没有料到陈枫竟然敢用这种表情无视自己,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惨白,仿佛恼羞成怒一般,朝前跨了一步:“臭小子,我刚才的那一拳不过是用了五成力气而已,虽然没有伤到你,但是我保证,如果你现在不跪下来道个歉,我就拆了你的骨头。”

  莫向天边说着,边将手抬了起来,然后用食指不停的朝下指点着,示意陈枫跪下道歉。然而,当他在做这个姿势的时候,他的脑袋是昂着的,脸上多了一层不可一世的傲慢,双眸中也充斥着一股刺人心骨的寒

神域王朝》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神域王朝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图片视频】意大利RAI电视台五分钟报道:春节文化进校园

    一年一度的“春节文化进校园”活动今年再现新亮点:RAI电视台拍摄的专题新闻在新闻频道播出,引发了意大利民众对中国春节文化的极大兴趣,更使意大利手拉手协会-龙甲中文学校的舞龙舞狮对名声大噪。今年已经是这只具有光荣历史的龙狮队第七次走进米兰华人区附近小学,为孩子们送上中华文化盛宴。2016年春节意大利师生千人合唱中文歌曲《新年好》的歌声至今仍在当地居民的心中回荡,鼓舞人心。

  •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诗词】张文业 | 清平乐 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

    张文业,黑龙江省鸡西市密山人,网名返本归真。用心灵读书,开阔思想的疆域,追寻着真理之光。做为天地间平凡而从容的旅行者,用文字记述对自然、社会与人生的感悟,永远不变的是对真善美的讴歌,对人生真谛的追求。经历许多风雨,见过几道彩虹;一步一个脚印,书写无悔人生。诗观:文以载道,诗贵自然。清平乐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外二首)黑龙江密山张文业兴凯湖畔,美景真无限。缘聚今朝相依恋,才子佳人争艳。万里泼墨流芳,群英荟萃久长。喜看大江南北,神州再赋华章。五绝今生有缘(二首)(一)悠游网海中,意境有相通。陶醉诗

  • 【小说连载】徐景文 | 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

    作家档案徐景文,男,小学高级教师,黑龙江省鸡东县人。鸡东县拔尖人才。省、市、县作家协会会员,鸡东县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品报告文学、散文、诗歌、歌词散见于《黑龙江教育》、《冲浪人》、《放歌盛世》等全国报刊。报告文学《情洒荒原》、《太阳连接着有一个太阳》、《创业》等荣获省作协、文化厅一等奖。出版专著报告文学集《奉献者之歌》、《中学语文新编配曲古诗词》(与人合作)。创作业绩收入《中国当代文艺家辞典》、《中国当代教育家辞典》、《名师大典》。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黑龙江鸡东徐景文在偏僻的一个山坳里,十里外的

  • 【诗歌】水洼月光 | 往事(外三首)

    往事(外三首)黑龙江鸡西水洼月光常常往事不是分享细细的珍藏也只是为了一个人的回想湛蓝天空里的暖阳泥泞潮湿的雨巷午后寂寞的昏黄暗夜中烛火摇曳的光亮鼻涕孩儿的清澈目光沧桑老人笑容的慈祥谁手里诱人的棉花糖还有一起玩过家家的小新娘就这样不经意的随想往事便走出记忆悄悄溜回身旁好像很近触手便可及又好像很远一片朦胧与渺茫于是浅浅地回味于是静静地念想原来它们还在那里好好的没有被岁月遗忘心中欢喜再见了曾有的那一场场过往又很无奈于它们重逢的总是太匆忙其实每次旧时的念起都似老歌的清唱让人流连令人向往而那生活永久改变了

  • 【春节专辑:诗歌】北斗| 北斗诗词选

    【诗人档案】徐靖中(原名:徐寅辉)笔名:北斗。1966年1月出生于黑龙江省宾县。1984年于宾县一中高中毕业,1988年毕业于黑龙江大学历史系,获得历史学学士学位。1988年7月7日到黑河市黑河日报社工作至今,主任记者。现从事影视剧文学剧本创作,现为专职编剧。他与崔富强合作的电影剧本《少年棋王》拍摄后,获得第二十四届金鸡百花奖提名,并获得2016年华表奖提名。在黑龙江大学期间,任历史系雪魂文学社社长。毕业后偶而创作诗词。他的诗词以爱国的政治抒情诗为主,他的诗大气而豪放。北斗诗词选黑龙江黑河北斗回

  • 【小说连载】姜芬 | 魂之三步曲:第二阕 魂--归兮,语兮

    作家档案姜芬笔名:瞳若秋水。居住在黑龙江省密山市,流连在兴凯湖畔蜂蜜山下。本职工作是会计,爱好广泛,喜爱音乐、舞蹈、朗诵、摄影和旅游,最爱的就是文学,有散文、诗歌、小说等文学作品散见于各报刊与杂志,密山作家协会理事,曾四年连任江山文学网系统短篇小说主编,现为网络播客,有声小说编剧。魂之三步曲:第二阕:魂--归兮,语兮文/姜芬(黑龙江密山)天寒地冻,风冷日斜。浑身汗湿一片,伸手推了推头上脏破的棉军帽,我开着拖拉机又一次驶出了煤窑。回头再看看那黑洞洞的井口,像一只面目可憎的凶兽,张着大嘴,正准备择人

  • 【诗歌】牛淑丽 | 我怎托付一世柔情

    我怎托付一世柔情黑龙江宾县牛淑丽清风拂面,绿了一池春水热浪滚滚,搅动波光粼粼一夜鱼光,洒满相思瘦寒意来袭,雪掩一湖冰湖还是那个湖水还是那个水只是换了秋冬别说水太善变是你给的不同你不给我最初的温暖我怎托付一世柔情牛淑丽,1978年出生于黑龙江宾县。热爱文学,希望通过质朴的文字,记录时代的强音,使心灵得到净化,灵魂得以升华。在线编辑:林兆丰主编:瑞雪制作:腊梅微信号:13115477919欢迎关注欢迎原创欢迎来稿2、来稿请用文本格式或word格式排版,并附上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片。最好自己配插

  • 【诗词】罗艳冬 |《纳兰容若的相思》组诗 ——读《纳兰词》有感

    【诗人档案】罗艳冬,79年出生,本科学历,一级教师,1998年参加工作,现任教于吉林省东丰县南屯基小学。吉林省诗词协会会员。2015年年末在同事的带动下参与写作,作品见于吉林省教育论坛、牛亨网,《画乡诗词》《诗词文艺》《地脉文学》。水,可至于万物之中,随于形;水,可包容世间万物,宽而广;人,亦如水,无争于世,故无尤。让我们用文字编织一份向往,守住一份宁静。《纳兰容若的相思》组诗——读《纳兰词》有感罗艳冬(吉林东丰)家里存放了一本书,名为《纳兰词》,内容涉及爱情友谊、边塞江南、咏物咏史及杂感等方面

  • 这些国际范儿的中国词正在走红世界……

    近几年,“汉语热”在全球兴起,外国人说的念的中国词儿变多了!那外国人最常说的、最热的“中国词”到底是啥呢?今天(2月17日),中国外文局首次发布《中国话语海外认知度调研报告》。报告显示,近两年中国话语以汉语拼音的形式在国外的接触度、理解度急剧上升。来,直接上榜单↓榜单关键词:中国政治随着中国政治经济影响力的与日俱增,以汉语拼音形式在国外出现的中国话语,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传统文化的范畴。比如说“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这两个词汇的排名就相当靠前,同时,“中国梦”“中国道路”等一系列以“中国”开头的政

  • 新年快乐!初一到初七好片连连:《捉妖记2》《西游记女儿国》《唐人街探案2》《红海行动》

    唐僧师徒途经忘川河,因激怒河神而误入西梁女界。闯入其中,众人才发现这个国家只有女性,并且建国以来此地就没来过男性。而且国中立有祖训,将男人视为天敌。典籍中更有预言,指明有朝一日,会有东土而来的僧人带着一只猴子、一头猪和一个小蓝人闯入其中。他们到来之日,便是女儿国走向毁灭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