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未来与战记17章(『第16回.复杂』)

2017/11/4 18:14:13 来源:网络 []

书名:未来与战记

『第16回.复杂』

第二日下午放学后,我和烬正往回家的路上走,手机上出现一条泰叔发来的短信,让我们马上赶往十三区,子青现在有危险,我们俩立刻飞奔至十三区。原文haohaoyun.com

  十三区位于城市的工业区,几乎没有居民,我和烬走在工业大道上四处张望着。

  “枫,你看。”烬向前面指到,子青正一个人坐在路边,我们走上前去。“子青,怎么一个人坐在这儿?”我问,子青抬起头对我们说:“我和父亲约了在这里见面,我要和他断绝父子关系。”

  我和烬同时愣住了。“你们先回避一下吧,不然他们看见你们会有危险。”子青起身说。阅读haohaoyun.com

  正在他劝我们先走的时候,汽笛声嘈杂的逼近了。转头一看,十几辆面包车从西面驶来。

  “子青,快走,不然你父亲会把你绑回去的。”烬对子青说。但已经来不及了,六十多人手提钢棍下了车,东面又驶来十几辆车,又有六十多人下了车。

  “一共有一百五十多人左右,有把握吗?”烬小声问。其实面对这么多人,我们几乎没什么胜算,就算胜了也是一个惨胜。好好孕

  可我却平静的取出短剑:“不过是手下败将,轻松搞定他们。”不知为何,第一次说出这样让自己都不明白、而且带着邪气和霸气的话……

  对方在离我们五米外围成一个圈,子青的父亲从人群外走了进来,站在我们面前:“子青,你再不回来,我可不客气了。”

  子青没有理睬他,依旧冷冷的站在原地。

  “上!”他冷冷的丢下一句话,退出人群。那些小混混挥着钢棍向我们冲了过来。

  “烬,你带子青冲出去,我来掩护。”我左手提着剑,一步冲上去,撞倒了一人,一脚狠狠的踢在他的小腹,又接连划出几剑,不过一分钟,有五名混混倒在我的剑下。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我们必须尽快带子青冲出去,依照我们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可能轻松的战胜他们,而我主要是担心子青的安慰,以他的身手,对付两三个普通小混混还勉强,可面对这么多人,他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烬拉起子青,朝南面突围。五分钟之后冲出了一个出口,他俩向一扇铁门奔去。烬想必受了一些小伤,子青也多少挨了几棍。

  我抬手一拳轰倒一名小混混,朝烬的方向跑去,后面的人迅速追了上来。我们进了铁门,烬锁了大门,外面的人不断用钢棍砸着门,杂乱的金属撞击声吵得空气都在凌乱的流动。

  “烬,你们先找出口,我来顶着。阅读haohaoyun.com”说着。便指着左边一条小道,烬带着子青往那里跑去。我退了几步,感觉到对方已经从别的地方找到了入口,从右边绕了进来。

  我跑进身后的一栋废弃的大楼,里面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我靠在三楼一根巨大的石柱后面,听着对方的人渐渐上来了。

  我掏出手枪,一个快步转身,十五枪将全部子弹打了出去,倒下了九人,对方后退了几步,暂时不敢上前,我顺着石柱攀上了四楼,快速换了一个弹夹。

  其实我不想伤人,子弹只是打在他们大腿的地方,让他们暂时失去战力。网站haohaoyun.com

  对方又一次冲上来,我一边开枪一边往上走,这一次倒下了十一人。我立刻冲上了五楼。正当我准备再一次射击时,五楼传来了稳重的脚步声。

  我环顾四周,烬、子青、乾、帆、赤择、泰叔、曹杰、祝霄、雷威、晋渊、袁萼、井木岩、罗闵、叶卿、孟子龙、楚天问,大家都来了。我们十七人站在一起,对方冲上来后看见我们多了这么多人,不敢上前,我们步步逼近,他们一拥而散,撤了回去。

  “你们怎么都来了?”我问。“泰叔给我们打电话,我们就一起赶过来了。”帆说。

  “现在先离开这里,黑虎帮现在联合了数个帮派,实力不容小视,很快他们就可以调派人手。”泰叔说着,我们就准备往回走着。忽然眼前一黑,只感觉浑身无力,身体直直的朝后倒去……

  迷迷糊糊感觉全身筋骨酸痛乏力,张开眼,正躺在自己家里,帆坐在床边:“你醒了,躺着休息吧,乾和烬在做饭。”我正欲起床,又被他一把轻轻的按倒在床上,给我盖上了被子。

  “我睡了多久了?”我轻轻挪动着酸痛的身子,问着他。“三个小时。”帆说。

  十分钟后,乾和烬端着几盘菜进来了,帆搬来一张桌子几张凳子,他们俩在一边吃,帆则坚持要喂我。“我还没虚脱到连碗都端不稳吧?”我笑着,可当我想要起身时才发现,自己的确没有一丝多余的力气了。

  “好了,在兄弟面前还逞什么强啊,好好躺着。泰叔说你现在筋骨很虚弱,要好好休息调理一段时间。”帆轻轻把我的肩头按下去,让我放松的躺着。

  第一次有一种莫名的感觉,或许这种情景很温暖,是我真正向往的情感。

  晚上,烬和乾回去了,帆留下来说照顾我几天。我们坐在电脑前,收集着黑色太阳的信息,帆对于电脑可比我精通多了,虽然没能破解最终防御系统,但从中了解到了不少有用的信息。

  “帆,你认为进入黑色太阳内部应该怎么处理这几面的关系?”我问。帆一边喝着可乐一边说:“现在还不太清楚,你想,咱们又要面对鬼符又要面对黑色太阳,每一个细节都必须天衣无缝,有一丝小小的差错,后果都可能不堪设想。”

  帆思索着,像是想到了什么:“前几天我遇到了一护和Frank,他们说这份诅咒好像和我们想象中的不一样,甚至偏差很大。”“什么意思?”我问。

  “他们说诅咒和某个神秘的传说有关,但目前还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帆的眼神里也透露出了对于诅咒的疑惑和求知欲。

  我关上了电脑,坐在钢琴前,帆拿起了木吉他,六弦琴和黑白键盘间流淌出的旋律汇在一起,流成一股小小的波澜。帆奏着一曲古典乐,他虽然是摇滚吉他手,但演奏古典乐却也如此精湛。听着他的音乐在琴弦上起伏,黑夜里增添了一些色彩。

  “枫,弹一下我们乐队刚刚成立时写的第一首歌吧。”帆把吉他递给我。接过吉他,手指轻轻扶动琴弦,当年熟悉的场景又回到这里,熟悉的旋律、熟悉的唱词、一切都是那样熟悉,那样让人沉醉于往事。

  “帆,记得上个月你说想写一首关于爱情的歌吗?现在咱们来写吧。”我说。“嗯不错,现在刚好有灵感了。”帆笑着接过吉他,我们唱着、弹着,一首歌曲就这样碰撞出了火花。

  接下来的几天,帆每天放学都来给我做饭,晚上一起弹琴、唱歌。这段时间里,有一种难逢的轻松感。烬、乾、赤择、子青、井木岩他们也来陪我,泰叔也来过两次,大家一起聊聊天,十分放松。

  这天下午放学,我和烬来到鬼符的秘密会议室,将军召集所有的人在这里开会。我和烬坐在一边,听着小雨说他得来的资料。

  “黑色太阳是世界八大黑帮之一的组织,势力遍布全球,成员保守估计在三百万左右,黑白两道皆是数一数二的霸主。当然三百余万人不全是黒道战斗人员,据资料显示,黒道战斗人员应该在一百万以下,有一部分安插在军队、警队,而其余的则是直属的战斗人员。白道上政界、商界、军界等许多高层都是黑色太阳的人。”小雨坐在将军旁说。

  “白道主要负责政界和经商,涉足范围极为广阔,如房地产、旅游、航空、娱乐、汽车、零售等等,拥有极为庞大的经济集团作为后盾。黒道生意主要为毒品、军火、酒吧、赌场、休闲馆等,他们有自己的毒品资源地,所以利用毒品打开了国外市场。至于酒吧、赌场、餐馆、桑拿馆、夜总会之类的场所更是数不胜数。”

  我们听着,原来黑色太阳有如此强大的背景,作为世界最强的八大黑帮之一的组织,能雄霸东方一带,的确有它自己的实力和手段,加上此组织经历的年代久远,也有太多说不清的隐含在里面。

  将军听着:“说下黒道的分布吧。”小雨点了点头:“黒道分布是这样的,黑色太阳是一个严密的组织,之所以数百年来实力不减,就是因为它有自己的一番内部协调。和大部分有实力的黑帮一样,黑色太阳下面分化了分堂口,我了解到一共为三十六个堂口,堂主直接听命于会长。堂口下设香主,每个堂口差不多有近万人的实力,直属战斗人员也多达好几千。而最为强大的天门堂,更是拥有十二万的实力。他们有自己的经济后盾,同时应该还秘密训练了一些强悍的战斗小队。”

  “黑色太阳的势力已经膨胀到一个饱和程度,政府其实一直无法干涉。虽然对于黑帮严打,但这样的大组织,还是无法得罪,毕竟政府、军队都有大批他们的人,而且很多时候政府都要依靠黑帮出面解决一些事。”空释补充说。

  “关于藏宝图他们最近有什么动作吗?”烬问。King说:“藏宝图应该只是会长和几名核心高层提出的计划,也只有他们知道,手下只是负责听命罢了。他们既然能从我们手中拿走图纸,就说明已经知道有我们这个组织的存在,这一战是免不了的。”

  “那我们这次人手怎么安排,对付黑色太阳总不可能全部出动吧?我们还要去寻找另外两张图纸。”Black说。将军喝了一口咖啡:“依我看,这次与黑色太阳交手,就由空释、北斗、Steve、暮倓枫、筱天烬来完成。”

  我和烬互相看了看,烬说:“我们五个人?对付这么大一个黑帮?”阿Ring说:“对手有多么强大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对付他们。”

  将军站起身,朝门口走去:“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们了,我还要去研究诅咒。过几天我要出国回一趟基地,你们自己处理。”说完,便关门出去了。

  基地?难道鬼符真正的基地在国外?那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我们坐在会议室里,各自思考着。忽然,抱着电脑的Keith说:“明天凌晨四点,他们有一艘走私船要偷渡出海。”

  King凑到电脑前:“明天凌晨四点出发!”说着,King、Keith、小雨、Black便出去了。我问Steve:“他们去做什么?”

  Steve听着音乐说:“去拦截那支船,然后让对方认为是自己内部出现了内乱。”我看了看表,离凌晨四点不到十个小时,而那片海域离这里有上千公里。

  Steve拿起电话:“Black,直升机的仓库钥匙在办公室第二个抽屉。”

  晚上九点,我和烬、Steve往城里走,Steve开着那辆车,空旷的高速路上,只有孤单的路灯伫立在两旁。听着Steve播放的CD,激烈的重金属音乐在车里回荡。

  漆黑的夜里,车前忽然划过一道道闪影,Steve踩刹车,一个完美的飘逸把车甩在路旁,我们三人跳下车,周围十多米外,停满了几十辆黑色的车,上百人围住了我们,他们手中都握着一把漆黑的刀,而最前面的二十几人,手里端着一把手枪,瞄准着我们,我们就这样被死死的包围在这里。

  烬向我使了个眼神,问我该怎么办,我用余光看了一下四周,唯一的出路只有高速路下几十高的乱石堆,若从这里跳下去,必死无疑。

  Steve则不慌忙,向我眨了眨眼,示意我们做好撤退的准备。只见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抛出几个像手雷的东西,一时间浓烟弥漫,伴着刺眼的气体,布满周围。只感觉一只手拉住我拽上车,乱撞的冲出重围,也不知撞翻了多少人。就这样一口气狂飙。

  到了城里,Steve把车停在我家楼下。“刚才的人是黑色太阳的?”烬问。“没错,是他们,本来想用炸弹干掉他们的,但想到在这里不好收拾,才饶了他们。”Steve说。

  我一个人回到家,翻阅着那本翻译古老文字的书。但奇怪的是,这与那本古书完全对不上号,难道这本书有错?不,一定是需要什么逻辑的转变。我放下书,把弄着短剑,冰凉的剑身上泛着寒光,直射我的双眼。手指触碰着利刃,刺骨的寒气钻进身体。

  将军既然也在研究诅咒,何不先借他之手了解一些东西呢?我想着,但如何才能让他开口说出这不为人知的秘密呢?我思索着,如果说我告诉他我有一些发现,让他激起自己的欲望,再从他的口中套出话……

未来与战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未来与战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滑板上舞动的青春4章

    原标题:滑板上舞动的青春4章书名:滑板上舞动的青春第三章草原上被流放的格格(上)虽然说我们同是可爱的女孩,缘分注定我们会走在一起。我却不想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有更多的理由比你不程知道的缘分要真实。那可能就是我们生命中,不屈服于困难艰险,勇于挑战极限的灵魂——正义我要像草原上的雄鹰那样,展翅高飞享受自由的天空。我要带着草原上野狼的智慧,开创自己的世界——阿图格兰“咕噜噜!咕噜噜!哎呀!正义你不饿吗?我们去吃饭吧!我都快饿死了。”阿图格兰摸摸肚子,撅着小嘴说:“当然饿啦!那我们到食堂看看有什么吃的吧。

  • 天赐予我幸福4章

    原标题:天赐予我幸福4章小说名:天赐予我幸福第一章战争的开始(四)五和沈天赐同桌的日子简直可以用非常不幸来形容,我们同桌的第一天,他就在桌子的中间用粉笔画了一条“三八线”,威胁我如果超过那条线他就对我不客气,他说“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在我语文书上画猪头的。”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分明感到我很没出息的抖了一下。我鼓励自己不能在气势上输给他,于是挺起胸脯准备顶回去,本来我要说你凭什么说是我画的,你有什么证据,结果说成了一个疑问句,“你是怎么知道的?”看到沈天赐一脸“我就知道是你”的表情,我恨不得把我的舌头

  • 莫言分心永随4章

    原标题:莫言分心永随4章小说书名:莫言分心永随第三章黯然伤神一直没有家洛琳飞回家又吵又闹,安沫好不容易喂她吃了醒酒药,哄她睡下之后已经凌晨两点了,草草地洗了个澡收拾了一下也睡下了。第二天一早又起来做早饭。想到洛琳飞宿醉肯定会很难受,又煮了一碗醒酒汤,然后出门去店里了。一直以来,店里都靠洛琳飞打理。也多亏了她死心塌地守着这家店,将生意做得红红火火。每个月三个人都能从店里分到一笔不小的利润。叶芷乐还有工资,安沫给一家杂志写稿出书,也有稿酬,只有洛琳飞,这家店是全部的收入。说到底还是她们亏欠了她的。不

  • 萧扬天下乱4章

    原标题:萧扬天下乱4章小说名:萧扬天下乱第三章命运的转折一颗流星的滑落,一个命运的转折,是谁奏响了生命的交响曲?又是谁在等待着生命的归属?生命的机械开始启动、、、“皇后你看我们的孩子,将来必定得天独宠!”他温柔的拂起那紧贴着白嫩脸颊上的青丝,眼里尽是宠溺。一旁的仆人,看着他们亲密的动作,一个个不禁脸红耳赤。“当然了,妹妹这么漂亮,王又高贵,两个人的血脉结合起来,那孩子定是非寻常人无法比较的。”一位身穿紫色衣裙的妇女走了进来,一脸和善的笑意,眸子中却闪过一丝狠戾。原本听到丫头说她生的是女儿,心中不

  • 浮生之过客4章

    原标题:浮生之过客4章小说书名:浮生之过客第四章沄朝这是呆在这个朝代的第二个月了,在这几十天里,我每天都在想究竟怎么样才能穿回去。什么跳崖,跳楼,跳水,被雷劈我都恨不得一一去尝试。无奈我的爹,阮堡主,一副就知道我不会善罢甘休的样子,在我的身边安排一堆的护卫,或明或暗。每次都在我准备轻生的时候施以援助。我很无奈,只能想着以后自由点了再找机会去死了。“小姐,该起床梳洗了。”“梓依,今天不用梳发髻了。就这样散着头发吧。”“是,小姐。”那天那名紫衣女子就是这个梓依,从小跟阮芙一块长大,情如姐妹。慢慢的我

  • 天门祸乱4章

    原标题:天门祸乱4章书名:天门祸乱第四劫“黄长龙,你替我找个工作吧。”我跟在在厨房里忙进忙出的黄长龙身后,自从上次答应不收学生的保护费后我的财源也断了,还有就是我呆在家里耗费一天,龙生威看我的眼神也就轻蔑了一分,我怕他嫌我好吃懒做随时又会反悔。黄长龙干笑着“小琨呐,别和哥开玩笑了,你就老实在家里呆着吧,有哥们在绝对不会让你去工作的,你就不用操心了。”看来还在为上次的事后怕着,以为我在试探他呢,我一扁嘴“这怎么行呢,咱俩是好兄弟,要同甘共苦的,再说了,你不是说最近的业绩都不好的吗,总不能老让你向家

  • 偷喝牛奶的猫4章

    原标题:偷喝牛奶的猫4章书名:偷喝牛奶的猫楔子那些星光在我心上,一直(姜珊幼篇)我当然不会知道,这次的“不及格”风波,会给安仅仅带来多大的伤害,家庭责备和学校舆论压在身上,会不会沉重得让她无法呼吸?这些无从知晓。暑假很长,每天午后的阳光穿过众多的树隙,都会折射得很远,似乎想留住些什么。每个晚上,安仅仅都会带着我去水族馆看会发光的水母。我们一起坐过摩天轮和旋转木马,吃过一样口味的冰淇淋……我们有时候手牵着手,有时候肩并着肩。夏夜的星光真好看。架着的望远镜里,是密集的小星星,它们挤着拥着,好不得意,

  • 血的舞曲之千年誓约4章

    原标题:血的舞曲之千年誓约4章书名:血的舞曲之千年誓约第三章女生与反噬米修径直走到主位上,端坐下来。我们就只能憋屈的站在他身后与身旁,俨然一群护花使者。米修右手衬着下巴,似乎在等待主人的到来,又似乎在思考什么。那一刻,我竟从他眼中看到了哀伤。我用力摇头,否认了。这时,音乐忽然停了。所有的血族都规规矩矩的垂首站在舞池两边,为中间腾出一条道路。正躲在豪华座位后抱怨没椅子坐的我好奇的探出头去。那是一行第一眼就能判定强弱的队伍,而领头的那个更是一下子吸引了我的目光——一头银色短发,明明是男人却没得过分,

  • 敖漫之歌4章

    原标题:敖漫之歌4章小说名称:敖漫之歌变化,只需一个转身是开学的第三个星期天,还有一个星期我就可以回到家了,很期待。我想妈妈,甚至开始想徐朗很难适应这里的生活,宿舍的凌乱和吵闹,还有因为一点小事而争吵的同学,我果断离群了。有时也会想,我可能也是个安静的孩子。鲁子突然在宿舍楼下大吼我的名字,惹得许多人观看,丫的一上高中脸皮越来越厚。我还听到宿舍的那几个在议论:该不会是敖漫的男朋友吧?难怪平时那么孤傲.两个悲伤的人,共同的脆弱,要不你坚强,要不我坚强,因为。我们还得生活。上学的第三个星期天,徐朗来到

  • 清风恋4章

    原标题:清风恋4章小说名:清风恋第4章邂逅的风筝(4)“什么,有人追我妹妹,我怎么不知道?”何熙大惊。“何清璇故意瞒着你在,怕你爸知道后告诉你的叔叔。”徐超说。“哦,我又不是漏嘴巴,她又不该我管,我瞎岔什么。”何熙说完就坐到一边去了,其他男生还在继续议论。“嘿嘿,我们的何熙肯定要去何清璇那个班的,只不过不是找何清璇,而是找林依婷。”刘晓伟故意大声说。“信你们的邪,嫌我在学校的绯闻还不够多是吧?”何熙拍着桌子叫道。“你就承认了吧,你家这么有钱,每天不坐你爸的车上学,而跑去挤公交,不就是想顺路看看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