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情难自控:冷王的盗贼妃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6 7:08:55 来源:网络 []

小说:情难自控:冷王的盗贼妃

第三章 初次交锋

香渺山的寒梅庵内,香火旺盛,烟雾萦绕,金身大佛便隐在烟雾后,看上去朦朦胧胧。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瑟瑟静心敛目,燃烛,点香,静静站在佛前。可是,她却什么愿也没许,只是空空地看着佛。纵是有佛,又哪里管得到世人如此多的俗事恩怨,瑟瑟只相信,各人的命,只有各人去争取。

青梅跟在瑟瑟身后,取出二十两银子,捐了香钱。

瑟瑟起身,却没去求签,而是向后面走去。

寒梅庵并不大,前院供着神佛,两边厢房是尼姑们修行听课的地方,中院是一出大院落,错落有致地排列着几处精舍,是求签夜宿的施主借宿之处。院中栽种着几株寒梅,正是早春,寒梅开得正盛,院内暗香浮动。小说情难自控:冷王的盗贼妃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一个青衣小尼迎面走来,瑟瑟迎上去,求见庵堂住持。小尼姑双手合十,极是客气地带着瑟瑟穿过月亮门,来到住持的厢房。

住持月缘是一个端庄沉静的女尼,手捻佛珠,静静凝视着瑟瑟。

“施主找贫尼,可是有事?”月缘淡淡问道,或许是做尼姑久了,声音不带一丝世俗的悲喜,空空静静的。

“小女子来找住持,是要出家为尼!”瑟瑟语气平淡,轻声说道。

月缘闻言,倒是没怎么惊异,却把青梅惊得不轻。

“小姐,你怎么要出家做尼姑?”青梅焦急地问道,声音里带着哭音。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看来方才的事件,对小姐影响甚大,想想哪个女子,能受得了如此打击,纵然小姐比一般女子坚韧,毕竟也是黄花闺女。

青梅再也忍不住,呜呜哭了起来。

瑟瑟望了一眼青梅,没说话,再次面向月缘,坚定地说道:“小女子适才遭遇不幸,已然心死,只想遁入空门,每日念经礼佛,了却残生,望住持成全!”

月缘凝视着瑟瑟,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寒梅弄香苦寒处。红颜劫难,望施主坦然面对。施主尘缘未了,不如在此暂居几日,静心礼佛,若是过些时日,施主还是执意要出家,贫尼再为施主剃度不迟。”

瑟瑟点头同意,她并非真要出家,只想做出出家的假象,好让皇家将婚事顺利取消,堂堂璿王总不会来娶一个尼姑的。

事情已走到了如今这一步,在世人眼中,她早已不再是贞洁女子。原文haohaoyun.com此时回家,只会令不明真相的爹娘伤心。是以暂居庵中,是上上之策。这是瑟瑟上山时,早就盘算好的。

瑟瑟谢过月缘,拉过仍在呜呜抽噎的青梅,在小尼姑的引领下,向中院最后一排精舍而去。

屋内收拾得极是洁净,瑟瑟坐在简陋的屋内,看着晴光一点一滴消退,直到冷月升起,夜色来临。

瑟瑟回首看青梅早已哭累,趴在榻上睡熟了。她略略装扮,已是纤纤公子的模样。网站haohaoyun.com披衣步出房门,穿过梅枝扶疏的中院,身姿翩翩跃上屋顶,姿态轻盈曼妙,青色袍带在风中激荡开来,端的是风流倜傥。

瑟瑟居住尼庵,还有另一个好处,那便是出去更自由。今夜,她要出去,去找风暖算账。

在风暖常去之处,瑟瑟没找到风暖,还以为他被夜无烟擒住了。待找到了北斗和南星,从他们口中得知,风暖去了胭脂楼。

胭脂楼?

瑟瑟冷冷笑了笑,今日,风暖可是给了她诸多惊奇啊。

“你们两个,跟我到胭脂楼见识一番!”瑟瑟冷声道。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北斗和南星,瞬间瞪大了双眼,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在确定没错后,南星兴奋地一跃而起,他早对胭脂楼很感兴趣,但是自从跟了瑟瑟,就被瑟瑟严令不可去风月场所。北斗却疑惑地望着瑟瑟,感觉今日,老大和风暖都有些怪异。他们明明已经成功坏了江家小姐的贞洁,老大此刻不是应当出现在江小姐身边,用真情感化她吗,怎么要带着他们去逛风月场所?不过疑惑归疑惑,他们还是乖乖地陪着瑟瑟去了胭脂楼。

胭脂楼是一座楼的名字,却不是一般的楼,而是帝都贵家公子寻欢作乐的场所。一楼的大厅里,宾客满堂,高台上,一位彩衣丽人,正随着丝竹声声,浅语曼唱。

瑟瑟一进胭脂楼,便有四五个姑娘齐齐拥了上来。

这些风月场所的女子,惯会识人。一见瑟瑟身上衣衫便知她是贵家公子,兼之瑟瑟生得清俊贵气,令她们心动不已。这些花团锦簇的女子拥着瑟瑟,莺声燕语,好不热闹。

瑟瑟却无暇理会她们的前呼后拥,清冷的视线在厅内环视一周,不见风暖的身影,想来必是在二楼雅室。

“各位姐姐,可曾看见一位穿黑衣的公子,面貌极其冷峻。”南星早嘴上抹了蜜,问道。

“穿黑衣公子倒是有,面貌冷峻的也有,但可不止一位,姐姐我可不知你们要找的是哪位?”一位红衣女子见他们不是来寻欢而是来寻人的,意兴阑珊地说道。

“他是一位生客!”北斗道,边说边忍不住连连打了几声喷嚏,面前一阵香风四溢,他有些消受不起。

“好像是有这么一位,相貌俊气,就是神色太冷。我看他进了秋容姑娘的房。”一位绿衣女子曼笑着道,“公子,不如就让夏荷陪你去。”

瑟瑟随着绿衣女子夏荷来到二楼,夏荷指着一间雅室道:“公子,那便是秋容的闺房,可是,眼下,秋容和那位公子可能正在寻欢作乐,我们这样进去,搅了人家好事,未免不好。不如公子随奴家去,奴家定会令公子快活的。”夏荷说着,雪白素手已经向瑟瑟衣襟探去。

瑟瑟刷的一声打开折扇,不着痕迹地挡住夏荷的素手,笑语道:“夏荷姑娘,别急,一会儿本公子自会去寻你。”使了个眼色,命北斗和南星前去叩门。这两个家伙倒也不含糊,伸足使劲,将好端端的门踹开了。

瑟瑟淡笑着向室内瞧去,笑容却忽然在唇边凝住了。

室内的光线极是暗淡,充满着暧昧的气息。一张红木大床,垂着粉红的纱幔。在琉璃灯微弱光线照耀下,粉红色的纱幔上,清清楚楚映出两道缠绵的影子。

瑟瑟呆了呆,玉脸上忍不住一片羞红。

她原以为风暖在雅室内和秋容姑娘在品茶听曲,看来她的想法还是太过纯洁了,一个男子到欢场自然不是纯粹要听曲的。

瑟瑟羞恼地低头,目光在触到自己脖颈上一块浅浅的吻痕时,神色忽然一冷。这个白日才在她脖颈上印下吻痕的男子,此时正在别的女子身上欢畅。

风暖啊风暖,真是错看你了。

床上人听到屋内的动静,忽然掀开了纱幔,声音低沉道:“什……么……人?”

只不过掀开一道窄窄的缝隙,便觉得里面的无边春色蔓延而出。

从瑟瑟站立的角度,恰巧能清清楚楚地看到鸳鸯绣被翻红浪,看到仪态慵懒的风暖,此时的风暖和白日里轻薄瑟瑟的风暖又有着不同的风情。

彼时,他对她是冷漠无情,纯粹是要蹂躏她侮辱她。此时,他却是一脸的享受和惬意,享受着温香软玉抱满怀。

这还是她认识的风暖吗?

他衣衫半敞,清俊的脸上一片潮红,墨发凌乱披散着,一向冷冽冰寒的俊目中透着迷乱的神情。

瑟瑟只觉得心中一阵烦乱,她愤怒地瞪着他。

饶是南星再机灵,还不曾见过这种场合,一瞬间呆在那里。北斗更是一副愣愣的表情,尤其是从纱幔缝隙里瞅见女子光裸白皙的大腿后,更是目光惶惶。

正在僵持之时,胭脂楼的老鸨走了进来,娇笑着道:“公子,怎么站在别人房中,莫不是瞧上了我们秋容,可是眼下她正忙着。我们楼里多的是出色的姑娘,个个水灵!”言罢,朝外使了一个眼色。

本来候在门口的几个姑娘扑了进来,将瑟瑟团团围住,这次也没漏下北斗和南星。南星倒还罢了,北斗却被香气熏得喷嚏连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些姑娘七手八脚,试图将瑟瑟拉扯出去。

忽听瑟瑟冷声道:“放开我!”语气冷澈似冬夜寒冰。

北斗南星心一抖,抬头看去,却见瑟瑟面上一副从未有过的冰寒表情。

“哎哟,这位公子,您若是来此寻欢的,妈妈我欢迎,若是找碴儿,可休怪我不客气。”老鸨狠狠说道。

瑟瑟瞧也不瞧她,只将眸光扫向拉扯着她衣衫的几位姑娘。那几个姑娘在她清冷目光注视下,微微松了手,却被老鸨的一声咳嗽吓得再次使力,向外拽着瑟瑟。

瑟瑟银牙一咬,忽然举袖,一掌拍向身侧的红木柱子,只听得啪啦一声闷响,柱子碎裂,木屑纷飞。

那些姑娘瞬间吓傻了眼,一时忘了动作,待到瑟瑟目光再次扫来,才尖叫着松手。老鸨更是神色剧变,她没想到这么文弱的公子,竟然也有武功。而且,看样子她楼里的打手也不是他的对手,当下,小心赔着不是,向外退去。

瑟瑟却也不理她,长袖再次纷飞,好似一道青光,袭向床榻上的风暖。

风暖闷哼一声,便从床榻上摔落。粉色纱幔被瑟瑟袖风带起,飘飘荡荡垂落下来,露出了榻上女子衣衫不整的身影。那女子以为瑟瑟要取她性命,吓得只披一件纱衣,便从屋内冲了出去。

瑟瑟低眸瞧去,见风暖懒懒地躺在地上,内里衣服穿得还算齐整,看来和那女子还不曾成事。

她盯着风暖迷蒙的黑眸,才知他醉得不轻。室内桌上,摆着几个酒坛,看来风暖灌了不少酒。习武之人,若是不想醉,喝再多的酒,也可以用内力逼出。而风暖,醉得如此厉害,看来他是故意买醉。

是什么事,竟让一向自持的他如此失态,瑟瑟猜想,那一定和情有关。

“给他穿好衣服,带他走!”瑟瑟冷声吩咐道。

北斗和南星依言,两人一左一右架着风暖从室内走出来。

一出走廊,瑟瑟就知今日他们不会轻易脱身了,因为她清眸流转间,已发现楼下大厅里,坐着夜无烟。

胭脂楼底层为大厅,厅中间安置大小圆桌百台有余。西边略微靠墙角的地方,还有专门搭建的戏台,是为楼里姑娘们展示才艺而备的。此时,戏台上,正有一位姑娘在弹着琵琶曼唱。

夜无烟便坐在距戏台最远的靠窗处圆桌上。

因胭脂楼大厅四面皆垂挂着滑如凝脂的蜀锦,淡粉、流红、鹅黄、嫩绿,尽是香艳之色,是以,一身深紫色锦袍的夜无烟便格外抢眼,瑟瑟一眼便瞥见了他。

一瞬间,瑟瑟心思急转。

很显然,夜无烟的出现,绝不是巧合。

这么说,今日在香渺山,风暖虽明里从他手中安然逃逸,但实际上,却被他派人跟踪了。他也许想要放长线钓大鱼,抓到风暖背后之人。而她,竟然自投罗网。看来,她还是低估了夜无烟的心机和实力,这个男人不好对付。

瑟瑟回首看去,见风暖醉得一塌糊涂。就算她再恨风暖,断不会丢下他不管。当下,瑟瑟低声对北斗和南星道:“小心,夜无烟来了!”

不能退缩,只能迎敌。

今晚,她要会一会这个战功赫赫的璿王。

不过,之前,倒要先装扮一番,免得被他认出来。如何装扮呢,瑟瑟正发愁,却不想到了走廊拐角处,一身绿衣的夏荷姑娘正在等着她,见了她袅袅婷婷走上来,娇笑道:“公子,您要走吗,夏荷还没好好伺候公子呢!”

“夏荷姑娘,本公子这不是来陪你了么?”

瑟瑟调笑着用扇子托起夏荷的玉脸,惹得夏荷一阵娇笑连连。她趁机滚到瑟瑟怀里,和瑟瑟一番耳鬓厮磨,并不时在瑟瑟玉脸上偷吻一下。待到瑟瑟从走廊转角出来时,已是一脸红色唇痕,就是光洁的额头上也未能幸免。此时,就算是爹娘站在她面前,怕也认她不出。

夏荷瞧见瑟瑟一脸唇痕的样子,忍不住掩唇而笑,从袖中掏出帕子,踮脚要为瑟瑟擦拭。

瑟瑟执住夏荷的皓腕,浅语道:“留着吧!”她早就瞧见夏荷红唇上胭脂极厚,是以才让她接近的,为的就是这些唇痕,这就是天然的面纱。如今,怎能再擦去?

夏荷姑娘自然不知瑟瑟心思,听见瑟瑟所言,心中一阵爱意翻腾。只是简单的三个字,“留着吧”,就让她欣喜若狂。

瑟瑟搂着夏荷,漫步从大厅中走过,瑟瑟身量比一般女子要高,男装扮相风流倜傥,极是出尘。北斗和南星紧紧跟在瑟瑟后面,架着不断呓语的风暖向门口走去。

“这位公子,我家公子很想和您交个朋友,请公子赏脸。”胭脂楼门口,璿王府的金总管拦住瑟瑟,沉声说道。

瑟瑟微微一笑,清眸迅速扫了一眼外面,感觉到远远近近埋伏了不少精兵。看来,夜无烟对他们是势在必擒了。

瑟瑟挑眉笑道:“请问你家公子是哪位?”她故作不知问道。

金总管指向窗边圆桌上的夜无烟,道:“请!”

瑟瑟搂着夏荷的细腰,一边和她肆意调笑着,一边向夜无烟走去。身后的北斗南星撇唇心想,还以为老大不近女色,所以才不许他们进青楼。敢情他们猜错了,此时的老大,整个一好色之徒!

瑟瑟放开夏荷,姿势优雅地坐在夜无烟对面的雅座上,悠然淡笑道:“在下一无名小辈,不知这位公子何以要见在下?”

“公子方才一掌劈碎屋内红柱,功力深厚,绝非一无名小辈可以为之的!”夜无烟挑眉道。

一头墨发在脑后松松束起,斜斜插着一支白玉簪,狭长凤目眼角斜飞,唇角敛着若有似无的笑意。此时的他,不似回城时的战袍加身,也不似夜宴上的盛装宫服。此时的他,只是随意的一件衣衫,看上去依旧风采卓然。

瑟瑟黛眉一挑,故作惊异地问道:“不想在下方才在屋内粗俗的一面,也被公子打听到了,真是惭愧!”

“在下很仰慕公子的武功,很想和公子交个朋友!”夜无烟悠然道。他的眸光从瑟瑟玉脸上掠过,看到瑟瑟满脸的唇痕,眸中闪过一丝异样。

“交朋友,怕是在下高攀公子了。”瑟瑟淡笑道。

“公子客气了,本公子敬你一杯!”夜无烟话音未落,手指向面前的杯子轻轻一弹。

瑟瑟但见眼前寒光一闪,通透的琉璃盏带着绯红色美酒直直向她袭来。

瑟瑟没想到夜无烟出手如此迅捷,不禁微微变色。她自知自己武艺精在轻功和暗器,定是不如夜无烟内力深厚。她不敢硬接,先用袖子轻拂酒杯,将杯中内力卸去,再伸手在杯底轻轻一托,端住酒杯一饮而尽。

“在下谢公子好意,回赠公子一碟桃花糕!”瑟瑟低眸瞧见圆桌上一碟子桃花糕,笑吟吟说道。她伸指夹起桂花糕,一个接一个飞掷而出。她言笑晏晏,出手却狠辣无情,自然是为了今日在香渺山上他对她的无情出一口气。她出手速度奇快,角度极其刁钻,每一块桃花糕都向夜无烟身上大穴飞去。

她“暗器千千”的名头可不是白得的,若要比暗器,她倒是真的不怕。

夜无烟见一碟子桃花糕从不同的角度和方向朝他袭来,心中一凛。他没想到对方这么快还击,起身躲闪,倒也能躲开,但是未免有些狼狈。只得伸袖一甩,迎了上去。

“暗器千千,阁下莫不是名满京师的纤纤公子?”夜无烟双手左右开弓,用袖子将那些桃花糕尽数笼住,悉数倒在圆桌上。

瑟瑟倒没想到远在边关的夜无烟也听过她纤纤公子的名头,微微笑了笑,挑眉道:“不错!”

夜无烟冷冷拂了拂袖子,所幸桃花糕非利器,若是换成其他暗器,他这般躲法,势必会受伤。刚思及此,便觉得右手一阵刺痛,低头一看,右手指尖上隐有寒芒闪耀。

夜无烟脸色一寒,厉声道:“原来你在桃花糕里嵌了银针?”这桃花糕明明是早就摆在桌上的,他是何时将银针嵌入的,莫非就是执起桃花糕的瞬间?速度如此迅捷,看来眼前之人是精于暗器之道的。

“是又怎样,是你太大意了!”灯光流转下,瑟瑟淡笑道。她自知这个男人不好对付,是以,在拈起桃花糕的瞬间,便向里嵌入了银针。她知夜无烟今夜势要擒她,她若想安然离去,必须有要挟他的条件。

夜无烟身后的金总管见状,正要出手,却被夜无烟伸手挡住。他倒也不恼,挑眉笑道:“你以为如此便能制住本王吗?”夜无烟直接挑明了身份。

双方不用再躲躲闪闪,瑟瑟浅笑盈盈地说道:“这银针上浸有剧毒,璿王不会没有发现吧。三个时辰后,毒便会发作。若是你放过我们,解药我自会派人奉上。”其实那银针上并没有毒药,瑟瑟不是心狠手辣之人,不会用毒。此刻,瑟瑟只是在赌,她赌夜无烟不敢运功。

“主子。”一侧的金总管闻言,脸上早已没了血色。

夜无烟冷笑道:“本王怎么没听说过,纤纤公子也精于用毒?”这话是明显怀疑银针是否有毒。

“虽然不善于用毒,但是,也会视对象偶尔用之,像璿王这样的大人物,小小的银针怎能伤得了你,当然要用毒了。璿王若不信,不妨运功试试?只是一运功,毒就无解了。”瑟瑟哀叹着说道。

夜无烟负手立于瑟瑟身前,深幽如墨的目光静静地注视着瑟瑟。

瑟瑟在他冷冽的眸光注视下,隐隐感到一股浓烈的杀意将自己笼罩,压得她心中极不舒服。眼前这个男人,再不是方才的云淡风轻,整个人似乎已经化成了一把冰冷的利剑,随时都会要了她的命。

瑟瑟仰着头,保持着唇边那抹淡淡的笑,但是,内心深处却早已笑不出来。不过,她也明白,此时自己不能露出一丝胆怯之意,否则,一旦被他识破,事情必会不可收拾。

僵持了好久,瑟瑟终于听见夜无烟冷冷的声音淡淡传来,“好,我放你们走!”

周遭杀意顿散,瑟瑟心中一松,隐隐感到额头冒出了细汗,这个男人,倒真是令人难以招架。

“多谢,待我们安全后,我自会派人将解药送到这里来!”江瑟瑟带领北斗南星和风暖向门外退去。

夜无烟双眉紧锁,目光如炬般盯着他们,忽而开口道:“你记住,本王生平最恨人挟持,而你们已然挟持了本王两次,下一次,本王不会再放过你们。”上一次是风暖挟持了伊盈香,这次是瑟瑟给他下了毒。这两件事,大约是他回京后,最令他愤怒的事情了吧。

胭脂楼门外的埋伏已然撤去,瑟瑟在大门口拦了一辆马车,直向京城外驰去。

风暖酒意还不曾醒,靠在榻上睡得正香,喷出的气息里,酒意浓烈。

瑟瑟心中有气,大伙儿为了他,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他倒是睡得挺香。伸掌抵在风暖后背,运功将他体内酒意逼了出来。

不一会儿,风暖悠悠醒转,睁眼看到瑟瑟唇痕满面的脸,一时有些怔忡。

“你,你是谁?”风暖指着瑟瑟冷声问道。

瑟瑟从鼻孔里冷哼道:“风暖,你还以为在你的温柔乡么?”

风暖瞪大了眼睛,才知眼前这个满脸吻痕的人竟是瑟瑟。见他提及温柔乡,忽想起之前一切,双颊不禁微红。

“你为何要这么做?为何要真的轻薄江小姐,为何要到青楼买醉?”瑟瑟绷着脸,低幽的声音里寒意弥漫。

“公子,暖对不起你!”风暖抿嘴,却是再不出声。

“为何不说话!”瑟瑟冷声再问。

“公子,暖此刻心里很乱,日后必会向你说明一切!”

“你恢复记忆了?”瑟瑟淡淡问道。风暖今日行为,太过怪异,所以她猜,他是恢复了记忆。

“是!”风暖轻声道。

瑟瑟见他平日原本幽深犀利的黑眸此时一片黯淡,知他昔日的记忆必定很不愉快。莫非他和夜无烟有深仇大恨,所以当时才会那样对待作为夜无烟侧妃的她?若果真如此,真是侥幸。方才在胭脂楼,风暖一直醉醺醺地垂着头,没被夜无烟看到真容。不然,今日他们肯定逃不出来。

马车不一会儿便出了京城,到了郊外。

前方是一片黑压压的密林,瑟瑟叫车夫停车,四人下了车,给了车夫一把碎银,将车夫遣了回去。

瑟瑟回首望着紧随其后的金总管道:“这是解药,金总管接好。”

素手从袖中掏出一个锦囊,向着金总管的方向投去。

金总管唯恐囊中再有暗器,没敢伸手接,刀鞘一伸,将锦囊挑住,跌落在宽袍之上。他小心翼翼地打开锦囊,却只见里面只有一张纸,用画眉的黛青写着四个字:银针无毒。

金总管微微一愣,待他抬头,前方四道人影早已隐没在密林之中。

密林完全被黑暗笼罩,月色挣扎着从枝叶的缝隙间挥洒而下。四人在林中缓步走着,侧耳倾听着外面的动静。很奇怪,金总管似乎并未带人追来,瑟瑟这才松了一口气,和风暖一道,将北斗和南星送到了安全之地。

一番折腾下来,天色已到了亥正时分,眼前一片月华朦胧。

瑟瑟不觉望向眼前那道瘦高身影,酒意一醒,此时的风暖,已恢复了一贯的冷然和淡定。她真难以想象,那个在香渺山上挟持她的那个人和眼前之人竟是同一人。

风暖似乎感应到了瑟瑟的注视,回首望了她一眼,忽从袖中拿出一块帕子,递到了瑟瑟面前。

瑟瑟有些愕然,良久才反应过来,自己脸上还遍布着唇痕,顿时失笑,不晓得风暖是如何看她的,不会真将她当成了好色之徒吧。

她抬头望着他,月色透过疏枝碧叶打下重重阴影,一时看不清他的表情。她伸手接过他递来的帕子,擦净了面上的胭脂唇痕,露出一张清水芙蓉般的容颜。

她将污了的帕子扔还给风暖,调笑道:“抱歉,弄脏了。”

风暖不以为然地收起来,却忽然从贴身的衣襟里又掏出一件物事再次递了过来。

淡淡月色下,瑟瑟隐隐看出那是像布一样薄薄的东西,接到手中,才看清是一副面具。

“这是面具?暖,你怎么知道我想要一个面具呢?”瑟瑟惊异地问道,欣喜地摸着手中软软滑滑的面具。

很早以前她就想要一个面具,因为装扮成男子总不能像女子一样戴面纱吧。可是,据说这玩意儿制作起来很麻烦,所以极其珍贵,市面上买不到。不知风暖从哪里得来的。

瑟瑟欣喜地将面具戴在脸上,寻到一处溪流,临水照影。映着格外皎洁的月光,但见静静的溪流中,映出一张陌生的容颜,很普通的面貌,略带一丝英气。但,面具终究是面具,表情很是僵硬,若是明眼人,还是会一眼看出她是戴着面具的。不过,瑟瑟已经很满意了。

“暖!真没想到,你能找到这样的宝贝儿。”瑟瑟一边整理着被风吹乱的头发,一边微笑着说道。望着风暖双眉间的郁结,瑟瑟知道,风暖虽然没有戴面具,但是她却一直没有看到真实的他。

她站起身来,在山崖之上,眺望绯城。

此刻的绯城正在沉睡之中,有别于白日里的繁华,夜间的绯城,别有一番风致。星星点点的灯光闪烁着,迷离着,与夜空中的星辰互相辉映。很少从这样的角度俯瞰绯城,瑟瑟心中涌起一丝别样的感觉,这样美丽的都城,或许,几日后,她便要离开这里了。

“暖,我们一起去游荡江湖,可好?一起去观苍山雾海,一起去塞外踏雪,一起去沧海泛舟,怎样?”瑟瑟回身问道。她想好了,璿王退掉了他们的亲事后,她要出去见识一番。如若有风暖在身边,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危险,她都不怕了。

不想风暖听到瑟瑟的话,极是诧异,似乎没想到她会有此一问。

“你不是要娶江家小姐吗?怎的还有工夫到江湖去闯荡?”风暖沉声问道。

“娶是自然要娶的,但是不急,反正她现在贞洁已毁,璿王不会要她,别人也不会要她的。我到江湖上历练一番,再回来娶她也不迟!”瑟瑟似笑非笑地说道。

原以为风暖会欣然同意她的建议,不想他皱了皱眉,良久开口道:“公子,风暖怕是不能陪你去了!不如,让北斗和南星陪你去吧!”

“为什么?你还有别的事情吗?”瑟瑟清声问道。其实她心里早就猜到,恢复记忆的风暖,他是不会跟她走的。在那段失去记忆的日子里,她或许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可如今,她再也不是了。

这是她认识风暖后,他第一次拒绝她的要求。瑟瑟很好奇,风暖到底有着怎样的过去,只是他不愿意说,她也没有问。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就如同她,她是江府小姐的事,也是她不愿意说的。

“好,可是,暖,你答应我,日后不再喝酒。你可知,今晚何其凶险,我们都差点儿落到璿王手中。”瑟瑟真心地说道。

“好,我听公子的!”风暖沉默了一瞬,又沉声道,“公子,日后我不能跟随你了,你的救命之恩,只能来日再报了。”

风暖说这话时声音里满是歉疚,然后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瑟瑟望着他高大俊挺的身影渐渐没入幽深的林子里,一时间心头满是怅然。她感觉到风暖似乎是有什么事情要去做,她日后要见他,怕是不易了。也罢,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只是,她心头还是涌上来一阵淡淡的失落。眼见得月影西斜,瑟瑟施展轻功,直接向香渺山寒梅庵而去。

情难自控:冷王的盗贼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情难自控 或 冷王的盗贼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全世界只有你和我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全世界只有你和我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全世界只有你和我目录预览:第五章发誓不爱了第六章你要怎么退第七章发泄工具第八章活得像条狗第九章可他恨你第十章一生不见第五章发誓不爱了那一年的沈斯曼,正是十岁的女孩儿。她跟着老管家来到那座从未进入过的宅子,宅子富丽漂亮,盛夏园内郁郁葱葱。美丽高贵的夫人坐在象牙白的椅子上,正盈盈望着她微笑。贵夫人朝一旁的少年呼喊:思聪,你来看看,她是你以后的陪读。少年身着学院制服,崭新的白衬衣配灰色西裤,她远远望过去,剑眉星目都无法用来形容那份清俊雅致。当时她想,怎么会有

  • 爱你初心不易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爱你初心不易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爱你初心不易目录预览:第五章陆凝,签字!第六章陆瑶,我答应你!第七章霍云深,我成全你们第八章就算扔掉,别人也休想染指第九章从此以后,她是我的女人第十章这是你的罪第五章陆凝,签字!陆凝在一周后出院,回到家里,毫不意外的见到了陆瑶这个白莲婊,而且还热情的接过她手里那简单的行李包。那里面有陆凝的孩子,虽然只是个胚胎,可在医院这几天,就是这孩子陪着她,她不希望陆瑶的脏手碰他,所以下意识的一躲。陆瑶佯装难堪的把手停在空中,艰涩道:“姐姐,你怎么不等我和云深哥哥呢,

  • 媳妇儿,今晚回家吗?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媳妇儿,今晚回家吗?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媳妇儿,今晚回家吗?目录预览:第5章第一次做公主第6章强吻第7章明码标价卖了她第8章衣衫不整第9章渴望第10章太欺负人了第5章第一次做公主“早!”向暖脸微红,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他胸前的伤疤,但没敢多问。“早。”牧野从沙发上拿起一个袋子,递给她。“你的衣服。”“谢谢。”向暖拿了衣服进浴室去更换。袋子里一共两条裙子A字连衣裙,同一款式不同的花色,分别是湖蓝色和米白色。裙子的款式特别简单大方,只在胸前刺了一朵淡雅的花儿和腰间点缀着一个蝴蝶结。裙子的吊牌已

  • 睥睨天下尽妃颜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睥睨天下尽妃颜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睥睨天下尽妃颜目录预览:第5章用王妃的礼数来对待第6章把靠山大腿抱稳第7章被废材欺负的郡主第8章我要跟他退婚第9章侯府废材的惊天大逆转第10章一言不合就敲诈第5章用王妃的礼数来对待唇瓣相碰,柔然无比,气息间带着淡淡暗香,一股微弱的气流不断的往她嘴里吐去。唇齿鼻息间,如兰如瑰的独特香味让她觉得身子异常的舒适,气流进入她的体内,让她觉得心中有一股源源不断的暖流,一直围绕。柔软的唇瓣相碰,再加上那样的气流,本还想反抗的安木槿却忍不住开始享受这一刻了。她不禁微微

  • 活人出殡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活人出殡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活人出殡目录预览:第五章两个嫌疑人第六章推血过宫第七章乔老头身死第八章深夜来客第九章诈尸?躲!第十章租店铺第五章两个嫌疑人谁知道八卦镜居然没有丝毫反应,我晃了两下,依然没反应。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丢下八卦镜,居然直接跳下床,想要跟那女鬼赤手空拳的搏斗。女鬼那诡异的笑容更浓,想象一下,嘴里伸着根长长的舌头,却还在笑,那是多别扭的事。女鬼的舌头原本是耷拉着的,我一下床,她的舌头猛的朝我卷来,就好像一根猩红色的皮鞭一般,似乎还带着丝丝劲风。我看得到她的舌头朝着我卷

  • 愿你我持守而伴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愿你我持守而伴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愿你我持守而伴目录预览:第五章不如一起结个婚第六章极品家人第七章高速上的女人第八章救援第九章被打第十章我们去登记吧第五章不如一起结个婚何初见是在黎野墨的车后座里醒来的,浑身都像被拆开重组,关节酸胀像是缺了润滑的机器一般,动一动就听得她轻吟出声。昨晚的黎野墨有些不正常,应当是那只烟里头的“料”起了作用,她也被迫吸了两口,当黎野墨将她放倒的时候,理智有一瞬间的挣扎,可紧接着就被他身上满的要溢出来的荷尔蒙吞噬。她不是未经人事的少女了,所以清醒之后的两个人没有那

  • 枕上欢:最是无情帝王家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枕上欢:最是无情帝王家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枕上欢:最是无情帝王家目录预览:第五章:晋阳之死第六章:无颜苟活第七章:怀有身孕第八章:麒麟玉佩第九章:悔不当初第十章:由不得她第五章:晋阳之死尖锐碎片划破了她膝盖,还顾不上疼,一记掌掴清亮。“贱奴,若非当着太妃娘娘,本宫饶不了你!”云梦清脸颊火辣辣的疼,丽妃向太妃告辞,气冲冲离开了永安宫。“母后,母后,你等着梦清,母后……”她企图站立,却在起身的刹那支撑不住,倒在地上。她一步步的往殿门外爬,身后是两行血迹……太妃恐多生事端,给了于姑姑一记眼色

  • 别样总裁双面妻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别样总裁双面妻全文在线阅读书名:别样总裁双面妻目录预览:第五章噩梦连连第六章陪酒卖笑第七章选择置身事外第八章逃离魔掌第九章你想多了第十章该来的没来第五章噩梦连连“因为,你现在连死的资格都没有,我救了你,你的命现在是我的。”一道冷漠的声音从头顶响起,不带任何情绪,有的,只是无尽的寒意。窦一惟说完这句话,直接拨出去一个电话。“人今晚就到,把局给我组起来。”就这么简短的一路话说完,白疏晴清楚听到他挂断电话的声音。接着自己就再次被带走,窦一惟把她带到了商常为了找了足够遮住她伤口的衣服,他愣是带着

  • 情深最伤人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情深最伤人全文在线阅读书名:情深最伤人目录预览:第五章:人流刺激第六章:事实真相第七章:强迫凌辱第八章:失踪误会第九章:毁了自己第十章:前因后果第五章:人流刺激“白雪,你...!”夏若惊觉中了白雪的圈套,可是,已经迟了。“放开我,你们放开我!”不过十来秒,两个黑衣人将她控制了起来,看着前方带着周身冷戾朝着自己走来的萧霆墨,夏若挣扎的动作越来越小,反抗的声音也越来越弱。然而,该来的,是无法避免,一个火辣辣的耳光,打的夏若整个口腔全是血腥味儿。“贱人,亏我还可怜你把你送来了医院,你居然敢跑!

  • 下一站别离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下一站别离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下一站别离目录预览:第五章失明第六章有些事不想在瞒你了第七章孩子不是早就没了吗第八章幕寒今天有些怪异第九章被绑架第十章你爸妈不是跳楼死的第五章失明陈筱筱冷笑着,“齐烨,我刚刚说的你没听到吗?”她缓缓的转身,死死的索定坐在塑胶椅上的有些颓败的男人,曾经这个男人不管她如何伤他,他都会爱她如初恋。可现在他要把她变成瞎子!“已经决定的事,不会再更改。”齐烨的声音一下似苍老了许多,可再痛,他也必须去做。陈筱筱知道他是来真的,撒开腿就要冲出去,可她被保镖死死的按祝她拼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