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绝爱三生:流觞负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6 20:40:4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绝爱三生:流觞负
第六章:丰都鬼城

世间有一种羽毛通体黑色,前额带有长而竖直的羽簇,有如冠状,翅具白色斑点,嘴、脚显色黄的飞禽,名唤‘八哥’。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我没料到原着我也是有只‘八哥’的,只不过我的这只八哥是个约莫着大得不是点吧点的大物!

初到人间就遇到一只。

漫天的飞星流火落地成灰,百木逡巡之间凋零枯萎,吚吚哑哑的飞鸟扑腾几声后飞走不做片刻停留,民间怨声载道,惊慌失措行走的过客,除了无可奈何的,就剩止步的望洋兴叹。

我以为至少人世间的运作应该是欣欣向荣,扶摇直上,百姓出门不闭而不惑,所谓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而非现下我见到的这般即似身处一片荒野孤林中使人毛骨悚然的景象。

许是我三人此刻有种气质散发了出来,这是一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镇定,遇事沉稳中又积极果断,老练里却又重视有佳,胜不骄败不馁的气质。

说明白一点,就是淡定,淡定的逆行而走,这使得惊慌的过客如见鬼般的看了我三人后更拼命的逃跑。

我纳闷啊,老蛇我即无化出本体爬在地上吐芯子,也无装腔作势买弄法术让你以为我是个妖怪,旭尧和榣风他两个大老爷们无非长得过于漂亮了些,总归看来其他并无不妥,人界算是我初来乍到,好歹也要和睦共处。

一个估计魂魄刚刚归体的小童子跑得急了些,没有看到逆行的我们,也没看到脚下一根长长的枯木在那里歪躺着,情急之下一个趔趄后朝我直扑过来。网站haohaoyun.com

说时迟那时快,我挥手一挡按住了他蓄势待发前扑的力道,笑靥如花的看着他说:“小童子,为何这般惊慌失措找不到路走?这丰都城到底发生了什么?”

许是我面相不好,笑靥如花学得不像,有点东施效颦的感觉,小童子原本已经够胆战心惊,被我这一吓更是三魂离体的大叫了声:“鬼啊……”

我自认长相虽然朦胧了些,貌不惊人了些,才不扬外了些,总归说来也不至于像鬼?

我听说人间有一类女子名唤‘无盐’,其长相落陋不堪,生得臼头深目,长指大节,卯鼻结喉,肥项少发,折腰出胸,皮肤如漆,令人望而却步!

这一等一的相貌,一等一的身段,寻常人一见之下惊为天人的都没被唤做是‘鬼’。

细数上面的特点,我并无占有之处,何故骂我是‘鬼’?老蛇我不发威你当我是病泥鳅不成?

榣风在一旁抖了抖,旭尧紧接着又抖了抖,我也依葫芦画瓢的颤了几颤,这刻板的照做又惊得小童子七魄离了体,如今他真真是应了那句‘魂飞魄散’,使得他不得不拼命往前逃窜。

且边惶恐地逃跑,边大喊大叫:“鬼啊……”

即便我学得西施再是不像,也有几分活灵活现,小童子也不至于如此说话伤人伤蛇。

我被他的又一句‘鬼啊’给伤透了心,不愿再多去拉人询问为何这些人都如此惊慌失措。

旭尧挥手拦了一个走路颤颤巍巍衣不蔽体的老者,想来老者的话中听些便也实话相告,这也算是最好拦的。

原是这丰都前段时间也是草木葳蕤并非眼前这般呜呼哀哉的景象,而是不知何日起城中像是有人得罪了妖界子弟,使得妖界半夜发难向丰都洒了流火飞星,使得城中作物颗粒不生,沾星带火的人也会顿时灰飞烟灭。

百姓苦不堪言,他们找不出是谁得罪了妖人,那以安妖界之怒的想法没有得逞,无奈最终只有纷纷出逃远走他乡。小说绝爱三生:流觞负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飞星流火是妖君袭月刹的独门秘术,我从四海八荒遗闻轶事的册子里看过,书中写着:妖界妖君袭月刹乃第七届在册妖王,其目如朗星、鼻若悬胆、唇若涂粉、长身玉立,一把绯紫流扇摇曳于怀,半笑间杀人于无形,且被俘之人不管是妖还是魔抑或是神在他手上的都会被折磨得不成原形,更别说逃出其妖掌,他杀人的手法那叫一个惨绝人寰,袭月刹也不愧为一个不折不扣心狠手辣的一代妖君,不负盛名。

所谓‘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指的莫过于那场大晚上飞星流火降城使得百姓死的死、逃的逃的情形。

如今留下一堆老弱病残,孤儿寡妇还没来得及走出城便遇上了我等三人的逆行,想来任谁见了都会大叫‘鬼’吧,考虑到此我便不再生那小童子的气,他无非是童言无忌,童言无忌罢了。

彼时这般情形看来,城中定是有位高人得罪了这位妖君才使得丰都成了鬼城,想来这位高人定是个妙人,否则怎会一身是胆的公然惹怒妖君招致这无端祸事?

旭尧有颗菩萨心肠,不忍百姓流离失所客死他乡,索性一脚踏进了家客栈住了下来,向来榣风和他一个鼻子出气出惯了,我即便不想在此等妖君的出现但他二人风雨不动不走愿留,我那想逃的念想也就只有胎死腹中。

客栈几日住下来最令我激动的一件事那便是我居然救了一位江洋大盗,此情此景下还有盗贼猖獗的想必妖君是不会来了。

其实按照榣风的说法是某一天晚上,我在施展新学使物隐身法术时救了一位采花的江洋大盗。

此大盗身长八尺有余、着赤色长衫、腰间挂一只翡翠长笛,一双丹凤眼下有着不相衬托的满脸络腮胡子,身怀绝技的飞檐走壁。好好孕

不,是身怀七星曼珠花被黑白鬼宦吏追赶于我的屋檐下,好巧不巧我一发法术打在了贼人身上,那两小鬼道行不到家,自然没看穿我的法术,无奈空手而归。

我虽说对物隐身术极好,可现身术却还没修得,原本榣风欲用转他之法使那贼人现身,却不料怎得都不见有效。无奈之下只有等我习好了对物现身术再帮他解咒才可。

此后一段时间,我遗忘了自己是身处绝境的丰都,也遗忘了不想见到那心狠手辣的袭月刹,有了采花贼这个如同莨菪桠的邻居,这真是人生一大幸事。

“贼人,贼人,你说你做什么不好,当个采花贼!”对着被我施了隐身法的络腮胡问道,“你采花为何不采一朵正常点的,这个品种的甚是罕见,不易养活,下次可别做这亏本的买卖了。”

“我不是采花大盗,我再说一次。”空气中传来一句暴呵。小说绝爱三生:流觞负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

我应:“上次旭尧的坐骑说过,但凡长得漂亮一点的花花草草都容易被居心叵测之人惦记,这花一旦被人惦记着就总归不安全。”

咯吱……咯吱……

兴许我说到正题上,逼得他无话可说,所以我便一次性说完,以免等会又忘了,道:“若不是我不小心施法打住了你,还不知这花会被怎样摧残,这花真是我见犹怜,竟被你给觊觎了去,不过你也该好好感谢我,若不是我那一掌打中于你,说不准你今儿已经是那幽冥界的小鬼衙差……”

咯吱……咯吱……

我又说:“真是罪过,罪过,不过话说回来,你若是真心实意的想谢我,这以身相许就不用了,榣风说过,我们要以德报怨,要维护正义,要除恶扬善。这最重要的是要英雄救美,哦,最后这是我自己加的,够贴切吧,我是英雄你是美人?……”

咯吱……咯吱……

他还是不说不答,我随手抓了几颗葵花子磕了起来,与这咯吱咯吱声形成一唱一和,声音还蛮动听,比我行不周峰中的爬杈声还动听。

于是,边磕边又说:“诶,你最近是不是牙口不好,怎么老是磨牙?我听说老是磨牙的鬼人脾胃不好,建议你饮食规律些,睡眠充足些,平时锻炼些……”

咯吱……咯吱……

许是不是他在磨牙,我都这般念叨了这‘咯吱,咯吱’声还不间断,便道出了心中猜想:“上次我的床脚被老鼠啃了几条裂缝,你看到过吗,若是见到那个老鼠,记得告诉它在另一个床脚啃,这样我睡觉便不会觉得太摇晃,否则,客栈的大爷又要闹嚷着来加房钱,我可甚是穷困。”

“………”

“哦,我忘了,你不会和老鼠交流……”

“你……你……快速速把解咒学会,真是一刻也不想与你共处。”终于开口的采花贼想用这句结束今天的聊天。

“哎呀,你别生气,明天我们再换个问题聊。说明haohaoyun.com”谁让我说话总说不过旭尧和榣风,每次与旭尧闲聊时,他总是一副高深莫测的微笑外加一句‘彩彩,你说得甚有道理’。

我即便把死的说成活的他怕是也会一句回后,让我听了哽回所有想说的,这旭尧与榣风共处的时日不长,我竟发现他二人言语之间何其相似,简直是如出一辙。

蛊雕又爱睡懒觉,弄得好似旭尧虐待它一般,我可不能再把这唯一的聊天邻居给得罪。

索性得罪后我回去把莨菪桠给扛在路上,这主意也甚好,你不懂,对于这种耐不住寂寞的蛇来说,没有人陪聊的日子真真会是对什么都兴味索然。

绝爱三生:流觞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绝爱三生 或 流觞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误惹豪门:恶魔总裁轻点撩》《误惹豪门:恶魔总裁轻点撩》

    原标题:《误惹豪门:恶魔总裁轻点撩》《误惹豪门:恶魔总裁轻点撩》小说书名:误惹豪门:恶魔总裁轻点撩第一章孤注一掷一艘豪华游轮静静的停靠在海岸,游轮上灯红酒绿,男女衣着亮丽,笑靥如花。甲板上,排着队等待入场的人群中,一个娇小的身影挤在不起眼的位置,眉头紧皱,一张精致的小脸已经拧成了麻花。陆漫兮看着前面笔直站立的一排保安,愁眉不展,“糟糕……忘了邀请卡的事情了!”季氏财团一年一度的年会,今天也是季氏财团神秘继承人第一次正式露面。人群一步步向前,陆漫兮却在悄悄的后退,没有邀请卡,肯定会被赶出来的。怎么

  • 《婚然天成:首席蜜爱不休》《婚然天成:首席蜜爱不休》

    原标题:《婚然天成:首席蜜爱不休》《婚然天成:首席蜜爱不休》小说名称:婚然天成:首席蜜爱不休第1章准备怎么报答我一片漆黑中,江舒夏咬紧牙关蜷缩在角落,胸口不停起伏。她下意识地屏住呼吸,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动静,但嘈杂的脚步声却打乱了这些节奏,由远及近地传来,让江舒夏的心跳也随之加快。“磕了药还想跑!这娘们还真够有血性的!”“别废话,挨个房间找!”与这话同时响起的是急促的敲门声和叫嚣,江舒夏的嗓好像被什么卡住了一样,连大气也不敢喘。“开门!玛德,给老子开门!”外面那人声音嚣张。江舒夏又缩了缩身子,使自

  • 《爆笑穿越之无良仙妃》《爆笑穿越之无良仙妃》

    原标题:《爆笑穿越之无良仙妃》《爆笑穿越之无良仙妃》书名:爆笑穿越之无良仙妃第1章:被遗忘的记忆静谧的森林里光线阴暗,笔直高大的树木遮住了绝大部分阳光,只有斑驳稀疏的光线透过树木的枝叶照射进来.使得森林格外地神秘诡异.森林里还弥漫着飘忽不定的迷雾,一切都怪异的可怕。“唔……疼死我了!”一声清脆悦耳如溪水般的声音响起,似在抱怨听的人心里一阵如麻。陆情从地上爬起,洁白纤细的手扶上了腰间,用力的揉了揉。这是什么地方?陆情皱皱眉,看了看四周,又低头看了自己,上身穿着淡紫色薄衣,下身配着非主流露腿乞丐裤,

  • 《束手为妻:总裁慢点宠》《束手为妻:总裁慢点宠》

    原标题:《束手为妻:总裁慢点宠》《束手为妻:总裁慢点宠》小说名:束手为妻:总裁慢点宠第1章亲人背叛从高级宾馆楼道里突然冲出一个衣衫不整,头发散乱的女人,手里拿着的刀还在滴血,身上华丽的礼服也有些许破碎,沾上了血迹。“啊!”一声尖叫声,她扑通撞到了一个男人的身上,眼看就要跌倒在地上。被男人长臂一伸,紧紧地搂在了怀里。“啊,好疼啊!”她一边揉着自己的额头和脸颊一边抬头看去,这男人好高啊!身旁清冽的男人气息把她头脑中的混乱全都驱赶了,定睛一看。他是白辰!是白湘的叔叔!身后传来“林初月,别跑,你竟然敢伤

  • 《重生至三国做英雄》《重生至三国做英雄》

    原标题:《重生至三国做英雄》《重生至三国做英雄》小说:重生至三国做英雄第一章死了又活到三国孙健是大中文系的大三学生,一次见义勇为,让他献出了年轻而宝贵的生命。临死前,孙健不禁有些懊悔:为什么自己总是喜欢强出头呢?但为了那个美丽的小不被欺负,也值了,嘿嘿嘿!而在朦胧之中,孙健却觉得自己还有意识,觉得自己在飞,在飘。飞了很久,飘了很远,太累了,又睡着了。当他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古式的房间里。虽然是冬季,但房间却不是很冷,因为床边放一盆很旺的碳火。房间里几乎没有什么摆设,只有地上放着两个

  • 《豪门娇妻:女人你逃不掉》《豪门娇妻:女人你逃不掉》

    原标题:《豪门娇妻:女人你逃不掉》《豪门娇妻:女人你逃不掉》书名:豪门娇妻:女人你逃不掉第一章酒吧一家五星级餐厅的包厢里,烟味,酒味,香水味在房间里弥漫着。男人的身边都有佳人作陪,笑声不断。酒过三巡,饭局也到了该结束的时候,顾一帆起身,拿起衣服准备离开,然而身边的佳人岂能让他离开,这时一位老板看到,笑着说。“顾总,今晚就要小美陪您吧!”顾一帆不留痕迹的避开佳人的触碰,开着玩笑说。“我顾某家中还有娇妻等着呢,您也知道顾某可是出了名的妻管严,今天就先走,回家做模范丈夫。让各位老板见笑。顾某下次再陪各

  • 《嫡女重生:繁华故李》《嫡女重生:繁华故李》

    原标题:《嫡女重生:繁华故李》《嫡女重生:繁华故李》书名:嫡女重生:繁华故李第一章姐妹背叛“你们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爹绝对不会谋反的,一定是你们弄错了。”李孤烟在大牢里面,双手深深地抓住牢门,嘶声力竭的喊着,但是,没有一个人去理会她,谁都不会理会一个将死之人。“你们放我出去,殿下一定会来放我出去的。”“呵呵,你真的是会开玩笑,殿下怎么可能放你出去?你还不知道你的父亲谋反吗?”就在那女子在那里叫喊的时候,牢房的门前很快的就出现了一名女子,身着华丽,春光满面,和李孤烟很快的就做了鲜明的对比。“这不

  • 《坏坏老公,独宠脱线甜妻》《坏坏老公,独宠脱线甜妻》

    原标题:《坏坏老公,独宠脱线甜妻》《坏坏老公,独宠脱线甜妻》小说:坏坏老公,独宠脱线甜妻第1章互睡一晚,扯平!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乔沐死死盯住前方那渣男放在妖娆女蛇腰上的大手“陆子明,她是谁?”乔沐指着陆子明身旁浓妆艳抹穿着暴露的女人,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满是受伤。“呵呵,当然是新欢喽。”陆子明嗤笑着掰过女人的脸,重重的亲了一口,发出吧唧的一声。浓妆艳抹的女人看着乔沐身上棉服牛仔裤,眼中带着鄙夷,那不知道动过多少刀子的脸上满是嘲讽。看到两人轻蔑且玩味的表情,刚才还濒临爆发的乔沐,心情却倏然平缓了下

  • 《总裁囚爱:文艺娇妻难扑倒》《总裁囚爱:文艺娇妻难扑倒》

    原标题:《总裁囚爱:文艺娇妻难扑倒》《总裁囚爱:文艺娇妻难扑倒》小说名:总裁囚爱:文艺娇妻难扑倒第1章噩梦金秋十月的潇.湘省桐华市,笼罩在金黄浓绿的斑斓秋色之中。是秋高气爽的日子,秋风轻拂,落叶飘舞,让人不禁生出舒爽惬意之感。坐在粟家豪华大客厅中的顾湘灵,此时却是分外的紧张。她端端正正地坐在红丝绒的沙发里,眼睫毛半掩,注视着的双手。“顾……湘……灵。”对面沙发上的粟清辉母亲夏映蓝轻声唤了一句她的名字,不急不徐,却是隐含教育意味的说:“你的父母没有教过你,长辈与你谈话时,你低着头很不礼貌吗?”“哦

  • 《妖主降临之夫人请小心》《妖主降临之夫人请小心》

    原标题:《妖主降临之夫人请小心》《妖主降临之夫人请小心》书名:妖主降临之夫人请小心第一章另类的开始鬼气似乎又加重了呢!叶曦正准备跨出校门的脚步一顿,皱着眉转身看向学校那栋废弃大楼的方向。这几日,叶曦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栋楼散发出来的怨气一天比一天重。果然吗?叶曦低头暗自思忖着。那栋大楼已经废弃好久了,本来是准备拆迁的,但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一直搁置着。谁料,不久前,学校的一名女生在半夜的时候从那栋楼上一跃而下,当场丧命。虽然这事被学校压下来了,但是这件事的发生不知为何导致校内师生人心惶惶,为了安定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