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上司姐姐爱上我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7 8:00:41 来源:网络 []
书名:上司姐姐爱上我
第009章 温馨的台灯下

采访结束,晚上,在柳月家的书房里,在温馨的台灯下,我泡上一杯茶,点着一棵烟,摸起笔,展开信纸,看着写字台上相框里端庄美丽的柳月,带着无尽的甜蜜和牵挂,怀着缠棉的亲情和思念,给柳月写信。好好孕

“月儿姐,此刻我正坐在你家的书房写字台前,坐在你曾经无数次坐过的椅子上,边看着你娇美的面容,边想着你无边的温柔,给你写信。今天我终于收到了的信息,好高兴……你走了2天了,2天,对我而言,仿佛是漫长的2年,我每一刻每一秒都在思念中度过,想着你的脸,想着你的笑,想着你的一举一动,想着你的每一寸温柔,想着你的每一个亲吻……我想你,我的相思就像缠树的青藤一样,在夏日的雨露中飞长,而你,就是我心中那棵常春树。回想我们在一起的短暂时光,我的心绪迷迷朦朦,你那美丽的倩影,动人的眼神、妩媚的笑脸,总是伴着月光入我梦来,让我牵挂不停……我仍旧受着期待的煎熬,心中不停把你思念,你的容颜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我的面前,还是那么亲切、美丽,但无法亲近,就像此刻深邃的夜空中闪烁的星星……”

我停下笔,看着窗外的星空,深深吸了一口烟。

“月儿姐,刘飞接替你主持新闻部的工作,你的办公室还保留着,他和我们一起在大办公室里办公,他对我还算可以,我对他很尊敬,因为他是领导。这几天我开始独自出去采访,没有你在我身边,我觉得自己有些发怵,但还是挺过来了,事件性新闻采访完都能及时交稿,刘飞对我这几天还是满意的……每天我走过你的办公室门前,都要忍不住看几眼,仿佛你就在里面办公,在里面打电话,好希望你还能在那办公室里上班……我知道我的想法很自私,我想让你回来,我知道我不应该这么想,我应该希望你前途光明,仕途坦顺,可是,我心里真的就是这么想的,我不愿意对你撒谎……”

“月儿,认识这么久,我从没有问过你的过去,你也没有告诉过我,不是我不关心你,我经常在深夜里想着你忧郁的眼神,你说你对很多事情有直觉,我也有直觉,你的眼神告诉了我你曾经的沧桑和坎坷,或许还有隐藏于心底的忧伤和苦痛,所以,我不想刺激你,不想唤回你对过去的回忆,所以,我从不在你面前询问你的过去,我想,或许,有些过去永远成为尘封的回忆会更好一些……知道吗,月儿,你的美丽的眼睛里若有若无的忧郁和悲怆,时常会让我心痛,让我忧伤……我从不认为我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可是,自从和你之后,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如此澎湃汹涌的情感,我的感情的潮水怎么会如此的丰富……”

写到这里,我看着相框里月儿那淡淡的眼神里依然的忧郁和淡漠,一种隐痛和心疼油然而生。

我不想刻意去知道她的过去,我也不想去打听她的过去,可是,我分明感觉到,从这双眼睛里感觉到,月儿一定有着刻骨铭心的过去,心中一定还有隐隐的创伤和苦楚。

“姐,你给我了从没有过的人生激晴,给了我从没有过的温暖母性,给了我最新鲜的人生体味,你是我心中的阳光和希望,是我人生道路上新的一页的引路使者,我从没有如此眷恋和依恋一个女人,你成为我灵魂和肉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多么想让我们的灵魂进入同一个躯壳……”

夜深了,喧嚣的城市安静下来,周围一片寂静,偶尔传远处火车的汽笛声……我毫无倦意,脑子里充满对柳月刻骨的眷恋和亲密,不停地写着……

当晚,我没有回宿舍,我睡在客厅的沙发上,我还是不愿意去那卧室的床上,我要等到柳月回来,和柳月一起在床上睡。好好孕

带着淡淡的相思愁苦,我朦朦胧胧进入梦乡。

半夜时分,突然一阵局促的敲门声将我惊醒。

深更半夜,谁来敲门呢?我一骨碌爬起来开灯、开门,一看,是一个37、8左右的中年人,身材挺拔,眼神很炯,相貌英俊,一看就是很精明的那种人。

“你找谁?”我半夜被弄醒,没有什么好气,同时,我自恃身体结实,对这深夜来客没有一点惧怕感。

对方显然很意外,又抬头看看门牌,然后看着我:“你……你是谁?”

“你管我是谁?我问你找谁?你是谁?”我更加没好气。

“我找柳月,”对方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我说:“我是柳月孩子的爸爸……柳月呢?”

我一听,头轰的一下子炸了,直接懵了,我立刻弄明白了这男人的身份,我靠!拐什么弯?柳月孩子的爸爸不就是柳月的老公吗?

柳月的老公来了!

我的头皮蒙蒙的,妈的,这个男人竟然是柳月的老公!

那一刻,我感到很意外,心里掠过一丝惊慌。

但是,在我迅速地初步判断出这男人身份的同时,我立刻又做出了另一个判断:这狗屎是柳月的前夫。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依据有二,一是柳月说过,家里只有她一人,而且柳月将自己房子的钥匙留给了我;二是这狗屎刚才说自己是柳月孩子的爸爸,而不说自己是柳月的男人,还有,他没有钥匙。

我看着这男人直勾勾看着我的眼神里充满嫉妒,而他,虽然在找柳月,却没有要进门的意思。这更加确定了我的判断。

我高大的身躯堵在门口,他滴溜着眼神乱往里看。

我突然想到,柳月眼里的忧郁和悲凉,柳月心里不为人知晓的苦楚和哀痛,或许就是这狗屎带给她的。

想到这里,我不由信心倍增,勇气大增,底气提足,心里突然对这个陌生的男人、这个自称是柳月孩子爸爸的男人增加了几分敌意。

我没有让他进门的意思,眼神迅速变得敌视,冷冷地说:“柳月不在,你找她干嘛?”

“你是什么人?”那男人好像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用领导看下属、大人看小孩的目光看着我。推荐haohaoyun.com

这男人轻蔑的目光显然伤了我的自尊心,老子现在大小也是个党报记者,到哪个单位去采访都是笑脸相迎,好吃好喝好接送,就是那些部委办局的局长见了我也是和气地握握手打个招呼,你这老小子竟然敢用这种眼光看老子。同时,我还想到,这男人深更半夜砸门,是不是想来骚扰柳月的。

我心里生气了,我甚至想揍这个男人,很明显,他不是我的对手,我在大学里除了是足球队队长,还是校武术队队员,专练散打,像他这样的,一看就是养尊处优习惯了,从不锻炼的主,三个两个不在我话下。我左右摇晃了一下肩膀,然后转了转脖子,发出“咔吃”的声音,像香港电影里的高手的架势,转了两转,然后才对那男人说:“我是谁管你鸟事?告诉你了,柳月不在。”

那男人用厌恶地眼光看着我,似乎在嘲笑我的幼稚和粗鲁,又显然是不相信我的话,伸着脖子冲屋里喊道:“柳月,你出来,我找你有事,我不是骚扰你,我打你家电话不通,我才过来找你的……”

我这才想起,柳月家的电话被我把接线拔下来了。

深更半夜,这男人的声音格外响亮,我有些恼火了,伸手按住这男人的肩膀,稍微一用力,他“哎哟”叫出来:“你干嘛?没礼貌的东西。”

“我说了柳月不在,你捣鼓什么洋动静?”我火了:“滚蛋,别让我发火。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一想起这可能就是给柳月带来伤痛的男人,我下手就毫不客气。

他似乎没有受到过这种无礼的冒犯,退后一步,脱离开我的手臂范围,用狠狠的目光看着我。

我没有跟进,仍旧堵在门口:“有什么事,说吧,回头我告诉柳月。”

那男人似乎现在相信柳月是真的不在了,冷冷地看了我一眼,恢复了高傲和矜持的神态:“那好,麻烦你转告柳月,妮妮发烧住院,在医院哭着找妈妈,后妈和保姆都看不了她,去不去让她自己看着办!”

说完,这男人用手拂了一下油光发亮一丝不苟的分头,轻蔑地看了我一眼,下楼走了。

我站在门口愣了,妮妮发烧住院了,找妈妈,妈妈在哪里?

我一时有些六神无主,妮妮一定就是柳月的孩子了,那孩子发烧住院找妈妈,后妈和保姆看不了,可是,柳月也不在啊,我看看时间,凌晨3点,这个时候,我没有柳月的联系电话,现在也无法找到柳月。

一想到妮妮在医院哭着找自己的亲妈妈,我眼前呈现出台湾电影《妈妈,再爱我一次》里母子撕心裂肺哭泣的场景,鼻子突然酸溜溜的。

可怜的妮妮,原来和后妈一起生活,唉……

我睡意全消,坐在客厅的电话机旁边,插上电话线头,琢磨怎么找到柳月。好好孕想了半天也无计可施,最快也要等到白天上班,查询114找省委宣传部新闻处的电话找柳月,别的实在是没有办法。可是,一想到可怜的妮妮在医院里哭泣,我心里又很难过。

无心插柳柳成荫,我越是无意去打听柳月的过去,却找上门来一个狗屎男人,自称是柳月孩子的爸爸,妈的,还很牛叉,盛气凌人的,长得也很不错,有成熟男人的那种气质,还颇有一种领导风范。

我靠在沙发上,抽着香烟,开始胡思乱想,柳月和这男人离婚,一定是这男人的不好,伤害了柳月,然后柳月愤然离婚,孩子判给了男方。这男人已经又结婚了,给妮妮找了后妈,唉……无辜的孩子,大人婚姻的牺牲品……

上司姐姐爱上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上司姐姐爱上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仙界盗墓贼》《仙界盗墓贼》

    原标题:《仙界盗墓贼》《仙界盗墓贼》小说名:仙界盗墓贼第一章穿越的盗墓贼密布嶙峋怪石的山下,守着无数跪伏在地的人。柔弱书生昂首高吟,粗犷大汉不住嗟叹;少年以头抢地,老妪跪伏悲泣。一幅众生求神相,拜的是山上仙人。上山的山道两边,各站着一个锦衣华服的守山童子,面容上都极度高傲,对脚下众人的跪拜视而不见。几百米外,一个圆滚滚的胖子倚在树上瞧着这一幕,再抬头,看向隐没在云雾中模糊不清的大殿,“传闻山上就是仙人居所的太玄宗,可是看风水最多只能算得上二等货色,不像什么能出大人物的德行。倒是那两个守在山道上的

  • 《斩仙狂儒》《斩仙狂儒》

    原标题:《斩仙狂儒》《斩仙狂儒》小说名:斩仙狂儒第一章儒道世界大儒王朝,青云县青云书院。此刻正是枝头级瓣新叶初绽的清晨,小雨如诉如泣,下了一整夜,远处湖面泛起了层层的涟漪,如同丝绢般天然的褶皱。步青云站在僻静的屋檐望着波墨一般天空,夹杂着凉意清风拍打着他的脸颊上,少许的雨水顺着微敞的领口洒落在他的脖颈上,寒意直钻心底,让他终于确认这一点。“老子竟然穿越了!”“这家伙竟然和我同名同姓!”没有任何的障碍,步青云接收了所有的记忆,顿时就是一愣,这竟然是儒道为主天道的世界,仙魔妖被排挤到了世界的边缘,儒

  • 《异世武神》《异世武神》

    原标题:《异世武神》《异世武神》小说名称:异世武神第一章武经六术幽州城,天旭书院,柴房内。沈天一脸无奈的望着陌生的四周,用力的抓了抓稚嫩了十几岁的脸庞,确定这不是自己不是在做梦.悠悠的叹了一口气“该死的色老头,一辈子就没正经过一回,说好的神功大成之日便是飞升之时,怎么就成了灵魂穿越呢呢”没错,沈天穿越了,前世他可是江湖人赫赫有名的逍遥派大弟子,人送外号小郎君。不仅长的一表人才,修为也是深不可测,再加上为人好管闲事,自然而然就成了很多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半年前,九大派掌门同时出手围攻沈天于天之涯,苦

  • 《婚情告急:腹黑总裁狂追妻》《婚情告急:腹黑总裁狂追妻》

    原标题:《婚情告急:腹黑总裁狂追妻》《婚情告急:腹黑总裁狂追妻》小说名字:婚情告急:腹黑总裁狂追妻第1章捉奸挺着七个月的肚子,温一宁略显吃力的走进了好极佳大超市。一个戴着医用口罩的保洁早已等候在那里,温一宁直接迎上去,掏出一百块钱递给她:“林姐,看清楚了吗。”保洁推辞了两下,还是接了过来,点着头:“没看见脸,就能看见一长头发的,身段还挺好。”温一宁点点头:“谢谢你啊,林姐。”保洁看着她叹口气:“何必呢,你这没多久就要生了,现在也行不了房,杜经理可能也是憋的难受了,你就体谅一下他,日子还得过不是。

  • 《丹青引》《丹青引》

    原标题:《丹青引》《丹青引》小说名字:丹青引前传一“清玄,你要走了吗?”丹纱觉察到身边的窸窣动静,睁开惺忪睡眼,黑润润的瞳子中满是关切与担忧,望着他轻声问道。“皇上和方将军到了,召集各首领到厅堂集合议事。时间尚早,丫头,你再睡一会儿吧。”清玄低下头,在她的小脸蛋上啃了一口,披上青色的道袍下床,系了衣带,束高冠,手提长剑,拂开帐门,大踏步行出去。一袭青袍裹出颀长身姿,步履生风洒脱不羁,脊背笔挺有股掩不住的浩然正气,如同刺透此刻黑夜的一缕光明。丹纱呆呆地望着,直到帐帘垂下,遮了内外的视线,她方轻叹一

  • 《异界邪剑仙》《异界邪剑仙》

    原标题:《异界邪剑仙》《异界邪剑仙》小说名字:异界邪剑仙李谪仙“嘶”从昏睡中苏醒的李谪仙倒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冷气,并用特殊方法刺激着自己的神经。顿时,原本模糊的视线开始渐渐清醒起来。“我这是在那里。。。我的头。。好痛。”正想着自己怎么会在这里的李谪仙,忽然感受到脑海内一阵偏头痛,就好像有人拿着锤子在里面敲打一般难受,紧跟着一段信息如潮水般涌入。。“诸仙之战。。。。我居然没死”李谪仙苍白的脸上终于出现一丝喜色。李谪仙,前世乃是一名修为已达半神的剑修,人送外号邪剑仙!却因参与争夺天地至宝鸿蒙金莲的诸仙

  • 《逆天》《逆天》

    原标题:《逆天》《逆天》小说:逆天第1章废柴的遭遇高山之巅,站着两个人,一长一少。少年十四五岁的样子,一身蓝衫,俊俏的脸上,两道浓眉斜入鬓角,一双亮目,古潭般深邃,嫩白的皮肤,看上去,是标准的小鲜肉一枚。只见他双掌缓缓移动,似抱球状,猛然一推,一团银球吐向山涧,云雾翻腾,如万马奔腾。身后长者轻轻一叹。其实长者的年龄也不算大,四十出头的样子,一身青衫,上面用白线刺绣着一条龙,栩栩如生,腾空欲飞。往脸上看,长眉凤目,面带慈善。那声叹息充满了惋惜之意,如同一块沉重的石头,压在少年的心头。“怎么还是一级

  • 《天道至尊》《天道至尊》

    原标题:《天道至尊》《天道至尊》小说:天道至尊01旷世天才(上)阳光明媚,万里晴空!青云城位于清武国边陲的一座小城,占地数十里,但与清武国其他的城池来比的话,只能算是小城而已。青云城内繁华锦盛,城外依山傍水,从地图上来看,犹如世外桃源,与世无争,特别是在夕阳西下之时,整个青云城照印的如同山水画一般。如若在平时,时至中午的青云城应该是吆喝声与买卖声不断,站在城外都能听得见其中之热闹,但今日却没有,有的只是热情激动,翻山倒海般的欢呼声,和此起彼伏的鼓掌声,因为今日,是青云城一年一度的城比大赛。何为城

  • 《九天苍茫》《九天苍茫》

    原标题:《九天苍茫》《九天苍茫》书名:九天苍茫第一章原来是苏家少爷“女帝,纵然他葬身龙冢,你心中悲痛,但都合该是命,又和诸天有什么关系?”“女帝,我为太极剑时,他就同我说过,但求不悔,这都是他自己的选择。”“女帝,如果踏碎这万千星域,生灵死去,罪孽缠绕在身上,你会承受莫大的因果。”“女帝,千万不要……”——————————————————苏夜呢喃,他霍的睁开双眼,明媚的阳光透过窗子照射进来,两盆火红的花骨朵娇艳欲滴,这是一处华贵的屋落。他躺在舒适的木床上,无比真实的触感,清楚的在告诉他,他已经远

  • 《绝代帝尊》《绝代帝尊》

    原标题:《绝代帝尊》《绝代帝尊》小说名称:绝代帝尊第一章东方白九州界雷州,流云宗。冷风如刀,以大地为砧板,视众生为鱼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雪,惟余莽莽。雪将住,风未定。一条雪径上,东方白禹禹独行,脚踩在雪上咯吱作响,清晰落入耳中,如同一曲冬日的小曲,飞雪不时顽皮的飘落在他脸上,立时就让他感到点点冰凉。他抬起头,前面流云宗彩云阁已清晰可见。“也不知道这大冷天的,为什么一定要叫我来一趟!”东方白向来是姥姥不爱舅舅不疼的,无人关注,今日突然竟然被关注起来,让他有些意外。流云宗在雷州最南端,这里被人称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