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爱恨情仇全文在线阅读

2017/11/8 0:58:2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爱恨情仇

第五章 你不配当母亲

南栀没想到,她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人竟然会是陆离。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她以为她死了,可死了怎能可能见到陆离?

他还是那么的帅气,精致的五官无可挑剔,穿着裁剪合身的蓝色西服,雪白的衬衫,衬衫领子被熨的特别平整。

他正好站在窗下,逆着光,一米八七的大高个,挺拔的身材,实在是耀眼的很。

只是南栀看的清楚,陆离脸上的表情还是那么冷阔,浓黑的眉毛微微上扬,脸色冰冷,眼神不屑。

南栀心上一凉,她本想要水喝的,但看到陆离那张脸,她就什么都不想做了。

轻轻别过头,连话都不想说一句。

为什么没死呢?

死了该多好?

陆离见南栀将头别过去,他一张脸更加阴沉,大步走到病床边,声音冷冽,“哼,别在我面前表现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你这个杀人凶手,你的心有多狠毒,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南栀忍着疼翻了个身,再次背对陆离。

她实在懒得和陆离解释什么。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她已经和他说过了,她不是杀人凶手,这样的话,她不想再多说……

南栀翻身这个动作让陆离更加恼火。

她这是在反抗他吗?

笑话。

一个不知廉耻的杀人凶手,冒牌货,她还想反抗?

陆离双眼开始冒火,再次大步绕过去,一把捏住了南栀的手腕。

南栀手腕上还插着针头,她在输液,陆离这个动作一下子牵动了针头,针头往皮肉里刺进去,疼的她一身冷汗。

“你松开……”南栀冷冷盯着陆离,使劲想把陆离的手甩掉。

这个男人,她曾经爱过,或许以后还是会爱,但她再也不想和他纠缠了。

陆离握的很紧,她压根挣脱不掉,倒是把手上的针头扯了下来,手背上立刻渗出了血迹。版权haohaoyun.com

“你放手,听到了没有?”南栀忍着腹部的疼痛竟然坐了起来。

剖腹产后坐着是多么痛苦的事情,陆离并不知道,他只知道,这个女人是在反抗他。

她有什么资格反抗他?

他就算折磨她一辈子,那也是应该的。

“哼,怎么?觉得疼了?”陆离看着南栀手背上的斑斑血迹,没有丝毫的心疼,只是冷冷笑着,“你这样的疼算什么?”

他嘴角扯出一个冷酷的弧度,一字一句和南栀说,“想想南青死的有多惨,你这点痛,算什么?你告诉我,算什么?”

陆离几乎咆哮。

听到南青两个字,南栀心里头顿时像一万只蚂蚁再啃食,疼的她几乎死掉。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希望死的人是她而不是南青。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原文haohaoyun.com”陆离猛一下松开了南栀的手。

南栀整个人向后倒去,摔在了病床上,手腕上是几道重重的红痕。

“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孩子你不许见,我不想我的孩子每天看到的是一个杀人凶手……”

这些话从陆离嘴里冷冰冰砸下来,砸的南栀喘不过来气。

“我已经找好人带孩子了,我来就只是为了通知你一声。”

陆离侧着身子看向了窗外,语气稍微停顿了一下,尾音很淡,“因为你这样的女人不配当母亲。”

“不配当母亲?”南栀忽然仰着脸笑了一声,笑的无比绝望,甚至笑出了眼泪,下一秒,却又无比平静地和陆离说,“好,孩子你带走吧,只是陆离,我不欠你的,从今以后,你放过我吧,也放过你自己……”

第六章 你欠我的要用一辈子偿还

屋里的空气瞬间凝滞。

窗下有流光泻入,白的发亮,晃眼的很。说明haohaoyun.com

陆离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两道浓黑的眉毛扬了又扬,太阳穴突突跳着,就连的嘴角的肌肉都跟着抽动。

他大约没想到南栀会这么痛快答应他,把孩子给他吧……

她怎么能这么痛快就答应呢?

孩子不是她生的吗?

她就真的那么冷血无情?

也对,她一个杀人犯,天生就是冷血无情的。

这样想,陆离的心里似乎又觉得平衡了很多,只是为什么他还是气,气的仿佛要爆炸一样。

她说要他放了她……

还说要他放了他自己……

怎么放?

他怎么能放过她?

她杀了他最爱的人啊!

陆离脸上的表情一点一点狰狞,手背上的青筋一根一根很分明,他冷笑着再次扼住了南栀的喉咙,四目相对,他竟然看到南栀眼里没有恐惧,反而扬着嘴角笑了笑,笑的无比苍白,她嘶哑着声音笑着问他,“要杀了我吗?来吧,杀了我,从此以后我就解脱了……”

是啊,她从未恐惧过。

她一个杀人犯,怎么会恐惧?

陆离看着这双毫无惧色的眼睛,他觉得他要疯掉了,就那么不管不顾狠狠咬住了她的嘴唇,甚至咬出了血,口腔里是腥气的味道,咸咸的。

而她没有动弹,没有丝毫的挣扎,任由他将她的嘴唇咬破。

她为什么不再反抗了?

陆离扼住南栀喉咙的手抖了一下,慢慢的松开了,他放开了她的嘴唇,干裂而血肉模糊,可她还是笑着,倔强的笑着,“怎么不动手了?陆离,死了,我们就两清了。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她说话的时候,还伴着剧烈的咳嗽声,尽管如此,她还是倔强的冲着他笑,“陆离,如果你不能杀了我,就放了我吧,放过我,再见面,我们会是陌生人。”

陌生人三个字她几乎耗费了她所有的力气。

她其实知道的,陆离对她来说,这一辈子永远都无法成为陌生人……

刻在心里头,刻在脑子里头,刻在身体上的男人,如何能成为陌生人?

只是陆离啊,她是真的累了,再也爱不起他了。

南栀缓缓闭上了眼睛,忍疼缩成一团不再说话。

陆离却被陌生人三个字刺激的好半天没能说出一句话。

她毁掉了他的人生,却用陌生人三个字来打发他?

这个女人实在可笑。

就算赔上她一辈子,也无法偿还他。

余生,他要她受尽折磨,决不能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对,不能放过她。

嘴角透出一丝冷意,他冷冷看着她,声音像是冰块一样砸下来,“出院的时候,我会派车来接你的,你就等着吧。”

南栀没说话,她紧紧攥着拳头。

那个家,她再也不会回去了。

陆离,她再也不想见他了。

陆离盯着她看了很久,见她不回应,甚至不睁眼看他,终于冷着一张脸走出了病房,出门时甚至狠狠的在房门上踹了一脚……

“南栀,你欠我的,我会叫你用一辈子偿还的,你逃不掉。”

“逃不掉吗?”

南栀忍着泪凄凉笑了一声,真逃不掉,那她就选择死……

第七章 为什么偏偏爱的不是他

李一帆是在医院的过道里碰到陆离的。

李一帆一只手臂还打着石膏,那天南栀生产的时候,他打了陆离,陆离也打了他,他的一只手臂被陆离打骨折了。

李一帆看到陆离的时候,一双眼睛都是冒火光的。

如果问他这个世上他最恨的人是谁,那么这个人一定就是陆离,如果不是陆离,或许,他已经将南栀娶回家了,他们会是很幸福的一对。

“你来干什么?”

李一帆狠狠瞪着陆离。

陆离却讥笑地着看他,一对眉毛高高扬起,宣示着自己的主权,“我自然是来看我老婆孩子的……”

“你的老婆孩子?”李一帆气的简直要跳脚,要不是他左手上还打着石膏,他一定会出拳再暴打陆离这个混蛋一次的。

“那天南栀差点因为你丢了性命,你居然还有脸说她是你老婆?陆离,你可真是厚颜无耻极了。”

“我厚颜无耻?”陆离冷笑了一声,目光落在李一帆怀里抱着的一束风信子上,他一只手搭在李一帆肩膀上重重拍了几下,“厚颜无耻的人难道不是你吗?你这样整天盯着别人的老婆孩子,又能高尚到那里去?”

“你……”李一帆显然是气急了,额上青筋突突跳着,陡然扬高了声音,“陆离,你别欺人太甚,如果真当南栀是你的妻子,那你为何要那样折磨她?她不是凶手,她不是凶手,可你信她吗?你这个混蛋,是你不珍惜她,不要怪我抢她。”

李一帆的声音太大,周围立刻聚了几个女人窃窃私语。

陆离哼了一声,提醒李一帆,“这里是医院,还有,即便是我不喜欢的东西,你想要,我也不会拱手相让……”

李一帆嘴角的肌肉抽了抽。

周围又多了几个女人。

这里毕竟是妇产科。

李一帆终究是压了脾气,瞪了陆离一眼,去了南栀的病房。

陆离站在原地冷哼了一声,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病房里,我不希望看到闲杂人。”

脚步声咚咚咚响起,陆离去了公司。

病房里,南栀一声不吭地躺着,眼里的眼泪却汩汩打湿了雪白的枕头。

李一帆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那一颗晶莹从她眼角滑落,像极了不得不凋谢的枯叶。

李一帆心疼极了。

若是可以,他多希望他能将南栀搂在怀里,对她说,“不怕,有我呢,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

但他知道,南栀的心里只有陆离那混蛋一个人。

他想,也许慢慢去靠近她,她会慢慢喜欢上他吧?

李一帆轻轻走到病床边,将手里的风信子随手放在桌上。

南栀赶紧伸手擦了擦眼泪,手背上是滚针后留下的淤青。

李一帆心疼地捧起了南栀的手,又看看被扯开的针头,气恼地骂道,“陆离这个混蛋,怎么连一个刚给他生了孩子的女人都不放过?”

再看看南栀的嘴唇,上面还沾着血迹,裂口很明显。

李一帆眉心扯在一起,伸出手指按在南栀的嘴唇上。

南栀却一下子躲开了。

“一帆,我没事……”

她还是不习惯李一帆对她的好。

也许,李一帆对她来说才是最好的,最适合的归宿吧!但她为什么偏偏爱的不是他呢?

第八章 累了 我要离开

陆离看到了南栀的闪躲。

他的手就那么僵在了空气中,好半天才干咳一声说,“我去找护士,给你重新输液。”

“一帆,先不用去找护士,我有些话要对你说。”南栀脸色苍白的看着李一帆。

她真的不想再见到陆离了。

也许,只有李一帆能帮她了。

“你说吧,什么事情?”李一帆半蹲在病床边上,认真看着南栀的脸。

她太憔悴了,原本就小巧的脸,经过这样一场折腾,又瘦了一圈,一双眼睛就显得更大了,不过眼神还是那么清澈好看,像个孩子一样。

李一帆似乎要把南栀看到身体里。

南栀却想躲开这双火热的眼睛,她干咳着,“一帆,我……我想离开这个城市,我再也不想见陆离了,你……你能帮我吗?”

“你要离开?”

李一帆一脸的不可置信,“那孩子呢?孩子怎么办?要一起带走吗?”

南栀一双眼里顿时沾染了愁雾,她垂下眼睑,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投下一圈光晕,摇摇头,“不,孩子……孩子留给陆离。”

李一帆再次一脸不可置信,他问南栀,“你说……要把孩子留给陆离?为什么?”

南栀抠抠手指,一双眼睛看向窗外,窗外的太阳可真是好啊,她幽幽说,“那孩子,长大了会像陆离吧?关于陆离,我不想再有任何的纠缠了。”

“南栀……”李一帆心疼的真想将她拥入怀中。

该死的陆离,为什么就不知道珍惜她呢?

“好,我安排。”李一帆深深吸一口气,看着南栀说,“你告诉我,你是想在国内还是在国外?”

南栀沉静的看着窗外,许久才说,“国内吧,找个安静的地方,最好……陆离一辈子都找不到的地方。”

“好,我来安排,你要好好休息。”李一帆轻声说着,他问南栀,“要不要……见见孩子?”

孩子生下来后就一直在育婴室内,南栀还没见过孩子。

李一帆以为,南栀会去看看孩子的。

但南栀却轻轻摇了摇头,说了一句,“我好困啊……”

南栀害怕,她怕看过孩子后,哪怕一眼,她就再也没有勇气离开了。

孩子,这辈子就算妈妈对不起你吧,但妈妈真的是撑不住了……

南栀望着窗外泪流满面……

李一帆心痛的直皱眉,但实在找不到合适的言语去安慰南栀,最终默默出了病房门……

南栀在医院里一住就是半个月,这半个月里,她每天就只在病床上躺着,躺的累了就在病房里走动走动,或是站在窗边托着腮看窗下的世界,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男男女女行色匆匆,疲于奔命。

护士有好几次把孩子抱来给她看,她都假装睡觉,不肯看孩子一眼。

陆离每天都会来医院一趟,每次来,南栀似乎都在睡觉,睡的很沉很沉。

陆离总是站在窗边看着窗外的阳光。

南栀只是在假装睡觉,因为她太累了,她不想和陆离争吵,更不想听陆离那些随时会说出口的残忍……

她想,陆离站在窗下看世界的时候,他看到的世界,一定有南青的影子吧!

第九章 果然是个狠心的人

陆离很生气。

非常生气。

他生气的是,为什么这个女人要装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为什么要装出柔弱的样子?为什么要在他来的时候装睡觉?为什么不肯看孩子?她不是母亲吗?

果然是个狠心的人。

是啊,杀人犯,自然狠心。

他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南栀就是杀人犯,如果没有南栀,南青不会死,他的人生也不会如此黯淡无光,他更不可能活的如此痛苦。

对,一切都是南栀的错,这个女人,她得用一辈子来偿还他。

他站在窗下看着明晃晃的世界,烦躁的想抽几根香烟。

刚点燃香烟,就听到病床上的南栀轻微的咳嗽了一声。

鬼使神差的,陆离掐灭了香烟,转身看着病床上的南栀。

女人缩成一团躺着,她好像很怕冷一样,被子严严实实的盖着,素白的手紧紧捏着被子的边角,一张小脸很憔悴,却也很平静,长长的睫毛像是打开的扇面一样,偶尔会动一下。

他冷笑,连装睡这样的事情她都做不好。

从前,他看到南栀这张脸的时候,有时候总是会想到南青,可也奇怪的很,近来,他看到南栀的脸,却很明确的知道,那就是南栀……

陆离在窗下站了很久,像是自言自语一样,“女儿,我给她起好了名字,就叫陶陶吧……”

陶陶?

南栀在心里想着一句话,“君子陶陶”,大约是想让女儿快乐一辈子吧!

陶陶,真是好名字啊。

往后的时光里,她定会将这个名字铭记于心的。

陶陶。

南栀在心里默默念了无数遍。

陆离是在黄昏的时候离开医院的。

南栀听他接了个电话,依稀是女人的声音,接完电话,陆离就离开了。

南栀的心疼了一下,但她忍着没哭,反正是要离开陆离了,往后的人生里不会有他,又何必再为了他难过呢?

眼泪,总要慢慢的让它变的值钱才对。

不过这两天李一帆来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每次来,陆离留在这里的保镖就会赶李一帆走。

陆离,他可真是恨透了她,就连李一帆,他都不肯让他来见她。

李一帆昨天和她说,“南栀,我已经安排好了,后天,我带你去西部一个偏远山区,那里通信都很困难,陆离是不可能找到你的,那里的孩子需要老师,你和我一起去给孩子们教书,好不好?”

这样的地方正是南栀要找的地方。

只是,她不能耽误了李一帆。

她诚恳地和李一帆说,“一帆,我自己一个人去就好了,你留在这里吧,不用陪着我。”

李一帆家世也很好,父亲是高院的法官,母亲是十分出名的律师,而他自己也是小有名气的律师,留在A市,他的前途会一片光明,跟着她去偏远山区,他就只能当个老师了。

她现在确实没有任何心情去考虑接受任何一个男人,她需要时间去忘掉陆离,或者说,慢慢让自己不再在乎陆离……

李一帆自然不肯答应,他担心她,“不行,还是让我陪着你去吧,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

第十章 少了一颗肾

南栀笑了,她侧着身子看着李一帆,“生孩子的时候我就在想,我如果死了该多好啊?你看,我连死都不怕的,所以你不用担心我。”

这话让李一帆心里更加酸楚。

偏偏南栀笑的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睁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和他说,“一帆啊,你知道吗,你是这世界上我最最珍惜的朋友,谢谢你在我最难熬的时光里陪着我,等我离开后,我希望你能快快乐乐的,有一天,当我们再见面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和我说,南栀,我每一天都过的很好,那样……我就满足了。”

她扬着笑脸,就那么笑出了眼泪。

李一帆红了眼眶,他俯下身,第一次将南栀拥入怀里。

她是那么的单薄,搂在怀里像是随时会碎掉一样。

他的眼泪就那么滚落在南栀雪白的脖颈里,他问她,“你为什么要这么倔强?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残忍?”

南栀只是笑一笑,轻轻拍他的后背,“好了好了,男子汉不许哭鼻子的,不然就不帅了……”

“再说了,咱们又不是不再见面了,等你有空的时候就来看我好不好?或者……等我有空的时候,我来看你吧!”

南栀知道李一帆的心思,但她知道,如果现在和李一帆在一起,这是不成熟的事情,她不能这样做,更不能伤害李一帆。

李一帆知道南栀是个倔强的人,她不想让他跟着去,那他就算跟着去了,她也不会太开心的。

李一帆最终决定不去了,他给南栀时间,只要南栀一句话,他随时可以去跑过去找她。

只要她愿意,他随时都愿意当她身后的大树,为她遮风挡雨。

李一帆悄悄的替南栀安排好了车辆,准备好了各种卡,联系好了住处,安排好了一切。

陆离并不知道南栀要离开。

这些天他公司里事情也不少,但每天也会抽时间去医院,他告诉自己是去看女儿的,但每次去,他却先去看的南栀……

南栀仍旧装睡,仍旧团成一,仍旧不肯看他一眼。

她瘦的很厉害,护工告诉陆离,“陆先生,您的太太吃的实在太少了,每次只喝半碗粥,生了孩子的女人要好好调养的,我真怕她身子会垮掉。”

医生告诉陆离,“陆先生,您的太太生孩子也算是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圈,她现在身体状况很不佳,回家后必须好好调养。”医生还告诉他,“我们在给您太太做手术检查的时候发现,您太太只有一颗肾脏。”

陆离很诧异。

南栀怎么会只有一颗肾脏呢?她的另外一颗肾脏去那里了?是先天就没有吗?还是后天得了什么病没有的?

可他从没听说过南栀得过什么病啊?

倒是南青,他去出过留学的时候,南青曾得了一场大病,只是南家人当时封锁了消息,谁也不知道南青到底得了什么病,不过后来南青痊愈了……

陆离皱了眉头,等回到公司后,他马上派人去查南栀是先天就没少一颗肾脏还是后天没有的,如果是后天没有的,是如何没有的,这些他都要弄清楚。

陆离坐在办公室里伸手揉着太阳穴,第一次,他觉得他一点都没有了解过南栀……

爱恨情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爱恨情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破局事务所9章(第一卷 豪门内斗第9章 长兴戴家)

    原标题:破局事务所9章(第一卷豪门内斗第9章长兴戴家)小说书名:破局事务所第一卷豪门内斗第9章长兴戴家直到坐上了魂牵梦萦的“小布布”,白笠的依旧大脑空空,一片茫然。唐迹远今天亲自开车,他看了一眼呆若木鸡的一人一狗,慢悠悠的开口说道。“半个月前在海洋极星的那场酒会,记得吗?”见屌丝助理一脸茫然的模样,他有些不耐烦的提示了一句。“就是你因为吃太多去厕所,结果走错了门的那次。”一说起这个,白笠的脸“轰”的一下就红了。他当然记得。屌丝笠头一次出席这样的场合,看到自助区琳琅满目的山珍海味就走不动步了。趁着

  • 都市逍遥邪医9章(第9章 大人物)

    原标题:都市逍遥邪医9章(第9章大人物)小说名:都市逍遥邪医第9章大人物自己在医院住了一晚,当时手机就在身边,对方知道自己的电话倒也不奇怪,不过这个时候打电话给自己,就有些奇怪了。林辰疑惑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要我帮你什么忙?”冷寒嫣的声音有些焦急:“林辰,你能不能现在马上到医院来?”她的声音中带上了几分恳求,显然遇到了什么难以解决的事情。林辰也不再多说,说了一声好然后便挂了电话。关于买药材,他心中有了主意,自己对卖药的地方不熟,而冷寒嫣在医院工作,让她帮自己买的话显然就简单许多。现在她显然有

  • 抗日之战神崛起9章(第9章 逆转)

    原标题:抗日之战神崛起9章(第9章逆转)小说书名:抗日之战神崛起第9章逆转不得不说,袁志文的策略带来了极大的成功,日军一下子损失掉了将近三分之一的兵力,再也没有力量组织反扑,汇山码头,终于掌握在了中国军队的手中,这是淞沪会战以来,中国军队在正面战场取得的第一次重大胜利,消息传出,举国欢庆,各大报纸纷纷报道了汇山大捷的消息。只不过,在报纸上,消灭三千日军最终变成了三万日军,而且,将宋师长塑造成了民族英雄一般的人物。宋师长虽然心中惭愧,但他也知道,这都是出于宣传,提升民族士气的角度考虑的,自己只能接

  • 绝色校花的贴身战兵9章(第9章 一炮双响)

    原标题:绝色校花的贴身战兵9章(第9章一炮双响)小说名:绝色校花的贴身战兵第9章一炮双响“你们……你们说什么呢,他就是个大流氓……”江月慌乱的解释,越解释越乱,干脆气嘟嘟的朝钱龙追去,今天必须说清楚,不然这个流氓还纠缠自己。然而,她追到校门口的时候,钱龙刚好进入出租车。这让给她很惊讶,这年头农民工都不坐公交车而是打车?转念一想,她明白了,这个流氓一定是扮猪吃老虎,明明很有钱,却装成农民工耍流氓,心机太深了。钱龙刚坐上车,手机就嗷嗷叫唤了起来,一看是彭灵儿打来的,接听道:“灵儿,我已经在路上了,很

  • 亿万豪宠:帝少的二婚娇妻9章(第9章 难以言喻的悲痛)

    原标题:亿万豪宠:帝少的二婚娇妻9章(第9章难以言喻的悲痛)书名:亿万豪宠:帝少的二婚娇妻第9章难以言喻的悲痛几乎是随着声音一起出现,门口有一个少女梨花带泪地进来了,仆人拦也拦不住。少女穿着一身白纱裙,乍一看,和婚纱几乎没什么两样,她边哭边喊着冲进了屋子里:“秦颂哥哥,他们说你要结婚了,一定是骗我的对不对?”秦老爷子的脸一下就黑了,他分明已经交代过了,绝对不能让安茜知道,怎么还是走漏了风声,他刚想发火,秦颂朝他说了一句:“爷爷,我自己的事情,自己会解决的。”说着,他慢慢站起身,一脸无奈。所有宾客

  • 太古丹尊9章(第9章 可敢赌)

    原标题:太古丹尊9章(第9章可敢赌)书名:太古丹尊第9章可敢赌秦世龙脸上闪过一抹吃惊,身为聚元境的高手,眼光何其老辣。秦浩这一指威力十足,最少应该是玄阶元技,并且经过刻苦训练。但可怕的不是指法,而是人。刚才秦浩面色不惊,极为镇定,算准了一切,就趁着秦大鹏力道已尽,后继无力时,一招戳进他的手指缝里,把伤害提升到最大。秦浩把握的如此精妙,隐隐的,身上竟有一丝宗师风范。“我的儿啊!”一声惊天大哭爆发开来。秦余海简直不敢相信,他的儿子会被传说中的废物,一指头戳翻在地,暴跳如雷道:“秦浩小儿心肠狠毒,丝毫

  • 太古武神9章(第9章 百战不死,杀戮伴身!)

    原标题:太古武神9章(第9章百战不死,杀戮伴身!)小说名称:太古武神第9章百战不死,杀戮伴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看着两人,沧夜面色冰冷,心中杀意凛然。眼前两人年岁应该比他大两三岁,身穿华贵劲装,一看便是家族子弟。“还不滚?”一浓眉少年皱眉,冷喝出声。“徐木,看他一副快死的模样,我们发发善心,送他上路吧!”另一个少年凶狠冷笑。徐木!徐家?沧夜眼神又是冷了一分。“你们是苍玄徐家的人?”他嘶哑开口。“知道还不过来求饶?”那少年乖戾大叫。而徐木则是皱眉,能斩杀一头魇虎,眼前一脸血污的男子必然不凡。之所

  • 天降萌妻:晚上好,老公大人9章(第9章 差一本结婚证)

    原标题:天降萌妻:晚上好,老公大人9章(第9章差一本结婚证)小说名:天降萌妻:晚上好,老公大人第9章差一本结婚证优其会所今天还真的不需要会员制,在宋千凝顺利进去之后,她突然想起不久前赵如之幸灾乐祸她的一句话。“你以为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还会好心的给你打开一扇窗吗?想得美吧你,他只会再加一把锁!”此时此刻,宋千凝真想告诉赵如之,没有门,没有窗,那又怎么样?不还有一狗洞吗?看吧,她今天就走了狗屎运!“小姐,这边请。”“这里吗?”“是的,苏先生就在这里面。”宋千凝顺着服务生指的方向看去,那是一间写

  • 快穿攻略:反派女主有毒9章(第9章 我是来救你们的呀)

    原标题:快穿攻略:反派女主有毒9章(第9章我是来救你们的呀)小说名:快穿攻略:反派女主有毒第9章我是来救你们的呀“我们必须下去,去另外一颗树上找这些东西。”欧阳墨也皱起了眉头,贱人,狠毒的贱人,有机会,他一定要叫她生不如死。“走。”安月咬牙,这个时候,下午无疑是危险的,但是他们不得不下去,而她料定,安素不会离开,所以他们只需要上另外一棵树就好了。两人的身影,很快的消失在了浓雾之中。“安小姐,你猜他们会遇到什么?”小四笑着说道,她长的极其美艳,这一笑,更有那种妖艳的感觉。安素摇头“不知道。”“那你

  • 蜜爱贪欢,靳少意犹未尽9章(第9章 都过夜了,你金主不给钱吗)

    原标题:蜜爱贪欢,靳少意犹未尽9章(第9章都过夜了,你金主不给钱吗)书名:蜜爱贪欢,靳少意犹未尽第9章都过夜了,你金主不给钱吗“大哥今天怎么有兴致带着小白出来兜风呢?也不怕吓着女士们?”靳风颇为好奇的说道。身后一伙二世祖们,也都是乐呵呵的笑着。靳大太子做事儿,他们哪敢发话。“不过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尿骚味儿?”“有吗?难道是小白干的,不至于吧?”严莉莉闻言,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无比,她推开了众人,一下子跑出了靳家跑的老远……医院里头。听着医生的老生常谈,知道池妈妈现在受不得刺激。她进了病房之后,池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