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爱恨情仇全文在线阅读

2017/11/8 0:58:2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爱恨情仇

第五章 你不配当母亲

南栀没想到,她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人竟然会是陆离。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她以为她死了,可死了怎能可能见到陆离?

他还是那么的帅气,精致的五官无可挑剔,穿着裁剪合身的蓝色西服,雪白的衬衫,衬衫领子被熨的特别平整。

他正好站在窗下,逆着光,一米八七的大高个,挺拔的身材,实在是耀眼的很。

只是南栀看的清楚,陆离脸上的表情还是那么冷阔,浓黑的眉毛微微上扬,脸色冰冷,眼神不屑。

南栀心上一凉,她本想要水喝的,但看到陆离那张脸,她就什么都不想做了。

轻轻别过头,连话都不想说一句。

为什么没死呢?

死了该多好?

陆离见南栀将头别过去,他一张脸更加阴沉,大步走到病床边,声音冷冽,“哼,别在我面前表现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你这个杀人凶手,你的心有多狠毒,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南栀忍着疼翻了个身,再次背对陆离。

她实在懒得和陆离解释什么。好好孕

她已经和他说过了,她不是杀人凶手,这样的话,她不想再多说……

南栀翻身这个动作让陆离更加恼火。

她这是在反抗他吗?

笑话。

一个不知廉耻的杀人凶手,冒牌货,她还想反抗?

陆离双眼开始冒火,再次大步绕过去,一把捏住了南栀的手腕。

南栀手腕上还插着针头,她在输液,陆离这个动作一下子牵动了针头,针头往皮肉里刺进去,疼的她一身冷汗。

“你松开……”南栀冷冷盯着陆离,使劲想把陆离的手甩掉。

这个男人,她曾经爱过,或许以后还是会爱,但她再也不想和他纠缠了。

陆离握的很紧,她压根挣脱不掉,倒是把手上的针头扯了下来,手背上立刻渗出了血迹。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你放手,听到了没有?”南栀忍着腹部的疼痛竟然坐了起来。

剖腹产后坐着是多么痛苦的事情,陆离并不知道,他只知道,这个女人是在反抗他。

她有什么资格反抗他?

他就算折磨她一辈子,那也是应该的。

“哼,怎么?觉得疼了?”陆离看着南栀手背上的斑斑血迹,没有丝毫的心疼,只是冷冷笑着,“你这样的疼算什么?”

他嘴角扯出一个冷酷的弧度,一字一句和南栀说,“想想南青死的有多惨,你这点痛,算什么?你告诉我,算什么?”

陆离几乎咆哮。

听到南青两个字,南栀心里头顿时像一万只蚂蚁再啃食,疼的她几乎死掉。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希望死的人是她而不是南青。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爱恨情仇全文在线阅读”陆离猛一下松开了南栀的手。

南栀整个人向后倒去,摔在了病床上,手腕上是几道重重的红痕。

“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孩子你不许见,我不想我的孩子每天看到的是一个杀人凶手……”

这些话从陆离嘴里冷冰冰砸下来,砸的南栀喘不过来气。

“我已经找好人带孩子了,我来就只是为了通知你一声。”

陆离侧着身子看向了窗外,语气稍微停顿了一下,尾音很淡,“因为你这样的女人不配当母亲。”

“不配当母亲?”南栀忽然仰着脸笑了一声,笑的无比绝望,甚至笑出了眼泪,下一秒,却又无比平静地和陆离说,“好,孩子你带走吧,只是陆离,我不欠你的,从今以后,你放过我吧,也放过你自己……”

第六章 你欠我的要用一辈子偿还

屋里的空气瞬间凝滞。

窗下有流光泻入,白的发亮,晃眼的很。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陆离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两道浓黑的眉毛扬了又扬,太阳穴突突跳着,就连的嘴角的肌肉都跟着抽动。

他大约没想到南栀会这么痛快答应他,把孩子给他吧……

她怎么能这么痛快就答应呢?

孩子不是她生的吗?

她就真的那么冷血无情?

也对,她一个杀人犯,天生就是冷血无情的。

这样想,陆离的心里似乎又觉得平衡了很多,只是为什么他还是气,气的仿佛要爆炸一样。

她说要他放了她……

还说要他放了他自己……

怎么放?

他怎么能放过她?

她杀了他最爱的人啊!

陆离脸上的表情一点一点狰狞,手背上的青筋一根一根很分明,他冷笑着再次扼住了南栀的喉咙,四目相对,他竟然看到南栀眼里没有恐惧,反而扬着嘴角笑了笑,笑的无比苍白,她嘶哑着声音笑着问他,“要杀了我吗?来吧,杀了我,从此以后我就解脱了……”

是啊,她从未恐惧过。

她一个杀人犯,怎么会恐惧?

陆离看着这双毫无惧色的眼睛,他觉得他要疯掉了,就那么不管不顾狠狠咬住了她的嘴唇,甚至咬出了血,口腔里是腥气的味道,咸咸的。

而她没有动弹,没有丝毫的挣扎,任由他将她的嘴唇咬破。

她为什么不再反抗了?

陆离扼住南栀喉咙的手抖了一下,慢慢的松开了,他放开了她的嘴唇,干裂而血肉模糊,可她还是笑着,倔强的笑着,“怎么不动手了?陆离,死了,我们就两清了。好好孕

她说话的时候,还伴着剧烈的咳嗽声,尽管如此,她还是倔强的冲着他笑,“陆离,如果你不能杀了我,就放了我吧,放过我,再见面,我们会是陌生人。”

陌生人三个字她几乎耗费了她所有的力气。

她其实知道的,陆离对她来说,这一辈子永远都无法成为陌生人……

刻在心里头,刻在脑子里头,刻在身体上的男人,如何能成为陌生人?

只是陆离啊,她是真的累了,再也爱不起他了。

南栀缓缓闭上了眼睛,忍疼缩成一团不再说话。

陆离却被陌生人三个字刺激的好半天没能说出一句话。

她毁掉了他的人生,却用陌生人三个字来打发他?

这个女人实在可笑。

就算赔上她一辈子,也无法偿还他。

余生,他要她受尽折磨,决不能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对,不能放过她。

嘴角透出一丝冷意,他冷冷看着她,声音像是冰块一样砸下来,“出院的时候,我会派车来接你的,你就等着吧。”

南栀没说话,她紧紧攥着拳头。

那个家,她再也不会回去了。

陆离,她再也不想见他了。

陆离盯着她看了很久,见她不回应,甚至不睁眼看他,终于冷着一张脸走出了病房,出门时甚至狠狠的在房门上踹了一脚……

“南栀,你欠我的,我会叫你用一辈子偿还的,你逃不掉。”

“逃不掉吗?”

南栀忍着泪凄凉笑了一声,真逃不掉,那她就选择死……

第七章 为什么偏偏爱的不是他

李一帆是在医院的过道里碰到陆离的。

李一帆一只手臂还打着石膏,那天南栀生产的时候,他打了陆离,陆离也打了他,他的一只手臂被陆离打骨折了。

李一帆看到陆离的时候,一双眼睛都是冒火光的。

如果问他这个世上他最恨的人是谁,那么这个人一定就是陆离,如果不是陆离,或许,他已经将南栀娶回家了,他们会是很幸福的一对。

“你来干什么?”

李一帆狠狠瞪着陆离。

陆离却讥笑地着看他,一对眉毛高高扬起,宣示着自己的主权,“我自然是来看我老婆孩子的……”

“你的老婆孩子?”李一帆气的简直要跳脚,要不是他左手上还打着石膏,他一定会出拳再暴打陆离这个混蛋一次的。

“那天南栀差点因为你丢了性命,你居然还有脸说她是你老婆?陆离,你可真是厚颜无耻极了。”

“我厚颜无耻?”陆离冷笑了一声,目光落在李一帆怀里抱着的一束风信子上,他一只手搭在李一帆肩膀上重重拍了几下,“厚颜无耻的人难道不是你吗?你这样整天盯着别人的老婆孩子,又能高尚到那里去?”

“你……”李一帆显然是气急了,额上青筋突突跳着,陡然扬高了声音,“陆离,你别欺人太甚,如果真当南栀是你的妻子,那你为何要那样折磨她?她不是凶手,她不是凶手,可你信她吗?你这个混蛋,是你不珍惜她,不要怪我抢她。”

李一帆的声音太大,周围立刻聚了几个女人窃窃私语。

陆离哼了一声,提醒李一帆,“这里是医院,还有,即便是我不喜欢的东西,你想要,我也不会拱手相让……”

李一帆嘴角的肌肉抽了抽。

周围又多了几个女人。

这里毕竟是妇产科。

李一帆终究是压了脾气,瞪了陆离一眼,去了南栀的病房。

陆离站在原地冷哼了一声,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病房里,我不希望看到闲杂人。”

脚步声咚咚咚响起,陆离去了公司。

病房里,南栀一声不吭地躺着,眼里的眼泪却汩汩打湿了雪白的枕头。

李一帆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那一颗晶莹从她眼角滑落,像极了不得不凋谢的枯叶。

李一帆心疼极了。

若是可以,他多希望他能将南栀搂在怀里,对她说,“不怕,有我呢,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

但他知道,南栀的心里只有陆离那混蛋一个人。

他想,也许慢慢去靠近她,她会慢慢喜欢上他吧?

李一帆轻轻走到病床边,将手里的风信子随手放在桌上。

南栀赶紧伸手擦了擦眼泪,手背上是滚针后留下的淤青。

李一帆心疼地捧起了南栀的手,又看看被扯开的针头,气恼地骂道,“陆离这个混蛋,怎么连一个刚给他生了孩子的女人都不放过?”

再看看南栀的嘴唇,上面还沾着血迹,裂口很明显。

李一帆眉心扯在一起,伸出手指按在南栀的嘴唇上。

南栀却一下子躲开了。

“一帆,我没事……”

她还是不习惯李一帆对她的好。

也许,李一帆对她来说才是最好的,最适合的归宿吧!但她为什么偏偏爱的不是他呢?

第八章 累了 我要离开

陆离看到了南栀的闪躲。

他的手就那么僵在了空气中,好半天才干咳一声说,“我去找护士,给你重新输液。”

“一帆,先不用去找护士,我有些话要对你说。”南栀脸色苍白的看着李一帆。

她真的不想再见到陆离了。

也许,只有李一帆能帮她了。

“你说吧,什么事情?”李一帆半蹲在病床边上,认真看着南栀的脸。

她太憔悴了,原本就小巧的脸,经过这样一场折腾,又瘦了一圈,一双眼睛就显得更大了,不过眼神还是那么清澈好看,像个孩子一样。

李一帆似乎要把南栀看到身体里。

南栀却想躲开这双火热的眼睛,她干咳着,“一帆,我……我想离开这个城市,我再也不想见陆离了,你……你能帮我吗?”

“你要离开?”

李一帆一脸的不可置信,“那孩子呢?孩子怎么办?要一起带走吗?”

南栀一双眼里顿时沾染了愁雾,她垂下眼睑,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投下一圈光晕,摇摇头,“不,孩子……孩子留给陆离。”

李一帆再次一脸不可置信,他问南栀,“你说……要把孩子留给陆离?为什么?”

南栀抠抠手指,一双眼睛看向窗外,窗外的太阳可真是好啊,她幽幽说,“那孩子,长大了会像陆离吧?关于陆离,我不想再有任何的纠缠了。”

“南栀……”李一帆心疼的真想将她拥入怀中。

该死的陆离,为什么就不知道珍惜她呢?

“好,我安排。”李一帆深深吸一口气,看着南栀说,“你告诉我,你是想在国内还是在国外?”

南栀沉静的看着窗外,许久才说,“国内吧,找个安静的地方,最好……陆离一辈子都找不到的地方。”

“好,我来安排,你要好好休息。”李一帆轻声说着,他问南栀,“要不要……见见孩子?”

孩子生下来后就一直在育婴室内,南栀还没见过孩子。

李一帆以为,南栀会去看看孩子的。

但南栀却轻轻摇了摇头,说了一句,“我好困啊……”

南栀害怕,她怕看过孩子后,哪怕一眼,她就再也没有勇气离开了。

孩子,这辈子就算妈妈对不起你吧,但妈妈真的是撑不住了……

南栀望着窗外泪流满面……

李一帆心痛的直皱眉,但实在找不到合适的言语去安慰南栀,最终默默出了病房门……

南栀在医院里一住就是半个月,这半个月里,她每天就只在病床上躺着,躺的累了就在病房里走动走动,或是站在窗边托着腮看窗下的世界,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男男女女行色匆匆,疲于奔命。

护士有好几次把孩子抱来给她看,她都假装睡觉,不肯看孩子一眼。

陆离每天都会来医院一趟,每次来,南栀似乎都在睡觉,睡的很沉很沉。

陆离总是站在窗边看着窗外的阳光。

南栀只是在假装睡觉,因为她太累了,她不想和陆离争吵,更不想听陆离那些随时会说出口的残忍……

她想,陆离站在窗下看世界的时候,他看到的世界,一定有南青的影子吧!

第九章 果然是个狠心的人

陆离很生气。

非常生气。

他生气的是,为什么这个女人要装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为什么要装出柔弱的样子?为什么要在他来的时候装睡觉?为什么不肯看孩子?她不是母亲吗?

果然是个狠心的人。

是啊,杀人犯,自然狠心。

他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南栀就是杀人犯,如果没有南栀,南青不会死,他的人生也不会如此黯淡无光,他更不可能活的如此痛苦。

对,一切都是南栀的错,这个女人,她得用一辈子来偿还他。

他站在窗下看着明晃晃的世界,烦躁的想抽几根香烟。

刚点燃香烟,就听到病床上的南栀轻微的咳嗽了一声。

鬼使神差的,陆离掐灭了香烟,转身看着病床上的南栀。

女人缩成一团躺着,她好像很怕冷一样,被子严严实实的盖着,素白的手紧紧捏着被子的边角,一张小脸很憔悴,却也很平静,长长的睫毛像是打开的扇面一样,偶尔会动一下。

他冷笑,连装睡这样的事情她都做不好。

从前,他看到南栀这张脸的时候,有时候总是会想到南青,可也奇怪的很,近来,他看到南栀的脸,却很明确的知道,那就是南栀……

陆离在窗下站了很久,像是自言自语一样,“女儿,我给她起好了名字,就叫陶陶吧……”

陶陶?

南栀在心里想着一句话,“君子陶陶”,大约是想让女儿快乐一辈子吧!

陶陶,真是好名字啊。

往后的时光里,她定会将这个名字铭记于心的。

陶陶。

南栀在心里默默念了无数遍。

陆离是在黄昏的时候离开医院的。

南栀听他接了个电话,依稀是女人的声音,接完电话,陆离就离开了。

南栀的心疼了一下,但她忍着没哭,反正是要离开陆离了,往后的人生里不会有他,又何必再为了他难过呢?

眼泪,总要慢慢的让它变的值钱才对。

不过这两天李一帆来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每次来,陆离留在这里的保镖就会赶李一帆走。

陆离,他可真是恨透了她,就连李一帆,他都不肯让他来见她。

李一帆昨天和她说,“南栀,我已经安排好了,后天,我带你去西部一个偏远山区,那里通信都很困难,陆离是不可能找到你的,那里的孩子需要老师,你和我一起去给孩子们教书,好不好?”

这样的地方正是南栀要找的地方。

只是,她不能耽误了李一帆。

她诚恳地和李一帆说,“一帆,我自己一个人去就好了,你留在这里吧,不用陪着我。”

李一帆家世也很好,父亲是高院的法官,母亲是十分出名的律师,而他自己也是小有名气的律师,留在A市,他的前途会一片光明,跟着她去偏远山区,他就只能当个老师了。

她现在确实没有任何心情去考虑接受任何一个男人,她需要时间去忘掉陆离,或者说,慢慢让自己不再在乎陆离……

李一帆自然不肯答应,他担心她,“不行,还是让我陪着你去吧,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

第十章 少了一颗肾

南栀笑了,她侧着身子看着李一帆,“生孩子的时候我就在想,我如果死了该多好啊?你看,我连死都不怕的,所以你不用担心我。”

这话让李一帆心里更加酸楚。

偏偏南栀笑的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睁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和他说,“一帆啊,你知道吗,你是这世界上我最最珍惜的朋友,谢谢你在我最难熬的时光里陪着我,等我离开后,我希望你能快快乐乐的,有一天,当我们再见面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和我说,南栀,我每一天都过的很好,那样……我就满足了。”

她扬着笑脸,就那么笑出了眼泪。

李一帆红了眼眶,他俯下身,第一次将南栀拥入怀里。

她是那么的单薄,搂在怀里像是随时会碎掉一样。

他的眼泪就那么滚落在南栀雪白的脖颈里,他问她,“你为什么要这么倔强?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残忍?”

南栀只是笑一笑,轻轻拍他的后背,“好了好了,男子汉不许哭鼻子的,不然就不帅了……”

“再说了,咱们又不是不再见面了,等你有空的时候就来看我好不好?或者……等我有空的时候,我来看你吧!”

南栀知道李一帆的心思,但她知道,如果现在和李一帆在一起,这是不成熟的事情,她不能这样做,更不能伤害李一帆。

李一帆知道南栀是个倔强的人,她不想让他跟着去,那他就算跟着去了,她也不会太开心的。

李一帆最终决定不去了,他给南栀时间,只要南栀一句话,他随时可以去跑过去找她。

只要她愿意,他随时都愿意当她身后的大树,为她遮风挡雨。

李一帆悄悄的替南栀安排好了车辆,准备好了各种卡,联系好了住处,安排好了一切。

陆离并不知道南栀要离开。

这些天他公司里事情也不少,但每天也会抽时间去医院,他告诉自己是去看女儿的,但每次去,他却先去看的南栀……

南栀仍旧装睡,仍旧团成一,仍旧不肯看他一眼。

她瘦的很厉害,护工告诉陆离,“陆先生,您的太太吃的实在太少了,每次只喝半碗粥,生了孩子的女人要好好调养的,我真怕她身子会垮掉。”

医生告诉陆离,“陆先生,您的太太生孩子也算是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圈,她现在身体状况很不佳,回家后必须好好调养。”医生还告诉他,“我们在给您太太做手术检查的时候发现,您太太只有一颗肾脏。”

陆离很诧异。

南栀怎么会只有一颗肾脏呢?她的另外一颗肾脏去那里了?是先天就没有吗?还是后天得了什么病没有的?

可他从没听说过南栀得过什么病啊?

倒是南青,他去出过留学的时候,南青曾得了一场大病,只是南家人当时封锁了消息,谁也不知道南青到底得了什么病,不过后来南青痊愈了……

陆离皱了眉头,等回到公司后,他马上派人去查南栀是先天就没少一颗肾脏还是后天没有的,如果是后天没有的,是如何没有的,这些他都要弄清楚。

陆离坐在办公室里伸手揉着太阳穴,第一次,他觉得他一点都没有了解过南栀……

爱恨情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爱恨情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天能预注资25亿寻找战略合作伙伴!心动不如行动!

    4月23日,天能集团汽车电池事业部2018年第二季度动员会暨领导见面会在北京顺利召开。在刚刚过去的天能集团一季度工作会议上,天能集团对汽车电池赋予厚望,希望能在三年内创造能够有比原先期望值更高的市场局面。同时经过内部的组织结构的优化升级,集团内部资源将优先为汽车电池事业部提供支持,并表明预注资25亿元寻找战略合作伙伴。可见天能汽车电池将成为天能集团未来发展的重要板块之一!汽车电池事业部CEO王亚军为在场的营销人员讲述了天能汽车电池事业部新的战略规划和产品定位方向在汽车行业全面进入新时代之际,汽车

  • 高格调的艺术——方楚雄的花鸟画

    方楚雄,1950年生于广东省汕头市。现为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武汉理工大学客座教授、艺术与设计学院兼职博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画学会常务理事,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研究员,广东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广东省中国画学会副会长,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的专家。竹林佳趣180cm×97cm纸本设色2005年溯源汇流精思——方楚雄的花鸟画创作与教学文-薛永年在当代花鸟画坛,方楚雄是引人瞩目的高手,也是成效显著的名师。他少年早发,精进不辍,年方耳顺,已有55年画龄,执

  • 中国国礼特供艺术家:金晓海

    【艺术简介】金晓海(晓海),古墨堂史主,浙江临安人。1990年毕业于中国美院,国礼特供艺术家、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画家、G20峰会会晤厅背景画作者。现为杭州兰亭画院院长,中国民族书画研究院副院长、中南海紫光阁画院院士、中国文联书画艺术交流中心会员、中国美术研究院研究员、新华网书画频道艺术顾问、浙江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浙江省国际美术交流会理事、浙江省诗书画之友社理事、一级美术师、教授。金晓海艺术成就1981年受教于中国美术学院花鸟画大家陆抑非教授。1989年就读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1990年作品“秋

  • 千年古村埋在水底,56年后重见天日

    4月23日报道,江西省宜春市上高县南港水库因疏浚干涸,千年古村56年后重见天日。不久后,它们又将重新沉入水底,古村残存的所有痕迹,终将与湖水融为一体。修建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南港水库,位于上高县南港镇南部。从1961年建成蓄水,至2017年12月首次放水,水库造就的人工湖在56年之后首次见底。曾被千倾湖泊掩藏的千年古村落和当地人们的旧居一并露出真容。2017年初,上高县政府启动城区供水引水管网工程,这处面积逾2000多亩的南港人工湖因此暂停蓄水;并在累月作业之后,南港湖水被彻底抽干,在建成的第56

  • 数字能量真能改变运势?看看他们怎说!

    来北京一年多了,还是一事无成。换了三四份工作,做过销售、文员、外卖,工资还不够房租的。想创业又没钱,不知道想做什么。听朋友介绍来到现在的公司,环境还不错,只是新人的待遇都很一般。天天加班,都快没有自己的生活了,但付出的却没有相应的收获。出去逛街都买不起一件喜欢的衣服,想要一点好的护肤品要攒大半个月。有时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灰扑扑的,觉得特别好笑和可怜。后来被家人拉着到广州立明堂换了个数字能量开运手机号码,据说结合了出生年月,可以带来好运。我当时没什么感觉,觉得青春也就这样了,很难有大的变化。也就是过

  • 抓安全要有文化的力量

    (作者:李庆军)职工是安全生产的主体,职工安全意识的强弱和安全素质的高低,直接影响和决定着安全生产的状况。因此,必须在安全生产中实施安全文化工程,坚持以安全塑文化、用文化保安全的原则,突出加强观念文化、行为文化、制度文化建设,真正用文化铸造起安全盾牌,从而保证和推动矿井安全生产稳定发展,避免事故的发生。一、了解安全文化的内涵安全文化,是一种企业组织和人群对安全的追求、理念、道德准则和行为的规范,是被大多数人接受,形成组织氛围的东西。属于安全文化的内容有物质层面和精神层面,也有制度范畴和行为范畴,

  • 世界读书日 | 苏州人阅读时间排全国第八!

    今天,世界读书日。你有多久没读书了?苏州人爱读书,这可不是自夸!↓↓↓根据亚马逊中国发布的2017年度阅读榜单显示苏州人均电子书阅读时间全国第8!苏州人读了多少书?看看数据,再对照自己你拖后腿了吗?83%的苏州读者每天至少阅读半小时根据2018全民阅读大调查城市数据分析显示,48%的苏州受访者表示,过去一年读书量在10本以上。83%的苏州受访者每天至少阅读半小时,其中30%的受访者每天阅读时间在1小时以上。80后、90后成阅读主体热播影视剧对阅读选择影响明显日前,苏州图书馆发布了《苏州图书馆履行

  • 《用双脚拥抱世界》作者汤展中在2018广西书展与读者分享励志故事

    中国网东盟4月23日讯2018广西书展于4月20日至23日期间在南宁市举行,本届书展由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宣传部等主办,广西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等承办。这是广西举办的第二届大型图书展销活动,本届书展以“全民阅读书香八桂”为主题,主会场设在南宁国际会展中心。4月22日下午,在本届书展的作家读者见面会中,《用双脚拥抱世界》作者汤展中应邀与读者见面,这也是汤展中励志故事全国巡回讲演南宁站首场活动。汤展中先生分享与命运抗争、克服种种困难、立志成才的历程;分享他对父母、师长、亲友等社会各界人士在他的成长过程

  • 加强文物保护,坚定文化自信

    党的十九大强调“要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加强文物保护利用和文化遗产保护传承”。学懂弄通党的十九大精神,作为文物部门的文物工作者,要深刻认识文物保护与文化自信的关系,切实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加强文物保护工作。加强文物保护是坚定文化自信的前提基础文物是中华民族智慧的结晶和民族的标识,是中华文明、中国革命的精神标识和文化标识,是国家象征、民族记忆的情感依托和物质载体,是民族自信心的源泉、国家软实力的根基,更是坚定文化自信的前提基础。保护文物是弘扬中华优秀传

  • 和文化进万家·优秀书法家推介——杨文浏

    杨文浏安徽长丰人。别署点墨、尘庐、佑白居主人。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国家二级美术师,安徽省书协篆书委员会秘书长,九社社员,简社社员,北京水墨公益基金提名安徽省十大青年书法家,中国书协第四届“国学修养与书法”全国青年书法创作骨干高研班成员。先后于合肥亚明艺术馆、河南洛阳白马寺、山东临沂、浙江钱君匋艺术院、江苏无锡运河文化艺术馆举办个人书法作品展。近年入选第三届中国书坛兰亭雅集42人展并获“兰亭七子”荣誉称号,获全国第四届扇面书法展优秀奖(最高奖)、全国首届书法小品展优秀奖(最高奖)、首届中国普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