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强婚100天:薄情老公赖上门全文在线阅读

2017/11/8 1:01:14 来源:网络 []

小说:强婚100天:薄情老公赖上门

第5章 肚子里是谁的野种

嗓子眼火烧火燎地疼着,她就好像一条搁浅的鱼被重新抛回水面,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强婚100天:薄情老公赖上门全文在线阅读

“杀你我还嫌脏了手。”江牧珩冰冷如刀的嗓音,他侧过脸,下颚紧绷,“孟元朗!”

“怎么了,江哥?”孟元朗小心翼翼地赔笑。

“少给我嬉皮笑脸,下次再乱叫人,我割了你的舌头。”

什么小嫂子,这女人也配?

孟元朗拍拍胸,“好暴力哦,人家怕怕。”

懒得跟孟元朗废话,江牧珩双手背在身后,朝着墙角的梁甜步步逼近,“梁甜,你最好给我说实话,肚子里的野种是谁的?”

梁甜错愕地抬起脸来,一双眼睛水汪汪的写满了委屈,“江牧珩,你就是这么信任你的妻子?”

“你不配!”江牧珩的眼中寒气逼人,他攫住她的下巴。

“我警告你,少给我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来,你骗得过我爷爷,骗不了我,一个福利院长大的孤女,从小接受我家的资助才能完成学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想把江家当做你一辈子的摇钱树,简直是痴人说梦!”

“不,不是这样的。”梁甜摇着头,她才不是为了钱才嫁给他的。推荐haohaoyun.com

江牧珩根本不给她解释的机会,松开她的下巴改为抓住她的头发,凶残地就像在审讯一个犯人。

边上的孟元朗想上前阻止,却又不是很敢。

“说!那个野男人是谁?”想联合起来骗江家的财产么,他定要这对狗男女付出代价。

“没有什么野男人……”头皮疼得梁甜眼泪都出来了,昨晚是她的第一次,除了江牧珩这个禽兽,哪里还有其他男人碰过她?

“嘴倒是挺硬。”

“你误会了,我只是晕……”话未说完,胃里又是一阵恶心泛起,梁甜蹙紧眉头捂着嘴。

像看垃圾一样,江牧珩嫌恶地避开。

梁甜一个人走到水池前,又是几下干呕后,拧开龙头抹了一把脸,她抬头从镜子里看到一个狼狈不堪的自己。好好孕

脖子里一圈红痕,锁骨处还有昨晚留下的暧昧印记,举起脱臼的右手,能看到骨头以不正常的角度凸起着。

只是一夜之间而已,昨晚在化妆室,她还是披着礼服光彩照人的准新娘,今天,她早已被折磨得像一个女鬼。

“梁甜,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背后阴测测的嗓音响起。

梁甜没说话,只是目光空洞地对着镜子发呆。

孟元朗弱弱地插嘴道:“江哥,小嫂……她脸色不太好。”

因为口误,可怜的贺小少爷又被江牧珩的眼刀射了好几下,他还是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好了,小命要紧。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耳边的声音忽然变得遥远起来,梁甜的视线一阵打晃。

“梁甜,我在跟你说话!”一只手在她的背后推搡了一把,梁甜只觉得眼前一黑,接着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该死!要是让我发现你装晕,你就死定了!”

……

不同于海上的极端天气,H市的秋季还是很温柔的,暖阳高照,秋风抚过地上的落叶沙沙作响。

这已经是梁甜昏迷以来的第三天,炫目的阳光打在她脸上,将她白皙的肌肤蒸腾得微微发红。

她安然地睡在大床上,一双手抚摸过她的全身。

她愕然睁开眼,“滚开,别碰我!”

第6章 不能和江牧珩结婚

“乖,你今晚注定是我的。”男人低头覆上她的唇,将她的双手举高,毫不怜惜的侵占。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混蛋……”后面的话被淹没在一波波的狂潮之中。

……

耳边隐隐传来脚步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抬起了梁甜的胳膊,照着她凸起的腕骨处就是一个摁压。

“咔嗒”一声骨头被掰正的脆响。

正在做梦的梁甜只感受到一股剧痛从手腕处传来,一路直达心脏,让她整个人都跟着抽搐起来。

“少奶奶,您醒了?”

惊魂未定地睁开眼睛,梁甜的胸口起伏不定。

刺目的阳光让她眯起了眼睛,她的后背,汗湿一片。

竟然是一场春梦?

难道她真的被江牧珩说中了,骨子里是个放荡而下贱的女人吗?

不,不是的,她会做这种梦一定是因为游轮上的遭遇太深刻了。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说起来,罪魁祸首是江牧珩才对!

她狠狠捏了捏拳,胸中还是气愤难平。

小女佣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你还好吗?”

梁甜这才打量起自己所在,发现这是个她不熟悉的陌生地方,眼前有个医生和女佣。

“请问,我在哪里?是你们救了我吗?”她记得自己晕船吐得很厉害,后面还昏倒了。

昏倒前,她和江牧珩在一起,不过那个男人那么恨她还差点掐死她,怎么可能会救她呢?

小女佣上前说道:“少奶奶,这儿是江公馆呀,自然是少爷带您回来的。”

少奶奶?

梁甜还对这个陌生的称呼反应不过来,看样子这里是江牧珩的家,这就奇怪了,他不是不高兴娶她么,怎么肯带她回来?难道是江爷爷的意思?

“这么说,江爷爷也在这了?”

“是的少奶奶,待您洗漱打扮后,我就带您去见老爷。”

洗了个澡,将自己收拾得清爽妥贴,梁甜就让小女佣带路。

“可是少奶奶,您不需要佩戴些首饰吗?”小芹在她的身后追问。

为了迎接她这个少奶奶,江公馆上上下下忙活了好几天,给她准备了很多漂亮衣服和首饰。

梁甜却只是将目光短暂地扫过,眼中只有惊没有喜,因为她知道,这些都不是属于她的。

她从小受恩于江家,可以说没有江家的资助她根本读不了大学,就要像福利院其他的人一样早早外出打工,成为廉价劳动力。

所以她很感激江爷爷的善心,打算用工资一点点偿还江家的恩情,如今江牧珩这么讨厌她,解除婚约是在所难免,她就更加没有理由去动这些专为“江少奶奶”准备的东西了。

“不用了,带路吧。”

楼下,江爷爷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听到脚步声,笑呵呵地抬起一张慈祥的脸来。

“小甜啊,太好了,你可终于醒了。”

“江爷爷,害您担心了。”

“你这丫头说什么傻话,都已经是一家人了,关心你是应该的。”江爷爷拍拍身边的空位示意她坐过去,想到了什么,转头问小芹,“打电话给少爷了没?”

“没有。”

“那还不赶紧去!”

提到江牧珩,梁甜的心咯噔跳了下,想也不想就发声制止道:“不必了。”

第7章 大白天唱什么苦情戏

“嗯?”江爷爷奇怪地看着她。

梁甜抿了抿唇,考量着怎么说会委婉一点。

从楼上卧房的布置就可以看出江爷爷为了她的到来是做了万全的准备,现如今要那么突然提出解除婚约,这势必会辜负老人家的一番心意,让江爷爷伤心。

可事情总要解决的,要是晚上江牧珩回来看到她还赖在这儿,指不定又发多大火折磨她呢。

略有过意不去地垂下头,梁甜轻声说:“江爷爷,梁甜有话和您说,希望您听了别生气。”

“怎么啦?发生什么事了吗?”

“江爷爷,我知道,您对我很好很好,也是真心把我当做亲孙女般疼爱的,但是……”她咬着下唇,眉心纠结道,“梁甜恐怕是要辜负您的一番好意了,因为——我不能和江牧珩结婚。”

“什么?小甜你……”江爷爷闻言大为吃惊,“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对不起江爷爷。”梁甜的头低得不能再低了,手放在膝盖上紧抓着自己的裤子,“我,我真的不能嫁给江牧珩。”

“小甜啊,你抬起头来看着爷爷。”

江爷爷双手扶住她的肩膀,苍老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疑惑,“你告诉我,是不是阿珩他欺负你了?你从游轮上躺着回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什么都没发生,我真的是晕船。”

“哼,一定是这臭小子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老爷子“啪”地将报纸砸在茶几上,怒气冲冲地站起身来,“老秦,打电话让他滚回来!”

话音刚落下,一道散漫的男声从门边传来,“爷爷,这阳光静好的您生什么气呢?”

江牧珩不知怎么的就突然回来了,江爷爷看他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更是生气,板着脸道:“回来得正好,你对小甜做过什么都给我老实交代,要有半句谎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爷孙俩感情一直就不太稳定,最近更是动不动对他横眉冷对,江牧珩冷如冰刀的目光嗖嗖刮向了梁甜,气哼:“到底我是你亲孙子还是她是?”

早已注意到江牧珩对梁甜的态度,老爷子举起沙发边的拐杖,打了江牧珩的小臂一下,“住口,给小甜道歉。”

“我什么都没做错,道什么歉啊。”

把这该死的女人从游轮上弄回来已经是他仁至义尽了,否则的话,他管她去死,直接丢进海里,还能轮到老爷子教训他?

江牧珩的话让江爷爷很生气,他挥舞着拐杖就想打下去。

梁甜并不希望因为自己而破坏他们之间的关系,急忙制止道:“爷爷,您别动气,真的和他无关,是我,是我辜负了您。”

果然还是梁甜的话奏效,老爷子慢慢放下了拐杖,一脸的生气和痛心。

他活了这么大一把岁数是不会看错人的,梁甜聪慧善良,人品过硬,相貌上和江牧珩也很登对,绝对是江家儿媳妇的好人选。

自家这个孙子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太大,从小被众星捧月地宠坏了,他就是需要一个像梁甜这样懂事稳重的女孩儿做妻子。

看着自己的亲爷爷对一个外人处处维护,江牧珩是怎么看怎么刺眼,他一把拽过梁甜的手腕,拖着她往楼上走,“好了好了,大白天的唱什么苦情戏?走,我们回房!”

第8章 我没时间看你演戏

“站住,你小子不许再欺负小甜!”老爷子也不是好糊弄的,他相信梁甜不会无缘无故提出不结婚。

江牧珩狠狠盯了梁甜一眼,似乎在警告她不准再乱说话,然后转过头无奈道:“爷爷,我真的什么都没做。”

“什么都没做小甜要跟你解除婚约?”

“我们这是小夫妻闹着玩呢。”江牧珩勾唇笑着,可与他手牵手的梁甜却感受不到他身上的半点温度。

他举起梁甜白皙修长的手晃了晃,笑说:“戒指都带上了,还能有假?”

梁甜十分讶然地看着自己的中指,上面赫然戴着一枚钻石戒指,阳光下闪闪发光,一看就价值不菲。

这是什么时候戴上的?她居然完全没有注意到。

老爷子这才肯放过江牧珩,“待会儿好好跟小甜说话。”

“知道啦,早说了是在逗你玩。”说完,江牧珩不再给梁甜开口的机会直接牵着她上了楼梯。

上到二楼,一离开老爷子的视线,江牧珩就立马松开了梁甜。

语气也和楼下截然不同,冰冷异常,“去书房。”

无奈地跟在江牧珩身后,梁甜至今想不明白,这个男人一如既往地讨厌自己,那又何必多此一举地把她从游轮上带回来?

比起和江牧珩相处,她倒宁愿在游轮上吐个死去活来了。

正神游的梁甜压根没注意到前面的江牧珩已经停下了脚步,正转过身撑着门等她。

没看路的她直接一脑门就撞过去了。

“哎哟——”男人的胸膛坚硬得像城墙,把她的鼻子都撞红了。

“你走路不带眼睛?”江牧珩也没好到哪里去,她比他矮了一个头,脑袋正好磕到他的下巴。

鄙夷地瞪了梁甜一眼,江牧珩气恼地关上了门,他真是越来越不懂,这个愚笨又没用的女人,爷爷到底是看上她哪一点?

梁甜揉着自己的鼻子,瓮声瓮气,“我又不是故意的。”

江牧珩没理会她的碎碎念,径直坐到了书桌后的老板椅上。

“梁甜!你想嫁给我,必须做到以下三点。”

他像个帝王般地发号施令,修长的手指在桌案上有力地敲击,“一,不许跟我顶嘴,二,任何事听我的,三,还是听我的。”

“喂,等等……”梁甜有些被他弄糊涂了,什么一二三的,“难道我们不是来讨论解除婚约的事情么?”

“解除婚约?你在跟我开玩笑?”江牧珩一脸好笑地看着她,似乎觉得她很天真。

梁甜拧起了眉,主动摘下手上的戒指放到桌上,“江牧珩,明明是你在跟我开玩笑吧,这枚戒指是你的?那我还给你。”

盯着那枚钻戒,江牧珩的眼神爆冷,声音也跟着冷下去,“梁甜,以退为进也得有个度,我没时间看你演戏。”

“我没有在演戏,我知道你很讨厌我,娶我也不是你自愿,你放心好了,我不会纠缠你,你不敢跟江爷爷说的话,我去说。”

梁甜做好决定后是绝不会拖泥带水的,当下就转身要离开,江牧珩眯起眼睛一下子从座位上弹起,越过桌面攥住了她的手腕。

第9章 我要看到结婚证

“梁甜你吃错药了吧!”他的嗓音带着压制的怒意。

“你干什么,你放开我!”见识过这个男人的狠辣手腕,梁甜慌张地挣扎,怕游轮上的噩梦再次上演。

可这一次,梁甜明显的恐惧却让江牧珩笑了起来,不是阴冷的,也不是嘲笑的,他的眼角竟然染上了浅淡的笑意,好像梁甜这幅样子取悦了他似的。

“怎么,你怕我啊?”

“……”当然怕啊,她好不容易大学毕业开始上班挣钱,这大好的青春年华,几天前差点死在他手里,她能不忌惮他么。

梁甜不说话,一双黑白分明的眼充满防备地盯着他,生怕他做什么似的。

这一下,江牧珩是彻底满意了,松了手上的力道,对着梁甜的脸一字一顿道:“原来你真的怕我,呵呵,梁甜,那你给我听好了,我不管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你已经如愿嫁给我,后面的规则就不是你说了算,别再想着解除婚约。”

如愿嫁给他?梁甜两道柳眉拧了起来,如果她早知道他是个恶魔,她才不会答应这门亲事。

还有啊,不想娶她的是他,现在不想解除婚约的也是他,他以为他是天王老子么,什么都要听他的。

“你凭什么这么说?”

“就凭我是江牧珩,你任何事都只能听我的。”

这个狂妄的男人。

梁甜甩开他的手,“我不要,我要去告诉江爷爷,我不要和你结婚。”

大概是没料到梁甜敢三番五次地忤逆他,江牧珩一不留神让她给溜走了。

江牧珩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直接单手撑着桌面就翻了出去。

梁甜听到身后的动静想跑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江牧珩充满怒意地揪住了她的衣领,手臂一甩,梁甜就朝后栽倒。

腰间被人一把狠狠地搂住,紧接着一张冷酷傲然的俊颜就压了下来。

“你……”梁甜刚喊了一声,随后就被他堵住了唇。

“唔……”梁甜错愕,这个前一秒还在和她剑拔弩张的男人,怎么这一秒就吻上她了?

她两只小手拼命推拒,推不动就打,小粉拳下雨一般噼里啪啦落在男人宽厚的背上,却跟挠痒痒似的,只换来江牧珩更加用力的深吻。

与其说是深吻,更像是一种惩罚,他的动作就如他的性格一般,强势霸道,夺走梁甜的呼吸,差点没让她溺毙。

良久之后,梁甜几乎瘫倒在他的怀里,他才罢休。

“你别碰我!”一得到自由,她就迫不及待地要远离他。

这个男人是魔鬼,先是在游轮上不顾她的意愿强要了她,再是强吻她,她看不懂他在玩什么把戏,玩不起,就只能躲得远远的。

但书房的门还紧闭着,梁甜不敢再贸然出去了。

她看看门口,又看看江牧珩,咬着唇瓣,晶亮的一双眼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江牧珩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竟然看梁甜看得怔了,暗骂自己疯了,世上好女人那么多,这种贪慕虚荣的脏女人根本不配入他的眼。

“还想去楼下告状么?你现在的样子爷爷一看就是刚和我亲热完。”再开口,已经恢复了冷情的样子。

梁甜才明白过来,原来他强吻她是为了阻止她去见江爷爷,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心思真的很阴险。

第10章 72小时紧急避孕

“江牧珩,你能不能讲点道理,我不是去告状,我只是想跟江爷爷说清楚。”

“看样子你还不明白自己的处境,需要我再一次跟你强调?”

说话间,他的脸再次贴了上来,那温热的呼吸如羽毛般拂在梁甜的脸上,她慌张地闪躲着,很怕他又会吻上来的样子。

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江牧珩幽黑的眸子一阵收缩。

以往只有主动贴上来赶都赶不走的女人,他盛少爷还是头一回遇到梁甜这样避他如洪水猛兽的,他那么遭人嫌?

想到这儿,江牧珩心里很不爽,他手臂一伸,撑在了梁甜身侧的墙壁上。

梁甜已经形成条件反射,以为他要动手,忍不住向后瑟缩身子,却发现自己退无可退。

如此近的距离,梁甜都能看到江牧珩瞳孔里的自己,她举起手,画了个叉叉比在胸前,妥协道:“你别乱来,我暂时不去说就是了。”

暂时?这女人还真敢跟他玩缓兵之计。

江牧珩嗤笑一声,半威胁半调戏地说:“别以为我会被你掌控,要是你敢去爷爷面前说些不该说的,下次我就不会这么客气,我会咬掉你的舌头。”

咬掉她的舌头?

吓唬谁呢,她梁甜从小住在福利院,也不是吓大的。

拿起桌上的戒指,江牧珩十分粗鲁地攥起梁甜的手腕,给她硬套了上去之后,转身离开了书房。

看着他扬长而去的背影,梁甜悄悄做了个鬼脸,骂道:“混蛋!”

被江牧珩这么一气,梁甜觉得整栋房子里都乌烟瘴气的,于是跑去了后花园散散心。

江公馆华丽得就如一座宫殿,蓝天白云下,就恍如置身于电影布景。

梁甜坐在秋千架下,感受着微风拂面,听到脚步声,就看到了之前见过的佣人小芹。

微微欠身,小芹将手中托盘往前一递,“少奶奶,请你把这个吃了。”

一杯白开水,旁边放着一个药盒。

72小时紧急避孕。

……

“怎么样,她什么反应?”小芹返回别墅后,在门口被江牧珩拦了下来。

“回少爷,少奶奶她没什么反应,很快就把药吃了。”小芹如实回答。

“没有反应?”江牧珩拧眉,这怎么可能呢?是那个女人伪装得太好?

一个为钱嫁给他的女人,如果不是直接讨好他,那就是想要依靠孩子来曲线救国,可为什么梁甜两点都不符合?

“算了,你先下去。”烦躁地挥挥手,江牧珩踏上了楼梯。

不管了,只要梁甜吃了避孕药就行,现在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三楼,露台。

这个时间老爷子正在听戏。

“我已经照你说的和梁甜订婚了,爷爷也该实现自己的承诺了吧。”他江牧珩从不做亏本生意,之所以牺牲婚姻委屈自己,那也是为了更大的利益。

没办法,谁让老爷子还是一家之主。

老爷子调低了音量,语重心长地说:“阿珩,梁甜真的是个好姑娘,你现在不喜欢她是因为你还不了解……”

呵,江牧珩在内心发出冷笑,要是让老爷子知道他娶了一个婚前失贞的女人,不知道作何感想?一想到梁甜在他之前就有过其他男人,可能还不止一个,江牧珩一颗心就隐隐暴动。

他握握拳,冷声打断:“爷爷,她好不好不是您说了算的,我自己有眼睛。”

“那好,老头子也不跟你啰嗦,很简单。”老爷子洞察的目光落在江牧珩身上,“我要看到你们的结婚证。”

强婚100天:薄情老公赖上门》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强婚100天 或 薄情老公赖上门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墨竹原创诗歌】轻点键盘弹出的不是12345……

    文/墨竹手指轻点键盘弹出的不是12345……而是埋藏在心底的一个名字缠绕于心回味无穷每当想起一种甜蜜从心海慢慢涌起翻越高山跨过江河周身每个细胞都绽开灿烂笑意每当想起一种兴奋不觉油然而起花儿忘却开放月儿驻足不前美丽的心飞入云端与湛蓝的夜空一同分享有你的快意每当想起一种幸福会满天飞舞百灵鸟停止了歌唱星星也不知疲倦且忘记走过的云乡就这样,就这样当我想你的时候,泪水会情不自禁地奔流当我想你的时候,心会不自觉地颤抖当我想你的时候,诗句会如彩虹飞入你相思的渡口手指轻点键盘弹出的不是12345……而是一个激情

  • “党旗更红 祖国更美”大型书画展,在蒲城县文化馆隆重开幕。

    渭南市十县(市).学习宣传贯彻落实十九大文件精神,“党旗更红祖国更美”大型书画展,定于2018年元月19日上午十点,在蒲城县文化馆隆重开幕。此次书画展,集中了渭南市十县(市)中省市美协、书协会员的精品力作,是一次高规格的书画大展,也是近多年来第一次由我县承办的渭南十县(市)优秀书画展,更是一次难得的学习十九大精神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文章、访谈等的具体体现,希望全县各单位干部职工及广大市民前来参观学习,体会书法之美、绘画之美、新时代之美。这次书画展由渭南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主办,华夏儒园书

  • “阿细跳月”的古今评价

    “阿细跳月”从南诏皮罗阁时期产生以来,至今已有1260多年的历史了,有许多中外名人、伟人都盛赞“阿细跳月”。这里,仅举几个大家十分熟悉的名人、伟人的事例加以说明。公元738年,当皮罗阁到前线看到“奴隶军”跳“打火舞”后,就敏锐地感觉到“这是一种能增强将士体质、激励将士杀敌斗志的舞蹈”。所以,不仅重视和扶持这种舞蹈,而且给它取了“嘎斯比”(巍山彝语意为“独脚乐”,现阿细人叫“高斯比”)的名字。后来,将士们配上三弦、竹笛、木叶等乐器,唱着“打火舞”的调子自娱自乐。南诏组织庞大的进贡团到京都长安时,不

  • 金庸笔下八大反面人物排行,只有一名女子上榜,最大反派是他

    8【杨康】杨康,又名完颜康,金庸武侠小说《射雕英雄传》中的人物。杨铁心与包惜弱之子,金国六王爷完颜洪烈的养子。杨康聪明机警,外貌俊美、气质卓绝,生母养父对其万般宠溺,自幼在顺境中成长,处处争强好胜,不择手段。在铁枪庙中被黄蓉拆穿真相后欲杀之灭口,掌击黄蓉软猬甲上,被江南七怪之南希仁遗留在刺尖上的剧毒刺破手掌,而中毒身亡。7【李莫愁】李莫愁,金庸武侠小说《神雕侠侣》中主要反面人物之一,她是主人公杨过的师伯,小龙女的师姐。许多重要情节都由她推动,占尽重头戏。李莫愁容貌甚美,却心若蛇蝎,因此江湖中人取

  • 桅子花开

    桅子花洁白的花瓣淡淡的清香留在记忆的花篮里蕴育在现在的土壤里开在未来的枝头上陪伴我们走向未来心里有一只兔子时常蹦到外面去玩它看过了人间风景品尝了人间百味难过时返回养一养又蹦岀去了⋯静是自我沟通的桥梁静与外界沟通的桥梁静是抚平浮躁的手静是填充空的养料⋯静能让人离自己更近与世界更近与和谐更近太阳照着感觉被宇宙拥抱被自己拥抱

  • 新精气神理论趣解《渴望》歌词,毛阿敏唱哭了蒋大为,肝经人物

    1995年电视剧《渴望》歌词作词:易茗作曲:雷蕾演唱:毛阿敏悠悠岁月日子过得漫长,过得迷茫,过得不明白欲说当年好困惑肝经人物,成熟得比较晚,明白得也晚,道说年轻时的困惑亦真亦幻难取舍肝经人物,是求真的,这种真,是理论的层面的,是一种务虚。现实与理论并存的一种状态悲欢离合肝经人物,三国演义,开篇说了,天下大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分分合合是肝经人物的所必须经历的,也是价值观里面的一项主要内容。都曾经有过肝经人物,追求的是大而全,全而不深,全面不深刻的一种状态,没有不懂的,但是确是不精。肝经人物的工

  • 孝行天下

    少见了“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不见了“古道西风瘦马”。但“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却并不新鲜。这首曲道出了多少游子的心声?有多少人为思念家乡的父母而断肠?又有多少人想到了“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现在人只知道尔虞我诈争名夺利,只知道自己的事业。忙的尽孝的时间都没有,就差忘记孝字怎么写了,在这一切向利息看齐的时代,有多少人真正理解孝?孝字拆开来上面是老字的一半,下面是子女的子。意思不言而喻,就是当父母老了不能养活自己照顾自己的时候,下半

  • 从佛经中看佛陀的教导

    《杂阿含经‧卷二十六》:(白话译文)一日,世尊告诉诸比丘:“刚出生的婴儿,父母将之付与乳母照顾,使乳母得以随时为他沐浴、哺乳或给予任何照顾。倘若乳母不谨慎,婴儿会以草、土……等不净物放置口中,此时乳母必须教导孩子除去口中不净物。若是孩子不能自己除去,乳母则要以左手扶其头,以右手伸入口中除去哽物,此时孩子虽然痛苦,乳母仍要于苦中除去哽物,如此才能令孩子于长夜中得以安乐。”接着,佛陀问诸比丘:“那么孩子长大后,自己懂得辨识,还会放不净物于口中吗?”比丘回答:“不会的,佛陀!当孩子长大就懂得分别,不会

  • 生活的意义:予人玫瑰,手有余香...

    传说中:“只有遇到一个肯让它圆满的人,八尾猫才能有九条尾巴”。传说世间的一切生灵皆可修炼成仙,而猫自然在其中。每修炼二十年,猫就会多长出一条尾巴,等到有九条尾巴的时候,就算功德圆满了,连天上的神仙都要敬让三分。可是这第九条尾巴却是极难修到的,当猫修炼到第八条尾巴时,会得到一个提示:帮助它的主人实现一个愿望,心愿完成后,会长出一条新的尾巴,但是从前的尾巴也会脱落一条,仍是八尾。这看起来是个奇怪的死循环,无论怎样都不可能修炼到九条尾巴。有一只很虔诚的猫,已经修炼了不知道几百年,也不知道帮多少人实现了

  • 新蔡县练村镇驻村第一书记李晓刚荣登“河南好人榜”

    凤凰生活网驻马店讯(记者郎瑞杰特约记者史红超通讯员李健)1月17日晚,由河南省委宣传部、省文明办、省广播电视台、省总工会主办的2017年度“德耀中原•道德模范在身边”颁奖仪式在河南省广播电视台演播大厅举行。11位道德模范、10名道德模范提名奖获得者、第一届河南省文明家庭代表、2017年度河南好人代表在仪式上接受嘉奖。来自河南省不同市县的“敬业奉献、见义勇为、诚实守信、孝老爱亲、助人为乐”的100名好人荣登“2017年度河南好人榜”。其中,新蔡县练村镇驻村第一书记李晓刚喜获“见义勇为”类好人。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