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9 4:10:4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

第8章变异品种

  楼柒无语了,雪色就是白色嘛,白色的六片花瓣的花,应该会有很多种吧?那怎么才能知道那就是迷之花?

  “只要看到它,你就会确定那就是迷之花。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沉煞的声音淡淡地响起。

  楼柒愣了一下,“这么神奇啊?”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那放我下来吧,我也去帮忙找。”

  沉煞被她拍得目光一深,她这样子拍真像是在对一匹坐驾……该死。

  “不用你找,你小心点就行了!”鹰瞪了她一眼,道:“你以为这里是世外桃源?知不知道我们之前派了多少拨人过来了?”

  “多少?”楼柒作乖学生状。

  “三拨共六十人。”

  “他们都无功而返?”

  “不,”鹰的面色沉了下来,浮起一丝悲痛,望着这个广阔的山谷,声音微涩:“他们都死了,全部都死在了这里。”

  楼柒一怔。好好孕

  六十个人全军覆没?

  看来,这个地方比她想像中的更危险啊。

  “迷之花是做什么的?”

  鹰见沉煞并没有阻止他的话,便继续回答:“主子中了毒,迷之花是其中的一味解药,我们必须得到!”

  原来,他每逢十五会变成血人和红眼君,是因为中了毒吗?什么毒如此霸道,竟然会让他全身冒血,眼成血眸,还浑身无力,剧痛难忍,无法动弹?

  楼柒看了一眼沉煞的背影,若有所思。能够派出那么多人只为自己找一株花,而且还有人想要他的命,这个男人的身份肯定不简单。

  “那我们慢慢找。”

  “慢不了,迷之花的十天花期已经过去八天了,我们只剩下两天时间。”鹰说道。

  “……那之前几天为什么不快些赶路!你们这不是浪费时间嘛!”楼柒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小说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之前三天,他们虽然一直在赶路,但以她看来,速度被并不快,而且他们还一直要她烤鱼烤肉!

  鹰看了一眼沉煞,也是苦笑着摇了摇头。主子是知道这迷之山谷危险重重,所以不希望他们在飞速的赶路上耗费了精力,到时进了山谷危险会多几分。宁愿拖延一点时间再进谷,而且要他们吃好睡好,这样子就算遇到了危险,他们脱身的机会也大一点。之前牺牲在这个山谷的那些侍卫,可让他们极为痛心!那可是甲组的……

  可是这些他觉得没有必要跟一个侍女说。

  “走。”沉煞平静得很,伸手搂住楼柒的腰往前走。

  楼柒看了眼搂在自己腰上的大手,有点纠结,现在他没有发病,没必要搂着她吧?她自己能走啊。好好孕大爷,你确定这不是骚扰!

  但是看了眼冷漠的沉煞,她顿时自己否决了,看他那样子像对女人没兴趣一样,怎么可能骚扰她,虽然她觉得自己长得花见花开的。

  脚下是一片软绵绵的草地,但是间或也能看到几株小花,所以他们不能走得多快,要时不时地寻找着迷之花。

  “主子,山谷太大了,不如我们分开找吧。”鹰提议。

  “距离拉开,但是要在各自视线范围内。”沉煞道。

  “是。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几人距离拉开,一人一片区域寻找起来。

  楼柒本来也想拉开一片区域自己去找,但是沉煞却不同意,楼柒也只好跟在他旁边,其他人离得远,但还是可以望得见他们的身影。

  “啊!”

  突然,远远地传来一声惨叫。

  “在这呆着!”沉煞沉声抛下一句,身形一跃,向那名发声的侍卫飞冲了过去。空气中隐隐有血腥味随风飘来,楼柒有预感,那名侍卫一定凶多吉少了。

  还是快些找到迷之花,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吧。这么想着,她就没有理会沉煞让她在原地呆着的命令,继续向前走去。阅读haohaoyun.com很快,她走到了小河边。

  这条小河的水虽然清澈,但是透着绿色,看不见底,虽是小河,但是河面还是很宽的,要跳过去或是跨过去是不可能了,不过以他们的功夫应该没问题。楼柒只能等着沉煞回来带她过河,她可对游过去没有兴趣。

  正看着河面等着,突然见到水面上轻轻一动,有一串泡泡浮了上来。楼柒以为有鱼,便走近了两步,正想弯腰去看清楚一些,突然脸色微变,整个人立即飞速地向后退了好几大步。

  就在这时,她望见下游处另一名侍卫也正走向小河,要弯腰去查看河水。她立即大叫了起来:“退开!不要靠近水面!快退开!”

  楼柒的眼睛暴突,惊恐万状地盯着河水,恐惧瞬间笼罩全身。

第9章太多秘密

  但是她还是晚了一步,那侍卫已经弯下腰去,突然,一道黑色庞大的身影冲破水面急窜而起,张开了倾盆大口,一口就将那侍卫的头吞进了嘴里,嘎嘣一声,咬断了脖子。断头处喷出血箭,而那黑色身影已经落回水里,激起一片水花,却已经被鲜血染红。

  鹰和另外一名侍卫本想奔过去救援,却发现完全来不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尸体落在水里,水面激荡,水里那些东西正在撕扯着那具尸体。

  同时,沉煞也放下另一具尸体,握紧了拳头。他飞掠到楼柒身边,发出一声响哨,鹰和仅存的一名侍卫立即聚集过来。

  “不要分开了,一起走。”沉煞说着向楼柒伸出手。

  楼柒纳闷:“干嘛?”

  沉煞面色阴沉地拽住了她的手,紧紧地牵着。她是他的止痛药,绝不能出事了。

  进谷不过一小会,他们便已经损失两人,看来,这个地方真的是危机四伏。

  “刚才那是什么?”鹰也有点儿心惊。

  沉煞看向楼柒。刚才她示警了,难道是因为她认识那怪物?看来,她果真不是什么都不懂,胆小怕事的人。

  楼柒被他的目光盯着,心里明白,他这是警告她不要再藏着掖着的意思,她撇了撇嘴,知道现在自己跟他们是绑在一条船上,这个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便道:“那是变异鳄鱼。”

  在现代,有一些海域或是近化工厂的沼泽会因为化工厂排放的污水而使里面的物种发生变异,首先是物竞天择,能够最后存活下来的都是最强悍的物种,这些物种又在化学物质中被不断地污染,或是强化,最后成了变异品种。她一开始看到当然只知道是鳄鱼,可是看那条鳄鱼往上窜的速度,她就知道这是一种变异鳄鱼,因为它们的速度会比普通的鳄鱼快上好几倍。

  当然,他们的武功很好,有可能速度会比变异鳄鱼要快一些,但是这等于是它们在暗,他们在明,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突然窜上来,防不胜防,而且它们那口牙齿可是锋利得让人心颤。

  “整条河里都是。”楼柒又补了一句。

  这里的变异鳄鱼这么多,真是让她头皮发麻。是什么东西造成了这条河里那么多的变异鳄鱼?

  鹰吐了口气,凝重地道:“看来,我们之前派来的人,死在这些东西嘴里的不少。”说完,他又眯着眼睛狐疑地看着楼柒:“你怎么会认识这种东西?还有,本来觉得你的身份不是问题,但是现在我想问一下,你到底是什么人?”

  一般的女人看到刚才那场面估计都会吓得脸色煞白,但是她却没有,反而比进山谷之前更镇定了,整个人的气质有了些微变化,好像是突然卸去了柔弱一般,气势出来了。这样的女人,敢说是普通百姓?

  “这种东西我以前见过,还有,我只能说,我不是你们任何一方敌对势力的人,另外,楼柒是我的真名,你要是不信,去查。”查得到才怪。

  “好了。”沉煞打断了鹰要继续问出的话。不管她是什么人,来自哪里,有何目的,既然她能够止他的痛,那么就只能呆在他身边,哪都不能去。如果她敢跑,他不介意夺了她的命。

  楼柒斜了鹰一眼,转而问沉煞:“那位侍卫大哥又是怎么死的?”

  “毒刺藤。”

  毒刺藤是一种植物,像是一种爬地藤,但是藤上会长满了刺,那些刺里有巨毒,只要被刺入血管里,那些毒液会立即顺着血液流遍全身,人会很痛苦,但痛苦的时间并不长,因为他一下子就会死去。

  这种奇毒无比的东西,楼柒倒是不曾见过,但是她曾在臭老道编的那本奇物志中见过描述,这种东西在二十一世纪应该已经灭绝了,她在热带雨林中也不曾见过。好嘛,现在来到这个地方,竟然活生生的毒刺藤也能亲眼见到了。

  楼柒相信,臭老道编的那本奇物志里的东西,应该都会有机会见到的。但她可不想说这是期待的心情,因为那些东西,有很多种她完全不想见到。

  沉煞看了楼柒一眼,微微眯起了眼睛。说到毒刺藤,她只是皱了皱眉,但是明显却是知道或是听过这种可怕的植物的。他倒是不知道,这种只长在凶险重重的深山僻野里的东西,她是怎么知道的?

  看来,这个从天而降的女人身上有着很多秘密。不过,就算有再多秘密又如何?她能够当他的止痛药,那么就应该乖乖跟在他身边!

  接下来,他们四个人在这一片区域仔细地找了一遍,白色的花倒是有,但是没有一株是迷之花,而这么找一通下来就花了两个时辰,又已经到了中午。河里有变异鳄鱼,他们哪里还敢去抓鱼来烤?小河这一边也没有树林,看不到有什么动物可以抓来烤肉,所以他们只好吃令人嫌弃的干粮。

  干粮他们是有带的,可是干巴巴的干粮当然没有热腾腾的现烤的东西好吃,所以干粮便只是存着在这种情况下顶肚子。

  “我们要到河对面去。”鹰说道,看了楼柒一眼,问沉煞:“主子,那边有密林,危险更大,要不要让楼柒在这里等着我们?”

  他怕楼柒成为主子的累赘,害得他陷入危险。

  楼柒闻言欢喜,虽然她也想出一分力让他们早点找到迷之花然后回去,可是河那边给她的感觉太危险了,她还是很惜命的,而且早在跟那些家伙说她决定金盘洗手的时候,她就真的已经金盘洗手了,所以现在能够偷懒自是最好。

  可是她的愿望落空了。

  沉煞一手揽住她的纤腰,冷冷地道:“既是侍女,自然是主子在哪,你在哪。”

  楼柒瞪眼。

  鹰有些无语。主子喂,您什么时候定下的这条规矩?破域还没人知道吧!要是知道,那些侍女还不得乐疯了啊!好歹就可以接近您了啊!

  不过,沉煞的话就是圣旨,没有人敢违抗。

  “现在要怎么过河去?”鹰摸着下巴,看向仅剩的那名侍卫,眉头一皱,“河面这么宽,以你的功夫,中途必然还要点水一次,万一正好有变异鳄鱼窜上来,岂不是正好送餐入口?”

  “我先送你过去。”沉煞淡淡地道。

  “多谢主子!”侍卫面有郝色,觉得自己拖了后腿。但是主子的功夫本来就比他强很多,这也是破域所有侍卫的骄傲。

  侍卫施展轻功朝河对面猛冲了过去,就在中途乏力欲落时,沉煞一掌拍出,掌风让他借力,向河对面飞了过去。

  水面猛地窜出一条黑影,张开大嘴朝他的脚咬了下去,但是速度慢了一秒,咬空了。那庞然大物又落回水里,溅出一大片水珠。

  “这东西真是令人讨厌。”鹰不由骂道。

  他的功夫比侍卫强,中途并不需要借力,足尖一点就朝对面窜了过去,但就在他的身影到了河中间的时候,水波突然一阵激荡,一条巨大的鳄鱼被另一条鳄鱼一头顶了出来,露出了森森的牙齿,朝着空中的鹰猛地咬了下去!

  天啊!

  这鳄鱼都要成精了!凭着自身窜出水面的高度无法咬到人,竟然会团队战斗!一条顶着另一条,送它上来咬人!

  河面水花翻滚,前头还有鳄鱼在等着!这河里的鳄鱼该不会都团起起来了吧!

  鹰在半空,已无力再窜高,脚下鳄鱼的血盆大嘴正张开着,他能闻到那股令人作呕的腥臭味,不由咬牙切齿。

  “杀几条鳄鱼,它们的血会让其它鳄鱼发狂争抢。”楼柒飞快地说道。那么多鳄鱼都要吃东西的,同伴流出的血也能让它们哄抢。

  沉煞搂着楼柒,纵身飞跃跟上,另一手飞快地向下面的鳄鱼拍了下去。窜上来的两条鳄鱼被他重重地拍回水里,整个鳄鱼头稀巴烂,血染河面。

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宠妃无度 或 暴君的药引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唇唇欲动》《唇唇欲动》

    原标题:《唇唇欲动》《唇唇欲动》小说名字:唇唇欲动第一章两次醉酒我爸是个混混,吃喝嫖赌,打架斗殴他都占全了。在我七岁那一年,我妈领我去公园玩了一遭,第二天她跟着一个有钱人私奔了。那段时间,我爸天天喝的醉醺醺的,他本来就暴力,喝醉酒之后更是拿着我出气,还骂我是臭表子生的狗杂碎。我妈有一个比她将近小十岁的姐妹,她叫江柔。也是见我可怜,她隔三差五的来我家一趟,给我带点好吃的,帮我洗一下衣服。江柔人长得漂亮,性格开朗,她是我妈的小闺蜜,我应该喊她姨的,但是她非得让我叫姐,她说这样能显得自己年轻。跟我爸不

  • 《老公好坏:邪心总裁的迷糊妻》《老公好坏:邪心总裁的迷糊妻》

    原标题:《老公好坏:邪心总裁的迷糊妻》《老公好坏:邪心总裁的迷糊妻》小说书名:老公好坏:邪心总裁的迷糊妻001章第一次被甩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这家酒吧,陌柒柒皱眉走了进去,她穿了条宝蓝色百褶裙,整个人看起来清丽脱俗。今天是雷震东的欢送宴,陌柒柒本来是不想来的,但是部长给她打了好几通电话催她,她最后还是决定来了。她是大一的新生,而雷震东则是大四的学长,更是学生会主席,在学校里属于风云人物,众多学妹们心中的男神,而她从小喜欢的就是霍景天,所以她对雷震东并不感兴趣,只是偶尔几次在学生会上和雷震东碰过几次

  • 《邪少的天价前妻》《邪少的天价前妻》

    原标题:《邪少的天价前妻》《邪少的天价前妻》书名:邪少的天价前妻第1章前妻客厅里,五岁的玄玥拿着报纸蹦到了玄佑臣的面前,“爸爸,你的前妻又上头条了。”沙发上,玄佑臣的眉宇微微的跳动了一下,没有言语,这段时间,她的前妻时不时的霸占了新闻的头条,他已经见怪不怪了。玄玥的表情有些奇怪,望着报纸上郎才女貌的一对璧人,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老爸,她也觉得有这两个人实在是太相配了,好想他们两个在一起。“Z省省长司马霆将与布氏集团千金奉子成婚。”玄玥念出了新闻的标题,随后将报纸故意丢到玄佑臣的面前,“爸爸,这回,你

  • 《婚婚欲醉:总裁的七日情》《婚婚欲醉:总裁的七日情》

    原标题:《婚婚欲醉:总裁的七日情》《婚婚欲醉:总裁的七日情》小说:婚婚欲醉:总裁的七日情第一章医院撞破奸情辛晴出了电梯拼命往病房跑,父亲刚才打电话告诉她人去了,母亲三个月前被确诊为肺癌晚期。医生说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可是她没想到会这么快,这么突然,明明下午她来送饭的时候,母亲还好胃口的喝了碗粥,怎么晚上就……午夜的医院安静的像座死城,刚拐进重症区,就听到医生值班室传来了男人和女人的急促的呼吸声,在空荡的走廊里尤为清晰。辛晴放慢脚步,母亲的病房就在值班室旁边,她悄悄往虚掩的门缝里看去。“她终于死了,

  • 《护花危情》《护花危情》

    原标题:《护花危情》《护花危情》书名:护花危情第一章任性老婆六月初,夜,唐家别墅内!“咦!老婆,你屁股翘起来干什么嘛?”苏浩然靠在门口,脸上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啊!啊啊碍…臭流氓,谁让你进来的!”唐心怡正放松的趴在床上玩着PAD,哪曾想被突然进来的苏浩然羞得俏面通红,赶紧把身子卷缩在蓬松的被子里。苏浩然抬手摸了摸脖子上挂着的虎牙坠儿,笑眯眯的说道:“老婆,我们在国外举行过婚礼了,今天应该把洞房这件大事给办了吧?你看你刚才不是都摆好姿势了吗,我也喜欢这种姿势埃”苏浩然的话更让唐大小姐又羞又恼,什

  • 《首席娇妻太撩人》《首席娇妻太撩人》

    原标题:《首席娇妻太撩人》《首席娇妻太撩人》小说:首席娇妻太撩人第一章再见,前夫“说吧,找我什么事?”五星级酒店奢华的总统套房内,阮瀚宇浓密英挺的剑眉微拧,慵懒随意地坐在真皮沙发上,完美修长的双腿微跷着,尊贵如王者,俊美绝伦的脸上毫无表情,冷冷地问道。木清竹心底涩痛,早已习惯了他的冷漠与疏离,只是心还是像被刀割在痊愈的伤口般,痛得难受!她嘴角动了动,眸色暗沉,淡淡一笑,干脆利落的说道:“我同意离婚。”阮瀚宇一怔,对她的回答很感意外,冰冷黝黑的俊眸微微眯起,抬眼打量着她。面前的女人穿着深V型露肩纯

  • 《萌妻嫁到:老婆有点野》《萌妻嫁到:老婆有点野》

    原标题:《萌妻嫁到:老婆有点野》《萌妻嫁到:老婆有点野》小说:萌妻嫁到:老婆有点野第1章结婚啦苏简安洗完手走出洗手间,猝不及防的看见了一对拥在一起的男女。当红天后韩若曦,和陆氏的总裁陆薄言!她迅速躲到墙后,怀着一颗八卦的心探出头来偷看。“听说她只是一个法医,哪里配得上你?”韩若曦定定地看着陆薄言,精致美艳的脸上一片平静,收缩的瞳孔却出卖了她的心痛。苏简安努努嘴,法医怎么了?法医也是个相当酷炫的职业好吗!陆薄言俊美的脸上一片漠然:“两年后,我会和她离婚。”他终归还是要和那个女人结婚。韩若曦的唇角牵

  • 《天价小娇妻》《天价小娇妻》

    原标题:《天价小娇妻》《天价小娇妻》小说书名:天价小娇妻第一章:她遇见的可不是一般人契章:军人要有铁一般的意志,这点冯乐很清楚。他也很清楚自己在开着车。但他还是忍不住多瞄了后座几眼。若说他这辈子认为最不可思议的事情,那肯定是今天这一幕!他的首长,在B军区出了名冷酷,素有铁血军长之称,被誉为最不懂得‘怜香惜玉’易云睿少将,怀里竟然抱了个女人!而这个女人,竟然让首长开会时中途离场,而且从酒吧某包厢里硬抱出来的!无疑的,能让首长抱着的女人,那可是全天下最幸运的人!但让他傻眼的,这个女人竟然在首长怀里叫

  • 《女老板的致命诱惑》《女老板的致命诱惑》

    原标题:《女老板的致命诱惑》《女老板的致命诱惑》小说名称:女老板的致命诱惑第一章偷看晴姐八月,炎夏,滨海市。每天晚上十点是陈扬最期待的,因为这个时候,少妇苏晴就要去公用卫生间里洗澡。陈扬租的是廉价房,和苏晴共用一个卫生间。那卫生间因为年代久远的关系,一块碎砖头有些松动。陈扬这个家伙第一天来就发现了这个秘密,然后便开始了无耻的偷窥。虽然这样做不太道德。但陈扬觉得要怪就怪苏晴实在是太漂亮,太有韵味了。她的身材,好得令人发指。说起来,苏晴今年二十八岁,目前在一家手机专营店里做营业员。她是离异的少妇,独

  • 《极品猛男在都市》《极品猛男在都市》

    原标题:《极品猛男在都市》《极品猛男在都市》小说名字:极品猛男在都市第001章贼人进屋七月的海滨市炎热无比。这天晚上,罗军正在值班室里和同伴小周一起值班。长夜漫漫,格外寂寞无聊。小周拿着手机看着大片,他看的津津有味。所谓的大片,也就是大人看的片。“军哥,咱两一起看呀。这女的真带劲呢,太骚了。”小周邀请罗军。罗军不屑一顾,说道:“两个男的一起看有什么劲,你要是个女的我就陪你看了。”小周嘿嘿一笑,说道:“军哥,看不出你也是个贱人啊!”罗军说道:“你懂个毛线,你个小屁孩儿估计还不知道女人是撒滋味,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