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总裁要够了没:婚不讲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1/9 14:10:00 来源:网络 []
书名:总裁要够了没:婚不讲理
第1章邮件录像

“嗯……嗯啊……”

女声骤然响起,然后,是绝对刺激人眼球的男人和女人的肉搏大战出现在了电脑屏幕上,蓝景伊一怔,虽然,她早就知道她丈夫陆文涛和陌小雪两个人的交往,但是,却从没想到会有透过录像看清楚他们在一起的画面的这一天。好好孕

蓝景伊手绞着衣角,静静的望着电脑里的镜头发呆。

维持这样的姿势有多久了,她不知道,她的意识早就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只有,脑海里的男人,她的丈夫,陆文涛,一个帅且冷酷到极致的男人。“快来看呀,小区的宣传墙上都是照片,还有横幅呢,快来看呀……”窗口传来一道有些兴奋的女声,也打断了蓝景伊紊乱的思绪。

可不管是谁,都与她无关,她只想蜷缩在自己的世界里,避开所有的硝烟迷乱。

可,这只是她自己的一厢情愿,就在她继续的安坐在电脑前关掉邮箱收到的那段录像而选择只看着陆文涛的照片发呆的时候,楼下又传来了那女人的声音,“蓝景伊,你在房间里吗?你快下来,是你丈夫和另一个女人……”

心,激棂一跳,条件反射般的,蓝景伊站了起来,随即,冲到阳台上,楼下的宣传板前人群熙熙攘攘,绝对比菜市场还热闹,每个人都在一边看着宣传板上的内容,一边窃窃私语的八卦着。

“是陆文涛,他不是蓝景伊的丈夫吗?他怎么跟一个女人手牵手的走在一起呢?”

“你瞧,那女的长得可真漂亮。”

“这女人有点眼熟,好象在哪里见过?”才在楼下喊蓝景伊的大妈自言自语着,可她天生的大嗓门就是把一切都传递到了六楼楼中楼阳台上的蓝景伊的耳朵里,即使离得远根本看不清,她也猜到了宣传板上都贴了什么了。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

鸵鸟一样的转身,鸵鸟一样的倒在了床上,她不想理会楼下的骚乱,那些,都跟她无关,看来,老天多少还是公平一点的,这样揭穿了陆文涛和陌小雪才是对她这个正牌妻子的一点安慰吧,陌小雪偷了她的丈夫,陌小雪遭了天遣了,不用她出手,就被人给曝光了,这是天意,这是陌小雪活该。

躺在房间里冰冷的大床上,床很大,这是婚床,可以让结婚的男人女人随意的在上面滚来滚去,不过,这不包括已是夫妻的她和陆文涛。

他们,只滚过一次。360搜索:狼性总裁要够了没更新快

确切的说那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滚床单,只是她躺在他的身下,被喝醉了的他当成了陌小雪……

一切的记忆,除了痛就是痛,从结婚的那一天开始一直痛到了这一刻,从来也没有停止过。

门,好象开了。

陆文涛男性的气息扑面而来,然后,停在了床前,当蓝景伊淡淡的睁开眼睛时,睡衣的衣领已经被扯起,掐着那软薄布料的手在收紧,陆文涛仿佛想要掐死她一样的低吼着,“蓝景伊,你如愿了,你就是想要诽谤我和小雪,是不是?可她不是小三,你才是。”

她是小三吗?

她皱眉,她现在的身份是他合理合法的妻子。好好孕

轻轻的一笑,“如果我说楼下的那些与我无关,你信吗?”

第2章我们完了

陆文涛回首,眸光落在她还未来得及关上的电脑屏幕上,手一指那里,“楼下贴的照片与你电脑上的一模一样,蓝景伊,我真没想到,你居然卑鄙到去找侦探社跟踪我和小雪,你这样有意思吗?”

真冷的表情,冷的仿佛要冻僵了她的身体,她是真的没有做过那样的事,咬牙,她沉声道:“我没有。”“好,我现在就查,若不是你,那就是我冤枉了你,若是你,蓝景伊,你会不得好死。”他狂吼着,象是一只野兽,只是强忍着才没有撕烂她。

蓝景伊静静的躺在床上,陆文涛开始打起了电话,他在吩咐手下去查,她知道,以他的能力,查这些,真的很快,也许用不上半个小时他就能查到一切了。

可,她真的是低估了陆文涛那些手下的能力,不过是十几分钟,陆文涛的就响了,也打破了一室的沉寂,陆文涛冷峻的脸上渐渐的泛起了波澜,边听着电话边走到了电脑前,“好,我开邮箱,你发过来,全部扫描发给我。”

电话挂断了,蓝景伊无声的坐在床前看着他打开了邮箱,然后,开始接收一个又一个的文件,再打开来一个个的扫视过,然后,他背对着自己,冷声道:“蓝景伊,你自己过来看。”

蓝景伊没有动,不用看她也从他的口气中猜到那些文件和图片代表了什么了,再联想起自己之前收到的那个邮件,她的头一痛,果然,她又被算计了,“我说了不是我,信不信由你。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说完,她翻身扯过被子盖过头顶背对着他,她真的不想再面对那些莫须有的罪名了,她累了。

“啊……”可她才躺下,落在被子外的长发就被揪了起来,让她被迫的坐起,面前,是男人盛怒的一张脸。

“蓝景伊,我给你的十万块呢?”

卡里存着呢,她从来都没动过他的钱,那张卡一直都在抽屉里。

“不说是不是?那你看这是什么?”陆文涛扯着她的发硬是把她扯到了电脑前,面前是他给她的那张卡的网上银行转帐记录,上面清清楚楚的注明她转了十万块给一个陌生人,时间是昨天。

唇张了又闭上,她最终选择了沉默,不是她,真的不是她做的,十万块去请侦探社,她脑袋进水了是不是?

有那十万块她可以自己跟踪拍照了。

“小雪有什么对不住你的?她一没威胁到你陆太太的身份,二也没做诽谤你的事情,可是你呢……你……”陆文涛吼着,声音都颤了起来。

蓝景伊笑了,真的笑了,她觉得这一切真的很可笑,明明不是她做的,可是,那个人却把一切都推到了她身上,是的,最有理由做楼下宣传板上那些的不正是她这个正牌妻子吗?

即便是她做了,也无可厚非。《总裁要够了没:婚不讲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可她真的没做。

她受够了,“啪”,一巴掌挥过去,“陆文涛,我真后悔这些事不是我做的,其实,我早该做了。”说完,她看着目瞪口呆的男人转身就冲向了房门。

“你给我站住。”一只手却在瞬间就捉住了她的,然后,用力的一掼,蓝景伊整个身体猝然被抛到了墙上,然后,沿着墙壁开始迅速的自由落体运动,“嘭”,她落在了地板上,痛,无边无际的袭来,舔了一下唇角的血意,她轻轻笑开,淡淡道:“陆文涛,我们完了。”

第3章不爱便放手

既然不爱,那便放手。

她黑亮的眸子里没有任何妥协。好好孕

静谧,在这一刻给这曾经的婚房带来了诡异的味道,突然,他冷声吼道:“你休想。”

门,开了。

门,关了。

房间里又空了,仿佛,刚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仿佛,她的丈夫从来也没有来过。

可,空气里那股淡淡的血腥味却是那么的清晰。

不,她要离婚,从没有一刻这么的想要离婚。

爱情,在这一刻变得是那么的可笑。

她若是再相信爱情,她就是傻瓜。

踉跄的起身,踉跄的走到吧台前,颤抖着手为自己倒了一杯最烈的白兰地,呵呵,她想醉了,醉了才最好。

可,直到喝光了吧台上的白兰地,她的脑子还是清醒的,酒精,在她的血液里就如同白开水,不具了任何意义。

喝,她还要喝。

触手摸过去,却只剩下了空瓶子。

蓝景伊摸了手拎包就下了楼,夜,已经很深了,所以,她可以悄无声息的离开这个陆文涛为她打造的看似金色的笼子了。

满大街的霓虹闪烁,不知道走了多久,她终于看到了一个闪烁的酒字,咂了咂唇,蓝景伊摇摇晃晃的走进了那扇玻璃大门,所经,一群小混混正蜂拥而出,“嘭”,她与人撞上了,歉意的笑了笑,“对不起,我喝多了。”

“妞,下次再撞本大爷,本大爷就上了你。”

“哈哈,好。”既然是下次,那就无所谓,只要不是这一次就好,她笑,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风情万种,可那群小混混,却没一个接话,只见那个撞人的闪了闪手中的包,几个人便一轰而散,转眼消失在酒吧门前。

蓝景伊挤过了人群,一屁股坐在了吧台前的椅子上,“小子,上酒。”

“喂,给你喝这杯,不许吵他。”一个女人随手把她的酒杯放在了蓝景伊的面前,然后继续围观那正在调酒的酒保,一边欣赏一边自言自语着,“你看看,他调酒的动作真美,帅呆了,酷毕了,哈哈,小倾倾,我爱你。”百度嫂索#>笔>阁—要够了没

蓝景伊白了那酒保一眼,果然绝色,调酒的样子还真的挺象那么回事,“嗝……”

“喂,你打嗝的味道真难闻,你去那边坐,别在这里捣乱。”女人拎起她的衣领就要把她掷到一边去。

蓝景伊火大了,才受了陆文涛的气,就许他养小三嫖女人,她也可以是不是?

手猛的一推那女人,“滚,这个男人我要了。”

“刷”,所有围观的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仿佛在说:就凭你……

“嘭嘭嘭……”,才调好的酒一杯杯的落在蓝景伊的面前,酒保从容不迫,淡淡笑开,“倾城不卖身,不过,若是有人调酒比我潇洒比我美味,那,又当别论。”

哈,艳遇呀,期待吧,咱家小景伊一定要会调酒,不然,错过咧!

第4章太娘了

“噗……”蓝景伊一口酒喷出去,不偏不倚,正喷在帅气酒保的黑色衬衫上,能把黑色穿得这样帅的男人真的绝了,手一指他,“你叫倾城?”

“怎么?不可以吗?”他说着,两手撑在吧台上,俯首离她更近,让蓝景伊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哈哈,你不觉得有点娘吗?”

“有钱难买我愿意,你管不着,对了,小姐你弄了我一身酒,怎么办?”小倾倾拽拽的扫视过她的身体,仿佛,她没穿衣服似的。

“哈哈,好吧,我赔给你,一会儿结帐的时候一起算。”她今晚豁出去了,高兴就好,他陆文涛可以花天酒地,她才偶尔而为之,怎么也要痛快的。

“ok,小姐一会儿散场了可别跑了。”小倾倾优雅的打了一个响指,那动作,真帅气。

“让开让开,我要来调酒,小倾倾,我要是调得比你好,今晚,你要陪我。”一个打扮的珠光宝气的女人兴奋的挤到前面,手一拨拉蓝景伊,“一边去,我要调酒。”

蓝景伊瞟了一眼女人,长相还不错,中上之姿,可是配合那一身的打扮就显俗气了,尤其是那十根手指上的戒指,也不知是真是假,若换成她是绝对不会戴成那个样子的,出门被人抢了事小,若是被砍了手指可就事大了。

女人拿起了酒瓶,真的象模象样的调起了酒,那动作,多少还过得去,可,就在她准备收势将调好的酒倒进高脚杯里的时候,“啪”,一声脆响,她手里的酒瓶一个没拿稳摔在了地上,狼狈的溅了一地的酒液,她失败了。

“轮到我了。”又一个女子争先恐后的挤上来,看来,这小酒保的人气真不错,可,这女人还不如刚刚那个,酒瓶才摇两下就不对了,好象是动作幅度太大手抽筋了,她尴尬的放下酒瓶,这下,再也没人敢上来试了。

蓝景伊这才从容不迫的将杯中的酒一仰而尽,她笑着起身,看着吧台里正抱着膀子一付仿佛什么都不关他事的小酒保,他鼻梁上的那副超墨可真碍眼,若是拿下来不知道又是怎么样倾国倾城的一张妖孽脸,他一定以为这一群女人里面没一个会调酒的吧,蓝景伊端起了一杯酒,咯咯的笑开,“小倾倾,可不可以把你之前说过的话再重复一遍?”

“可以,若是你调酒比我潇洒比我美味,今晚我就归你了。”他说着,还冲着她闪了一个电眼,十足的牛郎架势,看来,做这一行他应该是老油条了。

“好,在座的各位姐姐妹妹可要给我做主了,若是他敢反悔我就庵了他。”说着,她也学着小酒保先前的样子打了一个响指,“呵呵,今晚就先来一个赤橙黄绿,明晚若是本小姐有空,再来调一个青蓝紫,不过,今晚他要归我,明晚他就归你们大家了,哈哈。”身体微晃的拿起酒瓶,她真的有点喝多了,可这并不影响她调酒,结婚半年了,她喝得最多的就是酒,无聊的夜晚就对着录像里的酒保学调酒,所以,那动作想要不熟练都不成。

她白皙的手握着酒瓶,摇摇晃晃,晃晃摇摇,那些看热闹的女人先还是鄙夷的看她,看着看着就满眼崇拜了,“嘭嘭嘭嘭……”酒瓶落下,四种颜色,赤橙黄绿,分倒在面前的空杯子里,得意的手肘支在吧台上,她朝着小酒保勾了勾手指,“小倾倾,服不服?”

第5章男人叫倾城

酒意衬着她的眼睛格外的迷离,男人叫倾城,越想越是娘,越想她越笑,就在蓝景伊恍惚的看着那个帅气的让女人尖叫的男人的时候,突的,男人轻轻一动,蓝景伊只觉头被两只手轻轻的捧在了掌心里,隔着超墨,有一双深邃无比的黑眸正仿佛无限深情般的盯看着她的小脸,恍惚一怔的瞬间,男人的薄唇已经缓缓俯落了下来,就在冲天而刺耳的尖叫声中,那个小倾倾,他吻上了她。

额头是他超墨触碰肌肤的冰冷,唇上却是热力四射的滚烫,一瞬间的冰`火两重天的感觉,一条舌已经灵巧的钻进了她的口中,肆意的带着一抹邪气席卷了蓝景伊的整个世界,她甚至来不及抗拒来不及推开这男人,他就这样的在大庭广众之下吻了她,而且,有愈吻愈热烈之嫌。

空气,这一刻显得那么的弥足珍贵,蓝景伊只觉得满腔的热血都在往脑门涌去,她要窒息了,她要死了。

从来没有被一个男人这么热烈的吻过,还是这么帅的一个男人,即便是没有爱情,可是,人类原始的本能的所需让她还是感受到了这吻的杀伤力,这吻,让她的心跳的确加速了。

那唇,却在这时恰到好处的缓缓移开,闪烁的霓虹中,她看到了倾城唇瓣上水漾般的润泽,让她的心再次的怦怦一跳,却,还没开口说话,就听见他道:“还满意吗?”

蓝景伊的唇微张,这一瞬间才反应过来原来他给她的吻不过是在履行他之前答应她的承诺罢了,酒意泛滥在心间,就当嫖男人好了,她灿烂的妖娆一笑,“接下来呢?”

倾城略略一笑,“嗯,时间:今晚,地点:这个大厅,我都归你,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要不,咱们做`爱?”

“来呀来呀……”

“亲一个,爱一个……”

才喝过了酒的女人们尖叫着,大声的起哄,一付很希望他们来点限制级恶趣味的样子,就算是蓝景伊酒喝的再多,她也没胆子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宽衣解带来当众表演大片吧,况且,要是她表演的话,绝对会羞死一众女人,说实话,她对那个,真没经验。

男人真是狠,原来要那个,只能在这大厅,狗屁的时间地点,他根本是做好了套吃死了她。

“扑倒,扑倒呀……”身侧的女人狂喊着,无比的期待和热烈。

蓝景伊脸红了,男人女人,一个比一个敢说,一个比一个疯狂,好吧,她怎么也不能表现的太烂,随手就握住了他的手,那只手修长而温暖,她轻轻一扯,他居然借着那力道整个人就跳到了吧台上,然后,跳下来一把抱住了她,薄唇微弯上一抹弧度贴上了她的耳珠,一股灼烈的男人气息喷吐而来,“宝贝,开始吧。”

第6章风中凌乱了

“来,喝酒。”她抢过吧台上才自己调的酒,一仰头喝了一大口,然后送到他的唇边,“乖,喝了。”

倾城就着她的手,“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光了那杯子里残余的酒,当然,薄唇紧贴的位置就是她才喝酒时唇沾上的那一点,静静的看着他吞咽酒液时那喉结的涌动,蓝景伊的脑海里居然闪过了一个词汇:性感。

酒,真的是好东西,蓝景伊风中凌乱了,她扯着倾城就旋进了舞池,仿佛吃了许多许多的摇`头丸一样随着倾城疯狂的扭动着身体,音乐,果真是带给人如梦幻一般的感觉的。

蓝景伊在梦幻中迷失了自己,蓝景伊在梦幻中醉倒在了酒吧里。

“哐啷”,一声巨响让正睡得香酣的蓝景伊身体颤了一颤,随即,迷糊的睁开了眼睛,宿醉让她头痛欲裂,大脑当机了,迷离的眸子扫过周遭,“这是哪儿?”她不会是在做梦吧。

“这位女士,酒吧已经歇业一个小时了,说吧,你要什么时候付钱好让我们这些员工下班去休息呢?”

蓝景伊这才看到身前倒地的椅子,原来,刚刚那声巨响就来自它身上,周遭有些熟悉,意识也终于在这一刻回归了,昨晚,她来了这家酒吧,她喝了不少,“倾城呢?”她问,她想起了那个如妖孽一般俊帅的男人。

“下班了。”

“哦,我要付多少钱?”手在身上糊乱的摸着,奇怪,怎么摸不到钱包,再摸,还是摸不到。

“不用找了,你身上唯一值点钱的就是这个破了,送给这里的清洁工人家都不要。”

蓝景伊“蹭”的站了起来,“那我钱包呢?是不是你们拿了?”

“女士,你进来的时候身上没钱包,你若是不相信我可以放监控录像给你看,好了,两万块,一分不能少,你赶紧打电话让你家人送过来,不然,今天你就别想出这个酒吧。”男人抱着膀子,冷冷的看着她。

两万块?

她有没有听错?

一晚上而已呀。

蓝景伊眯了一下眼睛,“多少?你再说一遍?”

“两万,快点,哥几个要下班了。”男子漫不经心的扫过蓝景伊,冷冷说道。

“没有。”别说两万,她连一万都没有,陆文涛结婚时给她的十万块已经不翼而飞了,她自己的卡里只有三千多块,差了太多了,根本不够给。

“没有?”男人咧了一下唇角,“那你男人总该有吧,嗯,打她男人电话。”

立刻的,一个男子就捡起了蓝景伊的破在通讯录里翻找着,“呢称老公的,应该就是这个了,头,我打了呀。”男子嘻笑了一下,就开始拨起了。

“别……别打他的电话。”蓝景伊这一刻后悔的想死,她是真的后悔结婚的时候心潮一澎湃就把陆文涛的号码署上了老公的称谓,早改了就好了,改成陈世美混帐王八蛋,那么此刻这些人也就不会一眼就挑出陆文涛的号码来拨电话了。

总裁要够了没:婚不讲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总裁要够了没 或 婚不讲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独宠酷妻2章

    原标题:独宠酷妻2章小说名称:独宠酷妻第2章这个男孩好帅“听说坐在车子里的人是一位有钱人家的大少爷哦。”一个十来岁的小女生在人群中说道。“看也看得出来吗,开那么名贵的车子,而且还有专用的司机伯伯……”“不知道这次幸运星会落在谁的头上,想必我们孤儿院里又要有小孩子被领养出去了。”“如果是被有钱人家收养,就算是去做佣人我也会很开心呢。”一群人在旁边议论纷纷,柯芷冷无心去听太多,以她现在的年纪,在这所孤儿院中应该是大龄少女了,虽说她现在才十三岁,可是没有人愿意领养像她这么大年纪的女孩儿。拉起怀中的小可

  • 恶婢2章

    原标题:恶婢2章小说名字:恶婢第2章王爷有所不知现在的大殷天下太平,国无战事,久居杀场的殷煜祺早在三年前便被皇上赐了封地,定居奉阳,人称杀场不败之神奉阳王。本来大家的日子过得好好的,偏偏那些老百姓在闲极无聊的时候总想给自己找些乐子。找乐子就找乐子,干嘛非扯上她们家主子?主子是谪仙一般绝妙的人物,就连当今皇上也不敢轻易拿主子取乐。也不知道哪里就冒出来那么个神仙似的御剑公子,被夸成神乎其神的地步。那些没眼色的北方姑娘竟胆大包天的,拿她家主子的赫赫名声与那么个江湖人物做比较。做比较就做比较,凭什么说她

  • 二次婚2章

    原标题:二次婚2章小说:二次婚第2章真是见鬼!“我只是讨厌那种不负责任的男人出现在我的生命之中!”江母瞪完了老公,又瞪向儿子,“你现在有两种选择,要么乖乖听我和你爸爸的安排,要么……你从江家滚出去,从今以后,我们不会再负责你在外面的任何一笔开销,想要生存,就靠自己的双手自己去打拼,A和B任选一个,我给你三分钟的考虑时间。”命令下达后,江楚然紧抿着好看而又性感的双唇,瞳孔微缩、表情阴鸷,室内的气氛就这样因为江母的一句话而僵持着。不知过了多久,江母优雅地伸出右腕露出上面的一只名贵的手表,“三分钟到,

  • 殿下追妻计划2章

    原标题:殿下追妻计划2章小说名字:殿下追妻计划第2章永不娶妃齐晟天突然上前几步,一头跪倒在地,神情悲怆道:“老臣待秦越如同亲儿,没想到养他二十年,竟险些给我北岳带来灭顶之灾。太子殿下肯将最后的裁决权赐给老臣,老臣深感心慰,至于秦越……”顿了顿,他无声叹了口气,恨铁不成钢道:“就依诸位大臣之意,判以凌迟之刑,下月月初推去午门执行国法吧。”齐晟天这番话一说出口,平日里和他私交不错的几位大臣都能从他的脸上看到一抹难掩的悲伤。虽说秦越这次的确犯下逆天之罪,可其它臣子都知道,那秦越与齐晟天当初的关系犹胜父

  • 坏男人2章

    原标题:坏男人2章小说书名:坏男人第2章两人进行的某种运动雷扬集团与丁氏集团成功签下合约,在商界造成的影响自然不小。为了庆祝这次签约事件顺利完成,老板下令要在公司的二十四楼举行一次庆功会,虽然身为雷扬的员工,但温嘉馨还是讨厌死这种庆功仪式了。据说前来庆贺的人不乏有老板在商界的朋友和同僚,不知道丁氏集团的那个小开今天会不会到场。只要一想到那个男人的那张自负的面孔,她便忍不住厌恶三分,说什么追他的女人排成排,他肯给她面子约她,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气。要不是看在公司的利益上,她还真想痛扁那个丁煜辰一顿。

  • 料理干物女2章

    原标题:料理干物女2章小说书名:料理干物女第2章是她太天真就连她被抢劫并受到了惊吓,他都不会马上出现在她身边安抚她受惊的情绪。是她要求的太多?还是他已经不再爱她?沉默一直保持到他们抵达居住的公寓,刚刚进门,纪美纯牵强的露出一抹淡笑,“我有点累,需要睡一会儿,先回房了。”说着,她扭身,故意不去看他的脸,并直奔卧室的方向而去,就在她关门的瞬间,卫承南紧跟了过去,一把拦住了门板。他脸色深沉的死盯着她,并蹙起浓眉道:“你在和我闹什么别扭?”一开口,便语露质问之声:“接到你的电话,我立刻放弃会议去警局接你

  • 婚不胜防2章

    原标题:婚不胜防2章小说名字:婚不胜防第2章真想宰了你结果同学会结束后,她死活求自己送她一程,上车后没多久他便睡着了,醒来后才发现那女人居然被带回了聂家。聂晶晶在看到车子里突然多出来的女人后,以为自己一向清心寡欲的弟弟终于开了窍,当即便将苏慕纱当成是他的女朋友。不但热情的招呼对方问长问短,更是把人家祖宗八代都打听得清清楚楚。对此,他懒得解释,反正他这个极富有联想力的姐姐每天做梦都盼着他早点成家立业。只是没想到,事情过了一个月,他那唯我独尊惯了的大姐居然对外宣称他要结婚了。其实认真说起来,苏慕纱也

  • 王本多情2章

    原标题:王本多情2章小说名称:王本多情第2章贱民!听到这里,终于明白了事情全部经过的苗雪兰,忍不住叹了一声:“如此看来,这场赌局根本就是建立在不公平的基础上嘛。”她讲话的声音并不大。可偏偏这个时候,嘈杂的人群居然静止了下来。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的将目光移到她的脸上,被这么多人同时行注目礼的苗雪兰脸色顿时变得通红。“何谓公平?何谓不公平?”那个始终坐在椅子上的白衣公子,显然也听到了她的声音,慢条斯理的起身,在人群本能的躲让下,苗雪兰终于看清楚对方的长相。那是一张二十四、五岁的年轻面孔。此人不但穿着

  • 喜娃2章

    原标题:喜娃2章小说名字:喜娃第2章拦住他!等待了大概十几秒不见她有下文的耳饰男人,终于有些不耐烦的起身,拨开她的身子,就要离开这里。桑水兰一怔,急急忙忙追上他的脚步,一把扯住他的手腕。“喂,你先别走,我有话要对你说。”干净而又高贵的男人,就像一个被邪恶巫婆亵渎了的王子,眯着眼,不悦的将目光落在她扯着自己手腕的方向。桑水兰吞吞口水,死死抓着他,仰着脸看着这个比自己高了一个头还要多的男人。在对方阴冷的注视下,她知道自己必须说点什么。直到对方嫌恶的目光无情的射向自己,她才语不惊人死不休道:“你长得很

  • 小丈夫2章

    原标题:小丈夫2章小说名字:小丈夫第2章另类的打扮她伸出自己的小手,“咱们做个朋友吧!”对方也豪放的伸出手与她互击一下,并投给她一记迷死人不偿命的帅气笑容,“那就做个朋友吧!”友谊在瞬间形成,两个同样拥有着邪恶血质的女孩儿在这一刻奠定了她们深远流长的缘份,而惨遭她们教训的几个小混混则痛苦的被她们踩在脚下。上帝啊!他们到底惹上了哪号恶魔……台北霍氏集团。穿着统一的工作制服,梳着公司规定的职业发型,桑红叶对于三天前找到的这份接待工作还是很满意的。自从大学毕后到现在已经足足过了三年,因为她体内存在着太